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明文選/卷1

  昭明文選
卷一
卷二 
京都

賦甲编辑

賦甲者,舊題甲乙,所以紀卷先後。今卷旣改,故甲乙並除,存其首題,以明舊式。

京都上编辑

兩都賦二首光武和帝洛陽西京父老有怨。班固恐帝去洛陽,故上此詞以諫。和帝大悅也。[1]
范曄《後漢書》曰:班固,字孟堅北地人也。年九歲,能屬文,長遂博貫載籍。顯宗時,除蘭臺令史,遷爲郎,乃上《兩都賦》。大將軍竇憲出征匈奴,以爲中護軍。敗,坐免官,遂死獄中。

兩都賦序编辑

主条目:兩都賦序

  或曰:賦者,古詩之流也。《毛詩序》曰:詩有六義焉,二曰賦。故賦爲古詩之流也。諸引文證,皆舉先以明後,以示作者必有所祖述也。他皆類此。沒而頌聲寢,王澤竭而詩不作。道旣微,雅頌並廢也。《史記》曰:周武王太子立,是爲成王成王太子立,是爲康王。《毛詩序》曰:頌者,以其成功告於神明者也。《樂稽耀嘉》曰:仁義所生爲王。《毛詩序》曰:止乎禮義,先王之澤也。然則作詩稟乎先王之澤,故王澤竭而詩不作。作,興也。《孟子》曰:王者之跡息而詩亡。大漢初定,日不暇給。《漢書》曰:高祖,姓劉氏,立爲漢王,滅項羽,卽皇帝位。荀悅曰:諱,字。《史記》曰:雖受命,而日有不暇給也。至於之世,乃崇禮官,考文章,《漢書》曰:孝武皇帝景帝中子。荀悅曰:諱。《漢書》曰:孝宣帝武帝曾孫,戾太子孫。荀悅曰:諱,字次卿內設金馬石渠之署,外興樂府協律之事,《史記》曰:金馬門者,宦者署門,傍有銅馬,故謂之曰金馬門。《三輔故事》曰:石渠閣在大祕殿北,以閣祕書。《漢書》曰:武帝定郊祀之禮,乃立樂府,以李延年爲協律都尉。以興廢繼絕,潤色鴻業。言能發起遺文,以光讚大業也。《論語》,子曰:興滅國,繼絕世。然文雖出彼而意微殊,不可以文害意。他皆類此。《論語》,子曰:東里子產潤色之。《劇秦美新》曰:制成《六經》,洪業也。是以衆庶悅豫,福應尤盛,《白麟》《赤鴈》《芝房》《寶鼎》之歌,薦於郊廟。《漢書·武紀》曰:行幸,獲白麟,作《白麟》之歌。又曰:行幸東海,獲赤鴈,作《朱鴈》之歌。又曰:甘泉宮內產芝,九莖連葉,作《芝房歌》。又曰:得寶鼎后土祠傍,作《寶鼎》之歌。神雀五鳳甘露黃龍之瑞,以爲年紀。《漢書·宣紀》曰:神雀元年。應劭曰:前年神雀集長樂宮,故改年也。又曰:五鳳元年。應劭曰:先者,鳳皇五至,因以改元。又甘靈元年,詔曰:乃者,鳳皇至,甘露降,故以名元年。又曰:黃龍元年。應劭曰:先是黃龍見新豐,因以改元焉。故言語侍從之臣,若司馬相如虞丘壽王東方朔枚臯王襃劉向之屬,朝夕論思,日月獻納;《漢書》曰:司馬相如,字長卿,爲武騎常侍。又曰:虞丘壽王,字子貢,以善格五召待詔,遷爲侍中中書,又曰:東方朔,字曼倩,上書自稱舉,上偉之,令待詔公車,後拜爲太中大夫給事中。又曰:枚臯,字少孺,上書北闕,自稱枚乘之子,上得大喜,召入見待詔,拜爲郎。又曰,王襃,字子淵,上令待詔,等數從獵,擢爲諫大夫。又曰:劉向,字子政,爲輦郎,遷中壘校尉。而公卿大臣,御史大夫倪寬、太常孔臧、太中大夫董仲舒、宗正劉德、太子太傅蕭望之等,時時間作。《漢書》曰:倪寬,脩《尙書》,以郡選詣博士孔安國,射策爲掌固,遷侍御史。《孔臧集》曰:仲尼之後,少以才博知名,稍遷御史大夫,辭曰:臣代以經學爲家,乞爲太常,專脩家業。武帝遂用之。《漢書》曰:董仲舒以脩《春秋》爲博士,後爲中大夫。又曰:劉德,字路叔,少脩術,武帝謂之千里駒,爲宗正。又曰:蕭望之,字長倩,以射策甲科爲郎,遷太子太傅。或以抒下情而通諷諭,《廣雅》曰:抒,㳿也。抒,食與切。諷,方鳳切。《毛詩序》曰:吟詠情性,以諷其上。《楚詞》曰:抒中情而屬詩。或以宣上德而盡忠孝,《國語》,泠州鳩曰:夫律,所以宣布哲人之令德。雍容揄揚,著於後嗣,抑亦雅頌之亞也。《說文》曰:揄,引也,以珠切。孔安國《尙書傳》曰:揚,舉也。《毛詩序》曰: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風,謂之雅。孝成之世,論而錄之,《漢書》曰:孝成皇帝元帝太子也。荀悅曰:諱,字太孫蓋奏御者千有餘篇,而後大漢之文章,炳焉與三代同風。《蒼頡篇》曰:炳,著明也,彼皿切。《論語》,子曰: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馬融曰:三代,

  且夫道有夷隆,學有麤密,因時而建德者,不以遠近易則。故臯陶奚斯,同見采於孔氏,列于詩書,其義一也。《尙書》,臯陶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韓詩·魯頌》曰:新廟弈弈,奚斯所作。薛君曰:奚斯公子也。言其新廟弈弈然盛。是詩,公子奚斯所作也。稽之上古則如彼,考之漢室又如此。斯事雖細,然先臣之舊式,國家之遺美,不可闕也。臣竊見海內清平,朝廷無事,蔡邕《獨斷》,或曰:朝廷亦皆依違尊者,都舉朝廷以言之[2]。諸釋義或引後以明前,示臣之任不敢專。他皆類此。京師脩宮室,浚城隍,起苑囿,以備制度。《公羊傳》曰:京師者,天子之居也。京者何?大也。師者何?衆也。天子之居,必以衆大之辭言也。《說文》曰:城池無水曰隍。《周禮》曰:囿遊之獸。鄭玄曰:囿,今之苑。西土耆老,咸懷怨思,冀上之睠顧,而盛稱長安舊制,有陋雒邑之議[3]長安在西,故曰西土。《尙書》曰:西土有衆。故臣作兩都賦,以極衆人之所眩曜,折以今之法度。其詞曰。


文選考異

  1. 兩都賦二首注「自光武至和帝都洛陽」下至「和帝大悅也」 何屺瞻校曰:案《後漢書·班固傳》,則《兩都賦》明帝世所上,注和帝誤。陳少章景雲校曰:賦作於明帝之世,注中「故上此以諫,和帝大悅」,語未詳所據。今案:此一節,非注也。下引《後漢書》「顯宗時除蘭臺令史,遷爲郎,乃上《兩都賦》」,不得有此注甚明。卽五臣注亦言明帝云云。然則幷非五臣注也。且此是卷首所列子目,其下本不應有注,決是後來竄入。凡注失舊,有竄入五臣注者,有幷非五臣注而亦竄入者,說詳在後。
  2. 兩都賦序注「亦皆依違尊者都舉朝廷以言之」 吳郡袁氏翻雕六臣本,茶陵陳氏刻增補六臣本,「都」上有「所」字,「舉」上有「連」字。案:此尤延之校改之也。五臣居前、次後,茶陵居前、五臣次後,皆取六家以意合幷如此。凡各本所見注,初不甚相懸,逮尤延之多所校改,遂致迥異。說見每條下。
  3. 有陋雒邑之議 本、茶陵本「雒」作「洛」。案:二本不著校語,詳賦正文及注俱用「洛」字,其《後漢書》所載賦亦作「洛」,蓋自作「洛」也。

西都賦编辑

[1]

主条目:西都賦

  有西都賓問於東都主人曰:「蓋聞皇漢之初經營也,嘗有意乎都矣。輟而弗康,寔用西遷,作我上都。主人聞其故而覩其制乎?」《孝經鈎命決》曰:道機合者稱皇。《尙書》曰:厥旣得吉卜,乃經營。東都有河南洛陽,故曰也。鄭玄《論語注》曰:輟,止也,張衞切。孔安國《尙書傳》曰:康,安也。《穀梁傳》曰:葬我君桓公。我君,接上下也。主人曰:「未也。願賓攄懷舊之蓄念,發思古之幽情。博我以皇道,弘我以京。」《廣雅》曰:攄,舒也。孔安國《尙書傳》曰:蓄,積也。《論語》,顏淵曰:夫子博我以文。賓曰:「唯唯。《禮記》曰:父召,無諾,唯而起。

  「西都,在於雍州,寔曰長安《漢書》曰:地於《禹貢》時跨二州,興,立都長安左據二崤之阻,表以太華終南之山。《戰國策》,蘇秦曰:,東有之固。《鹽鐵論》曰:。《漢書音義》,韋昭曰:函谷關。《左氏傳》曰:有二陵,其南陵夏后臯之墓,其北陵文王所避風雨也。表,標也。《山海經》曰:華首之山西六十里曰太華之山。《毛詩》曰:終南何有?有條有枚。毛萇曰:終南,周之名山中南也。右界隴首之險,帶以洪河之川。衆流之隈,涌其西[2]《長楊賦》曰:命右扶風發人,西自。《梁州記》曰:萬石城漢上七里有襃谷,南口曰,北口曰,長四百七十里。《鹽鐵論》曰:阨。《漢書》,幸《白麟歌》曰:朝首,覽西垠。《尙書》曰:導積石,南至于華陰。《山海經》曰:涇水長城北。《尙書》曰:導鳥鼠同穴華實之毛,則九州之上腴焉;防禦之阻,則天地之隩區焉。《春秋文耀鉤》曰:春致其時,華實乃榮。《左氏傳》,君子曰:澗溪沼沚之毛。《漢書》曰:地,九州膏腴。楊雄《衞尉箴》曰:設置山險,盡爲防禦。《說文》曰:隩,四方之土可定居者也,於報切。是故橫被六合,三成帝畿。以龍興,以虎視。《漢書音義》,文穎曰:關西爲橫。孔安國《尙書傳》曰:被,及也。《呂氏春秋》曰:神通乎六合。高誘曰:四方上下爲六合。三成帝畿,謂也。《樂稽嘉耀》曰[3]:德象天地爲帝。《周禮》曰:方千里曰王畿。《史記》曰:周后稷,名時爲農師,號后稷,姓姬氏。至孫公劉之道興,至文王都豐武王孔安國《尙書序》曰:漢室龍興。《史記》曰:之先,帝顓頊之苗裔,至孝公咸陽幷六國,稱皇帝。《周易》曰:虎視眈眈,其欲逐逐。及至大漢受命而都之也,仰悟東井之精,俯協《河圖》之靈。《漢書》曰:元年十月,五星聚于東井,沛公灞上。又曰:以歷推之,從歲星也。此高祖受命之符。《尙書雒書》曰:《河圖》,命紀也。然《五經》緯,皆《河圖》也。《春秋漢含孳》曰:劉季握卯金刀,在軫北,字,天下服。卯在東方,陽所立,仁且明。金在西方,陰所立,義成功。刀居右,字成章。刀擊,枉矢東流,水神哭祖龍。然則成功在西[4],故都長安奉春建策,留侯演成。《漢書》曰:高祖西都洛陽,戍卒婁敬求見,說上曰:陛下都不便,不如入關,據之固。上問張良因勸上。是日車駕西都長安,拜婁敬奉春君,賜姓劉氏。又曰:封張良爲留侯也。《蒼頡篇》曰:演,引也。天人合應,以發皇明。乃眷西顧,寔惟作京。天,謂五星也。人,謂婁敬也。皇,謂高祖也。《四子講德論》曰:天人並應。《毛詩》曰:乃眷西顧,此惟與宅。於是睎秦嶺,睋北阜。挾[5],據龍首《說文》曰:睎,望也,呼衣切。秦嶺南山也。《漢書》曰:地有南山。睋,視也,五哥切。北阜,山也。《漢書》,文帝曰:以北山石爲槨。張揖《上林賦注》曰:豐水南山豐谷。《漢書》曰:灞水藍田谷。《山海經》曰:華山之西,龍首之山也。圖皇基於億載,度宏規而大起[6]《長楊賦》曰:規億載。孔安國《尙書傳》曰:十萬曰億。《爾雅》曰:載,年也。《小雅》曰:羌,發聲也。度與羌,古字通。度或爲慶也[7]肇自而終,世增飾以崇麗。歷十二之延祚,故窮泰而極侈。高祖。《漢書》[8]張晏曰:爲功最[9],而爲漢帝太祖[10],故特起名焉。《漢書》,孝平皇帝元帝庶孫。荀悅曰:諱高祖至于孝平,凡十二帝也。《國語》曰:天地之所祚。賈逵曰:祚,祿也。建金城而萬雉,呀周池而成淵。《鹽鐵論》曰:四塞以爲固,金城千里。鄭玄《周禮注》曰:雉,長三丈,高一丈。《字林》曰:呀,大空貌,火家切。《說文》曰:城有水曰池。披三條之廣路,立十二之通門。《周禮》曰:匠人營國,方九里,旁三門。鄭玄曰:天子十二門,通十二子也。內則街衢洞達,閭閻且千。九市開場,貨別隧分。人不得顧,車不得旋。闐城溢郭,旁流百廛。紅塵四合,煙雲相連。《說文》曰:街,四通也,音佳。《爾雅》曰:四達謂之衢。《字林》曰:閭,里門也。閻,里中門也。《漢宮闕疏》曰:長安立九市,其六市在道西,三市在道東。鄭玄《周禮注》曰:金玉曰貨。薛綜《西京賦注》曰:隧,列肆道也,音遂。鄭玄《禮記注》曰:填,滿也。填與闐同,徒堅切。又曰:廛,市物邸舍也,除連切。李陵詩曰:紅塵塞天地,白日何冥冥。於是旣庶且富,娛樂無疆。都人士女,殊異乎五方。遊士擬於公侯,列肆侈於《論語》曰:子適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旣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毛詩》曰:惠我無疆。又曰:彼人士。又曰:彼君子女。《漢書》曰:地五方雜錯,富人則商賈爲利。列侯貴人,車服僭上。衆庶倣效,羞不相及。鄭玄《周禮注》曰:肆,市中陳物處也。《左氏傳》,君子曰:詩云:雖有,無棄憔悴也。鄉曲豪舉,遊俠之雄。節慕,名亞。連交合衆,騁騖乎其中。《莊子》曰:治州閭鄉曲。《史記》,魏公子無忌曰:平原之遊,徒豪舉耳。《文子》曰:智過十人謂之豪。《漢書》曰:地豪桀,則游俠通姦。《史記》曰:平原君趙勝者,之諸公子也。諸子中勝最賢,賓客蓋至者數千人。又曰:孟嘗君,名,姓田氏孟嘗君,招致諸侯賓客,食客數千人。又曰:春申君者,人也,名,姓黃氏考烈王爲相,封春申君,客三千餘人。又曰:魏公子無忌者,魏安釐王弟也。安釐王封公子爲信陵君,致食客三千。《楚辭》曰:朝騁騖乎江臯。《說文》曰:騁,直馳也。又曰:騖,亂馳也,音務。若乃觀其四郊,浮遊近縣,則南望杜霸,北眺五陵。名都對郭,邑居相承。英俊之域,紱冕所興。冠蓋如雲,七相五公。鄭玄《周禮注》曰:王國百里爲郊。《漢書》曰:宣帝杜陵文帝霸陵高帝長陵惠帝安陵景帝陽陵武帝茂陵昭帝平陵。《文子》曰:智過萬人謂之英,千人謂之俊。《蒼頡篇》曰:紱,綬也。《說文》曰:冕,大夫以上冠也。《毛詩》曰:有女如雲。相,丞相也。《漢書》,韋賢爲丞相,徙平陵車千秋爲丞相,徙長陵黃霸爲丞相,徙平陵當爲丞相,徙平陵魏相爲丞相,徙平陵。公,御史大夫、將軍通稱也。《漢書》曰:張湯爲御史大夫,徙杜陵杜周爲御史大夫,徙茂陵蕭望之爲前將軍,徙杜陵馮奉世爲右將軍,徙杜陵史丹爲大將軍,徙杜陵。然其餘不在七相之數者,並以罪國除故也。與乎州郡之豪傑,五都之貨殖。三選七遷,充奉陵邑。蓋以強幹弱枝,隆上都而觀萬國也[11]《文子》曰:智過百人謂之傑,十人謂之豪。《漢書》曰:王莽五都立均官[12],更名雒陽邯鄲臨淄城都長安[13]皆爲五均司市師[14]。三選,謂選三等之人。七遷,謂遷於七陵也。《漢書》曰:徙吏二千石、高訾富人及豪傑兼幷之家於諸陵,蓋亦以強幹弱枝,非獨爲奉山園也。又元帝詔曰:往者,有司緣臣子之義,奏徙郡國人以奉園陵。自今所爲陵者,勿置縣邑。然則元帝始不遷人陪陵。自以上,正有七帝也。《春秋漢含孳》曰:強幹弱流,天之道。宋均曰:流,猶枝也。《左傳》曰:諸大夫曰:會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萬國。

  「封畿之內,厥土千里。逴躒諸,兼其所有。《漢書》曰:雒邑與宗周通封畿,爲千里。又曰:地沃野千里,人以富饒。逴躒,猶超絕也[15]。逴,音卓。躒,呂角切。《論語》,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之亡也。其陽則崇山隱天,幽林穹谷。陸海珍藏,藍田美玉。《上林賦》曰:崇山嵸巃崔嵬。楊雄《蜀都賦》曰:蒼山隱天。《韓詩》曰:皎皎白駒,在彼空谷[16]薛君曰:穹谷,深谷也。《漢書》,東方朔曰:興,去三河之地,止以西,都之南,北謂天下陸海之地[17]。《范子計然》曰:玉英出藍田商洛緣其隈,鄠杜濱其足。源泉灌注,陂池交屬。《漢書》,弘農郡商縣上雒縣扶風鄠縣杜陽縣。《說文》曰:隈,水曲也,於回切。孔安國《尙書傳》曰:濱,涯也。又曰:澤鄣曰陂,停水曰池。竹林果園,芳草甘木。郊野之富,號爲近境富饒,與相類,故號近焉。《漢書》曰:地南有山林竹木蔬食果實之饒。《爾雅》曰:邑外曰郊,郊外曰野。其陰則冠古亂九嵕子紅,陪以甘泉,乃有靈宮起乎其中。之所極觀古亂淵雲之所頌歎,於是乎存焉。《漢書》,谷口縣九嵕山在西。《戰國策》,范雎秦王曰:大王之國,北有甘泉谷口。《漢書》,公孫卿曰:仙人好樓居。於是上令甘泉延壽館通天臺。《漢宮闕疏》曰:甘泉林光宮秦二世造。《漢書》曰:王子淵爲《甘泉頌》。又曰:楊子雲奏《甘泉賦》。下有鄭白之沃,衣食之源。提封五萬,疆埸綺分。溝塍刻鏤,原隰龍鱗。決渠降雨,荷插成雲。五穀垂穎,桑麻鋪棻。《史記》曰:之好興事,欲罷,無令東伐。迺使水工鄭國間說,令鑿涇水,自中山西抵瓠口爲渠,並北山東注,溉舄鹵之地四萬餘頃。收皆畝稅一鍾。命曰鄭國渠。又曰:中大夫白公,復奏穿渠引涇水,首起谷口,尾入櫟陽,注,溉田四千餘頃,因曰白渠。人得其饒,歌之曰:田於何所?池陽谷口。鄭國在前,白渠起後。舉插爲雲,決渠爲雨。涇水一石,其泥數斗。且溉且糞,長我禾黍。衣食京師,億萬之口。天子畿方千里,提封百萬井。臣瓚案:舊說云,提,撮凡也。言大舉頃畝也。韋昭曰:積土爲封限也。《毛詩》曰:疆埸有瓜。《周禮》曰:十夫有溝。鄭玄曰:遂,廣深各二尺,溝倍之。《說文》曰:塍,稻田之畦也,音繩。《爾雅》曰:高平曰原,下濕曰隰。《周禮》曰:以五穀養病。《漢書音義》,韋昭曰:黍、稷、菽、麥、稻也。《毛詩》曰:實穎實栗。毛萇曰:穎,垂穎也。《小雅》曰:禾穗謂之穎。《爾雅》曰:鋪,布也,普胡切。王逸《楚辭注》曰:紛,盛貌也。棻與紛,古字通。東郊則有通溝大漕,潰。汎舟山東,控引湖,與海通波。言通溝大漕,旣達河渭,又可以汎舟山東,控引之流,而與海通其波瀾。《漢書·武紀》曰:穿漕渠道[18]如淳曰:水轉曰漕。《蒼頡篇》曰:潰、旁決也,胡對切。《說文》曰:洞,疾流也。《國語》曰:汎舟於,歸糴於。《史記》曰:滎陽下引東南爲鴻溝,以與會也。西郊則有上囿禁苑,林麓藪澤,陂池連乎。繚以周墻,四百餘里。離宮別館,三十六所。神池靈沼,往往而在。上囿禁苑,卽林苑也。《羽獵賦》曰:開禁苑。《穀梁傳》曰:林屬於山爲麓。鄭玄《周禮注》曰:澤無水曰藪。《漢書》有蜀都漢中郡[19]。繚,猶繞也。《三輔故事》曰:上林連緜,四百餘里。繚,力鳥切。離、別,非一所也。《上林賦》曰:離宮別館,彌山跨谷。《三記》曰:昆明池中有神池,通白鹿原。《毛詩》曰:王在靈沼。其中乃有九真之麟,大宛之馬。黃支之犀,條支之鳥[20]。踰崑崙,越巨海。殊方異類,至于三萬里。《漢書》,宣帝詔曰:九真獻奇獸。晉灼《漢書注》曰:駒形,麟色,牛角。又《武紀》曰:貳師將軍廣利大宛王首,獲汗血馬。又曰:黃支自三萬里貢生犀。又曰:條枝國西海,有大鳥,卵如甕。《山海經》曰:帝之下都,崑崙之墟,高萬仞。《河圖括地象》曰:崑崙在西北,其高萬一千里。《子虛賦》曰:東注巨海也。

  「其宮室也,體象乎天地,經緯乎陰陽。據坤靈之正位,倣太紫之圓方。《七略》曰:王者師天地,體天而行。是以明堂之制,內有太室,象紫微宮;南出明堂,象太微。《春秋元命苞》曰:紫之言此也,宮之言中也。言天神圖法,陰陽開閉,皆在此中也。《周易》曰:坤,地道也。楊雄《司命箴》曰[21]:普彼坤靈,侔天作制。《春秋合誠圖》曰:太微,其星十二,四方。又曰:紫宮,大帝室也。樹中天之華闕,豐冠山之朱堂。因瓌材而究奇,抗應龍之虹梁。列棼橑以布翼,荷棟桴而高驤。《列子》曰:周穆王築臺,號曰中天之臺。《漢書》曰:蕭何立東闕、北闕。《周易》曰:豐其屋。《漢書》曰:蕭何未央宮潘岳《關中記》曰:未央宮殿,皆疏龍首山土作之。然殿居山上,故曰冠云,《埤蒼》曰:瓌瑋,珍琦也。應龍虹梁,梁形似龍而曲如虹也。《廣雅》曰:有翼曰應龍。《爾雅》曰:螮蝀,虹也。螮,音帝。蝀,音董。虹,音紅。《說文》曰:棼,複屋棟也,扶云切。又曰:橑,椽也,梁道切。又曰:翼,屋榮也。《爾雅》曰:棟謂之桴,音浮。雕玉瑱以居楹,裁金璧以飾璫。言彫刻玉礩,以居楹柱也。《爾雅》曰:玉謂之彫[22]郭璞曰:治玉名也。《廣雅》曰:磌,礩也。瑱與磌,古字通,並徒年切。《說文》曰:楹,柱也。《上林賦曰》:華榱璧璫。韋昭曰:裁金爲璧以當榱頭。發五色之渥彩,光爓音艷朗以景彰。《毛詩》曰:顏如渥丹。鄭玄曰:渥,厚漬也,烏學切。《字林》曰:爓,火貌也。於是左墄右平,重軒三階。閨房周通,門闥洞開。列鍾虡於中庭,立金人於端闈。《七略》曰:王者宮中,必左墄而右平。摯虞《決疑要注》曰:凡太極乃有陛,堂則有階無陛也。左墄右平,平者,以文塼相亞次也;墄者,爲陛級也,言階級勒墄然[23],七則切。王逸《楚辭注》曰:軒,樓板也。《周禮》,夏后氏世室九階。鄭玄曰:南面三,三面各二也。《爾雅》曰:宮中門謂之闈,小者謂之閨。毛萇《詩傳》曰:闥,門內也。《史記》曰:始皇大收天下兵器,聚之咸陽,銷以爲鐘鐻,鑄金人十二,重各千斤,置宮中。徐廣曰:鐻,音巨。《毛詩》曰:設業設虡。毛萇曰:植曰虡,與鐻古字通也。《三輔黃圖》曰:營宮殿,端門四達,以則紫宮。闥,他曷切。仍增崖而衡閾,臨峻路而啓扉。《爾雅》曰:仍,因也。仍或爲岌,非也。孔安國《論語注》曰:閾,門限也,胡洫切。又曰:峻,高大也。《爾雅》曰:闔謂之扉。徇以離宮別寢,承以崇臺閒館。煥若列宿,紫宮是環。孔安國《尙書傳》曰:徇,循也。《爾雅》曰:室無東西廂,有室曰寢。又曰:四方而高曰臺。《春秋合誠圖》曰:紫宮,大帝室,太一之精也。《漢書》曰:中宮天極星,環之匡衞十二星,藩臣。皆曰紫宮也。清涼神仙長年金華玉堂白虎麒麟。區宇若茲,不可殫論。《三輔黃圖》曰:未央宮清涼殿宣室殿中温室殿金華殿太玉堂殿中白虎殿麒麟殿長樂宮神仙殿孔安國《尙書傳》曰:殫,盡也。長年亦殿名。增盤崔嵬,登降炤爛。殊形詭制,每各異觀。乘茵步輦,惟所息宴。毛萇《詩傳》曰:崔,高大也,茲瑰切。王逸《楚辭注》曰:嵬,高也,才迴切。《廣雅》曰:炤,明也,音照。爛,亦明也,力旦切。應劭《漢官儀》曰:皇后、婕妤乘輦,餘皆以茵,四人輿以行。鄭玄《禮記注》曰:茵,蓐也,於申切。《周易》曰:君子以鄉晦入宴息也。後宮則有掖庭椒房,后妃之室。合歡增城[24]安處常寧茝若椒風披香發越蘭林蕙草鴛鸞飛翔之列。《漢書》曰:詔掖庭養視。應劭曰:掖庭,宮人之官。《漢官儀》曰:捷妤以下皆居掖庭。《三輔黃圖》曰:長樂宮椒房殿。《漢書》曰:班婕妤增城舍。《桓子新論》曰:董賢女弟爲昭儀,居舍號曰椒風。《漢宮閣名》,長安合歡殿披香殿鴛鸞殿飛翔殿。餘亦皆殿名。昭陽特盛,隆乎孝成。屋不呈材,牆不露形。裛以藻繡,絡以綸連。隨侯明月。錯落其間。金釭銜璧,是爲列錢。翡翠火齊,流耀含英。懸黎垂棘,夜光在焉。《漢書》曰:孝成趙皇后弟絕幸,爲昭儀,居昭陽舍。其璧帶,往往爲黃金釭,函藍田璧,明珠翠羽飾之。《音義》曰:謂璧中之橫帶也。引《漢書注》云音義者,皆失其姓名,故云音義而已。《說文》曰:釭,轂鐵也。列錢,言金釭銜璧,行列似錢也。釭,古雙切。《說文》曰:裛,纏也,於劫切。又曰:綸,糾青絲綬也。《淮南子》曰:隨侯之珠,和氏之璧,得之而富,失之而貧。高誘曰:隨侯,漢中姓諸侯也[25]隨侯見大蛇傷斷,以藥傅而塗之,後蛇於夜中銜大珠以報之,因曰隨侯之珠。蓋明月珠也。李斯上書曰:有之寶,垂明月之珠。張揖《上林賦注》曰:翡翠大小如爵,雄赤曰翡,雌青曰翠。《韻集》曰:玫瑰,火齊珠也。《戰國策》,應侯秦王曰:有懸黎,有和璞,而爲天下名器。《左氏傳》曰:荀息請以垂棘之璧,假道於以伐許慎《淮南子注》曰:夜光之珠,有似明月,故曰明月也。高誘隨侯爲明月。許慎以明月爲夜光。班固上云隨侯明月,下云懸黎垂棘,夜光在焉。然班以夜光非隨珠明月矣。以三都合爲一寶,經典不載夜光本末,故說者參差矣。《西京賦》曰:流懸黎之夜光。《吳都賦》曰:隨侯於是鄙其夜光。鄒陽云:夜光之璧。劉琨云:夜光之珠。《尹文子》曰:田父得寶玉徑尺,置於廡上,其夜明照一室。然則夜光爲通稱,不繫之於珠璧也。於是玄墀釦砌,玉階彤庭。碝磩綵緻,琳珉青熒。珊瑚碧樹,周阿而生。《漢書》曰:昭陽舍中庭彤朱,而殿上髹漆,砌皆銅沓,黃金塗,白玉階。然墀以髹漆,故曰玄也。釦砌,以玉飾砌也。《說文》曰:釦,金飾器,枯後切。《廣雅》曰:砌,戺也,且計切。《說文》曰:碝,石之次玉也,如兗切。磩,碝類也,音戚。鄭玄《禮記注》曰:緻,密也。郭璞《上林賦注》:珉,玉名也。張揖《上林賦注》曰:珉,石次玉也。《廣雅》曰:珊瑚,珠也。《淮南子》曰:崑崙山有碧樹在其北。高誘曰:碧,青石也。《韓詩》曰:曲景曰阿。然此阿,庭之曲也。紅羅䬃纚,綺組繽紛。精曜華燭,俯仰如神。薛綜《西京賦注》曰:䬃纚,長袖貌也。䬃,思合切。纚,山綺切。《說文》曰:綺,文繒也。孔安國《尙書傳》曰:組,綬也。《楚辭》曰:佩繽紛其繁飾。王逸曰:繽紛,盛貌也。繽,匹人切。《戰國策》,張儀楚王曰:彼鄭國之女,粉白黛黑,立於衢間,非知而見之者以爲神。後宮之號,十有四位。窈窕繁華,更盛迭貴。處乎斯列者,蓋以百數。《漢書》曰:大星正妃,餘三星後宮。又贊曰:興,因之稱號,帝正適稱皇后,妾皆稱夫人,號凡十四等云。昭儀位視丞相,婕妤視上卿,娙娥視中二千石,傛華視真二千石[26],美人視二千石,八子視千石,充依視千石[27],七子視八百石,良人視七百石,長使視六百石,少使視四百石,五官視三百石,順常視二百石,無涓、共和、娛靈、保林、良使、夜者,皆視百石。《毛詩》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史記》,華陽夫人姊說夫人曰:不以繁華時樹本。《方言》曰:迭,代也,徒結切。娙,音刑。左右庭中,朝堂百寮之位。,謀謨乎其上。《尙書》曰:百寮師師。《漢書》曰:蕭何人。漢王卽皇帝位,拜爲相國。又曰:曹參人也,代蕭何爲相國。又曰:魏相,字弱翁濟陰人也。宣帝卽位,代韋賢爲丞相。又曰:邴吉,字少卿魯國人也。宣帝卽位,代魏相爲丞相。孔安國《尙書傳》曰:謀,謨也。佐命則垂統,輔翼則成化。流大漢之愷悌,盪亡之毒螫。李陵《報蘇武書》曰:其餘佐命立功之士。《易乾鑿度》曰:代者赤兌;黃,佐命。宋衷曰:此赤兌者,謂漢高帝也。黃者,火之子,故佐命,張良是也。《孟子》曰:君子創業垂統,爲可繼也。《禮記》曰:保者慎其身以輔翼之。《長楊賦》曰:今朝廷出凱悌,行簡易。《四子講德論》曰:之時,處位任政者並施螫毒。《說文》曰:螫,行毒也,舒亦切。故令斯人揚樂和之聲,作畫一之歌。功德著乎祖宗,膏澤洽乎黎庶。《孔叢子》曰:孔子曰:古之帝王,功成作樂。其功善者其樂和,樂和則天下且由應之,況百獸乎?《漢書》曰:蕭何薨,曹參代之。百姓歌之曰:蕭何爲法,較若畫一。曹參代之,守而勿失。載其清淨,人以寧一。又景帝詔曰:謌者,所以發德;舞者,所以立功。申屠嘉奏曰:高皇帝宜爲太祖,孝文帝宜爲太宗。《史記》,太史公曰:成王作頌,沐浴膏澤,而歌詠勤苦。《孟子》曰:膏澤下於民。孔安國《尙書傳》曰:黎,衆也。又有天祿石渠,典籍之府。命夫惇誨故老,名儒師傅。講論乎《六蓺》,稽合乎同異。《三輔故事》曰:天祿閣大殿[28],以閣秘書。石渠,已見上文。然同卷再見者,並云已見上文,務從省也。他皆類此。《爾雅》曰:惇,勉也。孔安國《尙書傳》曰:誨,教也。《周禮》曰:《六蓺》:禮、樂、射、御、書、數。孔安國《尙書傳》曰:稽,考也。又有承明金馬,著作之庭。大雅宏達,於茲爲羣。元元本本,殫見洽聞。啓發篇章,校理秘文。《漢書》曰:嚴助會稽太守,帝賜書曰:君猒承明之廬。張晏曰:承明廬在石渠門外。金馬,已見上文。大雅,謂有大雅之才者。詩有大雅,故以立稱焉。《漢書》,武帝曰:司馬相如之倫,皆辨智閎達。元元本本,謂得其元本也。《孔叢子》曰:萇弘曰:仲尼洽聞強記。《孝經鈎命決》曰:掇秘文。周以鉤陳之位,衞以嚴更之署。總禮官之甲科,羣百郡之廉孝。《樂汁圖》曰:鉤陳,後宮也。服虔《甘泉賦注》曰:紫宮外營,勾陳星也。然王者亦法之。薛綜《西京賦注》曰:嚴更,督行夜鼓也。《漢書》曰:奉常掌禮儀,屬官有五經博士。天曰:匡衡射策甲科,除太常掌故[29]。又曰:分天下爲郡縣。又曰:興廉舉孝也。虎賁贅衣,閹尹閽寺。陛戟百重,各有典司。《尙書》,周公曰:綴衣虎賁。《公羊傳》曰:贅,猶綴也。贅,之銳切。《周禮》曰:內小臣奄,上士,又有閽人、寺人。《漢書》曰:太后盛服,坐武帳,武士陛戟,陳列殿下也。周廬千列,徼道綺錯。《史記》,衞令曰:周廬設卒甚謹。《漢書音義》,張晏曰:直宿曰廬。《漢書》曰:中尉掌徼循京師。如淳曰:所謂遊徼循禁,備盜賊也。輦路經營,脩除飛閣。輦路,輦道也。《上林賦》曰:輦道纚屬。如淳曰:輦道,閣道也。司馬彪《上林賦注》曰:除,樓陛也。未央而連桂宮,北彌明光而亘長樂。凌隥道而超西墉,掍建章而連外屬。設璧門鳳闕,上觚稜而棲金爵。《漢書》曰:高祖長安蕭何未央宮。《三輔舊事》曰:桂宮內有明光殿毛萇《詩傳》曰:彌,終也。《方言》曰:亘,竟也[30]。亘與絙古字通。《漢書》曰:高祖長樂宮薛綜《西京賦注》曰:隥,閣道也,丁鄧切。毛萇《詩傳》曰:墉,城也。《方言》曰:掍,同也,音義與混同,胡本切。《漢書》曰:建章宮,其東則鳳闕,高二十餘丈,其南有璧門之屬。《漢書音義》,應劭曰:觚,八觚有隅者也,音孤。《說文》曰:稜,柧也,柧與觚同。稜,落登切。《三輔故事》曰:建章宮闕上有銅鳳皇。然金爵則銅鳳也。內則別風之嶕嶢[31],眇麗巧而聳擢。張千門而立萬戶,順陰陽以開闔。爾乃正殿崔嵬,層構厥高,臨乎未央。經駘盪而出馺娑,洞枍詣以與天梁。上反宇以蓋戴,激日景而納光。《三輔故事》曰:建章宮東有折風闕。《關中記》曰:折風,一名別風。《廣雅》曰:嶕嶢,高也。嶕,茲堯切。《漢書》曰:建章宮度爲千門萬戶,前殿度高未央。然前殿則正殿也。《長門賦》曰:正殿嵬以造天,其高臨乎未央。高之甚也。崔嵬,高貌也。《關中記》曰:建章宮馺娑駘盪枍詣承光四殿。馺,素合切。娑,蘇可切。駘,音殆。枍,烏詣切。天梁,亦宮名也。《爾雅》曰:蓋戴,覆也[32]。激日景而納光,言宮殿光輝,外激於日,日景下照,而反納其光也。神明鬱其特起,遂偃蹇而上躋。軼雲雨於太半,虹霓迴帶於棼楣。雖輕迅與僄狡,猶愕眙而不能階。《漢書》曰:孝武神明臺王逸《楚辭注》曰:偃蹇,高貌也。《公羊傳》曰:躋者何?躋,升也。《三蒼》曰:軼,從後出前也,餘質切。《漢書音義》,韋昭曰:凡數三分有二爲太半。《尸子》曰:虹霓爲析翳。棼,已見上文。《爾雅》曰:楣謂之梁,靡飢切。《方言》曰:僄,輕也,芳妙切。鄭玄《禮記注》曰:狡,疾也,古飽切。《字書》曰:愕,驚也,五各切。《字林》曰:眙,驚貌,勑吏切。井幹而未半,目眴轉而意迷。舍櫺檻而卻倚,若顛墜而復稽。魂怳怳以失度,巡迴塗而下低。《漢書》曰:武帝井幹樓,高五十丈,輦道相屬焉。幹,音寒。司馬彪《莊子注》曰:井幹,井欄也。然積木有若欄也。《蒼頡篇》云:眴,視不明也,侯遍切。《說文》,櫺,楯間子也,力丁切。王逸《楚辭注》曰:檻,楯也,胡黯切。《說文》曰:稽,留止也。《長門賦》曰:神怳怳而外淫。王逸《楚辭注》曰:怳,失意也,況往切。旣懲懼於登望,降周流以徬徨。步甬道以縈紆,又杳窱而不見陽。《廣雅》曰:懲,恐也。《楚辭》曰:寤從容以周流,聊逍遙而自恃。《毛詩序》曰:徬徨不忍去。《淮南子》曰:甬道相連。高誘曰:甬道,飛閣複道也。《說文》,縈紆,猶回曲也。又曰:杳,杳窱也。《廣雅》曰:窈窕,深也[33]。窈與杳同,烏鳥切。窱,他弔切。毛萇《詩傳》曰:陽,明也。排飛闥而上出,若遊目於天表,似無依而洋洋。《廣雅》曰:排,推也,簿階切。闥,門闥也。《楚辭》曰:忽反顧而遊目。王逸《楚辭注》曰:洋洋,無所歸貌。前唐中而後太液,覽滄海之湯湯。揚波濤於碣石,激神岳之嶈嶈[34]。濫瀛洲方壺蓬萊起乎中央。《漢書》曰:建章宮,其西則有唐中數十里,其北沼太液池,漸臺高二十餘丈,名曰太液,池中有蓬萊方丈瀛州臺梁[35],象海中仙山。如淳曰:唐,庭也。《尙書》曰:湯湯洪水方割。《蒼頡篇》曰:濤,大波。《尙書》曰:夾右碣石入於河。孔安國曰:海畔山也。《毛詩》曰:應門將將。《說文》曰:濫,泛也,力暫切。《列子》,渤海之中有大壑,其中有山,一曰岱輿,二曰員嶠,三曰方壺,四曰瀛州,五曰蓬萊於是靈草冬榮,神木叢生。巖峻崷崪,金石崢嶸。神木、靈草,謂不死藥也。《史記》曰:三神山,仙人不死藥皆在焉。杜預《左氏傳注》曰:巖,險也。《說文》曰:峻,峭高也。峻,思俊切。崷,高貌也,慈由切。《爾雅》曰:崪者,厜㕒也,慈恤切。郭璞《方言注》曰:崢嶸,高峻也。崢,力耕切。嶸,胡萌切。抗仙掌以承露,擢雙立之金莖。軼埃堨之混濁,鮮顥氣之清英。言承露之高也。《漢書》曰:孝武又作柏梁、銅柱、承露仙人掌之屬矣。《方言》曰:擢,抽也,達卓切。金莖,銅柱也。王逸《楚辭注》曰:埃,塵也。許慎《淮南子注》曰:堨,埃也[36],堨與壒同,於害切。鮮,絜也。《楚辭》曰:天白顥顥。《說文》曰:顥,白貌,胡暠切。鮮,或爲釐,非也。騁文成之丕誕,馳五利之所刑。庶之羣類,時遊從乎斯庭。實列仙之攸館,非吾人之所寧。《漢書》曰:李少翁以方術見上,拜少翁爲文成將軍。言上卽欲與神通,宮室被服非象神物不至。乃作甘泉宮,中爲臺,畫天、地、泰一諸鬼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又曰:樂成侯登上書言欒大,天子見大悅。曰:臣之師,有不死之藥可得,仙人可致。乃拜爲五利將軍。毛萇《詩傳》曰:刑,法也。《列仙傳》曰:赤松子者,神農時雨師也。服水玉以教神農。又曰:王子喬者,周靈王太子也。道人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

  「爾乃盛娛游之壯觀,奮泰武乎上囿。因茲以威戎夸狄,耀威靈而講武事。《史記》,相如《封禪書》曰:斯事天下之壯觀。《禮記》曰:西方曰戎,北方曰狄。又曰:孟冬之月,天子乃命將帥講武習射御。《毛詩序》曰:有常德以立武事。荊州使起鳥,詔野而驅獸。毛羣內闐,飛羽上覆。接翼側足,集禁林而屯聚。《尙書》曰:衡陽荊州。又曰:華陽黑水梁州。然則南方多獸,故命使之。枚乘《兔園賦》曰:翶翔羣熙,交頸接翼。水衡虞人,修其營表。種別羣分,部曲有署。《周禮》,水衡[37]鄭玄曰:川,流水也;衡,平其大小也。《周禮》曰:虞人萊所田之野爲表。鄭司農曰:表,所以識正行列也。司馬彪《續漢書》曰:將軍皆有部,大將軍營五部,部有校尉一人,部下有曲,曲有軍候一人。罘網連紘,籠山絡野。列卒周匝,星羅雲布。鄭玄《禮記注》曰:獸罟曰罘,扶流切。紘,罘之網也[38],胡萌切。《方言》曰:絡,繞也,來各切。羽獵賦曰:渙若天星之羅。《韓子》曰:雲布風動。於是乘鑾輿[39],備法駕,帥羣臣。披飛廉,入苑門。蔡雍《獨斷》曰:天子至尊,不敢渫瀆言之,故託於乘輿也。又曰:天子出,車駕次第,謂之鹵簿,有法駕。司馬彪曰:法駕,六馬也。《漢書·武紀》曰:長安飛廉館遂繞酆鄗,歷上蘭。六師發逐,百獸駭殫。震震爚爚,雷奔電激。草木塗地,山淵反覆。蹂躪其十二三,乃拗怒而少息。《世本》曰:武王杜預《左氏傳注》曰:酆,在始平[40],孚宮切。《說文》曰:鎬,在上林苑中。鎬與鄗同,胡道切。《三輔黃圖》曰:上林上蘭觀。《尙書》曰:司馬掌邦政,統六師。又曰:百獸率舞。震震爚爚,光明貌也。震,之人切。字指曰:儵爚,電光也,弋灼切。《說文》曰:電,陰陽激耀也。《漢書》曰:一敗塗地,《廣雅》曰:塗,汙也。反覆,猶傾動也。《字林》曰:蹂,踐也,汝九切。《說文》曰:蹸,轢也。躪與蹸同,力振切。拗,猶抑也,於六切。爾乃期門佽飛,列刃鑽鍭,要趹追蹤。鳥驚觸絲,獸駭值鋒。機不虛掎,弦不再控。矢不單殺,中必疊雙。《漢書》,武帝北地良家子期諸殿門,故有期門之號。又曰:佽飛,掌弋射。佽,音次。《蒼頡篇》曰:攢,聚也。鑽與攢同,作官切。《爾雅》曰:金鏃箭羽,謂之鍭,胡溝切。《廣雅》曰:趹,奔也,古穴切。孔安國《尙書傳》:機,弩牙也。《說文》曰:掎,偏引也,居蟻切。又曰:匈奴名引弓曰控。控,引也。颮颮紛紛,矰繳相纏。風毛雨血,灑野蔽天。颮颮紛紛,衆多之貌也。《說文》曰:颮,古飇字也,俾姚切。《周禮》曰:矰,矢也。鄭玄曰:結繳於矢謂之矰。矰,高也。《說文》曰:繳,生絲縷也,之若切。又曰:灑,所買切。平原赤,勇士厲,猨狖失木,豺狼懾竄。郭璞《山海經注》曰:猨,似獼猴而大,臂長便捷,色黑。《蒼頡篇》曰:狖,似狸,與救切。《爾雅》曰:豺,狗足。郭璞曰:腳似狗也。《說文》曰:狼,似犬,銳頭白頰。《淮南子》曰:猨狖顛蹶而失木。鄭玄《毛詩》箋曰:懾,懼也,章涉切。爾乃移師趨險,並蹈潛穢。窮虎奔突,狂兕觸蹶。《爾雅》曰:潛,深也。《慎子》曰:獸伏就穢。《字書》曰:穢,蕪也。《爾雅》曰:兕,似牛。《廣雅》曰:蹶踶,跳也。蹶,居衞切。踶,徒帝切。跳,達彫切。許少施巧,秦成力折。掎僄狡,扼猛噬。脫角挫脰,徒搏獨殺。許少秦成,未詳。《說文》曰:捉,搤也。搤與扼,古字通,於責切。王弼《周易注》曰:噬,齧也,音誓。鄭玄《禮記注》曰:挫,折也,祖過切。何休《公羊傳》曰:脰[41],頸也,徒鏤切。《爾雅》曰:暴虎,徒搏也。郭璞曰:空手執曰搏,補洛切。挾師豹,拖熊螭。曳犀犛,頓象羆。超洞壑,越峻崖。蹶嶄巖,鉅石隤。松栢仆,叢林摧。草木無餘,禽獸殄夷。《爾雅》曰:狻猊,如虦貓,食虎豹。郭璞曰:卽師子也。狻,先丸切。猊,五奚切。虦,音棧。貓,音苗。《說文》曰:拖,曳也,徒可切。熊,獸,似豕,山居,冬蟄。《歐陽尙書說》曰:螭,猛獸也,勑離切。郭璞《山海經注》曰:犀,似水牛而豬頭,黑色,有三蹄三角,一在頂上,一在額上,一在鼻上。又曰:犛,黑色,出西南徼外,力之切。又曰:象,獸之最大者也,長鼻,大者牙長丈。《爾雅》曰:羆,似熊而黃色。毛萇《詩傳》曰:嶄巖,高峻之貌也[42],七咸切。《說文》曰:仆,頓也。《爾雅》曰:殄,盡也。杜預《左氏傳注》曰:夷,殺也。於是天子乃登屬玉之館,歷長楊之榭。覽山川之體勢,觀三軍之殺獲。原野蕭條,目極四裔。禽相鎮壓,獸相枕藉。《漢書·宣紀》曰:行幸長楊宮屬玉觀[43]服虔曰:以玉飾,因名焉。《三輔黃圖》曰:上林長楊宮,《爾雅》曰:閣謂之臺[44],有木謂之榭,辭夜切。《羽獵賦》曰:三軍忙然[45]。《楚辭》曰:山蕭條而無獸。《左氏傳》曰:投諸四裔,以禦螭魅。然後收禽會衆,論功賜胙。陳輕騎以行炰,騰酒車以斟酌。割鮮野食,舉烽命釂。《左氏傳》曰:歸胙于公。《毛詩》曰:炰之燔之。毛萇曰:以毛曰炰,薄交切。子虛賦曰:割鮮染輪。孔安國《尙書傳》曰:鳥獸新殺曰鮮。《方言》曰:烽,虞,望也。郭璞曰:今烽火是也。《說文》曰:釂,飲酒盡,子曜切。饗賜畢,勞逸齊。大路鳴鑾,容與徘徊。《禮記》,大路者,天子之車也。白虎通曰:天子大路。《周禮》曰:巾車掌玉輅。凡馭輅儀,以鑾和爲節。鄭玄曰:鑾在衡,和在軾,皆以金鈴也。集乎豫章之宇,臨乎昆明之池。左牽牛而右織女,似雲漢之無涯。茂樹蔭蔚,芳草被隄。蘭茝發色,曄曄猗猗。若摛錦布繡[46],爥燿乎其陂。《三輔黃圖》曰:上林豫章觀。《漢書》曰:武帝發讁吏穿昆明池。《漢宮闕疏》曰:昆明池有二石人,牽牛織女象。《毛詩》曰:倬彼雲漢。《蒼頡篇》曰:蔚,草木盛貌。《說文》曰:隄,塘也,都奚切。《爾雅》曰:芹茝,蘼蕪。郭璞曰:香草也。茝,齒改切。《漢書》曰:華曄曄,固靈根。《說文》曰:曄,草木白華貌。《毛詩》曰:瞻彼淇澳,綠竹猗猗。毛萇曰:猗猗,美貌。《說文》曰:摛,舒也,勑離切。楊雄《蜀都賦》曰:麗靡摛爥,若揮錦布繡。鳥則玄鶴白鷺[47],黃鵠鵁鸛。鶬鴰鴇鶂,鳧鷖鴻鴈。朝發河海,夕宿。沈浮往來,雲集霧散。《上林賦》曰:轥玄鶴。《爾雅》曰:鷺,舂鋤。郭璞曰:白鷺也。《說文》曰:鵠,黃鵠也。《爾雅》曰:鴢,頭鵁。郭璞曰:似鳧。鴢,鳥絞切。鵁,呼交切。毛萇《詩傳》曰:鸛,水鳥也。《爾雅》曰:鶬,麋鴰也。鴰,音括。郭璞曰:卽鶬鴰也。郭璞《上林賦注》曰:鴇,似鴈,無後指。鴇,音保。杜預《左氏傳注》曰:鶂,水鳥也,五激切。《爾雅》曰:舒鳧,鶩。毛萇《詩傳》曰:鳧,水鳥。鄭玄詩箋曰:鷖,鳧屬也。毛萇《詩傳》曰:大曰鴻,小曰鴈。《《孝經》鉤命決》曰:雲委霧散。於是後宮乘輚輅,登龍舟,張鳳蓋,建華旗。袪黼帷,鏡清流。靡微風,澹淡浮。《埤蒼》曰:輚,臥車也,士眼切。《淮南子》曰:龍舟鷁首,浮吹以虞。桓子《新論》曰:乘車,玉爪華芝及鳳皇三蓋之屬。《上林賦》曰:乘法駕,建華旗。高誘《淮南子注》曰:袪,舉也。劉歆《甘泉賦》曰:章黼黻之文帷。澹淡,蓋隨風之貌也。澹,達濫切。淡,徒敢切。櫂女謳,鼓吹震。聲激越,謍厲天。鳥羣翔,魚窺淵。《方言》曰:楫謂之櫂,直教切。《說文》曰:謳,齊歌也,於侯切。漢武帝《秋風辭》曰:簫鼓鳴兮發櫂歌。《爾雅》曰:越,揚也。聲類曰:謍,音大也,呼宏切。《韓詩》曰:翰飛厲天。薛君曰:厲,附也。《說文》曰:翔,回飛也。《方言》曰:窺,視也,缺規切。招白鷴,下雙鵠。揄文竿,出比目。《西京雜記》曰:閩越王高帝白鷴、黑鷴各一雙。《爾雅》曰:下,落也。《戰國策》,更嬴曰:臣能虛發而下鳥。《說文》曰:揄[48],引也,音頭。文竿,竿以翠羽爲文飾也。《毛詩》曰:籊籊竹竿。《爾雅》曰:東方有比目魚焉,不比不行,其名謂之鰈,他合切。撫鴻罿,御繒繳。方舟並騖,俛仰極樂。《爾雅》曰:繴謂之罿。罿,罬也,竹劣切。郭璞曰:繴,音壁。《爾雅》曰:大夫方舟。郭璞曰:併兩船。《莊子》曰:俛仰之間。杜預《左氏傳注》曰:俛,俯也,音免。遂乃風舉雲搖,浮遊溥覽。前乘嶺,後越九嵕。東薄,西涉。宮館所歷,百有餘區,行所朝夕,儲不改供。孔安國《尙書傳》曰:薄,迫也。黃河也。華山也。《漢書》,右扶風美陽縣岐山。又右扶風雍縣也。禮上下而接山川,究休祐之所用。采遊童之讙謠,第從臣之嘉頌。《尙書》曰:並告無辜于上下神祇。又曰:望于山川。《列子》曰:昔理天下五十年,不知天下治歟?亂歟?乃微服遊於康衢,聞兒童謠曰:立我蒸人,莫匪爾極,不識不知,順帝之則。《漢書》曰:宣帝頗好儒術,王襃張子僑等並待詔,所幸宮館,輙爲歌頌,第其高下,以差賜帛也。于斯之時,都都相望,邑邑相屬。國藉十世之基,家承百年之業。士食舊德之名氏,農服先疇之畎畝。商循族世之所鬻[49],工用高曾之規矩。粲乎隱隱,各得其所。《周易》曰:食舊德,貞厲終吉。《漢書音義》,如淳曰:今隴西俗,麻田歲歲糞種,爲宿疇也。《尙書》曰:濬畎澮。孔安國曰:廣尺深尺曰畎,古犬切。《淮南子》曰:古者至德之時,賈便其肆,農安其業,大夫安其職,而處士循其道[50]。《穀梁傳》曰:古者有士人,有商人,有農人,有工人。

  「若臣者,徒觀跡於舊墟,聞之乎故老。十分而未得其一端,故不能徧舉也。」

文選考異

  1. 西都賦 案:賦下當有「一首」二字。《東都賦》下有,本、茶陵本無。蓋五臣每題俱無也。又上《兩都賦序》下,以《三都賦序》例之,亦當有。又《東京賦》、《南都賦》、《吳都賦》下同。
  2. 衆流之隈汧涌其西 云《後漢書》無此二句。此八字無訓釋,疑與《書》同。案:各本皆有,恐五臣多此二句,合併六家,失著校語,以之亂也。凡本、茶陵本所失著校語者,說具每條下,其本無誤,多不復出。
  3. 注「樂稽嘉耀曰」 案:「嘉耀」當作「耀嘉」。各本皆倒。
  4. 注「然則成功在西」 案:「則」字不當有。各本皆衍。凡「然則」,例祇云「然」,全書盡同,其或衍者,當依此求之,不具出也。
  5. 挾灃灞 案:「灃灞」當作「豐霸」。「豐」字注可證。必「豐霸」,五臣「灃霸」而亂之。「霸」字說見後。今注中亦作「灞」,非舊也。餘依此求之。《後漢書》作「酆霸」,「豐」「酆」同字。
  6. 度宏規而大起 案:「度」當作「慶」,必「慶」,五臣「度」。茶陵二本所載五臣注云「度大規矩」,作「度」無疑。各本失著校語,以之亂也。注亦失舊,見下。
  7. 注「度與羌古字通度或爲慶也」 云「度」當作「慶」,是也。各本皆誤,下同。「慶」當作「度」。案:云「慶」與「羌」古字通者,正文作「慶」,與所引《小雅》廣言之「羌」古字通也,云「慶」或爲「度」者,此賦作「慶」,或本爲「度」,如今《後漢書》之作「度」也。五臣因此改「慶」爲「度」,後來合幷,又倒此注以就之,而不可通矣。今特訂正。
  8. 注「高高祖漢書」 本、茶陵本此五字作「漢書高祖」四字,是也。案:此校改之,下同。
  9. 注「爲功最高」 本、茶陵本「爲」上有「以」字,是也。
  10. 注「而爲漢帝太祖」 本、茶陵本「太」作「之」,是也。
  11. 而觀萬國也 本、茶陵本無「也」字,云《後漢書》無。
  12. 注「王莽於五都立均官」 茶陵本「於」下有「長安及」三字,「均官」作「五均」,本與此同。
  13. 注「城都市長安」 本「城」作「成」,茶陵本亦誤「城」。云「長」下衍「安」字,是也。各本皆衍。
  14. 注「司市師」 茶陵本「市」下有「稱」字,本與此同。
  15. 注「逴躒猶超絕也」 茶陵本此六字作「卓犖」,或作「逴躒」,本與此同。案:茶陵乃校語錯入注也。正文,「逴躒」,《後漢書》「逴犖」,五臣「卓犖」。二本作「卓犖」者亂之。所見未誤,此注亦未誤。
  16. 注「在彼空谷」 校「空」改「穹」,同,是也。各本皆譌。案:陸機《苦寒行注》引正作「穹」。
  17. 注「北謂天下陸海之地」 云「北」當作「此」,是也。各本皆譌。
  18. 注「穿漕渠道渭」 本、茶陵本「道」作「通」,是也。
  19. 注「漢書有蜀都漢中郡」 本、茶陵本「都」作「郡」,是也。
  20. 條支之鳥 本、茶陵本「支」作「枝」,是也。注中字各本皆作「枝」,《後漢書》亦是「枝」字。
  21. 注「楊雄司命箴曰」 校「命」改「空」,云據《書》注當作「空」,是也。各本皆誤。
  22. 注「玉謂之彫」 本、茶陵本「彫」作「雕」,是也。
  23. 注「言階級勒墄然」 茶陵本「階」作「陛」,是也。本亦誤「階」。
  24. 合歡增城 校「城」改「成」,注同,是也。《後漢書》亦是「成」字。
  25. 注「漢中國姬姓諸侯也」 云「中」當作「東」,是也。各本皆誤。
  26. 注「傛華視真二千石」 本、茶陵本「傛」作「容」。案:此校改之也。
  27. 注「充依視千石」 本、茶陵本「依」作「衣」。案:此校改之也。
  28. 注「天祿閣在大殿北」 校「大」下添「祕」字,是也。各本皆脫。
  29. 注「除太常掌故」 本、茶陵本「故」作「固」。案:此校改之也。上《序》注,孔安國「射策爲掌固」,茶陵「固」,「故」,亦未改。「固」卽「故」字耳。凡改每未必是。
  30. 注「方言曰亘竟也」 案:「亘」當作「絙」,觀下注可見。各本皆誤。此所引在第六卷中,今本正作「絙」,後《答賓戲》引作「緪」,緪,卽「絙」字也。
  31. 內則別風之嶕嶢 本、茶陵本無「之」字。案:《後漢書》有,或依彼添耳。
  32. 注「爾雅曰蓋戴覆也」 案:「爾」當作「小」。各本皆誤。此所引《廣詁》文。又章懷注《後漢書》所引,今本亦誤「小」爲「爾」,皆不知《小雅》者改也。
  33. 注「窈窕深也」 云「窕」當作「窱」,是也。各本皆誤。
  34. 激神岳之嶈嶈 案:引《毛詩》「應門將將」爲注,似其本但作「將將」,茶陵二本所載五臣注云「嶈嶈,水激山之聲」,或各本所見,皆以五臣。《後漢書》作「嶈嶈」,章懷無注,而此與彼不必全同也。
  35. 注「臺梁」 校「臺」改「壺」,陳同,是也。各本皆譌。
  36. 注「堨埃也」 案:「堨」當作「壒」,觀下注可見。各本皆誤。
  37. 注「周禮水衡」 茶陵本「水」作「川」,是也。本亦誤「水」。
  38. 注「紘罘之網也」 案:「網」當作「綱」。各本皆譌。
  39. 於是乘鑾輿 案:「鑾」字衍也。注引《獨斷》以解乘輿,中間不得有「鑾」字甚明。考《後漢書》,章懷注引《獨斷》與此同,亦不得有「鑾」字。今本皆衍耳。《上林賦》曰:「於是乘輿弭節徘徊」。《甘泉賦》曰:「於是乘輿乃登夫鳳皇兮。」句例相似,孟堅之所出也。茶陵二本「鑾」作「鸞」,詳五臣注,仍言「乘輿」,是其本初無「鸞」字,各本之衍,當在其後。讀者罕察,今特訂正。又《東都賦》「乘輿乃出」注云:「乘輿,已見上文。」指謂此,可借證。
  40. 注「酆在始平鄠東」 本、茶陵本「鄠」下有「縣」字,是也。
  41. 注「何休公羊傳曰脰」 云「傳」下脫「注」字,是也。各本皆脫。
  42. 注「嶄巖高峻之貌也」 本、茶陵本「高」上有「石」字,是也。
  43. 注「行幸長楊宮屬玉館」 云「長」當作「萯」。案:所校「最是長楊」,別注在下。各本皆誤。此所引文,在甘露二年。
  44. 注「閣謂之臺」 校「閣」改「闍」,同,是也。各本皆誤。
  45. 注「三軍忙然」 校「忙」改「芒」,是也。各本皆譌。
  46. 若摛錦布繡 本、茶陵本「錦」下有「與」字。案:《後漢書》無,或依彼刪耳。
  47. 鳥則元鶴白鷺 云:《後漢書》無「鳥則」二字。今據文義,當以《後漢書》爲是。案:各本蓋傳寫衍。
  48. 注「說文曰揄」 本、茶陵本「說」上有「投與揄同」四字。案:此校刪之也。疑本云「揄與投同」,故五臣因此改正文作「投」,二本誤互易「揄」「投」二字耳。刪者未必是。
  49. 商循族世之所鬻 本、茶陵本「循」作「脩」。案:《後漢書》亦是「脩」字。
  50. 注「而處士循其道」 校「循」改「脩」,陳同,是也。各本皆譌。案:章懷注《後漢書》所引正作「脩」。

東都賦编辑

主条目:東都賦

  東都主人喟然而歎曰:「痛乎風俗之移人也!子實人,矜夸館室,保界河山,信識昭襄而知始皇矣,烏睹大漢之云爲乎?《論語》曰:夫子喟然歎曰:吾與也。《漢書》曰:人有剛柔緩急,音聲不同,繫水土之風氣,故謂之風。好惡取舍,動靜嗜欲,故謂之俗。鄭玄《禮記注》曰:矜,謂自尊大也。《漢書》,田肯曰:帶河阻山[1]。《史記》曰:秦武王卒,無子,立異母弟,是爲昭襄王。又曰:莊襄王卒,子立,是爲始皇帝也。大漢之開元也,奮布衣以登皇位,由數朞而創萬代,蓋六籍所不能談,前聖靡得言焉[2]《漢書》,高祖曰:吾以布衣提三尺劍取天下。高祖五年誅項羽,故曰數朞也。孔安國《尙書傳》曰:帀四時曰朞。六籍,《六經》也。《封禪書》曰:《六經》載籍之傳。《左氏傳》曰:籍談司晉之典籍。當此之時,功有橫而當天,討有逆而順民。故婁敬度勢而獻其說,蕭公權宜而拓其制。時豈泰而安之哉?計不得以已也。婁敬,已見上文。凡人姓名,皆不重見。餘皆類此。《漢書》曰:蕭何未央宮,上見其壯麗,甚怒。曰:天下方未定,故可因遂就宮室。且夫天子以四海爲家,非壯麗無以重威,且毋令後代有以加也。上說之。吾子曾不是睹,顧曜後嗣之末造,不亦暗乎。言吾子不覩度勢權宜之由,反以後嗣末造而自眩曜,不亦暗乎,言暗之甚也。《儀禮》曰:願吾子教之。鄭玄曰:吾子,相親辭也。吾,我也。子,男子美稱。今將語子以建武之治,永平之事。監于太清,以變子之惑志。《東觀漢記》曰:建武光武年號也。永平孝明年號也。《淮南子》曰:太清之化也,和順以寂漠,質直以素樸。高誘曰:太清,無爲之化。

  「往者王莽作逆,祚中缺。天人致誅,六合相滅。《漢書》曰:王莽,字巨君,王皇后之弟子也。初居攝,後卽天子位。賈逵《國語注》曰:祚,位也。《尙書》曰:我則致天之罰。六合,已見上文。于時之亂,生人幾亡,鬼神泯絕。壑無完柩,郛罔遺室。原野厭人之肉,川谷流人之血。之災猶不克半,書契以來未之或紀。《尙書》曰:生人保厥居。杜預《左氏傳注》曰:幾,近也,渠機切。《周禮》,大宗伯掌天神人鬼之祀。《禮記》曰:在牀曰尸,在棺曰柩。杜預《左氏傳注》曰:郛,郭也,芳俱切。楊子《法言》,白起長平之戰,四十萬人死,原野厭人之肉,川谷流人之血。《史記》曰:周孝王分非子土爲附庸,邑,至始皇初幷天下。又曰:項籍下相人,自立爲西楚伯王。《周易》曰:上古結繩,後代聖人易之以書契。故下人號而上訴,上帝懷而降監。乃致命乎聖皇。《尙書》曰:並告無辜于上下神祇。孔安國曰:言百姓兆人,訴天地也。《毛詩》曰:皇矣上帝。又曰:天命降監,下人有嚴。命于下國,封建厥福。於是聖皇乃握乾符,闡坤珍。披皇圖,稽帝文。赫然發憤,應若興雲。霆擊昆陽,憑怒雷震。光武也。《東觀漢記》曰:光武皇帝,諱王莽末,荊州下江平林兵起,王匡王鳳爲之渠率,上遂率舂陵子弟隨之。王莽懼,遣大司徒王尋、大司空王邑將兵來征。上入昆陽,城中兵下,昆陽穀少,留王鳳令守城。夜出城南門,二公兵到,遂還昆陽城。時上遂選精兵三千人奔陳,二公大奔北,殺王尋昆陽城中兵亦出,中外並擊,二公大衆遂潰亂奔走,赴水溺死以萬數,滍水爲之不流。《爾雅》曰:疾雷爲霆。《左氏傳》,吳子之弟蹶由楚子曰:今君奮焉,震雷憑怒[3]遂超大河,跨北嶽。立號高邑,建都《東觀漢記》曰:聖公爲天子,以上爲大司馬,遣之河北,安集百姓。《尙書》曰:至于北岳。《東觀漢記》曰:諸將請上尊號皇帝,於是乃命有司設壇場于之陽千秋亭五成陌。皇帝卽位,改高邑。又曰:建武元年十月,車駕入洛陽,遂定都焉。《春秋漢含孳》曰:天子受符,以辛日立號也。紹百王之荒屯,因造化之盪滌。《禮記》曰:百王之所同,古今之所一也。《淮南子》,大丈夫恬然無爲,與造化逍遙。高誘曰:造化,天地也。樂緯曰:殷湯改制易正,蕩滌故俗。體元立制,繼天而作。《左氏傳》,元年春正月,公卽位。《春秋元命苞》曰:元年者何,元宜爲一。謂之元何,曰君之始年也。杜預《左氏傳注》曰:凡人君卽位,欲其體元以居正。《穀梁傳》曰:爲天下主者,天也;繼天者,君也。《周易》曰:神農氏作。統,接緒。茂育羣生,恢復疆宇。勳兼乎在昔,事勤乎三五。《爾雅》曰:系,繼也,奚計切。《漢書》,劉向《高祖頌》曰:漢帝本系出自唐帝孔安國《尙書傳》曰:唐侯升爲天子。《東觀漢記》曰:光武皇帝,高祖九葉孫。《漢書》,王太后詔曰:奉天地而成施,化羣生而茂育。《漢書》曰:羣生啿啿。音湛。《國語》曰:古曰在昔,昔曰先人。《史記》,楚子西曰:孔丘述三、五之法,明周、召之業。《春秋元命苞》曰:伏羲女媧神農爲三皇。《史記·五帝本紀》曰:黃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也。豈特方軌並跡,紛綸后辟,治近古之所務,蹈一聖之險易云爾哉[4]險易,喻治亂也。《周易》曰:辭有險易也。且夫建武之元,天地革命。四海之內,更造夫婦,肇有父子。君臣初建,人倫寔始。斯乃伏犧氏之所以基皇德也。《周易》曰:天地革而四時成。又曰:革命。《爾雅》曰:九夷、八蠻、六戎、五狄,謂之四海。《周易》曰: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毛詩序》曰:厚人倫。《禮含文嘉》曰:伏犧德洽上下,始畫八卦。分州土,立市朝,作舟輿,造器械,斯乃軒轅氏之所以開帝功也。《漢書》曰:昔在黃帝,畫野分州,《周易》曰:神農氏日中爲市,致天下之人,聚天下之貨。黃帝氏刳木爲舟,剡木爲楫。《禮記》曰:聖人殊徽號,異器械。鄭玄曰:器械,禮樂之器及兵甲也。《史記》曰:黃帝名軒轅。龔行天罰,應天順人,斯乃之所以昭王業也。《尙書》,武王曰:今予惟龔行天之罰。《周易》曰:革命,應乎天而順乎人。《禮含文嘉》曰:順人心應於天。《史記》曰:天乙立,是爲成湯夏桀奔于鳴條踐天子位。又曰:文王太子之立,是爲武王。伐殷紂走,自燔死。武王,受天明命。《毛詩序》曰:七月,陳王業也。遷都改邑,有殷宗中興之則焉;《尙書》曰:盤庚遷於。《史記》,盤庚之時,已都北。盤庚南,復居成湯之故都,行之政,然後復興也。謂盤庚爲宗,班之誤歟?卽土之中,有周成隆平之制焉。《尙書》召誥曰:王來紹上帝,自服于土中。孔安國曰:今來居洛邑,地勢之中也。《春秋命歷序》曰:之隆,醴泉踊出。《孝經鉤命決》曰:俱在隆平,優劣殊跡。不階尺土一人之柄,同符乎高祖《孟子》曰:之去武丁未久也,尺地莫非其有也,一人莫非其臣也。又曰:文王相去千有餘歲,若合符節也。克己復禮,以奉終始,允恭乎孝文。《論語》,顏回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爲仁。孫卿子曰: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終也。終始俱善,人道必矣。《尙書》曰:允恭克讓。《漢書》曰:孝文皇帝高帝中子也。荀悅曰:諱憲章稽古,封岱勒成,儀炳乎世宗。司馬彪《續漢書》曰:建武三十二年,上齋,讀河圖會昌符,言九葉封禪。《禮記》曰:仲尼憲章。《尙書》云:粵若稽古帝堯。《漢書·武紀》曰:上登封泰山。又《宣紀》曰:尊孝武皇帝廟世宗廟案六經而校德,眇古昔而論功,仁聖之事旣該,而帝王之道備矣。

  「至乎永平之際[5],重熙而累洽。盛三雍之上儀,脩袞龍之法服。鋪鴻藻,信景鑠。揚世廟,正雅樂[6]。人神之和允洽,羣臣之序旣肅。《東觀漢記》曰:孝明皇帝光武中子也,以東海王爲皇太子。光武崩,皇太子卽位。永平二年正月,上宗祀光武皇帝於明堂,祀畢,登靈臺。二月,上初臨辟雍,行大射禮。《漢書》曰:武帝時,河間獻王來朝,對三雍宮。應劭曰:辟雍、明堂、靈臺也。《東觀漢記》,永平二年,上及公卿列侯始服冕冠衣裳。《周禮》曰:王之吉服,享先王,卽袞冕。鄭玄曰:袞,卷龍衣也。《續漢書》曰:明帝光武起廟,號世祖廟。《東觀漢記》,孝明詔曰:《璇璣鈐》曰:有帝漢出,德洽作樂名雅[7],會明帝[8]其名郊廟樂曰太予樂,正樂官曰太予樂官[9],以應圖讖。乃動大輅,遵皇衢。省方巡狩,躬覽萬國之有無[10]。考聲教之所被,散皇明以爥幽。《東觀漢記》曰:永平二年十月,西巡幸長安。《周易》曰:風行地上,觀。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也。《禮記》逸禮曰:王者以巡狩之禮,尊天重人也。巡狩者何?巡者,循也;狩,牧也。謂天子巡行守牧也。有無,謂風俗善惡也。《尙書》曰:東漸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聲教。然後增舊,脩洛邑。扇巍巍,顯翼翼。光京于諸夏,總八方而爲之極。《論語》,子曰:巍巍乎之有天下也。《毛詩》曰:商邑翼翼,四方之極。諸夏,已見《西都賦》。其異篇再見者,並云已見某篇。他皆類此。於是皇城之內[11],宮室光明,闕庭神麗。奢不可踰,儉不能侈。言奢儉合禮,故奢者不可而踰,儉者不能更侈。外則因原野以作苑,填流泉而爲沼。發蘋藻以潛魚,豐圃草以毓獸。制同乎梁鄒,誼合乎靈囿。順流泉而爲沼,不更穿之也。昭明,故改爲填。《毛詩》曰:魚在在藻。蘋,亦水草,故連言之。《說文》曰:潛,藏也。《韓詩》曰:東有圃草。薛君曰:圃,博也。有博大茂草也。毓與育,音義同。《毛詩傳》曰:古有梁鄒[12]。梁鄒者,天子之田也。《毛詩》曰:王在靈囿,麀鹿攸伏。若乃順時節而蒐狩,簡車徒以講武。則必臨之以《王制》,考之以《風》《雅》。《左氏傳》,臧僖伯曰:春蒐、夏苗、秋獮、冬狩,皆於農隙以講事也。又曰:大閱,簡車馬。講武,已見上文。《禮記》王制曰:天子諸侯無事,則歲三田。田不以禮曰暴天物。《風》,《國風》,《騶虞》、《駟鐵》是也。雅,《小雅》,《車攻》、《吉日》是也。歷《騶虞》,覽《駟鐵》[13]。嘉《車攻》,采《吉日》。禮官整儀,乘輿乃出。《毛詩序》曰:騶虞,蒐田以時,仁如騶虞也。又曰:駟鐵,美襄公也,始命有田狩之事。又曰:車攻,宣王復會諸侯於東都,因田獵而選車徒焉。又曰:吉日,美宣王也,能慎微接下,無不自盡以奉其上焉。《漢書》:景帝詔曰:禮官具禮儀。乘輿,已見上文。於是發鯨魚,鏗華鐘。《尙書大傳》曰:天子左五鐘,天子將出則撞黃鐘,右五鐘皆應。薛綜《西京賦注》曰:海中有大魚曰鯨,海邊又有獸名蒲牢。蒲牢素畏鯨,鯨魚擊蒲牢,輒大鳴。凡鐘欲令聲大者,故作蒲牢於上,所以撞之者,爲鯨魚。鐘有篆刻之文,故曰華也。登玉輅,乘時龍。鳳蓋棽麗,龢鑾玲瓏。天官景從,寢威盛容。輅,已見《西都賦》。《周易》曰:時乘六龍。鳳蓋,已見上文。劉歆《七略》曰:羽蓋棽麗,紛循悠悠。《說文》曰:棽,大枝條[14]。棽,音林。麗,音離。和鑾,已見上文。《埤蒼》曰:玲瓏,玉聲也。玲,力經切。瓏,力東切。蔡雍《獨斷》,百官小吏曰天官。焦貢《易林》曰:龍渴求飲,黑雲景從。寢威,寢其威武也。寢或爲侵[15]。龢與和,音義通。山靈護野,屬御方神。雨師汎灑[16],風伯清塵。山靈,山神也。屬御,屬車之御也。方神,四方之神也。《韓子》曰:師曠晉平公曰:黃帝合鬼神於太山之上,風伯進掃,雨師灑道。《風俗通》曰:雨師,畢星也;風伯,箕星也。千乘雷起,萬騎紛紜。元戎竟野,戈鋋彗雲。羽旄掃霓,旌旗拂天。蔡雍《獨斷》曰:大駕,備千乘萬騎。《毛詩》曰:元戎十乘,以先啓行。《說文》曰:鋋,小矛也,音澶。又曰:彗,掃竹也,蘇類切。《左氏傳》曰:晉人假羽旄於鄭。焱焱炎炎,揚光飛文。吐爓生風,欱野歕山。日月爲之奪明,丘陵爲之搖震。《說文》曰:焱,火華也,弋劍切。《字林》曰:炎,火光,于拑切。《說文》曰:欱,啜也,火合切。歕,吹氣也,敷悶切。《公羊傳》曰:地震者何?地動也。震,協韻音真。遂集乎中囿,陳師按屯[17]。駢部曲,列校隊。勒三軍,誓將帥。《毛詩》曰:陳師鞠旅。《漢書音義》,臣瓚曰:律說云:勒兵而守曰屯。部曲,已見上文。駢,猶併也,步田切。《漢書》曰:從胡人大校獵。如淳曰:合軍聚衆,有幡校鼙鼓也。杜預《左氏傳注》曰:百人爲一隊,徒對切。然後舉烽伐鼓,申令三驅。輶車霆激[18],驍騎電騖。《毛詩》曰:鉦人伐鼓。鉦,之成切。孔安國《尙書傳》曰:師出以律,三申令之,重難之義。《周易》曰:王用三驅,失前禽也。《毛詩》曰:輶車鑾鑣。毛萇曰:輶,輕也。《說文》曰:驍,良馬也。由基發射,范氏施御。弦不睼禽,轡不詭遇。飛者未及翔[19],走者未及去。《左氏傳》曰:養由基蹲甲而射之,徹七札焉。《括地圖》曰:夏德盛,二龍降之。使范氏御之,以行經南方。《孟子》曰:趙簡子使王良嬖奚乘,終日不獲一禽。反曰:天下賤工也。王良請復之,一朝而獲十。反曰:良工也。簡子曰:吾使汝掌乘。王良曰:不可,吾爲範我驅馳,終日不獲一焉。爲之詭遇,一朝而獲十。劉熙曰:橫而射之曰詭遇。《說文》曰:睼,視也,音遞。指顧倐忽,獲車已實。樂不極盤,殺不盡物。馬踠餘足,士怒未㳿。先驅復路,屬車案節。倐忽,疾也。高唐賦曰:舉功先得,獲車已實。鄭玄《禮記注》曰:極,盡也。《爾雅》曰:盤,樂也。踠,屈也,於遠切。先驅,則前驅也。《周禮》曰:王出入,則自左馭而前驅。《漢書音義》曰:大駕,車八十一乘[20],作三行。子虛賦曰:案節未舒也。於是薦三犧,效五牲。禮神祇,懷百靈。《左氏傳》,鄭子大叔曰:爲五牲三犧。杜預曰:五牲,麋、鹿、麏、狼、兔。三犧,祭天、地、宗廟三者之犧也。《周禮》曰:大宗伯掌天神地祇之禮。然天神曰神,地神曰祇也。《毛詩》曰:懷柔百神。覲明堂,臨辟雍。揚緝熙,宣皇風。登靈臺,考休徵。《東觀漢記》曰:永平三年正月[21],上宗祀光武皇帝於明堂,禮畢,升靈臺。三月,上初臨辟雍,行大射禮。《周書》曰:明堂者,明諸侯之尊卑也。故周公建焉,而朝諸侯於明堂之位,制禮樂,頒度量。《禮記》曰:天子辟雍。《毛詩》曰:維清緝熙,文王之典。鄭玄《毛詩》箋曰:天子有靈臺,所以觀祲象,察氣之妖祥也。《尙書》曰:休徵。孔安國曰:敍美行之驗也。俯仰乎乾坤,參象乎聖躬。《周易》曰:庖犧氏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近取諸身,遠取諸物。目中夏而布德,瞰四裔而抗稜。《禮記》曰:布德和令。《字書》曰:瞰,望也,苦暫切。《漢書》,詔曰:投諸四裔。又曰:威稜憺乎鄰國。李奇曰:神靈之威曰稜。西盪源,東澹海漘。北動幽崖,南燿朱垠。《漢書》曰:使張騫源。案:古圖書名所出曰崑崙墟。《毛詩》曰:寘之之漘兮。毛萇曰:漘,厓也。《尙書》曰:宅朔方,曰幽都。朱垠,南方也。《甘泉賦》曰:南煬丹崖。殊方別區,界絕而不鄰。自孝武之所不征,孝宣之所未臣。莫不陸讋水慄,奔走而來賓。孝武耀威,匈奴遠懾。孝宣脩德,呼韓入臣。舉前代之盛猶不如今。《說文》曰:讋,失氣也,章涉切。遂綏哀牢,開永昌《東觀漢記》曰:以益州徼外哀牢王率衆慕化,地曠遠,置永昌郡也。春王三朝,會同京。是日也,天子受四海之圖籍,膺萬國之貢珍。內撫諸夏,外綏百蠻。《漢書》,董仲舒策曰:《春秋》之文,正次王,王次春。春者,天之所爲也。正者,王之所爲也。三朝,歲首朔日也。《漢書》,谷永上書曰:今年正月朔,日有蝕之於三朝之會。《周禮》曰:時見曰會,殷覜曰同。賈逵《國語注》曰:膺,猶受也。諸夏,已見上文。其事煩已重見及易知者,直云已見上文,而它皆類此。《毛詩》曰:因時百蠻也。爾乃盛禮興樂,供帳置乎雲龍之庭。陳百寮而贊羣后,究皇儀而展帝容。《漢書·成紀》曰:三輔長無供帳繇役之勞。張晏曰:帳,帷帳也。《洛陽宮舍記》有雲龍門。百僚,已見上文。《尙書》曰:班瑞于羣后。於是庭實千品,旨酒萬鍾。列金罍,班玉觴。嘉珍御,太牢饗。《左氏傳》,孟獻子言於公曰:臣聞聘而獻物,於是有庭實旅百。《毛詩》曰:我有旨酒。《說文》曰:鍾,酒器也。《孔叢子》曰:堯飲千鍾。《毛詩》曰:我姑酌彼金罍。《漢書音義》曰:觴,爵也。珍,八珍也。大戴禮曰:牛曰太牢。爾乃食舉雍徹,太師奏樂。陳金石,布絲竹。鐘鼓鏗鍧,管絃燁煜。蔡雍《禮樂志》曰:樂有四品。一,天子樂[22],郊祀陵廟殿中諸會食舉也。《禮記》曰:客出以雍徹。《周禮》曰:太師,下大夫。又曰: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絲、木、匏、竹。鄭玄曰:金,鐘鎛也。石,磬也。土,塤也。革,鼓鼗也。絲,琴瑟也。木,柷敔也。匏,笙也。竹,管簫也。《禮記》曰:子夏曰:鐘聲鏗。鏗,苦耕切。鍧,亦聲也,呼萌切。燁煜,聲之盛。煜,由鞫切。抗五聲,極六律。歌九功,舞八佾。韶武備,泰古畢。《左氏傳》曰:子曰[23]:五聲六律。杜預曰:五聲,宮、商、角、徵、羽也。六律,黃鐘、太蔟、姑洗、蕤賓、夷則、無射。陽爲律,陰爲呂。此十二月之氣也。《尙書》禹貢曰:水、火、金、木、土、穀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敍,九序惟歌。《穀梁傳》曰:舞夏,天子八佾。馬融《論語注》曰:佾,列也。八人爲列,八八六十四人也。《論語》曰: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泰古,泰古之樂也。四夷間奏,德廣所及。僸佅兜離,罔不具集。孔安國《尙書傳》曰:間,迭也,古莧切。毛萇《詩傳》曰:儛四夷之樂,大德廣所及也。《《孝經》鉤命決》曰:東夷之樂曰《佅》,南夷之樂曰《任》,西夷之樂曰《株離》,北夷之樂曰《僸》。毛萇《詩傳》曰:東夷之樂曰《韎》,南夷之樂曰《任》,西夷之樂曰《朱離》,北夷之樂曰《禁》。然說樂是一,而字並不同,蓋古音有輕重也。僸,音禁。佅,莫芥切。兜,丁侯切。萬樂備,百禮暨。皇歡浹,羣臣醉。降烟煴,調元氣。《毛詩》曰:烝畀祖妣,以洽百禮。《周易》曰:天地絪緼,萬物化醇。《春秋命歷序》曰:元氣正,則天地八卦孳也。然後撞鐘告罷,百寮遂退。撞,猶擊也。《尙書大傳》曰:天子將入,則撞蕤賓之鐘,左五鐘皆應之。

  「於是聖上覩萬方之歡娛,又沐浴於膏澤,懼其侈心之將萌,而怠於東作也[24]《孝經》曰:故得萬國之歡心。沐浴膏澤,已見《西都賦》。《尙書》曰:分命羲叔[25],平秩東作。乃申舊章,下明詔。命有司,班憲度。昭節儉,示太素。去後宮之麗飾,損乘輿之服御。抑工商之淫業,興農桑之盛務。遂令海內棄末而反本,背偽而歸真。女脩織絍,男務耕耘。器用陶匏,服尚素玄。恥纖靡而不服,賤奇麗而弗珍。捐金於山,沈珠於淵。《左氏傳》,季桓子曰:舊章不可忘也。《漢書》曰:文帝躬節儉素也。《漢書》,詔曰:農,天下之大本也,而人或不務本而事末,故生不遂。李奇曰:本,農也;末,賈也。《淮南子》曰:守道順理者,不免於飢寒之患;而欲民之去末反本,是猶發其源而壅其流也。《禮記》曰:女織絍組紃。杜預《左氏傳注》曰:織絍,紃繒布也[26]毛萇《詩傳》曰:耘,除草也。《禮記》曰:器用陶匏,尚禮殺也。《莊子》曰:捐金於山,藏珠於淵,不利貨財,不尚富貴也。於是百姓滌瑕盪穢,而鏡至清。形神寂漠,耳目弗營。嗜欲之源滅,廉恥之心生。莫不優游而自得,玉潤而金聲。楊雄集曰:滌瑕蕩穢而猶若然。毛萇《詩傳》曰:瑕,猶過也。《字書》曰:穢,不絜清也。《淮南子》曰:鏡大清者視大明。又曰:形者生之舍也,神者生之制也。又曰:和順以寂漠。《尙書》曰:弗役耳目,百度惟貞。《淮南子》曰:至人之治也,除其嗜欲,優游委縱。又曰:吾所謂有天下者,自得而已。《禮記》,孔子曰:君子比德於玉焉,温潤而澤仁也。《尙書傳》曰:天下諸侯[27],受命於周,莫不磬折,玉音金聲。是以四海以內,學校如林,庠序盈門。獻酬交錯,俎豆莘莘。下舞上歌,蹈德詠仁。《漢書》曰:平帝立學官,郡國曰學,縣道侯國曰校,鄉曰庠,聚曰序。韋昭曰:小於鄉曰聚。《尙書》曰:受率其旅若林。《毛詩》曰:韓侯顧之,爛其盈門。又曰:獻酬交錯。《論語》,孔子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毛萇《詩傳》曰:莘莘,衆多也。莘,所巾切。《禮記》曰:歌者在上,匏竹在下,貴人聲也。詩序曰: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登降飫宴之禮旣畢,因相與嗟歎玄德,讜言弘說。咸含和而吐氣,頌曰:盛哉乎斯世!《毛詩》曰:儐爾籩豆,飲酒之飫。毛萇曰:不脫屨升堂謂之飫。薛君《韓詩章句》曰:飲酒之禮,下跣而上坐者謂之宴。《尙書》曰:玄德升聞,乃命以位。《字林》曰:讜,美言也,音黨。《淮南子》曰:故聖人執中含和,不下廟堂而行于四海。

  「今論者但知誦之書,詠之詩。講之易,論孔氏之《春秋》。罕能精古今之清濁,究德之所由。《尙書》有《虞書》、《夏書》。《毛詩》有《周詩》、《商頌》。《周易》曰:古者,庖犧氏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又曰:易之興也,其當之末世,之盛德邪,當文王之事邪?《史記》,孔子曰:吾道不行矣。乃因《史記》作《春秋》。唯子頗識舊典,又徒馳騁乎末流。温故知新已難,而知德者鮮矣!班固《漢書·游俠傳論》曰:不入於道德,苟放縱於末流。《論語》曰:温故而知新,可以爲師矣。又曰:,知德者鮮矣!且夫僻界西戎,險阻四塞,脩其防禦。孰與處乎土中,平夷洞達,萬方輻湊?《史記》曰:僻在雍州。《毛詩序》,《秦風》曰:襄公能備其兵甲以討西戎。《戰國策》,蘇秦孟嘗君[28],四塞之國也。高誘曰:四面有山關之固,故曰四塞之國。防禦,已見上文。《文子》曰:羣臣輻湊。張湛曰:如衆輻之集於轂。《漢書》,上曰:智略輻湊。秦嶺九嵕則工切之川。曷若四瀆五嶽,帶,圖書之淵?《爾雅》曰:爲四瀆。又曰:泰山東岳霍山南岳華山西岳恒山北岳嵩山中岳。《周易》曰:出圖,出書,聖人則之。建章甘泉,館御列仙。孰與靈臺明堂,統和天人?建章甘泉,已見上文。《禮含文嘉》曰:天子靈臺,以考觀天人之際,法陰陽之會也。太液昆明,鳥獸之囿。曷若辟雍海流,道德之富?《白虎通》曰:天子立辟雍者何?所以宣德化也。壅以水,象教化流行也。《三輔黃圖》曰:辟雍,水四周於外,象四海也。游俠踰侈,犯義侵禮。孰與同履法度,翼翼濟濟也?游俠,已見上文。《漢帝年紀》曰:禁踰侈。《爾雅》曰:翼翼,恭也。《毛詩》曰:濟濟多士。毛萇曰:多威儀也。子徒習阿房之造天,而不知京洛之有制也;識函谷之可關,而不知王者之無外也。」《史記》曰:秦皇上林苑中作阿房宮,未成,欲更擇令名。作宮阿房,故天下謂之阿房宮。《公羊傳》曰:天王出居于。王者無外,此其言出何?不能于母弟也。

  主人之辭未終,西都賓矍然失容。逡巡降階,𢛐然意下,捧手欲辭。主人曰:「復位,今將授子以五篇之詩。」《說文》曰:矍,驚視貌也,許縛切。《公羊傳》,趙盾逡巡北面再拜。郭璞《爾雅注》曰:逡巡,却去也。《周書》曰:臨攝以威面氣𢛐[29]𢛐,猶恐懼也,徒頰切。《孔子三朝記》曰:孔子受業而有疑,捧手問之,不當避席。賓旣卒業,乃稱曰:「美哉乎斯詩!義正乎楊雄,事實乎相如。匪唯主人之好學,蓋乃遭遇乎斯時也。小子狂簡,不知所裁。旣聞正道,請終身而誦之。」楊雄相如,辭賦之高者,故假以言焉。非唯主人好學而富乎辭藻,抑亦遭遇太平之時,禮文可述也。《論語》,子曰: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又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終身誦之。其詩曰[30]

明堂詩编辑

於昭明堂,明堂孔陽。《毛詩》曰:於昭于天。又曰:我朱孔陽。

聖皇宗祀,穆穆煌煌。《孝經》曰: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毛詩》曰:穆穆皇皇,宜君宜王。

上帝宴饗,五位時序。《漢書》曰:天神之貴者太一,其佐曰五帝。《河圖》曰:蒼帝神名靈威仰,赤帝神名赤熛怒,黃帝神名含樞紐,白帝神名白招拒,黑帝神名汁光紀楊雄《河東賦》曰:靈祇旣饗,五位時序。

誰其配之,世祖光武《東觀漢記》曰:明帝宗祀五帝於明堂,光武皇帝配之。《左氏傳》,輿人誦:子產若死,其誰嗣之?

普天率土,各以其職。《毛詩》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31],莫非王臣。《孝經》,子曰:四海之內,各以其職來祭。

猗歟緝熙,允懷多福。《毛詩》曰:猗歟那歟!緝熙,已見上文。《尙書》曰:兆人允懷。又曰:永膺多福。

辟雍詩编辑

乃流辟雍,辟雍湯湯。孔安國《尙書傳》曰:湯湯,流貌。

聖皇莅止,造舟爲梁。《毛詩》曰:方叔涖止。又曰:造舟爲梁。

皤皤國老,乃父乃兄。《說文》曰:皤,老人貌也,蒲河切。《禮記》曰:養國老於上庠。《孝經》援神契曰:天子尊事三老,兄事五更。應劭《漢官儀》曰:天子父事三老。

抑抑威儀,孝友光明。《毛詩》:威儀抑抑。《爾雅》曰:善事父母爲孝,善事兄弟爲友。

於赫太上,示我行。《毛詩》曰:於赫孫。《漢書》,上令薄昭淮南厲王書曰:王欲以親戚之意,望於太上。如淳曰:太上,天子也。《毛詩》曰:示我顯德行。

洪化惟神,永觀厥成。《文子》曰:執玄德於心,化馳如神。《毛詩》曰:我客戾止,永觀厥成。

靈臺詩编辑

乃經靈臺,靈臺旣崇。《毛詩》曰:經始靈臺,經之營之。

帝勤時登,爰考休徵。《東觀漢記》曰:永平二年,詔曰:登靈臺,正儀度。休徵,已見上文。

三光宣精,五行布序。《淮南子》曰:夫道,紘宇宙而章三光。高誘曰:三光,日、月、星也。《尙書》曰: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也。

習習祥風,祁祁甘雨。《毛詩》曰:習習谷風。禮斗威儀曰:君乘火而王,其政頌平,則祥風至。宋均曰:卽景風也,其來長養萬物。《毛詩》曰:興雨祁祁。《尙書考靈燿》曰:熒惑順行,甘雨時也。

百穀蓁蓁,庶草蕃音繁音武。《韓詩》曰:帥時農夫,播厥百穀。薛君曰:穀類非一,故言百也。又曰:蓁蓁者莪。薛君曰:蓁蓁,盛貌也。《尙書》曰:庶草蕃廡。

屢惟豊年,於皇樂胥。《毛詩》曰:綏萬國,屢豐年。又曰:於皇時。又曰:君子樂胥。

寶鼎詩编辑

嶽脩貢兮川效珍,吐金景兮歊浮雲。《說文》曰:歊,氣上出貌,呼朝切。

寶鼎見兮色紛緼[32]。煥其炳兮被龍文。《東觀漢記》曰:永平六年,廬江太守獻寶鼎,出王雒山。《漢書》曰:武帝爲人祠后土營旁,得鼎,有黃雲焉。公卿大夫議尊寶鼎,有司曰:今鼎至甘泉,光潤龍變,承休無疆也。

登祖廟兮享聖神。昭靈德兮彌億年。《東觀漢記》,明帝曰:太常其以初祭之日[33],陳鼎於廟,以備器用。《尙書》曰:公其以予萬億年,敬天之休。

白雉詩编辑

啓靈篇兮披瑞圖,獲白雉兮效素烏。范曄《後漢書》曰:永平十年,白雉所在出焉。《東觀漢記》,章帝詔曰:乃者白烏神雀屢臻,降自京師也。

嘉祥阜兮集皇都[34]

發皓羽兮奮翹英,容絜朗兮於純精[35]《楚辭》曰:砥室翠翹絓曲瓊。王逸曰:翹,羽名。

彰皇德兮侔周成。永延長兮膺天慶。《韓詩外傳》曰:成王之時,越裳氏獻白雉於周公。《河圖》曰:謀道吉,謀德吉,能行此大吉,受天之慶也。

文選考異

  1. 注「田肯曰秦帶河阻山」 本、茶陵本「田肯」作「婁敬」。案:二本非也,此所引《高帝紀》文,非《婁敬傳》之「秦地被山帶河」也。下注所云「婁敬已見上文」者,謂見《西都》奉春建策注。二本蓋因下注致誤。校皆據之改爲「婁敬」,殊失之矣。凡二本有誤,及校之非者,多不復出。附辨一二,以爲舉例,餘準是求之。
  2. 前聖靡得言焉 本、茶陵本「得」下有「而」字。案:《後漢書》亦有。
  3. 注「震雷憑怒」 本「雷」作「電」,是也。茶陵本亦誤「雷」。
  4. 蹈一聖之險易云爾哉 茶陵本無「哉」字,云五臣有「而已哉」字。本有「而已哉」。案:五臣也,失著校語,非。《後漢書》無「而已」有「哉」,或依彼添耳。
  5. 至乎永平之際 本「乎」作「于」,茶陵本作「於」。案:《後漢書》作「于」,似「乎」字非也。
  6. 正雅樂 案:「雅」當作「予」。《後漢書》作「予」。章懷注「正予樂」,謂依讖文改「太樂」爲「太予樂」也。《困學紀聞》曰:《文選》李善注亦引「太予」,五臣乃解爲「正樂」。今本作「雅樂」,誤,蓋五臣本改爲「雅」。王伯厚此說最是。旣引「太予」,則作「予」自甚明。本、茶陵本所載五臣注云:「雅樂,正樂也。」其作「雅」亦甚明。各本所見正文,皆以五臣而失著校語耳。凡如此例者,全書不少,詳見每條下。
  7. 注「作樂名雅」 案:「雅」當作「予」,各本皆誤。此因誤改正文,又幷誤改注也。《後漢書·明帝紀》章懷注所引正是「予」字。
  8. 注「會明帝改」 本「明」作「昌」,「改」作「九」,是也。茶陵本誤與此同。案:「會昌帝九」以四字爲一句,於此節注,不得其讀,多所紛更。非,今不論。
  9. 注「正樂官曰太予樂官」 案:「正」下當有「太」字。各本皆脫。顏延之《曲水詩序》「太予協樂」注引此詔有,可證。
  10. 躬覽萬國之有無 本、茶陵本「躬」作「窮」。案:《後漢書》亦是「窮」字。
  11. 於是皇城之內 本、茶陵本「於是」作「是以」,案:《後漢書》亦作「是以」。
  12. 注「毛詩傳曰古有梁鄒」 校「毛」改「魯」,案:所校是也。章懷注所引正是「魯」字。各本皆誤。又張載《魏都賦注》引,亦可證。
  13. 覽駟鐵 本「駟鐵」作「四驖」,茶陵本作「駟驖」。今案:茶陵二本所載五臣注作「四驖」,其注中作「駟鐵」,必「駟鐵」,五臣「四驖」,失著校語也。茶陵及此「駟」字未相亂,云《後漢書》作「驖」。今考此與彼仍不必全同。《書》「駟驖」與「駟鐵」、五臣「四驖」互異,但當各依其本。
  14. 注「棽大枝條」 本、茶陵本「條」下有「棽灑也」三字,是也。
  15. 注「寢或爲侵」 本、茶陵本「侵」作「祲」,是也。
  16. 雨師汎灑 本、茶陵本「汎」作「泛」,案:《後漢書》作「汎」,或依彼改耳。
  17. 陳師按屯 茶陵本「按」作「案」,云五臣作「按」。本作「按」,用五臣也。《後漢書》亦是「案」字。此以五臣,非。
  18. 輶車霆激 本、茶陵本「輶」作「輕」,《後漢書》亦是「輕」字。案:此注引《毛詩》「輶車」而改之。其實下引《傳》「輕也」,作「輕車」之注自通。二本無校語,未必非。亦作「輕」,改蓋非。
  19. 飛者未及翔 本、茶陵本「未」作「不」,下句同。案:《後漢書》此二字皆作「未」,或依之改耳。
  20. 注「大駕車八十一乘」 案:「車」上當有「屬」字。各本皆脫。
  21. 注「永平三年正月」 案:「三」當作「二」。各本皆譌。
  22. 注「一天子樂」 校「天子」改「太予」,云《後漢注》引作「太予」,同,是也。各本皆譌。
  23. 注「《左氏傳》曰子曰」 校「子」上添「晏」字,同。案:上「曰」字當作「晏」。各本皆誤。
  24. 而怠於東作也 本、茶陵本無「也」字。案:《後漢書》有,或依彼添耳。下「翼翼濟濟也,而不知京、洛之有制也,而不知王者之無外也」三「也」字同。
  25. 注「分命羲叔」 本「叔」作「仲」,是也。茶陵本亦誤「叔」。
  26. 注「織絍紃繒布也」 本、茶陵本「紃」作「織」,是也。
  27. 注「尙書傳曰天下諸侯」 校「傳」上添「大」字,是也。各本皆脫。
  28. 注「蘇秦說孟嘗君曰」 校「孟嘗君」改「秦惠王」。案:校誤也。章懷注所引亦是「孟嘗君」。此《齊策·孟嘗君將入秦章》文。今本注具存,姚宏跋《戰國策》,曾指此條爲今本所無,其失檢與正同,附訂正之。
  29. 注「面氣𢛐」 校「面」改「而」,同,是也。各本皆譌。
  30. 其詩曰 本、茶陵本「詩」作「辭」。案:《後漢書》作「詩」。
  31. 注「率土之濱」 本「濱」作「賓」,是也。茶陵本誤與此同。案:說見後。
  32. 寶鼎見兮色紛緼 本、茶陵本「緼」作「紜」。案:《後漢書》作「緼」。
  33. 注「太常其以初祭之日」 校「初」改「礿」,同,是也。各本皆譌。
  34. 嘉祥阜兮集皇都 云《後漢書》無此句,同。案:各本皆有。茶陵不著校語,今無可考也。凡疑而未能明者,俱載之,以俟再詳,此其例也。
  35. 容絜朗兮於純精 本、茶陵本「純」作「淳」,是也。案:《後漢書》亦是「淳」字。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