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本紀第二十 神宗一 明史
卷二十一
本紀第二十一 神宗二 光宗
本紀第二十二 熹宗 

神宗编辑

  二十五年春正月丙辰,朝鮮使來請援。二月丙寅,复議征倭。丙子,前都督同知麻貴為備倭總兵官,統南北諸軍。三月乙巳,山東右參政楊鎬為僉都御史,經略朝鮮軍務。己未,兵部侍郎邢玠為尚書,總督薊、遼、保定軍務,經略禦倭。夏六月戊寅,皇極、中極、建極三殿災。癸未,罷修國史。秋七月癸巳,誡諭群臣。丁酉,詔赦天下。是月,楊應龍叛,掠合江、綦江。八月丁丑,倭破朝鮮閒山,遂薄南原,副總兵楊元棄城走,倭逼王京。甲申,京師地震。九月壬辰,逮前兵部尚書石星下獄,論死。冬十月甲戌,安南黎惟潭篡立,款關請罪,詔授安南都統使。是年,琉球入貢。

  二十六年春正月,官軍攻倭於蔚山,不克,楊鎬、麻貴奔王京。三月癸卯,賜趙秉忠等進士及第、出身有差。壬子,群臣詣文華門疏請皇長子冠婚,不允。夏四月丁卯,遼東總兵官李如松出塞,遇伏戰死。壬申,京師旱,敕修省。六月丁巳,楊鎬罷。戊午,中官李敬採珠廣東。丙寅,張位罷。丙子,巡撫天津僉都御史萬世德經略朝鮮。秋七月丙戌,中官魯保鬻兩淮餘鹽。八月丁丑,京師地震。九月壬辰,免浙江被災田租。冬十月乙卯,總兵官劉綎、麻貴分道擊倭,敗之。董一元攻倭新砦,敗績。十一月戊戌,倭棄蔚山遁,官軍分道進擊。十二月,總兵官陳璘破倭於乙山,朝鮮平。是年,烏斯藏入貢。

  二十七年春二月壬子,分遣中官領浙江、福建、廣東市舶司。是月,貴州巡撫江東之遣兵討楊應龍,敗績。三月己亥,前兵部侍郎李化龍總督川、湖、貴州軍務究。討楊應龍。夏四月甲戌,御午門,受倭俘。是月,臨清民變,焚稅使馬堂暑,殺其參隨三十四人。閏月丙戌,以倭平,詔天下,除東征加派田賦。己丑,久旱,敕修省。丙申,以諸皇子婚,詔取太倉銀二千四百萬兩。戶部告匱,命嚴核天下積儲。六月己亥,楊應龍陷綦江,參將房嘉寵、游擊張良賢戰死。秋八月甲午,陝西狄道縣山崩。九月,土蠻犯錦州。

  冬十月壬午,振京城饑民。丙戌,以播州用兵,加四川、湖廣田賦。戊子,貴州宣慰使安疆臣有罪驗證。詔討賊自贖。十一月己酉,免河南被災田租。癸酉,振畿輔及鳳陽等處飢。十二月丁丑,武昌、漢陽民變,擊傷稅使陳奉。戊子,振京師就食流民。是年,琉球入貢。

  二十八年春二月戊寅,京師地震。丙戌,李化龍帥師分八路進討播州。夏六月丁丑,克海龍囤,楊應龍自縊死,播州平。秋七月辛亥,旱,敕修省。八月辛未,慈慶宮成。丙子,罷朝鮮戍兵。九月甲寅,停刑。是秋,炒花犯遼東,副總兵解生等敗沒。冬十月辛未,貴州皮林苗叛,總兵官陳璘討之。丙子,雲南稅監楊榮開採阿瓦、孟密寶井。十二月乙未,御午門,受播州俘。是年,兩畿各省災傷,民飢盜起,內外群臣交章請罷礦稅諸監,皆不聽。大西洋利瑪竇進方物。

  二十九年春正月壬子,以播州平,詔天下,蠲四川、貴州、湖廣、雲南加派田租逋賦,除官民詿誤罪。是月,皮林苗賊平。二月甲戌,振大同、宣府飢。三月乙卯,賜張以誠等進士及第、出身有差。是月,武昌民變,殺稅監陳奉參隨六人,焚巡撫公署。夏四月乙酉,徵陳奉還,以守備承天中官杜茂代之。五月,蘇州民變,殺織造中官孫隆參隨數人。六月,京師自去年六月不雨,至是月乙亥始雨。山東、山西、河南皆大旱。丁亥,法司請熱審,不報。是夏,振畿內飢。秋九月壬寅,河決開封、歸德。丁未,趙志皋卒。癸丑,振貴州飢。戊午,前禮部尚書沈鯉、硃賡並兼東閣大學士,預機務。冬十月己卯,立皇長子常洛為皇太子,封諸子常洵福王,常浩瑞王,常潤惠王,常瀛桂王。詔赦天下。壬辰,加上慈聖皇太后尊號。十二月辛未,詔复朵顏馬市。是年,琉球入貢。

  三十年春正月己未,以四方災異敕修省。二月己卯,不豫,召大學士沈一貫於啟祥宮,命罷礦稅,停織造,釋逮擊,復建言諸臣職。翼日,疾瘳,寢前詔。甲申,重建乾清、坤寧宮。閏月丙申,复河套諸部貢市。戊午,河州黃河竭。三月甲申,騰越民變,殺稅監委官。夏四月辛丑,振順天、永平飢。五月乙亥,法司請熱審,不報。秋七月辛巳,邊餉缺,命嚴催積逋。是月,緬賊陷蠻莫宣撫司,宣撫思正奔騰越,賊追至,有司殺正以謝賊,始解。冬十月戊戌,振江北災。丙辰,停刑。是年,琉球、哈密入貢。

  三十一年春三月戊午,吏部奏天下郡守闕員,不報。是月,播州餘賊吳洪等作亂,有司討平之。夏四月丁亥朔,日有食之。五月丙辰,閣臣請熱審,不報。戊寅,京師地震。鳳陽大雨雹,毀皇陵殿脊。是夏,河決蘇家莊,北浸豐、沛、魚台、單縣。秋九月甲子,江北盜起。冬十月甲申,停刑。丙申,睢州賊楊思敬作亂,有司討擒之。十一月甲子,獲妖書,言帝欲易太子,詔五城大索。十二月丙戌,召見皇太子於啟祥宮,賜手敕慰諭。

  三十二年春二月壬寅,閣臣請補司道郡守及遣巡方御史,不報。三月甲子,乾清宮成。乙丑,賜楊守勤等進士及第、出身有差。夏四月辛巳朔,日有食之。是月,浚泇河工成。五月癸酉,雷火焚長陵明樓。六月丙戌,以陵災,命補闕官卹刑獄。丁酉,昌平大水,壞長、泰、康、昭四陵石梁。秋七月庚戌,京師大雨,壞城垣。辛酉,振被水居民。八月辛丑,群臣伏文華門,疏請修舉實政,降旨切責。丙午,分水河工成。九月戊申,振畿南六府飢。閏月辛丑,武昌宗人蘊鉁等作亂,殺巡撫都御史趙可懷。冬十月甲寅,始敘平播州功。

  是年,琉球、烏斯藏入貢。

  三十三年春正月,重修京師外城。庚辰,銀定、歹成犯鎮番,總兵官達雲擊敗之。夏四月辛亥,蘊鉁等伏誅。五月丙申,鳳陽大風雨,毀陵殿神座。庚子,雷擊圜丘望燈高桿。六月乙巳,以雷警,敕修省。秋八月己巳,停刑。九月甲午,昭和殿災。丙申,京師地震。

  冬十一月辛巳,免淮陽被災田租。十二月壬寅,詔罷天下開礦。以稅務歸有司,歲輸所入之半於內府,半戶、工二部。丙午,免河南被災田租。乙卯,以皇長孫生,詔赦天下。開宗室科舉入仕例。罷採廣東珠池、雲南寶井。

  三十四年春二月庚戌,加上皇太后徽號。辛亥,大學士沈鯉、硃賡請補六部大僚,不報。三月己卯,雲南人殺稅監楊榮,焚其屍。丁酉,真定、順德、廣平、大名災,蠲振有差。夏四月癸亥,浚硃旺口河工成。五月癸酉,河套部犯延綏,官軍擊走之。六月癸卯,緬甸陷木邦。是月,畿內大蝗。秋七月癸未,沈一貫、沈鯉致仕。九月甲午,詔陝西嚴敕邊備。冬十月丙申,停刑。十一月己巳,朵顏入犯,總兵官姜顯謨禦卻之。十二月壬子,南京妖賊劉天緒謀反,事覺伏誅。是年,安南、琉球入貢。蒙古喀爾喀諸部悉歸我大清。

  三十五年春正月辛未,給事中翁憲祥言,撫、按官解任宜候命,不宜聽其自去,不報。二月戊戌,安南賊武德成犯雲南,總兵官沐睿禦卻之。三月辛巳,賜黃士俊等進士及第、出身有差。夏四月戊戌,銀定、歹成犯涼州,副總兵柴國柱擊走之。壬子,順義王撦力克卒。五月戊子,前禮部尚書於慎行及禮部侍郎李廷機、南京吏部侍郎葉向高並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預機務。六月,湖廣及徽、寧、太平、嚴州大水。閏月辛巳,复河套諸部貢市。秋七月庚子,京師久雨。刑部請發熱審疏,不報。八月丙寅,振畿內飢。九月甲午,停刑。冬十月癸酉,山東旱飢,蠲振有差。十一月壬子,於慎行卒。十二月,金沙江蠻阿克叛,陷武定,攻圍雲南,別陷嵩明、祿豐。安南賊犯欽州。是年,琉球入貢。

  三十六年春正月,河南、江北飢。二月戊辰,京師地震。夏六月己卯,南畿大水。秋七月丁酉,京師地震。郴州礦賊起。八月癸亥,治雲南失事諸臣罪,巡撫都御史陳用賓、總兵官沐睿下獄,論死。庚辰,振南畿及嘉興、湖州飢。九月甲午,四川巡撫都御史喬璧星奏擒阿克於東川,賊平。冬十一月壬子,硃賡卒。十二月戊午,再振南畿,免稅糧。是年,琉球入貢。

  三十七年春三月辛卯,拱兔陷大勝堡,游擊於守志戰於小凌河,敗績。己酉,大學士葉向高請發群臣相攻諸疏,公論是非,以肅人心,不報。夏四月,倭寇溫州。秋九月癸卯,左都御史詹沂封印自去。丁未,停刑。是秋,福建、浙江、江西大水。湖廣、四川、河南、陝西、山西旱。畿內、山東、徐州蝗。冬十二月己巳,留畿內、山東諸省稅銀三分之一振饑民。徐州賊殺如皋知縣張籓。是年,日本入琉球,執其國王尚寧。哈密​​入貢。

  三十八年春三月癸巳,賜韓敬等進士及第、出身有差。夏四月丁丑,正陽門樓災。辛卯,以旱災異常,諭群臣各修職業,勿彼此攻訐。辛丑,振畿內、山東、山西、河南、陝西、福建、四川飢。五月,河南賊陳自管等作亂,有司討擒之。冬十月辛丑,停刑。十一月壬寅朔,日有食之。丁卯,以軍乏餉,諭廷臣陳足國長策,不得請發內帑。是年,烏斯藏入貢。

  三十九年春二月庚子,河套部敵犯甘州之紅崖、青湖,官軍禦卻之。夏四月,京師旱。戊子,怡神殿災。丙申,設邊鎮常平倉。五月壬寅,御史徐兆魁疏劾東林講學諸人陰持計典,自是諸臣益相攻擊。廣西、廣東大水。六月,自徐州北至京師大水。是夏,停熱審。冬十月丁卯,戶部尚書趙世卿拜疏自去。甲申,停刑。閣臣請釋輕犯,不報。是年,暹羅入貢。

  四十年春二月癸未,吏部尚書孫丕揚拜疏自去。三月丙午,振京師流民。夏四月丙寅,南京各道御史言:「台省空虛,諸務廢墮,上深居二十餘年,未嚐一接見大臣,天下將有陸沈之憂。」不報。五月甲午朔,日有食之。秋八月,河決徐州。九月庚戌,李廷機拜疏自去。冬十月甲申,停刑。是年,琉球中山王尚寧遣使報歸國。

  四十一年春正月庚申,諭朝鮮練兵防倭。三月癸酉,賜周延儒等進士及第、出身有差。夏五月己巳,諭吏部都察院:「年來議論混淆,朝廷優容不問,遂益妄言排陷,致大臣疑畏,皆欲求去,甚傷國體。自今仍有結黨亂政者,罪不宥。」六月乙未,卜失兔襲封順義王。秋七月甲子,兵部尚書掌都察院事孫瑋拜疏自去。九月壬申,吏部左侍郎方從哲、前吏部左侍郎吳道南並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預機務。庚辰,吏部尚書趙煥拜疏自去。是年,兩畿、山東、江西、河南、廣西、湖廣、遼東大水。烏斯藏入貢。

  四十二年春正月乙丑,總兵官劉綎討建昌叛蠻,平之。二月辛卯,慈聖皇太后崩。己酉,振畿內飢。三月丙子,福王之國。夏四月丙戌,以皇太后遺命赦天下。六月甲午,葬孝定皇后。秋八月甲午,禮部右侍郎孫慎行拜疏自去。癸卯,葉向高致仕。是年,安南、土魯番入貢。

  四十三年春正月乙丑,徐州決河工成。三月丁未朔,日有食之。夏五月己酉,薊州男子張差持梃入慈慶宮,擊傷守門內侍,下獄。丁巳,刑部提牢主事王之寀揭言張差獄情,梃擊之案自是起。己巳,嚴皇城門禁。癸酉,召見廷臣於慈寧宮。御史劉光復下獄。甲戌,張差伏誅。六月戊寅,久旱,敕修省。秋七月己酉,振畿內飢。甲戌,停刑。閏八月庚戌,重建三殿。丁巳,山東大旱,詔留稅銀振之。丁卯,河套諸部犯延綏,官軍御之,敗績,副將孫弘謨被執。冬十月辛酉,京師地震。十一月戊寅,振京師饑民。

  四十四年春三月辛未朔,日有食之。乙酉,賜錢上升等進士及第、出身有差。是春,畿內、山東、河南、淮、徐大饑,蠲振有差。夏四月戊午,河南盜起,諭有司撫剿。六月壬寅,河套諸部犯延綏,總兵官杜文煥禦卻之。丁卯,河決祥符硃家口,浸陳、杞、睢、柘諸州縣。秋七月乙未,河套部長吉能犯高家堡,參將王國興敗沒。是月,陝西旱,江西、廣東水,河南、淮、揚、常、鎮蝗,山東盜賊大起。冬十月丁未,停刑。十一月己巳,隆德殿災。

  四十五年春二月戊午,以去冬無雪,入春不雨,敕修省。三月辛未,鎮撫司缺官,獄囚久系多死,大學士方從哲等以請,不報。乙亥,振江西飢。夏五月丙子,久旱,再諭修省。六月丙申,畿南大饑,有司請振,不報。是月,閣臣法司請熱審,不報。秋七月癸亥朔,日有食之。丁卯,吳道南以憂去。是年,兩畿、河南、山東、山西、陝西、江西、湖廣、福建、廣東災。暹羅、烏斯藏入貢。

  四十六年春二月乙巳,振廣東飢。夏四月甲辰,大清兵克撫順城,千總王命印死之。庚戌,總兵官張承胤帥師援撫順,敗沒。閏月庚申,楊鎬為兵部左侍郎兼右僉都御史,經略遼東。六月壬午,京師地震。是夏,有司請熱審,不報。秋七月丙午,大清兵克清河堡,守將鄒儲賢、張旆死之。八月壬申,海運餉遼東。庚辰,乃蠻等七部款塞。辛巳,停刑。九月壬辰,遼師乏餉,有司請發各省稅銀,不報。辛亥,加天下田賦。乙卯,京師地震。冬十一月甲午,以災異敕修省。十二月丁巳,河套部長猛克什力來降。是年,土魯番、天方、撒馬兒罕、魯迷、哈密、烏斯藏入貢。

  四十七年春二月乙丑,經略楊鎬誓師於遼陽,總兵官李如柏、杜松、劉綎、馬林分道出塞。三月甲早,杜松遇大清兵於吉林崖,戰死。乙酉,馬林兵敗於飛芬山,兵備僉事潘宗顏戰死。庚寅,劉綎兵深入阿布達里岡,戰死。辛丑,賜莊際昌等進士及第、出身有差。夏四月癸酉,盔甲廠災。六月丁卯,大清兵克開原,馬林敗沒。癸酉,大理寺丞熊廷弼為兵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經略遼東。甲戌,廷臣伏文華門,請發章奏及增兵發餉,不報。秋八月乙卯,山東蝗。癸亥,逮楊鎬。九月庚辰,停刑。戊子,百官伏闕,請視朝行政,不報。冬十月丁巳,振京師饑民。十二月,再加天下田賦。辛未,鎮江、寬奠、靉陽新募援兵潰。是年,暹羅入貢。

  四十八年春正月庚子,朝鮮乞援。三月庚寅,復加天下田賦。夏四月癸丑,皇后王氏崩。戊午,帝不豫,召見方從哲於弘德殿。秋七月壬辰,大漸,召英國公張惟賢,大學士方從哲,尚書周嘉謨、李汝華、黃嘉善、張問達、黃克纘,侍郎孫如游於弘德殿,勉諸臣勤職。丙申,崩,年五十有八。遺詔罷一切榷稅並新增織造諸項。九月甲申,上尊諡,廟號神宗,葬定陵。

光宗编辑

  光宗,崇天契道英睿恭純憲文景武淵仁懿孝貞皇帝,諱常洛,神宗長子也。母恭妃王氏。萬曆十年八月生。神宗御殿受賀,告祭郊廟社稷,頒詔天下,上兩宮徽號。未幾,鄭貴妃生子常洵,有寵。儲位久不定,廷臣交章固請,皆不聽。二十九年十月,乃立為皇太子。

  三十一年,獲妖書,言神宗欲易太子,指斥鄭貴妃。神宗怒。捕逮株連者甚眾,最後得皦生光者,磔之。獄乃解。四十一年六月,奸人王曰乾上變,告孔學等為巫蠱,將謀不利於東宮,語連鄭貴妃、福王,事具《葉向高傳》。四十三年夏五月己酉,薊州男子張差持梃入慈慶宮,事复連貴妃內璫。太子請以屬吏。獄具,戮差於市,斃內璫二人於禁中。自是遂有「梃擊」之案。

  四十八年七月,神宗崩。丁酉,太子遵遺詔發帑金百萬犒邊。盡罷天下礦稅,起建言得罪諸臣。己亥,再發帑金百萬充邊賞。八月丙午朔,即皇帝位。大赦天下,以明年為泰昌元年。蠲直省被災租賦。己酉,吏部侍郎史繼偕、南京禮部侍郎沈飀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預機務。遼東大旱。庚申,蘭州黃河清,凡三日。甲子,禮部侍郎何宗彥、劉一燝、韓爌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預機務。乙丑,南京禮部尚書硃國祚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預機務。召葉向高。遣使卹刑。丙寅,帝不豫。戊辰,召對英國公張惟賢、大學士方從哲等十有三人於乾清宮,命皇長子出見。甲戌,大漸,復召從哲等受顧命。是日,鴻臚寺官李可灼進紅丸。九月乙亥朔,崩於乾清宮,在位一月,年三十有九。熹宗即位,從廷臣議,改萬曆四十八年八月後為泰昌元年。冬十月,上尊諡,廟號光宗,葬慶陵。

  贊曰:神宗衝齡踐阼,江陵秉政,綜核名實,國勢幾於富強。繼乃因循牽制,晏處深宮,綱紀廢弛,君臣否隔。於是小人好權趨利者馳騖追逐,與名節之士為仇讎,門戶紛然角立。馴至悊、愍,邪黨滋蔓。在廷正類無深識遠慮以折其機牙,而不勝忿激,交相攻訐。以致人主蓄疑,賢姦雜用,潰敗決裂,不可振救。故論者謂明之亡,實亡於神宗,豈不諒歟。光宗潛德久彰,海內屬望,而嗣服一月,天不假年,措施未展,三案構爭,黨禍益熾,可哀也夫!

  ↑返回頂部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