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續集卷第十一

續集卷第十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 續集卷第十一
宋 朱熹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別集目錄

晦庵先生朱文公續集卷第十一

   與劉德華充迪

某聞風甚乆屏跡丘樊無由瞻奉兹焉假守密邇治封政

化流聞益勤傾跂謹因致問布此腹心諒辱深照

某衰病餘生不堪吏事兹𫎇 聖恩强𢌿民社扶曵至此

不敢爲乆居計顧念未有以仰報使人之意者訪聞管下

諸縣有與貴邑地𫝑交錯稅籍猥并之處𠩄以賦重民貧

凋殘特甚向來貴邑得賢守令力爲申請巳𫎇蠲减之恩

而此間獨仍其舊念欲以此哀告 朝廷仰祈寸澤輙擬

就借貴邑當來申請一宗文字以爲楷式諒仁人之心無

間彼此得檢示去人令就抄録以歸實爲厚幸

某乆不奉問鄕徃馳情比以郡境枯旱異常夙夜憂勞不

知𠩄以爲計意者君子𠩄臨當不至是也備災之具經營

似頗有緒但檢放一事未有長䇿盖太詳則民有勞費太

略則又恐有不均之歎竊恐貴邑施行規模次第必有可

見教者專人咨請切幸毋吝法曹經由曽請見否巳囑其

歸塗靣扣詳細矣引領以俟至懇至懇

建昌利病恐有𠩄聞幸以見警千萬至禱

某承示及公文巳行下通放矣聞貴邑𠩄勸未甚多恐不

可不早爲之𠩄諸司未必可指凖此間多是兊那合起官

錢遣人收糴將來糶畢還錢盖未晚也奉新臨川聞頗有

米市井販鬻之家亦可勸諭使徃糴也但陳法還自建昌

聞元檢放分數過多今又不可失信王星子與毛SKchar遍行

其境還亦言僅可得一分耳民窮固可哀而官司之計將

如之何積憂熏心百病交作求去不得未知𠩄以爲計也

某數日爲江西舡粟不下憂窘不可言今聞始得少通然

財賦有經而饑民猥衆雖竭𠩄有以糴不能爲旬月之備

今再遣陳SKchar走建昌更令請教陳謹實勤懇同官中不多

得建昌諸人旣難深託百里之命正在此人耳切告推誠

毋隱使鄰道之人均𬒳惠澤而守官者頼以不得罪於其

民固仁人𠩄樂爲者是以忘其再三之瀆而敬以爲請當

辱垂念也

昨見三牓懇惻之心形於文墨讀之令人感歎不能自巳

貴境放及㡬分别作如何措畫皆望見教中間小報言者

有謂州官檢放但憂郡計之不足不恤民力之巳困者可

謂平論聞 聖心極焦勞但無如有司出内之吝耳

某又聞檢放得實州家悉巳施行此見懇惻之誠孚于上

下尤深喜慰

某示喻仰見憂民之切不勝感慨但此雖號鄰邦然情意

素不相通豈敢輙爾干預恐或徒爲紛紛而無益也向來

甞爲錢漕僣道賢德今一書禱之幸試逹之然湏更得民

户自言乃相應耳吾人相求而不相值彼亦果何心哉可

歎可歎

某衰病多故乆不得附致問訊然采聽道塗𥨸知捄荒之

政究心悉力不勝歎仰恨有封壤之拘不得少佐下風也

某昨移建昌之粟於都昌此兩日給散方畢遂可上奏與

之丐賞庶不失信於此人幸甚幸甚孫僉適到此首談長

者捄荒之意相與歎息錢漕前日通書巳道區區然政不

湏此也敝郡兩邑月解千緍自去夏之供至今不得一文

郡中獨力支吾幸不至大叚曠闕前日猶恐將來爲縣道

之累巳悉與削其籍矣今日爲縣誠難(⿱艹石)郡不恤縣則亦

何以責縣之不恤其民乎頋上供給餉種種有不可闕者

未知 朝廷終何以惠綏之耳

孤拙亡庸不自揆度妄意一出竟速顛隮尚頼聖明照

知本末假寵從欲𠩄以矜憐慰藉之者甚厚顧無㳙塵可

以伏伸報效感之多不(⿱艹石)愧之甚也

某復𫎇垂喻義學記文極荷不鄙謹巳略述數語具道雅

意但卒章之意不欲但以𫝑榮禄利爲言故不復叙植桂

之名將來入石只用今𠩄寫去八字書額足矣文字荒淺

指意闊踈不審尊意以爲如何不知當屬何人書之更告

詳酌也

某昨𫎇不鄙委撰義學記文不敢固違草具求教兹辱垂

示乃知巳便刋石未加指摘遽爾流播愧懼多矣記中第

十行周字下元有澹字今似脫去恐寫去時脫了問兒子乃

云寫時亦甞疑之曽來請問乃知是古贍字不應遺忘恐

或刻時失之耳此於大義無妨但細讀之覺比上句少一

字想無害也其文雖鄙然𠩄叙契丈二事皆可以爲世法

更欲多得數十本散施知舊庶有能勉慕其萬分者

    右得之劉侯之孫觀光今爲浦城尉尉始來過

    書院祠謁甚敬言乃祖叅議公甞受知 文公

    先生出𠩄蔵帖數十皆集𠩄不載㡬敬讀之其

    間格言至論真有𥙷世道遂刻以附于集因嘆

    文公之筆流落世間不傳者凢㡬又嘆前軰流

    風遺韻日逺日亡其存者㡬能嗣守家訓不替

    祖風如尉者又寧有㡬賢矣哉劉侯玉山人文

    公嘗爲之記義學云淳祐庚戌二月甲子後學

    徐㡬謹識

      義學記載前集其間誤字觀此可證抑重

      有感於聖人古史闕文之嘆云





晦庵先生朱文公續集卷之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