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列傳第一百七十五 文苑三 明史
卷二百八十八
列傳第一百七十六 文苑四
列傳第一百七十七 忠義一 
李維楨邑人:郝敬 徐渭 屠隆 王穉登附:俞允文 王叔承 瞿九思 唐時升里人:婁堅 程嘉燧 附:李流芳 焦竑 黃輝 陳仁錫 董其昌附:莫如忠 邢侗 米萬鐘 袁宏道附:鍾惺 譚元春 王惟儉附:李日華 曹學佺附:曾異撰 王志堅弟:志長 艾南英同郡:章世純 羅萬藻 陳際泰 張溥同里:張采 

◎文苑四

目录

李維楨编辑

李維楨,字本寧,京山人。父裕,福建布政使。維楨舉隆慶二年進士,由庶吉士授編修。萬歷時,《穆宗實錄》成,進修撰。出為陜西右參議,遷提學副使。浮沈外僚,幾三十年。天啟初,以布政使家居,年七十餘矣。會朝議登用耆舊,召為南京太仆卿,旋改太常,未赴。聞諫官有言,辭不就。時方修《神宗實錄》,給事中薛大中特疏薦之,未及用。四年四月,太常卿董其昌復薦之,乃召為禮部右侍郎,甫三月進尚書,並在南京。維楨緣史事起用,乃館中諸臣憚其以前輩壓己,不令入館,但超遷其官。維楨亦以年衰,明年正月力乞骸骨去。又明年卒於家,年八十。崇禎時,贈太子太保。

維楨弱冠登朝,博聞強記,與同館許國齊名。館中為之語曰:「記不得,問老許;做不得,問小李。」維楨為人,樂易闊達,賓客雜進。其文章,弘肆有才氣,海內請求者無虛日,能屈曲以副其所望。碑版之文,照耀四裔。門下士招富人大賈,受取金錢,代為請乞,亦應之無倦,負重名垂四十年。然文多率意應酬,品格不能高也。

邑人 郝敬编辑

邑人郝敬,字仲輿。父承健,舉於鄉,官肅寧知縣。敬幼稱神童,性跅弛,嘗殺人繫獄。維楨,其父執也,援出之,館於家。始折節讀書,舉萬歷十七年進士。歷知縉雲、永嘉二縣,並有能聲。徵授禮科給事中,乞假歸養。久之,補戶科,數有所論奏。

山東稅監陳增貪橫,為益都知縣吳宗堯所奏,帝不罪。敬上言:「開采不罷,則陛下明旨不過為愚弄臣民之虛文。乞先停止,然後以宗堯所奏下撫按勘核,正增不法之罪。」不聽。頃之,山東巡撫尹應元亦極論增罪,帝怒,切責應元,斥完堯為民。敬再上言:「陛下處陳增一事,甚失眾心。」帝怒,奪俸一年。帝遣中官高寀榷稅京口,暨祿榷稅儀真,敬復力諫。宗堯之劾增也,增怒甚,誣訐其贓私,詞連青州一府官僚,旁引商民吳時奉等,請皆籍沒,帝輒可之。敬復力詆增,乞速寢其奏,亦不納。坐事,謫知江陰縣。貪汙不檢,物論皆不予,遂投劾歸,杜門著書。崇禎十二年卒。

徐渭编辑

徐渭,字文長,山陰人。十餘歲仿揚雄《解嘲》作《釋毀》,長師同里季本。為諸生,有盛名。總督胡宗憲招致幕府,與歙余寅、鄞沈明臣同憲書記。宗憲得白鹿,將獻諸朝,令渭草表,並他客草寄所善學士,擇其尤上之。學士以渭表進,世宗大悅,益寵異宗憲,宗憲以是益重渭。宗憲嘗宴將吏於爛柯山,酒酣樂作,明臣作《鐃歌》十章,中有云「狹巷短兵相接處,殺人如草不聞聲」。宗憲起,捋其須曰:「何物沈生,雄快乃爾!」即命刻於石,寵禮與渭埒。督府勢嚴重,將吏莫敢仰視。渭角巾布衣,長揖縱談。幕中有急需,夜深開戟門以待。渭或醉不至,宗憲顧善之。寅、明臣亦頗負崖岸,以侃直見禮。

渭知兵,好奇計,宗憲擒徐海,誘王直,皆預其謀。藉宗憲勢,頗橫。及宗憲下獄,渭懼禍,遂發狂,引巨錐剚耳,深數寸,又以椎碎腎囊,皆不死。已,又擊殺繼妻,論死繫獄,裏人張元忭力救得免。乃遊金陵,抵宣、遼,縱觀諸邊厄塞,善李成梁諸子。入京師,主元忭。元忭導以禮法,渭不能從,久之怒而去。後元忭卒,白衣往吊,撫棺慟哭,不告姓名去。

渭天才超軼,詩文絕出倫輩。善草書,工寫花草竹石。嘗自言:「吾書第一,詩次之,文次之,畫又次之。」當嘉靖時,王、李倡七子社,謝榛以布衣被擯。渭憤其以軒冕壓韋布,誓不入二人黨。後二十年,公安袁宏道遊越中,得渭殘帙以示祭酒陶望齡,相與激賞,刻其集行世。

寅,字仲房。明臣,字嘉則。皆有詩名。

屠隆编辑

屠隆者,字長卿,明臣同邑人也。生有異才,嘗學詩於明臣,落筆數千言立就。族人大山、裏人張時徹方為貴官,共相延譽,名大噪。舉萬歷五年進士,除潁上知縣,調繁青浦。時招名士飲酒賦詩,遊九峰、三泖,以仙令自許,然於吏事不廢,士民皆愛戴之。遷禮部主事。

西寧侯宋世恩兄事隆,宴遊甚歡。刑部主事俞顯卿者,險人也,嘗為隆所詆,心恨之。訐隆與世恩淫縱,詞連禮部尚書陳經邦。隆等上疏自理,並列顯卿挾仇誣陷狀。所司乃兩黜之,而停世恩俸半歲。隆歸,道青浦,父老為斂田千畝,請徙居。隆不許,歡飲三日謝去。

歸益縱情詩酒,好賓客,賣文為活。詩文率不經意,一揮數紙。嘗戲命兩人對案拈二題,各賦百韻,咄嗟之間二章並就。又與人對弈,口誦詩文,命人書之,書不逮誦也。

子婦沈氏,修撰懋學女,與隆女瑤瑟並能詩。隆有所作,兩人輒和之。兩家兄弟合刻其詩,曰《留香草》。

王穉登编辑

王穉登,字伯谷,長洲人。四歲能屬對,六歲善擘窠大字,十歲能詩,長益駿發有盛名。嘉靖末,遊京師,客大學士袁煒家。煒試諸吉士紫牡丹詩,不稱意。命穉登為之,有警句。煒召數諸吉士曰:「君輩職文章,能得王秀才一句耶?」將薦之朝,不果。隆慶初,復遊京師,徐階當國,頗修憾於煒。或勸穉登弗名袁公客,不從,刻《燕市》、《客越》二集,備書其事。

吳中自文徵明後,風雅無定屬。穉登嘗及徵明門,遙接其風,主詞翰之席者三十餘年。嘉、隆、萬歷間,布衣、山人以詩名者十數,俞允文、王叔承、沈明臣輩尤為世所稱,然聲華烜赫,穉登為最。申時行以元老裏居,特相推重。王世貞與同郡友善,顧不甚推之。及世貞歿,其仲子士骕坐事繫獄,穉登為傾身救援,人以是重其風義。萬歷中,詔修國史,大學士趙志臯輩薦穉登及其同邑魏學禮、江都陸弼、黃岡王一鳴。有詔徵用,未上,而史局罷。卒年七十餘。子留,字亦房,亦以詩名。

附 俞允文编辑

俞允文,字仲蔚,昆山人。其父舉進士,官大理評事。允文年十五為《馬鞍山賦》,援據該博。年未四十,謝去諸生,專力於詩文書法。與王世貞善,而不喜李攀龍詩,其持論不茍同如此。

附 王叔承编辑

王叔承,字承父,吳江人。少孤,治經生業,以好古謝去。貧,贅婦家,為婦翁所遂,不予一錢,乃攜婦歸奉母,貧益甚。入都,客大學士李春芳所。性嗜酒,春芳有所撰述,覓之,往往臥酒樓,欠伸弗肯應。久之,乃謝歸。太倉王錫爵,其布衣交也。再召,會有三王並封之議,叔承遺書數千言,謂當引大義以去就力爭,不當依違兩端,負主恩,辜物望。錫爵得書嘆服。其詩,極為世貞兄弟所許。卒於萬歷中。

瞿九思编辑

瞿九思,字睿夫,黃梅人。父晟,嘉靖三十二年進士。歷官廣平知府。鑿長渠三百里,引水為四閘,得田數十萬畝。卒於官。九思十歲從父宦吉安,事羅洪先。十五作《定志論》。後從同郡耿定向遊,學益進。舉萬歷元年鄉試。居二年,縣令張維翰違制苛派,民聚毆之,維翰坐九思倡亂。巡按御史向程劾維翰激變。吏部尚書張瀚言御史議非是,九思遂長流塞下。子甲,年十三,為書數千言,歷抵公卿,訟父冤。甲弟罕,亦伏闕上書求宥。屠隆作《訟瞿生書》,遍告中外,馮夢禎亦白於楚中當事,而張居正故才九思,乃獲釋歸。三十七年,以撫按疏薦,授翰林待詔,力辭不受。詔有司歲給米六十石,終其身。乃撰《樂章》及《萬歷武功錄》,遣罕詣闕上之。卒年七十一。九思學極奧博,其文章不雅馴,然一時嗜古篤志之士亦鮮其儔。甲,字釋之,年十九舉於鄉,早卒。罕,字曰有,七歲能文。白父冤時,往返徒步,不避寒餒,天下稱雙孝。崇禎時,辟舉知州。

唐時升编辑

唐時升,字叔達,嘉定人。父欽訓,與歸有光善,故時升早登有光之門。年未三十,謝舉子業,專意古學。王世貞官南都,延之邸舍,與辨晰疑義。時升自以出歸氏門,不肯復稱王氏弟子。及王錫爵枋國,其子衡邀時升入都,值塞上用兵,逆斷其情形虛實,將帥勝負,無一爽者。家貧,好施予,灌園藝蔬,蕭然自得。詩援筆成,不加點竄,文得有光之傳。與里人婁堅、程嘉燧並稱曰「練川三老」。卒於崇禎九年,年八十有六。

里人 婁堅编辑

婁堅,字子柔。幼好學,其師友皆出有光門。堅學有師承,經明行修,鄉里推為大師。貢於國學,不仕而歸。工書法,詩亦清新。四明謝三賓知縣事,合時升、堅、嘉燧及李流芳詩刻之,曰《嘉定四先生集》。

附 李流芳编辑

流芳,字長蘅,萬歷三十四年舉於鄉。工詩善書,尤精繪事。天啟初,會試北上,抵近郊聞警,賦詩而返,遂絕意進取。

里人 程嘉燧编辑

程嘉燧,字孟陽,休寧人,僑居嘉定。工詩善畫。與通州顧養謙善。友人勸詣之,乃渡江寓古寺,與酒人歡飲三日夜,賦《詠古》五章,不見養謙而返。崇禎中,常熟錢謙益以侍郎罷歸,築耦耕堂,邀嘉燧讀書其中。閱十年返休寧,遂卒,年七十有九。謙益最重其詩,稱曰松圓詩老。

焦竑编辑

焦竑,字弱侯,江寧人。為諸生,有盛名。從督學御史耿定向學,復質疑於羅汝芳。舉嘉靖四十三年鄉試,下第還。定向遴十四郡名士讀書崇正書院,以竑為之長。及定向裏居,復往從之。萬歷十七年,始以殿試第一人官翰林修撰,益討習國朝典章。二十二年,大學士陳於陛建議修國史,欲竑專領其事,竑遜謝,乃先撰《經籍志》,其他率無所撰,館亦竟罷。翰林教小內侍書者,眾視為具文,竑獨曰:「此曹他日在帝左右,安得忽之。」取古奄人善惡,時與論說。

皇長子出閣,竑為講官。故事,講官進講罕有問者。竑講畢,徐曰:「博學審問,功用維均,敷陳或未盡,惟殿下賜明問。」皇長子稱善,然無所質難也。一日,竑復進曰:「殿下言不易發,得毋諱其誤耶?解則有誤,問復何誤?古人不恥下問,願以為法。」皇長子復稱善,亦竟無所問。竑乃與同列謀先啟其端,適講《舜典》,竑舉「稽於眾,舍己從人」為問。皇長子曰:「稽者,考也。考集眾思,然後舍己之短,從人之長。」又一日,舉「上帝降衷,若有恒性」。皇長子曰:「此無他,即天命之謂性也。」時方十三齡,答問無滯,竑亦竭誠啟迪。嘗講次,群鳥飛鳴,皇長子仰視,竑輟講肅立。皇長子斂容聽,乃復講如初。竑嘗采古儲君事可為法戒者為《養正圖說》,擬進之。同官郭正域輩惡其不相聞,目為賈譽,竑遂止。竑既負重名,性復疏直,時事有不可,輒形之言論,政府亦惡之,張位尤甚。二十五年主順天鄉試,舉子曹蕃等九人文多險誕語,竑被劾,謫福寧州同知。歲餘大計,復鐫秩,竑遂不出。

竑博極群書,自經史至稗官、雜說,無不淹貫。善為古文,典正馴雅,卓然名家。集名《淡園》,竑所自號也。講學以汝芳為宗,而善定向兄弟及李贄,時頗以禪學譏之。萬歷四十八年卒,年八十。熹宗時,以先朝講讀恩,復官,贈諭德,賜祭蔭子。福王時,追謚文端。子潤生,見《忠義傳》。

黃輝编辑

黃輝,字平倩,一字昭素,南充人。竑同年進士。幼穎異,父子元,官湖廣,御史屬訊疑獄,輝檢律如老吏。御史聞而異之,命負以至,授錢穀集,一覽輒記。稍長,博極群書。年十五舉鄉試第一。久之,成進士,改庶吉士。館課文字多沿襲熟爛,目為翰林體,及李攀龍、王世貞之學行,則又改而從之。輝刻意學古,一以韓、歐為師,館閣文稍變。時同館中,詩文推陶望齡,書畫推董其昌,輝詩及書與齊名。至徵事,輝十得八九,竑以閎雅名,亦自遜不如也。

由編修遷右中允,充皇長子講官。時帝寵鄭貴妃,疏皇后、長子,長子生母王恭妃幾殆。輝從內豎徵知其狀,謂同里給事中王德完曰:「此國家大事,旦夕不測,書之史冊,謂朝廷無人,吾輩為萬世僇矣。」德完奮然,屬輝具草上之,下獄,廷杖瀕死。輝周旋橐饘,不避險阻,人或危之。輝曰:「吾陷人於禍,可坐視乎?」輝雅好禪學,多方外交,為言者所論。時已為庶子掌司經局,遂請告歸。已,起故官,擢少詹事兼侍讀學士,卒官。

陳仁錫编辑

陳仁錫,字明卿,長洲人。父允堅,進士。歷知諸暨、崇德二縣。仁錫年十九,舉萬歷二十五年鄉試。聞武進錢一本善《易》,往師之,得其指要。久不第。益究心經史之學,多所論著。天啟二年以殿試第三人授翰林編修。時第一為文震孟,亦老成宿學。海內咸慶得人。明年丁內艱,廬墓次。服闋,起故官,尋直經筵,典誥敕。魏忠賢冒邊功,矯旨錫上公爵,給世券。仁錫當視草,持不可,其黨以威劫之,毅然曰:「世自有視草者,何必我!」忠賢聞之怒。不數日,裏人孫文豸以誦《步天歌》見捕,坐妖言鍛煉成獄,詞連仁錫及震孟,罪將不測。有密救者,得削籍歸。崇禎改元,召復故官。旋進右中允,署國子司業事,再直經筵。以預修神、光二朝實錄,進右諭德,乞假歸。越三年,即家起南京國子祭酒,甫拜命,得疾卒。福王時,贈詹事,謚文莊。仁錫講求經濟,有志天下事,性好學,喜著書,一時館閣中博洽者鮮其儔云。

董其昌编辑

董其昌,字玄宰,松江華亭人。舉萬歷十七年進士,改庶吉士。禮部侍郎田一俊以教習卒官,其昌請假,走數千里,護其喪歸葬。遷授編修。皇長子出閣,充講官,因事啟沃,皇長子每目屬之。坐失執政意,出為湖廣副使,移疾歸。起故官,督湖廣學政,不徇請囑,為勢家所怨,嗾生儒數百人鼓噪,毀其公署。其昌即拜疏求去,帝不許,而令所司按治,其昌卒謝事歸。起山東副使、登萊兵備、河南參政,並不赴。

光宗立,問:「舊講官董先生安在?」乃召為太常少卿,掌國子司業事。天啟二年擢本寺卿,兼侍讀學士。時修《神宗實錄》,命往南方采輯先朝章疏及遺事,其昌慶搜博徵,錄成三百本。又采留中之疏切於國本、藩封、人才、風俗、河渠、食貨、吏治、邊防者,別為四十卷。仿史贊之例,每篇系以筆斷。書成表進,有詔褒美,宣付史館。明年秋,擢禮部右侍郎,協理詹事府事,尋轉左侍郎。五年正月拜南京禮部尚書。時政在奄豎,黨禍酷烈。其昌深自引遠,逾年請告歸。崇禎四年起故官,掌詹事府事。居三年,屢疏乞休,詔加太子太保致仕。又二年卒,年八十有三。贈太子太傅。福王時,謚文敏。

其昌天才俊逸,少負重名。初,華亭自沈度、沈粲以後,南安知府張弼、詹事陸深、布政莫如忠及子是龍皆以善書稱。其昌後出,超越諸家,始以宋米芾為宗。後自成一家,名聞外國。其畫集宋、元諸家之長,行以己意,瀟灑生動,非人力所及也。四方金石之刻,得其制作手書,以為二絕。造請無虛日,尺素短劄,流布人間,爭購寶之。精於品題,收藏家得片語只字以為重。性和易,通禪理,蕭閑吐納,終日無俗語。人儗之米芾、趙孟頫云。同時以善書名者,臨邑邢侗、順天米萬鐘、晉江張瑞圖,時人謂刑、張、米、董,又曰南董、北米。然三人者,不逮其昌遠甚。

附 莫如忠编辑

莫如忠,字子良。嘉靖十七年進士。累官浙江布政使。潔修自好。夏言死,經紀其喪。善草書,詩文有體要。

如忠子 是龍编辑

是龍,字雲卿,後以字行,更字廷韓。十歲能文,長善書。皇甫汸、王世貞輩亟稱之。以貢生終。

附 邢侗编辑

邢侗,字子願。萬歷二年進士。終陜西行太仆卿。家資鉅萬,築來禽館於古犁丘,減產奉客,遂致中落。妹慈靜,善倣兄書。

附 米萬鐘编辑

米萬鐘,字友石。萬歷二十三年進士。歷官江西按察使。天啟五年,魏忠賢黨倪文煥劾之,遂削籍。崇禎初,起太仆少卿,卒官。張瑞圖者,官至大學士,逆案中人也。

袁宏道编辑

袁宏道,字中郎,公安人。與兄宗道、弟中道並有才名,時稱「三袁」。宗道,字伯修。萬歷十四年會試第一。授庶吉士,進編修,卒官右庶子。泰昌時,追錄光宗講官,贈禮部右侍郎。

宏道年十六為諸生,即結社城南,為之長。閑為詩歌古文,有聲里中。舉萬歷二十年進士。歸家,下帷讀書,詩文主妙悟。選吳縣知縣,聽斷敏決,公庭鮮事。與士大夫談說詩文,以風雅自命。已而解官去。起授順天教授,歷國子助教、禮部主事,謝病歸。久之,起故官。尋以清望擢吏部驗封主事,改文選。尋移考功員外郎,立歲終考察群吏法,言:「外官三歲一察,京官六歲,武官五歲,此曹安得獨免?」疏上,報可,遂為定制。遷稽勛郎中,後謝病歸,數月卒。

中道,字小修。十餘歲,作《黃山》、《雪》二賦,五千餘言。長益豪邁,從兩兄宦遊京師,多交四方名士,足跡半天下。萬歷三十一年始舉於鄉。又十四年乃成進士。由徽州教授,歷國子博士、南京禮部主事。天啟四年進南京吏部郎中,卒於官。

先是,王、李之學盛行,袁氏兄弟獨心非之。宗道在館中,與同館黃輝力排其說。於唐好白樂天,於宋好蘇軾,名其齋曰「白蘇」。至宏道,益矯以清新輕俊,學者多舍王、李而從之,目為「公安體」。然戲謔嘲笑,間雜俚語,空疏者便之。其後,王、李風漸息,而鍾、譚之說大熾。鍾、譚者,鍾惺、譚元春也。

附 鍾惺编辑

惺,字伯敬,竟陵人。萬歷三十八年進士。授行人,稍遷工部主事,尋改南京禮部,進郎中。擢福建提學僉事,以父憂歸,卒於家。惺貌寢,羸不勝衣,為人嚴冷,不喜接俗客,由此得謝人事。官南都,僦秦淮水閣讀史,恒至丙夜,有所見即筆之,名曰《史懷》。晚逃於禪以卒。

自宏道矯王、李詩之弊,倡以清真,惺復矯其弊,變而為幽深孤峭。與同里譚元春評選唐人之詩為《唐詩歸》,又評選隋以前詩為《古詩歸》。鍾、譚之名滿天下,謂之竟陵體。然兩人學不甚富,其識解多僻,大為通人所譏。

附 譚元春编辑

元春,字友夏,名輩後於惺,以《詩歸》故,與齊名。至天啟七年始舉鄉試第一,惺已前卒矣。

王惟儉编辑

王惟儉,字損仲,祥符人。萬歷二十三年進士。授濰縣知縣,遷兵部職方主事。三十年春,遼東總兵官馬林以忤稅使高淮被逮,兵部尚書田樂等救之。帝怒,責職方不推代者,空司而逐,惟儉亦削籍歸。家居二十年,光宗立,起光祿丞。三遷大理少卿。

天啟三年八月擢右僉都御史,巡撫山東。值徐鴻儒之亂,民多逃亡,遼人避難來者,亦多失所,惟儉加意綏輯。五年三月擢南京兵部右侍郎,未赴。入為工部右侍郎,魏忠賢黨御史田景新劾之,落職閑住。

惟儉資敏嗜學。初被廢,肆力經史百家。苦《宋史》繁蕪,手刪定,自為一書。好書畫古玩。萬歷、天啟間,世所稱博物君子,惟儉與董其昌並,而嘉興李日華亞之。

附 李日華编辑

日華,字君實,嘉興人。萬歷二十年進士。官至太仆少卿。恬淡和易,與物無忤。惟儉則口多微詞,好抨擊道學,人不能堪。嘗與時輩宴集,徵《漢書》一事,具悉本末,指其腹笑曰:「名下寧有虛士乎!」其自喜如此。

曹學佺编辑

曹學佺,字能始,侯官人。弱冠舉萬歷二十三年進士,授戶部主事。中察典,調南京添註大理左寺正。居冗散七年,肆力於學。累遷南京戶部郎中,四川右參政、按察使。蜀府毀於火,估修資七十萬金,學牷以《宗藩條例》卻之。又中察典,議調。天啟二年起廣西右參議。初,梃擊獄興,劉廷元輩主瘋顛。學牷著《野史紀略》,直書事本末。至六年秋,學牷遷陜西副使,未行,而廷元附魏忠賢大幸,乃劾學牷私撰野史,淆亂國章,遂削籍,毀所鏤板。巡按御史王政新,以嘗薦學牷,亦勒閑住。廣西大吏揣學牷必得重禍,羈留以待。已,知忠賢無意殺之,乃得釋還。崇禎初,起廣西副使,力辭不就。

家居二十年,著書所居石倉園中,為《石倉十二代詩選》,盛行於世。嘗謂「二氏有藏,吾儒何獨無」,欲修儒藏與鼎立。采擷四庫書,因類分輯,十有餘年,功未及竣,兩京繼覆。唐王立於閩中,起授太常卿。尋遷禮部右侍郎兼侍講學士,進尚書,加太子太保。及事敗,走入山中,投繯而死,年七十有四。詩文甚富,總名《石倉集》。萬歷中,閩中文風頗盛,自學牷倡之,晚年更以殉節著云。

附 曾異撰编辑

其同邑後起者,曾異撰,字弗人,晉江人,家侯官。父為諸生,早卒。母張氏,以遺腹生。家寠甚,紡績給晨夕。異撰起孤童,事母至孝。歲饑,采薯葉雜糠乞食之,母妻嘗負畚鋤乾草給爨。然性介甚,長吏知其貧,欲為地,不屑也。吳興潘曾纮督學政,上其母節行,獲旌於朝。及曾纮巡撫南、贛,得王惟儉所撰《宋史》,招異撰及新建徐世溥更定,未成而罷。異撰久為諸生,究心經世學,所為詩,有奇氣。崇禎十二年舉鄉試,年四十有九矣,再赴會試還,遂卒。

王志堅编辑

王志堅,字弱生,昆山人。父臨亨,進士。杭州知府。志堅舉萬歷三十八年進士,授南京兵部主事,遷員外郎、郎中。暇日要同舍郎為讀史社,撰《讀史商語》。遷貴州提學僉事,不赴,乞侍養歸。天啟二年起督浙江驛傳,奔母喪歸。崇禎四年復以僉事督湖廣學政,禮部推為學政第一。六年卒於官。

志堅少與李流芳同學,為詩文,法唐、宋名家。通籍後,卜居吳門古南園,杜門卻掃,肆志讀書,先經後史,先史後子、集。其讀經,先箋疏而後辨論。讀史,先證據而後發明。讀子,則謂唐、宋而後無子,當取說家之有裨經史者補之。讀集,則定秦、漢以後古文為五編,考核唐、宋碑誌,援史傳,捃雜說,以參核其事之同異、文之純駁。其於內典,亦深辨性相之宗。作詩甚富,自選止七十餘首。

志堅弟 志長编辑

弟志長,字平仲,舉於鄉,亦深於經學。

艾南英编辑

艾南英,字千子,東鄉人。七歲作《竹林七賢論》。長為諸生,好學無所不窺。萬歷末,場屋文腐爛,南英深疾之,與同郡章世純、羅萬藻、陳際泰以興起斯文為任,乃刻四人所作行之世。世人翕然歸之,稱為章、羅、陳、艾。天啟四年,南英始舉於鄉。座主檢討丁乾學、給事中郝土膏發策詆魏忠賢,南英對策亦有譏刺語。忠賢怒,削考官籍,南英亦停三科。

莊烈帝即位,詔許會試。久之,卒不第,而文日有名。負氣陵物,人多憚其口。始王、李之學大行,天下談古文者悉宗之,後鍾、譚出而一變。至是錢謙益負重名於詞林,痛相糾駁。南英和之,排詆王、李不遺餘力。兩京繼覆,江西郡縣盡失,南英乃入閩。唐王召見,陳十可憂疏,授兵部主事,尋改御史。明年八月卒於延平。

同郡 章世純编辑

章世純,字大力,臨川人。博聞強記。舉天啟元年鄉試。崇禎中,累官柳州知府,年已七十矣,聞京師變,悲憤,遘疾卒。

同郡 羅萬藻编辑

羅萬藻,字文止,世純同縣人。天啟七年舉於鄉。崇禎中行保舉法,祭酒倪元璐以萬藻應詔,辭不就。福王時為上杭知縣。唐王立於閩,擢禮部主事。南英卒,哭而殯之,居數月亦卒。

同郡 陳際泰编辑

陳際泰,字大士,亦臨川人,父流寓汀州武平,生於其地。家貧,不能從師,又無書,時取旁舍兒書,屏人竊誦。從外兄所獲《書經》,四角已漫滅,且無句讀,自以意識別之,遂通其義。十歲,於外家藥籠中見《詩經》,取而疾走。父見之,怒,督往田,則攜至田所,踞高阜而哦,遂畢身不忘。久之,返臨川,與南英輩以時文名天下。其為文,敏甚,一日可二三十首,先後所作至萬首,經生舉業之富,無若際泰者。崇禎三年舉於鄉。又四年成進士,年六十有八矣。又三年除行人。居四年,護故相蔡國用喪南行,卒於道。

張溥编辑

張溥,字天如,太倉人。伯父輔之,南京工部尚書。溥幼嗜學。所讀書必手鈔,鈔已朗誦一過,即焚之,又鈔,如是者六七始已。右手握管處,指掌成繭。冬日手皸,日沃湯數次。後名讀書之齋曰「七錄」,以此也。與同里張采共學齊名,號「婁東二張」。

崇禎元年以選貢生入都,采方成進士,兩人名徹都下。已而采官臨川。溥歸,集郡中名士相與復古學,名其文社日復社。四年成進士,改庶吉士。以葬親乞假歸,讀者若經生,無間寒暑。四方啖名者爭走其門,盡名為復社。溥亦傾身結納,交遊日廣,聲氣通朝右。所品題甲乙,頗能為榮辱。諸奔走附麗者,輒自矜曰:「吾以嗣東林也。」執政大僚由此惡之。裏人陸文聲者,輸貲為監生,求入社不許,采又嘗以事抶之。文聲詣闕言:「風俗之弊,皆原於士子。溥、采為主盟,倡復社,亂天下。」溫體仁方枋國事,下所司。遷延久之,提學御史倪元珙、兵備參議馮元揚、太倉知州周仲連言復社無可罪。三人皆貶斥,嚴旨窮究不已。閩人周之夔者,嘗為蘇州推官,坐事罷去,疑溥為之,恨甚。聞文聲訐溥,遂伏闕言溥等把持計典,己罷職實其所為,因及復社恣橫狀。章下,巡撫張國維等言之夔去官,無預溥事,亦被旨譙讓。

至十四年,溥已卒,而事猶未竟。刑部侍郎蔡奕琛坐黨薛國觀繫獄,未知溥卒也,訐溥遙握朝柄,己罪由溥,因言采結黨亂政。詔責溥、采回奏,采上言:「復社非臣事,然臣與溥生平相淬礪,死避網羅,負義圖全,誼不出此。念溥日夜解經論文,矢心報稱,曾未一日服官,懷忠入地。即今嚴綸之下,並不得泣血自明,良足哀悼。」當是時,體仁已前罷,繼者張至發、薛國觀皆不喜東林,故所司不敢復奏。及是,至發、國觀亦相繼罷,而周延儒當國,溥座主也,其獲再相,溥有力焉,故采疏上,事即得解。

明年,御史劉熙祚、給事中姜埰交章言溥砥行博聞,所纂述經史,有功聖學,宜取備乙夜觀。帝御經筵,問及二人,延儒對曰:「讀書好秀才。」帝曰:「溥已卒,采小臣,言官何為薦之?」延儒曰:「二人好讀書,能文章,言官為舉子時讀其文,又以其用未竟,故惜之耳。」帝曰:「亦未免偏。」延儒言:「誠如聖諭,溥與黃道周皆偏,因善讀書,以故惜之者眾。」帝頷之,遂有詔徵溥遺書,而道周亦復官。有司先後錄上三千餘卷,帝悉留覽。

溥詩文敏捷。四方徵索者,不起草,對客揮毫,俄頃立就,以故名高一時。卒時,年止四十。

同里 張采编辑

采,字受先,與溥善。溥性寬,泛交博愛。采特嚴毅,喜甄別可否,人有過,嘗面叱之。知臨川,摧強扶弱,聲大起。移疾歸,士民泣送載道。知州劉士鬥、錢肅樂嚴重之,以奸蠹詢采,片紙報,咸置之法。福王時,起禮部主事,進員外郎,乞假去。南都失守,奸人素銜采者,群擊之死,復用大錐亂刺之。已而蘇,避之鄰邑,又三年卒。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