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 春秋王霸列國世紀編 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王霸列國世紀編卷三 宋 李琪 撰一列國庶爵世紀 齊
  齊太公之後也武王平天下封師尚父於營丘閲十二世釐公九年為魯隠公元年春秋終始齊十五公迄于簡公四年實魯哀公十四年後三世田氏代齊桓公伯事見齊伯桓紀莊十三年以前僖十八年以後事别為齊世紀云
  隠元僖公元      三盟石門
  六盟艾      七弟年來聘
  八盟瓦屋意者齊人圖伯之始矣瓦屋周地人情於是乎始變矣
  九㑹防      十㑹中丘 㑹伐宋
  入郕      十一入許
  桓二㑹稷成宋亂   三㑹嬴  胥命蒲
  翬如齊逆女    送姜于讙 㑹讙
  姜至自齊     弟年來聘
  五如紀      十來戰郎
  十一盟惡曹
  十三公㑹紀鄭及齊宋衛燕戰四國敗績
  十四禄父卒襄公元   宋以伐鄭
  十五葬僖公 㑹艾 十七㑹盟黄 戰奚十八㑹齊濼公與姜如齊
  公薨于齊公喪至自齊
  莊元夫人孫齊     王姬歸
  二王姬卒      姜㑹禚
  三溺㑹伐衛     紀季以酅入
  四姜享祝丘 遇垂  葬紀伯姬 狩禚
  五姜如齊師     㑹伐衛
  六歸衛俘     七姜㑹防 姜㑹穀
  八圍郕郕降     無知弑君諸兒桓公元
  九殺無知      公及齊大夫盟蔇
  公伐納子糾    小白入桓公元
  葬襄公      戰乾時我師敗績取子糾殺之   十敗長勺 次郎
  滅譚譚子奔莒  十一王姬歸
  自荘十三年至僖十七年事見齊伯桓紀
  僖十八孝公元 宋伐 師救 戰甗敗績 狄救
  葬桓公     十九㑹陳蔡楚鄭盟齊
  二十齊狄盟邢   二十一宋齊楚盟鹿上二十三伐宋圍緡
  二十六侵我西鄙公追至酅弗及
  伐我北鄙 衛伐  公以楚伐取穀 至伐
  二十七昭卒昭公元   葬孝公
  二十八戰城濮楚敗績 㑹盟踐土 遂如齊㑹温 遂圍許  二十九㑹盟翟泉
  三十狄侵     三十三國歸父來聘狄侵 如齊 至齊
  文元敖如      二遂如齊納幣
  四逆婦姜于齊 狄侵
  九姜如齊 至齊 狄侵
  十一狄侵     十四潘卒
  敖卒于齊     商人弑君舍懿公元單伯如 執單伯  執子叔姬
  十五歸敖喪 單伯至齊 侵我西鄙
  來歸子叔姬    侵我西鄙遂伐曹入郛
  十六行父㑹陽穀弗及盟 遂及盟郪
  十七伐我西鄙 盟穀 遂如齊
  十八齊人弑君商人恵公元遂得臣如齊
  姜氏歸齊     行父如齊
  宣元遂如齊逆女    遂以婦姜至自齊
  行父如齊     公㑹平州以定公位
  遂如       取濟西田為立公故以賂齊也
  三赤狄侵     四公及齊平莒及郯赤狄侵  如齊  至齊
  五如齊 至齊    髙固來逆叔姬
  髙固及子叔姬來 七公㑹伐莱
  八遂如至黄乃復  九如齊 至齊 伐莱十如齊 至齊 歸我濟西田 元卒頃公元崔氏出奔衛 如齊 至齊
  歸父如齊葬恵公 行父如齊 歸父如齊
  國佐來聘    十一歸父㑹伐莒
  十三伐莒     十四歸父㑹榖
  十五蔑㑹髙固無婁 十八晉衛伐
  成二伐我北鄙     戰新築衛敗績
  行父許僑如嬰齊㑹 晉衛曹及戰鞌齊敗績國佐如師 及國佐盟 爰婁 取汶陽田
  及楚盟蜀    五㑹同盟蟲牢
  七㑹救鄭 同盟馬陵八晉韓穿言汶陽歸齊
  㑹伐郯     九㑹同盟蒲
  無野卒靈公元葬頃公十㑹伐鄭 來媵
  十一僑如如    十三㑹伐秦
  十四僑如逆女    僑如以婦姜至自齊
  十五㑹同盟戚    㑹㑹吳鍾離
  十六㑹沙随 㑹伐鄭十七㑹伐鄭
  同盟柯陵 髙無咎出奔莒 㑹伐鄭
  十八殺大夫國佐   崔杼㑹同盟虛朾
  襄元㑹鄫      二崔杼㑹戚遂城虎牢三㑹同盟雞澤及袁僑盟
  五㑹吳戚戍陳    㑹救陳
  六滅莱      八㑹邢
  九㑹伐鄭 同盟戲 十㑹㑹吳柤 㑹伐鄭十一㑹伐鄭 同盟亳城北 㑹伐鄭 㑹蕭魚十四㑹㑹吳向 㑹伐秦 衛侯出奔
  十五劉夏逆王后  伐我北鄙圍成公救至遇十六伐我北鄙   伐我北鄙圍成
  十七伐我北鄙圍桃 髙厚伐我北鄙圍防
  十八伐我北鄙    㑹同圍
  十九至伐 衞林父伐 環卒莊公元
  士匄侵至穀聞卒還 殺大夫髙厚 葬靈公
  二十㑹盟澶淵    叔老如
  二十一㑹商任   二十二㑹沙隨
  二十三伐衞遂伐晉  襲莒
  二十四羯侵     崔杼伐莒
  二十五崔杼伐我北鄙 崔杼弑君光景公元二十七慶封來聘  二十八慶封來奔
  二十九㑹城𣏌    髙止出奔北燕
  三十㑹澶淵宋災故
  昭元㑹晉楚虢     莒去疾自齊入莒四楚執慶封殺之  六伐北燕
  七暨齊平      婼如齊莅盟
  九貜如      十欒施來奔
  十一㑹厥憖    十二髙偃納北燕伯于陽
  憖奔齊     十三㑹平丘同盟平丘
  十六伐徐     十九髙發伐莒
  二十二伐莒    二十五公孫齊次陽州唁公野井 取鄆 二十六公至齊居鄆公㑹齊盟鄟陵  二十七公如齊至齊居鄆公如齊至齊居鄆 二十九髙張來唁公
  三十二㑹城成周
  定四㑹召陵侵楚盟臯鼬
  七盟鹹 執結侵衛 盟沙 國夏伐我西鄙八公侵 至侵 公侵 至侵 國夏伐我西鄙九齊衛次五氏   十及齊平 㑹夾谷至夾谷 來歸鄆讙龜隂田 㑹安甫
  叔仇如齊    十二㑹盟黄
  十三齊衛次垂葭  十四㑹牽 㑹洮
  十五齊衛次渠蒢
  哀元齊衛伐晉    三齊衛圍戚
  五伐宋 杵臼卒安孺子荼  叔還如 葬景公六國夏髙張來奔 陽生入齊
  陳乞弑君荼悼公元 八取讙及闡
  歸讙及闡    十公㑹吳伐
  陽生卒簡公元 趙鞅侵 至伐 葬悼公公孟彄自齊歸衛 十一齊國書伐我
  公㑹吳伐      國書及吳戰艾陵齊敗績獲國書
  序齊世紀曰齊大師之後受地于王方百里者五東方之國莫大焉桓公之事已詳伯紀矣前乎桓公則僖公有興伯之志而未成後乎桓公則景公有嗣伯之圖而不遂僖公之初已號東州之小伯未有參盟者而僖公參盟于瓦屋未有胥命者而僖公胥命于蒲諸侯稍稍崇向之矣桓公之九合是亦席僖公積累之勢而强於為善規模之成非僖公前日比也桓公之業雖墮於孝公而齊之為國終春秋之世常為諸侯之雄靈公以來怙其强大頗為夏盟之梗雖以晉悼盛時㑹同之間皆以大夫世子而齊君不出駸駸逼晉之漸景公繼之嗣伯之圖迄於無成反基削弱何哉嘗以齊事顛末攷之景公親踵莊公之難堅氷已形玩忽不戒失於改物襲其厲階授政强家卒之姜弱媯昌國遂随之然亦非一朝一夕之故矣春秋端本澄源之法固不專咎末流也使齊之政權不下移則國豈易量哉鹿門之敗姦宄相尋髙唐之請封殖益厚至於南郭之謀迄遂始禍舒州之事常繼稔亂齊欲不為陳氏不可得也是齊國之微實生於大夫之專然使人心未移則雖授陳氏以柄其敢居哉而齊自叔季以來山澤之利盡歸於國偪介之闗暴征於民於是陳氏始得以私售其濡沫之恵公族之無邑者盡反之貧約之無粟者盡子之陳氏欲無得民亦不可得矣是大夫之專實生於人心之去然使齊之禮義素明雖陳氏子孫日以厚利誘民民之心豈易揺哉而齊之家法並妻匹嫡已無以示詒世之訓反坫塞門已有以開僣上之源恵頃之世私家已强崔慶之亂不能正之於先欒髙之亂不能正之於後是以景公象之内嬖孽子以啟嫡庶之争外助强家以紊君臣之義為齊之民不復知是非逆順之理尊卑之分欲其不歌舞於陳氏之施亦不可得矣是人心之去又生於禮義之不明雖然禮義由賢者出使齊君世得賢者而用之必能為國以禮明民以義豈至䧟溺之深而為非禮不義之舉哉而齊自頃恵以來任用益舛靈公之政移於夙沙衛莊公之權委於賈舉州綽循至景悼二公之時慶封方去髙止復專獨一晏子之賢周旋於陳鮑欒髙之間逆知陳氏之患而不得去雖正言於燕閒之頃竊嘆於食享之私力不能為則終為納政與邑不出而已然則欲禮義著明而人心不失其正不可得矣是以禮義之不明又生於仁賢之見弃反覆至是亡齊者豈必陳氏哉齊之為國亦足以自亡矣
  二列國庶爵世紀 許
  許太岳之嗣也而封於周入春秋十有一年莊公廹於鄭而奔衞又十有五年而穆公復入國六傳復滅於鄭許祀猶未殄也元公卒之明年實獲麟之嵗
  隱元        十一鄭入許莊公奔衞
  桓元鄭以璧假許田  十五許叔入許
  莊十六㑹同盟幽   二十九鄭侵許
  僖四㑹侵蔡伐楚    新臣卒僖公元葬穆公
  㑹侵陳     五㑹首止 盟首止
  六楚圍諸侯遂救  八㑹盟洮
  九㑹葵丘盟葵丘  十齊許伐北戎
  十三㑹鹹     十四城縁陵
  十五㑹盟牡丘次匡救徐
  十六㑹淮     二十一㑹盂
  二十二宋衞許滕伐鄭二十七楚陳蔡鄭許圍宋二十八諸侯遂圍許曹㑹圍
  二十九至圍許   三十三晉陳鄭伐許
  文五業卒昭公元    六葬僖公
  九救鄭      十四㑹同盟新城
  宣十七錫我卒靈公元   葬昭公
  成三鄭去疾伐許    鄭伐許
  四鄭伯伐許    九鄭人圍許
  十四鄭喜伐許   十五遷葉
  襄二晉荀罃伐許   十六叔老㑹四國伐許二十四楚蔡陳許伐鄭二十六𡩋卒于楚悼公元
  葬靈公     二十七㑹宋 大夫盟宋
  三十鄭良霄出奔許自許入鄭
  昭元㑹晉楚虢    四楚㑹申 伐吳
  九遷夷      十八遷白羽
  十九世子止弑君買  葬悼公
  三十三吳敗雞父
  定四㑹召陵侵楚盟臯鼬 遷容城
  六鄭游速滅許以斯歸
  哀元圍蔡      十三成卒 葬元公
  序許世紀曰許在春秋不得為微國也春秋書許之事甚略焉二百四十二年間許男之卒葬纔七見於經大夫之名氏曽不一著于冊凡記許之事自非從齊晉宋楚之役則蒙晉楚齊鄭之兵其他特書者蓋無㡬也春秋之所為甚略於許何哉春秋列國久於從夷者莫許若也蓋自齊桓㑹淮之後一於向楚凡百六十年之間與晉者纔一二役夷攷其事許之為國始終實偪於鄭齊伯未衰許常從齊晉伯方競許常貳晉然當其從齊也楚常不得以急許而許猶以無恐於鄭及其貳晉也晉雖或無力以得許而許未嘗帖然以從楚是何邪且許之始亡也曰齊侯鄭伯入于許許之終亡也曰鄭游速滅許是許之始終見偪於鄭可知也然自鄭莊入許而不有其地分許而不廢其祀信有大造於許矣未㡬争鄭之事起於忽突而定許之計成於齊魯許叔遂因以入許宜鄭之日有事於許也而自齊桓既伯許七從於㑹盟三從於侵伐雖面縳䘖璧之謀忍決於楚人圍許之餘而衣裳兵車之㑹卒不替於諸侯救許之後鄭人僅能一致淺事之侵蓋未病也豈其許方秉義於從齊鄭亦不得有辭於討許歟齊伯既微宋事亦淺伐鄭㑹盂且服且貳不必論矣晉以文襄之盛猶莫能致許於㑹盟自時厥後伐鄭圍蔡惟曰從楚伐吳滅賴惟曰從楚陽橋之師為大夫右孟諸之至為諸侯先凡楚人有事於中華惟許是攝是賛宜許之可以固事於楚而無虞於他國也然自晉文嘗圍以諸侯襄公繼伐以三國悼有知罃之伐平有荀偃之侵猶曰伯討以區區之鄭而伐以去疾又伐以子喜既伐之又圍之使楚人一遷于葉再遷于夷又遷于白羽又遷于容城雖為之訟于楚請于楚至於其君不反于楚而鄭不亡許不止也是何仇許之深邪豈非背順從逆非所以即安而以外謀内雖楚亦未易以逞欲歟反覆許之顛末則其從齊也可以無恐於鄭背晉也而不得以久安於楚亦甚明矣嗚呼許太岳之祀周之封國也使許不忘鄭之大德毋荒弃先王設侯建屏之義以輔翼伯主尊王敵愾之績則許雖無與立必有與斃何惡於鄭何畏於楚哉而反是也宜春秋之甚略之也
  三列國庶爵世紀 莒
  莒亦列國也恃陋即亡以見略乎春秋世系本末不可詳攷姑序其事為莒世紀
  隠二入向 盟密   四伐𣏌取牟婁
  八盟浮來
  桓十二㑹盟曲池
  莊十譚子奔莒    十九姜氏如
  二十姜氏如    二十七莒慶來逆叔姬
  閔二慶父出奔莒
  僖元友敗莒酈獲挐  二十五盟洮
  二十六盟向    二十八盟踐土㑹温圍許
  文七徐伐 敖如莒莅盟八敖奔莒
  十八莒弑君庶其
  宣四公及齊平莒及郯莒不肯公伐莒取向
  十一歸父㑹齊伐
  成七㑹救鄭 同盟馬陵八嬰齊如莒
  九㑹同盟蒲     楚嬰齊伐潰入鄆
  十四朱卒     十七齊髙無咎奔莒
  襄元㑹圍宋彭城   三㑹同盟雞澤及袁僑盟
  五㑹吳戚     六滅鄫
  八伐我東鄙    九㑹伐鄭 同盟戲十㑹㑹吳柤 伐我東鄙 㑹伐鄭
  十一㑹伐鄭 同盟亳城北 㑹伐鄭㑹蕭魚十二伐我東鄙圍台 十四㑹㑹吳向 㑹伐秦侵我東鄙 㑹戚 十六㑹湨梁 大夫盟晉執莒子邾子以歸十八㑹同圍齊
  十九盟祝柯    二十㑹盟向 㑹盟澶淵二十一㑹商任   二十二㑹沙隨
  二十三齊襲    二十四齊崔杼伐
  㑹夷儀     二十五㑹夷儀
  同盟重     二十九㑹城𣏌
  三十㑹澶淵宋災故 三十一莒人弑君密州
  昭元取鄆 去疾自齊入莒 展輿出奔吳
  五牟夷以牟婁及防兹來奔 叔弓敗莒于蚡泉十意如叔弓貜伐  十三㑹平丘 同盟平十四去疾卒 殺意恢十九齊髙發伐
  二十三庚輿來奔  二十六㑹盟鄟陵
  三十二㑹城成周
  定四㑹召陵侵楚    盟臯鼬
  序莒世紀曰春秋二百四十二年之經書莒子者五書莒大夫者四莒之始末不詳於經何邪原莒亦列國也春秋曷為略之夷之也曷為夷之居夏用夷故夷之也且莒之為國偪於齊為甚雖嘗與魯事晉亦皆視齊以為輕重蓋齊國於琅邪莒國於城陽觀齊疆有所謂莒疆之社有所謂莒旁之邑則封壤相錯可知也攷之經齊之襲莒者一伐莒者二密州之變去疾以齊入展輿以齊出意恢之亂郊公以齊出庚輿以齊入異時廢置之權宋不得以行於鄭魯不得以行於邾齊獨得而擅之莒莒為齊弱久矣乃若魯最鄰於莒者也入于春秋莒嘗有接魯之文密之盟浮來之盟曲池之㑹洮向之㑹是莒魯之為好也酈之敗蚡泉之敗向鄆之敗牟婁防茲之取是莒魯之為争也然歸父伐莒則齊魯親也嬰齊如莒則齊魯仇也魯襄恃晉莒滅鄫杞齊頃服晉魯修向盟則莒之於魯一離一合未嘗不以齊故晉最强而逺於莒者也前乎文襄莒雖未有從晉之事自文之伯與㑹者二至景之伯與㑹者亦二悼平之伯與㑹者二十昭定之伯與㑹者各一然馬陵同盟則齊服晉也祝柯同盟亦齊服晉也齊逃湨梁莒為晉執齊圍桃防魯蒙莒伐則莒之於晉一從一違亦未嘗不以齊故夫晉大而逺於莒魯近而弱於晉獨齊鄰於莒而其强十百焉故其畏齊特甚亦其勢然也其他或見伐於徐見入於楚與杞有争與郯有怨與鄫有惡往往視其强弱以為勝負大抵當春秋之時為弱小之國進退去就從於强令夫衆暴寡大陵小狃於常習皆無足怪而莒之所以為夷者正不在是也秦之為狄始於戰殽鄭之為狄始於伐許莒之為夷必有其故矣莒之弊政見於經者甚寡然嘗攷之春秋之始未有書入人之國者入國之事自莒始未有書外專盟之事者專盟之事亦自莒始未有書諸侯相伐取地者相伐取地之事亦自莒始以蕞爾之莒恃其强暴稔尋常之争逞尺寸之憾皆王法所必誅者也春秋託始於魯隠數簡之中累書莒人而不殺莒之為夷其昉於是乎終春秋之世國君鮮有不稱諡者莒獨不稱諡大夫鮮有不書名氏者莒獨不書名氏國君無書朝大夫無書聘者是其國無君臣之禮無上下之節無名號貴賤之等無文物施報之容其君凡五見經而斃於亂者二奔於亂者二大夫凡五見經而奔於亂者二誅於亂者一是又其君臣上下之際皆無復分義之相保何以自列于中國哉春秋之外之也宜也或曰莒以僻陋在夷故春秋略之嗚呼春秋書荆人録吳子不輕絶於呉楚如此使莒不安于僻陋春秋庸得而略之乎
  四列國庶爵世紀 薛
  薛奚仲之後也仲虺相湯世食于薛至周受封實先宗盟當春秋之世薛雖甚微然先代封爵之餘也不可以不志
  隠十一來朝
  莊三十一薛伯卒
  成二楚盟蜀
  襄元㑹圍宋彭城   二㑹戚遂城虎牢
  五㑹吳戚     九㑹伐鄭 同盟戲
  十㑹㑹吳柤     㑹伐鄭戍鄭虎牢
  十一㑹伐鄭     同盟亳城北
  㑹伐鄭㑹蕭魚  十四㑹㑹吳向 㑹伐秦
  十六㑹湨梁大夫盟 十八㑹同圍齊 盟祝柯二十㑹盟澶淵   二十二㑹沙隨
  二十四㑹夷儀   二十五㑹夷儀
  二十九㑹城𣏌   三十㑹澶淵宋災故
  昭十三㑹平丘     同盟平丘
  二十五㑹黄父
  三十一薛伯榖卒葬獻公
  三十二㑹城成周
  定四㑹召陵侵楚盟臯鼬十二薛伯定卒葬襄公十三薛弑君比
  哀四薛伯夷卒葬恵公
  序薛世紀曰昔先王之制國大者百里小者不能五十為之建屬長連帥牧正州伯焉雖班爵不同而考禮正刑修德以尊天子其責一也薛諸任之國自奚仲為夏車正而遷于邳仲虺為湯左相而居于薛蓋先代封爵之餘也春秋之初嘗稱侯以朝魯春秋之中嘗稱伯以㑹晉其不得為㣲國明矣然來魯之後凡百二十二年薛君大夫名氏無見於經自盟蜀之後又百一十年間非從晉於盟㑹而薛事之見於經者纔一二耳豈非其國寡弱不足以自通於諸侯歟蓋嘗攷之自齊桓主盟諸侯官受方物晉氏世伯列國聽從自以受朝聘之數於是政令不常貢賦無藝迄于春秋之終不惟小侯弱邦率以為病而大國亦不勝其困矣故魯人㑹戚求屬鄫也齊人盟宋求屬邾也至於成周之㑹宋遂傲然欲以二三小國為役而絶薛於周吁先王建國同為蕃屏王室而宋之為役尚何以為諸侯乎不特此爾觀晉悼始㑹薛實不來曰以齊故及崔子既來薛大夫亦㑹則又以為齊故異時宋嘗從楚又以薛適楚則又不能不為楚令是聽也以蕞爾之薛嘗役于宋矣又偪之以齊臨之以晉楚若何而能國哉吾觀薛宰之言株連反覆首舉踐土之載書以為言而仲㡬亦曰踐土固然攷之踐土之盟薛不在諸侯意者文公雖復諸侯之職而不必盡勤小國於㑹是時晉之從政者新亦卒莫道文襄之故以復薛之舊吁先王制諸侯建方伯之意微矣崇明祀保小寡之義隐矣惜哉
  五列國庶爵世紀 邾
  邾曹姓之國也春秋以來微亦甚矣然介乎數大國之間與春秋始終迄于戰國之季而未亡不可不攷隠元及邾儀父盟蔑 五邾鄭伐宋
  七公伐邾
  桓八伐邾      十五邾人來朝
  十七㑹邾儀父盟趡  及宋衛伐邾
  莊十三㑹北杏    十五宋齊邾伐郳
  二十八瑣卒
  閔二姜氏孫于邾
  僖元㑹檉       公敗邾師于偃
  十八宋曹衛邾伐齊
  十九宋曹邾盟曹南  鄫子㑹盟邾
  邾執鄫子用之  二十一公伐邾
  二十二公伐邾取須句
  戰升陘     二十八㑹温遂圍許
  三十三公伐邾取訾婁 遂伐邾
  文七公伐邾取須句  十三蘧蒢卒
  十四伐我南鄙 叔彭生伐邾 晉納㨗菑弗克
  宣元來朝      十歸父伐邾取繹
  十七㑹同盟斷道  十八戕鄫子于鄫
  成二楚盟蜀     五㑹同盟蟲牢
  六來朝      七㑹救鄭 同盟馬陵
  八㑹伐郯     十三㑹伐秦
  十五㑹同盟戚    㑹㑹吳鍾離
  十六㑹沙随 㑹伐鄭十七㑹伐鄭 同盟柯陵
  㑹伐鄭     十八來朝 㑹同盟虛朾
  襄元㑹圍宋彭城 㑹次鄫
  二㑹戚遂城虎牢
  三㑹同盟雞澤及袁僑盟
  五㑹戚      六豹如邾
  七㑹鄬      八㑹邢丘
  九㑹伐鄭 同盟戲 十㑹㑹吳柤
  㑹伐鄭戍鄭虎牢 十一㑹伐鄭同盟亳城北㑹伐鄭㑹蕭魚  十四㑹㑹吳向
  㑹伐秦 㑹戚  十五伐我南鄙
  十六㑹湨梁 大夫盟 晉執莒子邾子以歸十七牼卒 伐我南鄙十八㑹同圍齊
  十九盟祝柯晉執邾子 取邾田自漷水
  二十㑹盟澶淵    速伐邾
  二十一庶其以漆閭邱來奔 㑹商任
  二十二㑹沙隨   二十畀我來奔
  紇出奔邾    二十四㑹夷儀
  二十五㑹夷儀 同盟重
  二十八來朝    三十㑹澶淵宋災故
  昭元華卒 葬悼公  十一貜㑹祲祥
  十三㑹平丘      同盟平
  十八入鄅     十九宋伐
  二十五㑹黄父   二十六㑹盟鄟陵
  二十七㑹扈 快來奔三十一黒肱以濫來奔
  定三穿卒 葬莊公   何忌及盟㧞
  四㑹召陵侵楚盟臯鼬十四來㑹公
  十五來朝 來奔喪
  哀元何忌伐
  二斯州仇何忌伐取漷東田
  沂西田      州仇何忌及盟句繹
  三州仇何忌圍   六何忌伐
  七公伐入邾以邾子益來
  八歸益于邾    十益來奔
  序邾世紀曰邾其猶有聖賢之澤歟春秋之初克之未命猶以字稱克之既卒始以子録其得齒於列國最後也鄫子見戕須句蒙取而威虐是肆庶其竊邑黒肱専地而姦宄内訌㑹盟屬齊厚斂私吳君為晉俘國習衞討宋壘在郊魯兵狎鄙而强大外陵藐然之邾亦㡬於無足稱者然君子所為猶有取於邾者豈謂是哉嘗考之經二百餘年小國之睦於交鄰謹於事伯最為有常者莫邾若也其君臣之賢多足稱紀而守義秉禮之風類非當時大國之所及吁亦有所自來矣且魯自桓公之世邾稱人以朝者一宣公以來邾稱子以朝者一㑹公者一奔喪者一自其他近魯之小國雖有好魯之事蓋未能如邾之有常者非交鄰之睦歟齊桓之伯首從北杏之㑹宋襄之伯亦與曹南之盟晉文之伯亟聽于温之役定公之㑹晉者十一宣公之㑹晉者十七悼公之㑹晉者七莊公之㑹晉者一自其他畏晉之小國雖鮮有不從晉之事蓋未能如邾之有常者非事伯之謹歟儀父盟蔑之舉首親賢以修好蘧蒢遷繹之謀不憚忘身以利民皆卓為賢君求之當時諸侯往往佳兵以殘民信鮮儷矣叔術遜國之仁足以及其子孫茅夷鴻愛國之義足以存其宗社皆儼為賢臣求之當時列國大夫莫非狥利以背君亦可謂絶無而僅有矣孰謂區區之邾剪焉若不足以自存而君臣上下之間顧有是邪異時捷菑介晉以求主郤克以八百乗之衆至于城下邾人以一辭郤之蓋昔者宋之得施於鄭戎之得施於曹者晉曽不得以行之於邾也楚靈合諸侯于申汰心虐燄震揺中華宋鄭大侯奔走恐後邾人亦獨晏然恃魯以不㑹蓋昔者楚成共所能令於蔡鄭吳夫差所能令於魯衞者靈王獨不能以加之於邾也吁蕞爾之邾果何以得此於晉楚邪庶㡬守義秉禮之風亦略可觀矣吁魯之擊柝聞於邾其殆密邇洙泗之地濡染儒書之習有聞周公之教而興起者乎蓋至穆公之時邾與魯閧民不死難而仁政之言親上死長之訓猶得聞於先生大儒之口則邾之為國猶未至於空虛也不然以㣲國而介於齊晉宋魯之間何啻鹿豕在於餧虎之側抑何以夀其國至於久而不傾哉
  六列國庶爵世紀 小邾
  小邾㣲乎㣲者也嘗以名書乎經矣受附庸之封齒列國之後能𫝊於久故亦為之紀云
  莊五郳𥠖來來朝   十五宋齊邾伐郳
  僖七小邾子來朝杜云郳黎來朝得王命而來邾之别封故曰小邾
  襄二㑹戚遂城虎牢  七來朝
  九㑹伐鄭 同盟戲 十㑹㑹吳柤
  㑹伐鄭戍鄭虎牢 十一㑹伐鄭
  同盟亳城北    㑹伐鄭㑹蕭魚
  十四㑹㑹吳向    㑹伐秦
  十六㑹湨梁 大夫盟十八㑹同圍齊
  十九盟祝柯    二十㑹盟澶淵
  二十二㑹沙隨   二十四㑹夷儀
  二十五㑹夷儀    同盟重丘
  二十九㑹城𣏌
  三十㑹澶淵宋災故
  昭三小邾子來朝   四楚㑹申
  十三㑹平丘     同盟平丘
  十七來朝     二十五㑹黄父
  三十二㑹城成周
  定四㑹召陵侵楚盟臯鼬
  哀四宋執小邾子
  序小邾世紀曰小邾亦曹姓之國介於海濵畏齊事魯而偪於宋非一日也觀晉悼之世小邾子不至於㑹悼公欲討之其大夫曰是齊故也晉襄之世小邾甞至於朝襄公欲卑之其大夫曰是實不忘魯好也非其畏齊事魯者然歟魯莊十五年經書伐郳者宋人哀四年經書執小邾者亦宋人又非其偪於宋者然歟夫以弱國小衆剪然求存於强齊宋魯之間常恐不合亦無足道明矣然攷之經𣏌朝而不稱侯以其不共於朝也介來而不謂朝以其不能乎朝也以至滕薛邾莒之爵皆以成國而駸駸焉日趨於僻陋之域而不自知春秋或自侯而書伯書子或自子而書人書名其不能國亦可知矣獨小邾自黎來之來其國稱郳則非成國也其君稱名則未成乎君也其朝稱來則不成乎朝也豈不甚微矣乎而黎來之後遂能以禮通於侯國卒從齊桓以尊周室而受附庸之封魯僖以後朝魯者四晉悼以後㑹晉者二十執玉端委而周旋於强侯大邦之間從事於禮樂文物之盛是可嘉也已故嘗觀昭公十七年小邾子來朝於其燕也有菁莪之賦叔孫昭子曰不有以國其能久乎嗚呼藐然之邾偪而不傾與春秋終始焉是豈無所自來哉
  七列國庶爵世紀 鄫
  鄫事至無足言矣見於經者纔数端聖人録之所以示亡國之鍳可不謹歟
  僖十四季姬及鄫子遇防使鄫子來朝
  十五季姬歸鄫   十六鄫季姬卒
  十九㑹盟于邾邾執用之
  宣十八邾人戕鄫子于鄫
  成二楚盟蜀
  襄元次鄫      五豹鄫巫如晉
  㑹吳戚     六莒人滅鄫
  序鄫世紀曰鄫之為國微乎微者也事之見乎經者無㡬矣一朝於魯一㑹于宋其君見用於邾而終戕於邾其國見偪於莒而卒滅於莒孱弱如是是尚得為國乎雖然國無小不可易也禮義茍明偪而不傾鄫之滅亡誰之咎哉蓋滅人者罪易見滅於人者罪難知使鄫能强於為善以保其國亦何孱弱之有今考之經鄫之亡其大罪有二而他不與焉三綱五常建於天地豈非保身立國之大本歟縱情虧禮者殺身之符劵徇愛棄義者亡國之斧斤斷斷乎不可誣矣先儒謂鄫子之用於邾戕於邾不在於曹南之後宋與其臣子之不能捍患也遇防來朝啓怨再世而鄫子已亡矣鄫之偪於莒而滅於莒不在乎㑹戚之屬魯與其鄰國之不救患也如晉覿巫立所出以為後而鄫國已滅矣嗚呼身有既亡國有既滅而不自知者其鄫之謂乎春秋本其遇防之禍而直書之曰戕備其覿巫之跡而顯書之曰滅其垂戒之意逺矣以此坊民後世猶有玩尤物以喪其身保異姓以墜其國者吁
  八列國庶爵世紀 紀
  紀事前乎春秋無聞焉亦齊之宗也而偪於齊季入齊矣季姬歸酅矣春秋猶書紀焉是存紀也紀而序之是亦春秋之意歟
  隠二裂繻來逆女  伯姬歸于紀 紀莒盟密七叔姬歸紀
  桓五齊鄭如紀    六公㑹紀于成 來朝八祭公來遂逆王后于紀
  九紀季姜歸京師
  十三公㑹紀鄭及齊宋衞燕戰四國敗績
  十七公㑹齊紀盟黄
  莊元齊遷紀郱鄑郚  三紀季以酅入齊
  四紀伯姬卒 紀侯大去其國 齊葬紀伯姬十二紀叔姬歸于酅
  序紀世紀曰紀為齊弱久矣亡紀者齊歟紀歟昔者大王居邠嘗偪於狄矣緜之詩曰肆不殄厥愠亦不殞厥問柞棫拔矣行道兊矣昆夷駾矣夫自其廼慰廼止廼疆廼理以至於髙門有伉冡土既立軍國之容無一不備然後可以不絶其所愠之夷亦不廢其聘問之禮以須昆吾之駾蓋寒暑之節龍蛇之蟄未有不積而能施不屈而能信者此大王所以去邠而基王業歟紀齊同姓也而齊欲滅之此豈一朝一夕之積哉紀之自為國者宜何如也入春秋世三年而紀侯去國紀之舛政不詳於經試即其一二事而考之尚有可論者蓋裂繻逆女秋結魯援子伯盟密冬與莒好齊鄭合謀而與魯㑹成鄰好是託魯公解體而季姜歸周王寵是求曽是以為謀難之道歟以至齊怒未怠遽挾鄭與魯以戰齊齊雖敗而怨愈深豈證辭之義敗齊未已又偕魯致齊以盟黄齊雖盟而禍愈亟亦豈釋怨之方夫知畏齊而謀國若是尚謂國有人乎三邑既遷而紀季入齊紀侯去國勢宜然也吁本支同出封壤相鄰蓄憾九世造釁十年而紀終無以謀其不免也非特齊能亡紀紀之為國亦足以自亡矣故曰梁亡自亡也鄭弃其師自弃也紀侯大去其國自去也其與大王去邠之事逺矣然則齊侯無罪乎齊紀同姓而謀紀之國無所不至其罪不待貶絶而自見也乃若春秋之法叛人書奔而紀季入齊不書奔則非叛人竊地稱名而紀季以酅不稱名則非竊地經書紀季以酅入于齊是紀祀猶有奉也異時書紀叔姬歸于酅是紀侯之室家猶有歸也以春秋攷之季則未有罪爾
  九列國庶爵世紀 微國
  傳曰任宿須句顓㬰風姓也實司大皥與百濟之祀以服事諸夏小國之祀其先皆有奉之者矣春秋之世存者蓋寡即其見於經者而録之亦古人存周禮而脩祀之意歟
  隠元盟宿      八宿男卒
  莊十宋人遷宿
  隠二莒人入向無駭入極十宋蔡衞伐戴鄭伐取之
  桓二蔡鄭㑹鄧     鄧侯吾離來朝
  五州公如曹    六寔來不復其國
  七榖伯綏來朝   十五邾人牟人葛人來朝
  僖五公孫兹如牟
  莊十五齊師滅譚譚子奔莒
  莊十三齊人滅遂   十七齊殱于遂
  二十三蕭叔朝公
  僖三十三介人侵蕭
  宣十二楚子滅蕭
  莊二十四郭公    三十齊人降鄣
  閔二齊人遷陽
  僖十狄滅温温子奔衛 十七滅項
  十九梁亡
  二十三公伐邾取須句魯之封國屬國
  文七公伐邾取須句
  宣四公及齊平莒及郯 十六郯伯姬來歸
  成七吳伐郯     八僑如㑹伐郯
  襄七郯子來朝
  宣七公㑹齊伐萊   九齊侯伐萊
  襄六齊侯滅萊
  成六取鄟
  襄十遂滅偪陽妘姓  十二取邿
  昭十八邾人襲鄅凡二十五國
  序庶爵微國紀曰臧文仲言德之不建民之無援昔文武之有天下也選建親賢大國數十亦既足以統屬人心緜固國勢矣其人非周之子孫其地不足以為周之屏翰先王皆爵而列之此其公天下之心豈特以私王室哉存先代之後表仁賢之人皆所謂建德以為民援非惟不可廢亦有所不敢廢也春秋諸侯不復知崇明祀保小寡之義弱强相併而為盟主者亦不復能與其疆埸之事故自隠桓以來魯入極矣鄭取戴矣鄧畏楚衆齊迫陽遷向䝉莒師邾踐鄅境終春秋之世微國困於兵革㓂攘之禍殆不勝數而得周旋於幣玉牲歃以從諸侯之後者其無㡬焉耳吁亦足以見周禮之衰矣德之不建民之無援是以生民不復見德干戈之禍極於戰國而後已悲夫木之茂也羣動息焉水之涸也雖蛙鼃不能以自存方春秋之中世魯雖無腆猶存須句見王澤之未殄也至其末也顓臾在邦域之中猶且不免見王澤之竭也君子於此亦可以考論世變云十夷狄世紀 楚
  楚之先熊繹始封於荆閲世十三至武十九年為魯隠公元年春秋始終楚十三君迄于恵之八年實魯哀之十四年又十有三世而滅於秦
  隠元楚武王十九年按史記熊通立三十五年伐隨隨人為之請周尊楚王室不聼熊通怒而自立
  為武王

  莊四文王元      十荆敗蔡莘以獻舞歸
  十二荆入蔡    十六荆伐鄭
  十七楚敖元     二十一成元
  二十三荆人來聘  二十八荆伐鄭
  僖元楚人伐鄭    二楚人侵鄭
  三楚人伐鄭
  四遂伐楚次陘楚屈完來盟 盟召陵至伐楚
  五滅弦      六圍許
  十一伐黄     十二滅黄
  十五伐徐 敗徐婁林十九盟齊
  二十伐隨     二十一盟鹿上
  㑹盂執宋公以伐宋 宜申來獻捷
  㑹盟薄釋宋公  二十二戰泓宋敗績
  二十三伐陳    二十五圍陳納頓子于頓
  二十六遂乞師    滅䕫以䕫子歸
  伐宋圍緡     公以楚師伐齊取榖
  二十七圍宋     公㑹諸侯盟宋
  二十八救衞戰城濮敗績 殺大夫得臣
  衞侯出奔楚    衛侯鄭自楚復歸衞
  文元世子商臣弑君頵穆王立
  三圍江晉處父伐楚救江
  四滅江      五滅六
  九伐鄭 椒來聘  十殺大夫宜申 次厥貉
  十一伐麇     十二圍巢
  十三莊王立     十六滅庸
  宣元侵陳遂侵宋   三伐陸渾之戎
  楚自有周道吾鄧魯陽闗過魚齒㳂汝水度成澤以伐陸渾之戎遂觀兵周疆視之若無人矣 侵鄭   四伐鄭
  五伐鄭      八滅舒蓼
  九伐鄭      十伐鄭
  十一楚陳鄭盟辰陵  殺陳夏舒
  入陳納寧行父于陳十二圍鄭
  戰邲晉敗績自入陳勝邲楚莊一向遂驕伯業之終荒豈不由此哉滅蕭蕭是宋附庸豈足以當楚師今久圍不退明年申舟聘齊又令無假道于宋是欲激宋而起兵端也莊王之心至此荒 十三伐宋
  十四圍宋     十五歸父㑹楚于宋
  宋及楚平    十八旅卒春秋以前未嘗書君之卒今於楚莊特書之吁春秋雖欲不書安得而不書 共王立
  成二楚鄭侵衞 公㑹嬰齊于蜀 十二國盟蜀
  六嬰齊伐鄭    七嬰齊伐鄭
  吳入州來楚始罷於奔命 九嬰齊伐莒莒潰入鄆
  十五伐鄭      宋魚石出奔楚
  十六戰鄢陵楚鄭敗績 殺大夫側
  十七滅舒庸
  十八楚鄭伐宋傳伐彭城納魚石 楚鄭侵宋
  襄元壬夫侵宋 殺大夫申
  三嬰齊伐吳    五殺大夫壬夫 貞伐陳
  七貞圍陳     八貞伐鄭
  十楚鄭伐宋 貞救鄭十一楚鄭伐宋
  執鄭良霄    十二貞侵宋
  十三審卒康王立   十四伐吳
  十八午伐鄭
  二十蔡履出奔陳弟黄出奔
  二十一晉欒盈出奔 二十二殺大夫追舒二十三黄自楚歸陳
  二十四伐吳 楚蔡陳許伐鄭
  二十五屈建滅舒鳩  吳遏伐楚門巢卒二十六許男𡩋卒于楚 楚蔡陳伐鄭
  二十七㑹晉楚于宋盟于宋
  二十八公如楚 昭卒郟敖立
  二十九公在楚 至楚三十薳罷來聘
  昭元㑹晉楚虢 麇卒  比出奔晉靈王立
  四十三國㑹申執徐子 八國伐吳
  執齊慶封殺之   遂滅賴
  五殺大夫屈申 八國伐吳
  六薳罷伐吳     叔弓如楚
  七公如楚 至楚  八執陳于徴師殺之滅陳執招放于越殺孔奐
  九叔弓㑹楚于陳  十一䖍誘蔡般殺于申
  弃疾圍蔡     滅蔡執世子有歸用之
  十二殺大夫成熊   伐徐
  十三比自晉歸楚弑君䖍于乾谿
  弃疾弑比平王立  十六誘戎蠻子殺之
  十七及吳戰長岸  二十一蔡朱出奔楚二十二宋亥寧定自宋南里出奔
  二十三蔡東國卒于楚二十殺大夫郤宛
  三十徐子章羽奔楚
  定二伐吳      四十八國㑹召陵侵楚
  圍蔡蔡以吳及楚戰柏舉楚敗績
  囊瓦出奔鄭    吳入郢
  十四三國滅頓以頓子牂歸
  十五滅胡以胡子豹歸
  哀元楚陳隨許圍蔡  四晉人執戎蠻子歸于楚
  六軫卒      九伐陳
  十結伐陳     十三申伐陳
  序楚世紀曰楚為外域前乎春秋已慮之矣詩云撻彼荆楚是也然春秋書外域之法未有嚴於楚者始曰荆繼曰楚始曰人繼曰子何其進之漸而與之不亟邪春秋之世外域為中國患者曰秦楚吳越戎狄戎盛於春秋之始狄㣲於春秋之中吳始大於春秋之季秦直為晉仇越僅與吳抗其患皆未有若楚之暴且久者是故春秋書楚之法特嚴歟然自天下大勢言之則楚之患其初止於猾夏其後至於抗衡又其後遂至於用中夏之柄由楚一國之勢言之則共莊以前雖僻在荆蠻而其國實趨於强康靈以後雖屢抗中華而其國實趨於弱究一經之始末而楚之盛衰槩可考也蓋楚有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有申吕之田以禦乎外有申息之門以備於内有成莊共平康昭之為君有子文孫叔子庚子木子蕩之徒為之謀其國此其所以能世抗齊晉而與春秋始終歟嘗觀楚十三君其與齊晉争者非一國成之世所争者蔡鄭陳宋曹衛而大者則召陵之盟泓與城濮之戰也穆莊之世所争者獨不及曹衛而大者則辰陵之盟邲之戰也共之世所争者又獨不及蔡而大者則蜀之盟鄢陵之戰蕭魚之㑹也至康盡得諸侯而遂有宋之盟至靈㡬伯諸侯而遂有申之㑹吁是豈一日之故哉顧自齊桓不與楚角諸侯雖一向一背而其患猶止於猾夏晉文親與楚敵後世狃於或勝或負而其勢遂駸駸抗衡至晉平不能與楚抗而夷夏之世不知其孰重孰輕也於是楚人遂得偃然以竊用吾中國之柄矣雖然武文以來楚未有抗衡於齊晉也其君無日不申訓於國申儆於軍嵗饑而振廪旅至而施恵大户以行師量功而用民而民政舉於内入鄭而不以為俘克陳而不以為縣宫衛有環尹若敖有六卒荆而舉古制以行則軍政立於外内選於親外選於舊而賢戚不遺復黄以勸善立午以靖國而賞罸不失以區區之荆蠻至於强大莫挍豈偶然邪靈康以後楚雖專令於諸侯而自州來奔命楚始患吳鍾離𤏖師吳始易楚數十年間楚始不競加而疆埸謀踈輕師而基亡郢之菑城邑而墮挑吳之釁無極好䜛蔡人速飛伍員逃吳楚君旰食薳越出師宋師日至遂至以堂堂之楚喪敗相尋亦果曷為而然邪由始而觀之楚自微而浸盛由終而觀之楚方盛而已衰蓋無平不陂無往不復外域之强固未有能久而不替者理之常也雖然楚本熊繹之後由為强邦春秋之前既以為外域矣春秋之世聖人雖屢進之迄不得與滕薛之侯例以爵通於中國其罪抑安在邪世竊名號而拔本塞源之罪蓋有不勝誅者不然楚荆州之國也聖人豈宜以其地而外之也哉
  十一列國夷國吳世紀 吳
  吳泰伯之昭也讓國於季歴而自竄於吳仲雍嗣之越十有九世而吳事始見於經也實壽夢之二年後十七年而春秋實夫差十五年又八年而越滅吳
  成七伐郯 入州來  十五十七國㑹于鍾離
  襄三楚嬰齊伐    五二國㑹吳善道
  十二國㑹于戚
  十十二國㑹于柤遂滅偪陽
  十二子乘卒    十四十五國㑹吳入向楚公子貞伐   二十四楚伐
  二十五子遏伐楚門于巢卒
  二十九閽弑餘祭 使札來聘
  昭元莒展輿出奔吳  五楚八國伐
  六楚薳罷伐    十三滅州來
  十五夷末卒吳王僚元年 十七吳楚戰長岸
  二十三敗頓胡六國于雞父胡沈滅獲陳夏齧
  二十四伐巢    二十七吳弑君僚吳王闔廬元
  三十滅徐     三十二伐越
  定二楚伐
  四蔡以吳及楚戰柏舉楚敗績 入郢
  五於越入吳 於越敗吳欈李 光卒吳王夫差元年
  哀三蔡放大夫獵于吳 四蔡辰出奔吳
  六伐陳 叔還㑹柤 七公㑹吳鄫
  八吳伐我     十公㑹吳伐齊 救陳十一公㑹吳伐齊戰艾陵齊敗績獲國書
  十二公㑹吳橐臯  十三公㑹晉吳黄池於越入吳
  序吳世紀曰吳姬姓之長春秋夷之何邪吳僻在海濵不與姬通有年數矣至其極盛亦不過以子録之蓋假竊名號不有宗周春秋不得不深絶焉者然嘗以經攷之觀其與晉强弱之形與楚越消長之勢則其事有不獨係一吳之盛衰者蓋其始盛也當晉方患楚而未暇於憂吳其後也當中國倚重於吳而吳亦甚有意於駕晉又其後也晉伯不在諸侯中國亦甚易與則吳之所争者不在晉而在楚又其最後也中國既不足畏楚人亦不能强而吳之所憂者乃不在楚而在越其顛末有可考者焉何以言之伐郯之師吳事之始見於經者也夀夢立之二年而兵在郯郯魯屬也莫或救之亦可以見中國之無伯當是之時喪師于邲而大恥未洒匱盟于蜀而齊言尚新晉㬌主盟方自虞楚人之至於吳奚暇憂哉馬陵之盟未暇却楚而州來之入乃俛焉有求於吳以呉人攻楚人於中國若未甚害資呉之强以求逞於楚於是中國之大體始虧矣無何鍾離之㑹既以晉而成好於吳善道之㑹又以魯衛而私好於吳然自柤以前猶曰致吳以從中國之㑹也而向以後往往以㑹吳而勤諸侯之行矣吾觀嬰齊伐吳楚始忌吳也至是子囊伐吳楚益忌吳也楚人猶知忌吳而中國諸侯乃帖然與之周旋而不為疾何邪餘祭方立晉楚實為弭兵之㑹不能四年而夷昧君吳季札聘魯蓋札之聘猶餘祭之使也以吳之於中國向也殊㑹而今也稱聘向也狄之言國今也進之稱子向也略之未有位號而今也詳之以著其君臣之辭當中夏茍安之時季子以嫡嗣還觀於上國此其意豈可測哉然魯昭之始凡三年間楚三伐吳而吳不一報吳豈忘楚者乎于是虢㑹復講而晉伯益微申盟麇至而荆蠻方肆吳人不復知晉之可畏則其所争亦惟一楚耳未㡬楚有乾谿之變吳始有州來之師戰于長岸戰于雞父既滅巢又滅徐又伐越夫滅國以自殖伐國以立威吳亦何所不至哉魯定之明年楚嘗伐吳矣不二年而吳遂入郢以楚不忍於吳而薄伐其鄙邑吳深創於楚而直造其國都吳楚之强弱於此可見自是致魯㑹鄫偕魯伐齊而魯奔命楚伐陳而吳争之魯戰齊而吳助之而齊楚亦病於奔命夫威令長於魯兵患徧於齊楚迄于黄池之㑹春秋紀以兩伯之辭可謂極盛矣然德薄而多大功慮淺而數得志故方其在㑹而諸侯莫敢不至也區區之越乃得乗間以入其國吁當夫差以前吳之所憂豈不在楚而孰知其禍乃出於越哉君子觀吳之盛衰終始凡四變蓋其患始於晉之未暇憂吳成於吳之為援於晉遂至晉弱而吳强晉輕而吳重吳始駸駸求駕于中國楚衰而吳興吳仆而越起中國始展轉蒙患於外裔吁是其事豈直係於一吳之盛衰而已哉善觀春秋亦可以深致其責於景厲以來之晉
  十二夷國世紀 秦
  秦伯益之後非子受封於孝王附庸之邑在秦襄公有功於平王始受岐豐之地列為諸侯穆公伯西戎以河為竟垂二十世卒并諸國
  僖十五穆公十五年戰韓獲晉侯
  二十八戰城濮㑹温圍許
  二十九盟翟泉   三十晉秦圍鄭
  三十三入滑     晉及姜戎敗秦于殽
  文二戰彭衙秦敗績   晉宋陳鄭伐
  三伐晉      四晉伐
  五入鄀      六康公元
  七晉秦戰令狐    晉先蔑奔
  九來歸僖公成風襚 十伐晉
  十二術來聘     晉秦戰河曲
  十六楚秦巴滅庸  十八罃卒共公元
  宣元晉趙穿侵崇秦與國 二伐晉
  四縮卒桓公立    十五伐晉
  成二楚盟蜀     九秦白狄伐晉
  十三九國㑹伐 至伐十四秦伯卒景公立
  襄十晉伐      十一伐晉
  十四十三國㑹伐
  序秦世紀曰秦之為狄其始於殽之戰歟夫秦以非子之餘踐岐豐之地膺顯服以為諸侯春秋之狄之也豈以其地哉觀秦入春秋七十八年而始見經實穆公十有五年由是秦之得書于冊者凡六君然其間秦事之可攷捨入鄀滅庸好魯盟蜀數事之外大抵秦晉兵争之跡耳蓋自穆公釋韓之憾而從事於踐土之盟於是㑹于温盟于翟泉偕役于圍鄭戮力同心猶驂之靳未始有隙也入滑之師啟釁自秦利人之危以襲其國不哀人之喪而越其竟背盟失信以貪勤民而弃其師無道甚矣由殽之戰遂有彭衙之戰令狐之戰河曲之戰其餘秦之伐晉者六晉之伐秦者亦六暴兩國之衆興數十年報復之師更四君而未已蓋至襄十一年戰櫟之役秦晉交伐之後始絶書于經原始要終則春秋所為狄秦于殽者良有自也然嘗即春秋之所筆以求詩書之所載秦之本末尚有可得而考者夫春秋書秦之事亦甚貶矣至於定書百篇終以秦誓乃甚有取於穆公悔過之善秦詩十篇穆公無羙有刺而詳紀秦仲以來强大之由不少殺焉何哉聖人之欲撥亂反正意甚切矣秦起西陲與西戎雜居本以富强為先襄公以後務以耕戰自力而不知禮義終秦之氣象大抵未免似戎讀車鄰駟鐵小戎數詩可以槩見穆公深懲力創於殽之役處仁遷義向背好惡從而一變前日所詆墓木已拱者非今之所謂膂力既愆之良士邪而庶㡬有之前日所喜過周超乗者非今之所謂射御不違之勇夫邪而庶㡬不欲之截截巧辯能移人之辭者固前日求之惟恐其少者也今乃以其徒實繁而厭之方寸既改羣動皆新充此心也帝王何逺之有蒹葭之詩無作可也何秦俗之不可變哉而秦之卒為狄則是可歎已故聖人於詩述秦仲始大之由以明秦有當變之俗於書備述穆公悔過之羙以著穆公㡬有能變之道於春秋則追貶穆公始禍之端歴載秦晉以來交兵之跡而狄之以惜秦之終不能變也吁豈不深切著明哉蓋戰殽之後穆公之身伐晉者再亦不能實費誓之言矣尚何責於來世君子觀穆以前秦事未有可稱由穆以後其君皆不逮穆逺甚則秦穆一身實秦國本末盛衰之所係可不察歟
  十三夷國世紀 越
  越夏后之苖裔也少康之庶子封於㑹稽二十餘世實為允常勾踐繼之至魯昭公五年越事始見於春秋勾踐伯在春秋後其後七世争起於諸子又七世而閩君揺受封於漢以為越王實勾踐之後
  昭五王允常楚越八國伐吳八楚滅陳執招放于越三十二吳伐越
  定五於越伐吳    十四於越敗吳于欈李哀元是嵗吳王夫差敗越于夫椒越子以甲楯五千保于㑹稽
  十三於越入吳
  序越世紀曰越事之書可一二數矣雖然君子有觀焉夫越以伯禹之苖裔受㑹稽之别封其來久矣入春秋百九十餘年越始見經以吳楚之僣春秋夷之其極盛也猶得書子越於春秋之世常不過以國稱豈非僻陋之甚乎獨勾踐與吳之事可以勵臣子之節為振偷激懦之勸是未容置而弗論也蓋越自楚靈之强常從之以伐吳而闔廬之立遂因之以仇越是以夫差敗于欈李而懐必報之忿及勾踐困于夫椒而遂成不釋之讎然二十年間越不為沼吳其泯矣吁深於仇人者無躁謀巧於用國者無近功齊復紀讎君子不樂其力之有餘魯釋齊怨君子不恕其力之不足當太王之時而不殄其愠不隕厥問以駾昆夷可也當秦襄之世而四牡孔阜俴駟孔羣以討西戎可也有田一成有衆一旅則經綸之餘力足以祀夏務材訓農通商恵工則漕之餘民足以造衛此皆已事之驗夫五千之甲衆至少也㑹稽之棲地至褊也仇吳之念隠忍於柔服之初豢吳之計蓄於卧薪嘗膽之時而沼吳之志卒逞於生聚教訓之間所欲盡從如探囊取物如執劵責負豈非勾踐之所以伯種蠡之所以善謀伍子胥之徒之所甚忌者歟吁天下之事無小大也能勝者勢而先勝者理可為者力而必為者志由越之事則興事造業者亦可以略觀矣
  十四夷國世紀 戎
  春秋之世戎之類有六曰山戎曰北戎曰姜戎曰雒戎曰茅戎曰陸渾之戎而戎蠻子又諸戎之别種也戎事之書於經者凡十三八見於莊僖以前而宣成以後百二十五年書戎事者纔五蓋成宣以後戎世為晉役諸侯鮮得而治之獨晉楚相仇時有治戎之事焉
  隠二公㑹戎潜     公及戎盟唐
  桓二公及戎盟唐 至唐
  莊十八公追戎濟西  二十齊人伐戎
  二十四戎侵曹曹覊奔陳赤歸
  三十六公伐戎 至伐三十齊人伐山戎
  三十一齊侯來獻戎捷
  僖十齊許伐北戎杜云山戎 三十三晉及姜戎敗秦殽文八遂㑹雒戎盟暴
  宣三楚伐陸渾之戎
  成元王師敗績茅戎
  昭十六楚誘戎蠻子殺之十七晉荀吳滅陸渾之戎哀四晉執戎蠻子赤歸楚
  序戎世紀曰春秋之世戎為中國患亟矣雖然有由也先王居檮杌于四裔使内外藩籬不可逾越周室之衰王政不行於是贄幣不通言語不同之人遂居衣冠禮樂之地蓋莊僖之初經之所書獨不過曰戎曰山戎曰北戎僖文之後始有所謂雒戎者姜戎者陸渾戎者雒戎居雒姜戎居于晉南陸渾居于伊川名號雖殊種類則一内外無辦蓋莫甚於東周之季矣嗚呼戎狄是膺荆舒是懲周公之法也晉齊之伯均為有功於中國然以經攷之齊有攘戎之功晉有致戎之罪不可不察也何以言之魯隠之末戎狃於東遷之釁恣睢孰甚焉楚丘之變凡伯為執侵曹之禍赤子以歸是非細故小變矣然皆齊伯之未興與齊伯之未定也盟幽以後桓公始大振治戎之旅向者魯之盟㑹相尋凡以戎故燕之職貢不至亦以戎故自桓公遇魯以謀之而魯患息偕許以伐之而燕釁弭戎之戢齊之力也而晉自恵之反實誘戎以遷于伊襄之伯實挾戎以戰于殽自是以後晉嘗恃戎以為犄角之助戎常事晉以為不侵不叛之臣是以其勢不得不至於陸梁異時徐吾之役瑕嘉亦既平茅戎於周矣而蠢蠢之衆猶得挾邥垂之怨以敗王師向之㑹范宣子甞欲退駒支於盟矣而譊譊之辭終得援恵襄之舊以為晉賜戎之張誰實啟之歟故甞觀詹伯告晉之辭有曰戎有中國誰之咎也后稷封殖天下今戎制之不亦難乎吁周公膺戎之法廢矣桓公攘戎之功衰矣晉人致戎之罪不可逭矣
  十五夷國世紀 狄
  春秋二百四十二年書狄者三十六其種有長狄赤狄白狄而潞氏甲氏留吁又赤狄之種也事見於文宣以前之經為多成襄以降書狄事纔十之二焉盛衰之故亦槩可攷矣
  莊二十三狄伐邢
  閔二狄入衛
  僖八狄伐晉     十狄滅温温子奔衛
  十三狄侵衛    十四狄侵鄭
  十八狄救齊     邢狄伐衛
  二十齊狄盟邢   二十一狄侵衛
  二十四狄伐鄭   三十狄侵齊
  三十一狄侵衛   三十二衛侵狄
  衛及狄盟    三十三狄侵齊
  晉敗狄箕
  文四狄侵齊     六晉狐射姑出奔狄七狄侵我西鄙   九狄侵齊
  十狄侵宋     十一狄侵齊
  得臣敗狄鹹長狄 十三狄侵衛
  宣十一晉㑹敗攅函
  成十二晉敗狄交剛
  昭元荀吳敗狄大鹵
  宣三赤狄侵齊    四赤狄侵齊
  十五晉滅赤狄潞氏以嬰兒歸
  十六晉滅赤狄甲氏留吁鐸辰
  宣八晉白狄伐秦
  成九秦白狄伐晉
  襄十八白狄來
  序狄世紀曰春秋之世狄戎俱為中國患然狄重而戎輕戎之類有山戎有姜戎雒戎而獨名戎者為最强狄之類有赤狄白狄長狄而獨名狄者亦最强狄比諸戎性尤悍驁戎雖侵暴中國其强易弱狄人敢於滅國當齊桓之亡與聞中國之政不但侵暴而已也然嘗考之經狄之患莫甚於僖文之春秋矣齊之初伯嘗謀邢謀衛自是數十年間嘗置其事於不問晉之盛時亦不過敗狄于箕之一役未㡬一二世以後乃累治狄而不置何邪縱狄若齊桓之拙謀亦無損於伯業之盛治狄誠晉人之雋功而適足以見伯業之衰亦可以考求其故矣蓋嘗論之齊自桓公數年經營以免邢衛於難也㑹檉以來荆患方張衆志未固方將并謀畢力改北轅而南向以圖帖荆之功召陵聽命而諸侯已勤矣是猶門户之寇既悉力以去之藩籬之侮茍幸其不至於為患蓋亦小安焉以休吾室内之人此齊桓之謀國能不强其力之所為管仲之相其君能度其德之所能舉故縱狄不問而卒無損於伯業之盛晉自景公君臣不相聽以為邲之敗也平丘以降諸侯盡離伯業大失於是含垢忍恥閉南闗而北出以尋治狄之忿狄雖大創而晉之威重益墮矣是猶烏獲遇盗扃户以避之羞其不以力稱乃逞虐於厠役為士者笑之此皆伯宗荀伯之謬欲以文其喪敗削弱之詬韓范諸臣之專欲以行其厚自封殖之謀雖治狄不置適以見其伯業之衰夫略近效而圖大體故縱狄而不足以為懦匿大恥而求淺功故治狄而不足以為武齊晉之故亦槩可攷矣雖然春秋之世諸侯蒙狄之患者凡八國當齊桓之盛猶所不免而自魯襄以後咸無聞焉晉人剪除之力亦豈可掩哉惟其舍内以事外是以君子無取焉耳
  十六夷國世紀 微國
  春秋之初微國之見於經者甚寡僖公以後始稍出焉聖人因事備録亦可以觀世變矣
  莊二十六公㑹宋齊伐徐
  僖三徐人取舒徐即諸夏徐在下邳舒在廬江相去甚逺而越國㓕國
  十五楚人伐徐敖大夫救徐楚敗徐婁林
  十七齊徐伐英氏
  文七徐伐莒
  昭五楚徐八國伐吳  十二楚伐徐
  十六齊伐徐    三十吳滅徐章羽奔楚
  僖十五齊曹伐厲以救徐
  僖五楚滅弦弦子奔黄江黄道柏方睦於齊皆弦姻也弦子恃之而不事楚僖二十楚伐隨隨以漢東諸侯叛楚桓六年楚武王侵随少師請追之季梁止之隨侯懼
  而修政楚不敢伐

  哀元楚陳隨許圍蔡
  僖二十六楚滅夔以夔子歸
  僖二十九介葛盧來東夷介葛盧來
  三十介侵蕭
  文十一楚伐麇    十二楚圍巢吳楚間小國昭二十四吳滅巢
  文十六楚秦巴滅庸楚為衆舒叛故舒蓼一國
  宣九取根牟東夷國
  成二晉衛伐廧咎如赤狄别種
  成十七楚滅舒庸
  襄二十五楚屈建滅舒鳩楚屬國叛楚
  襄二十五齊髙止出奔北燕
  昭三北燕欵出奔齊  六齊伐北燕
  十二齊髙偃納北燕伯于陽
  昭四楚蔡陳許頓胡沈淮夷伐吳
  昭四楚遂滅賴
  昭十二晉伐鮮虞白狄别種 十五晉荀吳伐鮮虞定四晉衛伐鮮虞   五晉士鞅伐鮮虞
  哀六晉趙鞅伐鮮虞共二十一國
  序夷微國紀曰深哉逺乎春秋之為中國慮也大而吳楚之君戎狄之人亦既深排而力抑痛懲而亟膺之矣至於蕞爾之國至無足道聖人猶必因事謹誌何哉嗚呼春秋之世其始也王室與伯圖相為强弱其後也王室不必言矣乃中國與外裔相為消長又其後也中國不足畏矣外裔又自相盛衰觀隠桓之初外裔之見于經者不過曰戎曰荆莊僖以後介也徐也舒也庸也始累累而書于冊也巴以人稱甲潞以氏稱鮮虞廧咎乃以號稱蓋不一而足嗚呼彼吳楚强人之國既得以交起而迭仆更廢而互興也藐然僻陋之邦習於逞思亦安知其終不足以抗衡哉是聖人之所憂也在易姤之初六曰羸豕孚躑躅夫姤隂始生而將長之卦也制之之道當於其微羸弱之豕雖未極剛猛而中心常在於跳躑猶隂微而在外其心常在於剥復小人雖㣲而在下其心常在於勝君子中國于呉楚諸邦猶陽之有隂君子之有小人也春秋之於微國皆不敢少略焉其為中國慮豈不深逺乎哉雖然春秋之世糾逖異類一正諸華亦惟齊晉之伯是賴也夫何治大舍小其力已有不暇為者當齊桓始伯徐舒有争晉文盛時介蕭有惡則下是亦安能為之謀哉吁論至於是齊晉攘夷之烈信㣲矣
  十七夷國世紀 附夷微國
  春秋大國之從夷者聖人既正色厲辭以誅之矣㣲國之事故得而略焉彼其行李不通於諸華非因齊晉呉楚之有事鮮有得見于經者姑即其可攷者攷而論之僖二齊宋江黄盟貫  三齊宋江黄㑹陽榖十一楚人伐黄
  文三楚圍江晉處父伐楚救江
  文四楚人滅江
  僖二十五楚圍陳納頓子于頓頓廹於陳而奔楚
  襄四陳人圍頓
  昭四楚頓㑹申     楚頓伐吳
  二十三吳敗頓六國于雞父
  定四公㑹頓子召陵  十四楚滅頓以牂歸文三晉六國伐沈沈潰以其服楚
  昭四楚沈㑹申 楚沈伐吳
  五楚沈伐吳
  二十三吳敗沈雞父沈滅
  定四蔡滅沈以沈子歸殺之
  文五秦入鄀楚滅六臯陶庭堅後叛楚為所滅
  宣元晉趙鞅侵崇秦與國
  昭四胡㑹申 胡伐吳 二十三吳敗胡雞父胡滅定十五楚滅胡以豹歸共八國
  序附夷微國紀曰春秋諸侯偪於從楚者衆矣當荆吳甚盛之時自魯宋大國至於邾莒小侯未有不折而從之者矣春秋於齊之盟曰人楚以人諸侯也宋之役亦曰人楚以人諸侯也柤之㑹殊吳而致魯鄬之㑹没鄭而逃陳其貶絶之甚矣然至於㑹宋則列書大夫㑹申而悉書諸侯㑹黄池則著晉而不没公端若無所貶焉何哉亦嘗求其故矣彼伯業不競不在諸侯主齊盟者亦既俛焉聽令於吳楚而偕之為㑹矣則宋魯陳蔡鄭許之國何尤乎宋魯陳蔡鄭許之國不足罪則夫小於宋魯陳蔡鄭許之國又何尤乎故嘗論齊桓之伯能帖荆於召陵而不能止江黄之伐晉文之伯能致秦敗楚於城濮而不能保鄀六之不亡桓文且爾他何望哉小國尚安所恃而不奔走於從夷也是故崇屬於秦郯屬於吳沈徐胡頓皆屬於楚凡小國之從秦楚諸邦者信未有罪焉爾末年齊晉益㣲中國不能以一矢遺西南而封豕長蛇之類自相雄奪其得免於滅亡者亦鮮焉吁小國之甘於外附將以求免也而終無以自立又何其甚不幸歟昔吳伐郯季文子曰中國之無伯也世變至是春秋安得而不終乎









  春秋王霸列國世紀編卷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