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傳 (胡安國, 四庫全書本)/卷21

卷二十 春秋傳 (胡安國)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傳卷二十一    宋 胡安國 撰襄公上公名午成公子母定姒諡法因事有功曰襄辟土有徳曰襄
  簡王十四年魯襄公元年簡王崩子靈王立襄二十八年靈王崩子景王立
  成公十三年魯襄公二年成公卒子僖公髠頑立襄七年僖公卒簡公嘉立
  靈公十年魯襄公十九年靈公卒子莊公光立襄二十五年莊公弑弟景公杵臼立
  平公四年
  悼公復霸元年韓厥為政襄七年知罃為政襄十一年㑹于蕭魚服鄭襄十三年荀偃為政襄十五年悼公卒子平公彪立襄十九年士匄為政襄二十五年趙武為政襄二十七年晉楚盟于宋南北分霸始此
  獻公五年魯襄公十四年獻公奔齊衛立公孫剽是為殤公襄二十六年殤公弑獻復歸于衛襄二十九年獻公卒子襄公立
  景公二十年魯襄公三十年景公弑子靈公般立
  成公六年魯襄公十八年成公卒子武公滕立
  詳見成公元年
  成公二十七年魯襄公四年成公卒子哀公溺立
  𣏌桓公六十五年魯襄公六年桓公卒子孝公匄立襄二十三年孝公卒弟文公益姑立
  詳見僖公元年
  犂比公五年魯襄公十六年晉執犂比公襄三十一年犂比公弑子展輿立
  宣公三年魯襄公十六年晉執宣公襄十七年宣公卒悼公華立襄十九年晉執悼公
  靈公十八年魯襄公二十六年靈公卒于楚悼公買立
  小邾魯襄公七年小邾穆公來朝
  共王十九年子重為今尹魯襄公三年子重伐呉卒子辛為令尹襄五年楚殺子辛子囊為令尹襄十三年共王卒子康王昭立襄十五年子庚為令尹襄二十一年子南為令尹二十二年薳子馮為令尹襄二十五年子木為令尹襄二十八年康王卒郟敖麇立
  景公五年
  夀夢十四年魯襄公十二年壽夢卒諸樊立一名遏襄二十五年遏門于巢卒餘祭立一名載襄二十九年餘祭卒夷末立一名餘昧
  詳見隠公元年及昭公元年
  巳簡王十丑四年崩元年晉悼公周元年齊靈十年衛獻五年蔡景二十年鄭成十三年曹成六年陳成二十七年𣏌桓六十五年宋平四年秦景五年楚共十九年呉夀夢十四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仲孫蔑㑹晉欒黶宋華元衛甯殖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圍宋彭城
  按左氏曰非宋地追書也然則書圍彭城者魯史舊文也曰圍宋彭城者仲尼親筆也楚已取彭城封魚石戍之三百乘矣則曷為繫之宋楚不得取之宋魚石不得受之楚雖專其地君子不登叛人所以正疆域固封守謹王度也
  夏晉韓厥帥師伐鄭仲孫蔑㑹齊崔杼曹人邾人𣏌人次于鄫音註鄫鄭地○書次從晉而未決也亦以見復伯之難
  楚人釋君而臣是助事已悖矣晉於是乎降彭城以魚石等歸遂伐鄭而諸侯次于鄫此皆放於義而行者也傳書楚子辛救鄭而經不書者鄭本為楚以其君之故親集矢於目是以與楚而不貳也棄中國從蠻荆不能以大義裁之惟私欲之從則鄭無可救之善楚不得有能救之名經所以削之不言救也音註降平聲為去聲
  秋楚公子壬夫帥師侵宋
  九月辛酉天王崩音註簡王崩子靈王立
  邾子來朝
  冬衛侯使公孫剽來聘晉侯使荀罃來聘音註剽匹妙反簡王崩赴告已及藏在諸侯之策矣則宜以所聞先後而奔喪今邾子方來修朝禮衛侯晉侯方來修聘事於王喪若越人視秦人之肥瘠曾不與焉而左氏以為禮此何禮乎滕定公薨世子定為三年喪父兄百官皆不欲曰吾宗國魯先君莫之行也喪紀益廢民習於耳目而不察故後世以日易月人子安而行之不知春秋之義無君臣之禮豈不惜哉
  庚靈王寅元年二年晉悼二齊靈十一衛獻六蔡景二十一鄭成十四卒曹成七陳成二十八𣏌桓六十六宋平五秦景六楚共二十吳壽夢十五
  春王正月葬簡王
  鄭師伐宋
  夏五月庚寅夫人姜氏薨音註姜氏襄公嫡母也
  六月庚辰鄭伯睔卒音註睔古困反○成公卒子僖公髠頑立
  晉師宋師衛甯殖侵鄭
  秋七月仲孫蔑會晉荀罃宋華元衛孫林父曹人邾人于戚
  己丑葬我小君齊姜
  叔孫豹如宋
  冬仲孫蔑㑹晉荀罃齊崔杼宋華元衛孫林父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于戚遂城虎牢
  虎牢鄭地故稱制邑至漢為成臯今為汜水縣巖險聞於天下猶虞之下陽趙之上黨魏之安邑燕之榆闗吳之西陵蜀之漢樂地有所必據城有所必守而不可以棄焉者也有是險而不能守故不繫於鄭然則據地設險亦所貴乎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大易之訓也城郭溝池以為固亦君子之所謹也鑿斯池築斯城與民同守孟子之所以語滕君也夫狡焉思啓封疆而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者固非春秋之所貴守天子之土繼先君之世不能設險守國將至於遷潰滅亡亦非聖人之所與故城虎牢而不繋於鄭程氏以為責鄭之不能有也其聖人以待衰世之意小康之事邪
  楚殺其大夫公子申
  辛靈王卯二年三年晉悼三齊靈十二衛獻七蔡景二十二鄭僖公髠頑元年曹成八陳成二十九𣏌桓六十七宋平六秦景七楚共二十一呉夀夢十六
  春楚公子嬰齊帥師伐呉音註楚始伐吳
  公如晉
  夏四月壬戌公及晉侯盟于長樗音註長樗晉地樗敕居反公至自晉
  六月公㑹單子晉侯宋公衛侯鄭伯莒子犂比邾子齊世子光己未同盟于雞澤音註雞澤衛地
  同盟或以為有三例一則王臣預盟而書同二則諸侯同欲而書同三則惡其反覆而書同夫惡其反覆與諸侯同欲而書同信矣王臣預盟而書同義則来安盟于女栗及蘇子也而不書同盟于洮于翟泉會王人也而不書同然則此三盟者正所謂諸侯同欲而書同盟也其同欲奈何同病楚也㑹于柯陵之歳夏伐鄭楚人師于首止而諸侯還冬伐鄭楚人師于汝上而諸侯還雞澤之盟陳袁僑如㑹楚師在繁陽而韓獻子懼平丘之行楚棄疾立復封陳蔡而中國恐是知此三盟者諸侯皆有戒心而修盟故稱同不以尹子單子劉子亦預此盟而譏之也夫王臣將命必惇信明義而後可以表正乎天下諸侯守邦必尊主奉法而後可以保其社稷今王臣下與諸侯約誓諸侯亦敢上與王臣要言斯大亂之道也則亦不待書同盟而罪自見矣音註惡去聲下同要平聲見去聲
  陳侯使袁僑如會
  戊寅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音註諸侯在而大夫自為盟始於此
  秋公至自會
  冬晉荀罃帥師伐許
  壬靈王辰三年四年晉悼四齊靈十三衛獻八蔡景二十三鄭僖二曹成几陳成三十卒𣏌桓六十八宋平七秦景八楚共二十二吳壽夢十七
  春王三月己酉陳侯午卒音註成公卒子哀公溺立
  午者襄公名也孔子作春秋在哀公之世襄公哀公之皇考也曷不諱乎古者死而無諡不以名為諱周人以諡易名於是乎有諱禮故孟子曰諱名不諱姓姓所同也名所獨也然禮律所載則有不諱者夫子兼帝王之道參文質之中而作春秋以法萬世如公薨不地滅國書取出奔稱孫之類所以放其文也莊公名同而書同盟僖公名申而書戊申定公名宋而書宋人之類所以從其質也後世不明此義則有以諱易人之名者又有以諱易人之姓者詩書則諱臨文則諱嫌名則諱二名則偏諱愚者違禮以為孝諂者獻佞以為忠忌諱繁名實亂而春秋之法不行矣
  夏叔孫豹如晉
  秋七月戊子夫人姒氏薨音註姒氏成公妾襄公母姒杞姓
  葬陳成公
  八月辛亥葬我小君定姒音註定諡也
  冬公如晉
  陳人圍頓
  癸靈王巳四年五年晉悼五齊靈十四衛獻九蔡景二十四鄭僖三曹成十陳哀公溺元年𣏌桓六十九宋平八秦景九楚共二十三吳壽夢十八
  春公至自晉
  夏鄭伯使公子發來聘
  叔孫豹鄫世子巫如晉音註以鄫世子比魯大夫故書叔孫豹鄫世子正如晉仲孫蔑衛孫林父會呉于善道音註善道呉地魯衛俱受命於晉故不言及吳
  秋大雩
  楚殺其大夫公子壬夫
  公會晉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曹伯莒子犂比邾子滕子薛伯齊世子光呉人鄫人于戚音註戚衛地○於是盟于戚呉初與諸侯盟也不書盟為晉諱也吳晉之盟春秋終諱之見哀十三年
  吳何以稱人按左氏呉子使夀越如晉請聴諸侯之好晉人將為之合諸侯使魯衛大夫㑹呉于善通且告㑹期然則戚之事乃呉人來㑹不為主也來㑹諸侯而不為主則進而稱人諸侯徃與之㑹而主呉則貶而稱國聖人之情見矣春秋之義明矣音註好去聲為去聲見音現
  公至自會
  冬戍陳音註戍不書惟悼公之戍陳鄭也特書之
  楚公子貞帥師伐陳
  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齊世子光救陳
  十有二月公至自救陳
  辛未季孫行父卒
  甲靈王午五年六年晉悼六齊靈十五衛獻十蔡景二十五鄭僖四曹成十一陳哀二𣏌桓七十卒宋平九秦景十楚共二十四呉夀夢十九
  春王三月壬午𣏌伯姑容卒音註桓公卒子孝公匄立
  夏宋華弱來奔
  秋葬𣏌桓公
  滕子來朝
  莒人滅鄫
  穀梁子曰莒人㓕鄫非滅也立異姓以莅祭祀滅亡之道也公羊亦云莒女有為鄫夫人者蓋欲立其出也或曰鄫取莒公子為後罪在鄫子不在莒人春秋應以梁亡之例而書鄫亡不當但責莒人也今直罪莒舍鄫何哉曰莒人之以其子為鄫後與黄敬進李園之妹於楚王吕不韋獻邯鄲之姬與秦公子其事雖殊其砍滅人之祀而有其國則一也春秋所以釋鄫而罪莒歟以此防民猶有以韓謐為世嗣昏亂紀度如郭氏者
  冬叔孫豹如邾
  季孫宿如晉音註宿行父之子
  十有二月齊侯滅萊音註萊姜姓子爵國於東夷
  乙靈王未六年七年晉悼七齊靈十六衛獻十一蔡景二十六鄭僖五卒曹成十二陳哀三𣏌孝公匄元年宋平十秦景十一楚共二十五呉壽夢二十
  春郯子來朝音註郯國名少皥氏之後音談
  夏四月三卜郊不從乃免牲
  小邾子來朝
  城費音註費魯邑音祕○自城費而季氏始强
  費季氏邑也按左氏南遺為費宰叔仲昭伯為隧正欲善季氏而求媚於南遺謂遺請城費吾多與而役故季氏城費夫文子相三君無衣帛之妾無食粟之焉無藏金玉無重器備則固忠於公室而不顧其所食之私邑也及行父卒宿之不忠逐專魯國之政羣小媚之無故勞民妄與是役季氏益張其後孔子行乎季孫三月不違至於帥師墮費其越禮不度可知矣然則書城費乃履霜堅氷之戒强私家弱公室之萌據事直書而義自見矣用人不惟其賢惟其世豈不殆哉
  秋季孫宿如衛
  八月螽
  冬十月衛侯使孫林父來聘壬戌及孫林父盟楚公子貞帥師圍陳
  十有二月公㑹晉侯宋公陳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于鄬音註鄬鄭地音委又音為
  鄭伯髠頑如會未見諸侯丙戌卒于鄵音註髠苦門反鄵鄭地七報反又采南反卒于鄵為子駟所弑也僖公弑簡公嘉立
  按鄭僖公三傳皆以為弑而春秋書卒者左氏則曰以瘧疾赴也公羊則主為中國諱之説穀梁則主不使得加之説若左氏所言是君弑而可以偽赴又順其欲而不彰則亂臣賊子免於見討而春秋非傳信之書矣然則弑而書卒二傳之説盖所以立萬世臣道之防褫逆賊之魄疑得聖人之意顧習其説者未之察爾夫弑君之賊其惡不待貶絶而自見矣見弑者豈無不善之積以及其身者乎衛桓則以嫡母無寵宋殤則以亟戰疲民齊襄則以行同鳥獸鄭夷則以侮慢大臣蔡固則以淫而不父陳平國則以殺諫臣而通于夏氏楚虔則以多行無禮奚齊則以嬖孽而國人不之君呉餘祭則以輕近刑人而晉州蒲欲盡去羣大夫而立其左右也若天鄭僖公則異於是矣會盟者禮義之所出也禮義者治平之與鄰也僖公欲從諸侯㑹于鄬則是貴盟誓為守禮之君也諸大夫欲背諸夏與荆楚則是背盟誓為棄禮之民也以守禮之君而見弑於棄禮之民豈有不善之積以及其身者乎聖人至是傷之甚懼之甚故變文而書曰鄭伯髠頑如㑹未見諸侯丙戌卒于鄵未見諸侯其曰如㑹何致其志也諸侯卒于境内不地鄵鄭邑也其曰卒于鄵見其弑而隱之也卒鄭伯逃歸陳侯聖人之㫖微而公榖之義精矣存天理抑人欲之意逺矣音註瘧魚畧反為于偽反夫音扶下同
  陳侯逃歸音註自是凡㑹同無陳
  穀梁子曰逃義曰逃逃者匹夫之事上二年諸侯戌陳今楚令尹來伐諸侯又救之亦既勤矣為陳侯計者下令國中大申儆備立太子以固守親聴命於諸侯謀禦敵之䇿當是時晉君方明八卿和睦諸侯聴命必能致力於陳矣不此之顧棄儀衛而逃歸此匹夫之事耳夫義路也禮門也輕棄中國惟蠻夷之懼是不能由是路出入是門故書逃歸以罪之可謂深切著明矣
  丙靈王申七年八年晉悼八齊靈十七衛獻十二蔡景二十七鄭簡公嘉元年曹成十三陳哀四𣏌孝二宋平十一秦景十二楚共二十六呉夀夢二十一
  春王正月公如晉
  夏葬鄭僖公
  鄭人侵蔡獲蔡公子燮
  季孫宿㑹晉侯鄭伯齊人宋人衛人邾人于邢丘音註邢丘故邢國今河内平臯縣
  蘇轍曰晉悼公修文襄之業改命朝聘之數使諸侯之大夫聴命於㑹大夫稱人衆辭也朝聘之節儉而有禮衆之所安也臣則以為大夫稱人貶之也昔周公戒成王以繼自今我其立政立事夫不自為政而委於臣下是以國之利器示人而不知寳也朝聘事之大者重煩諸侯而使大夫聴命無乃以姑息愛人而不由徳乎使政在大夫而諸侯夫國又豈所以愛之也後此八年湨梁之㑹悼公初没諸侯皆在而大夫獨盟君若贅旒夫豈一朝一夕之故哉故邢丘之事魯公在晉而季孫宿㑹見魯之失政也諸侯之大夫貶而稱人謹其始也
  公至自晉
  莒人伐我東鄙
  秋九月大雩
  冬楚公子貞帥師伐鄭
  齊宣王問於孟子交鄰國有道乎孟子曰有惟智者為能以小事大故大王事獯鬻句踐事呉以小事大畏天者也畏天者保其國鄭介大國之間困强楚之令而欲息肩於晉若能信任仁賢明其刑政經畫財賦以禮法自守而親比四鄰必能保其封境荆楚雖大何畏焉而子耳子國加兵於蔡獲公子燮無故怒楚所謂不修文徳而有武功者也楚人來討不從則力不能敵從之則晉師必至故國人皆喜而子產獨不順焉以晉楚之爭鄭自兹弗得寧矣是以獲公子燮特書侵蔡以罪之而公子貞來伐鄭及楚平不復書矣平而不書以見鄭之屈服於楚而不信也犧牲玉帛待於境上以待强者而請盟其能國乎
  晉侯使士匄來聘
  丁靈王酉八年九年晉悼九齊靈十八衛獻十三蔡景二十八鄭簡二曹成十四陳哀五杞孝三宋平十二秦景十三楚共二十七呉夀夢二十二
  春宋災
  夏季孫宿如晉
  五月辛酉夫人姜氏薨音註姜氏成公母
  秋八月癸未葬我小君穆姜
  冬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伐鄭十有二月己亥同盟于戲音註戲鄭地音義
  鄭之見伐於楚子駟欲從楚子展曰小國無信兵亂日至亡無日矣請完守以老楚仗信以待晉其䇿未為失也而子駟遂及楚盟於是晉師至矣諸侯伐鄭晉人令於列國修器備盛餱糧歸老幼居疾于虎牢肆眚圍鄭鄭人恐乃行成苟偃曰遂圍之以待楚人之救而與之戰不然無成知罃曰許之盟而還師以敝楚吾三分四軍與諸侯之銳以逆來者於我未病楚不能矣猶愈於戰暴骨以逞不可以爭大勞未艾君子勞心小人勞力先王之制也乃許鄭成同盟于戲夫善為國者不師善師者不陣善陣者不戰知武子明於善陣之法以佐晉悼公屢與諸侯伐鄭楚輒救之而不與之戰楚師遂屈得善勝之道矣故下書蕭魚之㑹以美之音註艾魚廢反
  楚子伐鄭
  戊靈王戌九年十年晉悼十齊靈十九衛獻十四蔡景二十九鄭簡三曹成十五陳哀六𣏌孝四宋平十三秦景十四楚共二十八呉壽夢二十三
  春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齊世子光會呉于柤音註柤音查楚地
  夏五月甲午遂滅偪陽音註偪陽妘姓國今彭城傳陽縣偪音福又音逼○此通呉晉往來之道也
  公至自㑹
  楚公子貞鄭公孫輒帥師伐宋
  晉師伐秦
  秋莒人伐我東鄙
  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犂比邾子齊世子光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伐鄭音註此悼公三駕之一冬盜殺鄭公子騑公子發公孫輒音註盜賤者也以賤者而曰殺三卿鄭之失政甚矣是故書盜自此始
  按左氏鄭公子騑當國發為司馬輒為司空騑與尉止有爭及為田洫司氏堵氏侯氏子師氏皆喪田故五族聚羣不逞之徒以作亂入西宫殺三卿于朝不稱大夫程氏以為失卿職也卿大夫者國君之陪貳政之本也本强則精神折衝聞有偃息談笑而郤敵國之兵勝千里之難者矣乃至於身不能保而盜得殺之於朝安在其為陪貳乎故削其大夫為當官失職者之鑒也音註喪去聲
  戍鄭虎牢楚公子貞帥師救鄭音註向也曰虎牢今也曰鄭虎牢何不繫之鄭者為天下城之也繫之鄭者為鄭戍之也是故楚丘不繫之衛縁陵不繫之𣏌梁山沙鹿不繫之晉皆非一國之辭也郱鄑郚繫之紀彭城繫之宋皆一國之辭也○楚數救鄭矣宣元年蒍賈二年鬬椒九年子重十六年楚子十七年子重公子申皆不書於是始書救鄭以為晉悼復伯楚欲救而不能也是故書救陳見晉之終失陳書救鄭見楚之終失鄭云爾
  虎牢之地城不繫鄭者責在鄭也戍而繫鄭者罪諸侯也曷為責鄭設險所以守國有是險而不能設犧牲玉帛待盟境上使其民人不享土利辛苦墊隘無所底告然後請成故城不繫鄭者責其不能有也曷為罪諸侯夫鄭人從楚固云不義然中國所以城之者非欲斷荆楚之路為鄭蔽也駐師扼險以逼之爾至是伐而復戍焉猶前志也則可謂以義服之乎故戍而繫鄭者若曰鄭國分地受諸天子非列國所得專所以罪諸侯也聖人既以虎牢還繫於鄭又書楚公子貞帥師救鄭諸侯之罪益明矣夫以救許楚所以深罪諸侯不能保鄭肆其陵逼曾荆楚之不若也亦可謂深切著明也哉
  公至自伐鄭
  己靈王亥十年十有一年晉悼十一齊靈二十衛獻十五蔡景三十鄭簡四曹成十六陳哀七𣏌孝五宋平十四秦景十五楚共二十九呉壽夢二十四
  春王正月
  作三軍音註此志三家分公室之始
  三軍魯之舊也古者大國三軍次國二軍小國一軍魯侯封於曲阜地方數百里天下莫强焉及僖公時能復周公之宇而史克作頌其詩曰公車千乘說者以為大國之賦也又曰公徒三萬說者以為大國之軍也故知三軍魯之舊爾然車而謂之公車則臣下無私乘也徒而謂之公徒則臣下無私民也若有侵伐諸卿更帥以出事畢則將歸於朝車復於甸甲散於丘卒還於邑將皆公家之臣兵皆公家之衆不相繫也文宣以來政在私門襄公幼弱季氏益張廢公室之三軍而三家各有其一季氏盡征焉而舊法亡矣是以謂之作其明年季孫宿救台遂入鄆又其後享范獻子而公臣不能具三耦民不屬公可知矣春秋書其作舍以見昭公失國定公無正而兵權不可去公室有天下國家者之所宜鍳也
  夏四月四卜郊不從乃不郊
  鄭公孫舍之帥師侵宋
  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莒子犂比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伐鄭音註此悼公三駕之二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公至自伐鄭音註亳城鄭地亳蒲落反
  楚子鄭伯伐宋
  盟于亳城北鄭服而同盟也尋復從楚伐宋故書同盟見其既同而又叛也既同而又叛從子展之謀欲致晉師而後與之也故亳之盟其載書曰或間兹命明神殛之俾失其民隊命亡氏踣其國家雖渝此盟而不顧也噫慢鬼神至於此極而盟猶足恃乎音註復扶又反見音現
  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伐鄭㑹于蕭魚音註蕭魚鄭地此悼公三駕之三○伐鄭㑹于蕭魚序績也○自是鄭不叛晉者二十四年
  程氏曰㑹于蕭魚鄭又服而請㑹也不書鄭㑹謂其不可信也而晉悼公推至誠以待人信鄭不疑禮其因而歸焉納斥侯禁侵掠遣叔肸告于諸侯而鄭自此不復苟晉者二十四年至哉誠之能感人也自悼公能謀於魏絳以息民聴於知武子而不與楚戰故三駕而楚不能與之爭雖城濮之績不越是矣
  公至自㑹
  楚人執鄭行人良霄音註即伯有公孫輒之子
  冬秦人伐晉







  春秋傳卷二十一
<經部,春秋類,胡氏春秋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