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桓公元年编辑

元年春王。桓無王,其曰王,何也?謹始也。其曰無王,何也?桓弟弒兄、臣弒君,天子不能定,諸侯不能救,百姓不能去,以為無王之道,遂可以至焉爾。元年有王,所以治桓也。

正月,公即位。繼故不言即位,正也。繼故不言即位之為正,何也?曰:先君不以其道終,則子弟不忍即位也。繼故而言即位,則是與聞乎弒也。繼故而言即位,是為與聞乎弒,何也?曰:先君不以其道終,己正即位之道而即位,是無恩於先君也。

三月,公會鄭伯于垂。會者,外為主焉爾。

鄭伯以璧假許田。假不言以,言以非假也。非假而曰假,諱易地也。禮,天子在上,諸侯不得以地相與也。無田則無許可知矣。不言許,不與許也。許田者,魯朝宿之邑也。邴者,鄭伯之所受命而祭泰山之邑也。用見魯之不朝於周,而鄭之不祭泰山也。

夏,四月丁未,公及鄭伯盟于越。及者,內為志焉爾。越,盟地之名也。

秋,大水。高下有水災曰大水。

冬,十月。無事焉,何以書?不遺時也。《春秋》編年,四時具而後為年。

桓公二年编辑

二年春,王正月戊申,宋督弒其君與夷。桓無王,其曰王,何也?正與夷之卒也。及其大夫孔父。孔父先死,其曰及,何也?書尊及卑,《春秋》之義也。孔父之先死,何也?督欲弒君而恐不立,於是乎先殺孔父,孔父閑也。何以知其先殺孔父也?曰:子既死,父不忍稱其名;臣既死,君不忍稱其名,以是知君之累之也。孔氏父字,謚也。或曰:其不稱名,蓋為祖諱也。孔子故宋也。

滕子來朝。

三月,公會齊侯、陳侯、鄭伯于稷,以成宋亂。以者,內為志焉爾。公為志乎成是亂也,此成矣,取不成事之辭而加之焉。於內之惡,而君子無遺焉爾。

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戊申,納于太廟。桓內弒其君,外成人之亂,受賂而退,以事其祖,非禮也。其道以周公為弗受也。郜鼎者,郜之所為也。曰宋,取之宋也,以是為討之鼎也。孔子曰:「名從主人,物從中國。」故曰郜大鼎也。

秋,七月,紀侯來朝。朝時,此其月,何也?桓內弒其君,外成人之亂,於是為齊侯、陳侯、鄭伯討。數日以賂,己即是事而朝之。惡之,故謹而月之也。

蔡侯、鄭伯會于鄧。

九月,入杞。我入之也。

公及戎盟于唐。冬,公至自唐。桓無會而其致,何也?遠之也。

桓公三年编辑

三年春,正月,公會齊侯于嬴。

夏,齊侯、衛侯胥命于蒲。胥之為言猶相也。相命而信諭,謹言而退,以是為近古也。是必一人先,其以相言之,何也?不以齊侯命衛侯也。

六月,公會杞侯于郕。

秋,七月壬辰朔,日有食之,既。言日言朔,食正朔也。既者,盡也,有繼之辭也。

公子翚如齊逆女。逆女,親者也。使大夫,非正也。

九月,齊侯送姜氏于讙。禮送女,父不下堂,母不出祭門,諸母兄弟不出闕門。父戒之曰:「謹慎從爾舅之言。」母戒之曰:「謹慎從爾姑之言。」諸母般申之曰:「謹慎從爾父母之言。」送女逾竟,非禮也。

公會齊侯于讙。無譏乎,曰:為禮也。齊侯來也,公之逆而會之可也。

夫人姜氏至自齊。其不言翚之以來,何也?公親受之于齊侯也。子貢曰:「冕而親迎,不已重乎?」孔子曰:「合二姓之好,以繼萬世之後,何謂已重乎!」

冬,齊侯使其弟年來聘。

有年。五穀皆熟,為有年也。

桓公四年编辑

四年春,正月,公狩于郎。四時之田,皆為宗廟之事也。春曰田,夏曰苗,秋曰搜,冬曰狩。四時之田用三焉,唯其所先得,一為乾豆,二為賓客,三為充君之庖。

夏,天王使宰渠伯糾來聘。

桓公五年编辑

五年春,正月甲戌、己丑,陳侯鮑卒。鮑卒何為以二日卒之?《春秋》之義:信以傳信,疑以傳疑。陳侯以甲戌之日出,己丑之日得,不知死之日,故舉二日以包也。

夏,齊侯、鄭伯如紀。

天王使任叔之子來聘。任叔之子者,錄父以使子也。故微其君臣而著其父子,不正父在子代仕之辭也。

葬陳桓公。

城祝丘。

秋,蔡人、衛人、陳人從王伐鄭。舉從者之辭也。其舉從者之辭,何也?為天王諱伐鄭也。鄭,同姓之國也,在乎冀州,於是不服,為天子病矣。

大雩。

螽。螽,蟲災也。甚則月,不甚則時。

冬,州公如曹。外相如不書,此其書,何也?過我也。

桓公六年编辑

六年春,正月,寔來。寔來者,是來也。何謂是來?謂州公也。其謂之是來,何也?以其畫我,故簡言之也,諸侯不以過相朝也。

夏,四月,公會紀侯于郕。

秋,八月壬午,大閱。大閱者何?閱兵車也。修教明諭,國道也。平而修戎事,非正也。其日以為崇武,故謹而日之,蓋以觀婦人也。

蔡人殺陳佗。陳佗者,陳君也,其曰陳佗,何也?匹夫行,故匹夫稱之也。其匹夫行奈何?陳侯喜獵,淫獵于蔡,與蔡人爭禽。蔡人不知其是陳君也而殺之。何以知其是陳君也?兩下相殺不道;其不地,於蔡也。

九月丁卯,子同生。疑故志之,時曰同乎人也。

冬,紀侯來朝。

桓公七年编辑

七年春,二月己亥,焚咸丘。其不言邾咸丘,何也?疾其以火攻也。

夏,穀伯綏來朝。鄧侯吾離來朝。其名,何也?失國也。失國則其以朝言之,何也?嘗以諸侯與之接矣。雖失國,弗損吾異日也。

桓公八年编辑

八年春,正月己卯,烝。烝,冬事也,春興之,志不時也。

天王使家父來聘。

夏,五月丁丑,烝。烝,冬事也,春、夏興之,黷祀也。志不敬也。

秋,伐邾。

冬,十月,雨雪。

祭公來,遂逆王后于紀。其不言使焉,何也?不正。其以宗廟之大事,即謀於我,故弗與使也。遂,繼事之辭也。其曰「遂逆王后」,故略之也。或曰天子無外,王命之則成矣。

桓公九年编辑

九年春,紀季姜歸于京師。為之中者歸之也。

夏,四月。

秋,七月。

冬,曹伯使其世子射姑來朝。朝不言使,言使非正也。使世子伉諸侯之禮而來朝,曹伯失正矣!諸侯相見曰朝,以待人父之道待人之子,以內為失正矣!內失正,曹伯失正,世子可以已矣!則是故命也。尸子曰:「夫已,多乎道。」

桓公十年编辑

十年春,王正月庚申,曹伯終生卒。桓無王,其曰王,何也?正終生之卒也。

夏,五月,葬曹桓公。

秋,公會衛侯于桃丘。弗遇。弗遇者,志不相得也。弗,內辭也。

冬,十有二月丙午,齊侯、衛侯、鄭伯來戰于郎。來戰者,前定之戰也。內不言戰,言戰則敗也。不言其人,以吾敗也。不言及者,為內諱也。

桓公十一年编辑

十有一年春,正月,齊人、衛人、鄭人盟于惡曹。

夏,五月癸未,鄭伯寤生卒。

秋,七月,葬鄭莊公。

九月,宋人執鄭祭仲。宋人者,宋公也,其曰人,何也?貶之也。

突歸于鄭。曰突,賤之也。曰歸,易辭也。祭仲易其事,權在祭仲也。死君難,臣道也,今立惡而黜正,惡祭仲也。

鄭忽出奔衛。鄭忽者,世子忽也。其名,失國也。

柔會宋公、陳侯、蔡叔盟于折。柔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也。

公會宋公于夫鍾。

冬,十有二月,公會宋公于闞。

桓公十二年编辑

十有二年春,正月。

夏,六月壬寅,公會紀侯、莒子盟于曲池。

秋,七月丁亥,公會宋公、燕人盟于穀丘。

八月壬辰,陳侯躍卒。

公會宋公于虛。

冬,十有一月,公會宋公于龜。

丙戌,公會鄭伯盟于武父。

丙戌,衛侯晉卒。再稱日,決日義也。

十有二月,及鄭師伐宋;丁未,戰于宋。非與所與伐戰也。不言與鄭戰,恥不和也。於伐與戰,敗也。內諱敗,舉其可道者也。

桓公十三年编辑

十有三年春,二月,公會紀侯、鄭伯。

己巳,及齊侯、宋公、衛侯、燕人。戰齊師、宋師、衛師、燕師。敗績。其言及者,由內及之也。其曰戰者,由外言之也。戰稱人,敗稱師,重眾也。其不地,於紀也。

三月,葬衛宣公。

夏,大水。

秋,七月。

冬,十月。

桓公十四年编辑

十有四年春,正月,公會鄭伯于曹。

無冰。無冰,時燠也。

夏五。鄭伯使其弟禦來盟。諸侯之尊,弟兄不得以屬通。其弟云者,以其來我舉其貴者也。來盟,前定也。不日,前定之盟不日。孔子曰:「聽遠音者,聞其疾而不聞其舒;望遠者,察其貌而不察其形。立乎定、哀,以指隱、桓,隱、桓之日遠矣。『夏五』傳疑也。」

秋,八月壬申,御廩災。乙亥,嘗。御廩之災不志,此其志何也?以為唯未易災之餘,而嘗可也,志不敬也。天子親耕,以共粢盛;王后親蠶,以共祭服。國非無良農工女也,以為人之所盡,事其祖禰,不若以己所自親者也。何用見其未易災之餘而嘗也?曰甸粟,而內之三宮;三宮米,而藏之御廩。夫嘗必有兼甸之事焉。壬申,御廩災;乙亥,嘗。以為未易災之餘而嘗也。

冬,十有二月丁巳,齊侯祿父卒。

宋人以齊人、蔡人、衛人、陳人伐鄭。以者,不以者也。民者,君之本也。使人以其死,非正也。

桓公十五年编辑

十有五年春,二月,天王使家父來求車。古者諸侯時獻于天子,以其國之所有,故有辭讓,而無徵求。求車,非禮也;求金,甚矣!

三月乙未,天王崩。

夏,四月己巳,葬齊僖公。

五月,鄭伯突出奔蔡。譏奪正也。

鄭世子忽復歸于鄭。反正也。

許叔入于許。許叔,許之貴者也,莫宜乎許叔。其曰入,何也?其歸之道,非所以歸也。

公會齊侯于蒿。

邾人、牟人、葛人來朝。

秋,九月,鄭伯突入于櫟。

冬,十有一月,公會宋公、衛侯、陳侯、于袲伐鄭。地而後伐,疑辭也,非其疑也。

桓公十六年编辑

十有六年春,正月,公會宋公、蔡侯、衛侯于曹。

夏,四月,公會宋公、衛侯、陳侯、蔡侯伐鄭。

秋,七月,公至自伐鄭。桓無會,其致何也?危之也。

冬,城向。

十有一月,衛侯朔出奔齊。朔之名,惡也,天子召而不往也。

桓公十七年编辑

十有七年春,正月丙辰,公會齊侯、紀侯盟于黃。

二月丙午,公及邾儀父盟于趡。

夏,五月丙午,及齊師戰于郎。內諱敗,舉其可道者也。不言其人,以吾敗也。不言及之者,為內諱也。

六月丁丑,蔡侯封人卒。

秋,八月,蔡季自陳歸于蔡。蔡季,蔡之貴者也。自陳,陳有奉焉爾。

癸巳,葬蔡桓侯。

及宋人、衛人伐邾。

冬,十月朔,日有食之。言朔不言日,食既朔也。

桓公十八年编辑

十有八年春,王正月,公會齊侯于濼。公與夫人姜氏遂如齊。濼之會,不言及夫人,何也?以夫人之伉,弗稱數也。

夏,四月丙子,公薨于齊。其地,於外也。薨稱公,舉上也。

丁酉,公之喪至自齊。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己丑,葬我君桓公。葬我君,接上下也。君弒,賊不討不書葬,此其言葬,何也?不責逾國而討于是也。桓公葬而後舉謚,謚所以成德也,於卒事乎加之矣。知者慮,義者行,仁者守。有此三者備,然後可以會矣。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