打开主菜单
 ← 卷一百一十五 明史
卷一百一十六 列傳第四 諸王一
卷一百一十七 → 

宗室十五王 太祖諸子一

  明制,皇子封親王,授金冊金寶,歲祿萬石,府置官屬。護衛甲士少者三千人,多者至萬九千人,隸籍兵部。冕服車旗邸第,下天子一等。公侯大臣伏而拜謁,無敢鈞禮。親王嫡長子,年及十歲,則授金冊金寶,立為王世子,長孫立為世孫,冠服視一品。諸子年十歲,則授塗金銀冊銀寶,封為郡王。嫡長子為郡王世子,嫡長孫則授長孫,冠服視二品。諸子授鎮國將軍,孫輔國將軍,曾孫奉國將軍,四世孫鎮國中尉,五世孫輔國中尉,六世以下皆奉國中尉。其生也請名,其長也請婚,祿之終身,喪葬予費,親親之誼篤矣。考二百餘年之間,宗姓實繁,賢愚雜出。今據所紀載,自太祖時追封祔廟十五王以及列朝所封者,著於篇。而郡王以下有行義事實可采者,世系亦得附見焉。

宗室十五王

太祖諸子一

秦王樉 汧陽王誠洌 晉王□ 慶成王濟炫 西河王奇溯 新堞 周王橚 鎮平王有爌 博平王安水戍 南陵王睦□英 鎮國中尉睦□挈鎮國將軍安水侃 鎮國中尉勤熨楚王楨 武岡王顯槐 齊王榑 潭王梓 趙王□巳 魯王檀 歸善王當沍 輔國將軍當焚 奉國將軍健根 安丘王當隧 壽金林

熙祖,二子。長仁祖,次壽春王,俱王太后生。壽春王四子,長霍丘王,次下蔡王,次安豐王,次蒙城王。霍丘王一子,寶應王。安豐王四子,六安王、來安王、都梁王、英山王。下蔡、蒙城及寶應、六安諸王先卒,皆無後。洪武元年追封,二年定從祀禮,祔享祖廟東西廡。壽春、霍丘、安豐、蒙城四王,皆以王妃配食。蒙城王妃田氏早寡,有節行,太祖甚重之。十王、四妃墓在鳳陽白塔祠,官歲祀焉。仁祖,四子。長南昌王,次盱眙王,次臨淮王,次太祖,俱陳太后生。南昌王二子,長山陽王,無後,次文正。盱眙王一子,昭信王,無後。臨淮王無子。太祖起兵時,諸王皆前卒,獨文正在。洪武初,諸王皆追封從祀。文正以罪謫死。子守謙,封靖江王,自有傳。正德十一年,御史徐文華言:「宋儒程頤曰:『成人而無後者,祭終兄弟之孫之身。』蓋從祖而祔,亦從祖而毀,未有祖祧而祔食之孫獨存者。今懿、僖二祖既祧,太廟祔享諸王亦宜罷祀。」廷議不可,文華竟以妄言下獄。嘉靖中建九廟,東西廡如故。九廟災,復同堂異室之制,祔十五王於兩序。盱眙、臨淮王二妃配食。南昌王妃王氏,後薨,祔葬皇陵,不配食。

太祖,二十六子。高皇后生太子標、秦王樉、晉王□、成祖、周王橚。胡充妃生楚王楨。達定妃生齊王榑、潭王梓。郭寧妃生魯王檀。郭惠妃生蜀王椿、代王桂、谷王橞。胡順妃生湘王柏。韓妃生遼王植。余妃生慶王□旃。楊妃生寧王權。周妃生岷王楩、韓王松。趙貴妃生沈王模。李賢妃生唐王檉。劉惠妃生郢王楝。葛麗妃生伊王□彝。而肅王柍母郜無名號。趙王□巳、安王楹、皇子楠皆未詳所生母。

秦愍王樉,太祖第二子。洪武三年封。十一年就籓西安。其年五月賜璽書曰:「關內之民,自元氏失政,不勝其敝。今吾定天下,又有轉輸之勞,民未休息。爾之國,若宮室已完,其不急之務悉已之。」十五年八月,高皇后崩,與晉、燕諸王奔喪京師,十月還國。十七年,皇后大祥,復來朝,尋遣還。二十二年改大宗正院為宗人府,以樉為宗人令。二十四年,以樉多過失,召還京師,令皇太子巡視關陝。太子還,為之解。明年命歸籓。

二十八年正月,命帥平羌將軍甯正征叛番於洮州,番懼而降。帝悅,賚予甚厚。其年三月薨,賜謚冊曰:「哀痛者,父子之情;追謚者,天下之公。朕封建諸子,以爾年長,首封於秦,期永綏祿位,以籓屏帝室。夫何不良於德,竟殞厥身,其謚曰愍。」樉妃,元河南王王保保女弟。次妃,寧河王鄧愈女。樉薨,王妃殉。

子隱王尚炳嗣。沔人高福興等為亂,尚炳巡邊境上捕盜。永樂九年,使者至西安,尚炳稱疾不出迎,見使者又傲慢。帝逮治王府官吏,賜尚炳書曰:「齊王拜胙,遂以國霸;晉候惰玉,見譏無後。王勉之。」尚炳懼,來朝謝罪。明年三月薨。子僖王志堩嗣,二十二年薨。無子,庶兄懷王志均由渭南王嗣,宣德元年薨。妃張氏,未婚,入宮守服。

弟康王志邅嗣。好古嗜學。四年,護衛軍張嵩等訐其府中事。志邅不安,辭三護衛。宣宗答書獎諭,予一護衛。志邅顧數聽細人,正統十年誣奏鎮守都御史陳鎰,按問皆虛,而審理正秦弘等又交章奏王凌辱府僚,棰死軍役。帝再以書戒飭之。景泰六年薨。子惠王公錫嗣,以賢聞。成化二十二年薨。

子簡王誠泳嗣。性孝友恭謹,晉銘冠服以自警。秦川多賜地,軍民佃以為業,供租稅,歲歉輒蠲之。長安有魯齋書院,久廢,故址半為民居,誠泳別易地建正學書院。又旁建小學,擇軍校子弟秀慧者,延儒生教之,親臨課試。王府護衛得入學,自誠泳始。所著有《經進小鳴集》。弘治十一年薨,無子。

從弟臨潼王誠澯子昭王秉□嗣。十四年薨。子定王惟焯嗣,有賢行,有司以聞。嘉靖十九年,敕表以綽楔。獻金助太廟工,益歲祿二百石,賜玉帶襲衣。惟焯嘗奏請潼關以西、鳳翔以東河堧地,曰:「皇祖所賜先臣樉也。」戶部尚書梁材執奏:「陝西外供三鎮,內給四王,民困已極。豈得復奪堧地,濫給宗籓。」詔如材言。二十三年薨,無子。

再從子宣王懷埢由中尉嗣。奏以本祿千石贍諸宗,賜敕獎諭。四十五年薨。子靖王敬鎔嗣,萬歷四年薨。子敬王誼旐嗣,十四年薨。無子,弟誼漶由紫陽王嗣。薨,子存樞嗣。李自成破西安,存樞降於賊,偽授權將軍,妃劉氏死之。

汧陽王誠洌,康王諸孫也,事父及繼母以孝聞。父疾,經月不解帶。及薨,醯醬鹽酪不入口。明年,墓生嘉禾,一本雙穗,嘉瓜二實並蒂,慈烏異鳥環集。以母馬妃早卒,不逮養,追服衰食蔬者三年。雪中萱草生華,鹹謂孝感所致。弘治十五年賜敕嘉獎。

時有輔國將軍秉樺,亦好學篤行。父病,禱於神,乞以身代,疾竟愈。母喪廬墓,有雙鶴集庭中。定王以聞。世宗表其門。晉恭王□,太祖第三子也。學文於宋濂,學書於杜環,洪武三年封。十一年就籓太原,中道笞膳夫。帝馳諭曰:「吾帥群英平禍亂,不為姑息。獨膳夫徐興祖,事吾二十三年未嘗折辱。怨不在大,小子識之。」□修目美髯,顧盼有威,多智數。然性驕,在國多不法。或告□有異謀。帝大怒,欲罪之,太子力救得免。二十四年,太子巡陝西歸,□岡隨來朝,敕歸籓。自是折節,待官屬皆有禮,更以恭慎聞。是時,帝念邊防甚,且欲諸子習兵事,諸王封並塞居者皆預軍務。而晉、燕二王,尤被重寄,數命將兵出塞及築城屯田。大將如宋國公馮勝、穎國公傅友德皆受節制。又詔二王,軍中事大者方以聞。三十一年三月薨,子定王濟熹嗣。

永樂初,帝以濟熹縱下,黜其長史龍潭。濟熹懼,欲上護衛。不許。弟平陽王濟熿,幼狠戾,失愛於父。及長,太祖召秦、晉、燕、週四世子及庶子之長者,教於京師。濟熿與燕王子高煦、周王子有□動邪詭相比,不為太祖所愛。濟熹既嗣王,成祖封濟熿平陽王。濟熿追憾父,並憾濟熹不為解,嗾其弟慶成王濟炫等日訴濟熹過於朝,又誘府中官校,文致其罪,歷年不已。十二年,帝奪濟熹爵,及世子美圭皆為庶人,俾守恭王園,而立濟熿為晉王。

濟熿既立,益橫暴,至進毒弒嫡母謝氏,逼烝恭王侍兒吉祥,幽濟熹父子,蔬食不給。父兄故侍從宮人多為所害,莫敢言。恭王宮中老媼走訴成祖,乃即獄中召晉府故承奉左微問之,盡得濟熿構濟熹狀。立命微馳召濟熹父子,濟熹幽空室已十年矣。左微者,故因濟熹牽連繫獄,或傳微死已久。及至,一府大驚。微入空室,釋濟熹父子,相抱持大慟。時帝北征,駐驛沙城,濟□喜父子謁行在所。帝見濟熹病,惻然,封美圭平陽王,使奉父居平陽,予以恭王故連伯灘田。會帝崩,濟熿遂不與美圭田。仁宗連以書諭,卒不聽。又聞朝廷賜濟熹王者冠服及他賚予,益怨望。成祖、仁宗之崩,不為服,使寺人代臨,幕中廣致妖巫為詛咒不輟。

宣宗即位,濟熿密遣人結高煦謀不軌,寧化王濟煥告變。比擒高煦,又得濟熿交通書,帝未之問也,而濟熿所遣使高煦人懼罪及,走京師首實。內使劉信等數十人告濟熿擅取屯糧十萬餘石,欲應高煦,並發其宮中詛咒事。濟煥亦至是始知嫡母被弒,馳奏。遣人察實,召至京,示以諸所發奸逆狀,廢為庶人,幽鳳陽。同謀官屬及諸巫悉論死。時宣德二年四月也。

晉國絕封凡八年,至英宗即位之二月,乃進封美圭為晉王,還居太原。正統六年薨。子莊王鐘鉉嗣,弘治十五年薨。世子奇源及其子表榮皆前卒,表榮子端王知烊嗣。知烊七歲而孤,能盡哀,居母喪嘔血,芝生寢宮。嘉靖十二年薨。無子,再從子簡王新□典嗣。新化王表槏、滎澤王表□者,端王諸父也。表槏先卒,子知 □節嗣為新化王,亦前卒,二子新□典、新橋。端王請新□典嗣新化王,未封而端王薨,表□謀攝府事。端王妃王氏曰:「王無後,次及新化王,新化父子卒,有孫新□典在。」即召入府,拜几筵為喪主。表□忿曰:「我尊行,顧不得王。」上疏言:「新□典故新化王長子,不得為人後,新□典宜嗣新化王,新橋宜嗣晉王。」禮部議新□典宜嗣,是為簡王。新□典母太妃尚氏嚴,教子以禮。太妃疾,新□典叩頭露禱。長史有敷陳,輒拜受教。其老也,以弟鎮國將軍新橋子慎鏡攝籓事。萬歷三年薨,慎鏡亦卒。弟惠王慎鋷嗣,七年薨。子穆王敏淳嗣,三十八年薨,子求桂嗣。李自成陷山西,求桂與秦王存樞並為賊所執,入北京,不知所終。

慶成王濟炫,晉恭王子。其生也,太祖方御慶成宴,因以為封。永樂元年徙居潞州,坐擅發驛馬,縱軍人為盜,被責,召還太原。十年徙汾州,薨,謚莊惠。曾孫端順王奇湞,正德中,以賢孝聞,賜敕褒獎。生子七十人,嘉靖初,尚書王瓊聞於朝。嗣王表欒樸茂寡言,孝友好文學。嘉靖三十年壽八十,詔書嘉獎,賚以金幣。輔國將軍奇添,端順王弟也,早卒。夫人王氏守節奉姑六十餘年,世宗時以節孝旌。又溫穆王曾孫中尉知□恚病篤,淑人賀氏欲先死以殉,取澒一勺咽之,左右救奪,遂絕飲食,與知□恚同時卒。表欒以聞。禮官言《會典》無旌命婦例,世宗特命旌之,謚曰貞烈。

西河王奇溯,定王曾孫。三歲而孤。問父所在,即慟哭。長,刻栴檀為父順簡王像,祀之。母病渴,中夜稽顙禱天,俄有甘泉自地湧出。母飲泉,病良已。及卒,哀毀骨立。子表相嗣,亦以仁孝聞,與寧河王表楠、河東嗣王奇淮並為人所稱。

新堞,恭王七世孫,家汾州。崇禎十四年由宗貢生為中部知縣。有事他邑,土寇乘間陷其城,坐免官。已而復任。署事者聞賊且至,亟欲解印去,新堞毅然曰:「此我致命之秋也。」即受之。得賊所傳偽檄,怒而碎之,議拒守。邑新遭寇,無應者,乃屬父老速去,而己誓必死。妻盧氏,妾薛氏、馮氏,請先死。許之。有女數歲,拊其背而勉之縊。左右皆泣下。乃書表封印,使人馳送京師,冠帶望闕拜,又望拜其母,遂自經。士民葬之社壇側,以妻女祔。先是,土寇薄城,縣丞光先與戰不勝,自焚死。新堞哭之慟,為之誄曰:「殺身成仁,雖死猶生。」至是,新堞亦死難。

周定王橚,太祖第五子。洪武三年封吳王。七年,有司請置護衛於杭州。帝曰:「錢塘財賦地,不可。」十一年改封周王,命與燕、楚、齊三王駐鳳陽。十四年就籓開封,即宋故宮地為府。二十二年,橚棄其國來鳳陽。帝怒,將徙之雲南,尋止,使居京師,世子有燉理籓事。二十四年十二月敕歸籓。建文初,以橚燕王母弟,頗疑憚之。橚亦時有異謀,長史王翰數諫不納,佯狂去。□肅次子汝南王有□動告變。帝使李景隆備邊,道出汴,猝圍王宮,執橚,竄蒙化,諸子並別徙。已,復召還京,錮之。成祖入南京,復爵,加祿五千石。永樂元年正月詔歸其舊封,獻頌九章及佾舞。明年來朝,獻騶虞。帝悅,宴賜甚厚。以汴梁有河患,將改封洛陽。橚言汴堤固,無重勞民力。乃止。十四年疏辭所賜在城稅課。十八年十月有告橚反者。帝察之有驗。明年二月召至京,示以所告詞。橚頓首謝死罪。帝憐之,不復問。橚歸國,獻還三護衛。仁宗即位,加歲祿至二萬石。橚好學,能詞賦,嘗作《元宮詞》百章。以國土夷曠,庶草蕃廡,考核其可佐饑饉者四百餘種,繪圖疏之,名《救荒本草》。辟東書堂以教世子,長史劉淳為之師。洪熙元年薨。

子憲王有燉嗣,博學善書。弟有□動數訐有燉,宣宗書諭之。有□動與弟有熹詐為祥符王有爝與趙王書,系箭上,置彰德城外,詞甚悖。都指揮王友得書以聞。宣宗逮友,訊無跡。召有爝至,曰:「必有□動所為。」訊之具服,並得有熹掠食生人肝腦諸不法事,於是並免為庶人。有燉,正統四年薨,無子。帝賜書有爝曰:「周王在日,嘗奏身後務從儉約,以省民力。妃夫人以下不必從死。年少有父母者遣歸。」既而妃鞏氏、夫人施氏、歐氏、陳氏、張氏、韓氏、李氏皆殉死,詔謚妃貞烈,六夫人貞順。

弟簡王有爝嗣,景泰三年薨。子靖王子垕嗣,七年薨。弟懿王子驩嗣,成化二十一年薨。子惠王同鑣嗣,弘治十一年薨。世子安水橫未襲封而卒,孫恭王睦□審嗣,謚安水橫悼王。

初,安水橫為世子,與弟平樂王安泛、義寧王安水矣爭漁利,置囹圄刑具,集亡賴為私人。惠王戒安水橫,不從,王怒。安泛因而傾之,安水橫亦持安泛不法事。惠王薨,群小交構,安水橫奏安泛私壞社稷壇,營私第,安泛亦誣奏安水橫諸陰事。下鎮、巡官按驗。頃之,安水橫死,其子睦□審立而幼。安泛侵陵世子妃,安涘亦訐妃出不正,其子不可嗣。十三年,帝命太監魏忠、刑部侍郎何鑒按治。安泛懼,益誣世子毒殺惠王並世子妃淫亂,所連逮千人。鑒等奏其妄,廢安泛為庶人,幽鳳陽,安涘亦革爵。

嘉靖十七年,睦□審薨。子勤熄先卒,孫莊王朝堈嗣,三十年薨。子敬王在鋌嗣,萬歷十年薨。子端王肅溱嗣,薨。子恭枵嗣。崇禎十四年冬,李自成攻開封,恭枵出庫金五十萬,餉守陴者,懸賞格,殪一賊予五十金。賊穴城,守者投以火,賊被爇死,不可勝計,乃解圍去。明年正月,帝下詔褒獎,且加勞曰:「此高皇帝神靈憫宗室子孫維城莫固,啟王心而降之福也。」其年四月,自成再圍汴,築長圍,城中樵采路絕。九月,賊決河灌城,城圮,恭枵從後山登城樓,率宮妃及寧鄉、安鄉、永壽、仁和諸王露棲雨中數日。援軍駐河北,以舟來迎,始獲免。事聞,賜書慰勞,並賜帑金文綺,命寄居彰德。汴城之陷也,死者數十萬,諸宗皆沒,府中分器寶藏書盡淪於巨浸。逾年,乃從水中得所奉高帝、高後金容,迎至彰德奉焉。久之,王薨,贈謚未行,國亡。其孫南走,死於廣州。

鎮平王有爌,定王第八子。嗜學,工詩,作《道統論》數萬言。又采歷代公族賢者,自夏五子迄元太子真金百餘人,作《賢王傳》若干卷。

博平王安水戍,惠王第十三子。惠王有子二十五人,而安水戍獨賢,嘗輯《貽後錄》、《養正錄》諸書。勤於治生,田園僮奴車馬甚具。賓客造門,傾己納之。其時稱名德者,必曰博平。

南陵王睦柍,悼王第九子,敏達有識。嘉靖四十一年,御史林潤言:「天下財賦,歲供京師米四百萬石,而各籓祿歲至八百五十三萬石。山西、河南存留米二百三十六萬三千石,而宗室祿米五百四萬石。即無災傷蠲免,歲輸亦不足供祿米之半。年復一年,愈加蕃衍,勢窮弊極,將何以支!」事下諸王議。明年,睦柍條上七議:請立宗學以崇德教,設科選以勵人才,嚴保勘以杜冒濫,革冗職以除素餐,戒奔競以息饕貪,制拜掃以廣孝思,立憂制以省祿費。詔下廷臣參酌之。其後諸籓遂稍稍陳說利弊,尚書李春芳集而上焉。及頒《宗籓條例》,多采睦柍議云。

鎮國中尉睦□挈,字灌甫,鎮平王諸孫。父奉國將軍安河以孝行聞於朝,璽書旌賚。既沒,周王及宗室數百人請建祠。詔賜祠額曰「崇孝」。睦□挈幼端穎,郡人李夢陽奇之。及長,被服儒素,覃精經學,從河、洛間宿儒游。年二十通《五經》,尤邃於《易》、《春秋》。謂本朝經學一稟宋儒,古人經解殘闕放失,乃訪求海內通儒,繕寫藏棄,若李鼎詐《易解》、張洽《春秋傳》,皆敘而傳之。呂柟嘗與論《易》,歎服而去。益訪購古書圖籍,得江都葛氏、章丘李氏書萬卷,丹鉛歷然,論者以方漢之劉向。築室東坡,延招學者,通懷好士,而內行修潔。事親晨昏不離側,喪三年居外捨。有弟五人,親為教督,盡推遺產與之。萬歷五年舉文行卓異,為周籓宗正,領宗學。約宗生以三、六、九日午前講《易》、《詩》、《書》,午後講《春秋》、《禮記》,雖盛寒暑不輟。所撰有《五經稽疑》六卷,《授經圖傳》四卷,《韻譜》五卷,又作《明帝世表》、《周國世系表》、《建文遜國褒忠錄》、《河南通志》、《開封郡志》諸書。巡撫御史褚鈇議稍減郡王以下歲祿,均給貧宗,帝遣給事中萬象春就周王議。新會王睦□號於眾曰:「裁祿之謀起於睦□挈。」聚宗室千餘人擊之,裂其衣冠,上書抗詔。帝怒,廢睦□為庶人。睦 □挈屢疏引疾乞休,詔勉起之。又三年卒,年七十。宗人頌功德者五百人,詔賜輔國將軍,禮葬之,異數也。學者稱為西亭先生。

時有將軍安水侃者,一歲喪母,事其父以孝聞。父病革,刲臂為湯飲父,父良已。年七十,追念母不逮養,服衰廬墓三年,詔旌其門。素精名理,聲譽大著,人稱睦□挈為「大山」,安水侃為「小山」云。

又勤熨者,鎮國中尉也,嘉靖中,上書曰:「陛下躬上聖之資,不法古帝王兢業萬歲,擇政任人,乃溺意長生,屢修齋醮,興作頻仍。數年來朝儀久曠,委任非人,遂至賄賂公行,刑罰倒置,奔競成風,公私殫竭,脫有意外變,臣不知所終。」帝覽疏怒,坐誹謗,降庶人,幽鳳陽。子朝已賜名,以罪人子無敢為請封者,上書請釋父罪,且陳中興四事,詔並禁錮。穆宗登極,釋歸,命有司存恤。楚昭王楨,太祖第六子。始生時,平武昌報適至,太祖喜曰:「子長,以楚封之。」洪武三年封楚王。十四年就籓武昌。嘗錄《御注洪範》及《大寶箴》置座右。十八年四月,銅鼓、思州諸蠻亂,命楨與信國公湯和、江夏侯周德興帥師往討。和等分屯諸洞,立柵與蠻人雜耕作。久之,擒其渠魁,餘黨悉潰。三十年,古州蠻叛,帝命楨帥師,湘王柏為副,往征。楨請餉三十萬,又不親蒞軍。帝詰責之,命城銅鼓衛而還。是年,熒惑入太微,詔諭楨戒慎,楨書十事以自警。未幾,楨子巴陵王卒,帝復與敕曰:「舊歲熒惑入太微,太微天庭,居翼軫,楚分也。五星無故入,災必甚焉。爾子疾逝,恐災不止此,尚省慎以回天意。」至冬,王妃薨。時初設宗人府,以楨為右宗人。永樂初,進宗正。二十二年薨。

子莊王孟烷嗣,敬慎好學。宣德中,平江伯陳瑄密奏:「湖廣,東南大籓,襟帶湖、湘,控引蠻越,人民蕃庶,商賈輻聚。楚設三護衛,自始封至今,生齒日繁,兵強國富,小人行險,或生邪心。請選其精銳,以轉漕為名,俟至京師,因而留之,可無後患。」帝曰:「楚無過,不可。」孟烷聞之懼。五年上書請納兩護衛,自留其一。帝勞而聽之。正統四年薨。

子憲王季堄嗣。事母鄧妃至孝。英宗賜書獎諭。著《東平河間圖贊》,為士林所誦。八年薨。弟康王季埱嗣。天順六年薨。再從子靖王均□嗣,正德五年薨。子端王榮水戒嗣,以仁孝著稱,武宗表曰「彰孝之坊」。嘉靖十三年薨。子愍王顯榕嗣,居喪哀痛,遇慶禮卻賀。端王婿儀賓沈寶與顯榕有隙,使人誣奏顯榕左右呼顯榕萬歲,且誘顯榕設水戲以習水軍。世宗下其章,撫臣具言顯榕居喪能守禮。寶坐誣,削為民。

顯榕妃吳氏,生世子英耀,性淫惡,嘗烝顯榕宮人。顯榕知之,杖殺其所使陶元兒。英耀又使卒劉金納妓宋麼兒於別館。顯榕欲罪金,金遂誘英耀謀為逆。嘉靖二十四年正月十八日,張燈置酒饗顯榕,別宴顯榕弟武岡王顯槐於西室。酒半,金等從座後出,以銅瓜擊顯榕腦,立斃。顯槐驚救,被傷,奔免。英耀徙顯榕屍宮中,命長史孫立以中風報。王從者硃貴抉門出告變,撫、按官以聞。英耀懼,具疏奏辨,且逼崇陽王顯休為保奏。通山王英炊不從,直奏英耀弒逆狀。詔遣中官及駙馬都尉鄔景和、侍郎喻茂堅往訊。英耀辭服。詔逮入京。是年九月,告太廟,伏誅,焚屍揚灰。悉誅其黨,革顯休祿十之三。顯槐、英炊皆賚金幣,而以顯榕次子恭王英□僉嗣。隆慶五年薨。

子華奎幼,萬歷八年,始嗣爵。衛官王守仁上告曰:「遠祖定遠侯弼,楚王楨妃父也,遺瑰寶數十萬寄楚帑,為嗣王侵匿。」詔遣中官清核。華奎奏辨,且請避宮搜掘。皆不報。久之,系鞫王府承奉等,無所得。時諸璫方以搜括希上意,不欲暴守仁罪。帝頗悟,罷其事。華奎乃奏上二萬金助三殿工。

三十一年,楚宗人華□等言:「華奎與弟宣化王華壁皆非恭王子。華奎乃恭王妃兄王如言子,抱養宮中。華壁則王如綍家人王玉子也。華□妻,即如言女,知之悉。」禮部侍郎郭正域請行勘。大學士沈一貫右華奎,委撫按訊,皆言偽王事無左驗。而華□妻持其說甚堅,不能決,廷議令覆勘。中旨以楚王襲封已二十餘年,宜治華□等誣罔。御史錢夢皋為一貫劾正域,正域發華奎行賄一貫事。華奎遂訟言正域主使,正域罷去。東安王英燧、武岡王華增、江夏王華□等皆言偽跡昭著,行賄有據。諸宗人赴都投揭。奉旨切責,罰祿、削爵有差。華□坐誣告,降庶人,錮鳳陽。未幾,華奎輸賄入都,宗人遮奪之。巡撫趙可懷屬有司捕治。宗人蘊□等方恨可懷治楚獄不平,遂大哄,毆可懷死。巡按吳楷以楚叛告。一貫擬發兵會剿。命未下,諸宗人悉就縛。於是斬二人,勒四人自盡,錮高牆及禁閒宅者復四十五人。三十三年四月也。自是無敢言楚事者。久之,禁錮諸人以恩詔得釋,而華奎之真偽竟不白。

其後,張獻忠掠湖廣,華奎募卒自衛,以張其在為帥。獻忠兵至武昌,其在為內應,執華奎沉之江,諸宗無得免者。

武岡王顯槐,端王第三子也。嘉靖四十三年上書條籓政,請「設宗學,擇立宗正、宗表,督課親郡王以下子弟。十歲入學,月餼米一石,三載督學使者考績,陟其中程式者全祿之,五試不中課則黜之,給以本祿三之二。其庶人暨妻女,月餼六石,庶女勿加恩。」其後廷臣集議,多采其意。

齊王榑,太祖第七子。洪武三年封。十五年就籓青州。二十三年命王帥護衛及山東徐、邳諸軍從燕王北征。二十四年復帥護衛騎士出開平。時已令穎國公傅友德調發山東都司各衛軍出塞,諭王遇敵當自為隊,奏凱之時勿與諸將爭功。榑數歷塞上,以武略自喜,然性凶暴,多行不法。建文初,有告變者。召至京,廢為庶人,與周王同禁錮。

燕兵入金川門,急遣兵護二王。二王卒不知所以,大怖,伏地哭。已知之,乃大喜。成祖令王齊如故,榑益驕縱。帝與書召來朝,面諭王無忘患難時。□尃不悛,陰畜刺客,招異人術士為咒詛,輒用護衛兵守青州城,並城築苑牆斷往來,守吏不得登城夜巡。李拱、曾名深等上急變,榑拘匿以滅口。永樂三年詔索拱,諭榑改過。是時,周王橚亦中浮言,上書謝罪,帝封其書示榑。明年五月來朝,廷臣劾榑罪。榑厲聲曰:「奸臣喋喋,又欲效建文時耶!會盡斬此輩。」帝聞之不懌,留之京邸。削官屬護衛,誅指揮柴直等,盡出榑系囚及所造不法器械。群臣請罪教授葉垣等,帝曰:「王性凶悖,朕溫詔開諭至六七,猶不悟,教授輩如王何!垣等先自歸發其事,可勿問。」榑既被留,益有怨言。是年八月,召其子至京師,並廢為庶人。

宣德三年,福建妄男子樓濂詭稱七府小齊王,謀不軌。事覺,械至京,誅其黨數百人。榑及三子皆暴卒,幼子賢赫安置廬州。景泰五年徙齊庶人、谷庶人置南京,敕守臣慎防。後谷庶人絕,齊庶人請得谷庶人第。嘉靖十三年釋高牆庶人長毚,榑曾孫也。萬歷中有承彩者,亦榑裔。齊宗人多凶狡,獨承彩頗好學云。

潭王梓,太祖第八子。洪武三年封。十八年就籓長沙。梓英敏好學,善屬文。嘗召府中儒臣,設醴賦詩,親品其高下,賚以金幣。妃于氏,都督顯女也。顯子琥,初為寧夏指揮。二十三年坐胡惟庸黨,顯與琥俱坐誅。梓不自安。帝遣使慰諭,且召入見。梓大懼,與妃俱焚死。無子,除其封。

趙王□巳,太祖第九子。洪武二年生。次年受封,明年殤。

魯荒王檀,太祖第十子。洪武三年生,生兩月而封。十八年就籓兗州。好文禮士,善詩歌。餌金石藥,毒發傷目。帝惡之。二十二年薨,謚曰荒。子靖王肇煇,甫彌月。母妃湯,信國公和女,撫育教誨有度。永樂元年三月始得嗣。成祖愛重之。車駕北巡過兗,錫以詩幣。宣德初,上言:「國長史鄭昭、紀善王貞,奉職三十年矣,宜以禮致其事。」帝謂蹇義曰:「皇祖稱王禮賢敬士,不虛也。」許之。成化二年薨。

子惠王泰堪嗣,九年薨。子莊王陽鑄嗣,嘉靖二年薨。莊王在位久,世子當漎,當漎子健杙皆前卒,健杙子端王觀□定嗣。狎典膳秦信等,遊戲無度,挾娼樂,裸男女雜坐。左右有忤者,錐斧立斃,或加以砲烙。信等乘勢殘殺人。館陶王當淴亦淫暴,與觀□定交惡,相訐奏。帝念觀□定尚幼,革其祿三之二,逮誅信等,亦革當淴祿三之一。二十八年,觀□定薨。子恭王頤坦嗣,有孝行,捐邸中田湖,贍貧民,辭常祿,給貧宗。前後七賜璽書嘉勞。萬歷二十二年薨。世子壽金爵先卒,弟敬王壽錚嗣,二十八年薨。弟憲王壽鋐嗣,崇禎九年薨。弟肅王壽鏞嗣,薨。子以派嗣,十五年,大清兵克兗州,被執死。弟以海轉徙台州,張國維等迎居於紹興,號魯監國。順治三年六月,大兵克紹興,以海遁入海。久之,居金門,鄭成功禮待頗恭。既而懈,以海不能平,將往南澳。成功使人沉之海中。

歸善王當沍,莊王幼子也。正德中,賊攻兗州,帥家眾乘城,取護衛弓弩射卻賊。降敕獎諭,遂以健武聞。時有卒袁質與舍人趙巖俱家東平,武斷為鄉人所惡。吏部主事梁谷,亦東平人,少不檢,倚惡少為助,既貴,頗厭苦之,又與千戶高乾有怨。正德九年,谷邑人西鳳竹、屈昂誑谷云:「質、巖且為亂。」谷心動,因並指乾等,告變於尚書楊一清。兵部議以大兵駐濟南伺變。先是,當沍數與質、巖校射。至是當沍父莊王聽長史馬魁譖言當沍結質、巖欲反,虞禍及,奏於朝。帝遣司禮太監溫祥、大理少卿王純、錦衣衛指揮韓端往按問。祥等至,圍當沍第,執之。祥等讞谷所指皆平人。魁懼事敗,乃諷所厚陳環及術士李秀佐證之,復以書及賄抵鎮守太監畢真,使逮二人詰問。已而二人以實對,書賄事亦為真所發。於是御史李翰臣劾谷報怨邀功,長史魁惑王罔奏,宜即訊。詔下翰臣獄,謫廣德州判官,免谷罪不問。御史程啟充等疏言:「谷、魁鼓煽流言,死不蔽罪,縱首禍而謫言者,非國體。」不報。廷臣議當沍罪,卒無所坐。以藏護衛兵器違祖制,廢為庶人。戍質等於肅州。所連逮多瘐死,魁坐誣奏斬。鳳竹、昂流口外。中官送當沍之高牆,當沍大慟曰:「冤乎!」觸牆死。聞者傷之。輔國將軍當濆,鉅野王泰墱諸孫也,慷慨有志節。嘉靖三年上書請停郡縣主、郡縣君恤典,以蘇民困。七年奏辭輔國將軍並子奉國將軍祿,佐疏運河。賜敕褒諭。又上書言:「各籓郡縣主、郡縣君先儀賓沒者,故事儀賓得支半祿。今四方災傷,邊陲多事,民窮財盡,而各儀賓暴橫侈肆,多不法,請勿論品級,減其月給。」明年又請以父子應得祿米佐振。因勸帝法祖宗,重國本,裁不急之費,息土木之工。詞甚愷切。帝嘉其意,特敕褒之,不聽辭祿。時東甌王健楸無子,上書言:「宗室所以蕃,由詐以媵子為嫡,糜費縣官。今臣無嫡嗣,請以所受府第屯廠盡歸魯府,待給新封,省民財萬一,乞著為例。」報可。

奉國將軍健根,鉅野王陽鎣諸孫。博通經術,年七十,猶縱談名理,亹亹不倦。嘉靖中,詔褒其賢孝。子鎮國中尉觀熰,字中立,居母喪,蔬食逾年,哀毀骨立。嘗繪《太平圖》上獻。世宗嘉獎之,賜承訓書院名額並《五經》諸書。弟觀以詩畫著名。同時鉅野中尉頤壟、安丘將軍頤墉,聲詩清拔。樂陵王頤□戔亦喜稱詩。

安丘王當隧,靖王曾孫,少孤,事祖父母以孝聞。曾孫頤堀好學秉禮,尤諳練典故。籓邸中有大疑,輒就決。一意韜晦,監司守令希見其面。年七十餘,猶手不廢書。

魯府宗室壽金林,家兗州。崇禎中為雲南通判,有聲績。永明王由榔在廣西,以為右僉都御史,使募兵。值沙定州亂,兵不能集。孫可望兵至,壽金林知不免,張麾蓋往見之,行三揖禮曰:「謝將軍不殺不掠之恩。」可望脅之降,不從。系他所,使人誘以官,終不從。從容題詩於壁,或以詩報可望,遂遇害。

 卷一百一十五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一十七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