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穀梁傳註疏/卷02

卷一 春秋穀梁傳註疏
作者:范寧 楊士勛 东晋 唐
卷三

卷二

○隱公(起四年,盡十一年)

四年编辑

四年,春,王二月,莒人伐杞,取牟婁。(傳例曰:「取,易辭也。」伐國不言圍邑,言圍邑,皆有所見。伐國及取邑例時,此月者,蓋為下戊申衛君完卒日起也。凡例宜時而書月者,皆緣下事當日故也。日必繼於月,故不得不書月。事實在先,故不得後錄也。他皆放此。○杞音起。牟,亡侯反。易,以豉反。見,賢遍反。蓋為,於偽反。)

疏注「傳例」至「放此」。○釋曰:「取,易辭也」,十年傳文。「伐國不言圍邑」,五年傳文。「伐國及取邑例時」者,案六年「冬,宋人取長葛」,僖二十六年「冬公以楚師伐齊,取穀」,宣九年「秋取根牟」,皆不月,是例時也。其取須句,以其再取,故日。取鄆、取酆,皆內之叛邑,為害重大,故月。取郜、取防,惡乘人之敗,故日明常例則時。

傳曰,言伐言取,所惡也。(稱「傳曰」者,穀梁子不親受於師,而聞之於傳者。既伐其國,又取其土,明伐不以罪,而貪其利。兩書取伐,以彰其惡。○所惡,烏路反,又如字。於傳,直專反。)諸侯相伐取地於是始,故謹而誌之也。(《春秋》之始。)

疏「諸侯」至「誌之也」。○釋曰:外取邑不誌,今誌之者,為入《春秋》以來,最是取地之始,故誌之也。

戊申,衛祝籲弑其君完。(弑君日與不日,從其君正與不正之例也。祝籲,衛公子。○祝籲,香於反。《左氏》、《公羊》及《詩》作州吁。完音丸。)大夫弑其君,以國氏者,嫌也,弑而代之也。(凡非正嫡,則謂之嫌。)

夏,公及宋公遇於清。(遇例時。清,衛地。)

疏注「遇例時」。○釋曰:「八年,春,宋公、衛侯遇於垂」與此皆不月,知例時也。

及者,內為誌焉爾。(元年,與宋人盟於宿,故今複尋之。○複音扶又反。)

疏「及者」至「焉爾」。○釋曰:重發傳者,嫌盟遇禮異,故重發以同之。

遇者,誌相得也。(八年傳曰:「不期而會遇。今曰「內為誌」,非不期也。然則遇有二義。)

疏注「遇有二義」。○釋曰:即八年與此雖同‘誌相得’,而期不期異,故云「有二義」。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

秋,翬帥師會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翬者何也?公子翬也。其不稱公子,何也?(據莊三年「公子慶父帥師伐於餘丘」,稱公子。○翬音暉,下同)貶之也。(杜預曰:「外大夫貶皆稱人,內大夫貶皆去族稱名。記事之體,他國可言某人,而已之卿佐,不得言魯人。」○去,起呂反。)何為貶之也?與於弑公,故貶也。(與音預)。

九月,衛人殺祝籲於濮。(濮,陳地水名。○濮音卜。)稱人以殺,殺有罪也。(有弑君之罪者,則舉國之人皆欲殺之。)祝籲之挈,失嫌也。(不書氏族,提挈其名而道之,則挈為單挈,不具足之辭。)其月,謹之也。(討賊例時也。衛人不能即討祝籲,致令出入自恣,故謹其時月所在,以著臣子之緩慢也。○ 令,力呈反,下同。)

疏注「討賊」至「慢也」。○釋曰:莊九年,「春,齊人殺無知」,直時不月。又此傳云:「其月,謹之。」知其例合書時,但祝籲以二月殺君,衛人九月始討,譏其緩慢,故謹而月之。

於濮者,譏失賊也。(譏其不即討,乃令至濮。)

冬,十有二月,衛人立晉。(立、納、入皆篡也。大國篡例月,小國時。)

疏注「立納」至「國時」。○釋曰:案莊九年「齊小白入於齊」,傳曰:「以惡曰入。」文十四年「晉人納捷菑」,傳曰:「不正也。」此云立者,不宜立者也。是三者皆為篡也。「大國篡例月」者,即此「冬,十有二月,衛人立晉」是也。「小國時」者,昭元年「秋,莒去疾自齊入於莒」是也。齊小白入於齊,齊是大國而不月者,與公伐齊同時,既例不月,故小白亦不月。王子猛不月者,王猛雖則非正事,異諸侯,故不書月也。

衛人者,眾辭也。立者,不宜立者也。(嗣子有常位,故不言立。)晉之名惡也,(惡謂不正。○惡也,烏各反。)其稱人以立之,何也?得眾也。得眾,則是賢也。賢則其曰不宜立何也?《春秋》之義,諸侯與正而不與賢也。(雍曰:「正謂嫡長也。夫多賢不可以多君,無賢不可以無君。立君非以尚賢,所以明有統也。建儲非以私親,所以定名分。名分定,則賢無亂長之階,而自賢之禍塞矣。君無嬖幸之由,而私愛之道滅矣。」○嫡,丁曆反。長,丁丈反,下同。儲,直魚反。分,扶問反。嬖,必計反。)

疏「《春秋》之義」。○釋曰:言《春秋》者,得眾而言立,恐理不相合,故廣稱《春秋》以包之。

五年编辑

五年,春,公觀魚於棠。(傳例曰:「公往時,正也。」正謂無危事耳。棠,魯地。○觀魚,如字,《左氏》作矢魚。)

疏注「傳例」至「魯地」。○釋曰:莊二十三年傳文也。正謂無危事,此公雖以非禮觀魚,不至於危,故亦時而不月。

傳曰,常事曰視,(視朔之類是。)非常曰觀。(觀魚之類是。)禮:尊不親小事,卑不屍大功。(屍,主。)魚,卑者之事也。(《周禮》:「惇人中士、下士。」○惇音魚。)公觀之,非正也。

夏,四月,葬衛桓公。月葬,故也。(有祝籲之難,故十五月乃葬。○難,乃旦反。)

疏「月葬,故也」。○釋曰:重發傳者,前起日例,今起月例,故重發之。

秋,衛師入郕。入者,內弗受也。郕,國也。將卑師眾曰師。(書其重者也。將卑謂非卿。○郕音成,將卑,子匠反,注同)。

疏傳「入者」至「受也」。○釋曰:重發傳者,前起者邑,今是國,故重發之。

九月,考仲之子宮。(失禮宗廟,功重者月,功輕者時。莊二十三年「秋,丹桓宮楹」是也。至之宮。)

疏 「九月」至「之宮」。○釋曰:考者謂立其廟祭之,成為夫人也。此所以書之者,仲子,孝公之妾,惠公之母;惠公雖為君,其母唯當惠公之世得祭,至隱不合祭之,故書以見譏也。不言立者,不宜立。為庶母築宮,得禮之變,但不合於隱之世祭之,故止譏其考,不譏立也。《公羊》、《左氏》妾子為君,其母得同夫人之禮。今《穀梁》知不然者,《喪服記》云:「公子為其母練冠麻麻衣縓緣,既葬,除之。」傳曰:「何以不在五服之中也?君之所不服,子亦不敢服也。」鄭玄云:「子,君之庶子。」是貴賤之序,嫡庶全別。安得庶子為君,即同嫡夫人乎?故穀梁子以為「於子祭,於孫止」。

考者何也?考者成之也,成之為夫人也。(立其廟,世祭之,成夫人之禮。)禮:庶子為君,為其母築宮,使公子主其祭也。(公當奉宗廟,故不得自主也。公子者,長子之弟及妾之子。○為,於偽反。長,丁丈反。)於子祭,於孫止。(貴賤之序。)仲子者,惠公之母,隱孫而修之,非隱也。(非,責也。三年父喪畢,不於三年考者,又有天王崩。至此服竟,乃修之。)

初獻六羽。(羽,翟羽,舞者所執。獻者,下奉上之辭,作之於廟,故言獻。)

疏 「初獻六羽」。○釋曰:凡言初者,有二種之意。若《屍子》所言者,則是複正之初也。若初稅畝,是譏事之初。范知羽是翟羽者,以《衛詩·簡兮》云:「左手執籥,右手秉翟」,故知羽即翟也。范又云:「作之於廟,故言獻。」「齊侯來獻戎捷」,非於廟,亦言獻者,此是獻薦宗廟之事,故范據廟言之。其實外來者,尊魯並稱獻也。若然,「齊人來歸衛寶」,不言獻者,彼實非齊獻,諱其逆天子之命,假齊為辭,故與常文異也。或以為「戎捷」,齊侯尊魯,故特言獻。「衛寶」,以平等相遺,故言歸,理亦通也。

初,始也。(遂以為常。)穀梁子曰:「舞《夏》,天子八佾,諸公六佾,諸侯四佾。(言穀梁子者,非受於師,自其意也。夏,大也。大謂大雉。大雉,翟雉。佾之言列,八人為列,又有八列,八八六十四人也。並執翟雉之羽而舞也。天子用八,象八風。諸公用六,降殺以兩也。不言六佾者,言佾則幹在其中,明婦人無武事,獨奏文樂。○舞《夏》,戶雅反,注及下同。佾音逸,列也。殺,色界反。)

疏注「獨奏文樂」。○釋曰:禮有文舞,有武舞,文舞者羽籥是也,武舞者干戚是也。凡舞所以象人之德,故襄二十九年《左傳》稱吳季劄觀樂,「見舞《韶箾》者,曰:「德至矣哉!大矣,如天之無不幬也,如地之無不載也。雖甚盛德,其蔑以加於此矣。’是其證也。今仲子特為築宮而祭之,婦人既無武事,不應得用干戚,故云「獨奏文樂」。何休、徐邈之等,並同范說,則是相傳為然。

初獻六羽,始僭樂矣。」(下犯上謂之僭。○僭,子念反。)《屍子》曰:「舞《夏》,自天子至諸侯皆用八佾。初獻六羽,始厲樂矣。」(言時諸侯僭侈,皆用八佾,魯於是能自減厲,而始用六。穀梁子言其始僭,《屍子》言其始降。○侈,昌是反,又屍是反。)

邾人、鄭人伐宋。(邾主兵,故序鄭上。)

螟。蟲災也。甚則月,不甚則時。(甚則即盡,不及曆月。《禮·月令》曰:「仲春行夏令,則蟲螟為害。」○螟,亡丁反。)

冬,十有二月,辛巳,公子區卒。(杜預曰:「大夫書卒,不書葬。葬者,自其臣子事,非公家所及。」○區,苦侯反。)隱不爵命大夫,其曰公子區,何也?(據八年無侅卒,不稱公子。)先君之大夫也。(隱不成為君,故不爵命大夫,公子不為大夫,則不言公子也。)

疏「先君」至「夫也」。○釋曰:公子益師亦是先君之大夫,而獨言公子區者,益師有罪而不日,故傳略之。區無罪而文詳,故因見爵命之例,其實益師亦先君之大夫也。

宋人伐鄭,圍長葛。(長葛,鄭邑。圍例時。)

疏注「圍例時」。釋曰:僖二十三年,「春,齊侯伐宋,圍閔」,宣十二年,「春,楚子圍鄭」是也。但此為久圍,故謹而月之耳。或解上文日月者,為公子區卒。此雖例時,不可去上文日月,其實日月,不為圍長葛也。

伐國不言圍邑,(據莊二年「公子慶父帥師伐於餘丘」,不言圍也。伐國不言圍邑,書其重也。)此其言圍,何也?久之也。(宋以此冬圍之,至六年冬乃取之。古者師出不逾時,重民之命,愛民之財,乃暴師經年,僅而後克,無仁隱之心,而有貪利之行,故圍伐兼舉以明之。○暴,步卜反,本或作曝,暴露也。僅,渠吝反。行,下孟反。)

疏「伐國」至「之也」。○釋曰:伐國不言圍邑者,舉重也。其言圍者,各有所為。此則五年圍,六年乃取,為久之,故書圍也。僖六年,齊侯以下「伐鄭,圍新城」,傳云:「著鄭伯之罪也。」二十三年「春,齊侯伐宋,圍閔」,傳:「曰不正,其以惡報惡也。」是書圍者,各有所為。襄十二年「莒人伐我東鄙,圍邰」,書圍者,為季孫宿救邰張本也。襄十六年「齊侯伐我北鄙,圍成」,十七年「齊侯伐我北鄙,圍桃。齊高厚帥師伐我北鄙,圍防」,並書圍者,為十八年諸侯同圍之起也。

伐不逾時,戰不逐奔,誅不填服。(來服者,不複填厭之。○填音田。複,扶又反,下同,厭,於甲反。)苞人民、毆牛馬曰侵。斬樹木、壞宮室曰伐。(製其人民,毆其牛馬,賊去之後,則可還反。樹木斬不複生,宮室壞不自成,故其為害重也。○毆,丘於反,注同。壞音怪,一戶怪反,六年同。)

疏「苞人」至「曰伐」。○釋曰:案《左傳》:「有鍾鼓曰伐,無曰侵。」《公羊傳》:「角者曰侵,精者曰伐。」又何休《廢疾》云:「廄焚,孔子曰:‘傷人乎?’不問馬。今《穀梁》以‘苞人民’為輕,‘斬樹木、壞宮室’為重,是理道之不通也。」所以《穀梁》不從二傳者。鄭玄云:「苞人民,毆牛馬,兵去則可以歸還,其為害輕。壞宮室,斬樹木,則樹木斷不複生,宮室壞不自成,為毒害更重也。」是鄭意亦以斬樹木壞宮室為重,是亦一家之義,故與二傳不同。

六年编辑

六年,春,鄭人來輸平。(杜預曰:「和而不盟曰平。」○輸平,失朱反,墮也,《左氏》作渝平。)輸者,墮也;平之為言以道成也。來輸平者,不果成也。(《春秋》前魯與鄭平,四年,翬與宋伐鄭,故來絕魯,壞前平也。○墮,許規反,壞毀之也。)

夏,五目,辛酉,公會齊侯盟於艾。(艾,魯地。隱行皆不致者,明其當讓也。○艾,五蓋反)

疏注「艾魯」至「讓也」。○釋曰:知非惰者,以隱讓國賢君,不應終始俱惰,明為讓不致也。秋,七月。(無事書首月,不遺時也。他皆放此。)

疏注無事至放此。○釋曰:九年傳云:「無事焉,何以書?不遺時也。」然則《春秋》四時具,始得成年,若闕一時,不書首月,則是遺時也。

冬,宋人取長葛。(前年冬圍,至今乃得之。上有伐鄭圍長葛,言長葛則鄭邑可知,故不係之鄭。)外取邑不誌,此其誌,何也?久之也。

七年编辑

七年,春,王三月,叔姬歸於紀。(叔姬,伯姬之娣。至此歸者,待年於父母之國,六年乃歸。媵之為言送也,從也。不與嫡俱行,非禮也。親逆例時,不親逆例月。許慎曰: 「侄娣年十五以上,能共事君子,可以往;二十而禦。」《易》曰:「歸妹愆期,遲歸有時。」《詩》云,韓侯取妻,「諸娣從之,祁祁如云」。娣必少於嫡,知未二十而往也。○娣,徒細反。女弟曰娣。媵,以證反,又繩證反。從,才用反,下同,一音如字。上,時掌反。共事音恭,本亦作供。愆,起虔反。取,七喻反。少,詩照反,下文及注同。)

疏注 「叔姬」至「往也」。○釋曰:「六年乃歸」者,伯姬二年嫁於紀,叔姬此年始去,故云六年也。所引《易》文,《歸妹》九四爻辭也。王弼云:「夫以不正無應而適人也。必須彼道窮盡,無所與交,然後乃可以往。故愆期遲歸,以待時也。」其卦??兌下震上。所引《詩》者,《大雅·韓奕》之篇。引此二文者,言夫人有侄娣,必當少於嫡,知未二十而往也。一解引《易》者,證待年於父母國,與嫡俱行也。

其不言逆,何也?(據莊二十九年,莒慶來逆叔姬,言逆。)逆之道微,無足道焉爾。(逆者非卿)滕侯卒。滕侯無名。(自無名,非貶之。○滕,徒登反。)

疏「滕侯無名」。○釋曰:《左氏》以滕侯無名為未同盟,故薨不得以名赴。《公羊傳》云:「滕侯何以不名?微國也。微國則其稱侯何?《春秋》貴賤不嫌同號,美惡不嫌同辭。」今《穀梁》以為用狄道也,故無名者。若《左氏》以為未同盟,故不名。何為《春秋》之內,亦有不盟而書名者?若《公羊》以為微國不名,則邾子克、許男新臣何以名?故穀梁子以為用狄道也,本來無名字。

少曰世子,長曰君,狄道也。其不正者名也。(戎狄之道,年少之時稱曰世子,長立之號曰君。其非正長嫡,然後有名爾。責滕侯用狄道也。○長曰,下丈反,注同。嫡,木又作適,丁曆反。)

夏,城中丘。(城例時。中丘,魯地。)城為保民為之也。(建國立城邑有定所,高下大小存乎王製。刺公不修勤德政,更造城以安民。○為,於偽反,下「為其」同。刺,七賜反。)

疏注「建國」至「安民」。○釋曰:《禮記·王製》無此文。言「存乎王製」者,謂王者之法製也。「高下」者,《考工記》云,「王宮門阿之製五雉,宮隅之製七雉,城隅之製九雉。門阿之製,以為都城之製;宮隅之製,以為諸侯之城製」是也。「大小」者,即《左傳》云「大都不過參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是也。此「城中丘」與九年「夏,城郎」例時者,功役之事,總指天象故也。

民眾城小則益城,益城無極。凡城之誌,皆譏也。(夫保民以德,不以城也。如民眾而城小,輒益城,是無限極也。此發凡例,施之於城內邑。)齊侯使其弟年來聘。(聘例時。凡聘皆使卿執玉帛以相存問。)

疏注「聘例」至「存問」。○釋曰:此「齊侯使弟年」,下「冬,天王使凡伯」,皆不書月,故「例時」也。禮:小聘曰問,使大夫;大聘使卿。此既名見於經,明是卿也。案禮聘則執玉以致命,執帛以致享,故云「執玉帛以相存問」。

諸侯之尊,弟兄不得以屬通。(禮:非始封之君,則臣諸父。昆弟,匹敵之稱。人臣不可以敵君,故不得以屬通,所以遠別貴賤,尊君卑臣之義。○稱,尺證反。別,彼列反,下同。)其弟云者,以其來接於我,舉其貴者也。(弟是臣之親貴者,殊別於凡庶。)

疏「舉其貴者也」。○釋曰:叔稱弟,傳云「賢也」,此年稱弟,傳云「舉其貴者」,則稱弟有二義也。秋,公伐邾。

冬,天王使凡伯來聘,(凡,氏。伯,字。上大夫也。)戎伐凡伯於楚丘以歸。凡伯者,何也?天子之大夫也。國而曰伐,此一人而曰伐,何也?大天子之命也。(伐一人而同一國,尊天子之命。)戎者,衛也。戎衛者,為其伐天子之使,貶而戎之也。楚丘,衛之邑也。以歸,猶愈乎執也。(大天子之使過諸侯,諸侯當候在疆埸,膳宰致餼,司裏授館,猶懼不敬,今乃執天子之使,無禮莫大焉。昭十二年「晉伐鮮虞」,傳曰:「晉,狄之也。」今不曰衛伐凡伯,乃變衛為戎者,伐中國之罪輕,故稱國以狄晉,執天子之使罪重,故變衛以戎之。以一人當一國,諱執,言以歸。皆尊尊之正義,《春秋》之微旨。○之使,所吏反,注同。愈,羊主反。過,古臥反,上古禾反。疆,本又作壃,亦作強,音薑。埸音亦。餼,許氣反,牲腥曰餼。伐鮮音仙。)

疏「戎者衛也」。○釋曰:麋信云:「不言夷狄,獨言戎者,因衛有戎邑故也。」范意或然。○注 「云天子」至「不敬」。○釋曰:《國語》云,定王使單襄公聘於宋,遂假道於陳,以聘於楚。陳人候不在疆,膳宰不致餼,司裏不授館。單子歸,以告王曰:「陳侯不有大咎,國必亡。」王曰:「何故?」對曰,云云,「是棄先王之法製也。周之秩官有之,敵國賓至,司裏授館,甸人積薪,膳宰致飧,廩人獻餼,賓入如歸。今臣承王命以過陳,司事莫至,是蔑先王之官也」。是文出於彼。

八年编辑

八年,春,宋公、衛侯遇於垂。(垂,衛地。)不期而會日遇。遇者,誌相得也。

三月,鄭伯使宛來歸邴。(凡有所歸,例時。邴,鄭邑。○宛,於阮反。邴,彼病反,一音丙,《左氏》作祊。)

疏注「凡有所歸,例時」。○釋曰:宣十年春「齊人歸我濟西田」,定十年夏「齊人來歸鄆、讙、龜陰之田」,並不書月,故知「例時」也。此月者為下入邴月也。一解以擅易天子之田,故謹而月之也。

名宛,所以貶鄭伯,惡與地也。(去其族,惡擅易天子邑。○惡與,烏路反,注及下同。去,起已反。擅,市戰反。)

庚寅,我入邴。(徐邈曰:「入承鄭歸邴下,嫌內外文不別,故著我以明之。」○別,彼列反。)入者,內弗受也。日入,惡入者也。邴者,鄭伯所受命於天子,而祭泰山之邑也。(王室微弱,無複方嶽之會,諸侯驕慢,亦廢朝覲之事,故鄭以湯沐之邑易魯朝宿之田也。諸侯有大功盛德於王室者,京師有朝宿之邑,泰山有沐浴之邑,所以供祭祀也。魯,周公之後;鄭,宣王母弟,若此有賜邑,其餘則否。許慎曰:「若今諸侯京師之地,皆有朝宿之邑,周有千八國諸侯,盡京師之地,不足以容,不合事理。」○複,扶又反。廢朝,直遙反,下同。覲,巨靳反。諸侯春見天子曰朝,秋見曰覲。令,力呈反。)

疏「入者內弗受也」。○釋曰:重發傳者,嫌易田與兵入異,故重發以明之。○注「周有」至「事理」。釋曰:《孝經》說文。夏,六月,已亥,蔡侯考父卒。諸侯日卒,正也。

疏「日卒,正也」。○釋曰:重發之者,宋公起例之始,蔡侯嫌爵異,故重發以明之。舉此二者,足以包宿男,故宿男不複發傳也。辛亥,宿男卒。宿,微國也。未能同盟,故男卒也。

疏「未能同盟」。○釋曰:杜預以元年盟於宿,宿亦與盟,則以宿為宿男之國。此傳云「未能同盟」,則以彼宿為地名,與杜異也。

秋,七月,庚午,宋公、齊侯、衛侯盟於瓦屋。(宋序齊上,王爵也。瓦屋,周地。)外盟不日,此其日,何也?(據僖十九年「夏,六月,宋公、曹人、邾人盟於曹南」,不日。)

疏注「據僖」至「不日」。○釋曰:不據石門而引曹南者,以曹南三國與此相合,故引之也。

諸侯之參盟於是始,故謹而日之也。(世道交喪,盟詛滋彰,非可以經世軌訓,故存日以記惡,蓋《春秋》之始也。○參,七南反。喪,息浪反。詛,莊慮反,下文同。)誥誓不及五帝,(五帝,謂黃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也。誥誓,《尚書》六誓七誥是其遺文。五帝之世,道化淳備,不須誥誓而信自著。○誥,古報反。誓,市製反。五帝,孔安國云:「少昊、顓頊、高辛、唐、虞。」鄭玄有黃帝無少昊,餘同。范依鄭。顓頊,上音專,下音許玉反。帝嚳,苦篤反,高辛名。)

疏注「五帝」至「自著」。○釋曰:五帝雖有軍旅會同,不須誥誓而信自著也。六誓者,即《尚書·甘誓》、《湯誓》、《牧誓》、《泰誓》、《費誓》、《秦誓》也。七誥者,即《湯誥》、《大誥》、《康誥》、《酒誥》、《召誥》、《洛誥》、《康王之誥》是也。

盟詛不及三王,(三王,謂夏、殷、周也。夏後有鈞台之享,商湯有景亳之命,周武有盟津之會。眾所歸信,不盟詛也。○夏,戶雅反。鈞音均。亳,步各反。盟津音孟,本亦作孟。)

疏注「三王」至「詛也」。○釋曰:經史通以王為夏、殷、周也。盟津之會,昭四年《左傳》文。三王眾所歸信,故不設盟詛也。《尚書》舜命禹征有苗而戒於眾,則亦誓之類。《周禮·秋官》司盟官掌盟載之約,則是盟事。而云「誥誓不及五帝,盟詛不及三王」者,舜是五帝之末,命禹徂征,是禹之事,故云「不及五帝」;周公製盟載之法者,謂方嶽及有疑會同,始為之耳,不如《春秋》之世屢盟,故云「不及三王」也。

交質子不及二伯。(二伯,謂齊桓、晉文。齊桓有召陵之師,晉文有踐土之盟。諸侯率服,不質任也。○交質音置,注同。二伯如字,又音霸。召,上照反。)

疏注「二伯」至「任也」。○釋曰:經典言五伯者,皆謂夏伯昆吾,商伯大彭、豕韋,周伯齊桓、晉文。今此傳以周末言之,故知謂齊桓、晉文也。其「召陵之師」、「踐土之盟」,亦昭四年《左傳》文也。

八月,葬蔡宣公。月葬,故也。

九月,辛卯,公及莒人盟於包來。(包來,宋邑。○包音苞,一音浮,《左氏》作「浮來」。)可言公及人,不可言公及大夫。(稱人,眾辭。可言公及人,若舉國之人皆盟也。不可言公及大夫,如以大夫敵公故也。)

螟。(螟,亡丁反。)

冬,十有二月,無侅卒。無侅之名,未有聞焉。(未聞者,不知為是隱之不爵大夫,為是有罪貶去氏族。穀梁子不受之於師,故曰未有聞焉。○去,起呂反)或曰,隱不爵大夫也。(若俠卒是。○若俠音協,九年經同。)或說曰,故貶之也。(若無侅帥師入極是。)

疏「或曰」至「貶之也」。○釋曰:若是不爵命大夫,二年傳不得云貶。彼入極為貶去氏,則此亦為貶去氏,就二說之中,後「或曰」是也。「公子益師卒」,傳曰:「不日,惡也。」則此不日亦惡可知矣。

九年编辑

九年,春,天王使南季來聘。南,氏姓也。季,字也。(南季,天子之上大夫。氏以為姓也。所以別姓者,經有「王季子來聘」,「祭伯來」,王、祭皆非姓也,嫌與同,故別之也。季云字者,明命為大夫,不以名通也。○別,彼列反。祭伯,側界反,下同。凡國名、邑名及人名氏皆於始音,後不複出。若假借之字,時複重音,後放此。)聘,問也。聘諸侯,非正也。(《周禮》天子「時聘,以結諸侯之好,殷覜以除邦國之慝,間問以諭諸侯之誌,歸脤以交諸侯之福,賀慶以讚諸侯之喜,致禬以補諸侯之災」。許慎曰:「禮:臣病君親問之,天子有下聘之義。」傳曰:「聘諸侯,非正」,寧所未詳。○好,呼報反。覜,他吊反。慝,他得反。惡也。間問,間廁之間。脤,市軫反,祭肉也。禬,戶外反,或古外反。)

疏注 「《周禮》」至「未詳」。○釋曰:范所引者,《周禮·大行人》文也。鄭玄云:「時聘者,亦無常期。天子有事,諸侯使大夫來聘親,親以禮見之,禮而遣之,所以結其恩好也。殷覜謂一服朝之歲也。慝,惡也。一服朝之歲,五服諸侯皆使卿以聘禮來覜天子,天子以禮見之,命以禮政禁之事,所以除其惡行。」間問者,間歲一問諸侯,而有省之屬諭諸侯之誌者。諭言語,諭書名,其類也。歸脤以交諸侯之福者,交或往或來者也。賀慶以讚諸侯之喜者,讚,助也。致禬,凶禮之吊禮。禬,禮也。補諸侯之災者,若《春秋》澶淵之會,謀歸宋財。」然「時聘」「殷覜」二者,是諸侯臣使於王也。其「間問」「歸脤」「賀慶」「致禬」四者,王使臣使於諸侯也。范此注引《周禮》者,證有下聘之義也,而傳云「非正也」,故云「寧所未詳」。然則答鄭玄之駁,則云叔服重天子之禮者,以此傳既非,故別為之說。

三月,癸酉,大雨震電。震,雷也。電,霆也。(電,徒練反。霆,徒丁反。又,徒頂反。)

疏「震,雷也。電,霆也」。○釋曰:《說文》云:「震,霹靂也。」陰擊陽為電,電者即雷之光,與此傳異者,《易·說卦》「震為雷」,故何休亦以震為雷。霆者,霹靂之別名,有霆必有電,故傳云「電,霆也」。或當電、霆為一也。

庚辰,大雨雪。誌疏數也。八日之間,再有大變,陰陽錯行,故謹而日之也。(劉向云:「雷未可以出,電未可以見。雷電既以出見,則雪不當複降,皆失節也。雷電,陽也;雨雪,陰也。雷出非其時者,是陽不能閑陰,陰氣縱逸而將為害也。」○雨,於付反。數,色角反。向,舒亮反。見,賢遍反。複,扶又反。)

疏「誌疏數也」。○釋曰:謂災有遠近,遠者為疏,近者為數也。○注 「劉向」至「害也」。○釋曰:何休云:「夏之正月,未可大雨震電,此陽氣大失其節。猶隱公久居其位,不反於桓,失其宜也。」異發於九年者,陽數可以極,而不還國於桓之所致。」大雨雪者,「盛陰之氣大怒,此桓將怒而弑隱公之象」。劉向之言,與何休意不甚異,但取變異之象少差耳。

雨月,誌正也。(雨得其時則月。)

疏注「雨得其時則月」。○釋曰:雨得其時則月者,若僖三年夏「六月,雨」是也。俠卒。俠者,所俠也。(俠,名也。所,其氏。)

疏「俠者,所俠也」。○釋曰:徐邈引尹更始云「所者,俠之氏」,今范亦云「「所,其氏」,則所者是俠之氏族,但未備爵命,故略名耳。麋信以為所非氏,所,謂斥也。

弗大夫者,隱不爵大夫也。(俠不命為大夫,故不氏。)隱之不爵大夫,何也?曰,不成為君也。(明將立桓。)夏,城郎。(郎,魯邑。)

秋,七月。無事焉,何以書?不遺時也。(四時不具,不成年也。)冬,公會齊侯於防。(防,魯地也。)會者,外為主焉爾。疏「會者」至「焉爾」。○釋曰:重發傳者,嫌華戎異故也。

十年编辑

十年,春王二月公會齊侯鄭伯於中?(隱行自此皆月者,天告雷雨之異,以見篡弑之禍,而不知戒懼,反更數會,故危之。○見,賢遍反。數,色角反。)夏,翬帥師會齊人、鄭人伐宋。(翬,隱之罪人也,故終隱之世貶之。)

六月,壬戌,公敗宋師於菅。(敗例日與不日,皆與戰同。管,宋地。○公敗,必邁反,又皮邁反,後亦同。於菅,古顏反。)

疏注「敗例」至「宋地」。○釋曰:莊十年傳例曰「不日,疑戰也」者,言不克日而戰,以詐相襲,則不疑當書日。故桓十年「冬,十有二月丙午,齊侯、衛侯、鄭伯來戰於郎」,范云「結日列陳,則日」,是也。今注云「與戰同」,則此敗宋師,是克日而戰也。

內不言戰,舉其大者也。(戰然後敗,故敗大於戰。)辛未,取郜。(郜,古報反,《字林》工竺反。)

辛巳,取防。取邑不日,此其日,何也?(據僖三十三年,「伐邾,取訾婁」不日。○訾,子斯反。)不正其乘敗人而深為利,取二邑,故謹而日之也。(禮不重傷,戰不逐北,公敗宋師於菅,複取其二邑,貪利不仁,故謹其日。○重,直用反。逐北如字,又音佩,本又作「逐奔」。複,扶又反。)

疏注「禮不」至「逐奔」。○釋曰:「不重傷」,僖二十二年《左傳》文也。「不逐奔」,上五年傳文。秋,宋人、衛人入鄭。

宋人、蔡人、衛人伐載。鄭伯伐取之。(凡書取國,皆滅也。變滅言取,明其易。○載如字,本或作戴。易,以豉反,下文同。)不正其因人之力而易取之,故主其事也。(三國伐載,自足以製之,鄭伯不能矜人之危,而反與共伐,故獨書「鄭伯伐取之」,以首其惡。其實四國共取之。○惡,烏各反。)

冬,十月,壬午,齊人、鄭人入郕。入者,內弗受也。日入,惡入者也。郕,國也。(惡,烏路反)

十有一年编辑

十有一年,春,滕侯、薛侯來朝。天子無事,諸侯相朝,正也。(事謂巡守、崩葬、兵革之事。○薛,息列反。守音狩,本亦作狩。)

疏「十有一年」。釋曰:言「有」者,十是盈數,更以奇從盈,故言「有」,欲見一者,非十中之物也。○注「事謂」至「之事」。○釋曰:《書》云:「肆覲東後。」是天子巡守,當方諸侯有事。許慎、鄭玄皆以為天子喪葬,諸侯親奔,故范亦以為天子崩葬為諸侯之事也。桓五年諸侯從王伐鄭,是天子舉兵革,諸侯亦有事也。言無此等事,諸侯得相朝;若有,即不得也。

考禮修德,所以尊天子也。諸侯來朝;時,正也。(朝宜以時,故書時則正也。)

疏「考禮修德」。釋曰:諸侯相朝,所以正班爵,奉王命,故云「考禮修德」也。

犆言,同時也。(直言,謂別言也。若「穀伯綏來朝,鄧侯吾離來朝」,同時來,不俱至。○直音特,獨也,本或作特。)累數,皆至也。(累數,總言之也。若「滕侯、薛侯來朝」,同時俱至。○數,所主反。)

夏,五月,公會鄭伯於時來。(時來,鄭地。)秋,七月,壬午,公及齊侯、鄭伯入許。

冬,十有一月,壬辰,公薨。公薨不地,故也。(不地,不書路寢之比。○比,必利反。)隱之,不忍地也。(隱猶痛也。)其不言葬,何也?君弑,賊不討,不書葬,以罪下也。(責臣子也。)隱十年無正,隱不自正也。(無正,謂不書正月。)元年有正,所以正隱也。(明隱宜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