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分紀 (四庫全書本)/卷80

卷七十九 春秋分紀 卷八十 卷八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分記卷八十    宋 程公説 撰次國第一
  邾        小邾
  越        許
  
  曹姓子爵其先出自顓頊之後陸終氏産六子第五子曰晏安周武王克商封晏安苖裔曹俠于邾為附庸自安至儀父十二世其後數從齊桓公莊公十六年稱子國在今襲慶府鄒縣其後文公遷于繹在鄒縣北
  儀父克      邾子瑣
  文公       定公
  宣公       悼公
  莊公       隱公
  桓公       大子何案太子何傳作公子何儀父克
  名克王未賜命以為諸侯故以字名其後儀父事齊桓公以奬王室王命為邾子莊十六年卒
  隱公經元年春三月公及邾儀父盟于蔑
  傳元年春三月公及邾儀父盟于蔑邾子克也未王命故不書爵曰儀父貴之也
  孫復曰邾附庸國儀父字附庸之君未得列于諸侯故書字以别之桓十七年公㑹邾儀父盟于趡莊二十三年蕭叔朝公是也
  冬鄭人以王師伐衞請師於邾邾人鄭人盟于翼經五年秋九月邾人鄭人伐宋
  傳五年宋人取邾田邾人告于鄭鄭人以王師㑹之伐宋詳見宋
  經七年秋公伐邾
  傳七年秋七月公伐邾為宋討也公距宋而與鄭平鄭與宋盟故懼而伐邾以求宋
  桓公經十有五年夏邾人牟人葛人來朝無傳
  經十有七年春二月丙午公㑹邾儀父盟于趡秋及宋人衛人伐邾
  傳十七年春及邾儀父盟于趡尋蔑之盟也秋伐邾宋志也邾宋爭彊魯從宋志背趡盟
  莊公經十有六年冬十有二月邾子克卒無傳
  邾子瑣
  名瑣邾子克子莊十六年嗣立明年改元至二十八年卒在位十二年
  莊公經二十有八年夏四月丁未邾子瑣卒無傳
  文分諡法慈惠愛民曰文
  名蘧蒢邾子瑣子莊二十八年嗣立明年改元至文十三年卒在位五十二年
  僖公經元年秋八月公㑹齊侯宋公鄭伯曹伯邾人于檉新注邾㑹諸侯始此
  傳元年秋九月公敗邾師于偃虚丘之戍將歸者也虚丘邾地
  經二十有一年冬公伐邾無傳
  傳二十一年冬邾人滅須句須句子來奔
  經二十有二年春公伐邾秋八月丁未及邾人戰于升陘
  傳二十有二年春伐邾取須句 秋邾人以須句故出師公卑邾不設備而御之臧文仲曰國無小不可易也君其無謂邾小蠭蠆有毒而况國乎弗聽八月丁未公及邾師戰于升陘我師敗績邾人獲公胄縣諸魚門胡安國曰記稱邾婁復之以矢蓋自戰于升陘始也魯師敗績邾亦幾亡輕用師徒害及兩國亦異於誅暴禁亂之兵矣
  經二十有八年冬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陳子莒子邾人秦人于温
  經三十有三年夏公伐邾取訾婁秋公子遂帥師伐邾傳三十三年夏公伐邾取訾婁以報升陘之役邾人不設備秋襄仲復伐邾
  文公傳七年春公伐邾間晉難也晉襄公卒三月甲戌取須寘文公子焉邾文公子叛在魯
  經十有三年夏五月邾子蘧蒢卒
  傳十三年邾文公卜遷于繹邾邑史曰利於民而不利於君制子曰苟利於民孤之利也天生民而樹之君以利之也民既利矣孤必與焉左右曰命可長也君何弗為邾子曰命在養民死之長短時也民苟利矣遷也吉莫如之遂遷于繹五月邾文公卒君子曰知命
  定公諡法安民大慮曰定
  名貜且文公子文十三年嗣立明年改元至成十七年辛在位四十年
  文公經十有四年春王正月邾人伐我南鄙叔彭生帥師伐邾秋七月晉人納捷菑于邾弗克納
  傳十四年春邾文公之卒也公使弔焉不敬邾人來討伐我南鄙故惠伯伐邾 邾文公元妃齊姜生定公二妃晉姬生捷菑文公卒邾人立定公捷菑奔晉六月同盟于新城且謀邾也謀納捷菑 秋七月晉趙盾以諸侯之師八百乗六萬人納捷菑于邾邾人辭曰齊出貜且長宣子趙盾曰辭順而弗從不祥乃還
  宣公經元年秋邾子來朝無傳
  經十有八年秋七月邾人戕鄫子于鄫傳見邾
  成公經六年夏六月邾子來朝無傳
  經十有七年冬十有二月邾子貜且卒無傳
  宣公諡法善聞周逹曰宣
  名牼定公子成十七年嗣立明年改元至襄十七年卒在位十八年
  成公經十有八年秋八月邾子來朝
  傳十八年秋八月邾宣公來朝即位而來見也
  襄公傳四年冬十月邾人莒人伐鄫臧紇救鄫侵邾敗於狐駘
  傳六年冬穆叔如邾聘且脩平平匹年狐駘戰
  經十五年秋邾人伐我南鄙詳見魯
  傳十六年春㑹于湨梁以我故執邾宣公前年邾人我魯晉平為魯討之
  經十有七年春二月庚午邾子牼卒無傳 冬邾人伐我南鄙傳見曾
  悼公謚法恐懼從處曰悼
  名華宣公子襄十八年嗣立明年改元至昭元年卒在位十五年
  襄公經十有九年春晉人執邾子取邾田自漷水傳十九年春諸侯盟于督揚執邾悼公以其伐我故取邾田自漷水歸之于我
  經二十年秋仲孫速帥師伐邾
  傳二十年邾人驟數也至以諸侯之事弗能報也十五年十七年伐魯秋孟莊子伐邾以報之
  經二十有一年春邾庻其以漆閭丘來奔傳見魯
  經二十有三年夏邾畀我來奔無傳庶其之黨
  經二十有八年夏邾子來朝
  傳二十八年夏邾悼公來朝時事也
  昭公經元年夏六月丁巳邾子華卒秋葬邾悼公無傳
  莊公謚法勝敵克亂曰莊
  名穿悼公子昭元年嗣立明年改元至定三年卒在位三十四年
  昭公經十有八年夏六月邾人入鄅
  傳十八年夏六月邾人襲鄅鄅人將閉門邾人羊羅攝其首焉斬得閉門者首遂入之盡俘以歸鄅子從帑於邾莊公反鄅夫人而舎其女
  經十有九年春宋公伐邾
  傳十九年鄅夫人宋向戌女也故向寧請師二月宋公伐邾圍蟲三月取之乃盡歸鄅俘
  傳二十三年春邾人城翼還將自離姑從離姑則道經魯之武城公孫鉏邾大夫曰魯將御我欲自武城還循山而南徐鉏丘弱茅地三子邾大夫曰道下遇雨是不歸也謂此山道下濕遂自離姑武城人塞其前以兵塞其前道斷其後之木而弗殊邾帥過之乃推而蹷之遂取邾帥獲鉏弱地邾人愬于晉晉人來討詳見内魯
  經二十有七年冬邾快來奔無傳
  經三十有一年冬黑肱以濫來奔
  傳三十一年冬邾黑肱以濫來奔賤而書名重地故也定公傳二年冬邾莊公與夷射姑飲酒私出閽乞肉焉奪之杖以敲之
  經三年春二月辛夘邾子穿卒秋葬邾莊公六月而葬緩冬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㧞
  傳三年春二月辛夘邾子在門臺臨廷閽以缾水沃廷邾子望見之怒閽曰夷射姑旋小便焉命執之見其不潔故執射姑弗得滋怒自投于牀廢墮也于爐炭爛遂卒先葬以車五乗殉五人莊公卞急而好潔故及是
  隠公諡法不尸其位曰隠
  名益莊公子定三年嗣立哀七年魯執之呉人歸之又奔魯奔齊奔越越人歸之三年而又執之以歸
  定公經十有四年邾子來㑹公無傳
  經十有五年春邾子來朝傳見魯
  哀公經元年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無傳
  經二年春王二月季孫斯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伐邾敢漷東田及沂西田癸巳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句繹
  傳二年春伐邾將伐絞邾邑邾人愛其土故賂以漷沂之田而受盟
  經三年冬十月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邾無傳經六年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無傳
  經七年秋公伐邾八月己酉入邾以邾子益來
  傳七年秋魯伐邾及范門猶聞鍾聲邾不禦寇大夫諫不聴茅成子邾大夫請告於呉不許曰魯擊析聞於邾呉二千里不三月不至何及於我且國内豈不足足以距魯成子以茅叛師遂入邾處其宫衆師晝掠邾衆保于繹以邾子益來獻于亳社囚諸負瑕邾茅夷鴻以束帛乗韋自請救於呉詳見魯
  桓公諡法辟土服逺曰桓
  名革隠公子哀八年吴囚隠公而立革是為桓公立七年魯哀之十四年獲麟經終二十二年奔越在位十五年
  哀公經八年春呉伐我夏歸邾子益于邾
  傳八年春呉為邾故伐魯呉人行成盟而還夏六月歸邾子隠公邾子又無道呉子使大宰子餘討之囚諸樓臺栫之以棘使諸大夫奉太子革以為政
  經十年春王二月邾子益來奔
  傳十年春邾隠公來奔齊甥也故遂奔齊
  傳二十二年夏四月邾隠公自齊奔越曰呉為無道執父立子為桓公越人歸之歸隠公大子革奔越
  公子何
  名何大子革弟哀公二十四年越人復執隠公而立何四年左氏之傳終矣
  哀公傳二十四年邾子隠公又無道越人執之以歸而立公子何何亦無道
  傳二十七年春越子使后庸來聘且言邾田封于駘上欲使魯還邾田封竟至駘上二月盟于平陽
  右邾始終春秋凡十公書卒者七有故者二公子何後春秋經終何以下七世而楚滅之小邾
  曹姓子爵其先出自小邾俠之後世本云邾顔居邾肥徙郳宋仲子注云邾顔别封小子肥於郳為小邾子則顔是邾君肥始封郳譜云小邾邾俠之後也夷父顔有功於周其子友别封為附庸居郳世本言肥杜譜言友當是一人也初本郳國犂來佐齊桓公王命為小邾子穆公之孫恵公以下春秋後六世而楚滅之國在今徐州滕縣東南
  郳犂來       穆公
  小邾子
  郳犂來
  莊公經五年秋郳犂來來朝
  傳五年秋郳犂來來朝名未王命也未受爵為諸侯
  胡安國曰郳國也犂來名也國何以名夷狄之附庸也中國附庸例書字邾儀父蕭叔是也夷狄附庸例書名郳犂來介葛盧是也能修朝禮故特書曰朝其後王命以為小邾子蓋於此已能自進於禮矣
  經十有五年秋宋人齊人邾人伐郳
  傳十五年秋諸侯為宋伐郳郳屬宋而叛故齊桓為宋伐之
  僖公經七年夏小邾子來朝無傳郳犂來始得王命而來朝
  穆公諡法布德執義曰穆
  世族譜名魁郳犂來之孫
  襄公經七年夏小邾子來朝
  傳七年夏小邾穆公來朝始朝公也
  昭公經三年秋小邾子來朝
  傳三年秋七月小邾穆公來朝季武子欲卑之穆叔曰不可曹滕二邾實不忘我好敬以逆之猶懼其貳又卑一睦焉謂小邾逆羣好也其如舊而加敬焉志曰能敬無災又曰敬逆來者天所福也季孫從之
  經十有七年春小邾子來朝
  傳十七年春小邾穆公來朝公與之燕季平子賦采叔君子來朝何錫與之穆公賦菁菁者莪既見君子樂且有儀昭子曰不有以國其能久乎
  小邾子
  哀公經四年春宋人執小邾子無傳不詳名世
  傳十四年春小邾射以句繹來奔詳見内魯
  右小邾穆公之孫惠公以下春秋後六世而楚滅之
  論曰春秋書蔑之盟邾儀父以字見書郳犂來朝皆附庸也自是得與中國玉帛之好卒書邾子小邾子則俱受命班於五等矣左傳志文公遷繹也祝史以利於民不利於君為言文公曰民既利也孤何患焉遷繹而卒君子謂其知命而穆公之如魯觀其荅賦之詩有得於禮顧不諒歟
  
  姒姓子爵其先夏少康庶子杼封於㑹稽以奉禹祀號於越於者夷言發聲也濵在南海不與中國通宣八年楚子盟吳越始見於傳至允常二十七世外傳曰芊姓歸越越非夏后之後此誤也國在今紹興府㑹稽縣
  宣公傳八年夏楚滅舒蓼及滑汭盟呉越而還
  允常
  春秋不書允常而史記以為魯定公十四年允常卒句踐立云
  昭公經三十有二年夏呉伐越
  傳三十二年夏呉伐越始用師於越也史墨曰不及四十年越其有呉乎魯哀二十二年越滅呉至此三十八嵗越得嵗而呉伐之必受其㓙此年嵗在星紀越之分嵗星所在其國有福呉先用兵必受其殃
  定公經五年夏於越入呉
  傳五年夏越入呉呉在楚也時呉入郢
  句踐
  允常子并呉伯諸侯案紀年云晉出公十年十一月於越子句踐卒春秋後七世大為楚所破遂㣲弱矣
  定公經十有四年夏五月於越敗呉于檇李
  傳十四年夏呉伐越越子句踐禦之於檇李大敗之靈姑浮以戈擊闔廬闔廬傷指還卒於陘詳見呉
  哀公傳元年吳王夫差敗越於夫椒報檇李也遂入越越子以甲楯五千保于㑹稽使大夫種因吳大宰嚭以行成吳子將許之伍員曰不可句踐能親而務施施不失人親不弃勞與我同壤而世為仇讎於是乎克而弗取將又存之違天而長宼讎後雖悔之不可食已食消也已止也姬之衰也日可俟也姬吳姓弗聽退而告人曰越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訓二十年之外吳其為沼乎三月越及吳平
  傳十一年吳將伐齊越子率其衆以朝焉王及列士皆有饋賂吳人皆喜惟子胥懼曰是豢吳也夫詳見吳經十有三年夏於越入吳
  傳十三年夏公㑹單平公晉定公吳夫差于黄池六月丙子越子伐吳為二隧隧二道也疇無餘謳陽越大夫自南方先及郊乙酉戰丙戌復戰大敗吳師獲大子友王子地王孫彌庸夀於姚丁亥入吳冬吳及越平夫差以秋盟而歸傳十七年春三月越子伐吳吳子禦之笠澤夾水而陳越子為左右句卒使夜或左或右鼓譟而進呉師分以御之越子以三軍潛渉當呉中軍而鼓之呉師大亂遂敗之
  傳十九年春越人侵楚以誤呉也誤呉使不為備夏楚公子慶公孫寛追越師至冥越地不及乃還秋楚沈諸梁伐東夷報越三夷男女及楚師盟于敖從越之夷三種
  傳二十年冬十一月越圍呉
  傳二十二年夏五月越人始來越勝呉始遣使適魯
  傳二十二年冬十一月丁夘越滅呉呉王縊越人以歸以其尸歸詳見呉
  傳二十三年秋八月叔青如越始使越也越諸鞅來聘報叔青也
  傳二十四年閏月公如越得大子適郢適郢越王大子得相親説傳二十七年春越子使后庸來聘且言邾田封於駘上二月盟于平陽
  右越自句踐滅呉霸中國卒春秋後七世大為
  楚所破遂以微弱
  論曰越句踐其可謂有志也己奮於僻陋之邦苦心焦思卒滅強呉時方春秋季世霸降為強以句踐之功雖不敢望五霸而於忍苦雪耻君子猶有取焉惜其自是遂安於蠻夷忘意於中國故自句踐後皆固陋無聞然惟其無聞也故亦不至驟以覆亡也豈以見呉之崛強而知鑑之歟
  
  姜姓男爵與齊同祖其先出自炎帝裔孫伯夷為堯四岳武王封其苗裔文叔於許以續大岳之祀自文叔至莊公十一世國在潁昌府長社縣許田鎮靈公徙葉悼公遷夷又居析至斯處容城云
  莊公       穆公
  僖公       昭公
  靈公       悼公
  許男       元公
  莊公諡法勝敵克亂曰莊
  未詳名出次及年世族譜名苴人茀隠十一年鄭伐許莊公奔衛杜預注云并不書兵亂遁逃未知所在孔潁達正義云以是年卒
  隠公經十一年秋七月壬午公及齊侯鄭伯入許傳十一年夏公㑹鄭伯于郲時來謀伐許也 秋七月公㑹齊侯鄭伯伐許庚辰傅音附于許鄭師畢登壬午遂入許許莊公奔衞齊侯以許讓公公曰君謂許不共音恭故從君討之許既伏其罪矣雖君有命寡人弗敢與聞鄭伯使許大夫百里奉許叔以居許東偏曰天禍許國而假手于我寡君吾子其奉許叔以撫柔此民也夫許大岳之𦙍也吾其能與許爭乎詳見鄭
  穆公諡法布徳執義曰穆
  名新臣莊公弟一名許叔隠十一年鄭伐許莊公奔衛鄭使許大夫奉許叔居東偏桓十五年乃入居位僖四年卒居外十五年入居位四十二年共五十七年
  桓公經十有五年夏許叔入于許公㑹齊侯于艾傳十五年夏六月許叔入于許公㑹齊侯于艾謀定許也
  黎錞曰特書許叔入于許欲見許中興於叔也叔當書名而特書字者欲見其異於簒者也案例國逆曰歸否曰入叔書入者亦欲見許無人焉但叔哀社稷之隕而自入也
  莊公經二十有九年夏鄭人侵許
  僖公經四年夏許男新臣卒秋八月葬許穆公
  傳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伐楚夏次于召陵許穆公卒于師葬之以侯禮也男而以侯禮加一等凡諸侯薨于朝㑹加一等死王事加二等於是有以衮斂力驗切
  僖公諡法小心畏忌曰僖
  名業穆公子僖四年嗣立明年改元至文五年卒在位三十四年
  僖公經六年秋楚人圍許諸侯遂救許
  僖六年夏諸侯伐鄭秋楚子成王圍許以救鄭諸侯救許乃還 冬蔡穆公將許僖公以見楚子於武城許男面縛銜璧大夫衰絰士輿櫬楚子問諸逢伯對曰昔武王克殷微子啟如是武王親釋其縛受其璧而祓之焚其櫬禮而命之使復其所楚子從
  公說曰聞之劉敞曰經書諸侯救許許圍已觧安得自忍追降于楚哉自後㑹洮許男與㑹亦足以知其初不降楚也敞因疑左氏之妄如此今考之書殷既錯天命微子誥父師少師曰我其發出狂吾家耄遜于荒孔安國注曰我念商亡發疾生狂在家耄亂欲遯出荒野而語亦曰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諌而死史記亦曰紂愈淫亂不止微子數諫不聴乃與大師少師謀遂去則是紂未滅之前微子已去商矣安有武王克商之後微子乃備亡國之禮而出降乎若然則與為奴等耳豈自靖人自獻先王之意哉以書論語史記所述微子本末而證左氏載許男之事疑近誣云
  傳二十八年冬丁丑諸侯圍許十月十二日有日無月
  經三十有三年冬十有二月晉人陳人鄭人伐許傳三十三年冬晉陳鄭伐許討其貳於楚也
  文公經五年冬十月甲申許男業卒無傳
  昭公諡法容儀恭美曰昭
  名錫我僖公子文五年嗣立明年改元至宣十七年卒在位三十年
  文公經六年春葬許僖公無傳
  宣公經十有七年春王正月庚子許男錫我卒夏葬許昭公無傳
  靈公諡法亂而不損曰靈
  名甯昭公子宣十七年嗣立明年改元至襄二十六年卒在位四十五年
  成公傳二年楚令尹子重為陽橋之役王卒盡行蔡景公為左許靈公為右 冬十一月盟于蜀蔡侯許男不書乗楚車也謂之失位君子曰位其不可不慎也乎蔡許之君一失其位不得列於諸侯况其下乎詩曰不解于位民之攸塈其是之謂矣乗楚王車為左右有求臣僕之意此春秋所以不書而左氏謂之失位也
  傳三年夏許恃楚而不事鄭鄭子良伐許詳見鄭
  傳四年冬鄭公孫申帥師疆許田許人敗諸展陂鄭伯伐許取鉏任泠敦之田鄭伯與許男訟焉經見鄭
  傳五年夏許靈公愬鄭伯于楚
  傳八年春晉侵楚鄭伯將㑹晉師門于許東門大獲焉過許乗其無備
  經十有四年秋鄭公子喜帥師伐許
  傳十四年秋八月鄭子罕伐許敗焉戊戌鄭伯復伐許庚子入其郛許人平以叔申之封四年鄭公孫申疆許田許人敗之不得定其封疆
  經十有五年冬十有一月許遷于葉
  傳十五年冬十一月許靈公畏偪于鄭請遷于楚辛丑楚公子申遷許于葉
  襄公傳三年許靈公事楚不㑹于雞澤晉悼為雞澤盟冬晉知武子帥師伐許
  經十有六年夏叔老㑹鄭伯晉荀偃衛甯殖宋人伐許傳十六年春㑹于湨梁許男請遷于晉欲叛楚諸侯遂遷許許大夫不可晉人歸諸侯惟以師討許之不肖遷鄭子蟜聞將伐許遂相鄭伯以從諸侯之師穆叔從公齊子帥師㑹晉荀偃書曰㑹鄭伯為夷故也夷平也夏六月次于棫林庚寅伐許次于函氏晉荀偃欒黶帥師伐楚復伐許而還
  經二十有六年秋八月壬午許男甯卒于楚冬楚子蔡侯陳侯伐鄭葬許靈公
  傳二十六年許靈公如楚請伐鄭十六年晉伐許他國皆大夫從獨鄭伯自行故許急欲報之曰師不興孤不歸矣八月卒于楚楚子曰不伐鄭何以求諸侯 冬十月楚子伐鄭十二月入南里墮其城歸而後葬許靈公許見鄭
  悼公諡法恐懼徒處曰悼
  名買靈公子襄二十六年嗣立明年改元至昭十九年遇弑卒在位二十四年
  昭公傳四年春王正月許男如楚楚子止之田江南許男與焉
  經九年春許遷于夷
  傳九年春二月庚申楚子弃疾遷許于夷實城父取州來淮北之地以益之益許田伍舉授許男田然丹遷城父人於陳以夷濮西田益之遷方城外人於許
  傳十三年楚之滅蔡也靈王遷許於荆焉平王即位而復之禮也
  經十有八年冬許遷于白羽
  傳十八年夏五月宋衞陳鄭火許不弔災君子是以知許之先亡也 楚左尹王子勝言於楚子曰許於鄭仇敵也而居楚地以不禮於鄭十三年平王復遷邑許自夷還葉晉鄭方睦鄭若伐許而晉助之楚喪地矣君盍遷許許不専於楚鄭方有令政許曰余舊國也許先鄭封鄭曰余俘邑也隠十一年鄭滅許復存之故曰我俘葉在楚方城外之蔽也土不可易國不可小謂鄭許不可俘讎不可啟君其圖之楚子説冬楚子使王子勝遷許於析實白羽
  經十有九年夏五月戊辰許世子止弑其君買加弑者責止不舍藥物冬葬許悼公無傳
  傳十九年夏許悼公瘧五月戊辰飲大子止之藥卒止獨進藥不由醫大子奔晉書曰弑其君君子曰盡心力以事君舎藥物可也
  蘇轍曰許悼公瘧飲世子止之藥而卒其以弑書之何也止雖不志乎弑而君由止以卒則亦止弑之也君由止以卒而不以弑君書之則臣將輕其君子將輕其父亂之道也故止之弑君雖異乎楚商臣蔡般也而春秋一之所以隆君父也
  許男
  名斯悼公子昭十九年嗣立明年改元二十年定之六年鄭滅許以許男斯歸不詳卒年
  昭公經二十有三年秋七月戊辰吴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于雞父
  定公經四年夏六月許遷于容城無傳
  經六年春王正月癸亥鄭游速帥師滅許以許男斯歸傳六年春鄭滅許因楚敗也時吴破楚入郢
  元公諡法主善行德曰元
  名成不詳何年嗣立世族譜悼公孫
  哀公經元年楚子陳侯隨侯許男圍蔡定六年鄭滅許此後見者蓋楚復封之
  經十有三年夏許男成卒秋葬許元公無傳
  右許始終春秋凡八公書卒者五不書卒者一有故者二元公子結元年哀之十四年春秋經終後二十四世楚滅之
  論曰許之為國既小而偪在靈公世始遷于葉至悼公自葉遷夷自夷遷白羽許男斯又遷于容城夫為諸侯而不能守其境土保其社稷數遷數易奔走之不暇春秋詳録而譏之若曰許遷于某者猶其意也用見許之危弱而不能自守矣悲夫


  春秋分記卷八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