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列傳第一百七十 儒林一 明史
卷二百八十三
列傳第一百七十一 儒林二
列傳第一百七十二 儒林三 

◎儒林二

○陳獻章(李承箕張詡)婁諒(夏尚樸)賀欽陳茂烈湛若水(蔣信等)鄒守益(子善等)錢德洪(徐愛等)王畿(王艮等)歐陽德(族人瑜)羅洪先(程文德)吳悌(子仁度)何廷仁(劉邦采魏良政等)王時槐許孚遠尤時熙(張後覺等)鄧以贊(張元忄卞)孟化鯉(孟秋)來知德鄧元錫(劉元卿章潢)

陳獻章,字公甫,新會人。舉正統十二年鄉試,再上禮部,不第。從吳與弼講學。居半載歸,讀書窮日夜不輟。築陽春臺,靜坐其中,數年無戶外跡。久之,復遊太學。祭酒邢讓試和楊時《此日不再得》詩一篇,驚曰:「龜山不如也。」揚言於朝,以為真儒復出。由是名震京師。給事中賀欽聽其議論,即日抗疏解官,執弟子禮事獻章。獻章既歸,四方來學者日進。廣東布政使彭韶、總督朱英交薦。召至京,令就試吏部。屢辭疾不赴,疏乞終養,授翰林院檢討以歸。至南安,知府張弼疑其拜官,與與弼不同。對曰:「吳先生以布衣為石亨所薦,故不受職而求觀秘書,冀在開悟主上耳。時宰不悟,先令受職然後觀書,殊戾先生意,遂決去。獻章聽選國子生,何敢偽辭釣虛譽。」自是屢薦,卒不起。

獻章之學,以靜為主。其教學者,但令端坐澄心,於靜中養出端倪。或勸之著述,不答。嘗自言曰:「吾年二十七,始從吳聘君學,於古聖賢之書無所不講,然未知入處。比歸白沙,專求用力之方,亦卒未有得。於是舍繁求約,靜坐久之,然後見吾心之體隱然呈露,日用應酬隨吾所欲,如馬之禦勒也。」其學灑然獨得,論者謂有鳶飛魚躍之樂,而蘭溪姜麟至以為「活孟子」雲。

獻章儀幹修偉,右頰有七黑子。母年二十四守節,獻章事之至孝。母有念,輒心動,即歸。弘治十三年卒,年七十三。萬歷初,從祀孔廟,追謚文恭。

門人李承箕,字世卿,嘉魚人。成化二十二年舉鄉試。往師獻章,獻章日與登涉山水,投壺賦詩,縱論古今事,獨無一語及道。久之,承箕有所悟,辭歸,隱居黃公山,不復仕。與兄進士承芳,皆好學,稱嘉魚二李。卒年五十四。

張詡,字廷實,南海人,亦師事獻章。成化二十年舉進士,授戶部主事。尋丁憂,累薦不起。正德中,召為南京通政司參議,一謁孝陵即告歸。獻章謂其學以自然為宗,以忘己為大,以無欲為至。卒年六十。

婁諒,字克貞,上饒人。少有誌絕學。聞吳與弼在臨川,往從之。一日,與弼治地,召諒往視,雲學者須親細務。諒素豪邁,由此折節。雖掃除之事,必身親之。景泰四年舉於鄉。天順末,選為成都訓導。尋告歸,閉門著書,成《日錄》四十卷、《三禮訂訛》四十卷。謂《周禮》皆天子之禮,為國禮。《儀禮》皆公卿大夫士庶人之禮,為家禮。以《禮記》為二經之傳,分附各篇,如《冠禮》附《冠義》之類。不可附各篇者,各附一經之後。不可附一經者,總附二經之後。其為諸儒附會者,以程子論黜之。著《春秋本意》十二篇,不采三傳事實,言:「是非必待三傳而後明,是《春秋》為棄書矣。」其學以收放心為居敬之門,以何思何慮、勿忘勿助為居敬要旨。然其時胡居仁頗譏其近陸子,後羅欽順亦謂其似禪學雲。

子忱,字誠善,傳父學。女為寧王宸濠妃,有賢聲,嘗勸王毋反。王不聽,卒反。諒子姓皆捕系,遺文遂散軼矣。

門人夏尚樸,字敦夫,廣信永豐人。正德初,會試赴京。見劉瑾亂政,慨然嘆曰:「時事如此,尚可幹進乎?」不試而歸。六年成進士,授南京禮部主事。歲饑,條上救荒數事。再遷惠州知府,投劾歸。嘉靖初,起山東提學副使。擢南京太仆少卿,與魏校、湛若水輩日相講習。言官劾大學士桂萼,語連尚樸。吏部尚書方獻夫白其無私,尋引疾歸。早年師諒,傳主敬之學,常言「才提起,便是天理。才放下,便是人欲」。魏校亟稱之。所著有《中庸語》《東巖文集》。王守仁少時,亦嘗受業於諒。

賀欽,字克恭,義州衛人。少好學,讀《近思錄》有悟。成化二年以進士授戶科給事中。已而師事陳獻章。既歸,肖其像事之。

弘治改元,用閣臣薦,起為陜西參議。檄未至而母死,乃上疏懇辭,且陳四事。一,謂今日要務莫先經筵,當博訪真儒,以資啟沃。二,薦檢討陳獻章學術醇正,稱為大賢,宜以非常之禮起之,或俾參大政,或任經筵,以養君德。三,內官職掌,載在《祖訓》,不過備灑掃、司啟閉而已。近如王振、曹吉祥、汪直等,或參預機宜,幹政令,招權納寵,邀功啟釁。或引左道,進淫巧,以蕩上心。誤國殃民,莫此為甚。宜慎飭將來,內不使干預政事,外不使鎮守地方掌握兵權。四,興禮樂以化天下。「陛下紹基之初,舉行朱子喪葬之禮,而頹敗之俗因仍不改,乞申明正禮,革去教坊俗樂,以廣治化。」疏凡數萬言。奏入,報聞。正德四年,劉瑾括遼東田,東人震恐,而義州守又貪橫,民變,聚眾劫掠。顧相戒曰:「毋驚賀黃門。」欽聞之,急諭禍福,以身任之,亂遂定。欽學不務博涉,專讀《四書》、《六經》、《小學》,期於反身實踐。謂為學不必求之高遠,在主敬以收放心而已。卒年七十四。子士諮,鄉貢士,嘗陳十二事論王政,不報。終身不仕。

陳茂烈,字時周,莆田人。年十八,作《省克錄》,謂顏之克己,曾之日省,學之法也。弘治八年舉進士。奉使廣東,受業陳獻章之門,獻章語以主靜之學。退而與張詡論難,作《靜思錄》。尋授吉安府推官,考績過淮,寒無絮衣,凍幾殆。入為監察御史,袍服樸陋,乘一疲馬,人望而敬之。以母老終養。供母之外,不辦一帷。治畦汲水,身自操作。太守聞其勞,進二卒助之,三日遣之還。吏部以其貧,祿以晉江教諭,不受。又奏給月米,上書言:「臣素貧,食本儉薄,故臣母自安於臣之家,而臣亦得以自逭其貧,非有及人之廉,盡己之孝也。古人行傭負米,皆以為親,臣之貧尚未至是。而臣母鞠臣艱苦,今年八十有六,來日無多。臣欲自盡心力,尚恐不及,上煩官帑,心竊未安。」奏上不允。母卒,茂烈亦卒。

茂烈為諸生時,韓文問莆田人物於林俊,曰:「從吾。」謂彭時也。又問,曰:「時周。」且曰:「與時周語,沈屙頓去。」其為所重如此。

湛若水,字元明,增城人。弘治五年舉於鄉,從陳獻章遊,不樂仕進。母命之出,乃入南京國子監。十八年會試,學士張元禎、楊廷和為考官,撫其卷曰:「非白沙之徒不能為此。」置第二。賜進士,選庶吉士,授翰林院編修。時王守仁在吏部講學,若水與相應和。尋丁母憂,廬墓三年。築西樵講舍,士子來學者,先令習禮,然後聽講。嘉靖初,入朝,上經筵講學疏,謂聖學以求仁為要。已復上疏言:「陛下初政,漸不克終。左右近侍爭以聲色異教蠱惑上心。大臣林俊、孫交等不得守法,多自引去,可為寒心。亟請親賢遠奸,窮理講學,以隆太平之業。」又疏言日講不宜停止,報聞。明年進侍讀,復疏言:「一二年間,天變地震,山崩川湧,人饑相食,殆無虛月。夫聖人不以屯否之時而後視賢之訓,明醫不以深錮之疾而廢元氣之劑,宜博求修明先王之道者,日侍文華,以裨聖學。」已,遷南京國子監祭酒,作《心性圖說》以教士。拜禮部侍郎。仿《大學衍義補》,作《格物通》,上於朝。歷南京吏、禮、兵三部尚書。南京欲尚侈靡,為定喪葬之制頒行之。老,請致仕。年九十五卒。

若水生平所至,必建書院以祀獻章。年九十,猶為南京之遊。過江西,安福鄒守益,守仁弟子也,戒其同誌曰:「甘泉先生來,吾輩當憲老而不乞言,慎毋輕有所論辨。」若水初與守仁同講學,後各立宗旨,守仁以致良知為宗,若水以隨處體驗天理為宗。守仁言若水之學為求之於外,若水亦謂守仁格物之說不可信者四。又曰:「陽明與吾言心不同。陽明所謂心,指方寸而言。吾之所謂心者,體萬物而不遺者也,故以吾之說為外。」一時學者遂分王、湛之學。

湛氏門人最著者,永豐呂懷、德安何遷、婺源洪垣、歸安唐樞。懷之言變化氣質,遷之言知止,樞之言求真心,大約出入王、湛兩家之間,而別為一義。垣則主於調停兩家,而互救其失。皆不盡守師說也。懷,字汝德,南京太仆少卿。遷,字益之,南京刑部侍郎。垣,字峻之,溫州府知府。樞,刑部主事,疏論李福達事,罷歸,自有傳。

蔣信,字卿實,常德人。年十四,居喪毀瘠。與同郡冀元亨善,王守仁謫龍場,過其地,偕元亨事焉。嘉靖初,貢入京師,復師湛若水。若水為南祭酒,門下士多分教。至十一年,舉進士,累官四川水利僉事。卻播州土官賄,置妖道士於法。遷貴州提學副使。建書院二,廩群髦士其中。龍場故有守仁祠,為置祠田。坐擅離職守,除名。信初從守仁遊時,未以良知教。後從若水遊最久,學得之湛氏為多。信踐履篤實,不事虛談。湖南學者宗其教,稱之曰正學先生。卒年七十九。時宜興周沖,字道通,亦遊王、湛之門。由舉人授高安訓導,至唐府紀善。嘗曰:「湛之體認天理,即王之致良知也。」與信集師說為《新泉問辨錄》。兩家門人各相非笑,沖為疏通其旨焉。

鄒守益,字謙之,安福人。父賢,字恢才,弘治九年進士。授南京大理評事,數有條奏,歷官福建僉事,擒殺武平賊渠黃友勝。居家以孝友稱。

守益舉正德六年會試第一,出王守仁門。以廷對第三人授翰林院編修。逾年告歸,謁守仁,講學於贛州。宸濠反,與守仁軍事。世宗即位,始赴官。嘉靖三年二月,帝欲去興獻帝本生之稱。守益疏諫,忤旨,被責。逾月,復上疏曰:

陛下欲隆本生之恩,屢下群臣會議,群臣據禮正言,致蒙詰讓,道路相傳,有孝長子之稱。昔曾元以父寢疾,憚於易簀,蓋愛之至也。而曾子責之曰:「姑息」。魯公受天子禮樂,以祀周公,蓋尊之至也。而孔子傷之曰「周公其衰矣」。臣願陛下勿以姑息事獻帝,而使後世有其衰之嘆。且群臣援經證古,欲陛下專意正統,此皆為陛下忠謀,乃不察而督過之,謂忤且慢。臣歷觀前史,如冷褒、段猶之徒,當時所謂忠愛,後世所斥以為邪媚也。師丹、司馬光之徒,當時所謂欺慢,後世所仰以為正直也。後之視今,猶今之視古。望陛下不吝改過,察群臣之忠愛,信而用之,復召其去國者,無使奸人動搖國是,離間宮闈。

昔先帝南巡,群臣交章諫阻,先帝赫然震怒,豈不謂欺慢可罪哉。陛下在藩邸聞之,必以是為盡忠於先帝。今入繼大統,獨不容群臣盡忠於陛下乎。

帝大怒,下詔獄拷掠,謫廣德州判官。廢淫祠,建復初書院,與學者講授其間。稍遷南京禮部郎中,州人立生祠以祀。聞守仁卒,為位哭,服心喪,日與呂柟、湛若水、錢德洪、王畿、薛侃輩論學。考滿入都,即引疾歸。久之,以薦起南京吏部郎中,召為司經局洗馬。守益以太子幼,未能出閣,乃與霍韜上《聖功圖》,自神堯茅茨土階,至帝西苑耕稼蠶桑,凡為圖十三。帝以為謗訕,幾得罪,賴韜受帝知,事乃解。明年遷太常少卿兼侍讀學士,出掌南京翰林院,夏言欲遠之也。御史毛愷請留侍東宮,被謫。尋改南京祭酒。九廟災,守益陳上下交修之道,言:「殷中宗、高宗,反妖為祥,亨國長久。」帝大怒,落職歸。

守益天姿純粹。守仁嘗曰:「有若無,實若虛,犯而不校,謙之近之矣。」裏居,日事講學,四方從遊者踵至,學者稱東廓先生。居家二十余年卒。隆慶初,贈南京禮部右侍郎,謚文莊。

先是,守仁主山東試,堂邑穆孔暉第一,後官侍講學士,卒,贈禮部右侍郎,謚文簡。孔暉端雅好學,初不肯宗守仁說,久乃篤信之,自名王氏學,浸淫入於釋氏。而守益於戒懼慎獨,蓋兢兢焉。

子善,嘉靖三十五年進士。以刑部員外郎恤刑湖廣,矜釋甚眾。擢山東提學僉事,時與諸生講學。萬歷初,累官廣東右布政使,謝病歸。久之,以薦即家授太常卿,致仕。子德涵、德溥。德涵,字汝海,隆慶五年進士。歷刑部員外郎。張居正方禁講學,德涵守之自若。御史傅應禎、劉臺相繼論居正,皆德涵裏人,疑為黨,出為河南僉事。御史承風指劾之,貶秩歸。善服習父訓,踐履無怠,稱其家學。而德涵從耿定理遊,定理不答。發憤湛思,自覺有得,由是專以悟為宗,於祖父所傳,始一變矣。德溥,由萬歷十一年進士。歷司經局洗馬。善從子德泳,萬歷十四年進士。官御史。給事中李獻可請預教太子,斥為民。德泳偕同官救之,亦削籍。家居三十年,言者交薦。光宗立,起尚寶少卿,歷太常卿。魏忠賢用事,乞休歸。所司將為忠賢建祠,德泳塗毀其募籍,乃止。

錢德洪,名寬,字德洪,後以字行,改字洪甫,余姚人。王守仁自尚書歸裏,德洪偕數十人共學焉。四方士踵至,德洪與王畿先為疏通其大旨,而後卒業於守仁。嘉靖五年舉會試,徑歸。七年冬,偕畿赴廷試,聞守仁訃,乃奔喪至貴溪。議喪服,德洪曰:「某有親在,麻衣布绖弗敢有加焉。」畿曰:「我無親。」遂服斬衰。喪歸,德洪與畿築室於場,以終心喪。十一年始成進士。累官刑部郎中。郭勛下詔獄,移部定罪,德洪據獄詞論死。廷臣欲坐以不軌,言德洪不習刑名。而帝雅不欲勛死,因言官疏,下德洪詔獄。所司上其罪,已出獄矣。帝曰:「始朕命刑官毋梏勛,德洪故違之,與勛不領敕何異。」再下獄。御史楊爵、都督趙卿亦在系,德洪與講《易》不輟。久之,斥為民。德洪既廢,遂周遊四方,講良知學。時士大夫率務講學為名高,而德洪、畿以守仁高第弟子,尤為人所宗。德洪徹悟不如畿,畿持循亦不如德洪,然畿竟入於禪,而德洪猶不失儒者矩矱雲。

穆宗立,復官,進階朝列大夫,致仕。神宗嗣位,復進一階。卒年七十九。學者稱緒山先生。

初,守仁倡道其鄉,鄰境從遊者甚眾,德洪、畿為之首。其最初受業者,則有余姚徐愛,山陰蔡宗袞、朱節及應良、盧可久、應典、董涷之屬。

愛,字曰仁,守仁女弟夫也。正德三年進士。官至南京工部郎中。良知之說,學者初多未信,愛為疏通辨析,暢其指要。守仁言:「徐生之溫恭,蔡生之沈潛,朱生之明敏,皆我所不逮。」愛卒,年三十一,守仁哭之慟。一日講畢,嘆曰:「安得起曰仁九泉聞斯言乎!」率門人之其墓所,酹酒告之。

蔡宗袞,字希淵。正德十二年進士。官至四川提學僉事。

朱節,字守中。正德八年進士。為御史,巡按山東。大盜起顏神鎮,蔓州縣十數。驅馳戎馬間,以勞卒。贈光祿少卿。

應良,字原忠,仙居人。正德六年進士。官編修。守仁在吏部,良學焉。親老歸養,講學山中者將十年。嘉靖初,還任,伏闕爭大禮,廷杖。張總黜翰林為外官,良得山西副使,謝病歸,卒。

盧可久,字一松。程粹,字養之。皆永康諸生。與同邑應典,皆師守仁。粹子正誼,歷順天府尹。

應典,字天彜。進士。官兵部主事。居家養母,不希榮利。通籍三十年,在官止一考。

可久傳東陽杜惟熙,惟熙傳同邑陳時芳、陳正道。惟熙以克己為要,嘗言:「學者一息不昧,則萬古皆通;一刻少寬,即終朝欠缺。」卒年八十余。時芳博覽多聞,而歸於實踐。歲貢不仕。正道為建安訓導,年八十余,猶徒步赴五峰講會。其門人呂一龍,永康人,言動不茍,學者鹹宗之。

董涷,字子壽,海寧人。年六十八矣,遊會稽,肩瓢笠詩卷謁守仁,卒請為弟子。子谷,官知縣,亦受業守仁。

王畿,字汝中,山陰人。弱冠舉於鄉,跌宕自喜。後受業王守仁,聞其言,無底滯,守仁大喜。嘉靖五年舉進士,與錢德洪並不就廷對歸。守仁征思、田,留畿、德洪主書院。已,奔守仁喪,經紀葬事,持心喪三年。久之,與德洪同第進士。授南京兵部主事,進郎中。給事中戚賢等薦畿。夏言斥畿偽學,奪賢職,畿乃謝病歸。畿嘗云:「學當致知見性而已,應事有小過不足累。」故在官弗免幹請,以不謹斥。畿既廢,益務講學,足跡遍東南,吳、楚、閩、越皆有講舍,年八十余不肯已。善談說,能動人,所至聽者雲集。每講,雜以禪機,亦不自諱也。學者稱龍溪先生。其後,士之浮誕不逞者,率自名龍溪弟子。而泰州王艮亦受業守仁,門徒之盛,與畿相埒,學者稱心齋先生。陽明學派,以龍溪、心齋為得其宗。

艮,字汝止。初名銀,王守仁為更名。七歲受書鄉塾,貧不能竟學。父竈丁,冬晨犯寒,役於官。艮哭曰:「為人子,令父至此,得為人乎!」出代父役,入定省,惟謹。艮讀書,止《孝經》、《論語》、《大學》,信口談說,中理解。有客聞艮言,詫言:「何類王中丞語。」艮乃謁守仁江西,與守仁辨久之,大服,拜為弟子。明日告之悔,復就賓位自如。已,心折,卒稱弟子。從守仁歸裏,嘆曰:「吾師倡明絕學,何風之不廣也!」還家,制小車北上,所過招要人士,告以守仁之道,人聚觀者千百。抵京師,同門生駭異,匿其車,趣使返。守仁聞之,不悅。艮往謁,拒不見,長跪謝過乃已。王氏弟子遍天下,率都爵位有氣勢。艮以布衣抗其間,聲名反出諸弟子上。然艮本狂士,往往駕師說上之,持論益高遠,出入於二氏。

艮傳林春、徐樾,樾傳顏鈞,鈞傳羅汝芳、梁汝元,汝芳傳楊起元、周汝登、蔡悉。

樾,字子直,貴溪人。舉進士。歷官雲南左布政使。元江土酋那鑒反,詐降。樾信之,抵其城下,死焉。詔贈光祿寺卿,予祭葬,任一子官。

春,字子仁,泰州人。聞良知之學,日以朱墨筆識臧否自考,動有繩檢,尺寸不逾。嘉靖十一年會試第一,除戶部主事,調吏部。縉紳士講學京師者數十人,聰明解悟善談說者,推王畿,誌行敦實推春及羅洪先。進文選郎中,卒官,年四十四。發其篋,僅白金四兩,僚友棺斂歸其喪。

汝芳,字維德,南城人。嘉靖三十二年進士。除太湖知縣。召諸生論學,公事多決於講座。遷刑部主事,歷寧國知府。民兄弟爭產,汝芳對之泣,民亦泣,訟乃已。創開元會,罪囚亦令聽講。入覲,勸徐階聚四方計吏講學。階遂大會於靈濟宮,聽者數千人。父艱,服闋,起補東昌,移雲南屯田副使,進參政,分守永昌,坐事為言官論罷。初,汝芳從永新顏鈞講學,後鈞系南京獄當死,汝芳供養獄中,鬻產救之,得減戍。汝芳既罷官,鈞亦赦歸。汝芳事之,飲食必躬進,人以為難。鈞詭怪猖狂,其學歸釋氏,故汝芳之學亦近釋。

楊起元、周汝登,皆萬歷五年進士。起元,歸善人。選庶吉士,適汝芳以參政入賀,遂學焉。張居正方惡講學,汝芳被劾罷,而起元自如,累官吏部左侍郎。拾遺被劾,帝不問。未幾卒。天啟初,追謚文懿。汝登,嵊人。初為南京工部主事,榷稅不如額,謫兩淮鹽運判官,累官南京尚寶卿。起元清修誇節,然其學不諱禪。汝登更欲合儒釋而會通之,輯《聖學宗傳》,盡采先儒語類禪者以入。蓋萬歷世士大夫講學者,多類此。

蔡悉,字士備,合肥人。嘉靖三十八年進士。授常德推官。築郭外六堤以免水患。擢南京吏部主事,累官南京尚寶卿,移署國子監。嘗請立東宮,又極論礦稅之害。有學行,恬宦情。仕五十年,家食強半。清操亮節,淮西人宗之。

歐陽德,字崇一,泰和人。甫冠舉鄉試。之贛州,從王守仁學。不應會試者再。嘉靖二年策問陰詆守仁,德與魏良弼等直發師訓無所阿,竟登第。除知六安州,建龍津書院,聚生徒論學。入為刑部員外郎。六年詔簡朝士有學行者為翰林,乃改德編修。遷南京國子司業,作講亭,進諸生與四方學者論道其中。尋改南京尚寶卿。召為太仆少卿。以便養,復改南京鴻臚卿。父憂,服闋,留養其母,與鄒守益、聶豹、羅洪先日講學。以薦起故官。累遷吏部左侍郎兼學士,掌詹事府。母憂歸,服未闋,即用為禮部尚書。喪畢之官,命直無逸殿。時儲位久虛,帝惑陶仲文「二龍不相見」之說,諱言建儲,德懇請。會有詔,二王出邸同日婚。德以裕王儲貳不當出外,疏言:「曩太祖以父婚子,諸王皆處禁中。宣宗、孝宗以兄婚弟,始出外府。今事與太祖同,請從初制。」帝不許。德又言:「《會典》醮詞,主器則曰承宗,分藩則曰承家。今裕王當何從?」帝不悅曰:「既雲王禮,自有典制。如若言,何不竟行冊立耶?」德即具冊立儀上。帝滋不悅,然終諒其誠,婚亦竟不同日。裕王母康妃杜氏薨,德請用成化朝紀淑妃故事,不從。德遇事侃侃,裁制諸宗藩尤有執。或當利害,眾相顧色戰,德意氣自如。

當是時,德與徐階、聶豹、程文德並以宿學都顯位。於是集四方名士於靈濟宮,與論良知之學。赴者五千人。都城講學之會,於斯為盛。德器宇溫粹,學務實踐,不尚空虛。晚見知於帝,將柄用,而德遽卒。贈太子少保,謚文莊。

族人瑜,字汝重,亦學於守仁。守仁教之曰:「常舀然無自是而已。」瑜終身踐之。舉於鄉,不就會試,曰:「老親在,三公不與易也。」母死,廬墓側。虎環廬嗥,不為動。歷官四川參議,所至有廉惠聲。年近九十而卒。

羅洪先,字達夫,吉水人。父循,進士。歷兵部武選郎中。會考選武職,有指揮二十余人素出劉瑾門,循罷其管事。瑾怒罵尚書王敞,敞懼,歸部趣易奏。循故遲之,數日瑾敗,敞乃謝循。循歷知鎮江、淮安二府,徐州兵備副使,鹹有聲。

洪先幼慕羅倫為人。年十五,讀王守仁《傳習錄》好之,欲往受業,循不可而止。乃師事同邑李中,傳其學。嘉靖八年舉進士第一,授修撰,即請告歸。外舅太仆卿曾直喜曰:「幸吾婿成大名。」洪先曰:「儒者事業有大於此者。此三年一人,安足喜也。」洪先事親孝。父每肅客,洪先冠帶行酒、拂席、授幾甚恭。居二年,詔劾請告逾期者,乃赴官。尋遭父喪,苫塊蔬食,不入室者三年。繼遭母憂,亦如之。

十八年簡宮僚,召拜春坊左贊善。明年冬,與司諫唐順之、校書趙時春疏請來歲朝正後,皇太子出禦文華殿,受群臣朝賀。時帝數稱疾不視朝,諱言儲貳臨朝事,見洪先等疏,大怒曰:「是料朕必不起也。」降手詔百余言切責之,遂除三人名。

洪先歸,益尋求守仁學。甘淡泊,煉寒暑,躍馬挽強,考圖觀史,自天文、地誌、禮樂、典章、河渠、邊塞、戰陣攻守,下逮陰陽、算數,靡不精究。至人才、吏事、國計、民情,悉加意諮訪。曰:「茍當其任,皆吾事也。」邑田賦多宿弊,請所司均之,所司即以屬。洪先精心體察,弊頓除。歲饑,移書郡邑,得粟數十石,率友人躬振給。流寇入吉安,主者失措。為畫策戰守,寇引去。素與順之友善。順之應召,欲挽之出,嚴嵩以同鄉故,擢假邊才起用,皆力辭。

洪先雖宗良知學,然未嘗及守仁門,恒舉《易大傳》「寂然不動」、周子「無欲故靜」之旨以告學人。又曰:「儒者學在經世,而以無欲為本。惟無欲,然後出而經世,識精而力鉅。」時王畿謂良知自然,不假纖毫力。洪先非之曰:「世豈有現成良知者耶?」雖與畿交好,而持論始終不合。山中有石洞,舊為虎穴,葺茅居之,命曰石蓮。謝客,默坐一榻,三年不出戶。

初,告歸,過儀真,同年生主事項喬為分司。有富人坐死,行萬金求為地,洪先拒不聽。喬微諷之,厲聲曰:「君不聞誌士不忘在溝壑耶?」江漲,壞其室,巡撫馬森欲為營之,固辭不可。隆慶初卒,贈光祿少卿,謚文莊。

程文德,字舜敷,永康人。初受業章懋,後從王守仁遊。登洪先榜進士第二,授翰林編修。坐同年生楊名劾汪鋐事,下詔獄,謫信宜典史。鋐罷,量移安福知縣,遷兵部員外郎。父憂,廬墓側,終喪不入內。起兵部郎中,擢廣東提學副使,未赴,改南京國子祭酒。母憂,服闋,起禮部右侍郎。俺答犯京師,分守宣武門,盡納鄉民避寇者。調吏部為左。已,改掌詹事府。三十三年,供事西苑。所撰青詞,頗有所規諷,帝銜之。會推南京吏部尚書,帝疑文德欲遠己,命調南京工部右侍郎。文德疏辭,勸帝享安靜和平之福。帝以為謗訕,除其名。既歸,聚徒講學。卒,貧不能殮。萬歷間,追贈禮部尚書,謚文恭。

吳悌,字思誠,金溪人。嘉靖十一年進士。除樂安知縣,調繁宣城,征授御史。十六年,應天府進試錄,考官評語失書名,諸生答策多譏時政。帝怒,逮考官諭德江汝璧、洗馬歐陽衢詔獄,貶官,府尹孫懋等下南京法司,尋得還職,而停舉子會試。悌為舉子求寬,坐下詔獄,出視兩淮鹽政。海溢,沒通、泰民廬,悌先發漕振之而後奏聞。尋引疾歸,還朝,按河南。伊王典楧驕橫,憚悌,遺書稱為友。悌報曰:「殿下,天子親藩,非悌所敢友。悌,天子憲臣,非殿下所得友。」王愈憚之。夏言、嚴嵩當國,與悌鄉里。嘗謁言,眾見言新服宮袍,競前譽之,悌卻立不進。言問故,徐曰:「俟談少間,當以政請。」言為改容。及嵩擅政,悌惡之,引疾家居垂二十年。嵩敗,起故官,一歲中累遷至南京大理卿。時吳嶽、胡松、毛愷並以耆俊為卿貳,與悌稱「南都四君子」。隆慶元年就遷刑部侍郎。明年卒。

悌為王守仁學,然清修果介,反躬自得為多。萬歷中,子仁度請恤。吏部尚書孫丕揚曰:「悌,理學名臣,不宜循常格。」遂用黃孔昭例,贈禮部尚書,謚文莊。鄉人建祠,與陸九淵、吳澄、吳與弼、陳九川並祀,曰五賢祠,學者稱疏山先生。

仁度,字繼疏。萬歷十七年進士。授中書舍人。三王並封議起,抗疏爭之。久之,擢吏部主事,歷考功郎中。稽勛郎中趙邦清被劾,疑同官鄧光祚等嗾言路,憤激力辨。章下考功,仁度欲稍寬邦清罰,給事中梁有年遂劾仁度黨比。時光祚引疾去,而仁度代為文選,御史康丕揚復劾仁度傾光祚而代之,詔改調之南京。自邦清被論後,言路訐不已,都御史溫純恚甚,請定國是,以剖眾疑,而深為仁度惜。仁度尋補南京刑部郎中,擢太仆少卿,進右僉都御史,巡撫山西。砥廉隅,務慈愛,與魏允貞齊名。居四年,以疾歸。熹宗初,起大理卿,進兵部右侍郎,復稱疾去。再起工部左侍郎。天啟五年,魏忠賢以仁度與趙南星、楊漣等善,勒令致仕,尋卒。仁度,名父子,克自振勵,鄒元標亟稱之。

何廷仁,初名秦,以字行,改字性之。黃弘綱,字正之。皆雩都人。廷仁和厚,與人接,誠意盎溢。而弘綱難近,未嘗假色笑於人。然兩人誌行相準。廷仁初慕陳獻章,後聞王守仁之學於弘綱。守仁征桶岡,詣軍門謁,遂師事焉。嘉靖元年舉於鄉,復從守仁浙東。廷仁立論尚平實,守仁歿後,有為過高之論者,輒曰:「此非吾師言也。」除新會知縣,釋菜獻章祠,而後視事。政尚簡易,士民愛之。遷南京工部主事,分司儀真,榷蕪湖稅,不私一錢。滿考,即致仕。弘綱由鄉舉官刑部主事。

守仁之門,從遊者恒數百,浙東、江西尤眾,善推演師說者稱弘綱、廷仁及錢德洪、王畿。時人語曰:「江有何、黃,浙有錢、王。」然守仁之學,傳山陰、泰州者,流弊靡所底極,惟江西多實踐,安福則劉邦采,新建則魏良政兄弟,其最著雲。

邦采,字君亮。族子曉受業守仁,歸語邦采,遂與從兄文敏及弟侄九人謁守仁於裏第,師事焉。父憂,蔬水廬墓。免喪,不復應舉。提學副使趙淵檄赴試,御史儲良才許以常服入闈,不解衣檢察,乃就試,得中式。久之,除壽寧教諭,擢嘉興府同知,棄官歸。邦采識高明,用力果銳。守仁倡良知為學的,久益敝,有以揣摩為妙悟,縱恣為自然者,邦采每極言排斥焉。

文敏,字宜充。父喪除,絕意科舉。嘗曰:「學者當循本心之明,時見己過,刮磨砥礪,以融氣稟,絕外誘,征諸倫理、事物之實,無一不慊於心,而後為聖門正學,非困勉不可得入也。高談虛悟,炫未離本,非德之賊乎?」曉,字伯光。舉於鄉,後為新寧知縣,有善政。

良政,字師伊。守仁撫江西,與兄良弼,弟良器、良貴,鹹學焉。提學副使邵銳、巡按御史唐龍持論與守仁異,戒諸生勿往謁,良政兄弟獨不顧,深為守仁所許。良政功尤專,孝友敦樸,燕居無惰容,嘗曰:「不尤人,何人不可處;不累事,何事不可為。」舉鄉試第一而卒。良弼嘗言,「吾夢見師伊,輒汗浹背」,其為兄憚如此。良器,字師顏。性超穎絕人,雖宗良知,踐履務平實。良弼,自有傳。良貴,官右副都御史。

王時槐,字子植,安福人。嘉靖二十六年進士。授南京兵部主事。歷禮部郎中、福建僉事。累官太仆少卿,降光祿少卿。隆慶末,出為陜西參政。張居正柄國,以京察罷歸。萬歷中,南贛巡撫張嶽疏薦之。吏部言:「六年京察,祖制也。若執政有所驅除,非時一舉,謂之閏察。時槐在閏察中,群情不服,請召時槐,且永停閏察。」報可。久之,陸光祖掌銓,起貴州參政,旋擢南京鴻臚卿,進太常,皆不赴。

時槐師同縣劉文敏,及仕,遍質四方學者,自謂終無所得。年五十,罷官,反身實證,始悟造化生生之幾,不隨念慮起滅。學者欲識真幾,當從慎獨入。其論性曰:「孟子性善之說,決不可易。使性中本無仁義,則惻隱羞惡更何從生。且人應事接物,如是則安,不如是則不安,非善而何?」又曰:「居敬、窮理,二者不可廢一。要之,居敬二字盡之。自其居敬之精明了悟而言,謂之窮理,即考索討論,亦居敬中之一事。敬無所不該,敬外更無余事也。」年八十四卒。

廬陵陳嘉謨,字世顯,與時槐同年進士。為給事中,不附嚴嵩,出之外。歷湖廣參政,乞休歸,專用力於學。凡及其門者,告之曰:「有塘南在,可往師之。」塘南,時槐別號也。年八十三卒。

許孚遠,字孟中,德清人,受學同郡唐樞。嘉靖四十一年成進士,授南京工部主事,就改吏部。已,調北部。尚書楊博惡孚遠講學,會大計京朝官,黜浙人幾半,博鄉山西無一焉。孚遠有後言,博不悅,孚遠遂移疾去。隆慶初,高拱薦起考功主事,出為廣東僉事,招大盜李茂、許俊美,擒倭黨七十余輩以降,錄功,賚銀幣。旋移福建。神宗立,拱罷政,張居正議逐拱黨,復大計京官。王篆為考功,誣孚遠黨拱,謫兩淮鹽運司判官。歷兵部郎中,出知建昌府,暇輒集諸生講學,引貢士鄧元錫、劉元卿為友。尋以給事中鄒元標薦,擢陜西提學副使,敬禮貢士王之士,移書當路,並元卿、元錫薦之。後三人並得征,由孚遠倡也。遷應天府丞,坐為李材訟冤,貶二秩,由廣東僉事再遷右通政。二十年擢右僉都御史,巡撫福建。倭陷朝鮮,議封貢,孚遠請敕諭日本,擒斬平秀吉,不從。呂宋國酋子訟商人襲殺其父,孚遠以聞,詔戮罪人,厚犒其使。福州饑,民掠官府,孚遠擒倡首者,亂稍定,而給事中耿隨龍、御史甘士價等劾孚遠宜斥,帝不問。所部多僧田,孚遠入其六於官。又募民墾海壇地八萬三千有奇,築城建營舍,聚兵以守,因請推行於南日、彭湖及浙中陳錢、金塘、玉環、南麂諸島,皆報可。居三年,入為南京大理卿,就遷兵部右侍郎,改左,調北部。甫半道,被論。乞休,疏屢上,乃許。又數年,卒於家,贈南京工部尚書,後謚恭簡。

孚遠篤信良知,而惡夫援良知以入佛者。知建昌,與郡人羅汝芳講學不合。及官南京,與汝芳門人禮部侍郎楊起元、尚寶司卿周汝登,並主講席。汝登以無善無惡為宗,孚遠作《九諦》以難之,言:「文成宗旨,原與聖門不異,以性無不善,故知無不良。良知即是未發之中,立論至為明析。無善無惡心之體一語,蓋指其未發時,廓然寂然者而言之,止形容得一靜字,合下三語,始為無病。今以心意知物,俱無善惡可言者,非文成之正傳也。」彼此論益齟齠。而孚遠撫福建,與巡按御史陳子貞不相得,子貞督學南畿,遂密諷同列拾遺劾之。從孚遠遊者,馮從吾、劉宗周、丁元薦,皆為名儒。

尤時熙,字季美,洛陽人。生而警敏不群,弱冠舉嘉靖元年鄉試。時王守仁《傳習錄》始出,士大夫多力排之,時熙一見嘆曰:「道不在是乎?向吾役誌詞章,末矣。」已而以疾稍從事養生家。授元氏教諭,父喪除,改官章丘,一以致良知為教,兩邑士亦知新建學。入為國子博士,徐階為祭酒,命六館士鹹取法焉。居常以不獲師事守仁為恨,聞郎中劉魁得守仁之傳,遂師事之。魁以直言錮詔獄,則書所疑,時時從獄中質問。尋以戶部主事榷稅滸墅,課足而止,不私一錢。念母老,乞終養歸,遂不出,日以修己淑人為事,足未嘗涉公府。齋中設守仁位,晨興必焚香肅拜,來學者亦令展謁。晚年,病學者憑虛見而忽躬行,甚且越繩墨自恣,故其論議切於日用,不為空虛隱怪之談。卒於萬歷八年,年七十有八,學者稱西川先生。其門人,孟化鯉最著,自有傳。

張後覺,字誌仁,茌平人。父文祥,由鄉舉官廣昌知縣。後覺生有異質,事親考,居喪哀毀,三年不禦內。早歲,聞良知之說於縣教諭顏鑰,遂精思力踐,偕同誌講習。已而貴溪徐樾以王守仁再傳弟子來為參政,後覺率同誌往師之,學益有聞。久之,以歲貢生授華陰訓導,會地大震,人多傾壓死,上官令署縣事,救災扶傷,人胥悅服。及致仕歸,士民泣送載道。

東昌知府羅汝芳、提學副使鄒善皆宗守仁學,與後覺同誌。善為建願學書院,俾六郡士師事焉。汝芳亦建見泰書院,時相討論。猶以取友未廣,北走京師,南遊江左,務以親賢講學為事,門弟子日益進。凡吏於其土及道經茌平者,莫不造廬問業。巡撫李世達兩詣山居,病不能為禮,乃促席劇談,飽蔬食而去。平生不作詩,不談禪,不事著述,行孚遠近,學者稱之為弘山先生。年七十六,以萬歷六年卒。

其門人,孟秋、趙維新最著。秋,自有傳。維新,亦茌平人,年二十,聞後覺講良知之學。遂師事之。次其問答語,為《弘山教言》。性純孝,居喪,五味不入口,柴毀骨立,杖而後起。鄉人欲舉其孝行,力辭之。喪偶,五十年不再娶。嘗築垣得金一篋,工人持之去,維新不問。家貧,或並日而食,超然自得。亦以歲貢生為長山訓導,年九十二,無疾而終。

鄧以贊,字汝德,新建人。張元忭,字子藎,紹興山陰人。二人皆生有異質,又好讀書。以贊幼,見父與人論學,輒牽衣尾之,間出語類夙儒。父閔其勤學,嘗扃之鬥室。元忭素羸弱,母戒毋過勞,乃藏燈幕中,俟母寢始誦。十余歲時以氣節自負,聞楊繼盛死,為文遙誄之,慷慨泣下。父天復,官雲南副使,擊武定賊鳳繼祖有功。已,賊還襲武定,官軍敗績,巡撫呂光洵討滅之。至隆慶初,議者追理前失亡狀,逮天復赴雲南對簿,元忭適下第還,萬里護行,發盡白。已,復馳詣闕下白冤,當事憐之,天復得削籍歸。

隆慶五年,以贊舉會試第一,廷試第三,授編修,而元忭以廷試第一,授修撰。萬歷初,座主張居正枋國政,以贊時有匡諫,居正弗善也,移疾歸。久之,補原官,旋引退。詔起中允,至中途復以念母返。再起南京祭酒,就擢禮部右侍郎,復就轉吏部,再疏請建儲,且力斥三王並封之非,中言:「中宮鐘愛元子,其願早正春宮,視臣民尤切。陛下以厚中宮而緩冊立,殆未諒中宮心。況信者,國之大寶,建儲一事,屢示更移,將使詔令不信於天下,非所以重宗廟,安社稷也。」會廷臣多諫者,事竟寢。尋召為吏部右侍郎,力辭不拜。以贊登第二十余年,在官僅滿一考。居母憂,不勝喪而卒,贈禮部尚書,謚文潔。

元忭嘗抗疏救御史胡涍,又請進講《列女傳》於兩宮,修《二南》之化,皆不省。萬歷十年奉使楚府還,過家省母,既行心動,輒馳歸,僅五日,母卒。元忭奉二親疾,湯藥非口嘗弗進,居喪毀瘠,遵用古禮,鄉人多化之。服闋,起故官,進左諭德,直經筵。先是,元忭以帝登極恩,請復父官,詔許給冠帶。至是復申前請,格不從。元忭泣曰:「吾無以下見父母矣。」遂悒悒得疾卒。天啟初,追謚文恭。

以贊、元忭自未第時即從王畿遊,傳良知之學,然皆篤於孝行,躬行實踐。以贊品端誌潔,而元忭矩矱儼然,無流入禪寂之弊。元忭子汝霖,江西參議。汝懋,御史。

孟化鯉,字叔龍,河南新安人。孟秋,字子成,茌平人。化鯉年十六,慨然以聖賢自期。而秋兒時受《詩》,至《桑中》諸篇,輒棄去不竟讀。化鯉舉萬歷八年進士。授戶部主事,時相欲招致之,辭不往。榷稅河西務,與諸生講學,河西人屍祝之。南畿、山東大饑,奉命往振,全活多。改吏部,歷文選郎中,佐尚書孫鑨黜陟,名籍甚。時內閣權重,每銓除必先白,化鯉獨否,中官請托復不應,以故多不悅。都給事中張棟先以建言削籍,化鯉奏起之,忤旨,奪堂官俸,謫化鯉及員外郎項復弘、主事姜仲軾雜職。閣臣疏救,命以原品調外。頃之,言官復交章救,帝益怒,奪言官俸,斥化鯉等為民。既歸,築書院川上,與學者講習不輟,四方從遊者恒數百人。久之卒。

秋舉隆慶五年進士。為昌黎知縣,有善政。遷大理評事,去之日,老稚載道泣留。以職方員外郎督視山海關。關政久馳,奸人出入自擅,秋禁之嚴。中流言,萬歷九年京察坐貶,歸塗與妻孥共駕一牛車,道旁觀者鹹嘆息。許孚遠嘗過張秋,造其廬,見茆屋數椽,書史狼藉其中,嘆曰:「孟我疆風味,大江以南未有也。」我疆者,秋別號也。後起官刑部主事,歷尚寶丞少卿,卒。秋既歿,廷臣為請謚者章數十上。天啟初,賜謚清憲。

化鯉自貢入太學,即與秋道義相勖,後為吏部郎,而秋官尚寶,比舍居,食飲起居無弗共者,時人稱「二孟」。化鯉之學得之洛陽尤時熙,而秋受業於邑人張後覺。時熙師曰劉魁,後覺則顏鑰、徐樾弟子也。

來知德,字矣鮮,梁山人。幼有至行,有司舉為孝童。嘉靖三十一年舉於鄉。二親相繼歿,廬墓六年,不飲酒茹葷。服除,傷不及祿養,終身麻衣蔬食,誓不見有司。其學以致知為本,盡倫為要。所著有《省覺錄》、《省事錄》、《理學辨疑》、《心學晦明解》諸書,而《周易集註》一篇用功尤篤。自言學莫邃於《易》。初,結廬釜山,學之六年無所得。後遠客求溪山中,覃思者數年,始悟《易》象。又數年始悟文王《序卦》、孔子《雜卦》之意。又數年始悟卦變之非。蓋二十九年而後書成。萬歷三十年,總督王象乾、巡撫郭子章合詞論薦,特授翰林待詔。知德力辭,詔以所授官致仕,有司月給米三石,終其身。

鄧元錫,字汝極,南城人。十五喪父,水漿不入口。十七行社倉法,惠其鄉人。已為諸生,遊邑人羅汝芳門,又走吉安,學於諸先達。嘉靖三十四年舉於鄉,復從鄒守益、劉邦采、劉陽諸宿儒論學。後不復會試,杜門著述,逾三十年,《五經》皆有成書,閎深博奧,學者稱潛谷先生。

休寧範淶知南城時,重元錫。後為南昌知府,萬歷十六年入覲,薦元錫及劉元卿、章潢於朝。南京祭酒趙用賢亦請征聘,如吳與弼、陳獻章故事。得旨,有司起送部試,元錫固辭。明年,御史王道顯復以元錫、元卿並薦,且請仿祖宗征辟故事,無拘部試。詔令有司問病,痊可起送赴部,竟不行。二十一年,巡按御史秦大夔復並薦二人,詔以翰林待詔征之,有司敦遣上道,甫離家而卒。鄉人私謚文統先生。

元錫之學,淵源王守仁,不盡宗其說。時心學盛行,謂學惟無覺,一覺即無余蘊,九容、九思、四教、六藝皆桎梏也。元錫力排之,故生平博極群書,而要歸於《六經》。所著《五經繹》、《函史上下編》、《皇明書》,並行於世。

元卿,字調父,安福人。舉隆慶四年鄉試,明年會試,對策極陳時弊,主者不敢錄。張居正聞而大怒,下所司申飭,且令人密诇之,其人反以情告,乃獲免。既歸,師同邑劉陽,王守仁弟子也。萬歷二年,會試不第,遂絕意科名,務以求道為事。既累被薦,乃召為國子博士。擢禮部主事,疏請早朝勤政,又請從祀鄒守益、王艮於文廟,厘正外蕃朝貢舊儀。尋引疾歸,肆力撰述,有《山居草》、《還山續草》、《諸儒學案》、《賢弈編》、《思問編》、《禮律類要》、《大學新編》諸書。

潢,字本清,南昌人。居父喪,哀毀血溢。構此洗堂,聯同誌講學。輯群書百二十七卷,曰《圖書編》。又著《周易象義》、《時經原體》、《書經原始》、《春秋竊義》、《禮記劄言》、《論語約言》諸書。從遊者甚眾。數被薦,從吏部侍郎楊時喬請,遙授順天訓導,如陳獻章、來知德故事,有司月給米三石贍其家。卒於萬歷三十六年,年八十二。其鄉人稱潢自少迄老,口無非禮之言,身無非禮之行,交無非禮之友,目無非禮之書,乃私謚文德先生。自吳與弼後,元錫、元卿、潢並蒙薦辟,號「江右四君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