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撒馬兒罕编辑

  撒馬兒罕,即漢罽賓地,隋曰漕國,唐復名罽賓,皆通中國。元太祖蕩平西域,盡以諸王、駙馬為之君長,易前代國名以蒙古語,始有撒馬兒罕之名。去嘉峪關九千六百里。元末為之王者,駙馬帖木兒也。

  洪武中,太祖欲通西域,屢遣使招諭,而遐方君長未有至者。二十年九月,帖木兒首遣回回滿剌哈非思等來朝,貢馬十五,駝二。詔宴其使,賜白金十有八錠。自是頻歲貢馬駝。二十五年兼貢絨六匹,青梭幅九匹,紅綠撒哈剌各二匹及鑌鐵刀劍、甲胄諸物。而其國中回回又自驅馬抵涼州互市。帝不許,令赴京鬻之。元時回回遍天下,及是居甘肅者尚多,詔守臣悉遣之,於是歸撒馬兒罕者千二百餘人。

  二十七年八月,帖木兒貢馬二百。其表曰:「恭惟大明大皇帝受天明命,統一四海,仁德洪布,恩養庶類,萬國欣仰。咸知上天欲平治天下,特命皇帝出膺運數,為億兆之主。光明廣大,昭若天鏡,無有遠近,鹹照臨之。臣帖木兒僻在萬里之外,恭聞聖德寬大,超越萬古。自古所無之福,皇帝皆有之。所未服之國,皇帝皆服之。遠方絕域,昏昧之地,皆清明之。老者無不安樂,少者無不長遂,善者無不蒙福,惡者無不知懼。今又特蒙施恩遠國,凡商賈之來中國者,使觀覽都邑、城池,富貴雄壯,如出昏暗之中,忽睹天日,何幸如之!又承敕書恩撫勞問,使站驛相通,道路無壅,遠國之人鹹得其濟。欽仰聖心,如照世之杯,使臣心中豁然光明。臣國中部落,聞茲德音,歡舞感戴。臣無以報恩,惟仰天祝頌聖壽福祿,如天地永永無極。」照世杯者,其國舊傳有杯光明洞徹,照之可知世事,故云。帝得表,嘉其有文。明年命給事中傅安等齎璽書、幣帛報之。其貢馬,一歲再至,以千計,並賜賓鈔償之。

  成祖踐阼,遣使敕諭其國。永樂三年,傅安等尚未還,而朝廷聞帖木兒假道別失八里率兵東,敕甘肅總兵官宋晟儆備。五年六月,安等還。初,安至其國被留,朝貢亦絕。尋令人導安遍曆諸國數萬里,以誇其國廣大。至是帖木兒死,其孫哈裏嗣,乃遣使臣虎歹達等送安還,貢方物。帝厚賚其使,遣指揮白阿兒忻台等往祭故王,而賜新王及部落銀幣。其頭目沙裏奴兒丁等亦貢駝馬。命安等賜其王彩幣,與貢使偕行。七年,安等還,王遣使隨入貢。自後,或比年,或間一歲,或三歲,輒入貢。十三年遣使隨李達、陳誠等入貢。暨辭歸,命誠及中官魯安偕往,賜其頭目兀魯伯等白銀、彩幣。其國復遣使隨誠等入貢。十八年復命誠及中官郭敬齎敕及彩幣報之。宣德五年秋、冬,頭目兀魯伯米兒咱等遣使再入貢。七年遣中官李貴等齎文綺、羅錦賜其國。

  正統四年貢良馬,色玄,蹄額皆白。帝愛之,命圖其像,賜名瑞DO,賞賚有加。十年十月書諭其王兀魯伯曲烈幹曰:「王遠處西陲,恪修職貢,良足嘉尚。使回,特賜王及王妻子彩幣表裏,示朕優待之意。」別敕賜金玉器、龍首杖、細馬鞍及諸色織金文綺,官其使臣為指揮僉事。

  景泰七年貢馬駝、玉石。禮官言:「舊制給賞太重。今正、副使應給一等、二等賞物者,如舊時。三等人給彩緞四表裏,絹三匹,織金糸寧絲衣一襲。其隨行鎮撫、舍人以下,遞減有差。所進阿魯骨馬每匹彩緞四表裏、絹八匹,駝三表裏、絹十匹,達達馬不分等第,每匹糸寧絲一匹、絹八匹、折鈔絹一匹,中等馬如之,下等者亦遞減有差。」制可。又言:「所貢玉石,堪用者止二十四塊,六十八斤,餘五千九百餘斤不適於用,宜令自鬻。而彼堅欲進獻,請每五斤賜絹一匹。」亦可之。已而使臣還,賜王卜撒因文綺、器物。天順元年命都指揮馬雲等使西域,敕獎其鎖魯檀毋撒,賜彩幣,令護朝使往還。鎖魯檀者,君長之稱,猶蒙古可汗也。七年復命指揮詹升等使其國。

  成化中,其鎖魯檀阿黑麻三入貢。十九年偕亦思罕酋長貢二獅,至肅州,其使者奏請大臣往迎。職方郎中陸容言:「此無用之物,在郊廟不可為犧牲,在乘輿不可被驂服,宜勿受。」禮官周洪謨等亦言往迎非禮,帝卒遣中使迎之。獅日啖生羊二,醋、酐、蜜酪各二瓶。養獅者,光祿日給酒饌。帝既厚加賜賚,而其使者怕六灣以為輕,援永樂間例為請。禮官議從正統四年例,加彩幣五表裏。使者復以為輕,乃加正、副使各二表裏,從者半之,命中官韋洛、鴻臚署丞海濱送之還。其使者不由故道赴廣東,又多買良家女為妻妾,洛等不為禁止。久之,洛上疏委罪於濱,濱坐下吏。其使者請泛海至滿剌加市狻猊以獻,市舶中官韋眷主之,布政使陳選力陳不可,乃已。

  弘治二年,其使由滿剌加至廣東,貢獅子、鸚鵡諸物,守臣以聞。禮官耿裕等言:「南海非西域貢道,請卻之。」禮科給事中韓鼎等亦言:「猙獰之獸,狎玩非宜,且騷擾道路,供費不貲,不可受。」帝曰:「珍禽奇獸,朕不受獻,況來非正道,其即卻還。守臣違制宜罪,姑貸之。」禮官又言:「海道固不可開,然不宜絕之已甚,請薄犒其使,量以綺帛賜其王。」制可。明年又偕土魯番貢獅子及哈剌、虎剌諸獸,由甘肅入。鎮守中官傅德、總兵官周玉等先圖形奏聞,即遣人馳驛起送。獨巡按御史陳瑤論其糜費煩擾,請勿納。禮官議如其言,量給犒賞,且言:「聖明在禦,屢卻貢獻,德等不能奉行德意,請罪之。」帝曰:「貢使既至,不必卻回,可但遣一二人詣京。獅子諸物,每獸日給一羊,不得妄費。德等貸勿治。」後至十二年始來貢。明年復至。而正德中猶數至。

  嘉靖二年,貢使又至。禮官言:「諸國使臣在途者遷延隔歲,在京者伺候同賞,光祿、郵傳供費不貲,宜示以期約。」因列上禁制數事,從之。十二年偕天方、土魯番入貢,稱王者至百餘人。禮官夏言等論其非,請敕閣臣議所答。張孚敬等言:「西域諸王,疑出本國封授,或部落自相尊稱。先年亦有至三四十人者,即據所稱答之。若驟議裁革,恐人情觖望,乞更敕禮、兵二部詳議。」於是言及樞臣王憲等謂:「西域稱王者,止土魯番、天方、撒馬兒罕。如日落諸國,稱名雖多,朝貢絕少。弘、正間,土魯番十三入貢,正德間,天方四入貢,稱王者率一人,多不過三人,余但稱頭目而已。至嘉靖二年、八年,天方多至六七人,土魯番至十一二人,撒馬兒罕至二十七人。孚敬等言三四十人者,並數三國爾。今土魯番十五王,天方二十七王,撒馬兒罕五十三王,實前此所未有。弘治時回賜敕書,止稱一王。若循撒馬兒罕往歲故事,類答王號,人與一敕,非所以尊中國制外蕃也。蓋帝王之馭外蕃,固不拒其來,亦必限以制,其或名號僭差,言詞侮慢,則必正以大義,責其無禮。今謂本國所封,何以不見故牘?謂部落自號,何以達之天朝?我概給以敕,而彼即據敕恣意往來,恐益擾郵傳,費供億,殫府庫以實溪壑,非計之得也。」帝納其言,國止給一敕,且加詰讓,示以國無二王之義。然諸蕃迄不從,十五年入貢復如故。甘肅巡撫趙載奏:「諸國稱王者至一百五十餘人,皆非本朝封爵,宜令改正,且定貢使名數。通事宜用漢人,毋專用色目人,致交通生釁。」部議從之。二十六年入貢,甘肅巡撫楊博請重定朝貢事宜,禮官復列數事行之。後入貢,迄萬曆中不絕。蓋番人善賈,貪中華互市,既入境,則一切飲食、道途之資,皆取之有司,雖定五年一貢,迄不肯遵,天朝亦莫能難也。

  其國東西三千餘里,地寬平,土壤膏腴。王所居城,廣十餘里,民居稠密。西南諸蕃之貨皆聚於此,號為富饒。城東北有土屋,為拜天之所,規制精巧,柱皆青石,雕為花文,中設講經之堂。用泥金書經,裹以羊皮。俗禁酒。人物秀美,工巧過於哈烈,而風俗、土產多與之同。其旁近東有沙鹿海牙、達失幹、賽藍、養夷,西有渴石、迭裏迷諸部落,皆役屬焉。

沙鹿海牙编辑

  沙鹿海牙,西去撒馬兒罕五百餘里。城居小岡上,西北臨河。河名火站,水勢沖急,架浮梁以渡,亦有小舟。南近山,人多依崖谷而居。園林廣茂。西有大沙洲,可二百里。無水,間有之,鹹不可飲。牛馬誤飲之,輒死。地生臭草,高尺余,葉如蓋,煮其液成膏,即阿魏。又有小草,高一二尺,叢生,秋深露凝,食之如蜜,煮為糖,番名達郎古賓。

  永樂間,李達、陳誠使其地,其酋即遣使奉貢。宣德七年命中官李貴齎敕諭其酋,賜金織文綺、彩幣。

達失幹编辑

  達失幹,西去撒馬兒罕七百餘里。城居平原,週二里。外多園林,饒果木。土宜五穀。民居稠密。李達、陳誠、李貴之使,與沙鹿海牙同。

賽藍编辑

  賽藍,在達失幹之東,西去撒馬兒罕千餘里。有城郭,週二三里。四面平曠,居人繁庶。五穀茂殖,亦饒果木。夏秋間,草中生黑小蜘蛛。人被螫,遍體痛不可耐,必以薄荷枝掃痛處,又用羊肝擦之,誦經一晝夜,痛方止,體膚盡蛻。六畜被傷者多死。凡止宿,必擇近水地避之。元太祖時,都元帥薛塔剌海從征賽藍諸國,以砲立功,即此地也。陳誠、李貴之使,與諸國同。

養夷编辑

  養夷,在賽藍東三百六十里。城居亂山間。東北有大溪,西流入巨川。行百里,多荒城。蓋其地介別失八里、蒙古部落之間,數被侵擾。以故人民散亡,止戍卒數百人居孤城,破廬頺垣,蕭然榛莽。永樂時,陳誠至其地。

渴石编辑

  渴石,在撒馬兒罕西南三百六十里。城居大村,周十餘里。宮室壯麗,堂以玉石為柱,牆壁窗牖盡飾金碧,綴琉璃。其先,撒馬兒罕酋長駙馬帖木兒居之。城外皆水田。東南近山,多園林。西行十餘里,饒奇木。又西三百里,大山屹立,中有石峽,兩崖如斧劈。行二三里出峽口,有石門,色似鐵,路通東西,番人號為鐵門關,設兵守之。或言元太祖至東印度鐵門關,遇一角獸,能人言,即此地也。

迭裏迷编辑

  迭裏迷,在撒馬兒罕西南,去哈烈二千餘里。有新舊二城,相去十餘里,其酋長居新城。城內外居民僅數百家,畜牧蕃息。城在阿術河東,多魚。河東地隸撒馬兒罕,西多蘆林,產獅子。陳誠、李達嘗使其地。

卜花兒编辑

  卜花兒,在撒馬兒罕西北七百餘里。城居平川,周十餘里,戶萬計。市里繁華,號為富庶。地卑下,節序嘗溫,宜五穀桑麻,多絲綿布帛,六畜亦饒。

  永樂十三年,陳誠自西域還,所經哈烈、撒馬兒罕、別失八里、俺都淮、八答黑商、迭裏迷、沙鹿海牙、賽藍、渴石、養夷、火州、柳城、土魯番、鹽澤、哈密、達失幹、卜花兒凡十七國,悉詳其山川、人物、風俗,為《使西域記》以獻,以故中國得考焉。宣德七年命李達撫諭西域,卜花兒亦與焉。

別失八里编辑

  別失八里,西域大國也。南接于闐,北連瓦剌,西抵撒馬兒罕,東抵火州,東南距嘉峪關三千七百里。或曰焉耆,或曰龜茲。元世祖時設宣慰司,尋改為元帥府,其後以諸王鎮之。

  洪武中,藍玉征沙漠,至捕魚兒海,獲撒馬兒罕商人數百。太祖遣官送之還,道經別失八里。其王黑的兒火者,即遣千戶哈馬力丁等來朝,貢馬及海青,以二十四年七月達京師。帝喜,賜王彩幣十表裏,其使者皆有賜。九月命主事寬徹、御史韓敬、評事唐鉦使西域。以書諭黑的兒火者曰:「朕觀普天之下,後土之上,有國者莫知其幾。雖限山隔海,風殊俗異,然好惡之情,血氣之類,未嘗異也。皇天眷佑,惟一視之。故受天命為天下主者,上奉天道,一視同仁,俾巨細諸國,殊方異類之君民,鹹躋乎仁壽。而友邦遠國,順天事大,以保國安民,皇天監之,亦克昌焉。曩者我中國宋君,奢縱怠荒,奸臣亂政。天監否德,於是命元世祖肇基朔漠,入統中華,生民賴以安靖七十餘年。至於後嗣,不修國政,任用非人,致幻綱盡弛,強陵弱,眾暴寡,民生嗟怨,上達於天。天用是革其命,屬之於朕。朕躬握乾符,以主黔黎。凡諸亂雄擅聲教違朕命者兵偃之,順朕命者德撫之。是以三十年間,諸夏奠安,外蕃賓服。惟元臣蠻子哈剌章等尚率殘眾,生釁寇邊,興師致討,勢不容已。兵至捕魚兒海,故元諸王、駙馬率其部屬來降。有撒馬兒罕數百人以貿易來者,朕命官護歸已三年矣。使者還,王即遣使來貢,朕甚嘉之。王其益堅事大之誠,通好往來,使命不絕,豈不保封國于悠久乎?特遣官勞嘉,其悉朕意。」徹等既至,王以其無厚賜,拘留之。敬、鉦二人得還。

  三十年正月復遣官齎書諭之曰:「朕即位以來,西方諸商來我中國互市者,邊將未嘗阻絕。朕復敕吏民善遇之,由是商人獲利,疆埸無擾,是我中華大有惠于爾國也。前遣寬徹等往爾諸國通好,何故至今不返?吾于諸國,未嘗拘留一人,而爾顧拘留吾使,豈理也哉!是以近年回回入境者,亦令於中國互市,待徹歸放還。後諸人言有父母妻子,吾念其至情,悉縱遣之。今復使使諭爾,俾知朝廷恩意,毋梗塞道路,致啟兵端。《書》曰:『怨不在大,亦不在小。惠不惠,懋不懋。』爾其惠且懋哉。」徹乃得還。

  成祖即位之冬,遣官齎璽書彩幣使其國。未幾,黑的兒火者卒,子沙迷查幹嗣。永樂二年遣使貢玉璞、名馬,宴賚有加。時哈密忠順王安克帖木兒為可汗鬼力赤毒死,沙迷查幹率師討之。帝嘉其義,遣使賚以彩幣,令與嗣忠順王脫脫敦睦。四年夏來貢,命鴻臚寺丞劉帖木兒齎敕幣勞賜,與其使者偕行。秋、冬暨明年夏,三入貢,因言撒馬兒罕本其先世故地,請以兵復之。命中官把太、李達及劉帖木兒齎敕戒以審度而行,毋輕舉,因賜之彩幣。六年,太等還,言沙迷查幹已卒,弟馬哈麻嗣。帝即命太等往祭,並賜其新王。

  八年以朝使往撒馬兒罕者,馬哈麻待之厚,遣使齎彩幣賜之。明年貢名馬、文豹,命給事中傅安送其使還,賚金織文綺。時瓦剌使者言馬哈麻將襲其部落,因諭以順天保境之義。十一年,貢使將至甘肅,命所司宴勞,且敕總兵官李彬善遇之。明年冬,有自西域還者,言馬哈麻母及弟相繼卒。帝湣之,命安齎敕慰問,賚以彩幣。已而馬哈麻亦卒,無子,從子納黑失只罕嗣。十四年春,使來告喪。命安及中官李達弔祭,即封其嗣子為王,賚文綺、弓刀、甲胄,其母亦有賜。明年遣使來貢,言將嫁女撒馬兒罕,請以馬市妝奩。命中官李信等以綺、帛各五百匹助之。十六年,貢使速哥言其王為從弟歪思所弑,而自立,徙其部落西去,更國號曰亦力把裏。帝以番俗不足治,授速哥為都督僉事,而遣中官楊忠等賜歪思弓刀、甲胄及文綺、彩幣,其頭目忽歹達等七十餘人並有賜,自是奉貢不絕。

  宣德元年,帝嘉其尊事朝廷,遣使賜之鈔幣。明年入貢,授其正、副使為指揮千戶,賜誥命、冠帶,自後使臣多授官。三年貢駝馬,命指揮昌英等齎璽書、彩幣報之。時歪思連歲貢,而其母鎖魯檀哈敦亦連三歲來貢。歪思卒,子也先不花嗣。正統元年遣使來朝,貢方物,後亦頻入貢。故王歪思之婿卜賽因亦遣使來貢。十年,也先不花卒,也密力虎者嗣。明年貢馬駝方物,命以彩幣賜王及王母。景泰三年貢玉石三千八百斤,禮官言其不堪用,詔悉收之,每二斤賜帛一匹。天順元年命千戶於志敬等以復辟諭其王,且賜彩幣。成化元年,禮官姚夔等定西域朝貢期,令亦力把裏三歲、五歲一貢,使者不得過十人,自是朝貢遂稀。

  其國無城郭宮室,隨水草畜牧。人性獷悍,君臣上下無體統。飲食衣服多與瓦剌同。地極寒,深山窮穀,六月亦飛雪。

哈烈编辑

  哈烈,一名黑魯,在撒馬兒罕西南三千里,去嘉峪關萬二千餘里,西域大國也。元駙馬帖木兒既君撒馬兒罕,又遣其子沙哈魯據哈烈。

  洪武時,撒馬兒罕及別失八里咸朝貢,哈烈道遠不至。二十五年遣官詔諭其王,賜文綺、彩幣,猶不至。二十八年遣給事中傅安、郭驥等攜士卒千五百人往,為撒馬兒罕所留,不得達。三十年又遣北平按察使陳德文等往,亦久不還。

  成祖踐阼,遣官齎璽書彩幣賜其王,猶不報命。永樂五年,安等還。德文遍曆諸國,說其酋長入貢,皆以道遠無至者,亦於是年始還。德文,保昌人,采諸方風俗作為歌詩以獻。帝嘉之,擢僉都御史。明年復遣安齎書幣往哈烈,其酋沙哈魯把都兒遣使隨安朝貢。七年達京師,復命齎賜物偕其使往報。明年,其酋遣使朝貢。

  撒馬兒罕酋哈裏者,哈烈酋兄子也,二人不相能,數構兵。帝因其使臣還,命都指揮白阿兒忻台齎敕諭之曰:「天生民而立之君,俾各遂其生。朕統禦天下,一視同仁,無間遐邇,屢嘗遣使諭爾。爾能虔修職貢,撫輯人民,安於西徼,朕甚嘉之。比聞爾與從子哈裏構兵相仇,朕為惻然。一家之親,恩愛相厚,足制外侮。親者尚爾乖戾,疏者安得協和。自今宜休兵息民,保全骨肉,共用太平之福。」因賜彩幣表裏,並敕諭哈裏罷兵,亦賜彩幣。

  白阿兒忻台既奉使,遍詣撒馬兒罕、失剌思、俺的幹、俺都淮、土魯番、火州、柳城、哈實哈兒諸國,賜之幣帛,諭令入朝。諸酋長咸喜,各遣使偕哈烈使臣貢獅子、西馬、文豹諸物。十一年達京師。帝喜,禦殿受之,犒賜有加。自是諸國使並至,皆序哈烈於首。及歸,命中官李達、吏部員外郎陳誠、戶部主事李暹、指揮金哈藍伯等送之,就齎璽書、文綺、紗羅、布帛諸物分賜其酋。十三年,達等還,哈烈諸國復遣使偕來,貢文豹、西馬及他方物。明年再貢,及還,命陳誠齎書幣報之,所過州縣皆宴餞。十五年遣使隨誠等來貢。明年復貢,命李達等報如初。十八年偕於闐、八答黑商來貢。二十年復偕于闐來貢。

  宣德二年,其頭目打剌罕亦不剌來朝,貢馬。自仁宗不勤遠略,宣宗承之,久不遣使絕域,故其貢使亦稀至。七年復命中官李貴通西域,敕諭哈烈酋沙哈魯曰:「昔朕皇祖太宗文皇帝臨禦之日,爾等尊事朝廷,遣使貢獻,始終如一。今朕恭膺天命,即皇帝位,主宰萬方,紀元宣德。小大政務,悉體皇祖奉天恤民,一視同仁之心。前遣使臣齎書幣往賜,道阻而回。今已開通,特命內臣往諭朕意。其益順天心,永篤誠好,相與還往,同為一家,俾商旅通行,各遂所願,不亦美乎?」因賜以文綺、羅錦。貴等未至,其貢使法虎兒丁已抵京師,卒於館。命官致祭,有司營葬。尋復遣使隨貴貢駝馬、玉石。明年春,使者歸。復命貴護送,賜其王及頭目彩幣。是年秋及正統三年並來貢。

  英宗幼沖,大臣務休息,不欲疲中國以事外蕃,故遠方通貢者甚少。至天順元年,復議通西域。大臣莫敢言,獨忠義衛吏張昭抗疏切諫,事乃止。七年,帝以中夏乂安,而遠蕃朝貢不至,分遣武臣齎璽書、彩幣往諭。於是都指揮海榮、指揮馬全往哈烈。然自是來者頗稀,即哈烈亦不以時貢。

  嘉靖二十六年,甘肅巡撫楊博言:「西域入貢人多,宜為限制。」禮官言:「祖宗故事,惟哈密每年一貢,貢三百人,送十一赴京,餘留關內,有司供給。他若哈烈、哈三、土魯番、天方、撒馬兒罕諸國,道經哈密者,或三年、五年一貢,止送三五十人,其存留賞賚如哈密例。頃來濫放入京,宜敕邊臣恪遵此例,濫放者罪之。」制可。然是時哈烈已久不至,嗣後朝貢遂絕。

  其國在西域最強大。王所居城,方十餘里。壘石為屋,平方若高臺,不用樑柱瓦甓,中敞,虛空數十間。囪牖門扉,悉雕刻花文,繪以金碧。地鋪氈罽,無君臣、上下、男女,相聚皆席地趺坐。國人稱其王曰鎖魯檀,猶言君長也。男髡首纏以白布,婦女亦白布蒙首,僅露雙目。上下相呼皆以名。相見止稍屈身,初見則屈一足三跪,男女皆然。食無匕箸,有瓷器。以葡萄釀酒。交易用錢,大小三等,不禁私鑄。惟輸稅于酋長,用印記,無印者禁不用。市易皆徵稅十二。不知鬥斛,止設權衡。無官府,但有管事者,名曰刀完。亦無刑法,即殺人亦止罰錢。以姊妹為妻妾。居喪止百日,不用棺,以布裹屍而葬。常於墓間設祭,不祭祖宗,亦不祭鬼神,惟重拜天之禮。無干支朔望,每七日為一轉,周而復始。歲以二月、十月為把齋月,晝不飲食,至夜乃食,周月始茹葷。城中築大土室,中置一銅器,周圍數丈,上刻文字如古鼎狀。遊學者皆聚此,若中國太學然。有善走者,日可三百里,有急使,傳箭走報。俗尚侈靡,用度無節。

  土沃饒,節候多暖少雨。土產白鹽、銅鐵、金銀、琉璃、珊瑚、琥珀、珠翠之屬。多育蠶,善為紈綺。木有桑、榆、柳、槐、松、檜,果有桃、杏、李、梨、葡萄、石榴,穀有粟、麥、麻、菽,獸有獅、豹、馬、駝、牛、羊、雞、犬。獅生於阿術河蘆林中,初生目閉,七日始開。土人于目閉時取之,調習其性,稍長則不可馴矣。其旁近俺都淮、八答黑商,並隸其國。

俺都淮编辑

  俺都淮,在哈烈西北千三百里,東南去撒馬兒罕亦如之。城居大村,周十餘里。地平衍無險,田土膏腴,民物繁庶,稱樂土。自永樂八年至十四年偕哈烈通貢,後不復至。

八答黑商编辑

  八答黑商,在俺都淮東北。城周十餘里。地廣無險阻,山川明秀,人物樸茂。浮屠數區,壯麗如王居。西洋、西域諸賈多販鬻其地,故民俗富饒。初為哈烈酋沙哈魯之子所據。永樂六年命內官把太、李達賜其酋敕書彩幣,並及哈實哈兒、葛忒郎諸部,諭以往來通商之意,皆即奉命。自是,東西萬里行旅無滯。十二年,陳誠使其國。十八年遣使來貢,命誠及內官郭敬齎書幣往報。天順五年,其王馬哈麻遣使來貢。明年復貢。命使臣阿卜都剌襲父職,為指揮同知。

于闐编辑

  于闐,古國名,自漢迄宋皆通中國。永樂四年遣使來朝,貢方物。使臣辭歸,命指揮神忠母撒等齎璽書偕行,賜其酋織金文綺。其酋打魯哇亦不刺金遣使者貢玉璞,命指揮尚衡等齎書幣往勞。十八年偕哈烈、八答黑商諸國貢馬,命參政陳誠、中官郭敬等報以彩幣。二十年貢美玉,賜賚有加。二十二年貢馬及方物。時仁宗初踐阼,即宴賚遣還。

  先是,永樂時,成祖欲遠方萬國無不臣服,故西域之使歲歲不絕。諸蕃貪中國財帛,且利市易,絡繹道途。商人率偽稱貢使,多攜馬、駝、玉石,聲言進獻。既入關,則一切舟車水陸、晨昏飲饌之費,悉取之有司。郵傳困供億,軍民疲轉輸。比西歸,輒緣道遲留,多市貨物。東西數千里間,騷然繁費,公私上下罔不怨咨。廷臣莫為言,天子亦莫之恤也。至是,給事中黃驥極陳其害。仁宗感其言,召禮官呂震責讓之。自是不復使西域,貢使亦漸稀。

  于闐自古為大國,隋、唐間侵並戎盧、捍彌、渠勒、皮山諸國,其地益大。南距蔥嶺二百餘里,東北去嘉峪關六千三百里。大略蔥嶺以南,撒馬兒罕最大;以北,于闐最大。元末時,其主暗弱,鄰國交侵。人民僅萬計,悉避居山谷,生理蕭條。永樂中,西域憚天子威靈,咸修職貢,不敢擅相攻,於闐始獲休息。漸行賈諸蕃,復致富庶。桑麻黍禾,宛然中土。其國東有白玉河,西有綠玉河,又西有黑玉河,源皆出昆侖山。土人夜視月光盛處,入水采之,必得美玉。其鄰國亦多竊取來獻。迄萬曆朝,于闐亦間入貢。

失刺思编辑

  失刺思,近撒馬兒罕。永樂十一年遣使偕哈烈、俺的幹、哈實哈兒等八國,隨白阿兒忻台入貢方物,命李達、陳誠等齎敕偕其使往勞。十三年冬,其酋亦不剌金遣使隨達等朝貢,天子方北巡。至明年夏始辭還,復命誠偕中官魯安齎敕及白金、彩緞、紗羅、布帛賜其酋。十七年遣使偕亦思弗罕諸部貢獅子、文豹、名馬,辭還。復命安等送之,賜其酋絨錦、文綺、紗羅、玉系腰、磁器諸物。時車駕頻歲北征,乏馬,遣官多齎彩幣、磁器,市之失剌思及撒馬兒罕諸國。其酋即遣使貢馬,以二十一年八月謁帝于宣府之行宮。厚賜之,遣還京師,其人遂久留內地不去。仁宗嗣位,趣之還,乃辭去。

  宣德二年貢駝馬方物,授其使臣阿力為都指揮僉事,賜誥命、冠帶。嗣後久不貢。成化十九年與黑婁、撒馬兒罕、把丹沙諸國共貢獅子,詔加優賚。弘治五年,哈密忠順王陝巴襲封歸國,與鄰境野乜克力酋結婚。失剌思酋念其貧,偕旁國亦不剌因之酋,率其平章鎖和卜台、知院滿可,各遣人請頒賜財物,助之成婚。朝議義之,厚賜陝巴,並賜二國及其平章、知院彩幣。嘉靖三年與旁近三十二部並遣使貢馬及方物。其使者各乞蟒衣、膝襴、磁器、布帛。天子不能卻,量予之,自是貢使亦不至。

俺的幹编辑

  俺的幹,西域小部落。元太祖盡平西域,封子弟為王鎮之,其小者則設官置戍,同於內地。元亡,各自割據,不相統屬。洪武、永樂間,數遣人招諭,稍稍來貢。地大者稱國,小者止稱地面。迄宣德朝,效臣職、奉表箋、稽首闕下者,多至七八十部。而俺的幹,則永樂十一年與哈烈並貢者也。迨十四年,魯安等使哈烈、失剌思諸思,復便道賜其酋長文綺。然地小不能常貢,後竟不至。

哈實哈兒编辑

  哈實哈兒,亦西域小部落。永樂六年,把太、李達等齎敕往賜,即奉命。十一年遣使隨白阿兒忻台入朝,貢方物。宣德時亦來朝貢。天順七年命指揮劉福、普賢使其地。其貢使亦不能常至。

亦思弗罕编辑

  亦思弗罕,地近俺的幹。永樂十四年使俺都淮、撒馬兒罕者道經其地,賜其酋文綺諸物。十七年偕鄰國失剌思共貢獅、豹、西馬,賚白金、鈔幣。使臣辭還,命魯安等送之。有馬哈木者,願留京師。從其請。成化十九年與撒馬兒罕共貢獅子、名馬、番刀、兜羅、鎖幅諸物,賜賚有加。

  先是,宣德六年,有亦思把罕遣使臣迷兒阿力朝貢,或云即亦思弗罕。

火剌劄编辑

  火剌劄,國微弱。四圍皆山,鮮草木。水流曲折,亦無魚蝦。城僅里許,悉土屋,酋所居亦卑陋。俗敬僧。永樂十四年遣使朝貢,命所經地皆禮待。弘治五年,其地回回怕魯灣等由海道貢玻璃、瑪瑙諸物。孝宗不納,賜道里費遣還。

乞力麻兒编辑

  乞力麻兒,永樂中遣使來貢,惟獸皮、鳥羽、罽褐。其俗喜射獵,不事耕農。西南傍海,東北林莽深密,多猛獸、毒蟲。有逵巷,無市肆,交易用鐵錢。

白松虎兒编辑

  白松虎兒,舊名速麻裏兒。嘗有白虎出松林中,不傷人,亦不食他獸,旬日後不復見。國人異之,稱為神虎,曰此西方白虎所降精也,因改國名。其地無大山,亦不生樹木,無毒蟲、猛獸之害,然物產甚薄。永樂中嘗入貢。

答兒密编辑

  答兒密,服屬撒馬兒罕。居海中,地不百里,人不滿千家。無城郭,上下皆居板屋。知耕植,有毛褐、布縷、馬駝、牛羊。刑止箠樸。交易兼用銀錢。永樂中遣使朝貢,賜《大統曆》及文綺、藥、茶諸物。

納失者罕编辑

  納失者罕,東去失剌思數日程,皆舟行。城東平原,饒水草,宜畜牧。馬有數種,最小者高不過三尺。俗重僧,所至必供飲食。然好氣健鬥,鬥不勝者,眾嗤之。永樂中遣使朝貢。使臣還,曆河北,轉關中,抵甘肅,有司皆置宴。

敏真编辑

  敏真城,永樂中來貢。其國地廣,多高山。日中為市,諸貨駢集,貴中國磁、漆器。產異香、駝、馬。

日落编辑

  日落國,永樂中來貢。弘治元年,其王亦思罕答兒魯密帖裏牙復貢。使臣奏求糸寧、絲、夏布、磁器,詔皆予之。

米昔兒编辑

  米昔兒,一名密思兒。永樂中遣使朝貢。既宴賚,命五日一給酒饌、果餌,所經地皆置宴。正統六年,王鎖魯檀阿失剌福復來貢。禮官言:「其地極遠,未有賜例。昔撒馬兒罕初貢時,賜予過優,今宜稍損。賜王彩幣十表裏,紗、羅各三匹,白氁絲布、白將樂布各五匹,洗白布二十匹,王妻及使臣遞減。」從之。自後不復至。

黑婁编辑

  黑婁,近撒馬兒罕,世為婚姻。其地山川、草木、禽獸皆黑,男女亦然。宣德七年遣使來朝,貢方物。正統二年,其王沙哈魯鎖魯檀遣指揮哈只馬黑麻奉貢。命齎敕及金織糸寧絲、彩絹歸賜其王。六年復來貢。景泰四年偕鄰境三十一部男婦百余人,貢馬二百四十有七,騾十二,驢十,駝七,及玉石、碸砂、鑌鐵刀諸物。天順七年,王母塞亦遣指揮僉事馬黑麻舍兒班等奉貢。賜彩幣表裏、糸寧、絲襲衣,擢其使臣為指揮同知,從者七人俱為所鎮撫。成化十九年與失剌思、撒馬兒罕、把丹沙共貢獅子。把丹沙之長亦稱鎖魯檀馬黑麻,景泰七年嘗入貢,至是復偕至。弘治三年又與天方諸國貢駝、馬、玉石。

討來思编辑

  討來思,地小,周徑不百里。城近山。山下有水,赤色,望之如火。俗佞佛。婦人主家柄。產牛羊馬駝,有布縷毛褐。土宜穄麥,無稻。交易用錢。宣德六年入貢。明年命中官李貴齎璽書獎勞,賜文綺、彩帛。以地小不能常貢。

阿速编辑

  阿速,近天方、撒馬兒罕,幅員甚廣。城倚山面川。川南流入海,有魚鹽之利。土宜耕牧。敬佛畏神,好施惡鬥。物產富,寒暄適節,人無饑寒,夜鮮寇盜,雅稱樂土。永樂十七年,其酋牙忽沙遣使貢馬及方物,宴賚如制。以地遠不能常貢。天順七年命都指揮白全等使其國,竟不復再貢。

沙哈魯编辑

  沙哈魯,在阿速西海島中。永樂中遣七十七人來貢,日給酒饌、果餌,異於他國。其地,山川環抱,饒畜產,人性樸直,恥鬥好佛。王及臣僚處城中,庶人悉處城處。海產奇物,西域賈人以輕直市之,其國人不能識。

天方编辑

  天方,古筠沖地,一名天堂,又曰默伽。不道自忽魯謨斯四十日始至,自古裏西南行,三月始至。其貢使多從陸道入嘉峪關。

  宣德五年,鄭和使西洋,分遣其儕詣古裏。聞古裏遣人往天方,因使人齎貨物附其舟偕行。往返經歲,市奇珍異寶及麒麟、獅子、駝雞以歸。其國王亦遣陪臣隨朝使來貢。宣宗喜,賜賚有加。正統元年始命附爪哇貢舟還,賜幣及敕獎其王。六年,王遣子賽亦得阿力與使臣賽亦得哈三以珍寶來貢。陸行至哈剌,遇賊,殺使臣,傷其子右手,盡劫貢物以去,命守臣察治之。

  成化二十三年,其國中回回阿力以兄納的游中土四十餘載,欲往雲南訪求。乃攜寶物钜萬,至滿剌加,附行人左輔舟,將入京進貢。抵廣東,為市舶中官韋眷侵克。阿力怨,赴京自訴。禮官請估其貢物,酬其直,許訪兄于雲南。時眷懼罪,先已夤緣於內。帝乃責阿力為間諜,假貢行奸,令廣東守臣逐還,阿力乃號泣而去。弘治三年,其王速檀阿黑麻遣使偕撒馬兒罕、土魯番貢馬、駝、玉石。

  正德初,帝從禦馬太監谷大用言,令甘肅守臣訪求諸番騍馬、騸馬,番使雲善馬出天方。守臣因請諭諸番貢使,傳達其王,俾以入貢。兵部尚書劉宇希中官指,議令守臣善擇使者與通事,親詣諸番曉諭,從之。十三年,王寫亦把剌克遣使貢馬、駝、梭幅、珊瑚、寶石、魚牙刀諸物,詔賜蟒龍金織衣及麝香、金銀器。

  嘉靖四年,其王亦麻都兒等遣使貢馬、駝、方物。禮官言:「西人來貢,陝西行都司稽留半年以上始為具奏。所進玉石悉粗惡,而使臣所私貨皆良。乞下按臣廉問,自今毋得多攜玉石,煩擾道途。其貢物不堪者,治都司官罪。」從之。明年,其國額麻都抗等八王各遣使貢玉石,主客郎中陳九川簡退其粗惡者,使臣怨。通事胡士紳亦憾九川因詐為使臣奏,詞誣九川,盜玉,坐下詔獄拷訊。尚書席書、給事中解一貫等論救,不聽,竟戍邊。

  十一年遣使偕土魯番、撒馬兒罕、惟密諸國來貢,稱王者至三十七人。禮官言:「舊制,恰哈密與朵顏三衛比歲一貢,貢不過三百人。三衛地近,盡許入都。哈密則十遣其二,余留待于邊。若西域則越在萬里,素非屬國,難視三衛貢期,而所遣使人倍逾恒數。番文至二百餘通,皆以索取叛人牙木蘭為詞。竊恐托詞窺伺,以覘朝廷處分。邊臣不遵明例,概行起送,有乖法體。乞下督撫諸臣,遇諸番人入貢,分別存留起送,不得概遣入京。且嚴飭邊吏,毋避禍目前,貽患異日,貪納款之虛名,忘禦邊之實策。」帝可其奏。

  故事,諸番貢物至,邊臣驗上其籍,禮官為按籍給賜。籍所不載,許自行貿易。貢使既竣,即有餘貨,責令攜歸。願入官者,禮官奏聞,給鈔。正德末,黠番猾胥交關罔利,始有貿易余貨令市儈評直、官給絹鈔之例。至是,天方及土魯番使臣,其籍余玉石、銼刀諸貨,固求准貢物給賞。禮官不得已,以正德間例為請,許之。

  番使多賈人,來輒挾重貲與中國市。邊吏嗜賄,侵克多端,類取償於公家。或不當其直,則咆哮不止。是歲,貢使皆黠悍,既習知中國情,且憾邊吏之侵克也,屢訴之,禮官卻不問。鎮守甘肅中官陳浩者,當番使入貢時,令家奴王洪多索名馬、玉石諸物,使臣憾之。一日,遇洪於衢,即執詣官以證實其事。禮官言事關國體,須大有處分,以服遠人之心。乃命三法司、錦衣衛及給事中各遣官一員赴甘肅按治,洪迄獲罪。

  十七年復貢,其使臣請遊覽中土。禮官疑有狡心,以非故事格之。二十二年偕撒馬兒罕、土魯番、哈密、魯迷諸國貢馬及方物。後五六年一貢,迄萬曆中不絕。

  天方於西域為大國,四時常似夏,無雨雹霜雪,惟露最濃,草木皆資之長養。土沃,饒栗、麥、黑黍。人皆頎碩。男子削髮,以布纏之。婦女則編發蓋頭,不露其面。相傳回回設教之祖曰馬哈麻者,首於此地行教,死即葬焉。墓頂常有光,日夜不熄。後人遵其教,久而不衰,故人皆向善。國無苛擾,亦無刑罰,上下安和,寇賊不作,西土稱為樂國。俗禁酒。有禮拜寺,月初生,其王及臣民鹹拜天,號呼稱揚以為禮。寺分四方,每方九十間,共三百六十間,皆白玉為柱,黃甘玉為地。其堂以五色石砌成,四方平頂。內用沉香大木為梁凡五,又以黃金為閣。堂中垣墉,悉以薔薇露、龍涎香和土為之。守門以二黑獅。堂左有司馬儀墓,其國稱為聖人塚。土悉寶石,圍牆則黃甘玉。兩旁有諸祖師傳法之堂,亦以石築成,俱極其壯麗。其崇奉回回教如此。

  瓜果、諸畜,鹹如中國。西瓜、甘瓜有一人不能舉者,桃有重四五斤者,雞、鴨有重十餘斤者,皆諸番所無也。馬哈麻墓後有一井,水清而甘。泛海者必汲以行,遇颶風,取水灑之即息。當鄭和使西洋時,傳其風物如此。其後稱王者至二三十人,其俗亦漸不如初矣。

默德那编辑

  默德那,回回祖國也,地近天方。宣德時,其酋長遣使偕天方使臣來貢,後不復至。相傳,其初國王謨罕驀德生而神靈,盡臣服西域諸國,諸國尊為別諳拔爾,猶言天使也。國中有經三十本,凡三千六百余段。其書旁行,兼篆、草、楷三體,西洋諸國皆用之。其教以事天為主,而無像設。每日西向虔拜。每歲齋戒一月,沐浴更衣,居必易常處。隋開皇中,其國撒哈八撒阿的幹葛思始傳其教入中國。迄元世,其人遍于四方,皆守教不替。

  國中城池、宮室、市肆、田園,大類中土。有陰陽、星曆、醫藥、音樂諸技。其織文、制器尤巧。寒暑應候,民殷物繁,五穀六畜鹹備。俗重殺,不食豬肉。嘗以白布蒙頭,雖適他邦,亦不易其俗。

坤城编辑

  坤城,西域回回種。宣德五年,其使臣者馬力丁等來朝,貢駝馬。時有開中之令,使者即輸米一萬六千七百石於京倉中鹽。及辭還,願以所納米獻官。帝曰:「回人善營利,雖名朝貢,實圖貿易,可酬以直。」於是予帛四十匹、布倍之。其後亦嘗貢。

  自成祖以武定天下,欲威制萬方,遣使四出招徠。由是西域大小諸國莫不稽顙稱臣,獻琛恐後。又北窮沙漠,南極溟海,東西抵日出沒之處,凡舟車可至者,無所不屆。自是,殊方異域鳥言侏亻離之使,輻輳闕廷。歲時頒賜,庫藏為虛。而四方奇珍異寶、名禽殊獸進獻上方者,亦日增月益。蓋兼漢、唐之盛而有之,百王所莫並也。餘威及於後嗣,宣德、正統朝猶多重譯而至。然仁宗不務遠略,踐阼之初,即撤西洋取寶之船,停松花江造舟之役,召西域使臣還京,敕之歸國,不欲疲中土以奉遠人。宣德繼之,雖間一遣使,尋亦停止,以故邊隅獲休息焉。

哈三等二十九部编辑

  今采故牘嘗奉貢通名天朝者,曰哈三,曰哈烈兒,曰沙的蠻,曰哈的蘭,曰掃蘭,曰乜克力,曰把力黑,曰俺力麻,曰脫忽麻,曰察力失,曰幹失,曰卜哈剌,曰怕剌,曰你沙兀兒,曰克失迷兒,曰帖必力思,曰火壇,曰火占,曰苦先,曰牙昔,曰牙兒幹,曰戎,曰白,曰兀倫,曰阿端,曰邪思城,曰舍黑,曰擺音,曰克,計二十九部。以疆域褊小,止稱地面。與哈烈、哈實哈兒、賽藍、亦力把力、失剌思、沙鹿海牙、阿速、把丹皆由哈密入嘉峪關,或三年、五年一貢,入京者不得過三十五人。其不由哈密者,更有乞兒、麻米兒、哈蘭可脫、蠟燭、也的幹、剌竹、亦不剌、因格失、迷乞兒、吉思羽奴、思哈辛十一地面,亦嘗通貢。

附 魯迷编辑

  魯迷,去中國絕遠。嘉靖三年遣使貢獅子、西牛。給事中鄭一鵬言:「魯迷非嘗貢之邦,獅子非可育之獸,請卻之,以光聖德。」禮官席書等言:「魯迷不列《王會》,其真偽不可知。近土魯番數侵甘肅,而邊吏于魯迷冊內,察有土魯番之人。其狡詐明甚,請遣之出關,治所獲間諜罪。」帝竟納之,而令邊臣察治。

  五年冬,復以二物來貢。既頒賜,其使臣言,長途跋涉,費至二萬二千余金,請加賜。御史張祿言:「華夷異方,人物異性,留人養畜,不惟違物,抑且拂人。況養獅日用二羊,養西牛日用果餌。獸相食與食人食,聖賢皆惡之。又調禦人役,日需供億。以光祿有限之財,充人獸無益之費,殊為拂經。乞返其人,卻其物,薄其賞,明中國聖人不貴異物之意。」不納。乃從禮官言,如弘治撒馬兒罕例益之。二十二年偕天方諸國貢馬及方物,明年還至甘州。會迤北賊入寇,總兵官楊信令貢使九十餘人往禦,死者九人。帝聞,褫信職,命有司棺斂歸其喪。二十七年、三十三年併入貢。其貢物有珊瑚、琥珀、金剛鑽、花瓷器、鎖服、撒哈剌帳、羚羊角、西狗皮、舍列猻皮、鐵角皮之屬。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