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 列傳第二十九 齊泰 等 明史
卷一百四十二 列傳第三十
列傳第三十一 王艮 等 → 

鐵鉉 暴昭(侯泰)陳性善(陳植 王彬 崇剛)張昺(謝貴 彭二 葛誠 余逢辰)宋忠(余瑱)馬宣(曾浚 卜萬 朱鑒 石撰)瞿能(莊得 楚智 皂旗張 王指揮 楊本)張倫(陳質)顏伯瑋(唐子清 黃謙 向樸 鄭恕 鄭華)王省 姚善(錢芹)陳彥回(張彥方)


○鐵鉉 暴昭(侯泰)陳性善(陳植 王彬 崇剛)張昺(謝貴 彭二 葛誠 余逢辰)宋忠(余瑱)馬宣(曾浚 卜萬 朱鑒 石撰)瞿能(莊得 楚智 皂旗張 王指揮 楊本)張倫(陳質)顏伯瑋(唐子清 黃謙 向樸 鄭恕 鄭華)王省 姚善(錢芹)陳彥回(張彥方)

鐵鉉,鄧人。洪武中,由國子生授禮科給事中,調都督府斷事。嘗讞疑獄,立白。太祖喜,字之曰「鼎石」。建文初,為山東參政。李景隆之北伐也,鉉督餉無乏。景隆兵敗白溝河,單騎走德州,城戍皆望風潰。鉉與參軍高巍感奮涕泣,自臨邑趨濟南,偕盛庸、宋參軍等誓以死守。燕兵攻德州,景隆走依鉉。德州陷,燕兵收其儲蓄百余萬,勢益張。遂攻濟南,景隆復大敗,南奔。鉉與庸等乘城守禦。燕兵堤水灌城,築長圍,晝夜攻擊。鉉以計焚其攻具,間出兵奮擊。又遣千人出城詐降。燕王大喜,軍中皆歡呼。鉉伏壯士城上,候王入,下鐵板擊之。別設伏、斷橋。既而失約,王未入城板驟下。王驚走,伏發,橋倉卒不可斷,王鞭馬馳去。憤甚,百計進攻。凡三閱月,卒固守不能下。當是時,平安統兵二十萬,將復德州,以絕燕餉道。燕王懼,解圍北歸。

燕王自起兵以來,攻真定二日不下,即舍去。獨以得濟南,斷南北道,即畫疆守,金陵不難圖。故乘大破景隆之銳,盡力以攻,期於必拔,而竟為鉉等所挫。帝聞大悅,遣官慰勞,賜金幣,封其三世。鉉入謝,賜宴。凡所建白皆采納。擢山東布政使。尋進兵部尚書。以盛庸代景隆為平燕將軍,命鉉參其軍務。是年冬,庸大敗燕王於東昌,斬其大將張玉。燕王奔還北平。自燕兵犯順,南北日尋幹戈,而王師克捷,未有如東昌者。自是燕兵南下由徐、沛,不敢復道山東。

比燕兵漸逼,帝命遼東總兵官楊文將所部十萬與鉉合,絕燕後。文師至直沽,為燕將宋貴等所敗,無一至濟南者。四年四月,燕軍南綴王師於小河,鉉與諸將時有斬獲。連戰至靈璧,平安等師潰被擒。既而庸亦敗績。燕兵渡江,鉉屯淮上,兵亦潰。

燕王即皇帝位,執之至。反背坐廷中嫚罵,令其一回顧,終不可,遂磔於市。年三十七。子福安,戍河池。父仲名,年八十三,母薛,並安置海南。

宋參軍者,逸其名。燕兵攻濟南不克,舍之南去。參軍說鉉直搗北平。鉉以卒困甚,不果。後不知所終。

暴昭,潞州人。洪武中,由國子生授大理寺司務。三十年,擢刑部右侍郎。明年進尚書。耿介有峻節,布衣麻履,以清儉知名。建文初,充北平采訪使,得燕不法狀,密以聞,請預為備。燕兵起,設平燕布政司於真定,昭以尚書掌司事,與鐵鉉輩悉心經畫。平安諸軍敗,召歸。金川門陷,出亡,被執。不屈,磔死。

繼昭為刑部尚書者侯泰,字順懷,南和人。以薦舉起家。建文初,仕至尚書。燕王舉兵,力主抗禦之策。嘗督餉於濟寧、淮安。京師不守,行至高郵,被執下獄,與弟敬祖,子玘,俱被殺。

陳性善,名復初,以字行,山陰人。洪武三十年進士。臚唱過御前,帝見其容止凝重,屬目久之,曰:「君子也。」授行人司副,遷翰林檢討。性善工書,嘗召入便殿,繙錄誠意伯劉基子璉所獻其父遺書。帝威嚴,見者多惴恐,至惶汗,不成一字。性善舉動安祥,字畫端好。帝大悅,賜酒饌,留竟日出。

惠帝在東宮,習知性善名。及即位,擢為禮部侍郎,薦起流人薛正言等數人。雲南布政使韓宜可隸謫籍,亦以性善言,起副都御史。一日,帝退朝,獨留性善賜坐,問治天下要道,手書以進。性善盡所言,悉從之。已,為有司所格,性善進曰:「陛下不以臣不肖,猥承顧問。既僭塵聖聽,許臣必行。未幾輟改,事同反汗。何以信天下?」帝為動容。

燕師起,改副都御史,監諸軍。靈璧戰敗,與大理丞彭與明、欽天監副劉伯完等皆被執。已,悉縱還。性善曰:「辱命,罪也,奚以見吾君?」朝服躍馬入於河以死。余姚黃墀、陳子方與性善友,亦同死。燕王入京師,詔追戮性善,徙其家於邊。

與明,萬安人。貢入太學,歷給事中。建文初,為大理右丞,廉勤敏達。以督軍被執。縱歸,慚憤裂冠裳。變姓名,與伯完俱亡去,不知所終。

時以侍郎監軍者,有廬江陳植。植,元末舉鄉試,不仕。洪武間,官吏部主事。建文二年官兵部右侍郎。燕兵臨江,植監戰江上。慷慨誓師。部將有議迎降者,植責以大義,甚厲。部將殺之以降,且邀賞。燕王怒,立誅部將,具棺殮葬植白石山上。

燕師之至江北也,御史王彬巡按江淮。駐揚州,與鎮撫崇剛嬰城堅守。時盛庸兵既敗,人無固誌。守將王禮謀舉城降,彬執之及其黨,繫獄。剛出練兵,彬修守具,晝夜不懈。有力士能舉千斤,彬嘗以自隨。燕兵飛書城中:「縛王御史降者,官三品。」左右憚力士,莫敢動。禮弟崇賂力士母,誘其子出。乘彬解甲浴,猝縛之。出禮於獄,開門納燕師。彬與剛皆不屈死。彬,字文質,東平人。洪武中進士。剛,逸其裏籍。

又兵部主事樊士信,應城人。守淮,力拒燕兵,不勝,死之。

張昺,澤州人。洪武中,以人材累官工部右侍郎。謝貴者,不知所自起,歷官河南衛指揮僉事。建文初,廷臣議削燕,更置守臣。乃以昺為北平布政使,貴為都指揮使,並受密命。時燕王稱疾久不出,二人知其必有變,乃部署在城七衛及屯田軍士,列九門防守,將執王。昺庫吏李友直預知其謀,密以告王,王遂得為備。建文元年七月六日,朝廷遣人逮燕府官校。王偽縛官校置廷中,將付使者。紿昺、貴入,至端禮門,為伏兵所執,俱不屈死。

燕將張玉、朱能等帥勇士攻九門,克其八,獨西直門不下。都指揮彭二躍馬呼市中曰:「燕王反,從我殺賊者賞!」集兵千余人,將攻燕府。會燕健士從府中出,格殺二,兵遂散,盡奪九門。

初,昺被殺,喪得還。「靖難」後,出昺屍焚之,家人及近戚皆死。

葛誠,不知所由進。洪武末,為燕府長史。嘗奉王命奏事京師。帝召見,問府中事,誠具以實對。遣還。王佯病,盛暑擁爐坐,呼寒甚。昺、貴等入問疾。誠言:「王實無病,將為變。」又密疏聞於帝。及昺、貴將圖王,誠與護衛指揮盧振約為內應。事敗,誠、振俱被殺,夷其族。

又伴讀余逢辰,字彥章,宣城人。有學行。王信任之,以故得聞異謀,乘間力諫。知變將作,貽書其子,誓必死。兵起,復泣諫,言「君、父兩不可負」,死之。

北平人杜奇者,才雋士也。燕王起兵,徵入府,奇因極諫「當守臣節」,王怒,立斬之。

宋忠,不知何許人。洪武末,為錦衣衛指揮使。有百戶以非罪論死,忠疏救。御史劾之,太祖曰:「忠率直無隱,為人請命,何罪?」遂宥百戶。尋為僉都御史劉觀所劾,調鳳陽中衛指揮使。三十年,平羌將軍齊讓征西南夷無功,以忠為參將,從將軍楊文討之。師旋,復官錦衣。

建文元年,以都督奉敕總邊兵三萬屯開平,悉簡燕府護衛壯士以從。又以都督徐凱屯臨清,耿瓛屯山海關,相犄角。北平故有永清左、右衛,忠調其左屯彰德,右屯順德以備燕。及張昺、謝貴謀執燕王,忠亦帥兵趨北平。未至而燕兵起,居庸失守,不得進,退保懷來。燕王度忠必爭居庸,帥精兵八千,卷甲倍道趨懷來。時北平將士在忠部下者,忠告以「家屬並為燕屠滅,盍努力復仇報國恩」。燕王偵知之,急令其家人張故旗幟為前鋒,呼父兄子弟相問勞。將士鹹喜曰:「我家固亡恙,宋總兵欺我。」遂無鬥誌。忠倉卒布陣,未成列。燕王一麾渡河,鼓噪進。忠敗,死之。

忠之守懷來也,都指揮余瑱、彭聚、孫泰與俱。及戰,瑱被執,不屈死。泰中流矢,血被甲,裹創力鬥,與聚俱沒於陣。當是時,諸將校為燕所俘者百余人,皆不肯降,以死。惜姓名多不傳。

馬宣,亦不知何許人。官都指揮使。宋忠之趨居庸,宣亦自薊州帥師赴北平。聞變,走還。燕王既克懷來,旋師欲南下。張玉進曰:「薊州外接大寧,多騎士,不取恐為後患。」會宣發兵將攻北平,與燕兵戰公樂驛,敗歸,與鎮撫曾濬城守。玉等往攻之,宣出戰被擒,罵不絕口,與濬俱死。

燕兵之襲大寧也,守將都指揮卜萬與都督劉真、陳亨帥兵扼松亭關。亨欲降燕,畏萬,不敢發。燕行反間,貽萬書,盛稱萬;極詆亨。厚賞所獲大寧卒,緘書衣中,俾密與萬。故使同獲卒見之,亦縱去而不與賞。不得賞者發其事。真、亨搜卒衣,得書。遂執萬下獄死,籍其家。萬忠勇而死於間,論者惜之。及大寧陷,指揮使朱鑒力戰,不屈死。

寧府左長史石撰者,平定人。以學行稱。燕王舉兵,撰輒為守禦計,每以臣節諷寧王,王亦心敬之。及城陷,憤詈不屈,支解死。

瞿能,合肥人。父通,洪武中,累官都督僉事。能嗣官,以四川都指揮使從藍玉出大渡河擊西番,有功。又以副總兵討建昌叛酋月魯帖木兒,破之雙狼寨。燕師起,從李景隆北征。攻北平,與其子帥精騎千余攻彰義門,垂克。景隆忌之,令候大軍同進。於是燕人夜汲水沃城。方大寒,冰凝不可登,景隆卒致大敗。已,又從景隆進駐白溝河,與燕師戰。能父子奮擊,所向披靡。日暝,各收軍。明日復戰,燕王幾為所及。王急佯招後軍以疑之,得脫去。薄暮,能復引眾搏戰,大呼「滅燕」,斬馘數百。諸將俞通淵、滕聚復帥眾來會。會旋風起,王突入馳擊。能父子死於陣。通淵、聚俱死。精兵萬余並沒。南軍由是不振。

時與北兵戰死者,有都指揮莊得、楚智、皂旗張等。

得,故隸宋忠。懷來之敗,一軍獨全。後從盛庸戰夾河,斬燕將譚淵。已而燕王以驍騎乘暮掩擊,得力戰,死。

智,嘗從馮勝、藍玉出塞有功。建文初,守北平。尋召還。及討燕,帥兵從景隆。戰輒奮勇,北人望旗幟股栗。至是,馬陷被執,死。

皂旗張,逸其名。或曰張能力挽千斤,每戰輒麾皂旗先驅,軍中呼「皂旗張」。死時猶執旗不仆。

又王指揮者,臨淮人。常騎小馬,軍中呼「小馬王」。戰白溝河被重創,脫胄付其仆曰:「吾為國捐軀,以此報家人。」立馬植戈而死。二人死尤異雲。

又中牟楊本,初為太學生,通禽遁術,應募授錦衣鎮撫。從景隆討燕有功,景隆忌之,不以聞。尋劾景隆喪師辱國,遂以孤軍獨出,被擒,系北平獄,後被殺。

張倫,不知何許人。河北諸衛指揮使也,勇悍負氣,喜觀古忠義事。馬宣自薊州起兵攻北平,不克,死。倫發憤,合兩衛官帥所部南奔,結盟報國。從李景隆、盛庸戰,皆有功。燕王即帝位,招倫降。倫笑曰:「張倫將自賣為丁公乎!」死之。京師陷,武臣皆降附。從容就義者,倫一人而已。

又陳質者,以參將守大同。進中軍都督同知。助宋忠保懷來。忠敗,退守大同。代王欲舉兵應燕,質持之不得發。及燕兵攻大同不下,蔚州、廣昌附於燕,質復取之。成祖即位,以質劫制代王,剽掠已附,誅死。

顏伯瑋,名瑰,以字行,廬陵人。唐魯國公真卿後。建文元年,以賢良征,授沛縣知縣。李景隆屯德州,沛人終歲免運。伯瑋善規畫,得不困。會設豐、沛軍民指揮司,乃集民兵五千人,築七堡為備禦計。尋調其兵益山東,所存疲弱不任戰。燕兵攻沛,伯瑋遣縣丞胡先間行,至徐州告急。援不至,遂命其弟玨、子有為還家侍父。題詩公署壁上,誓必死。燕兵夜入東門,指揮王顯迎降。伯瑋冠帶升堂,南向拜,自經死。有為不忍去,復還,見父屍,自刎其側。

主簿唐子清、典史黃謙俱被執。燕將欲釋子清。子清曰:「願隨顏公地下。」遂死之。遣謙往徐州招降。謙不從,亦死。

又向樸,慈溪人。力學養親。洪武末,以人才召見,知獻縣。縣無城郭,燕將譚淵至,樸集民兵與戰,被執,懷印死。

鄭恕,仙居人。蕭縣知縣。燕將王聰破蕭,不屈死。二女當配,亦死之。

鄭華,臨海人。由行人貶東平吏目。燕兵至,州長貳盡棄城走。華謂妻蕭曰:「吾義,必死。奈若年少何?」蕭泣曰:「君不負國,妾敢負君?」華曰:「足矣。」帥吏民憑城固守,城破,力戰,不屈死。

王省,字子職,吉水人。洪武五年領鄉舉。至京,詔免會試,命吏部授官。省言親老,乞歸養。尋以文學征。太祖親試,稱旨,當殊擢。自陳「才薄親老」,乞便養。授浮梁教諭。凡三為教官,最後得濟陽。燕兵至,為遊兵所執。從容引譬,詞義慷慨。眾舍之。歸坐明倫堂,伐鼓聚諸生,謂曰:「若等知此堂何名,今日君臣之義何如?」因大哭,諸生亦哭。省以頭觸柱死。女靜,適即墨主簿周岐鳳。聞燕兵至濟陽,知父必死,三遣人往訪,得遺骸歸葬。

姚善,字克一,安陸人。初姓李。洪武中由鄉舉歷祁門縣丞,同知廬州、重慶二府。三十年遷蘇州知府。初,太祖以吳俗奢僭,欲重繩以法,黠者更持短長相攻訐。善為政持大體,不為苛細,訟遂衰息,吳中大治。好折節下士,敬禮隱士王賓、韓奕、俞貞木、錢芹輩。以月朔會學宮,迎芹上座,請質經義。芹曰:「此非今所急也。」善悚然起問。芹乃授以一冊。視之,皆守禦策。

時燕兵已南下,密結鎮、常、嘉、松四郡守,練民兵為備。薦芹於朝,署行軍斷事。善尋至京師。會朝廷以燕王上書貶齊泰、黃子澄於外,善言不當貶,遂復召二人。建文四年詔兼督蘇、松、常、鎮、嘉興五府兵勤王。兵未集,燕王已入京師。時子澄匿善所,約共航海起兵。善謝曰:「公,朝臣,當行收兵圖興復。善守土,與城存亡耳。」子澄去,善為麾下許千戶者縛以獻,不屈,死。年四十三。子節等四人俱戍配。

芹,字繼忠。少好奇節。元末,幹諸將,不遇。洪武初,辟大都督府掾,從中山王出北平至大漠。還解職。家居二十年,甘貧樂道。以善薦起。從李景隆北行,遣入奏事。道病將卒,猶條上兵事。年七十三。

陳彥回,字士淵,莆田人。父立誠,為歸安縣丞,被誣論死。彥回謫戍雲南,家人從者多道死。比至蜀,唯彥回與祖母郭在。會赦,又弗原,監送者憐而縱之。貧不能歸,依鄉人知縣黃積良,冒黃姓。久之,以閬中教諭嚴德政薦,授保寧訓導。考滿至京,召見以為平江知縣。逾年,太祖崩,彥回入臨。又以給事中楊維康薦,擢徵州知府。建文元年,以循良受上賞。祖母郭卒,當去,百姓走京師乞留。彥回衰糸至赴闕自陳,乞復姓。當彥回之戍雲南也,其弟彥亦戍遼東。至是,詔除彥籍。連乞終喪,不許。葬郭徽城北十里北山之陽。時走墓下,哭甚哀。人目之曰「太守山」。嘗對百姓泣曰:「吾罪人也,向亡命冒他姓。以祖母存,恐陳首獲罪,隱忍二十年。今祖母沒,宜自請死。上特宥我,終當死報國耳。」燕兵逼京師,彥回糾義勇赴援。已而被擒,械至京,死之。

張彥方,龍泉人。初為給事中,以便養乞改樂平知縣。應詔勤王,帥所部抵湖口。被執,械至樂平斬之。梟其首譙樓。當署月,一蠅不集,經旬面如生。邑人竊葬之清白堂後。

同時以勤王死者,有松江同知,死尤烈雲。同知姓名不可考,或曰周繼瑜也。勤王詔下,榜募義勇入援。極言大義,感動人心。並斥「靖難」兵乖恩悖道。械至京,磔於市。

贊曰:燕師之南向也,連敗二大將,其鋒蓋不可當。鐵鉉以書生竭力抗禦於齊、魯之間,屢挫燕眾。設與耿、李易地而處,天下事固未可知矣。張昺、謝貴、葛誠圖燕於肘腋,而事不就。宋忠、馬宣東西繼敗,瞿能諸將垂勝戰亡,燕兵卒得長驅南下。而姚善、陳彥回之屬,欲以郡邑之甲奮拒於大勢已去之後,此黃鉞所謂「兵至江南,禦之無及」者也。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