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進實錄表

  明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
進實錄表
附李景隆解縉等進實錄表 

本補,用嘉本中央圖書館黃絲闌鈔本及北平圖書館藏明刊《夏忠靖集》校。

  監修官戶部尚書夏原吉、總裁官文淵閣大學士兼左春坊大學士胡廣、國子祭酒兼翰林院侍講胡儼、纂修官翰林院學士兼右春坊右諭德金幼孜、翰林院學士兼左春坊左諭德楊士奇、翰林院侍讀學士曾棨、翰林院侍讀兼右春坊右贊善梁潛、翰林院侍講兼左春坊左中允鄒緝、翰林院侍講王英、修撰余鼎罗汝敬、刑部主事李時勉陳敬宗等,欽奉聖旨修纂《太祖聖神文武欽明啟運俊德成功統天大孝高皇帝實錄》。欽依修完,謹奉表上。


  進者原吉等誠惶誠恐,稽首頓首,上言:

  伏以聖人啟運,肇萬世之鴻基;國史纂書,示百王之大法;必憑記錄垂法後來。故典謨載堯舜之言,方冊布文武之政。古今通義,昭晰如斯。矧創業垂統而茂建於豐功,又繼天立極而聿隆乎至治。欲揚休美,謹在編修。

  欽唯太祖聖神文武欽明啟運俊德成功統天大孝高皇帝,天地合德,日月同明,膺景命而隆興,握貞符而御曆。義旗一舉,豪傑景從,仁闻四张,州郡響應。遂渡而下姑孰,乃定鼎而都金陵。除舊布新,安民靖亂。風霆肅乎號令,日星煥乎紀綱。威武奮揚,东東面征而西面怨;至仁不殺,近者悅而遠者来。掃群雄於呼吸之間,拓四方於指顧之頃。連城納款,挈壺漿以迎師;列土堅[1]降,崩闕角以稽首。舉中原如拾芥,蕩胡虜若振枯。拯烝黎[2]於塗炭之中,驅辯椎於沙漠之外。不十年而成帝業,混一統而主天民。人記肇修,叙彝倫於旣斁;華风復正,舉禮樂於重興。山川鬼神,莫不攸寧;華夏蠻貊,罔不率俾。有过化存神之妙,尽彌綸參赞之功。身致太平,卓冠百王之盛;德兼文武,超越六籍之聞。況儉勤戒[3]乎始終,而謙敬純乎表裏。宵衣旰食,日總覽於萬幾。秋肅春溫,時顺體於四序。是致雨暘時[4],若歲榖屢登。諸福畢臻,天休滋至。在位歷三十餘年之久,升遐動万方哀悼之心,自古以来未有如斯之盛者也!

  恭唯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顺聖高皇后,天生聖善克相,肇基誕開。文定之祥永協,坤元之吉同符。景運遂位中宫,德邁嫔虞,功超胥宇。性情適關雎之正,子孫應麟趾之仁。簡能造化之宜,保合承天之慶。政修宫閫,化行家邦。誕育聖躬,茂承天眷,自古后妃之隆莫盛于斯者也!

  欽惟皇帝陛下,聖仁天賦,睿德日新,念達孝以尊親,在繼志而述事。聿頒修史之詔,適當嗣位之初。發蘭臺記註之文而徵以藩邸之副;紬金匱石室之秘而考乎世家之藏。爰纂錄以成書,實仰賴於聖斷。謂事貴直而文貴簡,理必明而義必彰。乃敕命乎儒臣,重編劘於歲月。臣等才非良史,愧乏三長,法遵舊章,敢妄一筆。唯洪鈞何能於繪畫,而至德莫罄於名言。煥乎文章,表經世之大訓;寫之琬琰,作詒謀之永圖。

  謹撰述《太祖聖神文武欽明啟運俊德成功統天大孝高皇帝實錄》二百五十七卷,计二百五册;《寶訓》十五卷,計十五冊。謹伏闕上進。臣等无任瞻天仰聖,激切屏营之至。謹奉表随進以聞。

  永樂十六年五月初一日,戶部尚書夏原吉等謹上表。

  ↑返回頂部 附李景隆解縉等進實錄表 
  1. 本作「立」。
  2. 《忠靖集》「黎」作「庶」。
  3. 本作「崇」。
  4. 本中本《忠靖集》作「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