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十八 春秋傳 (胡安國) 卷二十九 卷三十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傳卷二十九    宋 胡安國 撰哀公上公名蔣定公之子蓋夫人定姒所生諡法恭仁短折曰哀
  敬王二十六年敬王四十一年孔子卒魯哀公十九年敬王崩子元王立比據左傳所載按諸本敬王崩或作哀公十七年十八年或作哀公二十年未詳孰是
  聲公七年聲公二十二年孔子卒
  景公五十四年魯哀公五年景公卒安孺子荼立是年弑悼公陽生立哀十年悼公弑子簡公壬立哀十四年田常弑簡公立其弟鶩為平公而相之専其國權齊自是為田氏矣
  景公二十三年景公三十八年孔子卒
  定公十八年晉霸衰㣲魯哀公十三年會吳於黄池吳始稱伯
  靈公四十一年魯哀公二年靈公卒孫出公輒立是年晉納衛太子蒯聵于戚父子爭國哀十五年蒯聵入是為莊公輒出奔哀十七年莊公弑立公孫般師十二月齊伐衛立公子起執般師以歸哀十八年衛逐起輒復入
  昭侯二十五年魯哀公四年昭侯弑子成侯立
  伯陽八年魯哀公八年宋滅曹
  頃公十六年魯哀公四年頃公卒子隱公虞母立哀十一年隱公卒
  閔公八年魯哀公十六年楚滅陳殺閔公
  僖公十二年魯哀公八年僖公卒子閔公維立
  恵公三年魯哀公十年恵公卒
  郊公
  隱公十一年魯哀公七年魯入邾執邾子益哀八年歸吳又討邾子囚諸樓臺栫之以棘使諸大夫奉子革以為政哀十年邾子益來奔
  元公十年魯哀公十三年元公卒
  小邾詳見昭公元年
  昭王二十二年魯哀公六年昭王卒子恵王章立哀十六年楚白公勝殺令尹子西攻恵王葉公攻白公白公自殺恵王復國哀十八年恵王卒
  恵公七年魯哀公三年恵公卒子悼公立魯哀十八年悼公卒子共公立
  夫差二年魯哀公元年入越棲越于會稽越行成哀十年吳誅伍員哀十四年會晉黄池越入吳哀二十年越圍吳哀二十二年越滅吳
  句踐二年魯哀公元年吳入越棲於㑹稽以行成用大夫種范蠡為政哀十四年入吳哀二十年圍吳哀二十一年始來聘魯哀二十二年滅吳乃以兵北渡淮與齊晉諸侯會於徐州周元王使人賜句踐胙為伯越兵横行於江淮東諸侯畢賀號稱霸王
  丁敬王二未十六年元年晉定十八年齊景五十四年衛靈四十一年蔡昭二十五年鄭聲七年曹陽八年陳閔八年杞僖十二年宋景二十三年秦恵七年楚昭二十二年吴夫差二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楚子陳侯隨侯許男圍蔡音註鄭滅許矣其再見何復正也復正有三辭莫善於自克復者也是故襄王嘗書出已而書王則愈於敬王書入矣許嘗書滅已而書許男則愈於陳蔡書歸矣春秋善復正襄王許男則善之善者也
  按左氏曰報柏舉也蔡人男女以辨使疆于江汝之間夫男女以辨則是降也疆于江汝則遷其國也而獨書圍蔡何也蔡嘗以吳師入郢昭王奔隨壊宗廟徙陳器撻平王之墓矣至是楚國復寜帥師圍蔡降其衆遷其國而春秋書之畧者見蔡宜得報而楚子復讐之事可恕也聖人本無怨而怨出於不怨故議讐之輕重有至於不與共戴天者今楚人禍及宗廟辱逮父母若包羞忍恥而不能一洒之則不可以有立而天理滅矣故特書圍蔡而稱爵恕楚之罪詞也音註降户江反下同壞音恠復扶又反見音現
  鼷䑕食郊牛改卜牛
  夏四月辛巳郊
  鼷䑕食郊牛改卜牛志不敬也夏四月郊書不時也四卜非禮五卜強也全曰牲傷曰牛已牛矣其尚卜免之何也嘗置之上帝矣故卜而後免之不敢専也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此成王諒隂之時位冢宰攝國政行天子之事也魯何以得郊成王追念周公有大勲勞於天下而欲尊魯故賜以重祭得郊禘大雩然則可乎孔子曰魯之郊禘非禮也周公其衰矣欲尊魯而賜以人臣不得用之禮樂豈所以康周公也哉天子祭天地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庶人祭先祖此定禮也今魯得郊以為常事春秋欲削而不書則無以見其失禮盡書之乎則有不勝書者故聖人因其失禮之中又有失焉者則書于䇿所謂由性命而發言也聖人奚容心哉因事而書以誌其失為後世戒其垂訓之義大矣音註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據孝經強其丈反見音現勝音升
  秋齊侯衛侯伐晉音註伐夷儀不書書次五氏伐河内不書書次垂葭公㑹齊衛于牽帥狄師襲晉戰于絳中猶不書也諸侯之無伯春秋誠有不忍書也必於是而後書春秋蓋將終焉是故春秋之初諸侯無王者齊鄭宋魯衛也春秋之季諸侯無伯者亦齊鄭宋魯衛也
  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
  戊敬王二申十七年二年晉定十九齊景五十五衛靈四十二卒蔡昭二十六鄭聲八曹陽九陳閔九杞僖十三宋景二十四秦恵八楚昭二十三吳夫差三
  春王二月季孫斯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伐邾取漷東田及沂西田音註見三家之専兵權也
  癸巳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句繹音註句繹邾地句音勾○自是内外盟皆不書不足書也
  曷為列書三卿哀公得國不張公室三卿並將魯衆悉行伐國取地以盟其君而已不與焉適越之辱兆矣定公之薨邾子來奔喪事魯恭矣而不免於見伐徒自辱焉不知以禮為國之故也邾在邦域之中不加矜恤而諸卿相繼伐之既取其田而又強與之盟不知以義睦鄰之故也故詳書以著其罪三人伐則曷為二人盟盟者各盟其所得也莫強乎季孫何獨無得季氏四分公室有其二昭公伐意如叔孫氏救意如而昭公孫陽虎囚桓子孟孫氏救桓子而陽虎奔今得邾田蓋季氏以歸二家而不取也音註將去聲強其丈反
  夏四月丙子衛侯元卒音註靈公卒蒯聵之子輒立
  滕子來朝音註滕朝止此
  晉趙鞅帥師納衛世子蒯聵于戚音註戚衛邑○于戚内弗受也輒拒父也後十二年而蒯聵入于衛衛侯輒來奔則是輒拒父也世子正也屬辭比事則輒萬世不可掩矣世子不言納位其所固有國其所宜君謂之儲副則無所事乎納矣凡公子出奔復而得國者其順且易則曰歸有奉焉則曰自其難也則曰入不稱納矣況世子哉今趙鞅帥師以蒯聵復國而書納者見蒯聵無道為國人之所不受也國人不受而稱世子者罪衛人之拒之也所以然者縁蒯聵出奔靈公未嘗有命廢之而立他子及公之卒大臣又未嘗謀於國人數蒯聵之罪選公子之賢者以主其國乃從輒之所欲而君之以子拒父此其所以稱世子也人莫不愛其親而志於殺莫不敬其父而忘其喪莫不慈其子欲其子之富且貴也而奪其位蒯聵之於天理逆矣何疑於廢黜然父雖不父子不可以不子輒乃據國而與之爭可乎故特繫納衛世子蒯聵于戚於趙鞅帥師之下而鞅不知義靈公與衛國大臣不能早正國家之本以致禍亂其罪皆見矣音註易見並去聲數上聲
  秋八月甲戌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帥師戰于鐵鄭師敗績音註鐵衛地在戚城南
  冬十月𦵏衛靈公
  十有一月蔡遷于州來蔡殺其大夫公子駟
  州來吳所滅也蔡雖請遷于吳而中悔吳人如蔡納聘而師畢入蔡侯告大夫殺公子駟以説哭而遷墓如此則實吳人之所遷也而經以自遷為文何也楚既降蔡使疆于江汝蔡人聽命而還師矣復背楚請遷于呉而又自悔也其謀之不臧甚矣夫遷國大事也盤庚五遷利害甚明衆猶胥怨不適有居至于丁寜反覆播告之修而後定也今蔡介于吳楚二大國之間背楚誑吳及其事急又委罪於執政其誰之咎也故經以自遷為文而殺公子駟則書大夫而稱國言君與用事大臣擅殺之也放公孫獵則書大夫而稱人言國亂無政衆人擅放之也駟與獵其以請遷于吳為非者乎而委之罪以説誰敢有復盡忠而與謀其國者哉音註説如字降户江反還音旋背音佩復音伏介間厠反
  己敬王二酉十八年三年晉定二十齊景五十六衛出公輒元年蔡昭二十七鄭聲九曹陽十陳閔十杞僖十四宋景二十五秦恵九卒楚昭二十四吳夫差四
  春齊國夏衛石曼姑帥師圍戚音註蒯聵在戚而齊偕衛以圍之父子之義景公未之察也
  按左氏靈公游于郊公子郢御公曰余無子將立汝對曰郢不足以辱社稷君其改圖君夫人在堂三揖在下君命祇辱靈公卒夫人曰命公子郢為太子君命也對曰郢異於他子且君沒於吾手若有郢必聞且亡人之子輒在乃立輒以拒蒯聵蒯聵前稱世子者所以深罪輒之見立不辭而拒其父也輒若可立則蒯聵為未絶未絶則是世子尚存而可以拒乎主兵者衛也何以序齊為首罪齊人與衛之為惡而黨之也公孫文仲主兵伐鄭而序宋為首以誅殤公石曼姑主兵圍戚而序齊為首以誅國夏訓天下後世討亂臣賊子之法也古者孫從祖又孫氏王父之字考於廟制昭常為昭穆常為穆不以父命辭王命禮也輒雖由嫡孫得立然非有靈公之命安得云受之王父辭父命哉故冉有謂子貢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伯夷以父命為尊而讓其弟叔齊以天倫為重而讓其兄仲尼以為求仁而得仁者也然則為輒者奈何宜辭於國曰若以父為有罪將從王父之命則有社稷之鎮公子在我焉得為君以為無罪則國乃世子之所有也天下豈有無父之國哉而使我立乎其位如此則言順而事成矣是故輒辭其位以避父則衛之臣子拒蒯聵而輔之可也輒利其位以拒父則衛之臣子舍爵禄而去之可也烏有父不慈子不孝爭利其國滅天理而可為者乎音註公孫文仲主兵伐鄭而序宋為首以誅殤公事見隱公四年祇音支焉於䖍反
  夏四月甲午地震
  五月辛夘桓宫僖宮災
  桓僖親盡矣其宮何以存季氏者出於桓立於僖世専魯國之政其諸以是為悦而不毁歟何以不稱及等也稱及則祖有尊卑矣或謂祖有功宗有徳所以勸也則如之何曰孝子慈孫事其祖考仁也或七廟或五廟自是而衰禮也奚問其功徳之有無也必若此言是子孫得選擇其祖宗而尊事之矣豈理也哉音註衰初危反殺也
  季孫斯叔孫州仇帥師城啟陽音註啓陽魯邑今益都路沂州臨沂縣有故啟陽城
  宋樂髠帥師伐曹
  秋七月丙子季孫斯卒
  蔡人放其大夫公孫獵于吳音註公孫獵公子駟之黨
  冬十月癸夘秦伯卒
  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邾
  庚敬王二戌十九年四年晉定二十一齊景五十七衛出二蔡昭二十八殺鄭聲十曹陽十一陳閔十一杞僖十五宋景二十六秦悼公元年楚昭二十五吳夫差五
  春王二月庚戌盗殺蔡侯申音註昭侯殺子成侯立○書曰盗疏且賤者也以為貴近無人也是故稱人稱國以殺是在宫者無人也稱盗以殺是在官者無人也
  按左氏蔡侯將如吳諸大夫恐其又遷也公孫翩逐而射之卒然則翩非㣲者其以盗稱何也蔡侯背楚誑吳又委罪於執政其謀國如是則信義俱亡禮文並棄無以守身而自衛夫人得而害之矣故變文書盗以警有國之君也翩弑君而畧其名氏姓與霍皆翩之黨稱國以殺而不去其官者二公孫蓋嘗謀國不使其君至於是而弗見庸者也故書法如此而或者以翩非㣲者而稱盗蘓轍以謂求名而不得非矣天下豈有欲求弑君之名春秋又惜此名而不與者哉音註蔡侯背楚誑吳又委罪於執政見二年射食亦反背音佩去起呂反
  蔡公孫辰出奔吳音註書公薨夫人姜氏孫于邾公子慶父出奔莒則夫人慶父與聞乎弑矣書盗殺蔡侯申公孫辰出奔吳則公孫辰與聞乎殺矣
  葬秦恵公
  宋人執小邾子
  夏蔡殺其大夫公孫姓公孫霍音註姓音生又音性○皆弑君黨晉人執戎蠻子赤歸于楚音註晉執戎蠻子不歸天子而歸于楚是京師楚也楚圍蠻氏蠻子赤奔晉楚謂晉曰晉楚有盟好惡同之若將不廢則寡人之願也不然將通於少習以聽命趙鞅曰晉國未寜安能惡楚必速與之乃詐執蠻子以畀楚師其曰晉人云者罪之也蠻子赤何以名微國也無罪見執亦書名外之也文公執曹伯則曰畀宋人今此曷云歸于楚歸于楚者猶曰京師楚也晉主夏盟為日久矣不競至此春秋所惡音註好呼報反惡烏故反少詩照反
  城西郛
  六月辛丑亳社災音註亳步各反○亳社殷社也諸侯有之以為廟屏所以戒亡國亡國之社有屋使不得上通于天故災
  秋八月甲寅滕子結卒音註頃公卒子隱公虞母立
  冬十有二月𦵏蔡昭公
  𦵏滕頃公
  辛敬王三亥十年五年晉定二十二齊景五十八卒衛出三蔡成公朔元年鄭聲十一曹陽十二陳閔十二杞僖十六宋景二十七秦悼二楚昭二十六吳夫差六
  春城毗音註毗魯地頻夷反
  夏齊侯伐宋
  晉趙鞅帥師伐衛音註衛助范氏故也
  秋九月癸酉齊侯杵臼卒音註景公卒子安孺子茶立
  冬叔還如齊音註還音旋
  閏月葬齊景公
  壬敬王三子十一年六年晉定二十三齊安孺子荼元年弑衛出四蔡成二鄭聲十二曹陽十三陳閔十三杞僖十七宋景二十八秦悼三楚昭二十七卒吳夫差七
  春城邾瑕音註瑕邾邑書城止此
  晉趙鞅帥師伐鮮虞
  吳伐陳
  夏齊國夏及髙張來奔音註齊殺其大夫高厚齊崔杼弑其君光齊國夏及髙張來奔齊陳乞弑其君荼聖人之垂戒深矣
  叔還㑹吳于柤音註還音旋柤地闕莊加反
  秋七月庚寅楚子軫卒音註昭王卒子恵王立
  齊陽生入于齊齊陳乞弑其君荼音註荼音徒○衛侯入于夷儀衛甯喜弑其君剽則喜為衛侯弑也齊陽生入于齊齊陳乞弑其君荼則乞為陽生弑也
  陽生曷為不稱公子非先君之子也為人子者無以有已則以父母之心為心者景公命荼世其國已則簒荼而自立是自絶於先君豈復得為先君之子也不稱公子誅不子也陽生不子則曷為繫之齊春秋端本之書也正其本則事理陽生之不子也其誰使之然也不有廢長立少以啟亂者乎故齊景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不君則臣不臣父不父則子不子以陽生繫之齊著亂之所由生也然而弑荼者陽生與朱毛也曷為書陳乞初景公謂陳乞吾欲立荼何如對曰所樂乎為君者欲立則立之不欲立則不立也君如欲立則臣請立之陽生謂乞曰吾聞子蓋將不欲立我也對曰千乘之主將廢正而立不正必殺正者吾不立子者所以生子也與之玉節而走之魯景公死荼立陳乞使人迎陽生寘諸家召諸大夫而示之曰此君也諸大夫知乞有備不得已逡巡北面再拜而君之爾故里克中立不免殺身之刑陳乞獻諛終被弑君之罪是皆不明春秋之義陷於大惡而不知者也音註為人子者無以有已見家語註謂身父母所有也復扶又反長展兩反少詩照反樂音洛乘繩證反被皮寄反
  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
  宋向巢帥師伐曹
  癸敬王三丑十二年七年晉定二十四齊悼公陽生元年衛出五蔡成三鄭聲十三曹陽十四陳閔十四杞僖十八宋景二十九秦悼四楚恵王章元年吳夫差八
  春宋皇瑗帥師侵鄭音註瑗于眷反
  晉魏曼多帥師侵衛音註曼音萬
  夏公會吳于鄫音註鄫舊鄫國
  秋公伐邾八月己酉入邾以邾子益來
  春秋隱君之惡故滅國書取婉以成章而不失其實也恃強陵弱無故伐人而入其國處其宮晝夜掠以其君來獻于亳社囚于負瑕此天下之惡也吳師為是克東陽齊人為是取吾二邑辱國亦甚矣何以備書于䇿而不諱乎聖人道隆而徳大人之有惡務去之而不積也則不念其惡而進之矣以邾子益來惡也歸邾子益于邾是知其為惡能去之而不積也故書以邾子來而不諱者欲見後書歸邾子之為能去其惡而與之也聖人之情見矣明此然後可以操賞罰之權不明乎此以操賞罰之權而能濟者鮮矣音註滅國書取婉以成章見左傳吴師為是克東陽齊人為是取吾二邑並在明年去起呂反見音現下同操倉刀反鮮上聲
  宋人圍曹
  冬鄭駟𢎞帥師救曹音註自魯救晉晉楚之救皆不書六十年矣其再見以中國無伯而諸侯自相救也諸侯自相救猶可也吴救陳諸夏亦幾於亡矣











  春秋傳卷二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