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春秋左氏傳/序
作者:杜預 晉


  《春秋》者,魯史記之名也。記事者,以事繫日,以日繫月,以月繫時,以時繫年,所以紀逺近,別同異也。故史之所記,必表年以首事;年有四時,故錯舉以爲所記之名也。   周禮有史官,掌邦國四方之事,逹四方之志。諸侯亦各有國史,大事書之於策,小事簡牘而巳。孟子曰,楚謂之《檮杌》,晉謂之《乘》,而魯謂之《春秋》,其實一也。

  韓宣子適魯,見《易·象》與魯《春秋》,曰:「周禮盡在魯矣,吾乃今知周公之德,與周之所以王。」韓子所見,蓋周之舊典禮經也。

  周德旣衰,官失其守,上之人不能使春秋昭明,赴告策書,諸所記注,多違舊章。仲尼因魯史策書成文,考其眞僞而志其典禮,上以遵周公之遺制,下以明將來之法。其教之所存,文之所害,則刋而正之,以示勸戒。其餘則皆即用舊史。史有文質,辭有詳略,不必改也。故傳曰:其善志。又曰:非聖人孰能脩之?蓋周公之志,仲尼從而明之。

  左丘明受經於仲尼,以爲經者,不刋之書也,故傳或先經以始事,或後經以終義,或依經以辯理,或錯經以合異,隨義而發。其例之所重,舊史遺文,略不盡舉,非聖人所脩之要故也。

  身爲國史,躬覽載籍,必廣記而備言之。其文緩,其旨逺,將令學者原始要終,尋其枝葉,究其所窮。優而柔之,使自求之,饜而飫之,使自趨之。若江海之浸,膏澤之潤,渙然冰釋,怡然理順,然後爲得也。

  其發凡以言例,皆經國之常制,周公之垂法,史書之舊章。仲尼從而脩之,以成一經之通體。其微顯闡幽,裁成義類者,皆據舊例而發義,指行事以正褒貶。諸稱「書」、「不書」、「先書」、「故書」、「不言」、「不稱」、「書曰」之類,皆所以起新舊,發大義,謂之變例。然亦有史所不書,即以爲義者,此蓋《春秋》新意,故傳不言凡,曲而暢之也。其經無義例,因行事而言,則傳直言其歸趣而巳,非例也。

  故發傳之體有三,而爲例之情有五:一曰,微而顯,文見於此,而起義在彼,稱族尊君命、舎族尊夫人、梁亡、城縁陵,之類是也;二曰,志而晦,約言示制,推以知例,參會不地、與謀曰及,之類是也;三曰,婉而成章,曲從義訓,以示大順,諸所諱辟、璧假許田,之類是也;四曰,盡而不汙,直書其事,具文見意,丹楹刻桷,天王求車、齊侯獻捷,之類是也;五曰,懲惡而勸善,求名而亡,欲蓋而章,書齊豹盗、三叛人名,之類是也。推此五體,以尋經傳,觸類而長之,附于二百四十二年行事,王道之正,人倫之紀備矣。

  或曰,《春秋》以錯文見義,若如所論,則經當有事同文異,而無其義也,先儒所傳,皆不其然。荅曰:《春秋》雖以一字爲襃貶,然皆須數句以成言,非如八卦之爻,可錯綜爲六十四也,固當依傳以爲斷。古今言《左氏春秋》者多矣,今其遺文可見者十數家,大體轉相祖述,進不成爲錯綜經文,以盡其變,退不守丘明之傳,於丘明之傳有所不通,皆没而不說,而更膚引《公羊》《榖梁》,適足自亂。預今所以爲異,專脩丘明之傳以釋經,經之條貫,必出於傳,傳之義例,揔歸諸凡。推變例以正襃貶,簡二傳而去異端,蓋丘明之志也。其有疑錯,則備論而闕之,以俟後賢。

  然劉子駿創通大義;賈景伯父子、許惠卿,皆先儒之美者也。末有潁子嚴者,雖淺近,亦復名家。故特舉劉、賈、許、潁之違,以見同異。分經之年,與傳之年相附,比其義類,各隨而解之,名曰《經傳集解》。又別集諸例,及地名、譜第、歷數,相與爲部,凡四十部,十五卷,皆顯其異同,從而釋之,名曰《釋例》,將令學者,觀其所聚,異同之說,《釋例》詳之也。

  或曰:《春秋》之作,《左傳》及《榖梁》無明文,說者以爲仲尼自衛反魯,脩《春秋》,立素王,丘明爲素臣。言《公羊》者,亦云黜周而王魯,危行言孫,以辟當時之害,故微其文,隱其義。《公羊》經止獲麟,而《左氏》經終於孔丘卒,敢問所安?荅曰:異乎余所聞。仲尼曰:「文王旣没,文不在兹乎?」此制作之本意也。歎曰:「鳯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巳矣夫!」蓋傷時王之政也。麟鳯五靈,王者之嘉瑞也。今麟出非其時,虚其應而失其歸,此聖人所以爲感也。絶筆於獲麟之一句者,所感而起,固所以爲終也。

  曰:然則《春秋》何始於魯隱公?荅曰:周平王,東周之始王也。隱公,讓國之賢君也。考乎其時則相接;言乎其位則列國;本乎其始則周公之祚胤也。若平王能祈天永命,紹開中興,隱公能弘宣祖業,光啓王室,則西周之美可尋,文武之迹不隊。是故因其歷數,附其行事,采周之舊,以會成王義,垂法將來。所書之王,即平王也。所用之歷,即周正也。所稱之公,即魯隱也。安在其黜周而王魯乎?子曰:「如有用我者,吾其爲東周乎?」此其義也。

  若夫制作之文,所以章往考來,情見乎辭,言髙則旨逺,辭約則義微,此理之常,非隱之也。聖人包周身之防,旣作之後,方復隱諱以辟患,非所聞也。子路欲使門人爲臣,孔子以爲欺天。而云仲尼素王,丘明素臣,又非通論也。

  先儒以爲制作三年,文成致麟,旣巳妖妄,又引經以至仲尼卒,亦又近誣。據《公羊》,經止獲麟,而《左氏》小邾射不在三叛之數,故余以爲感麟而作,作起獲麟,則文止於所起,爲得其實。至於反袂拭面,稱吾道窮,亦無取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