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卷第十二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 卷第十三
宋 朱熹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四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第十三

 奏劄

   癸未垂拱奏劄一

臣聞大學之道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脩身為本

而家之所以齊國之所以治天下之所以平莫不由是出

焉然身不可以徒脩也深探其本則在乎格物以致其知

而巳夫格物者窮理之謂也蓋有是物必有是理然理無

形而難知物有迹而易睹故因是物以求之使是理瞭然

心目之間而無毫髮之差則應乎事者自無毫髮之繆是

以意誠心正而身脩至於家之齊國之治天下之平亦舉

而措之耳此所謂大學之道雖古之大聖人生而知之亦

未有不學乎此者堯舜相授所謂惟精惟一允執厥中者

此也自是以來累聖相傳以有天下至於孔子不得其位

而筆之於書以示後世之爲天下國家者其門人弟子又

相與傳述而推明之其亦可謂詳矣而自秦漢以來此學

絶講儒者以詞章記誦爲功而事業日淪於卑近亦有意

其不止於此則又不過轉而求之老子釋氏之門内外異

觀本末殊歸道術隠晦悠悠千載雖明君良臣間或一值

而卒無以復於三代之盛由不知此故也恭惟皇帝陛下

聖德純茂爰自𥘉潜以至爲帝仁孝恭儉之德信於天下

紛華盛麗一無所入於其心此其身可謂脩矣而臨御天

下朞年於此平治之效未有所聞臣竊疑之意者前日勸

講之臣限於程式所以聞於陛下者不過詞章記誦之習

而陛下求所以進乎此者又不過取之老子釋氏之書是

以雖有生知之性髙世之行而未嘗隨事以觀理故天下

之理多所未察未嘗即理以應事故天下之事多所未明

是以舉措之間動渉疑貳聽納之際未免蔽欺平治之效

所以未著由不講乎大學之道而溺心於淺近虚無之過

也臣戅愚抵冐罪當萬死然願陛下清間之燕愽訪眞儒

知此道者講而明之考之於經驗之於史而㑹之於心以

應當世無窮之變則今日之務所當爲者不得不爲所不

當爲者不得不止以至於臣下之忠邪計慮之得失不待

燭照數計而可否黒白判然矣(⿱艹石)是則意不得不誠心不

得不正於以脩身齊家平治天下亦豈有二道哉臣之所

聞於師者如此自常人觀之疑(⿱艹石)迂闊陳腐而不切於用

然臣𥨸以爲正其本萬事理差之毫𨤲繆以千里天下之

事無急於此伏惟陛下擴天日之照俯賜開納則非獨微

臣之幸實天下萬世之幸取進止

   垂拱奏劄二

臣竊觀今日之論國計者大槩有三曰𢧐曰守曰和而巳

然天下之事利必有害得必有失是以三者之中又各有

兩端焉蓋𢧐誠進取之𫝑而亦有輕舉之失守固自治之

術而亦有持乆之難至於和之䇿則下矣而主其計者亦

以爲屈巳愛民蓄力觀釁疑敵緩師未爲失計多事以來

此三說六端者是非相攻可否相奪於SKcharSKchar之中談者各

飾其𥝠而聽者不勝其眩雖以陛下之明蓋未能斷然無

惑志於其間也臣竊以爲此其所以然者由不折𠂻於義

理之根本而馳騖於利害之末流故也故臣嘗竊妄謂人

主之學當以明理爲先是理旣明則凡所當爲而必爲所

不當爲而必止者莫非循天之理而非有意必固我之𥝠

也臣請復指其實而明之蓋臣聞之天髙地下人位乎中

天之道不出乎隂陽地之道不出乎柔剛是則舎仁與義

亦無以立人之道矣然而仁莫大於父子義莫大於君臣

是謂三綱之要五常之本人倫天理之至無所逃於天地

之間其曰君父之讎不與共戴天者乃天之所覆地之所

載凡有君臣父子之性者發於至痛不能自巳之同情而

非專出於一巳之𥝠也恭惟國家之與北虜乃陵廟之深

讎言之痛切有非臣子所忍聞者其不可與共戴天明矣

太上皇帝念此讎之未報雖享天位不以爲樂一旦舉而

付之陛下者以陛下聦明智勇爲必能成此志也然則今

日所當爲者非戰無以復讎非守無以制勝是皆天理之

自然非人欲之𥝠忿也陛下亦旣有意於必爲矣間者不

知何人輙復唱爲邪議以熒惑聖聽至遣朝臣持書以復

虜帥而爲講和之計臣竊恨陛下於所不當爲者不能必

止而重失此舉也且不知陛下不得巳於議者之言而姑

爲此邪抑眞欲和議之成而爲此邪以爲姑爲此也則旣

爲其始必慮其終我旣請之彼必報之不可以苟爲也且

苟而爲此欲以何求也哉無𥙷於事徒害於理臣有以知

陛下之不爲也以爲眞欲和議之成也則議者所謂屈巳

愛民蓄力觀釁疑敵緩師未爲失計者臣請有以議之夫

人以藐然之身位乎天地之間至㣲也而能與天地並立

而爲三者以其有仁義之性而與夫隂陽之氣剛柔之體

同出乎萬物之一原而無間也古之聖人所以參天地而

賛化育者豈有他哉亦順此理而無所逆焉耳今釋怨而

講和非屈巳也乃逆理也巳可屈也理可逆乎逆理之禍

將使三綱淪九法斁子焉而不知有父臣焉而不知有君

人心僻違而天地閉塞夷狄愈盛而禽獸愈繁是乃舉南

北之民而棄之豈愛之之謂哉且不曰愛其君父而曰兼

愛南北之民其於輕重之倫緩急之序亦可謂舛矣夫子

爲政以正名爲先蓋名不正則言不順事不成而民無所

措其手足今乃欲舎復讎之名而以講好爲觀釁緩師之

計蓋不惟使上下離心中外解體緩急之間無以應敵而

吾之君臣上下所爲夙興夜𥧌以脩自治之政者亦將因

循隳弛而不復振矣正使虜人異日果有可乗而不可失

之釁竊恐吾之可憂乃甚於所可喜而信誓之重名分之

素彼皆得以歸曲于我蓋不待兩兵相加而吾氣巳索然

矣且自宣和靖康以來講和之效亦可槩見虜之情僞吾

之得失蓋不待明者而後知而小人所以好爲是說者蓋

惟君子然後知義理之所必當爲與義理之必可恃利害

得失旣無所入於其心而其學又足以應事物之變是以

氣勇謀明無所懾憚不幸蹉跌死生以之小人之心一切

反是其所以專爲講和之說者特以便其𥝠耳而謀國者

過而聽焉豈不誤哉今使者將還大議將决此亦救過𥙷

敗之時也臣願陛下姑置利害交至之說而以窮理爲先

於仁義之道三綱之本少加意焉體驗擴充以建人極深

詔任事之臣亟罷講和之議大明黜陟以示天下使知復

讎雪恥之本意未嘗少衰雖使虜意效順無所邀索乃是

深有包藏尤足疑畏正冝引義拒絶以伐其謀然後表裏

江淮合戰守之計以爲一使守固而有以戰戰勝而有以

守竒正相生如環之無端持以𡻕月以必復中原必㓕胡

虜爲期而後巳雖其成敗利鈍不可逆睹而吾於君臣父

子之間旣巳無憾則其賢於屈辱而苟存固已逺矣臣願

陛下以此處心以此立志則仁義之道明於上而忠孝之

俗成於下人道旣得天地之和氣自當忻合無間而夷狄

禽獸亦將不得乆肆其毒則何事之不可成何功之不可

立哉臣草茅㣲賤不識事宜獨以所學妄論大計惟陛下

擇焉取進止

   垂拱奏劄三

臣聞益之戒舜曰儆戒無虞罔失法度罔遊于逸罔淫于

樂任賢勿貳去邪勿疑而終之曰無怠無荒四夷來王周

之文武亦以天保以上治内采薇以下治外始於憂勤終

於逸樂其後中㣲小雅盡廢四夷交侵中國衰削宣王承

之側身脩行任賢使能内修政事外攘夷狄而周道𥺤然

復興臣嘗以是觀之然後知古先聖王所以制御夷狄之

道其本不在乎威彊而在乎德業其任不在乎𫟪境而在

乎朝廷其具不在乎兵食而在乎紀綱蓋决然矣恭惟陛

下躬履艱難之運而思所以成中興之功者旣知當爲與

所當止之大端矣然而戎虜慿陵包藏不測中外之議咸

謂國威未振𫟪備未飭倉廪(“㐭”換為“面”)未充士卒未練一旦緩急何

以爲計臣獨以爲今日之憂非此之謂所可憂者乃大於

此而恨議者未及之也臣竊觀今日諌諍之塗尚壅佞幸

之𫝑方張爵賞易致而威罰不行民力巳殫而國用未節

以是四者𮗚之則德業未可謂修朝廷未可謂正紀綱未

可謂立凡古先聖王所以彊本折衝威制夷狄之道皆未

可謂備是則臣之所深憂也不識議者亦甞以是聞於陛

下之聽否乎臣願陛下三復詩書之言以監所行之得失

而求所以修德業正朝廷立紀綱者必以開納諌諍黜遠

邪佞杜塞倖門安固邦本四者爲急先之務治其本而母

治其末治其實而勿治其名庶幾人心厭服夷狄知畏則

形𫝑自彊而恢復可冀矣臣踈遠賤愚震慴天威未敢罄

竭所聞以乆稽聖𦗟而粗舉其端如此伏惟陛下留神財

幸取進止

   辛丑延和奏劄一

臣竊惟皇帝陛下臨御以來夙興夜𥧌畏天恤民誠敬寛

仁格于上下冝其天心克享民物阜安而二十年之間水

旱盗賊略無寧𡻕邇者垂象差忒識者寒心饑饉連年民

多流殍陛下側席興嘆進賢退姦分命朝臣振廪出粟凡

所以奉承天意慰恱人心者無所不至又冝(⿱艹石)可以少回

災沴召致和平矣而間者冬氣太温雷電震激嗣歳之計

尚有可SKchar臣誠愚昧有不識其所以然者甞竊推迹前事

以深求之意者德之崇者有未至於天歟業之廣者有未

及於地歟政之大者有未舉而其小者無所繋歟刑之遠

者或不當而其近者或幸免歟君子或有未用而小人或

有未去歟大臣或失其職而賤者或竊其柄歟直諒之言

罕聞而謟䛕者衆歟德義之風未著而汙賤者騁歟貨賂

或上流而恩澤不下䆒歟責人或巳詳而反躬有未至歟

夫必有是數者然後足以召災而致異今以陛下之明聖

則豈有是㢤然而天心未豫邦本動揺宸慮雖深旱氣未

䆒是則必有說矣臣竊不自量敢冐萬死伏願陛下聽㫁

之餘虚心静慮試以前數條者反之於身驗之於事而深

自省焉則淵黙之中無微不照而凡此得失之端孰有孰

無孰存孰改皆無所遁其情矣(⿱艹石)猶以爲未也則願濬發

德音布告中外反躬引咎以圗自新内自臣工外及甿庶

有能開寤聖心指陳𨶕政者無間踈賤使咸得以自通然

後差擇近臣之通明正直者一二人使各引其所知有識

敢言之士三數人寓直殿門凡四方之言有來上者悉令

省閱舉其盡忠不隱者日以聞于聦聽則夫天人之際譴

告所繇將有粲然畢陳於前者然後兼緫條貫稱制臨决

畫爲科品以次施行使一日之間雲消霧散堯天舜日廓

然清明則上帝鬼神收還威怒羣𥠖百姓無不蒙休矣臣

孤遠受恩過深圖報無階抵冐至此惟陛下寛其斧鑕

留神財幸臣無任震慴俟罪之至

  貼黄

 臣逺稽前史近考聖朝以災異求言具有故事(⿱艹石)以至

 誠行之而實采用其說以革前日之弊則於應天之實

 所𥙷不細今星文雖巳退舎然餓民目今流散冬靁憂

 在嗣歳伏乞㫁自聖志早賜施行

 臣禀性踈拙字畫不精衰病目昏尤艱冩染今以所陳

 不宜宣洩不免親筆書寫不謹之罪伏乞財赦

   延和奏劄二

臣聞人主所以制天下之事者本乎一心而心之所主又

有天理人欲之異二者一分而公私邪正之塗判矣蓋天

理者此心之本然循之則其心公而且正人欲者此心之

疾疢循之則其心私而且邪公而正者遶而日休私而邪

者勞而日拙其效至於治亂安危有大相絶者而其端特

在夫一念之間而巳舜禹相傳所謂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惟精惟一允執厥中者正謂此也臣嘗竊恠陛下以大有

爲之資膺受付託憂勤願治恭儉愛民二十年於此矣而

間者臨軒慨然𤼵歎乃或未免以治效之不進爲憂因竊

以是推之而得其說請昧萬死爲陛下一二陳之夫天下

之治固必出於一人而天下之事則有非一人所能獨任

者是以人君旣正其心誠其意於堂阼之上穾奥之中而

必深求天下敦厚誠實剛明公正之賢以爲輔相使之慱

選士大夫之聦明逹理直諒敢言忠信㢘節足以有爲有

守者隨其器能寘之列位使之交脩衆職以上輔君德下

邦本而左右私䙝使令之賤無得以奸其間者有功則

乆其任不稱則更求賢者而易之盖其人可退而其位不

可以苟充其人可廢而其任不可以輕奪此天理之當然

而不可易者也人君察於此理而不敢以一毫私意鑿於

其間則其心廓然大公儼然至正㤗然行其所無事而坐

收百官衆職之成功一或反是則爲人欲私意之病其偏

黨反側黯闇猜嫌固日擾擾乎方寸之間而姦僞䜛慝叢

脞眩瞀又將有不可勝言者此亦理之必然也恭惟陛下

即政之𥘉盖嘗選建豪英任以政事矣不𦍒其間不能盡

得其人或以庸陋嵬𤨏不堪委𭔃或以朋比欺罔自速罪

辜而陛下之心又本有前日權臣䟦扈之疑是以不復廣

求賢哲而姑取軟熟易制承順不違之人以充其位於是

左右私䙝使令之賤始得以奉清閒備驅使而宰相之𫞐

日輕既而陛下亦慮其𫝑有所偏而因重以壅巳也則又

時𦗟外庭之論雖甚狂訐無所違忤意者將以隂察此軰

負犯而操切之欲其有所忌憚而不敢肆於爲惡陛下

之用力則巳勞矣而其翕張禽縱之機周防畏備之計又

可謂無遺巧矣然而天下之𫝑終不免於偏有所重而治

亂安老之效又未能盡如聖志之所欲盖既未能循天理

公聖心以正朝廷之大體則固巳失其本矣而又欲兼𦗟

士大夫之公言以爲駕馭之術則士大夫之進見有時而

近習之從容無間士大夫之禮貌既莊而難親其議論又

苦而難入近習便僻側媚之態既足以蠱心志其胥史狡

獪之術又足以眩聦明此其生熟甘苦既有所分則恐陛

下未及施其駕馭之䇿而先巳墮其數中矣是以比来陛

下雖欲微抑此輩而此輩之勢日重雖欲兼採公論而士

大夫之𫝑日輕重者既挾其重以𥨸陛下之𫞐其輕而姦

者又借力於陛下之所重以爲𥨸位固寵之計中外相應

更濟其私至於姦窮惡稔蹤跡敗露然後其素輕者不免

於譴何然猶委蛇盤礴不失其崇資峻秩而攫取陛下之

厚賜優禮以去其素重者則陛下固未甞一問其朋比援

引之姦也日徃月来浸滛耗蝕使陛下之德業日隳綱紀

日壞邪佞充塞貨賂公行兵怨民愁盗賊間作災異數見

饑饉荐臻蓋羣小相挻人人皆得满其所欲唯有陛下了

無所得而國家顧乃獨受其弊是則陛下之勞既不足以

成天下之務而反以敗之其巧旣不足以勝群小之姦而

反以助成其𫝑若彼之所以蔽遮天理濁亂聖心則將益

深錮而遂至於不可觧盖其失萌於一念之疑大臣而其

爲害展轉至此所謂差之毫𨤲謬以千里者臣恐陛下於

此偶未察也是以徃𡻕𮐃恩賜對去年應詔言事皆以明

理正心之說陳于陛下之前惓惓深𠂻實在於此而學淺

辭拙不足以起發聖意恐懼至今乃𦍒復以職事得望清

光敢畢其餘忠如此誠願陛下深察天理以公聖心廣求

賢忠以脩聖政則夫左右私䙝使令之賤固巳無𨻶可投

以誤恩顧則又痛斥而逺屏之以永除後日蔽遮濁亂深

錮之害庶幾天下之事猶可復爲而陛下之國家將不至

於卒受羣小之弊臣至愚極陋學無所成獨有螻蟻愛君

憂國之心不能自巳妄論至此悲憤塡臆伏惟陛下赦其

罪而納其忠深爲宗廟社稷大計不俟終日㫁然行之則

不唯愚臣之𦍒實天下之𦍒

  貼黄

 臣去年所進封事恐元本不存今别繕冩成册用袋重

 封巳於閤門投納乞賜聖㫖宣索此劄亦係臣親手書

 冩目昬筆縱前劄巳具貼黄奏陳并乞聖照

   延和奏劄三

臣踈繆不材逺跡林野陛下過𦗟𢌿以郡符巳試罔功復

叨使指誤恩横𬒳又忝職名方具辭免之間忽於九月二

十二日恭𬒳改除之命揣分量力尤所不堪本欲控陳懇

避之誠庶安愚賤之迹而是時巳聞本路紹興府衢婺州

水旱饑荒上軫宸慮竊恐遷延或致誤事遂已即日拜命

具狀申省乞許奏對至十月二十八日方准省劄恭奉聖

㫖令臣疾速奏事前去之任臣聞命震惕不敢稽留即於

今月二日樸𬒳上道至十一日始入本路衢州界問得本

州災傷常山江山開化三縣爲甚而西安龍游次之其婺

州紹興府則所傳又非衢州之比臣不勝恐懼遂自衢州

乗舟取疾以来及節次於本司及𬒳災州縣㑹到巳行事

件乃聞陛下間甞親御翰墨戒飭帥臣詞㫖深切聞者感

涕而前後撥賜米斛又巳二十有餘萬矣仰見聖心懇惻

急於救民而於軍國之儲無所愛惜至於如此甚大惠也

臣猥䝉任使自惟踈拙大懼不能有以出斯人於溝壑仰

副陛下焦勞之意今有管見合行申請湏至畫一奏聞者

 一救荒之務檢放爲先行之及早則民知有所恃頼未

  便逃移放之稍寛則民間留得禾米未便闕乏然而

  州郡多是吝惜財計不以愛民爲念故所差官承望

  風指巳是不敢從實檢定分數及至申到帳狀州郡

  又加裁减不肯依数分明除放又早田収割日乆檢

  踏後時致有無根查者乃是州郡差官遲緩之罪而

  檢官反謂人户違法不爲檢定其有檢定申到者州

  郡亦不爲蠲放就中下戸所放不多尤𬒳其害訪聞

 本路州縣亦有似此去處欲乞候臣將來到任廣行

 詢究更與從實蠲减

 一伏覩近降指揮旱傷州縣上戸賑糴止令觀諭毋得

 科抑仰見聖明深察物情恤貧安當兩得其所然竊

 恐官吏𬒳此指揮之後其間或有便文自營之人必

 將泛然不以勸諭爲意而上戸亦有詞說難以勸諭

 官司米斛不多將來無以接續其害又有不可勝言

 者欲乞且令州縣將未勸諭者權以去年認數爲約

  巳勸諭者權據見認之數爲凖多方詢訪加意考核

 不得比同尋常報應空文湏管究心體訪得其實數

 其實不能及數者更與量减實可更多出者則與量

 添其有鹵莽㓕裂徒爲煩擾去處將來本司𮗜察得

 知具名聞奏庻㡬所認之數必得其平而無科抑之

 患矣

 一應募獻米合格推賞之人多𬒳官吏邀阻乞覔聞有

 至今未推賞者近雖巳𮐃立法約束更乞明詔戸部

 先具見今奏到巳未推賞各件進呈將未推賞人日

 下推賞行下諸路州縣有未申奏者限一月内並到

 如違許𬒳抑人進狀陳訴重作行遣又上戸巳經去

 年獻助今年所蓄想巳不多(⿱艹石)必依舊格方得推賞

 則恐無復及格之人可以獻助欲乞檢㑹淳熈元年

 三月二十四日勑戸部勘當到㸃檢台州措置賑濟

 官耿延年所申浙東路賑濟賑糶依湖南江西米數

 减半紐計推賞指揮謂如四千石合𥙷承信郎今减作二千石之𩔖申明行

 下庶㡬應募者衆得濟飢民仍勒所司立定保明狀

 式及令逐處官司承受應募理賞詞狀文帖並要當

 日行遣如將來依式奏到省部却稱文字不圎及諸

 處故違程限者官貟重加降責人吏並行决配庶㡬

 富者樂輸貧者得食實為兩便

 一伏覩今歲紹興府巳䝉聖慈撥賜米斛十七萬石訪

 聞昨來本府抄劄飢民戸口(⿱艹石)自十一月至來年三

 月約用米八十萬石方可足用其間固不能無冐濫

 虚數今來本府節次刪减未知將來定作多少戸口

 計度但今所有米數及糴米錢姑以元抄劄數計之

 不過得四分之一况又州府見闕軍儲竊慮不免却

 將撥賜米斛暗行借兊則所得糶濟米數愈見不多

  (⿱艹石)州府只據見米掯定人口抄劄糶濟則所及不廣

  必致人戸流離餓殍上勞聖慮又臣經由衢州見得

  本州旱損雖云不及紹興府婺州兩州然其處水路

  淺澁冬月尤甚運載錢米極爲艱難本州雖巳差官

  徃淅西收糴然糴本至少所得不多而所費水脚巳

  不貲矣臣今來欲望聖慈更撥賜豐儲倉米三十萬

  石應副紹興府三萬石應副衢州如無見管米斛即

  計目今米價支借内帑見錢令其趂此米價未至騰

  踴之間前去有米州郡收糴旋次般載回州其上件

  錢米並乞專責本司差委隣州官吏出納州府不得

  干預庶免侵兊之弊其巳撥賜錢米亦乞令本司選

  委本州通判一員同共主管不得別作支用仍詔守

  臣疾速措置收糴軍糧不管誤事其婺州雖䝉撥賜

  米五萬石尚恐未足賑濟却候臣親到本州相度㑹

  計别具奏聞者

    貼黃

   臣竊聞陛下節儉SKchar勤規恢逺略内庫所積錢帛

   甚多今旣天時未順未可興師而近甸飢荒至扵

   如此伏願聖慈權其輕重特賜借撥

   據紹興府申到撥下諸縣米數緫計二十一萬二

   千餘石除𡹴縣六萬八千餘石係排日糶濟外餘

   縣十四萬三千餘石係閒日糶濟竊恐飢民一日

   止得半升之米不能存活今𣣔依𡹴縣例排日糶

   濟即合更用十四萬三千餘石又聞官吏抄劄不

  無漏落又慮流民却回復業兼数内所稱摺運乃

  是三摺之數將来米價日増及有徃来脚費風波

  滯留不無欠折又本府民貧𭄿諭所得恐亦不多

   湏更備米十五六萬石準備添貼所以約計乞米

  三十萬石如𮐃撥賜今亦未敢盡數般取如是將

  来糶濟不盡却行回納伏乞睿照

 一諸郡荒歉人戸日有流移一切官物不堪催理其紹

  興府人戸夏稅巳𮐃聖慈等第免閣住催唯衢婺州

 當来失於申奏致人戸未𮐃依例推恩而戸部漕司

 催督州郡亦如平日州郡無所從出其𫝑必取於縣

 縣無所從出則人戸必有受其𡚁者甚失聖主惻怛

 哀憐之意然計戸部漕司所催必是掯定支遣之數

  有不得而巳者其𫝑又不容直行禁止欲乞朝廷取

  會戸部漕司合得諸州解發錢帛之數且於内庫支

  撥應副而詔戸部漕司𬒳災州縣所欠新舊官物並

  且住催直至明年蠶麥熟後却將舊欠逐旋催理寛

  作料次撥還内庫决然不至敢有欠闕其人戸名下

  新舊上供官物亦乞明詔州縣未得催理其紹興府

  雖巳有前件住催指揮竊恐州縣奉行不䖍及將今

  年檢放外殘零苗米催督嚴峻亦乞聖慈更賜戒約

  令其寛限人戸輸納

    貼黃

   臣續訪聞紹興府雖𮐃指揮住催官物而春夏之

   間官吏多巳先期催足民戸實未盡霑聖恩今體

  問得本府人戸合納丁鹽錢丁身折帛絹折帛綿

  本色綃本色綿五項不以有無産業物力一丁並

  納九百餘錢来春即便起催飢餓之餘實難供納

  臣愚𣣔望聖慈將来年合納錢數預行蠲放庶㡬

  官吏無以作𡚁下戸實𬒳聖恩有以慰安民心感

  召和氣伏候聖旨

 一今年旱地廣闊只有湖南二廣及浙西两三郡豊熟

 而廣東海路至浙東爲近臣昨受命之𥘉訪聞彼處

 米價大叚低平即嘗印牓遣人散於福建廣東两路

 㳂海去處招邀米客許其約束稅務不得妄収力勝

 雜物稅錢到日只依市價出糶更不裁減如有不售

 者官爲依價収糴自此向後必多有人興販前来但

 臣元牓約束本路州縣稅塲不得妄有邀阻収稅及

 力勝一節更乞聖慈申嚴行下有違戾者官吏並比

 見行條法各加一等坐罪至来年六月却依舊法其

 收糴本錢乞許行下本路㳂海州軍將今年糶過米

 錢及兊那諸色窠名支撥充應庶幾不失信於客人

 向後易爲招誘如或更𮐃朝廷量立賞格召人興販

 行下諸路曉示𭄿誘仍先降空名付身數十道付本

 司俟有上件販到米斛之人即與書填給付盖縁客

 人糶貨了畢便欲歸回元處不能等候即與土居上

 戸不同伏乞聖察

 一捄荒之政著於令申及近年節次指揮雖巳詳悉然

 而全在官吏遵奉推行然後民𬒳實惠况今年荐飢

  公私匱竭比之常𡻕事體不同欲乞聖慈特降指揮

  戒敕本路守令以下令其䆒心奉行悉意推廣其故

  有違慢不䖍之人俾臣奏劾一二重作施行以警其

  餘其有老病昏愚不堪驅䇿者亦許具名聞奏别與

  差遣却選本路官吏惻怛愛民才力可仗者特許不

  拘文法時暫差權謂如治獄捕盗官不許差出之𩔗仍依冨弼趙抃

  例選差得替待闕宫廟持服官貟時暫管幹事畢具

  名申奏量與推賞如减磨𭄿陞名次之𩔗庶㡬官吏

  向前人䝉實利

   延和奏劄四

臣比因講求荒政復有二事雖非今日拯救之急而實異

時乆逺之利不敢不言今謹别具進呈下項

 一臣昨任南康軍日適值旱傷深慮檢放搔擾下戸偶

 有士人陳說乞將五斗以下苗米人戸免檢全放當

 時即與施行人以爲便本路提舉常平尤袤遂以其

 法行之諸郡其利甚愽近日經由信州則聞王山一

 縣亦得檢官如此措置除上三等戸隨分减放外下

 二等戸盡行蠲免通計一縣所放亦不過共成五分

 問之道旁居民莫不稱其平允此最爲法之善者而

 律令未有明文又今年檢踏巳畢行之不及欲乞聖

  慈詳酌特詔有司定著爲令自今水旱約及三分以

  上第五等戸並免檢踏具帳先與全戸蠲放如及五

  分以上即并第四等戸依此施行其州縣差官後時

  致得旱損田苗不存根查亦乞立法坐罪其所損田

 即與相度地形高低水源近逺比並鄰至分數檢故

 庶幾貧民永逺利便

 一臣所居建寜府崇安縣開耀鄉有杜倉一所係昨乾

 道四年郷民艱食本府給到常平米六百石委臣與

 本郷土居朝奉𭅺劉如愚同共賑貸至冬收到元米

 次年夏間本府復令依舊貸與人戸冬間納還臣等

 申府措置毎石量收息米二斗自後逐年依此斂散

 或遇小歉即蠲其息之半大饑即盡蠲之至今十有

 四年其支息米造成倉敖三間收貯巳將元米陸百

 石納還本府其見管三千一百石並是累年人戸納

 到息米已申本府照㑹將来依前斂散更不収息毎

 石只収耗米三升係臣與本郷土居官及士人數人

  同共掌管遇歛散時即申府差縣官一員監視出納

  以此之故一郷四五十里之間雖遇凶年人不𨶕食

  竊謂其法可以推廣行之他處而法令無文人情難

  彊妄意欲乞聖慈特依義役體例行下諸路州軍曉

  諭人戸有願依此置立社倉者州縣量支常平米斛

  貴與本鄉出等人戸主執歛散每石収息二斗仍差

  本鄉土居或𭔃居官員士人有行義者與本縣官同

  共出納収到息米十倍本米之數即送原米還官却

  將息米歛散每石只収耗米三非其有冨家情願出

  米作本者亦從其便息米及數亦當撥還如有鄉土

  風俗不同者更許隨冝立約申官遵守實爲乆逺之

  利其不願置立去處官司不得抑勤則亦不至搔擾

  此在今日言之雖無所濟於目前之急然實公𥝠儲

  蓄豫備乆逺之計及今歉𡻕施行人必願從者衆其

  建寜府社倉見行事目謹録一通進呈伏望聖慈詳

  察特賜施行

右謹具如前取進止

   延和奏劄五

臣竊見浙東路和買絹萬數浩瀚而紹興府獨當其半舊

例自物力三十八貫五百以上人戸均敷人戸苦於輸納

多立詭戸𨼆𭔃物力以避均敷是致見納人戸所敷愈重

其間又有不該敷納田地之數官司不爲除豁其𡚁非一

前後臣僚申請並𮐃聖慈施行而一時有司不能奉承德

意牽於衆說未有定論臣以得之傳聞未知其間㣲細曲

折不敢輙有陳請然聞一郡之人無不以此爲病猥𮐃任

使不敢坐視欲望聖慈特降指揮許臣到官與本路帥臣

監司同共相度限來年二月内要見定論申奏取旨從来

年夏料爲始革去舊𡚁庶幾饑饉餘民得安生業世世子

孫沐浴仁聖之膏澤不勝幸甚取進止

   延和奏劄六

臣昨𮐃聖恩待罪南康小壘自惟短拙無以𥙷報萬分到

任之𥘉即以本軍星子縣稅錢偏重民不𦕅生條具奏聞

乞賜蠲减緫計不過納絹一千五十餘匹錢二千九百餘

貫伏䝉聖慈開納即賜施行而有司不能仰體徳意輙引

議臣對𥙷之說以拒其請臣於今年得替之前又嘗具奏

冀䘚𮐃恩而逮今累月未奉進止𥨸意有司尚守前說

臣之愚亦有不能自巳者謹以前奏之内最明白者二條

復爲陛下陳之按本縣所管廬山一帶多是高巖峭壁穹

石荗林其間雖有些小田叚𩔗皆磽瘠寒冷所入不多而

經界官吏起紐稅錢數目浩瀚難以輸納以故紹興年中

守臣徐端輔者因寺院之請减去一百四十餘貫减之誠

是也然初不請命扵朝而輙𥝠减之旣又慮夫經稅之或

𧇊也則妄引經界以前不明文帳將人戸下田升作中等

中田升作上等亦有徑自下等而升上等者按籍履畒而

横加其稅計錢一百四十餘貫以隂𥙷所免廬山稅錢之

數中間常有漕臣按臨人戸陳訴漕司爲之張榜約束改

正而本軍不復奉行其後又有人戸曽經戸部陳訴而亦

不能正也臣竊惟國家子愛𥠖元SKchar勤懇惻常賦之外一

毫不忍有所多取而下土小臣率情妄作乃敢以一百四

十餘貫之稅無故而妄加扵人雖其除之扵山粗(⿱艹石)得冝

而増之於田則悖謬甚矣故臣前奏欲乞將端輔所减山

稅明降指揮特與蠲减而其所増田稅却與改正依舊等

色㘬稅其爲事理曉然無可疑者而所蠲之數亦不甚多

不謂有司不顧大體而惜小費乃𣣔限以對𥙷之說則是

使臣又爲端輔之所爲而後巳爾未興一利而先起一害

臣雖至愚有所不忍爲也今雖巳去官守然於此縣疲瘵

之民有未能忘者故敢不避斧龯之誅復以上聞欲望聖

慈矜閔明詔有司將此两條先次减免改正其餘項目臣

亦未敢便乞施行悉祈蠲免且乞專委本路監司一貟子

細相度俟其奏報别賜指揮至於淳熈六年十月十九日

議臣對𥙷之說其言吝細鄙狹不逹大體無以將順陛下

克巳愛民聴言革𡚁之羙意而程奏顯言頒布海内非所

以宣徳竟而廣仁聲於天下也欲望聖明并賜追寢自今

以来四方内外或有以蠲除爲請者䆒其虚實而一以法

義裁之則彼固不得以肆其僥倖苟免之計亦何必逆爲

之限以傷逺近祈恩望幸之心㢤抑古人亦有言曰百姓

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此乾坤廣大之心聖

賢親切之訓臣願陛下於此深留聖意則彼妄庸淺俗之

言自將深藏逺屏不敢以陳於陛下之前矣臣進越妄言

犯非其分不勝恐懼𢧐慄之至取進止

   延和奏劄七

臣昨任南康軍日嘗具狀奏乞賜白鹿洞書院𠡠額及乞

以太上皇帝御書石經并版本九經注䟽給賜本洞今亦

未𮐃施行而朝野喧傳相與譏𥬇以爲恠事臣誠恐懼不

敢不盡其說謹按本洞書院實唐隱士李渤所居當時學

者多從之逰遂立黌舎至五代時李氏為建官師給田贍

養徒衆甚盛迨至國𥘉猶數十百人太平興國中常𮐃詔

賜九經而官其洞主見於㑹要而咸平五年有𠡠重修仍

塑宣聖及弟子像又見於陳舜愈所記簡牘具存可覆視

也夫以此洞之興原其所自雖若淺鮮無足言者而太宗

皇帝眞宗皇帝眷顧褒崇至於如此則聖意所存至深至

逺必有非下吏淺聞所能窺測者今乃廢而不舉使其有

屋廬而無𠡠額有生徒而無賜書流俗所輕廢壞無日此

臣所以大懼而不能安也然𥨸意有司所以不能無疑於

臣之謂固未必皆如譏𥬇者之言殆必以爲州縣巳有學

校不必更爲煩費耳如其果然則臣請有以質之夫先王

禮義之官與異端鬼教之居孰正孰邪三綱五常之教與

無君無父之說孰利孰害今老佛之宫徧滿天下大郡至

踰千計小邑亦或不下数十而公私増益其𫝑未已至於

學校則一郡一縣僅一置焉而附郭之縣或不復有其盛

衰多寡之相絶至於如此則於邪正利害之際亦已明矣

今有司非徒不能有所正於彼而反疑臣之請於此臣不

能識其何說也今幸𮐃恩賜對故敢復以爲請伏望聖慈

下臣此章特從其請既以紹承先志啓迪群心又以丕闡

大猷昭示抑邪與正之漸實天下萬世之幸取進止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第十三 福州府儒學訓導舒鏊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