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宣公元年编辑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繼弒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其意也。

公子遂如齊逆女。三月,遂以夫人婦姜至自齊。遂何以不稱公子?一事而再見者,卒名也。夫人何以不稱姜氏?貶。曷為貶?譏喪娶也。喪娶者公也,則曷為貶夫人?內無貶于公之道也。內無貶于公之道,則曷為貶夫人?夫人與公一體也。其稱婦何?有姑之辭也。

夏,季孫行父如齊。

晉放其大夫胥甲父于衛。放之者何?猶曰無去是云爾。然則何言爾?近正也。此其為近正奈何?古者大夫已去,三年待放。君放之,非也;大夫待放,正也。古者臣有大喪,則君三年不呼其門。已練可以弁冕,服金革之事。君使之,非也;臣行之,禮也。閔子要绖而服事,既而曰:「若此乎!古之道不即人心。」退而致仕。孔子蓋善之也。

公會齊侯于平州。

公子遂如齊。

六月,齊人取濟西田。外取邑不書,此何以書?所以賂齊也。曷為賂齊?為弒子赤之賂也。

秋,邾婁子來朝。

楚子、鄭人侵陳,遂侵宋。

晉趙盾帥師救陳。宋公、陳侯、衛侯、曹伯會晉師于斐林,伐鄭。此晉趙盾之師也,曷為不言趙盾之師?君不會大夫之辭也。

冬,晉趙穿帥師侵柳。柳者何?天子之邑也。曷為不系乎周?不與伐天子也。

晉人、宋人伐鄭。

宣公二年编辑

二年春,王二月壬子,宋華元帥師,及鄭公子歸生帥師,戰于大棘。宋師敗績,獲宋華元。

秦師伐晉。

夏,晉人、宋人、衛人、陳人侵鄭。

秋,九月乙丑,晉趙盾弒其君夷嗥。

冬,十月乙亥,天王崩。

宣公三年编辑

三年春,王正月,郊牛之口傷,改卜牛。牛死,乃不郊,猶三望。其言之何?緩也。曷為不復卜?養牲養二卜。帝牲不吉,則扳稷牲而卜之。帝牲在于滌三月,於稷者唯具是視。郊則曷為必祭稷?王者必以其祖配。王者則曷為必以其祖配?自內出者無匹不行,自外至者無主不止。

葬匡王。

楚子伐賁渾戎。

夏,楚人侵鄭。

秋,赤狄侵齊。

宋師圍曹。

冬,十月丙戌,鄭伯蘭卒。葬鄭繆公。

宣公四年编辑

四年春,王正月,公及齊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公伐莒,取向。此平莒也,其言不肯何?辭取向也。

秦伯稻卒。

夏,六月乙酉,鄭公子歸生弒其君夷。

赤狄侵齊。

秋,公如齊。公至自齊。

冬,楚子伐鄭。

宣公五年编辑

五年春,公如齊。夏,公至自齊。

秋,九月,齊高固來逆子叔姬。

叔孫得臣卒。

冬,齊高固及子叔姬來。何言乎高固之來?言叔姬之來,而不言高固之來則不可。子公羊子曰:「其諸為其雙雙而俱至者與!」

楚人伐鄭。

宣公六年编辑

六年春,晉趙盾、衛孫免侵陳。趙盾弒君,此其復見何?親弒君者趙穿也。親弒君者趙穿,則曷為加之趙盾?不討賊也。何以謂之不討賊?晉史書賊曰:「晉趙盾弒其君夷嗥。」趙盾曰:「天乎!無辜!吾不弒君,誰謂吾弒君者乎?」史曰:「爾為仁為義,人弒爾君,而復國不討賊,此非弒君而何?」趙盾之復國奈何?靈公為無道,使諸大夫皆內朝,然後處乎臺上,引彈而彈之,己趨而辟丸,是樂而已矣。趙盾已朝而出,與諸大夫立於朝,有人荷畚,自閨而出者。趙盾曰:「彼何也?夫畚曷為出乎閨?」呼之不至,曰:「子大夫也,欲視之則就而視之。」趙盾就而視之,則赫然死人也。趙盾曰:「是何也?」曰:「膳宰也,熊蹯不熟,公怒以斗摮而殺之,支解將使我棄之。」趙盾曰:「嘻!」趨而入。靈公望見趙盾,愬而再拜。趙盾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趨而出,靈公心怍焉,欲殺之。於是使勇士某者往殺之,勇士入其大門,則無人門焉者;入其閨,則無人閨焉者;上其堂,則無人焉。俯而窺其戶,方食魚飧。勇士曰:「嘻!子誠仁人也!吾太子之大門,則無人焉;太子之閨,則無人焉;上子之堂,則無人焉;是子之易也。子為晉國重卿而食魚飧,是子之儉也。君將使我殺子,吾不忍殺子也,雖然,吾亦不可復見吾君矣。」遂刎頸而死。靈公聞之怒,滋欲殺之甚,眾莫可使往者。於是伏甲于宮中,召趙盾而食之。趙盾之車右祁彌明者,國之力士也,仡然從乎趙盾而入,放乎堂下而立。趙盾已食,靈公謂盾曰:「吾聞子之劍蓋利劍也,子以示我,吾將觀焉。」趙盾起將進劍,祁彌明自下呼之曰:「盾食飽則出,何故拔劍於君所?」趙盾知之,躇階而走。靈公有周狗,謂之獒,呼獒而屬之,獒亦躇階而從之。祁彌明逆而踆之,絕其頷。趙盾顧曰:「君之獒不若臣之獒也!」然而宮中甲鼓而起,有起干甲中者,抱趙盾而乘之。趙盾顧曰:「吾何以得此于子?」曰:「子某時所食活我于暴桑下者也。」趙盾曰:「子名為誰?」曰:「吾君孰為介?子之乘矣,何問吾名?」趙盾驅而出,眾無留之者。趙穿緣民眾不說,起弒靈公,然後迎趙盾而入,與之立于朝,而立成公黑臀。

夏,四月。

秋,八月,螽。

冬,十月。

宣公七年编辑

七年春,衛侯使孫良夫來盟。

夏,公會齊侯伐萊。

秋,公至自伐萊。

大旱。

冬,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于黑壤。

宣公八年编辑

八年春,公至自會。

夏,六月,公子遂如齊,至黃乃復。其言至黃乃復何?有疾也。何言乎有疾乃復?譏。何譏爾?大夫以君命出,聞喪徐行而不反。

辛巳,有事于太廟。

仲遂卒于垂。仲遂者何?公子遂也。何以不稱公子?貶。曷為貶?為弒子赤貶。然則曷為不於其弒焉貶?於文則無罪,於子則無年。

壬午,猶繹。

萬入去龠。繹者何?祭之明日也。萬者何?干舞也。龠者何?龠舞也。其言萬入去龠何?去其有聲者,廢其無聲者,存其心焉爾。存其心焉爾者何?知其不可而為之也。猶者何?通可以已也。

戊子,夫人熊氏薨。

晉師、白狄伐秦。

楚人滅舒蓼。

秋,七月甲子,日有食之,既。

冬,十月己丑,葬我小君頃熊。雨不克葬。庚寅,日中而克葬。頃熊者何?宣公之母也。而者何?難也。乃者何?難也。曷為或言而?或言乃?乃難乎而也。

城平陽。

楚師伐陳。

宣公九年编辑

九年春,王正月,公如齊。公至自齊。

夏,仲孫蔑如京師。

齊侯伐萊。

秋,取根牟。根牟者何?邾婁之邑也。曷為不系乎邾婁?諱亟也。

八月,滕子卒。

九月,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會于扈。

晉荀林父帥師伐陳。

辛酉,晉侯黑臀卒于扈。扈者何?晉之邑也。諸侯卒其封內不地,此何以地?卒于會,故地也;未出其地,故不言會也。

冬,十月癸酉,衛侯鄭卒。

宋人圍滕。

楚子伐鄭,晉郤缺帥師救鄭。

陳殺其大夫泄冶。

宣公十年编辑

十年春,公如齊。公至自齊。

齊人歸我濟西田。齊已取之矣,其言我何?言我者未絕於我也。曷為未絕于我?齊已言取之矣,其實未之齊也。

夏,四月丙辰,日有食之。

己巳,齊侯元卒。

齊崔氏出奔衛。崔氏者何?齊大夫也。其稱崔氏何?貶。曷為貶?譏世卿,世卿非禮也。

公如齊。五月,公至自齊。

癸巳,陳夏徵舒弒其君平國。

六月,宋師伐滕。

公孫歸父如齊,葬齊惠公。

晉人、宋人、衛人、曹人伐鄭。

秋,天王使王季子來聘。王季子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稱王季子何?貴也。其貴奈何?母弟也。

公孫歸父帥師伐邾婁,取蘱。

大水。

季孫行父如齊。

冬,公孫歸父如齊。

齊侯使國佐來聘。

饑。何以書?以重書也。

楚子伐鄭。

宣公十一年编辑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

公孫歸父會齊人伐莒。

秋,晉侯會狄于櫕函。

冬,十月,楚人殺陳夏徵舒。此楚子也,其稱人何?貶。曷為貶?不與外討也。不與外討者,因其討乎外而不與也,雖內討亦不與也。曷為不與?實與而文不與。文曷為不與?諸侯之義,不得專討也。諸侯之義不得專討,則其曰實與之何?上無天子,下無方伯,天下諸侯有為無道者,臣弒君,子弒父,力能討之,則討之可也。

丁亥,楚子入陳,納公孫甯、儀行父于陳。此皆大夫也,其言納何?納公黨與也。

宣公十二年编辑

十有二年春,葬陳靈公。討此賊者非臣子也,何以書葬?君子辭也。楚已討之矣,臣子雖欲討之而無所討也。

楚子圍鄭。

夏,六月乙卯,晉荀林父帥師及楚子戰于邲,晉師敗績。大夫不敵君,此其稱名氏以敵楚子何?不與晉而與楚子為禮也。曷為不與晉而與楚子為禮也?莊王伐鄭,勝乎皇門,放乎路衢。鄭伯肉袒,左執茅旌,右執鸞刀,以逆莊王曰:「寡人無良,邊垂之臣,以干天禍,是以使君王沛焉,辱到敝邑。君如矜此喪人,錫之不毛之地,使帥一二耋老而綏焉,請唯君王之命。」莊王曰:「君之不令臣,交易為言,是以使寡人得見君之玉面而微至乎此。」莊王親自手旌,左右撝軍退舍七里。將軍子重諫曰:「南郢之與鄭相去數千里,諸大夫死者數人,廝役扈養死者數百人,今君勝鄭而不有,無乃失民臣之力乎?」莊王曰:「古者杅不穿、皮不蠹,則不出於四方。是以君子篤於禮而薄于利,要其人而不要其土,告從,不赦不詳,吾以不詳道民,災及吾身,何日之有?」既則晉師之救鄭者至曰:「請戰。」莊王許諾。將軍子重諫曰:「晉,大國也,王師淹病矣,君請勿許也。」莊王曰:「弱者,吾威之,強者吾辟之,是以使寡人無以立乎天下!」令之還師而逆晉寇。莊王鼓之,晉師大敗,晉眾之走者,舟中之指可掬矣。莊王曰:「嘻!吾兩君不相好,百姓何罪?」令之還師而佚晉寇。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戊寅,楚子滅蕭。

晉人、宋人、衛人、曹人同盟于清丘。

宋師伐陳。

衛人救陳。

宣公十三年编辑

十有三年春,齊師伐衛。

夏,楚子伐宋。

秋,螽。

冬,晉殺其大夫先縠。

宣公十四年编辑

十有四年春,衛殺其大夫孔達。

夏,五月壬申,曹伯壽卒。

晉侯伐鄭。

秋,九月,楚子圍宋。

葬曹文公。

冬,公孫歸父會齊侯于穀。

宣公十五年编辑

十有五年春,公孫歸父會楚子于宋。

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外平不書,此何以書?大其平乎己也。何大乎其平乎己?莊王圍宋,軍有七日之糧爾。盡此不勝,將去而歸爾。於是使司馬子反乘堙而闚宋城,宋華元亦乘堙而出見之。司馬子反曰:「子之國何如?」華元曰:「憊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司馬子反曰:「嘻!甚矣憊!雖然,吾聞之也:圍者柑馬而秣之,使肥者應客,是何子之情也?」華元曰:「吾聞之:君子見人之厄則矜之,小人見人之厄則幸之。吾見子之君子也,是以告情于子也。」司馬子反曰:「諾,勉之矣!吾軍亦有七日之糧爾,盡此不勝,將去而歸爾。」揖而去之,反于莊王。莊王曰:「何如?」司馬子反曰:「憊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莊王曰:「嘻!甚矣憊!雖然,吾今取此,然後而歸爾。」司馬子反曰:「不可。臣已告之矣,軍有七日之糧爾。」莊王怒曰:「吾使子往視之,子曷為告之?」司馬子反曰:「以區區之宋,猶有不欺人之臣,可以楚而無乎?是以告之也。」莊王曰:「諾。舍而止。雖然,吾猶取此然後歸爾。」司馬子反曰:「然則君請處于此,臣請歸爾。」莊王曰:「子去我而歸,吾孰與處于此?吾亦從子而歸爾。」引使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平乎己也。此皆大夫也,其稱人何?貶。曷為貶?平者在下也。

六月癸卯,晉師滅赤狄潞氏,以潞子嬰兒歸。潞何以稱子?潞子之為善也,躬足以亡爾。雖然,君子不可不記也。離于夷狄,而未能合于中國,晉師伐之,中國不救,狄人不有,是以亡也。

秦人伐晉。

王札子殺召伯、毛伯。王札子者何?長庶之號也。

秋,螽。

仲孫蔑會齊高固于牟婁。

初稅畝。初者何?始也。稅畝者何?履畝而稅也。初稅畝,何以書?譏。何譏爾?譏始履畝而稅也。何譏乎始履畝而稅?古者什一而藉。古者曷為什一而藉?什一者天下之中正也。多乎什一,大桀、小桀;寡乎什一,大貉、小貉。什一者天下之中正也,什一行而頌聲作矣。

冬,蝝生。未有言蝝生者,此其言蝝生何?蝝生不書,此何以書?幸之也。幸之者何?猶曰受之云爾。受之云爾者何?上變古易常,應是而有天災,其諸則宜於此焉變矣。

饑。

宣公十六年编辑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晉人滅赤狄甲氏及留吁。

夏,成周宣謝災。成周者何?東周也。宣謝者何?宣宮之謝也。何言乎成周宣謝災?樂器藏焉爾。成周宣謝災,何以書?記災也。外災不書,此何以書?新周也。

秋,郯伯姬來歸。

冬,大有年。

宣公十七年编辑

十有七年春,王正月庚子,許男錫我卒。

丁未,蔡侯申卒。

夏,葬許昭公。

葬蔡文公。

六月癸卯,日有食之。

己未,公會晉侯、衛侯、曹伯、邾婁子同盟于斷道。秋,公至自會。

冬,十有一月壬午,公弟叔肸卒。

宣公十八年编辑

十有八年春,晉侯、衛世子臧伐齊。

公伐杞。

夏,四月。

秋,七月,邾婁人戕鄫子于鄫。戕鄫子于鄫者何?殘賊而殺之也。

甲戌,楚子旅卒。何以不書葬?吳、楚之君不書葬,辟其號也。

公孫歸父如晉。

冬,十月壬戌,公薨于路寢。

歸父還自晉,至檉,遂奔齊。還者何?善辭也。何善爾?歸父使於晉,還自晉,至檉,聞君薨家遣,墠帷,哭君成踴,反命乎介,自是走之齊。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