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列傳第一百七十七 忠義一 明史
卷二百九十
列傳第一百七十八 忠義二
列傳第一百七十九 忠義三 
王冕(龔諒)陳聞詩(董倫)王鈇(錢泮)錢錞(唐一岑)朱裒(齊恩)孫鏜 杜槐 黃釧(陳見等)王德 汪一中(王應鵬 唐鼎)蘇夢昜(韋宗孝 龍旌)張振德(章文炳等)董盡倫(李忠臣、高光等)龔萬祿(李世勛、翟英等)管良相(李應期等)徐朝綱(楊以成 孫克恕 鄭鼎)姬文胤(孟承光)朱萬年(秦三輔等)張瑤(王與夔等)何天衢(楊於陛)

王冕编辑

王冕,字服周,洛陽人。正德十二年進士。除萬安知縣。宸濠反,長吏多奔竄。冕募勇壯士,得死士數千人,從王守仁攻復南昌。宸濠解安慶圍,還救,至鄱陽湖,兩軍相拒。濠盡出金制犒士,殊死戰,官軍不利。冕密白守仁,以小艇實葦於中,擬建昌人語,就賊艦,乘風舉火。濠兵大驚,遂潰敗,焚溺死者無算。濠易舟,挾宮人遁。冕部卒棹漁舟,追執之。宸濠平,守仁封新建伯,而冕未及敘,坐他事落職。既而錄前功,擢兵部主事,巡視山海關。

嘉靖三年十二月,遼東妖賊陸雄、李真等作亂,突入關。侍吏欲扶冕趨避,冕不可,曰:「吾有親在。」急趨母所,執兵以衛。賊至,母被傷,冕奮前救之,被執。脅以刃,大罵,遂見害。詔贈光祿少卿,有司祠祀。

龔諒编辑

世宗嗣位之歲,寧津盜起,轉掠至德平。知縣龔諒率吏民禦之,力屈,被殺。贈濟南通判,恤其家。

陳聞詩编辑

陳聞詩,字廷訓,柘城人。嘉靖中舉於鄉,以親老,絕意仕進。親歿,居喪哀毀。三十二年秋,賊師尚詔陷歸德,聞聞詩名,欲劫為帥。已,陷柘城,擁之至,誘說百端,不屈。引其家數人斬之,曰:「不從,滅而族。」聞詩紿曰:「必欲吾行,毋殺人,毋縱火。」賊許諾,擁以行。聞詩遂不食,至鹿邑自經死。

董倫编辑

董倫,歸德檢校也。尚詔入歸德,知府及守衛官皆遁。倫率民兵巷戰,被執,垂死猶手刃數賊。妻賈及童僕皆從死。詔贈聞詩鳳陽同知,倫歸德同知,並立祠死所。

王鈇编辑

王鈇,字德威,順天人。嘉靖二十九年進士。授常熟知縣。濱海多大猾,匿亡命作奸,鈇悉貰其罪。倭患起,鈇語諸猾曰:「何以報我?」咸請效死,於是立耆長,部署子弟得數百人,合防卒訓練。縣故無城,鈇率士卒城之。倭來薄,數禦卻之。已,自三丈浦分掠常熟、江陰。參政任環令鈇與指揮孔燾分統官民兵三千,破其寨,斬首百五十有奇,焚二十七艘,余倭皆遁。復掠勞縣,將由尚湖還海。鈇憤曰:「賊尚敢涉吾地邪!必擊殺之。」

錢泮编辑

會邑人錢泮,字鳴聲者,以江西參政里居,仇倭爇其父柩,力從臾贊鈇。乃用小艇數十躡倭,倭夾擊之隘中,獨耆長數人從,皆力鬪死。鈇陷淖,瞋目大呼,腹中刃死。泮被數槍,殺三賊而死。時三十四年五月也。詔贈泮光祿卿,鈇太僕少卿,並蔭錦衣世百戶,遣官諭祭,立祠死所,歲時奉祀。

錢錞编辑

錢錞,字鳴叔,鐘祥人。嘉靖二十九年進士。授江陰知縣。初至官,倭已熾。三十三年入犯,鄉民奔入城者萬計,兵備道王從古不納。錞曰:「民死不救,守空城奚為!」遂開門縱之入,而身自搏戰於斜橋,三戰卻之。明年六月,倭據蔡涇閘,分眾犯塘頭。錞提狼兵戰九里山,薄暮,雷雨大作,伏四起,狼兵悉奔,錞戰死。

唐一岑编辑

時唐一岑知崇明縣,建新城成,議徙居,為千戶高才、翟欽所沮。倭突入,一岑戰且詈,遂為亂軍所殺。詔贈錞、一岑光祿少卿,錞世蔭錦衣百戶,岑蔭國子生,並建祠祀。

朱裒编辑

朱裒,字崇晉,鄖西人。嘉靖中舉於鄉,署鞏縣教諭事。遷武功知縣,抑豪強,祛積弊,關中呼為鐵漢。遷揚州同知,吏無敢索民一錢。三十四年,倭入犯,擊敗之沙河,殲其酋,還所掠牲畜甚眾。未幾,復大至,薄城東門。督兵奮擊,兵潰,死焉。贈左參政,錄一子。

齊恩编辑

明年,倭犯無為州,同知齊恩率舟師敗倭於圌山北等港,斬首百餘級。子嵩,年十八,最驍勇,擊倭至安港,伏發被圍,恩家二十餘人俱力戰死,惟嵩等三人獲全。贈恩光祿丞,錄一子,厚恤其家,建祠祀之。

孫鏜编辑

孫鏜,莒州人。商販吳、越。倭擾松江,謁郡守自請輸貲佐軍。守薦之參政翁大立,試以只刀,若飛,錄為士兵。擊走倭,出參政任環圍中。遣人還莒,括家貲,悉召里兒為爪牙,吳中倚鏜若長城。倭舟渡泖滸,鏜突出,酣戰竟日,援兵不至,還至石湖橋,半渡,伏大起,鏜墮死,中刃死。贈光祿丞,錄一子,亦建祠祀。

杜槐编辑

杜槐,字茂卿,茲溪人。倜儻任俠。倭寇至,縣僉其父文明為部長,令團結鄉勇。槐傷父老,以身任之,數敗倭。副使劉起安委槐守餘姚、慈溪、定海。遇倭定海之白沙,一日戰十三合,斬三十餘人,馘一酋,身被數槍,墮馬死。文明擊倭鳴鶴場,斬酋一人,倭驚遁,稱為杜將軍。無何,追至奉化楓樹嶺,戰歿。文明贈府經歷,槐贈光祿丞,建祠並祀,蔭槐子國子生。

黃釧编辑

黃釧,字珍夫,安溪人。由舉人歷官溫州同知。嘉靖三十四年,倭入犯,釧擊走之。知倭必復來,日夜為備。又三年,倭果大至。釧出城逆擊,分軍為三,釧將中軍,其二軍帥皆紈袴子,約左右應援。及與倭遇,倭遣眾分掩二軍,而以銳卒當中軍。釧發勁弩巨炮,戰良久,倭方不支,二軍帥望敵而潰。倭合兵擊釧,釧腹背受敵,遂被執。脅之降,不屈,責以金贖,釧笑且罵曰:「爾不知黃大夫不愛錢邪!」倭怒,裸而寸斬之。子購屍不獲,具衣冠葬。事聞,贈浙江參議,官一子,有司建祠。

陳見编辑

是年,倭陷福清,舉人陳見率眾禦之,與訓導鄔中涵被執,大罵而死。倭乘勝犯惠安,知縣番禺林咸拒守五晝夜,倭引去。已,復至,咸擊之鴨山,窮追逐北,陷伏死。贈泉州同知,賜祠,任一子。

奚世亮编辑

其陷興化,延平同知奚世亮署府事,守逾月,城陷,力戰死。贈右參議,蔭子,賜葬。世亮,字明仲,黃岡人。

武暐编辑

先是,三十一年,台州知事溧水武暐追倭釣魚嶺,力戰死,上官不以聞。其子尚寶訴於朝,乃贈太僕丞,而蔭尚實為國子生。

王德编辑

王德,字汝修,永嘉人。嘉靖十七年進士。歷戶科給事中。定國公徐延德丐無極諸縣閑田為業,且言私置莊田,不宜以災傷免賦。德抗疏劾之,俺答圍都城,屢陳軍國便宜,悉報可。時城門盡閉,避難者不得入,號呼徹西內。德以為言,民始獲入。寇退,命募兵山東,所得悉驍勇,為諸道最。還朝,會李默長吏部,怒德投刺倨,出為嶺南兵備僉事。與巡撫爭事,投劾徑歸。默復起吏部,用前憾,落職閑住。德鄉居,以倭亂,奉母居城中,傾貲募健兒為保障計。三十七年夏,倭自梅頭至,大掠。德偕族父沛督義兵擊之,宵遁。俄一舟突來犯,沛及族弟崇堯、崇修殲焉。亡何,倭復至,大掠。德憤怒,勒所部追襲至龍灣,軍敗,手射殺數人,罵賊死。然倭自是不敢越德鄉侵郡城矣。事聞,贈太僕少卿,世蔭錦衣百戶,立祠曰湣忠。

编辑

沛贈太僕丞,立祠,予蔭。

汪一中编辑

汪一中,字正叔,歙人。嘉靖二十三年進士。由開封推官歷江西副使。四十年,鄰境賊入寇,薄泰和。一中方宴,投著起曰:「賊鼓行而西,掩我不備,不早計,且無唯類,豈飲酒時乎!」當路遂以討賊屬之。先是,泰和巡檢劉芳力戰死,賊怒磔其屍。一中至,率諸將吏祭曰:「爾職抱關,猶死疆事。吾待罪方面,不滅賊,何以生為!」遂誓師,列陣鼓之,俘五人,斬首以徇。旦日,陣如前,會賊至,左右軍皆潰,賊悉赴中軍,中軍亦潰。一中躍馬當賊鋒,射殺二人,手刃一人,而左脅中槍二,臂中刃三,與指揮王應鵬、千戶唐鼎皆死。妻程投於井,家人出之,喪至,不食五日死。一中贈光祿卿,給祭葬,謚忠湣,妻程並贈恤如制。

蘇夢昜编辑

蘇夢昜,萬曆間,為雲南祿豐知縣。三十五年十二月,武定賊鳳騰霄反,圍雲南府城,轉寇祿豐。夢昜率民兵出城力戰,賊退去。明年元旦,方朝服祝厘,賊出不意襲陷其城,執之去,不屈死。贈光祿少卿,有司建祠,錄一子。

韋宗孝编辑

當祿豐之未陷也,賊先犯嵩明州,吏目韋宗孝出禦而敗,合門死之。贈本州同知,蔭子入國學。

龍旌编辑

有龍旌者,趙州人,由歲貢生為嵩明州學正。賊薄城,被執,罵賊死。贈國子博士。

張振德编辑

張振德,字季修,昆山人。祖情,從祖意,皆進士。情福建副使,意山東副使。振德由選貢生授四川興文知縣。縣故九絲蠻地,萬曆初,始建士墻數尺,戶不滿千。永寧宣撫奢崇明有異志,潛結奸人,掠賣子女。振德捕奸人,論配之,招還被掠者三百餘人。崇明賄以二千金,振德怒卻之,裂其牘。

天啟元年方赴成都與鄉闈事,而崇明部將樊龍殺巡撫徐可求,副使駱日升、李繼周等。重慶知府章文炳、巴縣知縣段高選皆抗節死,賊遂據重慶。時振德兼署長寧,去賊稍遠,從者欲走長寧。振德曰:「守興文,正也。」疾趨入城。長寧主簿徐大禮與振德善,以騎來迎,振德卻之。督鄉兵與戰,不敵,退集居民城守。會大風雨,賊毀士城入。振德命妻錢及二女持一劍坐後堂,曰:「若輩死此,吾死前堂。」乃取二印繫肘後,北向拜曰:「臣奉職無狀,不能殺賊,惟一死明志。」妻女先伏劍死。乃命家人舉火,火熾自剄。一門死者十二人。賊至火所,見振德面如生,左手繫印,右手握刀,忿怒如赴敵狀,皆駭愕,羅拜而去。事聞,賜祭葬,贈光祿卿,謚烈湣。敕有司建祠,世蔭錦衣千戶。

劉希文编辑

振德既死,興文教諭劉希文代署縣事。甫半載,賊復薄城,誓死不去。妻白亦慷慨願同死。城破,夫婦罵賊,並死。

徐大禮编辑

大禮守長寧,城亦陷。大禮曰:「吾不可負張公。」一家四人仰藥死。贈重慶同知,世蔭百戶。

章文炳编辑

文炳,長泰人。萬曆四十一年進士。歷戶部郎中,遷知府,治行廉潔,吏民愛之。賊既殺巡撫可求等,文炳罵賊亦被殺。後知其賢,為覓屍殯而歸之,喪出江上,夾岸皆大哭。贈太僕少卿,再贈太常卿,世蔭外衛副千戶。

段高選编辑

高選,雲南劍川縣人。萬曆四十七年進士。適在演武場,聞變,立遣吏歸印於署,厲聲叱賊。賊魁戒其下勿殺,而高選罵不絕聲,遂遇害。父汝元,母劉,側室徐及一子一女,聞變,皆自盡。僕冒死覓主屍,亦被害。初贈尚寶卿,世蔭百戶。崇禎元年,子暄援振德例,叩閽請優恤,贈光祿卿,世蔭錦衣千戶,建祠奉禮。汝元等亦獲旌。十五年復以謚請,賜謚恭節。

左重、王碩輔、洪維翰、黃啟鳴、趙愷、馮鳳雛、蘇樸、袁一修、張志譽、宋應臯编辑

時先後殉難者,灌縣知縣左重,率壯士追賊成都,力戰馬蹶,罵賊死。南溪知縣王碩輔,城陷自盡,賊支解之。桐梓知縣洪維翰,城陷,奪印,不屈死。典史黃啟鳴亦死。郫縣訓導趙愷,率眾擊賊,被刺死。遵義推官馮鳳雛,挺身禦賊,被創死。遵義司獄蘇樸、威遠經歷袁一修,義不汙賊,墜城死。大足主簿張志譽、典史宋應臯,集兵奮戰,力屈死。所司上其狀,贈重、碩輔、維翰尚寶卿,世蔭千戶。啟鳴重慶通判,愷重慶同知,俱世蔭試百戶。崇禎十二年,重子廷臯援高選例乞恩,命如其請。

崇明父子據永寧,貴陽同知嘉興王昌胤分理永寧衛事,死難。贈僉事,賜祭。崇禎初,其子監生世駿言:「賊踞永寧,臣父刺血草三揭,繳印上官,以次年五月再拜自縊。賊恨之,焚其屍。二孫、一孫女及僕婢十三人,同日被害。乞如張振德例,優加恤典。」報可。

董盡倫编辑

董盡倫,字明吾,合州人。萬曆中舉於鄉,除清水知縣,調安定,咸有惠政。秩滿,安定人詣闕奏留,詔加鞏昌同知,仍視縣事。久之,以同知理甘州軍餉,解職歸。天啟初,奢崇明反,率眾薄城。盡倫偕知州翁登彥固守。賊遣使說降,盡倫大怒,手刃賊使,抉其睛啖之,屢挫賊鋒,城獲全。復率眾援銅梁有功,尋被檄搗重慶,孤軍深入,伏四起,遂虞死。贈光祿少卿,世蔭百戶,建祠奉祀,尋改蔭指揮僉事。崇禎初,論全城功,改蔭錦衣千戶。

李忠臣、高光、胡縝、聶繩昌、吳長齡、胡一夔编辑

其時里居士大夫死節者,有李忠臣,永寧人,官松潘參政。家居,陷賊。募死士,密約總兵官楊愈懋,令以大兵薄城,己為內應。事泄,合門遇害。高光,瀘州人,嘗為應天通判。城陷,發為僧,與子在昆募壯士,殺賊百餘。賊怒,追至大葉坎,光罵賊不屈,與家眾十二人同死。胡縝,永寧舉人。預策崇明必反,上書當事,不納。賊起,被執,嚴刑錮獄中。弟緯傾家救免,乃糾義徒,潛結賊將張令等,執其偽相。部勒行陣,自當一面,數斬馘,賊甚畏之。既而為火藥焚死。聶繩昌,富順舉人。毀家募義勇禦賊,戰死。吳長齡,瀘州監生。率眾恢復瀘州,尋中伏,父子俱戰死。胡一夔,興文人。仕龍陽縣丞,被執,不屈死。皆未予恤。

龔萬祿 李世勛编辑

龔萬祿,貴州人。目不知書,有膽志,膂力過人。從劉綎征楊應龍,先登海龍囤,署守備,戍建武所。奢崇明反,眾推萬祿遊擊將軍,主兵事。指揮李世勛,名位先萬祿,亦受節制,戮力固守。崇明謀犯成都,憚萬祿牽其後,遣部將張令說降。令與萬祿結,紿崇明以降。崇明果遣他將來戍,萬祿脅降之,誘殺無算。復微服走敘州,說副使徐如珂曰:「賊精騎萃成都,留故巢者悉老弱,誠假萬祿萬人搗其巢,彼必還救,成都圍立解矣。」如珂奇其計,而不能用。未幾,賊悉眾攻建武,萬祿邀擊十里外,兵少敗還,城遂陷。世勛具衣冠再拜,率家屬自焚死。萬祿手刃兩妾、兩孫,自刎不殊,乃握槊馳出,大呼:「我龔萬祿也,孰能追我者!」賊相視不敢逼。走至敘州,乞師巡撫朱燮元,遂以兵復建武。會官軍敗於江門,賊四面來攻,萬祿力戰三日,手刃數十人,與子崇學並死。詔贈都督僉事,立祠賜祭,世蔭百戶。

翟英、韓應泰、郁聯若、張羽编辑

時成都衛指揮翟英扼賊龍泉驛,成都後衛指揮韓應泰赴援成都,遇賊草堂寺,小河所鎮撫郁聯若鏖賊城西,茂州百戶張羽救援郫縣,皆力戰死。

管良相编辑

管良相者,烏撒衛指揮也,為人慷慨負奇節。天啟初,樊龍等反於四川,巡撫李枟召至麾下,與籌軍事。良相策安邦彥必反,佐枟為固守計。尋以祖母疾,乞假婦,泣語枟曰:「烏撒孤城,密邇水西,且與安效良相仇。水西有變,禍必首及,良相無子,願以死報國。乞建長策,保此一方。」逾月,邦彥果反,圍其城,良相固守不下。久之,外援不至,城陷,自縊死。

李應期、朱運泰、蔣邦俊、王明重、丘述堯、金紹勛、簡登、劉臯、臯子景、劉三畏编辑

同官李應期、朱運泰、蔣邦俊亦遇害。時普定衛王明重、威清衛丘述堯、平壩衛金紹勛、坎陽把總簡登、龍里故守備劉臯、臯子景並死難,而訓導劉三畏,賊至不避,兀坐齋中,見殺,人稱「龍里三劉」。

徐朝綱编辑

徐朝綱,雲南晉寧人。萬曆二十八年舉於鄉。天啟元年,授安順推官,至即署府事。明年,安邦彥反,來攻城,朝綱督兵民共守。士官溫如璋等開門迎縶,朝綱奮怒督戰,賊執之,逼降,不屈。索其印,罵曰:「死賊奴,吾頭可斷,印不可得!」賊怒,刀斧交下而死。其妻聞之,登樓自縊。長子婦急舉火焚舍,挈十歲女躍烈焰中死。孫應魁,年十六,持矛潰圍出城覓其祖,遇賊被殺。婢僕從死者十一人。

五年正月恤殉難諸臣,贈朝綱光祿少卿,蔭子入國學。子天鳳甫第進士,即奔喪歸,服闋,授戶部主事。疏言:「臣家一門,臣死忠,妻死節,婦死姑,孫死祖,婢僕死主。此從來未有之節烈,乞如張振德例,再加優恤。臣母、臣嫂,一體旌表。」帝深嘉之,再贈光祿卿,改蔭錦衣世千戶,賜祭葬,立祠建坊,諸從死者皆附祀。

同時殉難者:

楊以成编辑

楊以成,雲南路南人。萬曆中,由貢生授貴陽通判,理畢節衛事。秩滿,進同知,仍治畢節。邦彥圍貴陽,以成具蠟書乞援於雲南巡撫沈儆炌。書發而賊已至,戰卻之。賊來益眾,以成遣吏懷印間道趨省,身督吏民拒守。會援兵至,賊方夜逃,而衛吏阮世爵為內應,城遂陷。以成倉皇投繯,賊繫之去。乃為書述賊中情形,置竹筒中,遣弟以恭赴雲南告變,至散納溪,賊搜得其書,並以成殺之,家屬死者十三人。贈按察僉事,賜葬。

鄭鼎编辑

鄭鼎,字爾調,龍溪人。由鄉舉為廣順知州。策安邦彥必反,上書當事言狀。州故無城,督民樹柵實以士。無何,邦彥果反,來攻城,鼎誓死固守。或言賊勢盛,宜走定番。鼎曰:「吾守土吏也,義當與城存亡。」及賊入,與士官金燦端坐堂上,並為賊所殺,婢僕從死者六人。吏目胡士統被執,亦不屈死。巡撫李枟上於朝,贈僉事,賜祭。崇禎元年,以成子舉人興南,鼎子舉人昆禎皆援朝綱例,請加恤,並贈光祿卿,世蔭錦衣千戶,予祭葬,有司建祠立坊,以恭亦附祀。昆禎後舉進士,歷御史,尚寶卿。

孫克恕编辑

時有孫克恕者,字推之,馬平人。舉於鄉,歷官貴州副使,分巡思石道。禦賊戰死,有虎守其骸不去,蠻人嗟異。事聞,贈太僕卿,賜祭葬。

姬文胤编辑

姬文胤,字士昌,華州人。舉於鄉。天啟二年授滕縣知縣。視事甫三日,白蓮賊徐鴻儒薄城,民什九從亂。文胤徒步叫號,驅吏卒登陴,不滿三百,望賊輒走,存者才數十。問何故從賊,曰:「禍由董二。」董二者,故延綏巡撫董國光子也,居鄉貪暴,民不聊生,故從賊。文胤憑城諭曰:「良民以董二故,挺而從賊。吾將執二置諸法,為若雪憤,可乎?」文胤身長赤面,須髯戟張,賊望見,駭為神人,皆歡呼羅拜。俄而發箭西隅,斃二賊。視之,延綏沙柳竿也。賊謂文胤紿之,大憤,肉薄登城,眾悉潰。文胤緋衣坐堂皇,嚼齒罵賊。賊前,搏裂冠裳,械系之,罵不屈。三日潛解印,畀小吏魏顯照及家僮李守務,北向拜闕,遂自經。賊搒掠顯照索印,顯照潛授其父,而與守務罵賊,並死之。事聞,贈太僕少卿,立祠致祀,錄一子,優恤顯照、守務家。董二逾城遁去。

孟承光编辑

時賊陷鄒縣,博士孟承光被執,詬詈不屈死。贈尚寶少卿,世蔭錦衣千戶。承光,字永觀,亞聖裔,世蔭《五經》博士也。

朱萬年编辑

朱萬年,黎平人。萬曆中,舉於鄉。歷萊州知府,有惠政。崇禎五年,叛將李九成等陷登州,率眾來犯。萬年率吏民固守。時山東巡撫徐從治、登萊巡撫謝璉並在城中,被圍,堅守數月,從治中炮死。賊詭乞降,璉率萬年往受,為所執。萬年曰:「爾執我無益,盍以精騎從我,呼守者出降。」賊以精騎五百擁萬年至城下,萬年大呼曰:「我被擒,誓必死。賊精銳盡在此,急發炮擊之,毋以我為念!」守將楊禦蕃不忍,萬年復頓足大呼,賊怒殺之。城上人見萬年已死,遂發駮,賊死過半。事聞,贈太常卿,賜祭葬,有司建祠,官一子。

秦三輔、王協中、吳世揚、張國輔、張奇功、熊奮渭、陳所聞编辑

初,賊掠新城,知縣秦三輔、訓導王協中禦之,並死。其陷黃縣,知縣吳世揚罵賊死,縣丞張國輔、參將張奇功、守備熊奮渭皆力戰死。陷平度,知州陳所聞自縊死。三輔、世揚贈光祿少卿,所聞贈太僕少卿,並賜祭葬,建祠,蔭子。協中、國輔、奇功亦贈恤有差。三輔,三原人。世揚,洛陽人。所聞,畿輔人。並起家乙榜。

張瑤编辑

張瑤,蓬萊人。天啟五年進士。授開封府推官,絕請寄,抑豪強,吏民畏如神。崇禎四年行取入都,吏科宋鳴梧力援宋玫為給事,而抑瑤,授府同知。瑤怒,疏摭玫行賄狀。吏部尚書閔洪學劾瑤饋遺奔競,鳴梧復極論之,謫河州判官,未赴。明年正月,李九成等逼登州,瑤率家眾登陴拒守。城陷,瑤猶揮石奮擊。賊擁執之,大罵不屈,被殺。妻女四人並投井死。贈光祿少卿。

王與夔、張儼然、張聯臺、蔣時行编辑

先是,賊陷新城,舉人王與夔、張儼然死之。其陷他縣者,貢生張聯臺、蔣時行亦死之。皆格於例,不獲旌。禮部侍郎陳子壯上言:「舉貢死難,無恤典,舊制也。然名既登於天府,恩獨後於流官,九泉之下,能無怨恫。比者,武舉李調禦賊捐軀,已蒙贈恤。武途如此,文儒安得獨遺。乞量贈一官,永為定制。」可之。乃贈輿夔、儼然宛平知縣,聯臺、時行順天府教授。其後地方死難,若舉人李讓、吳之秀、賈煜、張慶雲,貢生張茂貞、張茂恂,皆贈官如前制。

何天衢编辑

何天衢,字升宇,阿迷州人。有勇略,土酋普名聲招為頭目,使駐三鄉。崇禎三年,名聲反,謀出三路兵,至昆明會戰。令天衢自維摩羅平入,以炮手三百人助之。天衢慨然曰:「此大丈夫報國秋也,吾豈為逆賊用哉!」坑殺炮手數十人,率眾歸附,署維摩州同知李嗣泌開城納之。名聲已陷彌勒,聞大懼,急撤兩路兵歸。巡撫王伉上其事,授為守備。後數與嗣泌進剿有功。及名聲死,妻萬氏代領其眾,屢攻天衢。天衢屢挫之,錄功,進參將。十三年擢副總兵。萬氏贅沙定洲為婿,益以南安兵,且厚賂黔國公用事者,令毀天衢。天衢請兵餉皆不應,賊悉力攻之,食盡,舉家自焚死。

楊於陛编辑

初,名聲之亂,有楊於陛者,劍州人。舉於鄉。歷官武定府同知。巡撫伉令監紀軍事,兵敗被執,死之。贈太僕少卿,建祠曰精忠。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