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分紀 (四庫全書本)/卷24

卷二十三 春秋分紀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分記卷二十四   宋 程公説 撰書六
  五行書
  大禹言金木水火土穀惟脩謂之六府及觀洛書而得九疇之次後世有箕子為武王陳洪範言鯀所以亡禹所以興在扵五行之順逆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而不言穀其曰土爰稼穡則亦在其中矣故水火金木土未有一物之用而不由此者也盈天地之間為萬物莫不有自然之性亦莫不有自然之用而五行實造化之最爲初始由一生萬生生不窮而其用大矣自五行而下皆曰用而五行獨不以用言其亦無所不用故不言歟動植之類非有離乎五行也而各得其氣之一偏人為五行之秀氣稟其氣之全故能盡物之性初一曰五行則天所以生物也次之以敬用五事則人所以事天也善理五行者建用皇極以裁節五事發乎身加乎民使歸扵大中之道則水潤下火炎上木曲直金從革土之扵稼穡五行得其性而天下被其福反是為沴氣隂陽寒暑失節以為水旱蟲螟風雹霪雨火災山崩雪霜不時凡此災異之著見者皆生扵亂政而考其所發騐以人事徃往近其所失而以類至然時有推之不能合者豈非天地之大有不可俄而測哉是故天反時為災地反物為妖民反徳為亂而君子之畏災也見夫失其本性則思所以致而為之戒懼雖㣲不敢忽而已禹修六府必曰正徳洪範九章皇極居中此其大略而春秋二百四十二年雖曰凡物不為災則不書抑未嘗道其所以然者聖人之意以為若推其事應則有合不合有同不同見其合而同則惑者泥扵怪而不經見其不合不同則怠者以為偶然而不懼是以推明五行詳紀災異而不指言事應謹之至也漢儒董仲舒學春秋所著繁露論五行之義厥有源流至推明相勝相生逆順治亂之理率以列國君大夫行事為之證支離附會類多拘牽治國専以春秋災異之變推隂陽所以錯行惑扵縱閉之説而劉向父子皆取春秋附洪範凡一異一災指事以為之應及其難合則旁引曲取遷就其説其傳五行也以極與福歸諸視聽言貌思而有未盡則以皇不極之咎而盡其弱又扵狂僭豫急䝉之咎雨暘燠寒風之罰之外増肫與隂至俾洪範失其倫理而何休之失滋甚如螟災一也在五年劉歆則曰僖伯諫貪利以生倮蟲之孽何休則曰先是隱公張百金之魚設苛令急法以禁民在八年休又謂先是有狐壤之戰中丘之役又受邴田煩擾之兆至九年大雨雪休以爲隱不反桓位發扵九年陽數可以極矣以是求經豈不固哉何休之説君子無取焉而劉向洪範傳由漢以來史氏志五行多采為證余考次春秋雖略依洪範五行傳著其災異然削其事應與眊隂之失庶幾不戾洪範春秋大㫖蓋皇極建則五事正而五行順雨暘燠寒風斯得其時而為福矣皇極不建則五事失而五行逆雨暘燠寒風斯至扵常而為極矣有天下國家者可不戒歟可不懼歟
  經曰初一曰五行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言其自然之常性木曰曲直金曰從革木可以揉曲直金可以改更土爰稼穡種曰稼歛曰穡土可以種可以斂潤下作鹹水鹵所生炎上作苦焦氣之味曲直作酸木實之性從革作辛金之氣味稼穡作甘甘味生於百穀
  董仲舒繁露五行之義篇曰天有五行一曰木二曰火三曰土四曰金五曰水木五行之始水五行之終土五行之中也此其天次之序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此其父子也木居左金居右火居前水居後土居中央此其父子之序相受而布也按前漢唐書五行志皆依此為次今倣之著扵篇
  五行傳曰田獵不宿飲食不享出入不節奪民農事及有姦謀則木不曲直謂生不暢茂多折槁及為變怪而失其性也又曰貌之不恭是謂不肅厥咎狂厥罰常雨
  木不曲直雨木氷一
  成十有六年王正月雨木氷
  任伯雨曰陽佚而不収隂凝而不散則為氷焉雨木而氷隂大凝也木之性躁而其類則陽性躁而類陽者氷以見隂之廹物甚也孔子曰禄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大夫四世矣馴致其道豈一日哉
  五行傳曰棄法律逐功臣殺大子以妾爲妻則火不炎上謂火失其性而為災也京房易傳曰上不儉下不節盛火數起燔宫室蓋火主禮云又曰視之不明是謂不哲厥咎舒厥罰常燠時則有草妖時則有羽蟲之孽
  火不炎上火災緫十二凡人火曰火天火曰災
  内災六
  桓十有四年八月壬申御廩災
  僖二十年五月乙巳西宫災
  成三年二月甲子新宫災三日哭
  定二年五月壬辰雉門及兩觀災
  哀三年五月辛卯桓宫僖宫災
  哀四年六月辛丑亳社災
  外大災一
  莊二十年夏齊大災傳皆見世本兹不重出下倣此
  外災四
  襄九年春宋災
  三十年五月甲午宋災
  昭九年四月陳災
  十有八年五月壬午宋衛陳鄭災
  左傳五月火始昬見心星丙子風梓慎曰是謂融風火之始也東北曰融風衣也木火母故曰火之始七日其火作乎戊寅風甚壬午大甚宋衛陳鄭皆火
  火一
  宣十有六年夏成周宣榭火
  鄭災左傳
  昭六年六月丙戌鄭災是春三月鄭人鑄刑書士文伯曰火見鄭其火乎火未出而作火以鑄刑器藏争辟焉火如象之不火何爲
  常燠傳曰隂失節也無氷三
  桓十有四年正月無氷
  成元年二月無氷
  襄二十有八年春無氷夏正之冬
  草妖一
  僖三十有三年十有二月隕霜不殺草李梅實
  孫復曰厥罰常燠時則有草木妖邵雍觀物篇曰葉隂也華實陽也李梅冬實常燠之災也
  羽蟲之孽一
  昭二十五年夏有鸜鵒來巢
  五行傳曰治宫室飾臺榭内淫亂犯親戚侮父兄則稼穡不成謂土失其性則有水旱之災草木百穀不熟也又曰思心不睿是謂不聖厥咎霿莫猴切厥罰常風時則有臝魯果切蟲之孽劉歆謂螟屬也時則有木火金水沴土
  稼穡不成凶年緫五
  無麥苗一
  莊七年秋大水無麥苖周秋夏之五月
  無麥禾一
  莊二十有八年冬大無麥禾周冬夏之九月
  饑三
  宣十年冬饑
  十有五年秋螽冬蝝生饑
  襄二十有四年冬大饑
  有年二
  桓三年冬有年
  宣十六年冬大有年
  胡安國曰舊史災異與慶祥並記故有年大有年得見扵經若舊史不記聖人亦不能附益之也然十二公多歴年所有務農重穀閔雨而書雨者豈無豐年而不見扵經是仲尼扵他公皆削之矣獨桓有年宣大有年則存而弗削者縁此二公獲罪扵天宜得水旱凶災之譴今乃有年則是反常也故以爲異特存耳然則天道亦僣乎桓享國十有八年獨此年書有年他年之歉可知也而天理不差信矣此一事也在不修春秋則為慶祥君子修之則為變異是聖人因魯史舊文能立興王之新法也故史文如畫筆經文如化工嘗以是觀非聖人莫能修之審矣有年大有年自先儒説經者多列扵慶瑞之門至程氏發明奥㫖然後以為記異此得扵言意之表者也
  常風退鷁一
  僖十有六年正月六鷁退飛過宋都左傳曰風也
  臝蟲之孽蟲災緫十七
  螟三
  隱五年九月螟食苖心者曰螟
  八年九月螟
  莊六年秋螟
  螽十
  桓五年秋螽
  僖十有五年八月螽
  文八年十月螽
  宣六年八月螽
  宣十有三年秋螽
  宣十有五年秋螽
  襄七年八月螽
  哀十有二年十有二月螽
  哀十有三年九月螽
  哀十有三年十有二月螽
  雨螽一
  文三年秋雨螽于宋
  蝝生一
  宣十有五年冬蝝生螽之子初生者
  蜚一
  莊二十有九年秋有蜚
  𧌒一
  莊十有八年秋有𧌒短狐也蓋以含沙射人
  木火金水沴土山崩地震總七
  山崩二君徳消政易則山崩
  僖十有四年八月辛卯沙鹿崩
  成五年夏梁山崩
  地震五隂盛而反常則地震
  文九年九月癸酉地震
  襄十有六年五月甲子地震
  昭十有九年五月己卯地震
  二十有三年八月乙未地震
  哀三年四月甲午地震
  五行傳曰好攻戰輕百姓飾城郭侵邊境金不從革謂金失其性而為變怪也又曰言之不從是謂不乂厥咎僭厥罰常暘時則有毛蟲之孽
  金不從革隕石一石與金同類
  僖十有六年春王正月戊申朔隕石于宋五
  石言于晉左傳
  昭八年春石言于晉晉平公問扵師曠對曰石不能言或憑焉作事不時怨讟動扵民則有非言之物而言今宫室崇侈民力彫盡怨讟並作莫保其性石言不亦宜乎扵是晉侯方築虒祁之宫叔向曰君子之言信而有徴
  常暘不雨旱緫九
  不雨七
  莊三十有一年冬不雨
  僖二年十月不雨
  三年王正月不雨
  三年夏四月不雨六月雨
  文二年自十有二月不雨至扵秋七月
  文十年自正月不雨至扵秋七月
  十有三年自正月不雨至扵秋七月
  大旱二
  僖二十有一年夏大旱
  宣七年秋大旱
  毛蟲之孽麋一
  莊十有七年冬多麋麋多則害五穀
  五行傳曰簡宗廟不禱祀廢祭祀逆天時則水不潤下謂水失其性百川逆溢壞鄉邑溺人民而為災也又曰聽之不聦是謂不謀厥咎急厥罰常寒時則有雷電霜雪雨雹
  水不潤下大水緫九
  内大水七
  桓元年秋大水
  十三年夏大水
  莊七年秋大水
  二十有四年秋大水
  宣七年秋大水
  成五年秋大水
  襄二十有四年秋大水
  鼓用牲一
  莊二十有五年秋大水鼔用牲于社于門
  外大水一
  莊十有一年秋宋大水
  常寒雨雪總三
  大雨雪二
  隱九年三月庚辰大雨雪
  僖十年冬大雨雪
  雨雪一
  桓公年十月雨雪周十月夏八月
  霜二
  僖三十有三年隕霜不殺草
  定元年十月隕霜殺菽
  雹震電緫五
  大雨雹三
  僖二十有九年秋大雨雹
  昭三年冬大雨雹
  四年王正月大雨雹
  震電二
  隱九年三月癸酉大雨震電
  僖十有五年九月己卯晦震夷伯之廟






  春秋分記卷二十四
<經部,春秋類,春秋分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8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