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經
作者:甘公 石申 戰國

卷上编辑

(原缺文一張)

○四輔编辑

四輔四星,抱北極樞星,主君臣禮儀,主政萬機,輔弼佐理萬邦之象,輔佐北辰而出入授政也。

○六甲编辑

六甲六星,在華蓋之下,扛星之旁。主分陰陽而配於節候出入,故在帝座旁,所布政教而授農時也。

○鉤陳编辑

鉤陳六星,在五帝下,為後宮大帝正妃。又主天子六軍將軍,又主三公。若星暗,人主凶惡之象矣。

○天皇编辑

天皇大帝一星,在鉤陳中央也,不記數,皆是一星。在五帝前,坐萬神、輔錄圖也。其神曰:耀魄寶,主禦群靈也。

○柱下编辑

柱下史,在北辰東,主左右史,記過事也。

○尚書编辑

五尚書,在東南維,主納言夙夜谘謀事也。

○內廚编辑

內廚二星,在西北角,主六宮飲食、後妃第宴,飲廚府也。

○天床编辑

天床六星,在宮門外、聽政之前,亦主寢宴會宴息床。星傾,天子不安,失位也。訣曰:“火入紫微宮中,天下大亂,帝王失位。”

○北斗编辑

北斗星謂之七政,天之諸侯,亦為帝車。魁四星為璿璣,杓三星為玉衡,齊七政。斗為人君,號令之主,出號施令,布政天中,臨製四方。第一名天樞,為土星,主陽德,亦曰政星也,是太子像。星暗若經七日,則大災。第二名璿,主金,刑陰,女主之位,主月及法。若星暗經六日,則月蝕。第三名璣,主木,及禍,亦名令星。若天子不愛百姓,則暗也。第四名權,主火,為伐,為天理伐也。無道,天子施令不依四時,則暗。第五名衡,主水,為煞,助四時,旁煞有罪。天子樂淫,則暗。第六名開陽,主木及天下倉庫五穀。第七名瑤光,主金,亦為應星。訣曰:“王有德至天,則斗齊明,國昌。總暗,則國有災起也。右斗中子星少則人多淫亂,法令不行。木星守,貴人繁,天下亂也。火星守,兵起,人主災,人不聊生,棄宅走奔諸邑。守斗西,大饑,人相食。守斗南,五果不成。五星入斗,中國易政,又易主,大亂也。彗孛入斗中,天下改主,有大戮。先舉兵者咎,後舉兵者昌。其國主大災甚於彗之禍。右旁守之咎重,細審之所守。樞入張一度,去北辰十八度也。衡去極十五度,去辰十一度。

○華蓋编辑

華蓋十六星,星在五帝座上。正,吉,帝道昌。星傾邪,大凶。扛九星,為華蓋之柄也。上七星為庶子之官,若星明,主匡天下。不明,主亂期八年,國無主也。

○五帝座编辑

五帝內座,在華蓋下,覆帝座也。五帝同座也。正色上吉,色變為災凶也。

○禦女编辑

禦女四星,在鉤陳北,主天子八十一禦女妃也,後之官。明吉,暗凶也。

○天柱编辑

天柱五星,在紫微宮內,近東垣,主建教等二十四氣也。

○女史编辑

女史一星,在天柱下史北,掌記禁中傳漏動靜,主時要事也。

○陰德编辑

陰德二星,以太陰在尚書西,主天下綱紀、陰德惠遺、周給賑財之事。

○大理编辑

大理二星,在宮門內,主刑獄事也。自北極已下五十星,並在紫微宮內外。占曰:“彗孛入中宮,有異姓王。火星入守北極,臣丁煞君。木星入守北極,國有大衰。若分守久,有逆臣反亂。土星犯乘之,大人當之,太子有罪。五星聚在中宮,改立帝王。五星及客犯守鉤陳者,大臣凶。所守犯之座,皆受其殃咎也。”

○輔星编辑

輔星像親近大臣。輔佐興而相明,若明大如斗者,則相奪政、兵起;若暗小,則死免官;若近斗一二寸,為臣迫脅主;若五、六、四寸遠,客及彗孛入斗中,諸侯爭權逼天子。月暈斗,大水入城,兵起,主有赦。北斗第六七損角,第四五六指南,第一二指觜,二十有九星。

○內階编辑

內階六星,在文昌北,階為明堂頭。

○文昌编辑

文昌七星,如半月形。在北斗魁前,天府,主營計天下事。其六星各有名,六司法大理。色黃光潤,則天下安、萬物成。青黑及細微,多所殘害。搖動移處,三公被誅。不然,皇後崩。文昌與三公、攝提、軒轅共為一體,通占:木土星守之,天下安;火星守,國亂兵起;金星守,兵大起。若彗孛流星入之,大將返叛亂也。

○三公编辑

三公三星,在斗柄東。和陰陽,齊七政,以教天下人。一星亡,天下危;二星亡,天下亂;三星亡,天下不治也。

○天棓编辑

天棓五星,不用明。明則天下兵起,斧鉞用槍。棓八星皆以稱非常也。入氐一度,去北辰二十八度。

○天槍编辑

天槍三星,在北斗柄東。主天鋒武備。在紫微宮右以禦也。

○傳舍编辑

傳舍九星,在華蓋奚仲北,近天河。主賓客之館。客星守之,兵起。今四方館也。

○天廚编辑

天廚六星,在紫微宮東北維,近傳舍北百官廚。今光祿廚像之。星亡,君子賣衣,民人賣妻子,大饑。客守之,大饑荒。

○天一编辑

天一星在紫微宮門外右星南,為天帝之神。主戰鬥,知吉凶。星明,吉;暗,凶。若離本位而乘斗後,九十日必兵大起也。光明,陰陽和也,萬物盛,天子吉。星亡,天下亂,大凶也。

○太一编辑

太一星,在天一南半度。天帝神、王使十六神,知風雨、水旱、兵馬、饑饉、疾病、災害之在其國也。星明,吉;暗,凶。離本位而乘斗者,九十日必兵大起也。太一星入軫十度,去北辰十五度半。太一星去北辰十一度。

○天牢编辑

天牢六星,在北斗魁下。貴人牢,占與貫索同。主禁思慕奸誌。火星守入之,人民相食之應,有赦也。

東方七宿三十三星,七十五度,並巾外宮輔座等。

○角宿编辑

角二星,為天門壽星、金星。春夏為火,秋冬為水。蒼龍角也,東方首宿。南左角名天津,蒼色,為列宿之長。北右角為天門,黃色。中間名天關。左主天田,右主天祗。十三度,八月日在北,南去北辰九十一度。凡日月五星,皆從天關行,此為黃道。入黃道為旱,其角南二度為太陽道。入陰道為水,角宿北二度為陰道。角宿直指辰,即是耕種,次為農官。若明、大,王道太平。若暗及亡、角搖動,王者失政。星微小,國弱,失政,王道不行。春,日月入角、暈者,王失政。日月角中蝕者,其邦不寧。木星守,七日有赦,忠臣用。火星守,忠臣賢相受誅,繒帛貴,有鬥戰,萬人兵起。期以日,宮中盜賊內亂。火守角,宮道不通。大環繞鉤已者,國大饑。火犯之,必戰。火守左角,太尉死,國危;守右角,五穀不熟,大水災。犯左右角,群臣謀戰,不成,伏誅。土守,內主喜,六十日國有忿爭。金守,天下兵大盛,國有爭事。金、火合守,太白居後,被軍將殺。水守,王者刑罰急,有水災疾疫。客彗孛入角、色白者,國有兵起,及大喪,亦軍敗城陷。客守四十五日,旱,五穀焦,風雨不時,蝗蟲起。星流出角門,天子發使出外;從他宿入角門,外國使入中京。或為近臣殺主,戰死。月蝕熒惑,有亂臣在宮,非賊而盜。月入天市及河而暈三重,兵起,天下道斷,軍將失利。

○天理编辑

天理四星,在北斗杓中,主貴人牢,為執法官。星不欲明,明則貴人被罪。

○執法编辑

執法四星,在太陽首西北,主刑獄之人,又為刑政之官。助宣王命,內常侍官也。

○太陽编辑

太陽守在西北,主大臣人,備天下不虞事。星明,吉;暗,凶。星移,天下兵起,中國不安之應也。入張十三度,北極四十五度。

○相编辑

相星在北極斗南,總領百司,掌邦教以佐帝王,安撫國家集眾事,塚宰之佐。星明,吉;暗,凶。亡,相死,不然流出。相入翼一度,去北辰三十一度。

○平道编辑

平道二星,在角間,主路道之官。

○進賢编辑

進賢一星,在平道西垣,卿相薦舉逸士學官等之職也。星明,賢士用進;暗,小人用。

○天門编辑

天門二星,在左角南,主天門侍宴應對之所。

○天田编辑

天田二星,在角北,主天子畿內地,左對疆界城邑邊塞。

○周鼎编辑

周鼎三星,足狀,雲鼎足星,在攝提大角西,主神鼎。

○庫樓编辑

庫樓二十九星,庫樓十星;五柱,十五星;衡四星。在角南,軫東南,次器府東。一曰文陣兵車之府。中繁眾則大兵起。庫中無星,下臣逆謀,兵盡出,天下無安居者。庫中柱動,兵戈四出夷狄。柱半不具,天子自將,半兵出。木星守,人饑,米貴。西入軫一度,去北辰八十九度。

○左攝提、右攝提编辑

攝提六星,在角、亢東北,主九卿為甲兵,攜紀綱,建時節,祥。火星守,天下更主。金星守,兵起。

○大角编辑

大角一星,在攝提中,主帝座。金星守,兵大起。月蝕,王者惡忌之。入亢三度半,去北辰五十九度也。

○帝席编辑

帝席三星,在大角北。星暗,天下安。星不欲明,明則王公凶。

○亢池编辑

亢池六星,在亢北,主度送迎之事。

○折威编辑

折威七星,在亢南,主詔獄斬殺、邊將死事。

○陽門编辑

陽門二星,在庫樓東北。隘塞外寇盜之事。

○陣車编辑

陣車三星,在氐南,主革車、兵車。

○亢宿编辑

亢四星,名天府。一名天庭,總領四海。名火星,春夏水,秋冬金。暗,國內亂、弱;大明,天下安寧。日、月蝕亢,中國有事。五星犯亢、逆行,君憂失國,大臣不用。木星守,留三十日已上,有赦,年豐。久守其國,米貴,人多疾病,水災。木與火星同,穀不成,人死如草木,水災。火星守,多雨,天下兵盡返,大起。水星守,其分米貴。久守,多病,大水災也。土星守,萬物不成,多病。金星守,天下道不通,兵起,盜賊、水災傷人。金星行入南上道,五穀傷。赤色,旱,人流走。彗孛犯之,其國兵起,大臣作亂一年。月暈圍光,士卒自將,百里不遂,士卒死。

○梗河编辑

梗河三星,在大角、帝席北,主天子鋒,又主胡兵及喪。訣曰:“梗河,雲也。相去,吉;相向,兵起。客守,世亂矣。”

○騎官编辑

騎官二十七星,在氏南,主天子騎。虎賁、貴諸侯之族子弟、宿衛,天子令三衛之像。星眾,天下安;星少,兵起。五星守之,兵起。西北入北辰一百十五度。

○車騎將軍编辑

車騎將軍星,在騎官東南,主車騎將軍之官。

○車騎编辑

車騎三星,在騎官南,總領車騎行軍之事。

○西鹹编辑

西鹹四星,在氐東,主治淫佚。南星入氐五度,去北辰九十三度。

○七公编辑

七公七星,在招搖東,氏北。為天相,主三公、七政善惡。星明,則眾議詳審。星入河中,米貴、人相食。金星守,天下兵起,亂。西星入氐四度,去北辰四十九度。

○積卒编辑

積卒十二星,在氐東南。星微小,吉。如大明及搖動,主朝廷有兵。一星亡,兵半出;二星亡,兵大半出;三星亡,兵盡出。五星守,兵起。星西入氐十三度,去北辰一百二十四度。

○房宿编辑

房四星,名天府,管四方。一名天旗,二名天駟,三名天龍,四名天馬,五名天衡,六為明堂。是火星,春夏水,秋冬火。房為四表,表三道,日月五星常道也。上第一星名為右服次將,其名陽環上道;二星名右驂上相,其名中道;三名左服次將,其名下道;四名左驂上相,總四輔。左驂左服雲東方及南方,可用兵;右驂右服雲西方北方,不可用兵。

○玄戈编辑

玄戈一星,在招搖北。一名臣戈。五星守,兵起。星明,動,胡兵起。入氐一度,去北辰四十二度。

○招搖编辑

招搖星在梗河北,主胡兵。芒角動,兵革起行。入氐二度,去北辰四十一度。

○顓頊编辑

顓頊二星,在折威東南,主治獄官拷囚情狀,察真偽也。

○氐宿编辑

氐四星,為天宿宮。一名天根,二名天符。木星,春夏木,秋冬水,主皇後、妃嬪。前二大星正妃,後二左右。大明為臣奉事,君寧;暗,失臣勢,動臣出國。日月氐中,君犯惡之。木星守之,後喜。守二十日,有王者之所行不利,疾則治遲,行臣職主。守,必有諸侯並王。火守,大臣相譖,逆行而赤色,大臣亡。久守六十日,有大赦。火星入之,有賊臣為亂,近期一年,遠二年。金星守者,有兵起,將軍有封爵者。火之位水守,有大水漂浸宮館,萬物不成。水入,貴臣憂,有獄事。客守,布帛貴。土星守,有立太子;久守八十日已上,國有兵起。彗孛行入氐中,後宮有異,兵動不出,一百八日內遭水。東平月暈圓氐,大將軍殃,人多疾病。

○鉤鈐编辑

鉤鈐二星,主法。去房宿七寸。第一名天健,二名天宮。籥開藏,若近,夫妻同心;遠者,夫妻不和。大明,則群臣奉職,天下道洽。暗,則群臣亂政,王道不行。日月蝕房中,王者亂昏,大臣專權。木星守,天下和平。留四十日,五穀豐,人安吉,無疾病,天子有令德,期在四月。火星守,有兵起,七月有大喪,及赦十日。守大夫,災二十日不去,必臣反及君子、天子憂亂,王者惡之,天下兵旱。守止一日,大臣亂。土星守,有妾、王亦亂,旱及地動。久守,其有兵。金守,陪脅君,大有土功事,國亂,布帛貴。久守,人饑易主。火守,奸臣謀王,大臣相譖,暴誅臣佐,天下乖離。若出房心中間,地動。客守,米貴十倍。日月五星犯之、色青,國憂兵喪;色白,大兵相殺,積屍如丘。彗孛入房,國危人亂,相殘。流星入房,西行為枉矢,王殺忠臣,臣殺主,輔臣亡。遠期三年,常以三月候房。日月出表南,大旱喪;出表北,災及萬里,兵亂,陰雨。若出中道,太平許、徐、潁州。月暈圍房心,災疫,凶。五度九月日,此上去北辰一百四度半。

○罰编辑

罰三星,在東鹹西下,南北而列,主受金、罰贖、市布租也。

○東鹹编辑

東鹹四星,在房東北,主防淫佚。木在北守而搖動,天子淫佚過度。星南入心二度,去北辰一百三度也。後則不過百八十日,遠則不過三年,起於宋、汴等州。

○天乳编辑

天乳星,在氐北,主甘露。入氐十五度,去北辰九十六度。此件屬前項,天乳別。

○貫索编辑

貫索九星,在七公前,為賤人牢。牢口一星為門,門欲開,開則有赦。若赦,主人憂。若牢門閉,及口星入牢中,有自絞死者。以五子日夜候之,一星亡,有喜事;二星亡,有爵事;三星亡,有赦。甲庚期八十日,丙辛期七十日,戊壬期六十日。星入河中,人相食。若九星總見,獄事煩。水星守,水災。火星守,米貴。有大星出牢,大赦。小星,即小曲恩降,慮口舌。右星入尾一度,去北辰五十五度也。

○巫官编辑

巫官二星,在房西南,主醫巫之職事也。

○天福编辑

天福三星,在房西,主鑾駕乘輿之官也。

○鍵閉编辑

鍵閉星,在房東北,主管籥。星不欲明,明則內亂,門扉不禁,奸淫至行於女也。

○心宿编辑

心三星,中天王,前為太子,後為庶子。火星也,春夏木,秋冬水。一名大火,二名大辰,三名鶉火。中星明大、赤,為照天子德行;暗小、失常色,為主微弱,不能自斷。星不欲直,直則主失計、動搖,天子憂。木星守,天下安。久守而絕犯者,臣謀主,大兵起。火星守,地動。守二十日,臣謀主。色黑,主崩之像。土守,聖帝出謀臣,天下太平,有雲:“國有赦。”久守不去,憂賊,天下大旱。有金星守,山崩,四方兵起。久守二十日已上,去心三寸,兵起。鉤戰上殿,期八十日,亦有大蟲災,人饑災也。水星犯,有水災及旱,兵起,布帛貴。客守犯,大旱,赤地千里。日月五星經心失積,赤暈虹背向蝕,人饑,兵起,臣反,國易主,喪大臣、使客。月貫心,內亂。彗孛入心,主憂有喪,大臣廢黜。心變,期急不過七日之應也。

○天市编辑

天市垣五十六星,在房心北,主權衡。一名天旗。大明則米貴。市中星眾,則歲實。五星入市門,則兵起。芒角色赤、赤氣入,大災。火守,米貴,所守坐犯皆當之。門左星入尾一度,去北辰九十四度也。

○候编辑

候星在市東,主輔臣,陰陽法官。明,則輔臣強;小暗,輔微弱。入箕三度,去北辰七十二度。

○宦官编辑

宦官四星,在帝座西南,侍帝之傍。入尾十二度。

○斗编辑

斗五星,在宦星西南,主稱量度。明斗西後則豐,若斗亡仰不熟。入尾十度。

○宗人编辑

宗人四星,在宗政東,主司享先人。星動,帝親致憂。

○宗正编辑

宗正二星,在帝座東南,主宗正卿大夫。暗,室位、室族有事。


卷下编辑

○屠肆编辑

屠肆二星,在帛度北,主屠煞之位也。

○市樓编辑

市樓六星,在市門中,主掞闠之司,今市曹官之職。

○斛编辑

斛四星,在北斗南,主斛食之事。已上諸星,並在市中也。

○女床编辑

女床三星,在天紀北,主後宮生女事、侍帝及皇後。明則宮人自恣。入箕一度,去北辰五十三度。

○帝座编辑

帝座一星,在市中,神農所貴。色明潤,天子威令行;微小,凶;亡,大惡之。入尾十五度,去北辰七十一度。

○宗星编辑

宗二星,在候東,主宗室,為帝血脈之臣,錄呈家親族等級。星明則族人有序,暗則族有憂。

○列肆编辑

列肆二星,在斛西北,主貨珍寶、金玉等也。

○東肆编辑

東肆二星,在宮門門垣左星之西,主市易價直之官。

○帛度编辑

帛度二星,在宗星東北,主平量也。

○天紀编辑

天紀九星,在貫索東,主九卿萬事綱紀,掌理怨訟。與貫索相連,即有地動,期二年。星不欲明,即天下有怨恨生;亡則國政壞。西入尾五度,去北辰五十一度。

○天棒编辑

天棒五星,在女床東北,主忿爭刑罰,以禦王難,備非常。明大有憂,微小吉,不用明。火星守,兵起。入箕八度,去北辰十二度。春夏火,秋冬水。主八風之始,一名析木。

○天維编辑

天維三星,在尾北斗杓後。若星散,則天下不複合也。

○天江编辑

天江四星,在尾北,主太陰。明動,大水不禁,兵起不具,天下津梁不通。南星入尾六度,去北辰一百十一度。

○天龜编辑

天龜六星,在尾南漢中,主卜吉凶,明君臣。若火星守,旱澇災。入尾十二度,去北辰一百四十一度。

○天魚编辑

天魚一星,在尾河中,主雲雨,理陰陽明河海出。天魚搖,暴水災。火星守,南旱北水。

○神宮、尾宿编辑

龍尾九星為後宮。第一星,後;次,三夫人;次,九嬪;次,嬪妾。一名後族,水星也。二風後,三天雞,四天狗,五太廟,皆欲明。大小相承,則宮多子孫。傳說一星在尾第二星東二寸,小者是。其星明,則輔臣忠政;暗則陪臣亂邦。木星守尾立太子,三十日必後族逆兵,妾賣權,臣亂國。火星守,兵相向,大臣憂。火與水合守箕、尾間,名九江口,必有赦。若勝踴折絕者,天下亂,及旱災。土星守,多盜賊,旱宮有廢黜。土入,魚鹽貴,兵起,大將出征。木火金星守,淮土客合星入守,人亂大臣變易,失政。水守入,天下水災,江河決,魚米貴。客守,賊暴貴。客入,天下大饑,荒亂,人相食,疾疫,死竄他方,不耕織,君子貨衣,小人賣妻子。日月蝕於尾,貴臣中相刑。反暈、虹背向尾,將相憂亂,後有喪。彗孛行犯,貴臣誅,內寵亂政,幽州、定、冀、遼東等之應也。

○箕宿编辑

箕四星,主後別府二十七世婦、八十一禦女,為相天子後也。亦為天漢九江口,主梁在漢邊。金星,春夏金,秋冬土。箕後動有風,期三日也。前二星為後也。箕入河中,大饑,人相食。箕前亦名糠星,大明歲豐,小微天下饑荒,天下無米。木守宮,有口舌。火星守,天下饑。久守環繞成鉤已,大臣被誅。火守,大水災,平溢澤。若十月守之,大水,米倍饑。土水二星守,萬物不成,饑。久守,兵起,或米貴,或赦。金星入守,兵起,有赦,更主。久守,風旱,防內亂,兵起攻政。水星守,穀不豐,入大人憂。客守,天下大饑,米貴十倍,人相食,流亡他邑,不耕織。色赤,大風,雨亂。客在南,旱。計日月五星入之中,天下兵起。滄洲、洛陽、玄兔、廣陵等應之也。

○建星编辑

建六星,在南斗北,天之都關,三光道也,主司七耀行得失。十一月甲子冬至,大應治政之宿所起也。木星守,水災,米貴,多病。金星守,萬物不成。久,惡等守惡。水星守,人饑。西星入斗七度,去北辰一百十三度。

○天弁编辑

天弁九星,在建北,近河,為市官之長。暗,凶,無萬物。明大,萬物興眾。主市易也。

○狗编辑

狗二星,在斗魁前,主卿臣。移處,卿臣為亂。

○狗國编辑

狗國四星,在建東南,主鮮卑、烏丸。明,邊兵起也。

○天籥编辑

天籥七星,在斗杓第二星西,主鎖籥關閉。明,吉。暗,凶災。

○鱉编辑

天鱉十五星,在斗南,主太陰,水蟲。不在漢中,有水火災。白衣食星,大人喪。火守,旱。水星,即水災。右入斗一度,去北辰一百二十七度。

○漸台编辑

漸台四星,屬織女東足,主晷漏、律呂、陰陽事。

○輦道编辑

輦道五星,屬織女西足,主天子遊宮、嬉樂之道也。

○杵编辑

杵三星,在箕南,主杵臼舂米事。星動,人失釜甑修橫,大饑荒。客守之,天下饑。北星入箕一度,去北辰一百四十三度。

○農编辑

農丈人一星,在斗南,主農官田政、司農卿等之職。北方七宿三十五星,九十八度七十五分五十秒。

○斗宿编辑

南斗六星,主天子壽命,亦雲宰相爵祿之位。巫鹹氏雲:“木星,春夏木,秋冬水”。一名天斧,二名天闕,三名天機。大明,王道和平,將相同心,帝命壽,天下安。暗,大臣失位,天下驚。芒角動搖,國失忠臣,天下愁。木守六十日,大臣增壽、爵、祿。木逆行入魁中,大臣逆。久守,兵起,水災,大饑,人相食。火守,國有內變,相輔不安,兵起。火逆行順守者及繞城鉤已,將相崩死,國災。火久守,國絕嗣。土星守入斗中,有王者不用兵升大位。守之九十日,兵起,水災。金星守,執法大臣作逆,國亂,兵起,有赦。火、金星俱入斗中,名曰鑠,必有臣子逆。久留遲、火經過速出者,禍難速平。水星守,水災。火入斗,兵起於吳越,人大饑。守客,有兵絕道,卒有大水、賊盜,多亂喪,弟攻兄,子殺父,或主崩、米貴。久守,國絕嗣。客守第二星,大水,人相食。客赤色入斗中,兵起,軍將死。日月入斗,大臣失位,或被戮。若斗中蝕者,日,帝惡,月,後惡。暈圍斗之分,入流千里,江、池、丹、楊、越、廬、洪地等應也。

○天泉编辑

天泉十星,在鱉東,一曰大海,主灌溉溝渠之事也。

○織女编辑

織女三星,在天市東端。天女,主菰果、絲帛、收藏、珍寶及女變。明大,天下平和。常以七月、一月六七日見東方。色赤精明,女功善。一星主,兵起,女人為役。常向扶匡即善,不向則絲帛倍貴。火星守,布帛貴,兵起十年乃息,公主憂。客守,絲帛等貴,入斗十一度,去北辰五十二度也。

○牽牛编辑

牽牛六星,主關梁。上星主道路,中主牛。木星,春夏木,秋冬火。中央火星為政始,日月五星行起於此。呰攜星遠漢,天下牛貴。明,亦貴;暗小,賊入漢中,牛疫死,直米穀價平,曲米貴。失常色,牛多死,穀不成。木星守,天下和平。久守,水災,人凍死,米貴,賣子,虎害人,臣謀主。木逆久守,有水,道不通。火星守,老臣逆,牛貴十倍,人相食,兵起,將軍死,大水災,津梁不通。土星守,臣謀主,君有失位臣。金星守,地氣泄,兵起至城,天下人多死。水守辰星,常以冬朝牽牛。若不朝,來年五穀不熟,大水損害。客守二十日,兵起。彗孛行牛中,吳越有自王者。彗出牛中七十日,有政更像。虹出牛,必有壞城臨淮。月暈圍牛,損小兒,災變也。八月昏中。八度,去北辰一百十度。

○扶匡编辑

扶匡七星,在天柱東,主桑蠶之事。

○天雞编辑

天雞二星,在狗國北,主異鳥。火星守,兵起。土守,人饑相食,流亡。

○河鼓编辑

河鼓三星,中大星為大將軍,左星為左將軍,右為右將軍。星直,吉,為羽軍傒能。曲即凶,為失計奪勢。左右旗各九星,並在牛北枕河,主軍鼓達者聲音,設守險以旗表。亡動,兵起。左旗黑色,主陰幽之處,備警急之事。河鼓有芒角,為將軍雄強百盛也。

○天桴编辑

天桴四星,在左旗南北列,主漏刻。天桴若暗,漏刻失時;明則得所,吉。

○九坎编辑

九坎九星,在牛南,主溝渠、水泉流通。明,災起;暗,吉。五星守及犯之,水泛溢。西入斗四度,去北辰一百二十六度。

○天田编辑

天田九星,在牛東南,主畿內田苗之職。

○羅堰编辑

羅堰二星,在牛東。星不明、暗,吉;大明,馬被水淹浸。

○女宿编辑

須女四星,主布帛,為珍寶藏。一名婺女,天女。水星,春夏水,秋冬火。大明,女功有就,天下甚熟。小暗,天下不足,庫藏空虛。日月蝕女中,天下女功不為,邦憂患。木星守,歲多水,有喜女主,人多凍死。火星守,產婦多死,布帛貴蒙。土星守,人相嫉惡,有錢人暴貴,存女喪。金星守,臣下謀主,兵起,人多死,女多寡,府藏出珍帛。水星守,有水災,萬物不成,布帛貴。客守,諸侯進妓女,布絹貴,有女暴貴。彗孛行犯,國兵起,女亂常、海西郡、婺州、台州等。月暈圍,主女死也。十二月日在此,二月旦中。西星去北辰一百六度。

○離珠编辑

離珠五星,在女北,主藏府以禦後宮。移則亂。西入女一度,去北辰九十四度也。

○瓜瓠编辑

瓜瓠五星,在離珠北。敗瓜,五瓜南,星明,大熟,主陰謀後宮,天子果園。星不具、搖動,有賊害人。木水客星等守,魚鹽貴。瓜瓠入女一度,去北辰七十一度。

○璃瑜编辑

璃瑜三星,在秦代東南列北,主王餱衣服。

○虛宿编辑

虛二星,主廟堂哭泣。金星,春夏水,秋冬金,一名玄枵,二名顓頊,三名大卿,亦曰臨官。星欹枕斜、上下不比,則饗祀失禮。木星守,昭穆失序,人饑多病。木星與土合守,名陰陽盡,為大水災,魚行人道,民流亡不居其處,期三年當大旱,赤地千里。火星守,赤地千里,女子多死,萬物不成,有土功役,天子愁兵。久守,人饑,米貴十倍。土守,風雨不時,大旱,多風,米貴。金星守,臣謀主,國政急,兵起,殺人流血。水星守,旱,萬物不成。客守其分,有災疫。若淩犯環繞鉤已,國亂。彗孛行犯久,有兵入相殺,流血如川,屍如丘。大星如半月守,名天賊,為帝主者奉郊廟以銷災齊州。日圍虛,兵動,人饑。

○越编辑

越一星,在婺女之南。

○鄭编辑

鄭一星,在越星南。

○趙编辑

趙二星,在鄭之南。

○齊编辑

齊二星,在越星南。

○周编辑

周二星,在越星東。

○楚编辑

楚二星,在魏星南。

○燕编辑

燕一星,在楚星南。

○秦编辑

秦二星,在周星東南。

○魏编辑

魏二星,在韓星北。

○韓编辑

韓一星,在晉星北。

○晉编辑

晉一星,在代星西北。

○代编辑

代二星,在秦星南。

右件星色黑,變動流亡。五星淩犯,則其國各當咎也。

○司非、司危、司祿、司命编辑

司命、司祿、司危、司非各二星,已上在虛北。司祿次司命北,司危次司祿北,司非次司危北。

右各主天下壽命、爵祿、安泰、危敗、是非之事。

○天津编辑

天津九星,在虛北河中,主津瀆津梁、知窮危、通濟度之官。星明動,兵起;參差,米貴。星大,津不通,三河水為害;星移,河溢覆。赤氣入之,旱災;黃白氣入,天子有令德。火星守,天下大亂,及旱。西入牛二度,去北辰四十九度也。

○危宿编辑

危三星,主宮室祭祀。土星,春夏水,秋冬火。動而暗,天子宮室土功事興。

○墳编辑

墳墓四星,在危下,主山陵悲慘事。暗失本位、小不見,則山陵毀,梓宮刳割事也。日月蝕危中,主宮殿崩陷,大臣殺,天下作逆。木星守,祀不敬,天子別造宮室。土火守,人多役死不葬,歲儉,南方有兵。久守,東大兵逆,國敗政,人饑旱,米貴十倍。土星守,土功起,旱,損急兵。金星守,罷兵,將軍喜慶。水星守,臣下亂謀,敗破被刑,法官有憂,國有水災。日月五星入,天下亂,來年大饑。客守,王侯主國政事,米貴。彗孛行犯,國返兵起。流星入,天下不安。近半年,遠三年,蔡州太原郡。月暈圍色,人多病。

○室宿编辑

營室二星,主軍糧。離宮上六星,主隱藏。木星,春夏火,秋冬水,一名宮,二名室。明,國昌;動搖,兵出起。日蝕室中,王自將出征不伏。月蝕,歲饑,百姓絕種。上六星名離宮,主六宮妃後位,為掖求卷。若危乘守、入城鉤已環繞、左右逆行、往來於宮者,為妃後廢黜,或主崩,後黨被誅,或宮女外通,以時占之。木星守,在南東有善事,北即憂,西米貴。火星守,將軍凶。久守成鉤已者,主失官位,大臣陰謀,憂旱,米貴十倍,大臣作逆。守經二十日已上,至久九十日,臣亂,殺君篡位,天子惡之。土星守,主陰造宮室,起土功,將軍益封。金星守,兵革散。久守,軍兵滿野。水星守,水災,民為主欲敗亡,候之不出四十。客守,有軍出,失兵法,主民得地,人米貴人散。彗孛星出,天下亂,國易政,卒為績廣政。彗孛犯之,前起兵者為弱,亦不守,鬥戰必敗,淫衛、甘、秦州。月暈圍室壁,下人謀成;起謀不成,婦兒多病死者。應之時,取占之應也。

○奚仲编辑

奚仲四星,在天津北,帝王東宮之官也。

○鉤编辑

鉤九星,在造父西,河中。星移,主地動之應也。

○車府编辑

車府七星,在天津東,近河,主官車之府也。

○哭编辑

哭二星,在虛南,主死哭之事。

○泣编辑

泣二星,在哭星東,已上並,主死悲泣之事。

○造父编辑

造父五星,在傳舍南,主禦女之官。則馬貴。

○蓋屋编辑

蓋屋二星,在危宿之南,主宮室之事也。

○虛梁编辑

虛梁四星,在危南,主國陵寢廟,非人居處。

○天壘编辑

天壘十三星,如貫索狀,在哭泣之南,主北夷、丁零、匈奴之事也。

○敗臼编辑

敗臼四星,在虛危南,主政治。如哭泣亡,人賣釜甑,出鄉宅。客守,人亂。西南入女十三度,去北辰一百三十一度。

○人星编辑

人五星,在危北,主天下百姓。亡,官有詐偽。作詔敕之人,為婦人凶亂者也。

○杵臼编辑

杵臼星,在人傍,主春軍糧。臼四星,在杵下。若杵臼不相當,軍事饑。臼仰,歲熟豐;傾覆,大饑也。

○土吏编辑

土吏三星,在室西南,主備設司,過農事。

○天錢编辑

天錢十星,在虛梁南,主錢財、庫聚天下財物、庸調之輩司,今左右庫藏是也。

○螣蛇编辑

螣蛇二十三星,在室北枕河,主水蟲。暗,國安;移南,大旱;移北,大水。客守,水災,頭入室一度,去北辰五十度也。

○天海编辑

天海十星,在壁西南。五星及客守之,水湧溢,浸溺人邑。

○雷電编辑

雷電六星,在室西南,主興雷電也。

○雲雨编辑

雲雨四星,在雷電東,主雨澤萬物成之。

○霹靂编辑

霹靂五星,在雲雨北,主天威擊擘萬物。

○北落编辑

北落,師門一星,在羽林軍西,主候兵。星明大而角,軍兵安;小暗,天下兵。五星犯,兵起。金水木星守,尤甚。木土犯,吉。火星守,人兵羽不可固,國殘朝亡。入危九度,去北辰一百二十度。

○天剛编辑

天剛二星,在北落西南,主天繩張漫,野宿所用也。

○八魁编辑

八魁九星,在北落東南,主獸之官。五星及客守之,兵起。金火星守,尤凶甚。

○鈇锧编辑

鈇锧三星,在八魁西北,一名斧鉞。主斬刈亂行,誅誑詐偽人。暗,吉;移處,兵起。

○壁宿编辑

東壁二星,主文章圖書也。土星,春夏金,秋冬土,一名天術。失色、大小不同,天子將封鄙土而失天下。日蝕壁,中國不用賢士,失文字。月蝕壁中,大臣憂,文者死。木星守,五經仕人被用,朝廷興。火星守,大臣謀君,歲旱不熟,米貴,不顯內外勝政,兵起。土星守久,賢臣國用,文章道術興行,國君延壽,天下豐熟大平。火星入中街,君崩,五日則相薨,若不死則流散。土星守、逆行入壁,萬物不成。守經九十日已上,大兵起,百姓有立王者。金星守,天下不通,王者急刑罰,有兵,大臣憂。水守,水災,道不通。客守,多風雨及水災,臣下賊王者,政刑事內明通明有政,事內清。月暈壁,其久國亂。彗孛行犯,兵起。火守,火災太廟門,天下有兼並者,辟明王道興,有君子在位。星暗,王道衰,人得用武蘭、涼、衛州等分也。

○羽林编辑

羽林軍星四十五星,壘辟十二星,並在室南,主翊衛天子之軍,人安飛將星。欲威明,天下安;星暗,兵盡失。西入室五度,去北辰一百二十三度也。

○王良编辑

王良五星,在奎北河中,為禦馬官。漢中四星,天駟旁。一星名王良,主疾及路。為天橋,主急兵也。星不具,津河不通。移向四方,隨方有兵起也。

○策编辑

策一星,在王良前,為天子仆,策禦馬。占雲:“王良策馬,軍騎滿野,大兵起。”火守良,兵起。明則馬賤,暗即馬貴。西入壁半度,去北辰四十二度。

○土公编辑

土公二星,在壁南,主營造、宮室起土之官等類也。

○廄编辑

天廄十星,在壁北,主天子馬坊、廄苑之官也。

○跋编辑

右《星經》一卷,原本題漢甘公、石申著。《文獻通考》亦作《甘石星經》。按:《史記·天官書》總論昔之傳天數者,在齊甘公,魏石申。徐廣注:“甘公,名德,本是魯人。”《正義》引《七錄》雲:“甘公,楚人,戰國時作《天文星占》八卷。石申,魏人,戰國時作《天文》八卷。”明二人各撰有《星經》,不得以甘石合稱,且非漢人也。《前漢書·天文誌》於歲星及太歲在某支下,俱並載甘氏、石氏,說明二家占候,各有不同。《史記索隱》於“天官書·歲星監德及天棓星”下引《漢誌》亦已分別言之,則二家書之不得混而為一,抑又明矣。

今既不辨為何人所作,即以甘石並稱亦可。但據《通考》晁氏說“《甘石星經》是以日月五星、三垣二十八舍、恒星圖象次舍、有占訣以候休咎”,乃考後漢郎顗所上封事。引《石氏經》歲星出左有年,出右無年,又後漢《天文誌》注引《星經》,歲星主泰山、徐州、青州、兗州,熒惑主霍山、揚州、荊州、交州,鎮星主嵩高山、豫州,太白主華山、涼州、雍州、益州,辰星主恒山、冀州、幽州、并州,今皆不見。此文並無一言及五星者,又豈皆在原缺文中耶?《唐誌》又有“《石氏星經簿讚》一卷”。《館閣書目》以其有徐、潁、婺、吉州名,疑後人附益。陳振孫云:“此書明言依甘、石、巫鹹氏,則非專石申書也。”然則此書中有徐、潁、定、冀、宋、汴、江、池等州,又毋乃即《石氏星經簿讚》耶?

大抵諸星占書,莫精於甘石,而諸史《天文誌》注又多引石氏經。能就此經按五星、三垣、二十八舍恒星,更加附益,而以石氏主名,斯為得之。

汝上 王謨 識

  ↑返回頂部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