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講義 (四庫全書本)/卷4下

卷四上 春秋講義 卷四下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講義卷四下     宋 戴溪 撰定公
  元年春王
  公羊曰定何以無正月正月者正即位也定無正月者即位後也即位何以後昭公在外得入不得入未可知也曷為未可知也在季氏也榖梁曰不言正月定無正也昭公之終非正終定之始非正始也昭無正終故定無正始不言即位喪在外也春秋之君不書即位者四其三皆書正月而定獨不書盖隱之攝桓宣之罪雖不當書即位然喪君有君國猶有人也若定公之初則曠正月而無君矣是與亡國無以異也其孰與承正朔乎夫隱十年無正隱不自正也春秋於隱元年猶書正謂其嫌於無君也然則定公之無正春秋二百四十二年之中聖人尢於是傷矣
  三月晉人執宋仲㡬于京師
  人臣逺於君則其勢伸近於君則其事屈故諸侯之卿入天子之國稱士今晉之大夫執人於王都是逼近而不有天子也宋仲㡬不受功其罪猶可言韓不信專執大夫其罪不可勝誅矣城成周美功也尊天子大義也春秋不以一時之功廢萬世之義其於君臣之際甚微而嚴
  夏六月癸亥公之喪至自乾侯戊辰公即位
  天下不可一日無君也以言乎嗣子之義則踰年而後書即位以言乎臣民之義則一日而即位禮也今昭公之喪以癸亥至定公以戊辰即位是季氏有不立定公之心葢數日而後定也春秋以日月為義若此類是也按定公戊辰方即位程胡二傳止云為季氏所制耳不若戴氏此說尢為精核
  秋七月癸巳葬我君昭公
  九月大雩立煬宮
  甚矣小人之無道也嫁怨於人歸過於神公然無忌憚也昭公之出也諸侯之大夫同惡相濟以宋公之薨叔孫之卒歸於天道及昭公之薨也季氏大雩以為媚立煬宫以為報葢昔者昭公之逐季氏也嘗兩大雩而不克濟季氏嘗致禱於煬公矣故小人得藉口以求媚而致報焉季氏旅於泰山夫子之言曰曽謂泰山不如林放乎深有望於其神也其意傷矣
  冬十月隕霜殺菽
  二年春王正月
  夏五月壬辰雉門及兩觀災
  秋楚人伐呉
  冬十月新作雉門及兩觀
  魯之僣乆矣子家覊言於昭公曰設兩觀乘大路朱干玉戚此皆天子之禮也夫禮樂征伐自諸侯出然後大夫得以執國命昭公出亡有自来矣定公之立兩觀被災天盖以警魯也不能致察於此新作兩觀視舊有加焉夫修舊謂之新始創謂之作既有雉門及兩觀矣謂之新可也曰新作者盖明其不當作也
  三年春王正月公如晉至河乃復
  晉之不仁亦已甚矣昭公屢如晉而不得入故有季氏之難定公新立躬朝於晉至河而復不得入使定何以自立於魯乎昔者魯有慶父之難國㡬亡矣賴齊桓庇之盟於落姑季子来歸齊仲孫来魯國遂定今昭公出亡晉不能納之定公新立晉不能安之尚何足以為盟主乎於是六卿専晉雖晉侯亦不能自為政矣
  二月辛卯邾子穿卒
  夏四月
  秋葬邾莊公
  冬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拔
  四年春王二月癸巳陳侯吳卒
  三月公會劉子晉侯宋公蔡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國夏于召陵侵楚
  自鄢陵之後晉楚不復有大戰一旦有召陵之役是六七十年間無是舉也天子之老元戎啓行中國諸侯大抵皆在未有若此其盛者僅侵楚而退自相盟於臯鼬當是時楚有可亡之勢失此機㑹使呉人乗其後而收入郢之功傾天下之勢折而入於呉中國之覇於是絶矣悲夫
  夏四月庚辰蔡公孫姓帥師滅沈以沈子嘉歸殺之五月公及諸侯盟于臯鼬杞伯成卒于會
  六月葬陳惠公
  許遷于容城
  秋七月公至自會
  劉卷卒
  葬杞悼公
  楚人圍蔡
  晉士鞅衛孔圍帥師伐鮮虞
  葬劉文公
  冬十有一月庚午蔡侯以呉子及楚人戰于柏舉楚師敗績楚囊瓦出奔鄭庚辰呉入郢
  楚自入春秋以来倔彊漢淮之間陵犯中國盖二百年矣中國不能制假手於呉國㡬亡而僅存甚矣中國之不競失於機㑹覇圖遂絶始稱呉子幸呉猶能治楚也末稱呉呉猶楚也去楚而呉繼之此聖人之所傷也
  五年春王三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夏歸粟于蔡
  蔡魯非有好也蔡人未嘗告饑魯曷為而歸粟於蔡晉志也蔡中國也而虐於楚告情於中國中國莫之救也借援於呉呉人入郢諸侯相與歸蔡之粟以掩其過不書諸侯諱之也榖梁以歸粟為正左氏以為周亟矜無資此恤隣之常禮也非所論歸粟于蔡若昔澶淵之㑹諸侯謀更宋財若是可以為正矣
  於越入呉
  公羊曰於越者未能以其名通也越者能以其名通也越得書於春秋則能以其名通矣或曰於越從其所自稱也越夷狄之賤者也最後出其常自稱曰於越驟通於中國未能遽忘其陋故以於越告若夫中國則固稱之曰越其事關於中國而中國告之則稱越非有能通與不能通之間也始也書荆非狄之也終也書楚非進之也始也稱越非能通也終稱於越非不能通也不變文身之舊以見其種落之賤爾
  六月丙申季孫意如卒
  秋七月壬子叔孫不敢卒
  冬晉士鞅帥師圍鮮虞
  六年春王正月癸亥鄭游速帥師滅許以許男斯歸許嘗滅於鄭矣二百年間屢遷國焉鄭卒因楚亂而取之甚矣其不仁也游速何以無貶書月書日書氏書名書帥師正其事而詳書之所謂不待貶絶而惡自見者許既滅矣哀公元年許復從楚圍蔡楚復之也楚亂方定未暇治鄭先復許焉不告於中國春秋不得而書也
  二月公侵鄭公至自侵鄭
  夏季孫斯仲孫何忌如晉
  按左氏季桓子如晉獻鄭俘也陽虎强使孟懿子往報夫人之幣晉人兼享之如左氏所載季孟二子以二事使晉則春秋當以致女納幣之例書誠使晉人賤魯兼享二卿春秋不應卑魯列數二使也盖季孫斯仲孫何忌如晉猶公子遂叔孫得臣如齊也使舉上客而不稱介不正其同倫而相介故列而數之季孟不相下其亦同倫相介之意乎
  秋晉人執宋行人樂祁犂
  冬城中城
  季孫斯仲孫忌帥師圍鄆
  七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齊侯鄭伯盟于鹹
  齊人執衞行人北宮結以侵衛齊侯衛侯盟于沙大雩
  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
  九月大雩
  冬十月
  八年春王正月公侵齊公至自侵齊二月公侵齊三月公至自侵齊
  曹伯露卒
  夏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
  公㑹晉師于瓦公至自瓦
  秋七月戊辰陳侯柳卒
  晉士鞅帥師侵鄭遂侵衛
  葬曹靖公
  九月葬陳懷公
  季孫斯仲孫何忌帥師侵衛
  冬衛侯鄭伯盟于曲濮
  從祀先公
  自文公躋僖公於閔公之上更五世矣今順祀先公此魯之大典也春秋宜特書之以示後世其曰從祀先公若隱諱而不明言之何也此春秋之㣲意也魯之宗廟昭穆失序歴羣公不能正陪臣乃借此以求媚使春秋明書其事是於陪臣之得而罪羣公之失其可乎故畧而書之若曰從祀先公之時有盜竊寳玉大弓以出非曰從祀之為順祀也其意微矣
  盗竊寳玉大弓
  榖梁曰非其所取而取之謂之盜甚矣春秋成而亂臣賊子懼其功用可畏若此也陽虎専季氏舉魯國之權盡歸焉其勢足以竊宗廟之寳器聖人書之曰盜若曰非其所取而取之其辭恕矣
  九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戊申鄭伯蠆卒
  得寳玉大弓
  得必有所從不言其從得之人得必有其所不言其所得之地何也聖人不忍言也宗廟之器使人得以竊而去之是不能有其宗廟也國㡬亡矣故春秋之書曰得寳玉大弓若曰得而藏之非既失而復歸也其意傷矣
  六月葬鄭獻公
  秋齊侯衛侯次于五氏
  秦伯卒冬葬秦哀公
  十年春王三月及齊平
  夏公㑹齊侯于夾谷公至自夾谷
  夾谷之㑹春秋之盛事也二百四十二年間所未有也春秋書齊魯之㑹多矣未有歸田繼之者春秋書歸田有之矣未有言来歸者宣公嘗如齊既至自齊齊人歸我濟西田魯有求於齊也隠公八年鄭伯使宛来歸祊祊非魯地也鄭有求於魯也夾谷之㑹齊人謝過鄆讙龜隂齊人来歸春秋未始有此也榖梁曰夾谷之㑹危之也聖人在㑹何安如之離會不致而夾谷致㑹者喜之也非危之也聖人相魯君於㑹曾不淹時齊人懾服所謂綏之斯来動之斯和者也
  晉趙鞅帥師圍衛
  齊人來歸鄆讙龜隂田
  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秋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
  宋樂大心出奔曹
  宋公子地出奔陳
  冬齊侯衛侯鄭游速㑹于安甫
  叔孫州仇如齊
  宋公之弟辰暨仲佗石彄出奔陳
  十有一年春宋公之弟辰及仲佗石彄公子地自陳入于蕭以叛
  夏四月
  秋宋樂大心自曹入于蕭
  冬及鄭平叔還如鄭涖盟
  十有二年春薛伯定卒夏葬薛襄公
  叔孫州仇帥師墮郈
  左氏曰仲由為季氏宰將墮三都公羊曰孔子行乎季孫三月不違於是帥師墮郈帥師墮費公羊之言失之矣後之學者承舛聽訛皆言夫子欲墮三都嗟夫使聖人而欲墮三都也成卒不墮費㡬生變則聖人之謀踈矣綏斯来動斯和之功果安在乎左氏之言信矣仲由為季氏宰將墮三都是果出於仲由之謀無可疑乎由勇而無謀率意之所欲為而不顧其難也故㡬於亂當費人攻公及於臺下微夫子命申句須樂頎下伐之豈不甚危哉説者猶以為墮三都者聖人之謀也過矣大抵事之可疑者承襲之訛非止一事也襄公二十三年季札觀周樂固已歌王矣説者廼謂夫子降黍離於國風是何不審若此也夫聖人序書作春秋固微寓其褒貶之意若考訂舊聞廣記實錄固不容自為之也謂一為元自堯舜以来未之有改也説者謂春秋之法抑亦過矣
  衛公孟彄帥師伐曹
  季孫斯仲孫何忌帥師墮費
  秋大雩
  冬十月癸亥公㑹齊侯盟于黄
  十有一月丙寅朔日有食之
  公至自黄
  十有二月公圍成公至自圍成
  十有三年春齊侯衛侯次于垂葭
  夏築蛇淵囿
  大蒐于比蒲
  衛公孟彄帥師伐曹
  秋晉趙鞅入于晉陽以叛冬晉荀寅士吉射入于朝歌以叛晉趙鞅歸于晉
  春秋書晉趙鞅之事見君臣之際嚴矣趙鞅非叛也而以叛書為法受惡也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夫子曰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况以地正國乎其曰晉趙鞅又曰歸于晉何也聖人原其心而恕之也已叛而知罪未㡬而反地趙鞅之心可恕矣非春秋其誰察之按劉絢謂書晉趙鞅歸于晉國亂無刑也戴氏此條未免沿公穀之訛
  薛弑其君比
  十有四年春衛公叔戌来奔衛趙陽出奔宋
  二月辛巳楚公子結陳公孫佗人帥師滅頓以頓子牂歸
  夏衛北宫結來奔
  五月於越敗呉于檇李呉子光卒
  楚人及呉戰于長岸説者曰進楚子故曰戰楚與吳一也春秋何以獨進楚楚自莊公時已見於中國駸駸彊大與中國抗矣春秋雖欲遏之不可得也呉最晚出越又在呉後兩夷狄曰敗於是而得以正其名矣
  公㑹齊侯衛侯于牽公至自㑹
  秋齊侯宋公㑹于洮
  甚矣齊景圖覇之亟也不度徳不量力晉固失霸矣齊非得覇之君也不虞蕭墙之變而欲外求諸侯當齊桓之覇也實始結宋與魯景公襲其故智舎疆塲之争親與魯平結衛結鄭今兹復與宋公㑹于洮然卒不能成事徒擾擾焉自敝而已徳之不講力之不競區區欲以智術取之亦見其惑焉而已矣
  天王使石尚來歸脤
  公羊曰石尚者何天子之士也榖梁曰石尚欲書春秋請行脤貴復正也此王室之盛禮也若君臣能率是典禮而行之周可以復王魯可以復振當周之盛也以脤膰之禮親兄弟之國及齊之覇也天子使宰孔賜齊侯胙乆矣是禮之不復行也春秋侈大而特書之豈直一士得書於春秋哉
  衛世子蒯聵出奔宋衛公孟彄出奔鄭
  宋公之弟辰自蕭來奔
  大蒐于比蒲
  邾子來㑹公
  城莒父及霄
  十有五年春王正月邾子來朝
  鼷鼠食郊牛牛死改卜牛
  二月辛丑楚子滅胡以胡子豹歸
  夏五月辛亥郊
  魯之僣郊自僖公始其説盖可信僖公之前春秋未嘗書郊此其證也觀季孫行父請命於周而史克作頌則知僖公請郊於天子如其作頌也然而魯之先公猶畏天災故因災而不郊者間有之若定之終哀之始連年鼷鼠食郊牛宜可以不郊矣而卒不免郊盖翫習既乆雖天亦莫知所畏矣
  壬申公薨于髙寢
  鄭罕逹帥師伐宋
  齊侯衛侯次于渠蒢
  邾子来奔喪
  秋七月壬申姒氏卒
  八月庚辰朔日有食之
  九月滕子来㑹葬丁巳葬我君定公雨不克葬戊午日下昃乃克葬
  辛巳葬定姒
  冬城漆
  哀公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楚子陳侯隨侯許男圍蔡
  吳入郢之日楚昭奔隨隨人免之楚人德之使列於諸侯定公六年鄭已滅許此復見者盖楚封之觀楚子圍蔡之事可為嘆息也已滅人之國絶人之世無不如志異時興滅繼絶封人之國亦在我而已楚靈滅陳蔡二國及平即位一旦而復之隨在漢東亦為大國役屬於楚終春秋不復見一有德於昭遽列於諸侯鄭已滅許楚實封之專行廢置中國斂袵為可歎息也已
  鼷鼠食郊牛改卜牛夏四月辛巳郊
  秋齊侯衛侯伐晉
  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
  二年春王二月季孫斯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伐邾取漷東田及沂西田癸巳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句繹
  左氏曰二年春伐邾將伐絞邾人愛其土故賂以漷沂之田而受盟榖梁曰取漷東田漷東未盡也及沂西田沂西未盡也三人伐而二人盟各盟其得也按三卿並將季氏最彊故以季氏主兵然二人各盟其所得之田而季氏不及何也如左氏之言邾人以田賂魯季氏先時有陽虎之難二子實救之故推其所賂以報徳非二子各盟其所得季氏莫之得也
  夏四月丙子衛侯元卒
  滕子来朝
  晉趙鞅帥師納衛世子蒯聵于戚
  蒯聵雖得罪出奔靈公未嘗廢之故其出奔其入戚春秋皆以世子書况輒之立非靈公之命輒豈得以子而拒父昔者冉有發夫子為衛君之問夫子有正名之對子路死於孔悝之難夫子不以為是髙子羔不死難而奔夫子亦不以為非也其正名之意深矣
  秋八月甲戌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帥師戰于鐵鄭師敗績
  當晉之覇也晉人朝夕加兵於鄭鄭之君臣俯首下心惟晉命是聽安有一矢之相加遺哉及其衰也兩國之臣帥師交戰此春秋所創見也春秋書帥師書敗績如大戰然鄭雖敗績晉亦少辱矣事變反覆可勝歎哉
  冬十月葬衛靈公
  十有一月蔡遷于州来蔡殺其大夫公子駟
  三年春齊國夏衛石曼姑帥師圍戚
  公羊曰齊國夏曷為與石曼姑帥師圍戚伯討也此其為伯討柰何曼姑受命乎靈公而立輒以曼姑之義為固可以距之也春秋於是編也明父子之義焉公羊之言過矣此衛事也不先曼姑言子之不可圍父邑也此衛地也不繫戚於衛言子之不得有父邑也聖人之意若曰戚非衛地齊人首兵圍之輒無與焉其於父子之義隱辟而不忍言矣公羊不惟不罪衛而推齊以為伯討曽謂天下而有無父之國哉
  夏四月甲午地震
  五月辛卯桓宫僖宫災
  季孫斯叔孫州仇帥師城啟陽
  宋樂髠帥師伐曹
  秋七月丙子季孫斯卒
  蔡人放其大夫公孫獵于呉
  冬十月癸卯秦伯卒
  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邾
  四年春王二月庚戌盜殺蔡侯申蔡公孫辰出奔呉葬秦惠公
  宋人執小邾子
  夏蔡殺其大夫公孫姓公孫霍
  晉人執戎蠻子赤歸于楚
  中國之不競未有如是甚者也楚人争盟侵伐中國皆未足為中國甚恥執戎蠻之君而歸之於楚是京師楚也是晉為楚役也是率中國而聽命於楚人也冠履倒置莫此為甚其稱人者聖人猶為中國諱也
  城西郛
  六月辛丑亳社災
  秋八月甲寅滕子結卒
  冬十有二月葬蔡昭公
  葬滕頃公
  五年春城毗
  夏齊侯伐宋
  晉趙鞅帥師伐衛
  秋九月癸酉齊侯杵臼卒冬叔還如齊閏月葬齊景公六年春城邾瑕
  晉趙鞅帥師伐鮮虞
  呉伐陳
  夏齊國夏及髙張来奔
  叔還㑹吳于柤
  秋七月庚寅楚子軫卒
  齊陽生入于齊齊陳乞弑其君荼
  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
  宋向巢帥師伐曹
  七年春宋皇瑗帥師侵鄭
  晉魏曼多帥師侵衛
  夏公㑹呉于鄫
  秋公伐邾八月己酉入邾以邾子益來
  邾魯之争有日矣未有伐其國而執其君者不惟邾也魯於他國亦未嘗有是也哀之無道甚矣執其君以歸春秋不曰歸而曰来者非外魯也為魯諱也若曰邾子自外至爾非魯執之而歸也
  宋人圍曹冬鄭駟𢎞帥師救曹
  八年春王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陽歸
  呉伐我
  夏齊人取讙及闡
  歸邾子益于邾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癸亥杞伯過卒
  齊人歸讙及闡
  九年春王二月葬杞僖公
  宋皇瑗帥師取鄭師于雍丘
  當隱公之時三國之師伐戴鄭伯伐而取之左氏以為取三師二傳以為取戴由春秋書法觀之取戴為是入春秋以来書取師者獨於哀公兩見之盖春秋用師微有節制故不至大敗及其末年用師無法彼此得以襲取愈變愈下矣
  夏楚人伐陳
  秋宋公伐鄭
  冬十月
  十年春王二月邾子益來奔
  公㑹呉伐齊三月戊戌齊侯陽生卒
  夏宋人伐鄭
  晉趙鞅帥師侵齊
  五月公至自伐齊
  葬齊悼公
  衛公孟彄自齊歸于衛
  薛伯夷卒秋葬薛惠公
  冬楚公子結帥師伐陳呉救陳
  十有一年春齊國書帥師伐我
  夏陳轅頗出奔鄭
  五月公㑹吳伐齊甲戌齊國書帥師及呉戰于艾陵齊師敗績獲齊國書
  秋七月辛酉滕子虞母卒冬十有一月葬滕隱公衛世叔齊出奔宋
  十有二年春用田賦
  魯之賦斂至此極矣始也田無税至宣公而初税畝始也家有賦至哀公而用田賦公田之外民之私田既取税焉又取賦焉而其家之賦不與也先王未嘗以田為賦税也故周禮止曰夫家之征獨載師任地之法始有小都大都之征盖民之授田乃上之田也借民耕之爾何賦税之有履畝而税用田為賦始於二君此固聖人之所甚惡也故曰季氏富於周公求也為之聚斂而附益之非吾徒也小子鳴皷而攻之可也
  夏五月甲辰孟子卒
  觀春秋書孟子而不書夫人見聖人君臣之義焉春秋以褒貶為法聖人猶為其君諱陳司敗講學於聖人之門乃欲聖人顯言其君之過其亦可謂不察乎人倫矣
  公㑹呉于槖臯
  秋公㑹衛侯宋皇瑗于鄖
  宋向巢帥師伐鄭
  冬十有二月螽
  十有三年春鄭罕達帥師取宋師于嵒
  夏許男成卒
  公㑹晉侯及呉子于黄池
  公羊曰呉何以稱子呉主㑹也呉主㑹則曷為先言晉侯不與吳人之主中國也其言及呉子何㑹兩伯之辭也榖梁曰黄池之㑹呉子進乎哉遂子矣甚矣二傳之不知春秋也以及呉子為兩伯以稱呉子為進夫差其孰知聖人悲傷拒絶之意乎入春秋之末獨呉人擾亂中國㡬無寧嵗聖人痛抑而力絶之其書於春秋者曰公㑹呉呉伐齊伐我而已及黄池之㑹勢極於盛不可復禦矣曰呉子傷之也曰及呉外之也且傷且外豈曰進乎哉豈曰兩伯乎哉春秋夷狄之事於是終焉悲夫
  楚公子申帥師伐陳
  於越入呉
  秋公至自㑹
  晉魏曼多帥師侵衛
  葬許元公
  九月螽
  冬十有一月有星孛于東方
  盜殺陳夏區夫
  十有二月螽
  十有四年春西狩獲麟
  夫子曰鳯鳥不至河不出圗吾己矣夫人事乖離聖人無所復望矣拳拳之心猶望天道之還也麟出於野為狩所獲天理人事其不相符如此是終不可為矣聖人於是絶望則春秋於是絶筆矣此聖人之深意也










  春秋講義卷四下考證
  二十頁前七行 案為衛君之語冉有自問子貢正名之籌夫子自答子路戴氏合為一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