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閔公元年编辑

元年春,王正月。公何以不言即位?繼弒君不言即位。孰繼?繼子般也。孰弒子般?慶父也。殺公子牙,今將爾,季子不免。慶父弒君,何以不誅?將而不免遏惡也。既而不可及,因獄有所歸,不探其情而誅焉,親親之道也。惡乎歸獄?歸獄仆人鄧扈樂。曷為歸獄仆人鄧扈樂?莊公存之時,樂曾淫于宮中,子般執而鞭之。莊公死,慶父謂樂曰:「般之辱爾,國人莫不知,盍弒之矣?」使弒子般,然後誅鄧扈樂而歸獄焉,季子至而不變也。

齊人救邢。夏,六月辛酉,葬我君莊公。

秋,八月,公及齊侯盟于洛姑。季子來歸。其稱季子何?賢也。其言來歸何?喜之也。

冬,齊仲孫來。齊仲孫者何?公子慶父也。公子慶父,則曷為謂之齊仲孫?系之齊也。曷為系之齊?外之也。曷為外之?春秋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子女子曰:「以『春秋』為《春秋》,齊無仲孫,其諸吾仲孫與?」

閔公二年编辑

二年春,王正月,齊人遷陽。

夏,五月乙酉,吉禘于莊公。其言吉何?言吉者,未可以吉也。曷為未可以吉?未三年也。三年矣,曷為謂之未三年?三年之喪,實以二十五月。其言于莊公何?未可以稱宮廟也。曷為未可以稱宮廟?在三年之中矣。吉禘于莊公,何以書?譏。何譏爾?譏始不三年也。

秋,八月辛丑,公薨。公薨何以不地?隱之也。何隱爾?弒也。孰弒之?慶父也。殺公子牙,今將爾,季子不免。慶父弒二君,何以不誅?將而不免,遏惡也;既而不可及,緩追逸賊,親親之道也。

九月,夫人姜氏孫于邾婁。

公子慶父出奔莒。

冬,齊高子來盟。高子者何?齊大夫也。何以不稱使?我無君也。然則何以不名?喜之也。何喜爾?正我也。其正我奈何?莊公死,子般弒,閔公弒,比三君死,曠年無君。設以齊取魯,曾不興師,徒以言而已矣。桓公使高子將南陽之甲,立僖公而城魯,或曰自鹿門至于爭門者是也,或曰自爭門至于吏門者是也。魯人至今以為美談,曰:「猶望高子也。」

十有二月,狄入衛。鄭棄其師。鄭棄其師者何?惡其將也。鄭伯惡高克,使之將逐而不納,棄師之道也。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