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一

卷第二十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 卷第二十一
宋 朱熹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二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第二十一

申請

   與宰執劄子

熹昨具劄子奏聞乞撥米三十萬石𣸸貼紹興府糶濟未

䝉指揮支撥竊縁熹𠩄乞上件米數内十四萬三千餘石

係取到本府見行掯約間日糶濟數目别作逐日糶濟㑹

計合用之數其餘亦係慮恐日後更有増𣸸約度大數(⿱艹石)

不得此則不唯使熹今日空手渡江無以布宣聖主憂勞

憫惻之意實恐將來飢民日食半升之米不足充虚接力

不能作業營生必致殍死流離上貽當宁宵旰之憂或恐

豐儲見在米數不多難以盡行支撥即乞且撥十四萬三

千石先付熹前去將紹興府諸縣一例作逐日糶濟外𠩄

乞餘數却乞紐計價錢付熹前去與知明州謝直閣同共

措置雇募海船収糴廣米接續糶濟仍湏管除賑濟外𠩄

有賑糶到錢令項樁管申取朝廷指揮實爲利便伏望鈞

慈早賜敷奏應副施行

   乞禁止遏糴狀

契勘紹興府婺衢州諸縣皆有災傷見行賑濟合用米斛

巳承降聖㫖指揮給降到本錢三十萬貫接續濟糶縁本

路兩年荐遭水旱無處𭣣糴熹今體訪得浙西州軍極有

豐稔去處與本路水路相通最爲近便巳行差官雇船前

去𭣣糴及印榜遣人散於浙西福建廣東沿海去處招邀

客販竊慮逐州縣不體鄰路飢荒之急故行遏糴及客人

應募船販亦恐逐州縣稅務循習邀阻妄作名色輙𭣣雜

稅力勝買醋錢之𩔖使本路飢民日就狼狽虚𬒳聖主撥

賜賑䘏之恩事屬不便今檢凖淳熈令諸榖遇災傷官司

不得禁止般販及今年八月三日聖㫖勘㑹淳熈七年九

月二十四日勑兩浙江東湖北旱傷全藉鄰路豐熟去處

通放客米訪聞得熟州郡輒将客販米斛邀阻禁遏奉聖

㫖劄付諸路帥漕各檢坐指揮條法遍下州軍不得遏糴

如敢違戾仰逐司覺察按劾及今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本

路獲降指揮本路州縣稅場邀阻妄𭣣稅錢力勝之𩔖將

官吏並於見行條法各加一等坐罪至來年六月却依舊

法欲望朝廷特賜敷奏早降指揮将見行遏糴條法劄下

兩浙轉運司令行下浙西得熟州縣約束其沿路稅務邀

阻收錢亦乞依本路巳獲降前件指揮加等坐罪施行庶

幾公私般運免致艱阻一路飢民得霑實惠

   乞賑糶賑濟合行五事狀

照對自到任以來奉行賑糶賑濟有合行五事巳具申朝

廷未䝉回降開具下項

 一件熹體訪得浙西州軍極有豐稔去處與本路水路

  相通最爲近便巳差官雇船前去𭣣糴及印榜招邀

  客販竊慮逐州縣故行遏糴亦恐州縣稅務邀阻妄

  作名色輒𭣣雜稅力勝買醋錢之𩔖乞敷奏將見行

  遏糴條法劄下兩浙轉運司行下浙西得熟州縣約

  束其沿路稅務邀阻亦乞依本路巳獲降指揮加等

  坐罪施行

 一件熹照得本路今𡻕災傷唯紹興府最甚雖䝉朝廷

 給降錢米濟糶猶恐不能周給其勸諭上户獻助至

 今未有勸到數目臣僚奏請特依淳熈元年耿延年

 獲降指揮减半推賞熹詢訪得紹興府田土瘠薄連

 年災傷上戸縱有儲蓄𠩄出之米及格者必少乞敷

 奏如諸路州縣人户願出米榖自行般運前來紹興

 府賑糶賑濟亦乞與依上項指揮减半米數推賞

 一件熹契勘人戸身丁毎年合納本色折帛丁鹽絹綿

 丁錢等係隨夏料送納依凖省限合至五月十五日

 方行起催熹訪聞紹興府諸縣日前年分多是正月

 初間便行催督巳是違法况仐旱荒人民飢餓不容

 官吏更有侵擾熹除巳行下紹興府及屬縣照應條

 法不得促限追擾外乞指揮更賜劄下紹興府鈐束

 諸縣遵守條法不得前期追擾施行

 一件熹照對本司去年勸諭到上戸陳之竒等出𦔳米

 榖賑濟賑糶合行該賞本司先巳保明具申尚書省

 未䝉朝廷推恩以致人戸無以激勸巳具録奏聞及

 申尚書省乞速賜推恩施行

 一件照對昨凖省劄熹𠩄奏檢放不實之弊奉聖㫖令

 熹詢訪不實最多處按劾施行及續凖省劄紹興府

 山隂㑹稽等縣人戸余宗榮等狀訴檢放秋苗不盡

 不實劄下檢實熹詢訪見得本府諸縣檢放委有不

 實去處但今田土多是巳種二麥及爲飢民採取鳬

 茈鋤掘殆遍無復禾稻根查可見荒熟分數乞且將

  下戸等第住催上戸寛限勸諭其新林一帶亦許熹

  差官檢定潮泥不堪耕種之處等第蠲閣租稅其衢

  婺州及本路應有訴旱去處亦乞依此委官約度分

  數住催官物乞敷奏特降指揮施行

右𥨸縁紹興府今年飢荒極重官司雖巳不住措置糶濟

竊縁錢米不多終是不能均濟惟有蠲除稅租禁止苛擾

激勸上戸最爲急務譬如救焚拯溺不可遲緩於淳熈八

年十二月十七日具申尚書省乞照前狀速賜指揮施行

其檢計户口分撥錢米見巳一靣施行候見欠闕定數别

具供申𦗟候指揮

   申審住催官物指揮狀淳熈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近凖尚書省劄子勘㑹巳降指揮行下江浙兩淮旱傷

 州縣将第四第五等户今年以前應干殘欠苗稅丁錢

 並特住催及將官私債負權免理還其流移人拖欠官

 物亦與除豁不得令保正長代納并支撥米斛通行賑

 濟十二月四日三省同奉聖㫖令江浙兩淮帥漕提舉

 司各行下𠩄部州縣將流移到人户遵依巳降指揮多

 方存恤母致失𠩄來春如願歸業趂時耕種即量支錢

 米給據津遣與免夏料催科仍仰𠩄在州軍出榜曉諭

 劄付本司巳即時㳟禀遍行下諸縣施行今據紹興府

 新昌縣申照對今年以前未委是淳熈七年官物或是

 淳熈八年二稅(⿱艹石)是淳熈七年二稅並無合催之數淳

 熈八年夏稅丁錢今年八月二十二日巳承本府帖行

 下備降指揮住催訖𠩄有今年秋苗人户爲見前項指

 揮旱傷州縣将第四第五等下户今年應干殘欠苗稅

 丁錢並特住催因此不肯送納有此疑惑申乞行下

右𠩄據前項申述本司照對𠩄降指揮𠩄謂今年以前應

干殘欠苗稅丁錢並特住催即未審今年以前是淳熈七

年終唯復淳熈八年見催之數具申尚書省及戸部伏乞

明降指揮行下以慿遵守施行

   乞將衢州義倉米糶濟狀

照對衢州管下屬縣去𡻕旱傷細民闕食本州申朝廷乞

從條於有管常平義倉米取撥五萬石出糶去年十二月

十六日劄下本司照條施行今據本州申淳熈七年旱傷

檢放苗米四千餘石遂取撥義倉米及勸諭上戸出助并

措置和糴計五十餘萬石賑濟賑糶幸無流徙後爲去年

秋旱放苗米九千餘石比之七年一倍以上兼以鄰郡嚴

婺徽饒𩔖皆旱歉本州地居其中大略相似以此愈見艱

得米榖細民闕食雖巳勸諭及申尚書省乞先撥義倉米

五萬石仍一靣開場毎升量减作二十文足賑糶去後但

縁連遭荒旱民情嗷嗷艱得錢物深山窮谷僻逺小民委

是無錢糴米乞行下於𠩄申取撥義倉米五萬石内支撥

二萬石應副賑濟免有流移餓殍之患熹㝷躬親廵歷到

衢州㸃檢見得本州逐縣委是災傷多有飢民餓損羸困

闕食合行救𦔳賑濟及檢凖條令義倉米專充賑給不得

它用自合撥充賑濟熹除巳逐急一靣下本州於申請取

撥出糶常平義倉米五萬石數内取撥一萬石委官措置

𭣣拾賑濟其餘四萬石仍舊出糶外欲望朝廷特賜劄下

衢州施行巳具申尚書省乞指揮施行

   捄荒事宜畫一狀

今有職事巳具狀奏聞外再申尚書省如熹𠩄奏得䝉降

出欲乞敷奏早賜施行

 一爲紹興府捄荒之備不盡三月竊恐麥熟之前麥盡

  之後尚須接濟欲乞盡推去年賞典痛减度牒米數

  再撥官㑹三十萬貫庻幾賑給之餘更可作将來儲

  備又乞照應見行移用條法支撥諸州常平義倉米

  斛應副紹興府麥前急闕

 一爲伏覩近降指揮將臨安餘杭兩縣四等五等人户

  淳熈八年秋苗夏稅依徽饒州例並與住催欲乞出

  自聖意特降指揮將紹興府山隂㑹稽𡹴縣諸曁蕭

  山五縣四等五等戸夏稅秋苗丁錢並與住催其餘

  諸州縣逐都檢放旱傷及五分以上者五等户亦與

  住催七分以上者并四等戸並與住催候秋成日併

  行帶納

   論督責稅賦狀九年三月三日

承尚書省劄子勘㑹江浙兩淮州郡去𡻕委實旱傷去處

其合納苗稅巳降指揮檢放𠋣閣近來州郡以寛恤爲名

將不係檢放𠋣閣之數故作稽滯不行起發劄下本司將

管下州郡年額合起綱運除檢放𠋣閣數外嚴行督責須

管日下起發如仍前違慢仰開具守倅令佐及當職官職

位姓名申尚書省𠩄凖前項省劄熹㳟惟國家張官置吏

本以爲民𠩄以平時但聞朝廷戒敕州郡奉行寛恤惟恐

有𠩄不至至於督責二字考之前史則韓非李斯慘刻無

恩詿誤人主之術非仁人之𠩄忍言也今來旱傷檢放𠋣

閣民間固巳䝉𬒳寛恩然其不係放閣之數亦止合且令

勸諭寛限拘催難以嚴行督責𠩄有前項朝㫖(⿱艹石)便推行

竊慮有傷治體熹雖愚陋委實不敢奉行

   論臧否𠩄部守臣狀三月三日

承尚書省劄子勘㑹巳降指揮令諸路帥臣監司𡻕終各

具𠩄部守臣臧否聞奏𠩄有淳熈八年分未見奏到正月

十三日三省同奉聖㫖令遵依巳降指揮日下聞奏劄付

本司𠩄凖省劄令本司具淳熈八年分𠩄部守臣臧否奏

聞事照對熹去年十二月六日到任即不見得本路諸州

守臣去𡻕臧否兼近因按劾衢州守臣李嶧不䝉朝廷施

行熹委是材輕德薄不足取信豈復更敢臧否人物伏乞

照㑹免行考察

   乞給借稻種狀五月五日

本司凖淳熈九年正月二十日尚書省劄子勘㑹春耕是

時深慮江浙兩淮州縣去𡻕旱傷之後貧民下戸并流移

歸業之人艱得稻種却致妨廢農務理宜措置正月十九

日三省同奉聖㫖令逐路轉運提舉司疾速行下去𡻕旱

傷州縣多方措置稻種斟量給借務令及時布種候豐熟

却行拘還具巳借支數目聞奏仍多出文榜曉諭本司照

對紹興府去𡻕旱傷爲甚衢婺州爲次遂那撥錢發下紹

興府及下衢婺兩州諸縣㳟禀聖㫖指揮措置給借并鏤

版曉諭人戸通知先據婺州申本州鄕俗體例並是田主

之家給借今措置欲依鄕俗體例各請田主每一石地借

與租户種榖三升應副及時布種候收成日帶還不得因

而收息如有少欠官司專與催理不同㝷常債負巳下諸

縣從此施行及紹興府申支撥官錢委官同與縣官措置

給借五縣共給借過第五等下戸并流移歸業人五萬七

千八百户計錢一萬七十四貫五十四文省并衢州申管

下屬縣那借官錢五百貫文及勸諭上戸將𭣣到稻種共

二萬一千六百二十二石四斗二升二合斟量分借鄕民

布種去訖

   發蝗蟲赴尚書省狀七月

 本司近訪聞得紹興府累有飛蝗入境即於今月初五

 日差人前去探問據兵士孫勝報今到㑹稽縣白塔寺

 相對東山下有蝗蟲數多𭣣拾得大者一籃小者一袋

 其地頭村人皆稱蝗蟲遇夜食稻熹即今前去看視一

 靣監督官吏打撲焚瘞㝷别具奏聞湏至申聞者

右其蝗蟲大小兩色各用紫袋盛貯隨狀見到謹具申尚

書省伏乞敷奏施行

   乞支降錢物狀

熹今起發前去諸州便要錢物分俵逐州守臣責令運糴

以備糶濟𠩄有前狀𠩄乞錢物欲乞鈞慈早賜敷奏盡數

支降庶熹𠩄到便得掲牓曉諭宣布德意安慰飢民寛其

流離餓殍之憂息其無聊妄作之念實繫利害如是將來

見得㑹計實數𠩄乞錢少更當别具申奏亦望廟堂力賜

主張疾速應副千萬幸甚

   乞許令佐自陳嶽廟狀

 契勘今來諸州連𡻕災傷將來艱食又非去年之比全

 藉知縣佐官恊力措置以救民命𥨸慮其間或有老病

 庸懦不能任事之人欲加按劾則無顯過欲置不問則

 爲民害欲望朝廷敷奏特降指揮如有似此之人許令

 自陳嶽廟差遣一次仍嚴責巳差下人除程半月疾速

 赴上不得少有違滯其未到間即乞不以縣之大小委

 自本司差人權攝許於得替待闕不應差出人内選差

 俟荒政結局即行住罷庶幾數月之間逐縣得人不至

 誤事湏至供申者

右謹具申尚書省伏候指揮

   申知江山縣王執中不職狀

 熹今月初七日承進奏官傳到報狀云云浙東乆闕雨

 澤近自衢州江山來者本縣被旱最甚苗巳就槁民尤

 乏食鄰邑有米可糴禁遏不令出境江山之民爲飢𠩄

 迫巳有奪糧之意似聞衢信間更有如此等處(⿱艹石)不預

 行措置竊恐小民無知易致生事乞令有司檢舉閉糴

 指揮申嚴行下巳奉聖旨依熹照對昨廵歷至江山縣

 見得知縣宣教郎王執中庸謬山野不堪治及據士

 民詞訴稱其多將不應禁人非法𭣣禁人數極多盡是

 公吏畫策務要科罰錢物後來疫氣大作入者輒病反

 以此勢嚇脅平民科罰取錢等事熹以𠩄論不係本司

 職事兼本官只是庸謬别無顯然贓私罪犯遂只行下

 本縣禁約去外熹近又聞衢州諸縣新榖未登街市全

 無客販及上户閉糴絶少米斛出糶數内江山一縣尤

 甚遂即行下本縣將去年巳撥下官米及上户未糶米

 斛接續出糶如有貧病無錢收糴之人即行賑濟及煑

 粥存養其知縣王執中一向坐視並無一字報應却據

 衢州繳到諸縣𠩄申米價每升皆四十文上下其江山

 縣狀内獨稱大禾米每省升止糶一十八文小禾米一

 十七文足比之諸縣米價大叚遼逺與𠩄訪聞事體不

 同方於六月二十九日行下追本州縣人吏赴司根究

 今者伏覩前件臣僚𠩄奏本縣飢民奪糧事理上勤聖

 慮特降指揮而熹備使一路曽不聞知其本州縣全無

 申報在熹無𠩄逃罪其知縣王執中委是弛慢不職之

 甚難以容令在任除巳行下衢州先將本官對移閑慢

 職事外湏至供申

右謹具申尚書省伏乞敷奏將王執中特賜罷黜𠩄有本

司失察之罪亦乞併賜責罰施行并牒衢州請詳此先將

本官對移閑慢職事聽候朝廷指揮

   申再有措置災傷事件狀

熹今再有措置本路災傷事件巳具奏聞乞賜施行外欲

望朝廷速賜行下庶幾一路飢民早𬒳聖恩不致狼狽湏

至供申今開具下項

 一奏乞特降睿㫖支撥一百七十萬貫湊前𠩄給通作

  二百萬貫令熹及早分給諸州廣行運糴俟見糶給

  户口實數却行計度支用不盡之數先次拘𭣣回納

  仍乞於内紐計米數量給空名告身五七十道并度

  牒官㑹湊成二百萬貫付熹𭣣掌如有獻𦔳及格之

 人令熹與安撫使書塡給付

 一奏乞特降睿㫖於今來𠩄降减半指揮内刪去將來

 檢踏見得災傷最重處方得保明取㫖之文只依乾

 道七年耿延年𠩄請巳得指揮施行

 一奏乞特降睿㫖將本路災傷縣分人戸夏稅權行住

 催却俟檢放秋米分數定日却將夏稅亦依分數蠲

 减一併住催

 一奏乞特降睿㫖許熹前項𠩄請百七十萬貫而令於

 内量撥什三候諸州通判申到合興修水利去處即

 與審實應副其合糶給人有應募者即令繳納糶給

 由曆就雇入役俟畢工日糶給如舊

 一奏乞特降睿㫖許令𬒳災州縣人戸苗米五斗以下

  不候檢踏先次蠲放令轉運司疾速施行

 一奏乞特降睿㫖申嚴舊請仍詔有司諸𬒳災傷州縣

  人戸欲興販物貨徃外州府收糴米榖就闕米處出

  糶者各經𠩄在或縣或州或監司自陳𠩄帶貨物判

  執前去其糶米訖𠩄買回貨亦各經𠩄在自陳判執

  回歸往回𠩄過並不得輒𭣣分文稅錢違者並依稅

  米榖法必行無赦徑下轉運司約束施行

右謹具申尚書省伏候指揮

   論差役利害狀

𥨸見差役一事利害非輕本司日逐受理詞訟多是人戸

陳訴上項事理雖不敢不爲究心理斷然其間尚有於法

有礙難以施行者(⿱艹石)不申明乞賜指揮必是乆困良民難

革舊弊今輒開具下項湏至申聞者

 一舊制都副保正大小保長皆選有心力材勇之人𠩄

  以聮比居民出長入治實古者黨正族師閭胥比長

  之任亦不輕矣至於管幹鄕村盗賊鬬毆煙火橋道

  公事則耆長主之催納稅租則戸長主之皆是募人

  充應各有雇錢而保正有願兼代耆長者大保長有

  願兼戸長者則聽之其不願者不得輒差此皆祖宗

  成法至今爲不刋之典然而州縣奉行往往違戾至

  如江浙等處則遂直以保正承引保長催稅於是承

  引者有雇募奔走之勞催稅者有比訊陪備之苦破

  家蕩産幾不聊生朝廷蓋亦深知其弊故𠩄以爲之

  𨵿防措置無𠩄不備然而不得其本民亦終不𬒳

 澤熹嘗原其𠩄以蓋縁朝廷曽有指揮罷支耆户長

 雇錢以充經總制窠名起發遂致州縣無錢可雇耆

  長戸長而此等重役遂一切歸於保正保長無禄之

  人至其猶存二長舊額去處又皆無賴游手之徒旣

 無雇錢不復可䋲以法度遂致乞覔搔擾反爲民害

 熹竊以爲莫(⿱艹石)將罷支耆户長雇錢一項並免起發

 撥還州縣依舊募稅戸充耆長户長罷支耆戸長錢紹興府共管(⿱艹石)

  干貫以此計之諸路𠩄入錢數不多不足顧惜則凢此衆弊不革自去𠩄以

 𨵿防措置之術皆不必講而户無大小家無貧富咸

 得以安居樂業爲太平之民伏乞朝廷詳酌施行

 一上項復雇耆户長最爲良法(⿱艹石)以吝惜小費未能⿺辶䖏

 行而欲少寛中下等户充大保長催科陪備之苦則

  亦有一說焉蓋論物力之等第則通選二十五家内

  物力高者一人爲大保長一年一替通選二百五十

  家内物力最高者二人爲都副保正二年一替此見

  行法也論力後之輕重則爲保正者既皆上户而承

  受引判追呼公事陪費實輕大保長既是中下之户

  而一年之内輪當催稅者四人比訊陪備其費不貲

  充應之家無不破産其都内上户是年之内偶不當

  充保長者固皆拱手端坐以視此曹之狼狽而當此

  役者其間狡猾姦巧百端避先趨後舎重取輕顛倒

  錯亂神出鬼没𠩄以重爲貧民之害者不可勝究州

  縣間有知其弊者則遂隂破此法以便其民或以物

  力最高合充保正之户通入保長役脚或不專取見

  役十大保長輪差催稅而别通差上中之户爲催頭

  此皆足以粗救一時一方之急而頑民得以援引條

  法把持論訴監司難以移文行下衝改成法大率歸

  於豪猾得志貧弱受弊而巳今(⿱艹石)朝廷不惜小費將

  罷支耆户長錢撥還州縣依舊雇人則更不待措置

  闗防而此數十年深錮牢結之弊一旦豁然氷銷凍

  釋如其不然則莫(⿱艹石)將大保長於物力最高人内通

  差而剛去大保長願兼户長一條今人户畏避催稅如畏䧟穽豈有願

  兼户長之理人户既不願兼而官司又不可無人催稅則只是抑勒輙差雖有徒二年斷罪之法何嘗施

  只令十大保長各催本保人户官物則充役者物

  力既高而𠩄催官物又少自然易得足辦其狹都十

  大保長内有物力低小之家即令諸縣毎年夏稅起

 催前一月逐都一併輪差物力最高人户四名充户

 長内尤高者催夏料次高者催秋料即不問巳未見

 充都副保正大保長及歇役乆近亦不理爲保正保

 長役次則庶幾諸弊稍息而中下之户得以少安矣

 伏乞朝廷詳酌施行

 一伏覩淳熈七年六月十七日聖㫖指揮臣僚劄子奏

  夫差役以都而不以郷此前人成法也何法行既乆

  人僞滋起於是有徙都之弊謂如一郷有三都其第

  一第二都富者多而貧者少則𠩄差之役常及富者

  而貧者得以安業(⿱艹石)第三都貧者多富者少則富者

  慮役及巳巧生計較預圖遷徙於鄰都以避謂富者

  頗多迭相循環而充役之時少也是以富少貧多之

  都毎遇㸃差殊乏其人纔及數千之産亦使之充役

  逮夫箸役之後力薄費重非唯生計蕩盡至於鬻妻

  賣子殊可憐憫乞將差役之法不限以都舉一郷而

  通差之庶幾役常在上户而不及於貧民劄本司從

  長相度具本處可行利便申熹竊詳通郷差募則郷

  分闊處私雇家丁隔都應役亦於富民有𠩄不便今

  欲適中裁處莫(⿱艹石)立法諸物力産錢合充保正保長

  之户無故不得移居出都保界其有湏至出界者經

  官自陳户役並於元處收排方聽遷徙違者杖八十

  勒還本都居住(⿱艹石)自富郷役次踈處移入狹都役次

  密處者即𦗟并移户役入𠩄居都分如此則亦足以

  稍均力役少革姦弊其或都狹民貧役次頻數選差

  不行者即許相度或全都附入鄰都或將一都分作

  數分附入鄰都其及五大保者依法别置都保正一

  人通於都内選差則窮鄕細民亦可粗免差役頻併

  之苦伏乞朝廷詳酌施行

右謹具申尚書省伏乞鈞慈特賜詳覽或與立限委官看

詳如有可采即乞敷奏脩立逐項條貫頒降遵守施行

   經界申諸司狀

具位

 伏覩本州凖轉運衙及凖提刑提舉衙牒備凖省劄臣

 僚劄子奏聞經界之政公私俱利閩廣接壤廣中巳行

 經界而閩中未行頃者朝廷俾閩路漕臣措置汀州經

 界續恐有擾而權行住罷夫經界雖難⿺辶䖏行然因其鄕

 俗而行之以漸則無勞擾之患蓋閩郡多山田素無畒

 角可計鄕例率計種子或斗或升毎一斗種大率繫産

 錢十餘文(⿱艹石)使民户自以本户産錢均配其田自爲二

 簿一輸之官一爲户簿如江浙之例毎段畫圖而旁寫

 四至配以産錢(⿱艹石)干其簿之首總計本户産錢以合官

 簿之數其隱瞞不載者甘没于官許人告首請佃間有

 郡例元産一錢約抵它郡數文者使每一錢以十分爲

 率而折之則山田小段並可均配行之二三年畒産漸

 實然後使保正長自畫圖爲甲乙壬癸等字號而總計

 之則民心自安不差官吏不置司局而民亦無擾矣二

 月十九日三省同奉聖㫖令福建路監司相度條具聞

 奏牒請契勘本州曽未舉行經界如或巳行即未委先

 來係作如何施行目今見行遵守有無𠩄行未盡(⿱艹石)

 行經界亦合作何措置逐一條具經乆利便因依狀申

 者本州除巳一靣詢訪到龍谿知縣翁承議條具事狀

 備録供申外熹竊自念乆處田間嘗試縣吏其於此事

 尤𠩄習知正以本州向來不曽推行經界田稅不均貧

 弱受弊方欲少俟數月之間條上五事首以爲請今覩

 上項指揮適與鄙意𠩄欲言者不約而合以此更加詢

 訪見得經界行否之利害一經界詳略之利害一又得

 其𠩄必可行之術三又得其將不得行之慮一不敢隱

 黙謹具如後

  一版籍不正田稅不均雖(⿱艹石)小事然其實最爲公私

   莫大之害蓋貧者無業而有稅則私家有輸納欠

   負追呼監繫之苦富者有業而無稅則公家有隱

   瞞失䧟𡻕計不足之患及其乆也訴理紛紜追對

   留滯官吏困於稽考人户疲於應對而姦欺百出

   率不可均則公私貧富俱受其弊𡻕引月長有増

   無减且以熹身之𠩄歷者言之熹紹興二十三四

   年間備員泉州同安主薄是時巳見本州不曽經

   界縣道催理稅物不登郷司例以逃絶爲詞官司

   便謂不可推究徐考其實則人户雖巳逃亡而其

   田土只在本處但或爲富家巨室先巳并吞或爲

   鄰至宗親後來占據隂結鄕吏隱而不言耳固嘗

   畫䇿以請於縣一時均割雖亦頗多然本原未正

   弊隨日生終不能有以爲乆逺之利况自彼時至

   今又巳三四十年兹者南來毎見縣道官員諳曉

   民事者無不以此爲病至於田里之民則其苦此

   而欲得經界又不待言而可見此經界行否之利

   害然也然則今日議臣之請亦可謂深知𠩄以救

   時弊之急矣但其𠩄言閩廣之事或非親見容有

   未實蓋紹興年中福建一路實但泉漳汀州不曽

   經界然亦非全然不行也是其打量攅造蓋巳什

   八九成而提刑孫汝翼以爲山賊未平民散田荒

   慮有不實亟奏罷之本非此三州者偏有不可經

   界之勢也且其至今嵗月益久流亡復業田𡈽開

   墾又巳非復昔時矣使昔時眞不可行豈至今日

   終不可行而遂巳乎伏乞台察

  一經界利害如前𠩄陳則其不可不行審矣然行之

  詳略又有利害者蓋版籍之𠩄以不正田稅之𠩄

  以不均政縁教化未明風俗薄惡人懷私意不能

  自克是以因循積弊以至於此雖有教化亦未可

   以卒然變也况今吏治何暇及此而⿺辶䖏欲版圖之

  正田稅之均是豈不差官不置局不打量歩畒不

  攢造圖帳之𠩄能辦乎𠩄以紹興年中雖以秦太

  師之權力李侍郎之心計然猶不憚甚勞大費以

  至淹歷𡻕時之乆而後能有成也(⿱艹石)如議者之言

  即是熈寜手手疑當作首去聲實之法其初雖(⿱艹石)簡易其

  終必將大起告訐之風徒傷淳厚之俗而卒不足

  以得人戸田産有無多寡之實又反不如偷安度

   日都不作爲之爲愈也抑紹興經界立法甚嚴人

   𠩄創見莫不震悚然而姦猾之民猶有故犯之者

   况於今日以此苟簡之法施之玩習之民而欲妄

   意簿正而稅平豈可得哉此經界詳略之利害者

   然也伏乞台察

  一經界之行否詳略其利害已悉具於前矣今欲行

   之則紹興巳行之法誠不可易但當時𠩄行亦有

   一二未盡善者如不擇諸道監司以委之而至於

  專遣使命不擇州縣官吏而泛委令佐至其中半

   又差官覆實以紛更之此則今日之𠩄不可不革

  者也蓋當是時秦氏用事諸路監司皆其親黨固

  未嘗擇至於州縣官吏又以逐州逐縣無不奉行

   用人至多而不暇擇𠩄以其勢不得不至於此今

   幸朝廷清明而本路諸司皆一時之選欲行經界

   之地又不過三州十有七縣其用官吏一縣兩人

   則亦不過三十四人而巳(⿱艹石)𫎇朝廷先令監司一

   員專主其事使之擇三郡守汰其昏謬疲輭力不

   任事如熹等者而於一路之中求此三四十人應

   亦不至絶不可得蓋縣令不能則擇於其佐佐又

   不能則擇於它官一州不足則取於一路見任不

   足則取於得替待闕之中皆委守臣踏逐申差權

   領縣事要以得其人而後巳旣得其人則使之審

   思熟慮於其始而委任責成於其終事畢之後量

   加旌賞以報其勤其權領者則又稍優其賞而歸

   之故官則大事克濟而於其不能者亦無大害此

   則差官置局必可行之說也至於打量一事則其

   勢不得不少勞民力但一縣之地大者分爲數百

   千保小者分爲數十百保使之分頭散出各自打

   量則亦不至多費時月而紹興遺法亦必有能識

   之者此打量歩畒必可行之說也至於圖帳之法

   始於一保大則山川道路小則人户田宅必要東

   西相連南北相照以至頃畒之闊狹水土之高低

   亦湏當衆共定各得其實其十保合爲一都則其

   圖帳但取山水之連接與逐保之大界總數而巳

   不必更開人户田宅之闊狹高下也其諸都合爲

   一縣則其圖帳亦如保之於都而巳不必更爲諸

   保之别也如此則其圖帳之費亦當少减然猶竊

   慮今日民力困弊又非紹興年中之比此費雖㣲

   亦恐難以陪備(⿱艹石)䝉朝廷矜憐三郡之民不忍使

   之更有煩費則莫(⿱艹石)令役户只作草圖草帳而官

   爲買𥿄雇工以造正圖正帳專委守倅及𠩄差官

   㑹計買𥿄雇工之費實用(⿱艹石)干錢物具申漕憲兩

   司許就本州𠩄管兩司上供錢内截撥應副如此

   則大利可成而民亦不至於甚病此則攅造圖帳

   必可行之說也抑此皆其法也(⿱艹石)夫法外之意又

   在官吏用心如何熹頃在同安嘗見惠安縣丞鄭

   昭叔自言知仙遊縣日適値朝廷推行經界初得

   户部行下事目讀之茫然不暁𠩄謂而寮佐吏史

   亟請施行因竊自念巳猶未曉何以使人乃閉閤

   謝事覃思旬日然俊通曉心口反復更相詰難胷

   中洞然無復疑滯然後集諸同官而告語之使其

   有疑即以相問如是數日而同官亦無不曉者同

   官旣曉然後定差保正保長闔縣通差不以煙㸑

   逺近爲拘不以歇役新舊爲限但取從上丁産高

   人分爲二等大者以備都副保正小者以備大保

   長各以𥿄籖書其姓名分置兩貼又於二貼各分

   四𩔖或物力高彊或人丁衆盛或才智足任謀畫

   或筋力可備奔走各以其𩔖置於一貼凢選一都

   一保則必兼取此四色人使之同事令其各出𠩄

   長以相恊濟於是人皆悅從相率就事差役旣定

   然後以户部事目印本給之又爲說其大意使之

   退而講究期以一日悉集縣廷凢有𠩄疑恣其請

   問悉以巳意詳爲觧說力疲氣乏則請同官更畨

   應之如是五六日凢爲保正長者亦無不悉曉其

   法然後散遣打量不過兩月它邑差役未定而仙

   遊打量見次第矣熹嘗竊記其言以爲(⿱艹石)使𬒳

   之官人人如鄭君之用心則雖𡻕𡻕方田年年經

   界亦無害於民者今者幸遇朝廷復有推行此法

   之意敢録其說并以陳獻如䝉采擇上之朝省下

   之屬部不獨使被差官吏有𠩄取法亦庶幾鄭君

   之心因以暴白於後世鄭福州寜德人其後致仕

   家居老壽康寜九十六𡻕而終亦其誠心愛民之

   報也并乞台察

  一經界行否詳略之利害與其必可行之術熹之言

   亦詳矣而復有𠩄謂不得行之慮者何也蓋此法

   之行貧民下户雖𠩄深喜而豪民猾吏皆𠩄不樂

   喜之者多單弱困苦無能之人故雖有誠懇而不

   能以言自逹不樂者皆財力辦智有餘之人故其

   𠩄懷雖實私意而善爲說詞以惑群聽甚者至以

   盗賊爲詞恐脅上下務以必濟其私而賢士大夫

   之喜安静厭紛擾者又或不能深察其情而望風

   沮怯例爲不可行之說以𦔳其勢殊不知泉漳之

   民本自良善不能爲冦唯汀州及漳之龍巖素號

  多盗然前後數起如沈師姜大老官黄三之徒皆

   非爲經界而起也乃以不曽經界有稅無業之民

   狼狽失𠩄者衆而輕於從亂耳(⿱艹石)其富家巨室業

   多稅少之人則雖有不樂受産之心而豈肯以此

   之故棄其子孫乆逺之業以爲族㓕無餘之計也

   哉其不足慮亦明矣但此等事情曲折㣲細亦湏

   身履目見乃有以信其必然今朝廷之尊臺府之

   重其去田里有稅無業之民蓋巳逺矣而又有此

   浮僞姦險之說以蕩揺乎其間則亦何由信此利

   害之實而必行之哉此熹𠩄以雖獨知之而不能

   不以或不得行爲慮也伏乞台察

右謹件如前熹之愚意又竊以謂此事今在諸司詳爲開

陳朝廷力賜主張首以定計爲先次以擇人爲急然後愽

采衆論取其𠩄長則雖事之至難者亦将無𠩄不濟如其

不然而使復爲懐姦挾詐因循苟簡之論𠩄勝則是使三

州之民日就窮因永無蘇息之望矣可不痛哉熹衰朽之

餘誤叨郡𭔃不勝喜懼交戰之極謹具狀申安撫轉運提

刑提舉常平使司伏候台㫖

  小貼子

 此狀𠩄陳乃熹平日𠩄聞不經界之通患今到任稍乆

 續行體訪又見本州稅籍不正田畒荒蕪官司失陷王

稅數目浩瀚無以供觧嵗計遂至巧作名色科敷責罰

 以救目前官旣不法吏又爲姦是以貧弱之民受害愈

甚州郡非不深知其弊然勢之𠩄驅有不容巳雖有賢

者不過包羞忍恥拱手竊歎而巳(⿱艹石)不推行經界决是

 無由革去此病之根此於通行利害之中又是一郡要

 切利害并乞台照

   再申諸司狀

具位

 伏見本州逐日承凖使牒備坐省劄内聖㫖指揮詢究

 經界利害契勘熹到官之初即被上件指揮巳具巳見

畫一供申本州又巳取到知龍谿翁朝奉等官議狀備

 申去訖近凖泉州關報亦巳條具申聞竊意事之利病

 雖未易以一言盡然其可否之决當亦可見於此矣而

 至今累月未有定論使司排日移文尚且更令詢究此

 雖高明謙遜愽盡下情謹之重之不爲輕舉然此一事

 自初降㫖今幾半嵗(⿱艹石)欲决意舉行則湏及此七八月

 間畫降指揮檢照紹興年間户部𠩄行事目雕印行下

 令逐州縣前期講究隨冝損益舉辟官吏取撥錢物差

 下保正副長要使秋成之後即便打量東作之前次第

 了畢庶幾乗此農𨻶可以集事今來巳是夏末秋初而

 都未見有此消息文字往來泛然而巳正使幸而不至

 𥨊罷亦湏明年秋冬方得下手是則不惟虚費時月使

 三州疲悴之民更受一年之苦而上下官吏必將妄疑

 諸司無意主張不肯著力詢究兼是事未施行利害曲

 折亦非常情𠩄能預料雖欲詢究其道無由徒爾紛紜

 不惟無益而適𠩄以漏洩幾事動揺衆心使營私避事

 之人得以隂𥬇竊議於其後非計之得也且以紹興之

 役觀之當時舉東南數百州之地同日施行只是李侍

 郎一人建白於下秦太師一人主張於上斷然行之未

 嘗如此遲疑顧慮而中外響應無有一夫以爲厲巳而

 敢萌叛亂之意及其訖事則版圖稍正稅役稍均民到

 于今賴之不可誣也故熹竊謂此事雖或不免勞人動

 衆然其勢不得不行而其理亦决然可行其爲利害不

 在乎它但在斷與不斷行與不行之間爾(⿱艹石)䝉諸司力

 爲申明朝廷早賜行下使官吏曉然知是斷然必行之

 令巳終不得不任其責則其利病之曲折自當有能次

 第推㝷接續申請者今皆不必預以爲憂使謀空多而

 事不集以失三州窮民之望也又况本州今年早稻稍

 熟民力稍寛可爲之時似不可失湏至申聞者

右謹具再申安撫轉運提刑提舉常平使衙伏乞台旨施

   回申轉運司乞候冬季打量狀

具位

 本州今月初九日凖轉運衙牒錄白到尚書省十二月

 二日劄子福建轉運提刑提舉司奏相度到漳泉汀州

 經界十一月二十六日降指揮令福建轉運司照相度

 到事理先将漳州措置施行仍每縣各於𠩄部内選差

 有材力能幹官一員同知縣公共措置務要盡得其實

 母致引惹詞訴及委陳某專一提督候打量開具已行

 事件及打量圖本申尚書省先具知禀狀申湏至申聞

右凖指揮熹照對本州自去年二月凖使司牒條具經界

利便於六月㳟奉聖㫖令熹相度聞奏當巳節次具狀申

奏去訖仍累行下屬縣曉諭士民各據陳述利便紐算方

法仍㑹到福州興化軍諸縣紹興十八年舉行經界案祖

逐項斟酌取其簡便易行將來不至煩擾者分明曉諭并

將田形算法鏤版行下四縣先令人吏習學指教民户務

要人人通曉其它節目亦皆稍有倫緒只是差保正副長

分畫都界置立土封之𩔖以未得㫖不敢預先行下今來

伏凖使牒備坐省劄㳟奉聖旨指揮先將本州措置施行

熹聞命驚喜即欲奉行旣而思之方量之役全在田野其

𠩄使令保正副長喚集照應書押人户又是産稅耕農之

家𠩄以紹興十八年間舉行此法必在十月以後正以不

欲奪其農時務欲公私兩便而熹自去年累次申請亦欲

秋成之後即便打量東作之前次第了畢其後又因具奏

待罪明言年𡻕向晚播榖有期(⿱艹石)便施行亦恐不免有緩

不及事之責蓋區區之愚慮亦未嘗不在於此也目今雖

然方是正月中旬然閩南地煖管下田𡈽纔及冬春之交

民間巳是耕犂(⿱艹石)於此時施行不惟有妨農務而春月雨

水常多原野泥濘恐亦難得應期了畢曠日持乆勞費倍

多將使無知之民不見朝廷之良法羙意而反以爲厲巳

豪家大姓隱瞞租稅之人本𠩄不悅又得以此藉口肆爲

扇惑動揺之計凢此曲折實有未便以是反有遲疑未敢

⿺辶䖏然下手然又竊惟念此事之行雖非熹𠩄建白然而節

次條陳利害則熹實任其可行致䝉諸司特賜保明朝廷

俯從𠩄請至於異議紛紜乆而不决又䝉聖明果斷特許

行之一州德意𠩄加至深至厚豈可不亟奉行更有前郤

則又且欲及此農務尚寛之際先次差下保正副長便令

打量城市山坂至春深而權罷俟秋晚而復行旣又深念

如此施行不惟未有深益且是旣行復止中間半𡻕機緘

泄露人情玩習其弊且将無𠩄不有是以不敢復顧避事

之嫌而極論其未可⿺辶䖏行之說如此欲望使司詳酌其宜

特賜敷奏略倣紹興十八年事體許俟七月一日方行差

役十月一日然後打量其它分畫都界置立土封之𩔖即

容本州日下一靣措置以至秋成之後打量之時規畫當

益詳盡吏民當益諳熟旣免妨農之實害又銷不逞之浮

言蓋雖遲之數月而累嵗依違不决之議一方因襲難革

之弊百年乆逺一定之䂓可以優游而責成不至趣迫而

害事豈勝幸甚謹具申轉運使衙伏乞台㫖備奏施行

   乞撥飛虎軍𨽻湖南安撫司劄子

熹竊見荆湖南路安撫司飛虎軍元係帥臣辛棄疾剏置

𠩄費財力以鉅萬計選募旣精器械亦備經營葺理用力

至多數年以來盗賊不起蠻猺帖息一路賴之以安而自

棄疾去鎮之後便有指揮撥𨽻歩軍司旣而又有指揮撥

𨽻荆鄂副都綂自此之後只許緩急聽本司節制而陞差

事權並在襄陽竊詳當日剏置此軍本爲彈壓湖南盗賊

專𨽻本路帥司本路别無頭叚軍馬唯賴此軍以壯聲勢

而以帥司制御此軍近在目前行移快疾察探精審事權

専一種種利便今乃遥𨽻襄陽襄陽乃爲控制北邉大敵

自有大軍萬數何藉此軍爲重而又相去一千二百餘里

其將吏之勤惰士卒之勇怯紀律之踈密器械之利鈍豈

能盡知而使制其升黜之柄徒使湖南失此事權不過禮

數覊縻略相賔服而巳於其軍政平日無由覺察及有調

發然後從而節制之彼此不相諳委有誤事必矣欲望朝

廷考究元來剏置此軍一宗本末照辛棄疾當時𠩄請特

賜敷奏别降指揮仍舊以湖南飛虎軍爲額其陞差節制

一切事務並委帥臣專制只令荆鄂副都綂司毎𡻕十月

𨵿湖廣總領𠩄同共差官按拍事藝覺察有無闕額虚劵

雜役之𩔖庶幾互相防檢緩急可恃

   祧廟申省狀

右熹初十日䝉恩宣引靣奏祧廟事狀䝉聖慈宣諭(⿱艹石)

僖祖自不當祧高宗即位時不曽祧壽皇即位時亦不曽

祧太上即位時又不曽祧今日豈可容易竊見聖明已有

定議今巳多日未委因何不䝉朝廷審奏取旨施行謹具

狀申尚書省乞賜檢㑹將上早降指揮伏候鈞㫖

   再申省狀

右熹昨具狀申尚書省議不當祧遷僖祖廟室及具劄子

奏聞乞行詳議靣奉聖訓僖祖自不合祧高宗時未嘗祧

壽皇時未嘗祧太上時亦未嘗祧今豈可祧續䝉降出𠩄

奏劄子今來日乆未見施行熹不勝惶恐𠩄有妄議宗廟

之罪欲望朝廷付之理官依法施行謹具狀申尚書省伏

候鈞㫖

  小貼子

 熹𠩄請依法坐罪或恐朝廷未欲如此施行即乞鈞㫖

 請與議衆官同赴都堂並給筆札與熹廷辯如熹委是

 妄言甘伏朝典

   史館擬上政府劄子

熹等竊聞高宗皇帝駐蹕紹興時有小官婁寅亮上書以

皇嗣未生乞選宗室子入侍禁中是時高宗年未三十一

聞其言欣然開納即以寅亮爲監察御史其後宰相趙𪔂

張浚等遂建大議至尊壽皇聖帝由此入資善堂封建國

公然猶未正皇嗣之名仍有配嫡之慮議者憂之又後數

年乃有張燾之䟽見於其家𠩄述行狀最後因范如圭進

其𠩄集昭陵儲議且請高宗斷以公道母貳母疑其言尤

切一日高宗遂詔宰相陳康伯定䇿以壽皇爲皇子進封

建王遂自儲宮正位宸極其事見於日曆本末詳備熹等

竊惟堯父舜子傳受之羙逺邁前世冠絶古今雖由天命

非出人謀然而一二忠賢抗言悟主其功亦不可以不録

又聞故將岳飛亦嘗有請故殿中侍御史張戒私記其事

而它臣僚亦有嘗獻言者但無文字可以稽考欲望朝廷

特賜開陳廣行搜訪稍加褒顯以見聖朝崇德報功之意

 婁寅亮張燾趙𪔂文字抄録見到其范如圭有子念德

 見知平江府長洲縣張戒家在建昌軍居住欲乞行下

 兩處取索其張戒亦係紹興名臣有奏議文集雜記等

 書凢數十卷并乞指揮建昌軍抄錄申送付下實録院

 參照修纂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第二十一

             福州府儒學訓導舒鏊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