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列傳第五十二 鄒緝 弋謙 黃澤 范濟 聊讓 左鼎 曹凱 劉煒 單宇 張昭 高瑤 明史
卷一百六十五
列傳第五十三 陶成 陳敏 丁瑄 王得仁 葉禎 伍驥 毛吉 林錦 郭緒 姜昂
列傳第五十四 韓觀 山雲 蕭授 方瑛 李震 王信 彭倫 歐磐 張祐 

○陶成(子魯)陳敏丁瑄王得仁(子一夔)葉禎伍驥毛吉林錦郭緒姜昂(子龍)

陶成,字孔思,郁林人。永樂中,舉於鄉,除交阯鳳山典史。尚書黃福知其賢,命署諒江府教授,交人化之。秩滿,遷山東按察司檢校,用薦擢大理評事。

正統中,以劉中敷薦,超擢浙江僉事。成有智略,遇事敢任。倭犯桃渚,成密布釘板海沙中。倭至,艤舟躍上,釘洞足背。倭畏之,遠去。秩滿,進副使。

處州賊葉宗留、陳鑒胡、陶得二等寇蘭溪,成擊斬數百人。進屯武義,立木城以守。誘賊黨為內應,前後斬首數百,生擒百余人。又自抵賊巢,諭降者三千余人。賊勢漸衰,惟得二尚在。久之,勢復熾,擁眾來犯。先遣其黨十余輩偽為鄉民避賊者,以敝缊裹薪,闌入城。及成出戰,賊持薪縱火,焚木城。官軍驚潰,成與都指揮僉事崔源戰死。時景泰元年五月也。事聞,贈成左參政,錄其子魯為八品官。

魯,字自強,蔭授新會丞。當是時,廣西瑤流劫高、廉、惠、肇諸府,破城殺吏無虛月。香山、順德間,土寇蜂起,新會無賴子群聚應之。魯召父老語曰:「賊氣吞吾城,不早備且陷,若輩能率子弟捍禦乎?」皆曰「諾」。乃築堡寨,繕甲兵,練技勇,以孤城捍賊沖。建郭掘濠,布鐵蒺藜刺竹於外,城守大固。賊來犯,輒擊破之。天順七年,秩滿,巡撫葉盛上其績,就遷知縣。尋以破賊功,進廣州同知,仍知縣事。

成化二年從總督韓雍征大藤峽。雍在軍嚴重,獨於魯未嘗不虛己。用其策,輒有功。雍請擢魯為僉事,專治新會、陽江、陽春、瀧水、新興諸縣兵。其冬會參將王瑛破劇賊廖婆保等於欽、化二州,大獲,璽書嘉勞。明年,賊首黃公漢等猖獗,偕參將夏鑒等連破之思恩、潯州。未幾,賊陷石康,執知縣羅紳。復偕鑒追擊至六菊山,敗之。兩廣自韓雍去,罷總督不設,帥臣觀望相推諉,寇盜滋蔓。魯奏請重臣仍開府梧州,遂為永制。秩滿,課最,進副使。兵部尚書余子俊奏其撫輯勞,賚銀幣。

魯治兵久。賊剽兩粵,大者會剿,小者專征,所向奏捷。賊讎之次骨,劫其郁林故居,焚誥命,發先塋,戕其族黨。魯聞大慟。詔徙籍廣東,補給封誥,慰勞有加,益奮誌討賊。

二十年,以征荔浦瑤功,增俸一級。又九載,課最,進湖廣按察使,治兵兩廣如故。郁林、陸川賊黃公定、胡公明等為亂,與參將歐磐分五路進討,大破之,毀賊巢一百三十。

弘治四年,總督秦纮遣平德慶瑤,進湖廣右布政使。魯言身居兩廣,而官以湖廣為名,於事體非便,乃改湖廣左布政使兼廣東按察副使,領嶺西道事。人稱之為「三廣公」。

十一年,總督鄧廷瓚請官其子,俾統魯所募健卒備征討。乃授其子荊民錦衣百戶。是年,魯卒。荊民復陳父功,遂進副千戶,世襲。

魯善撫士,多智計,謀定後戰。鑿池公署後,為亭其中,不置橋。夜則召部下計事。以版度一人,語畢,令退。如是凡數人,乃擇其長而參伍用之,故常得勝算而機不泄。羽書狎至,戎裝宿戒,聲色不動。審賊可乘,潛師出城,中夜合圍,曉輒奏凱。賊善偵,終不能得要領。歷官四十五年,始終不離兵事。大小數十戰,凡斬馘二萬一千四百有奇,奪還被掠及撫安復業者十三萬七千有奇,兩廣人倚之如長城。然魯將兵不專尚武,嘗言:「治寇賊,化之為先,不得已始殺之耳。」每平賊,率置縣建學以興教化。

魯初為丞,年才弱冠,知縣王重勉之學。重故老儒,魯遂請執弟子禮。每晨,授經史講解而後視事。後重卒官,魯執喪如父禮,且資其二子。又敬事名儒陳獻章,獻章亦重之。宋陸秀夫、張世傑盡節崖山,未有廟祀,特為建祠,請祠額,賜名大忠。嘉靖初,魯歿三十載矣,新會人思其德,頌於朝,賜祠祀之。

陳敏,陜西華亭人。宣德時,為四川茂州知州。遭喪去官,所部諸長官司及番民百八十人詣闕奏言:「州僻處邊僥萬山中,與松藩、疊溪諸番鄰,歲被其患。自敏蒞州,撫馭有方,民得安業。今以憂去職,軍民失所依。乞矜念遠方,還此良牧。」帝立報可。

正統中,九載滿,軍民復請留。進成都府同知,視茂州事。都司徐甫言,敏及指揮孫敬在職公勤,群番信服。章下都御史王翺等核實,進敏右參議,仍視州事。以監司秩蒞州,前此未有也。

黑虎寨番掠近境,為官軍所獲。敏從其俗,與誓而遣之。既復出掠,為巡按御史陳員韜所劾。詔貰之。提督都御史寇深器其才,言敏往來撫恤番人,贊理軍政,乞別除知州,俾敏專戎務。吏部以敏蒞茂久,別除恐未悉番情,猝難馴服,宜增設同知一人佐之。報可。敏既以參議治州,其體儷監司。遂劾按察使陳泰無故杖死番人。泰亦訐敏,帝不問。而泰下獄論罪。

景泰改元,參議滿九載,進右參政,視州事如前。蒞州二十余年,威信大行,番民胥悅。秩漸高,諸監司郡守反位其下,同事多忌之者。為按察使張淑所劾,罷去。

丁瑄,不知何許人。正統間為御史。初,福建多礦盜,命御史柳華捕之。華令村聚皆置望樓,編民為甲,擇其豪為長,得自置兵仗,督民巡僥。沙縣佃人鄧茂七素無賴,既為甲長,益以氣役屬鄉民。其俗佃人輸租外,例饋田主。茂七倡其黨令毋饋,而田主自往受粟。田主訴於縣,縣逮茂七,不赴。下巡檢追攝,茂七殺弓兵數人。上官聞,遣軍三百捕之。被殺傷幾盡,巡檢及知縣並遇害。茂七遂大剽略,偽稱「鏟平王」,設官屬,黨數萬人,陷二十余縣。都指揮範真、指揮彭璽等先後被殺。時福建參政交阯人宋新,賄王振得遷左布政使,侵漁貪惡,民不能堪,益相率從亂。東南騷動。

十三年四月,茂七圍延平。刷卷御史張海登城撫諭。賊訴乞貰死,免三年徭役,即解散為良民。海以聞。命瑄往招討,以都督劉聚、僉都御史張楷大軍繼其後。瑄既至,先令人賫敕往撫。茂七不肯降,瑄馳赴沙縣圖之。賊首林宗政等萬余人攻後坪,欲立寨。瑄令通判倪冕等率眾先據要害,而身與都指揮雍埜等邀其歸路,斬賊二百余級,獲其渠陳阿巖。

明年二月,瑄誘賊復攻延平,督眾軍分道沖擊。賊大敗,遁走,指揮劉福追之,遂斬茂七,招脅從復業。未幾,復擒其黨林子得等。尤溪賊首鄭永祖率四千人攻延平。瑄偕埜等邀擊,擒之,斬首五百有奇,余黨潰散。

楷之監大軍討賊也,至建寧頓不進,日置酒賦詩為樂。聞瑄破賊,則馳至延平攘其功。瑄被脅依違具奏。福不能平,訴之。詔責瑄具狀。楷等皆獲罪。瑄有功不問,功亦竟不錄。茂七雖死,其從子伯孫等復熾。朝廷更遣陳懋等以大軍討,瑄乃還朝。景泰初,出為廣東副使,卒。

當是時,浙、閩盜所在剽掠為民患。將帥率玩寇,而文吏勵民兵拒賊,往往多斬獲。閩則有張瑛、王得仁之屬。浙江則金華知府石瑁擒遂昌賊蘇才於蘭溪。處州知府張佑擊敗賊眾,擒斬千余人。於是帝降敕,數詰讓諸將帥。都指揮鄧安等因歸咎於前御史柳華。時王振方欲殺朝士威眾,命逮華。華已出為山東副使,聞命,仰藥死。詔籍其家,男戍邊,婦女沒入浣衣局。而御史汪澄、柴文顯亦以是得罪。

初,澄按福建,以茂七亂,檄浙江、江西會討。尋以賊方議降,止兵毋進。既知賊無降意,復趣進兵,而賊已不可制。浙江巡按御史黃英恐得罪,具白澄止兵狀,兵部因劾澄失機。福建三司亦言,賊初起,按臣柴文顯匿不奏,釀成今患。遂俱下吏。獄成,詔磔文顯,籍其家。澄棄市。而宋新及按察使方冊等十人俱坐斬。遇赦,謫驛丞。天順初,復官。

論者謂華所建置未為過,澄、文顯罪不至死。武將不能滅賊,反罪文吏。華、文顯至與叛逆同科,失刑實由王振雲。華,吳縣人。文顯,浙江建德人。澄仁和人。

王得仁,名仁,以字行,新建人。本謝姓,父避仇外家,因冒王氏。得仁五歲喪母,哀號如成人。初為衛吏,以才薦授汀州府經歷。廉能勤敏,上下愛之。秩滿當遷,軍民數千人乞留,詔增秩再任。居三年,推官缺,英宗從軍民請,就令遷擢。數辯冤獄,卻饋遺,抑鎮守內臣苛索,政績益著。

沙縣賊陳政景,故鄧茂七黨也。糾清流賊藍得隆等攻城。得仁與守將及知府劉能擊敗之,擒政景等八十四人,余賊驚潰。諸將議窮搜,得仁恐濫及百姓,下令招撫,辨釋難民三百人。都指揮馬雄得通賊者姓名,將按籍行戮,得仁力請焚其籍。賊復寇寧化,率兵往援,斬首甚眾。民多自拔歸,賊勢益衰。

賊退屯將樂,得仁將追滅之,俄遘疾。眾欲輿歸就醫,得仁不可,曰:「吾一動,賊必長驅。」乃起坐帳中,諭將吏戮力平賊,遂卒。時正統十四年夏也。軍民哀慟。喪還,哭奠者道路相屬,多繪像祀之。天順末,吏民乞建祠。有司為請,詔如廣東楊信民故事,春秋致祭。

子一夔,天順四年舉進士第一。授修撰,進左諭德。成化七年,彗星見。應詔陳五事:請正宮闈,親大臣,開言路,慎刑獄,戒妄費。語極剴摯,被旨切責。累遷工部尚書。卒,贈太子少保。正德中,謚文莊。

葉禎,字夢吉,高要人。舉於鄉,授潯州府同知。補鳳翔,調慶遠。

兩廣瑤賊蜂起,列郡鹹被害,將吏率縮朒觀望。禎誓不與賊俱生,募健兒日訓練。峒酋韋父強數敗官軍,禎生縶之,其黨忿,悉眾攻城。旗山守將擁兵不救。禎率健兒出戰,賊卻去。旋躡禎,戰相當,禎子公榮殲焉。

頃之,賊圍雞刺諸村,禎率三百人趨赴。道遇賊人頭山下,鏖戰,禎被數槍,手刃賊一人,與從子官慶及三百人皆死。時天順三年正月晦也。嶺南素無雪,是夜大雷電,雪深尺許。賊釋圍去,諸村獲全。事聞,贈朝列大夫、廣西參議,守臣為立廟祀之。

伍驥,字德良,安福人。景泰五年進士。授御史。莊重寡言笑,見義敢為。

天順七年巡按福建。先是,上杭賊起,都指揮僉事丁泉,汶上人,善捍禦。賊屢攻城,皆為所卻。已而賊轉熾。驥聞,立馳入汀州,調援兵四集。驥單騎詣賊壘。賊不意御史猝至,皆擐甲露刃。驥從容立馬,諭以禍福。賊見其至誠,感悟泣下,歸附者千七百余戶。給以牛種,俾復故業。

惟賊首李宗政負固不服,遂與泉深入破之。泉力戰,為賊所害。驥吊死恤傷,激以忠義,復與賊戰。連破十八寨,俘斬八百余人,四境悉平。而驥冒瘴癘成疾,班師至上杭卒。軍民哀之如父母,旦夕臨者數千人,爭出財立祠。成化中以知縣蕭宏請,詔與泉並祀,賜祠名「褒忠」。

毛吉,字宗吉,余姚人。景泰五年進士。除刑部廣東司主事。司轄錦衣衛。衛卒伺百官陰事,以片紙入奏即獲罪,公卿大夫莫不惴恐。公行請屬,狎侮官司,即以罪下刑部者,亦莫敢捶撻。吉獨執法不撓,有犯必重懲之。其長門達怙寵肆虐,百官道遇率避馬,吉獨舉鞭拱手過,達怒甚。吉以疾失朝,下錦衣獄。達大喜,簡健卒,用巨梃搒之。肉潰見骨,不死。

天順五年擢廣東僉事,分巡惠、潮二府。痛仰豪右,民大悅。及期當代,相率籲留之。

程鄉賊楊輝者,故劇賊羅劉寧黨也。已撫復叛,與其黨曾玉、謝瑩分據寶龍、石坑諸洞,攻陷江西安遠,剽閩、廣間。已,欲攻程鄉。吉先其未至,募壯士合官軍得七百人。抵賊巢。先破石坑,斬玉;次擊瑩,馘之。復生擒輝。諸洞悉破,凡俘斬千四百人。捷聞,憲宗進吉副使,璽書嘉勞。移巡高、雷、廉三府。時民遭賊躪,數百里無人煙,諸將悉閉城自守,或以賊告,反被撻。有自賊中逸歸者,輒誣以通賊,撲殺之。吉不勝憤,以平賊為己任。按部雷州。海康知縣王騏,雲南太和人也,日以義激其民,賊至輒奮擊。吉壯其勇節,獎勵之。適報賊掠鄉聚,吉與騏各率所部擊敗之。薦騏,遷雷州通判。未聞命,戰死。贈同知,蔭其子為國子生。

成化元年二月,新會告急。吉率指揮閻華、掌縣事同知陶魯,合軍萬人,至大磴破賊,乘勝追至雲岫山,去賊營十餘里。時已乙夜,召諸將分三哨,黎明進兵。會陰晦,眾失期。及進戰,賊棄營走上山。吉命潘百戶者據其營,眾競取財物。賊馳下,殺百戶。華亦馬躓,為賊所殺。諸軍遂潰。吉勒馬大呼止軍。吏勸吉避,吉曰:「眾多殺傷,我獨生可乎?」言未已,賊持槍趨吉。古且罵且戰,手劍一人,斷其臂。力絀,遂被害。是日,雷雨大作,山谷皆震動。又八日,始得屍,貌如生。事聞,贈按察使,錄其子科入國子監。尋登進士,終雲南副使。

方吉出軍時,賫千金犒,委驛丞余文司出入,已用十之三。吉既死,文憫其家貧,以所余金授吉仆,使持歸治喪。是夜,仆婦忽坐中堂作吉語,顧左右曰:「請夏憲長來。」舉家大驚,走告按察使夏塤。塤至。起揖曰:「吉受國恩,不幸死於賊。今余文以所遺官銀付吉家,雖無文簿可考,吉負垢地下矣。願亟還官,毋汙我。」言畢,仆地,頃之始蘇。於是歸金於官。吉死時年四十,後賜謚忠襄。

林錦,字彥章,連江人。景泰初,由鄉貢授合浦訓導。瑤寇充斥,內外無備。錦條具方略,悉中機宜。巡撫葉盛異之,檄署靈山縣事。城毀於賊,錦因形便,為柵以守,廣設戰具,賊不敢逼。滿秩去官,民曰:「公去,賊復至,誰禦者?」悉逃入山。盛以狀聞,詔即以錦為知縣。馳驛之官,民復來歸。

適歲饑,諸瑤益剽掠無虛日。錦單騎詣壘,曉以禍福。瑤感悟,附縣二十五部鹹聽命。其不服者則討之。天順六年破賊羅禾水,再破之黃姜嶺,又大破之新莊。先後斬獲千余級,還所掠人口,賊悉平,乃去柵,築土城。

盛及監司屢薦其才。成化改元,會廉州為賊所陷,乃以錦為試知府。歲復大饑,賊四出劫掠。錦諭散千余人,誅梗化者,而綏輯其流移。境內悉平。

四年,上官交薦,請改授憲職,令專備欽、廉群盜。乃以為按察使僉事,益勤於政。十年賜敕旌異。久之,進副使。錦以所部屢有盜警,思為經久計,乃設團河營於西,設新寮營於南,而別設洪崖營以杜諸寇出沒路。易靈山土城,更築高墉,亙五百丈,卒為巖邑。十四年,兵部上其撫輯功,被賚。

錦在兵間,以教化為務。靈山尚鬼,則禁淫祠,修學校,勸農桑。其治廉、欽,皆飭學宮,振起文教。為人誠實,洞見肺腑,瑤蠻莫不愛信。其行軍,與士卒同甘苦,有功輒推以與人,以故士多效死,所在祠祀。

郭緒,字繼業,太康人。成化十七年進士。使楚府,卻其饋。授戶部主事,督餉二十萬於陜西給軍。主者以羨告,悉還之。歷遷雲南參議。

初,孟密宣撫司之設也,實割木邦宣慰司地。既而孟密思揲復於界外侵木邦地二十七所。屬諭之還。不聽。乃調孟養宣撫思祿兵脅之。思揲始還所侵地,然多殺孟養兵。思祿仇之,發兵越金沙江奪木邦故割孟密地十有三所。兩酋構怨不已。

巡撫陳金承詔,遣緒與副使曹玉往諭之。旬余抵金齒。參將盧和先統軍距所據地二程而舍,遣官馳驛往諭,皆留不報。和懼,還軍至幹崖遇緒,語故,戒勿進。緒不可。玉以疾辭。緒遂單騎從數人行,旬日至南甸,峻險不可騎,乃斬棘徒步引繩以登。又旬日至一大澤。土官以象輿來,緒乘之往。行毒霧中,泥沙踸踔。又旬日至孟賴,去金沙江僅二舍。手自為檄,使持過江,諭以朝廷招徠意。蠻人相顧驚曰:「中國使竟至此乎?」發兵率象馬數萬夜渡江,持長槊勁弩,環之數重。從行者懼,請勿進。緒拔刀叱曰:「明日必渡江,敢阻者斬!」思祿既得檄,見譬曉禍福甚備,又聞至者才數人,乃遣酋長來聽令,且致饋。緒卻之,出敕諭宣示。思祿亦繼至。緒先敘其勞,次白其冤狀,然後責其叛。諸酋聞,鹹俯伏呼萬歲,請歸侵地。緒詰前所留使人,乃盡出而歸之。和及玉聞報馳至,則已歸地納款矣。時弘治十四年五月也。

越三年,擢緒四川督儲參政。武宗即位,始以雲南功,加俸一級。明年致仕歸。

姜昂,字恒頫,太倉人。成化八年進士。除棗強知縣。授御史。偕同官劾方士李孜省,杖午門外。以母老乞改南,尋出為河南知府。吏白事畢,退闔門讀書,鞭箠懸不用。藩府人有犯,立決遣之。改知寧波,擢福建參政。請終養歸,服闋而卒。

昂在官,日市少肉供母,而自食菜茹。子弟學書,不聽用官紙筆,家居室不蔽風雨。

子龍,字夢賓,正德三年進士。歷禮部郎中。武宗南巡,率同官諫。罰跪五日,杖幾死。出為建寧同知,尋遷雲南副使,備兵瀾滄、姚安。滇故盜藪,龍讓土酋曰:「爾世官,縱盜寧非賄乎?」酋懼,撫諭群盜,悉聽命。巨盜方定者,既降而貧,為妻妾所詬,卒不忍負龍,竟仰藥死。南安大盜千人,御史欲征兵,龍檄三日散盡。四川鹽井剌馬仁、雲南曬江和歌仲讎殺數十年,龍撫諭,遂解。大候州土官猛國恃險肆暴,龍擒之。在滇四年,番、漢大治。鄧川州立三正人祠,祀袁州郭紳、莆田林俊及龍。

贊曰:陶成、陳敏諸人,以監司守令著征剿功,而成及毛吉、葉禎身死王事,勞烈顯著,亦可以愧戎帥之畏懦戚蹜者矣。林錦威能臨制,材足綏懷,邊疆皆得斯人,何憂不治?郭緒單騎入險,諭服兩酋,令當洪、永間亦何至尚淹常調哉。平世秉國者,多抑邊功,謂恐生事。然大帥倚內援,敘祿又多逾等,適足以長武夫玩寇之心,而無以獎勞臣致死之節。國家以賞罰馭世,曷可不公乎!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