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宫史 (四庫全書本)

明宫史 卷一

  乾隆四十七年四月十七日内閣奉
  上諭昨於養心殿存貯各書内檢有明朝宫史一書其中分類叙述宫殿樓臺及四時服食宴樂并内監職掌宫闈瑣屑之事卷首稱蘆城赤隠吕毖較次其文義猥鄙本無足觀葢明季寺人所為原不堪採登冊府特是有明一代粃政多端總因閹寺擅權交通執政如王振劉瑾魏忠賢之流俱以司禮監秉筆生殺予奪任所欲為遂致阿柄下移乾綱不振每閲明代宦官流毒事蹟殊堪痛恨即如此書中所稱司禮監掌印秉筆等竟有秩尊視元輔權重視總憲之語以朝廷大政付之刑餘俾若軰得以妄竊國柄奔走天下卒之流冦四起社稷為墟伊誰之咎乎著將此書交該總裁等照依原本抄入四庫全書以見前明之敗亡實由於宫監之肆横則其書不足録而考鏡得失未始不可藉此以為千百世殷鑒並將此㫖録冠簡端欽此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三
  明宫史        政書類二儀制之屬提要
  等謹案明宫史五卷舊本題蘆城赤隠吕毖校次毖始末未詳考明末有吕毖字貞九呉縣人嘗撰事原初畧三十四卷序題崇禎甲申姓名時代皆相合疑即其人然艸茅之士何由得詳記禁庭事殆不可解毋乃奄人知文義者所私記毖依附其門為之編録故不稱撰述而稱校次歟其書叙述當時宫殿樓臺服食宴樂及宫闈諸雜事大抵冗碎猥鄙不足據為典要至於内監職掌條内稱司禮監掌印秉筆秩尊視元輔權重視總憲云云尤為悖妄葢歴代奄寺之權惟明為最重歴代奄寺之禍亦惟明為最深二百餘年之中盗持魁柄濁亂朝綱卒至於宗社郊墟生靈塗炭實為漢唐宋元所未有迨其末造乆假不歸視威福自専如具固有遂肆無忌憚筆之於書故迹其致亡之道雖亦多端要以寵任貂璫為病本之所在也我
  朝自
  列聖以來
  家法森嚴内豎不過供灑掃或違律令必正刑章不
  待於逺引周官委權冡宰而
  乾綱獨握
  宫掖肅清已足垂法於萬世乃猶防微杜漸
  慮逺思深
  特命繕錄斯編登諸冊府著前代亂亡之所自以昭示無窮伏考尚書有曰殷鑒不逺在夏后之世詩大雅有曰儀鑒于殷亦越漢之髙帝使陸賈作新語亦曰著秦之所以失與我之所以得葢時代彌近資考鏡者彌切也
  皇上於
  内殿叢編撿逢是帙闢其繆而仍存之
  聖人之所見者大矣謹恭録
  諭㫖弁冕簡端仰見衡鑒
  親操折衷衆論勒千古未有之鴻編皆義主勸懲言資法戒非徒以雕華浮艶為蔵弆之富也乾隆四十七年十一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