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景定嚴州續志 (四庫全書本)/卷02

巻一 景定嚴州續志 巻二 巻三

  欽定四庫全書
  景定嚴州續志巻二
  宋方仁榮鄭珤同撰
  郡官建置
  州屬禹貢揚州之境秦郡縣天下𨽻郡太守漢建武十三年置新都郡新都太守即今徽嚴兩州之境是已晉太康中改為新安郡宋齊梁陳咸因之其分封有新安王其治郡有新安太守隋仁夀三年始以新安遂安桐廬三縣置睦州領以刺史即今州境是已後改睦州為遂安郡置郡太守而以歙州為新安郡唐武徳中復為睦州天寳元年改睦州為新定郡後雖㳂革不一然皆以刺史領州五代時𨽻吳越國初以防禦使遥領吳越納土後命殿中丞李繼敏權知睦州自是為知軍州事政和中升為節度州宣和三年改嚴州寳祐三年三月始命守臣兼節制軍馬乾徳中置通判軍州事其後有添差通判省置不常今為定貟其學官有州學教授間有添差教授然不常置冇釣臺書院山長以州學教授兼領其郡僚有節度掌書記與觀察支使通差節度推官錄事參軍司理參軍司力參軍司法參軍其兵官有路分都監一員州都監兩員監押一員間有路鈐轄州鈐轄不常置近又有添差路鈐路分員冗滋甚送迎廪稍郡計患之今侯錢可則奏省兵鈐以下添差官旨從之其監當官有都酒務比較務贍軍務在城都稅務東津稅務今三酒務合為一官亦省員舊有神泉監監廢官亦隨省諸縣官疏于各縣之下
  知州題名
  前志題名僅紀嵗月而政績例不書今自寳慶改元以来序其次摭其有政績者附書之使後之觀者有考焉謝采伯朝議大夫寳慶元年十月初八日到任寳慶二年二月初六日宫觀先是為通判州事是正守陵祠位在任有惠政
  陸子遹奉議郎寳慶二年十一月十五日到任紹定二年三月二十二日赴召祖佃父㳺皆出守列于州學之世美祠始剏釣䑓書院
  陳畏朝奉大夫紹定二年三月二十二日到任紹定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去任
  衛樸朝奉郎在任轉朝散郎紹定三年六月十六日到任四年九月十三日除太府寺丞備禦衝宼有功在任有惠政
  李彌髙朝奉大夫在任轉朝散大夫紹定五年六月十七日到任六年四月十七日去任趙汝桿朝散郎紹興六年四月十七日到任當年七月十七日除直寳章閣兩浙運判顔頤仲朝奉郎在任轉朝散郎紹定六年八月二十四日到任端平元年九月十三日除司農寺丞在任有惠政奏用全㑹入納
  葛逢朝散大夫端平元年十一月十三日到任二年四月十五日除秘書省著作郎
  王㑹龍承議郎端平二年七月初五日到任三年四月二十七日除秘書省著作郎趙汝柄奉議郎端平三年五月二十日到任嘉熈元年六月初一日去任前守汝桿弟萬一薦朝散大夫嘉熙元年十二月十三日到任三年四月内去任
  衛湜朝散郎直秘閣在任轉朝請郎又轉朝奉大夫嘉熈三年七月初六日到任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赴召前守樸之叔刋禮記集說一部
  趙與汶朝請郎直秘閣嘉熙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到任淳祐元年二月二十一日别與州郡王佖朝奉郎在郎轉朝散郎淳祐元年三月十四日到任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去任救荒有大功修州學行鄉飲修釣臺書院始教養嚴氏子孫
  何處信朝議大夫淳祐二年十二月初六日到任三年七月初三日去任
  趙希樸朝議大夫淳祐三年八月初三日到任四年七月二十一日除軍器少監五年正月除金部郎官前守師古子父子皆有惠政列于學之世美祠
  章大醇朝奉郎在任轉朝散郎淳祐五年二月初九日到任六年十月初四日除侍左郎官在任有惠政
  髙斯得朝奉郎在任轉朝散郎淳祐七年三月初四日到任八年六月除浙東提刑當年七月十九日去任在任有恵政
  趙孟傅宣教郎直寳謨閣在任轉通直郎又轉奉議郎淳祐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到任十年二月除刑部郎官增廪十一月給增貢院夾廊奏増貢額未允
  趙汝歴奉議郎在任轉承議郎淳祐十年六月初三日到任十二年四月除司農丞増剏釣臺書院
  季鏞承議郎淳祐十二年八月初一日到任寳祐二年八月十三日替拯溺冇大功修學舍菜齒飲郡政綱目悉舉
  吳槃朝奉郎寳祐二年八月十三日到任三年三月劄兼節制軍馬寳祐四年正月二十七日去任造貢院試桌重建軍門造魁星樓奏增貢額未允
  李介叔朝奉郎在任轉朝散郎寳祐四年四月初三日到任六年六月初五日滿替置平糶倉代民輸稅逋
  謝奕中朝散郎在任轉朝請郎寳祐六年六月初六日到任景定元年五月十一日除都官郎官當年六月十八日替前守來伯姪重修譙樓修明經界舊籍奉請城隍廟額改創儀門外行衙修夫子殿重造㦸門造兩廊從記簾
  錢可則承議郎以直寳章閣於景定元年六月十八日到任二年十二月准省劄陞直文華閣權任三年四月八日陞直敷文閣知嘉興府五月一日除尚左郎官十一日陞直徽猷閣除浙東提舉六月初八日替
  郭自中奉議郎景定三年六月初八日到任四年三月初二日凖省劄令赴都堂禀議於當年四月十五日去任
  全槐卿朝散郎以右文殿修撰於景定四年四月十五日到任五年三月六日凖省劄改知徽州於當年四月二十六日去任
  趙孟𥫃承奉郎在任轉承事郎又轉宣義郎景定五年四月二十六日到任咸淳元年八月七日除直秘閣江淮都官於當年十二月六日替
  史胄之朝請大夫在任轉朝議大夫咸淳元年十二月初六日到任二年二月十日去任楊潮南朝散郎咸淳二年七月十九日到任三年五月九日凖省劄令赴都堂禀議當月十日去任
  趙與稙承議郎在任轉朝奉郎咸淳三年五月初六日到任五年正月十三日除浙西提舉於當年二月二十七日去任
  吕植之宣教郎在任轉奉議郎又轉承議郎咸淳五年三月二十一日到任於六年四月初九日除兵部郎官兼說書於當年七月七日去任
  李莱老朝請郎咸淳六年六月十六日到任當年八月六日丁本生母憂去任
  通判題名
  姜彌明奉議郎端平三年十二月八日到任嘉熙二年正月二十六日改添差通判臨安府魯之損朝請大夫嘉熙二年十月十一日到任嘉熙四年十二月初六日滿
  武迪中奉大夫嘉熙四年十二月七日到任淳祐三年二月二十七日滿
  徐士特朝奉郎淳祐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到任淳祐五年二月十二日去任
  張澄朝奉郎淳祐五年三月初八日到任七年六月初二日滿替
  史望之朝散郎淳祐七年六月初三日到任八年十一月初七日除宗正寺簿
  謝焱朝散郎淳祐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到任十一年正月初二日差知岳州離任
  吳溥奉議郎淳祐十二年正月初三日到任于當年六月初七日去任
  孫一飛朝散郎淳祐十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到任于當年十一月十七日去任
  宣㲄朝奉郎寳祐元年六月十三日到任于當年十月十八日去任
  陳棠朝請郎寳祐二年三月初九日到任四年三月二十二日滿
  朱逢朝奉郎寳祐四年三月二十三日到任于當年五月十八日去任
  史松卿奉議郎寳祐二年八月十七日到任開慶元年八月二十八日替
  曹元𤼵宣教郎開慶元年八月二十八日到任景定元年除國子博士
  康務本朝議大夫景定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到任
  添差通判題名
  郭磊卿奉議郎端平三年十月到任在任轉承議郎又轉朝奉郎嘉熙二年九月除大博陳叔逹宣義郎嘉熙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到任在任轉宣教郎四年六月十七日去任韋鑑承議郎嘉熙四年八月二十日到任淳祐六年正月二日去任
  孫夢觀奉議郎淳祐元年十二月十三日到任二年四月十九日予祠
  趙與澣宣教郎淳祐二年六月三日到任在任轉奉議郎三年六月廿六日予祠
  趙時掌朝請郎淳祐三年九月十九日到任五年四月除太府寺簿
  留張遇奉議郎淳祐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到任淳祐七年六月十一日滿
  吳湜承議郎直祕閣淳祐七年六月十二日到任在任轉朝奉郎九年六月十六日滿謝奕正通直郎淳祐九年六月十七日到任在任轉奉議郎十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滿潘墀宣教郎淳祐十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到任在任轉奉議郎寳祐元年七月二十二日滿楊敬之通直郎寳祐元年七月二十四日到任二年十二月六日别與差遣
  吳堅宣教郎寳祐三年四月十一日轉奉議郎五年四月二十六日滿除大博
  郭和中承奉郎徽州通判兩易寳祐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到任開慶元年十一月丐祠林子烈朝奉郎開慶元年十一月二十日到任轉朝散郎景定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滿替樓晏承議郎景定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到任
  賢牧
  嚴為瀟灑郡典領山川者非清髙不與焉前志所紀田諫議范文正趙清獻真能稱其山川者也南渡以来有光於三君子者相望宜嗣書之其方翺翔天衢未究逺業者姑俟後之秉筆者焉
  潘良貴字子賤號養空婺之金華人名望巋然純徳君子也紹興二年以直龍圖閣知州雖在郡之日甚淺而郡人尊之至于今不㤀其為政可知也今有祠在學宫列于名侯
  胡寅字明志號致堂建寧人文定公子紹興六年以徽猷閣待制知州政教並行民用胥勸明年文定公自衡山抵書曰汝在桐江一年矣大凡從官作郡一年未遷即有怠意汝宜作三年計日勤一日思逺大之業未㡬移知永州今學宫公所改作也有祠列于名侯
  張栻字敬夫號南軒諡曰宣廣漢人魏公子以理學為朱文公吕成公友乾道五年以直祕閣知州其治不嚴而威不疾而速大抵以教化為先務奏蠲丁鹽錢絹民以蕃庶旅名山斥滛祠至今遺老猶能誦張直閣焉今學門公所創也與吕成公並祠于廟景定辛酉𭥍封華陽伯秩于從祀今侯錢可則倣帝學繪祀因舍菜焉
  名宦
  紀名宦次以嵗月不以官
  吕祖謙字伯恭學者尊之曰東萊先生諡曰成婺之金華人乾道五年需大學博士次來為郡員外博士鐸音大振士由逺方負笈者日衆泮宫至不足以容之在學著春秋講義明年張南軒為守政教胥善南軒奏免丁錢狀先生所作也與南軒並祠于學寳慶丙戌其子延年宰建徳邦人見之如見先生越月以戎簿召景定辛酉追封先生為開封伯秩于從祀今侯錢可則倣帝學繪祀因舍菜焉時其孫寳之仍以建徳宰行獻事
  徐僑字崇父號毅齋婺之義烏人從東萊晦庵二先生㳺開禧和戎公適以謁選留京陳所以折敵之策雖言不果用而朝論韙之留為京學教授公竟從選部授觀察推官來嚴在郡多所裨賛事有不可必反復論諍不為矯激意雖異已者久益知敬郡守欲舉公適同僚有謀合穎去者公遜先之再舉卒不受朝紳以學洞聖原行表鄉曲薦之遂以掌故登朝後仕至工部侍郎與參政真西山俱繋時望云
  郭磊卿字子竒號兊齋天台人端平三年由太社令來為添差通判延納儒生誨以義理之學一干以私輒叱去郡政不逮多所正救部使者以訟牒屬公日旁午公從容剖决大抵以厚風俗𡠾教化為本舞文㺯法之徒姦莫能遁邦人士翕然尊之後召為太博及居言路皆稱其官世以不及大用為惜子和中寳祐五年以兩易來繼父官其精明實似之
  瑞産
  物有素産亦有瑞産前志所紀素産備矣今續志登成瑞産適應庸大書之
  景定壬戌夏四月九日郡民孔文桂等言麥秀兩歧在東郊公田中知州錢可則遣視良實就採之得歧穗餘一百繪圖狀實以獻天子有㫖宣付國史館㑹皇弟太師嗣榮王亦以所得函活為圖以進玉音報曰祥非偶至應必有先繇輝聨華萼以陶和致秀啟麥岐而薦瑞兆王師之不用慶農扈之告登上協天心美鍾地産繪圖來進嘉意良勤報聞邦人鼓舞歡恱願托琬琰以詔將來太守不能遁也為刻石寘郡治之髙風堂
  荒政
  郡墾山為田十一二民食仰糴旁郡航粟一不繼便同凶年况旱潦乎庚子之旱壬子之水辛酉之絶糴非天假仁侯竭力拯惠民其枯魚矣用摭其實以告來者善政在題名下
  嘉熙四年夏秋大旱明年春民橡蕨救死不給路殍相枕藉郡無以救於是將作監丞王公佖被選求甦公下車首扃厨傳節浮費一意救荒乞米于朝勸分于鄉靡不力民頼以活去郡時民遮道以酒餞公公為舉一杯釂之公字元敬金華人
  淳祐十二年夏六月辛酉大水被九州闤闠為壑五日乃縮壊公私廬舍亡數民苦溺且饑天子遣使歴九州存撫命奏院季公鏞出守拯是邦公下車虚已問俗首蠲秋苖十六力控廟朝寛京府𣙜糴之令發廪分賑民飽實恵捐抽解場本予被水者戸有差不㡬時頓復舊觀民亦忘其為昏墊也秩滿民借留不許遺愛藹然公字伯韶古括人
  景定二年秋七月戊寅浙右大水湖秀為甚至于冬十月不退嚴雖水駛不久溺然航粟遂梗民無所得糴趨利者冒衝婺禁肩負斗解至價日翔踴時東巖錢公可則司牧是邦喟然曰民可一日無食乎亟發廪賑之鏤榜諭俗以儲粟運糶為勸本州環山為郡地非沃衍家乏盖蔵一年耕且不足以給一年之食此公私所以俱匱也今嵗水潦之後浙右諸郡奠不告歉先具無備摺運方艱不早救圖其將安仰太守日夜念此至切如折絹糴米期革舊敝申請省部力抗鄰邦為軍食計固毋或不盡其心乃若民食之天日不容闕兢兢軫慮由已飢之本州它無公儲止有義倉米斛亦既申臺府行賑給惟有通放摺運招誘客商近已控籲于朝嚴戒屬邑矣然来者有限食者無涯深山窮谷之氓老弱疲癃之輩莫能逺致寧免嗸鳴非富室大家隨地應糴安得人人而濟之嚴之所謂富室大家積倉髙廪狼戾腐紅視他處固不多見苟存心於愛物於人必有所濟要自有佩服格言力行好事者敢以二事勸曰儲積曰運糶是也夫一鄉一里之内豈無十數大家伏臘輸官之餘豈無窖困寛剰或三二百石或七五十石下而至於一二十石家計之不足鄉計之有餘鄉計之不足邑計之有餘謹其閉蔵時其𤼵糶皆足以濟人也官司方幸饑者有告糴之地必不強以賑濟必不加以科率必不指無為有證少為多使之冇官吏搔擾之費如此何憚而不儲積土狹人稠之境固無穀粟寛餘産嗇財豐之家要必事力控實或取之客販或取之鄰境或取之産米之鄉移其他經營之資為此時懋遷之舉雖所以利人亦所以利已定時而斂及時而𤼵是獨不可為歟官司何幸富者有好義之心必不裁其價直必不限其數目必不驅東就西強此從彼使之有州縣奔走之撓如此又何憚而不運糴又况官民有相因之勢貧富有相依之情貨財穀粟有相通之理凡所以為委曲者不過欲轉貴糴而為平糶回飢嵗而為豐年一邑一鄉俱得一飽隐然有安富恤貧之道皆因所利而利之耳有人心者安肯坐視雖然官司亦不以虚談而致實利冇能争先倡率悉意奉行灼然恵及於民自當第其輕重隨其多寡厚加旌賞以示表厲如士庶之借補蠲役寓官之減價升秩申之臺閫請之朝廷冇勞必酬的非文具若夫閉糴増價泄糶出境有司之法昭昭太守亦不得而私也力控廟朝弛旁郡糴禁捐帑分糴列四局平糶市價隨減又稅家運糴應勸分全民以全活棠隂蔽芾環召有日邦人有借恂之願焉公字正已五王之胄相國之孫今為天台人
  稅賦
  郡處萬山中土㝡瘠民㝡貧均賦任役不可一日無仁政紹興界多歴年所圖籍淪散豪民猾吏相為姦欺貧民下戸俯首受困至舉其所謂仁政者而彷彿之反曰不仁人情之難齊久矣不均不平不澄不清寳祐乙卯行手實不及竟戊午知州謝奕中奏請修明經界之舊有㫖諭之于朝屬縣奉行有䖍有不䖍故民瘼有甦有不甦仁政之行果難矣哉諸縣稅額悉前志之舊今不復書姑摭建徳縣修明之畧于左方它縣雖以成籍來上然未足以𫝊信不敢書
  建徳縣民産官産之不均稅者在外
  坊郭基地以丈計得三萬三千八百六十四田以畝計得十三萬一千六百三十五山若桑牧之地以畆計得五十四萬五千二百九十七石巖雲霧地之不均稅者在外物力
  坊郭基地以三等均數計物力三萬一千一百七十二貫有竒
  田山桑牧之地為等不一計物力七十七萬四百四十八貫有竒
  總計八十萬一千六百二十貫有竒
  民戸入納有産稅有和預買悉輸絹盖産稅之外别敷和預買名色殽紊起敷碎煩小民至不能曉又於内各有分數俾之以錢代絹謂之折帛錢是致小民重為吏攬所愚毎年起敷之數吏得以髙下其手今合産稅和買之絹為一每物力四十一貫二百均敷絹一疋即一貫三十文敷一尺坦然明甚合而計之正足元額一萬九千一十疋之數外折帛錢徑以物力一百貫敷納三貫其物力十五貫以下人户免敷合而計之用足元額一萬九千九百八十貫之數他如茶錢役錢稅綿上供絲之類大率倣此官無虧賦民無重征真百幸事也籍成邑宰潜說友為序紹興經界距淳熙末圖籍已多散失且嘗詔漕臣督州縣補葺之則自淳熙至今日其𡚁又可知已豪右詭名規避姦胥舞文變易賦額銷蝕豈惟嚴陵哉寳祐戊午版曹始用舊額徵諸郡太守告院謝公諗于衆曰有土此有財固也泛以舊額責之縣則産去稅存者其奚堪毋已則按經界之舊而修明之乎亟聞于上玉音俞之說友學製阩庸奉行㫿謹遂詢僉謀賓鄉望嚴選任曾不期月而九鄉二十一都各以其籍来上廼視鄉分廣狭計物力多寡裁其溢而覈共虧因其輕而革其重不底於均不止於是舊額無損新征頓輕義役成規藉以息民詞科買均配藉以應上命宿奸老蠧既為之風瀟雪滌而數十年之苦於白輸者脫然如沉痾去體聖君賢太守之賜不其大哉既成父老請以䓁則鋟諸梓俾勿壊用略叙其梗槩 朱文公曰三十年一畨經界方好至哉言乎潤澤而推廣之尚有望於來者開慶已未良月既望宣教郎特差知嚴州建徳縣主管勸農公事兼軍正潜說友序
  軍餉
  郡以絹三萬六千疋代婺輸上供易婺米一萬五千碩以供郡餉此皇祐指揮所以便兩郡也今代婺之絹户部直重於嚴而婺米每每負償雖朝㫖督之輒不報嚴以之困前守屢申廟朝欲令嚴自糴米婺自輸絹未俞也景定庚申今侯錢可則力控得請景定元年八月空日都省劄子指揮節文照得嚴州每嵗為婺州代納上供絹三萬六千疋婺州却撥米一萬五千石凖還嚴州應副支遣自皇祐間有此指揮其來已久嚴州之絹起解版曹不至有欠惟婺州之米多是占吝遂至拖壓盖以嚴為鄰郡莫可誰何未免忽視今據嚴州申積欠米計二萬八千三百餘石今年合撥之米又不在此數嚴州雖屢常申述朝廷亦屢行摧督婺州官吏視為故常更不遵奉今若不與區處變通則婺以抵捱為得計而嚴之瀆撓卒未巳合議指揮聖㫖令嚴州於嵗額代婺絹内截留一半一萬八千疋自市米充軍食仍以一半絹解赴户部婺州亦今解絹一萬八千疋補足戸部元額却與免撥米還嚴州並自景定元年分為始仍下戸部照應施行其婺州所欠米數照元行下運司嚴摧撥還審如朝㫖猶是嚴代婺輸絹一萬八千疋而婺乃盡免餉嚴婺兩郡得失較然明甚而婺猶拒命不聴明年戸部以兩郡申請不以白于朝復如皇祐指揮但俾婺米先入于嚴然後趣嚴絹入郡景定元年十月空曰省劄户部申照得嚴州代婺州解絹以充上供婺州撥米還嚴州充軍粮其來非一日矣邇年兩郡互有申請施詳案牘其曲不在嚴而在婺盖嚴代婺解絹廼承戸部拘催不可稽違婺還嚴之米既無統攝率是違欠甚至開慶年間尚欠二萬餘石宜乎嚴之欲請于朝欲將代解之絹從本州折價糴米徑令婺自解絹凖省劄行下許令嚴州于代絹解内截留一半計一萬八千疋自市令以充軍食仍以一半絹解赴戸部亦令婺州解絹一萬八千疋補足户部元額却與免撥米還嚴州自景定元年始續婺州乞解絹解米各仍舊貫本部又已節次備申續凖行不若婺州欲仍舊貫令須預辦一年之米一萬五千碩發還嚴州方可從申續又據婺州申已樁到米一萬石即還嚴州今嚴州又申每嵗差撥人舡取米每令坐困乞照近降指揮監婺州解絹容本州自措辦軍粮及謂婺州所報見冇米一萬石以待本州取發者平時率是虚給以脫本州先次解絹本部今與酌可行之說為悠久之計嚴州解本部之絹不患其不足婺州還嚴州之米深慮其失信欲催嚴州之絹當先催婺州之米州郡一也體統一也豈可謂本部可催嚴州之絹而不為嚴州催婺州之米乎况嚴州申請不已者止以婺州之米不還米苟還矣其將何辭所有景定元年互撥米絹嚴州已將合解一半之絹折價糴米以充軍粮訖况隔一載難于再理當令婺州將合還嚴州景定元年米一萬八千石每石照農寺司折價解部買絹補還元額專官前往守待起𤼵所有景定二年以後年分其婺州還米一萬五千石嚴州解絹一萬八千疋各分作三綱須管婺州先自起𤼵本色米斛至嚴州交管同嚴州絹綱申𤼵赴部第一綱十一月下旬第二綱十二月下旬第三綱次年正月下旬婺米之交管嚴絹之起綱定在如期同時到部仍委各州僉判任責提督申自今後各部僉判批考及離任須管具本年本任内各處𤼵米𤼵絹數目月日申本部㸃對如無欠闕𠉀行下方許批書欲乞劄下嚴婺兩郡遵守併乞劄下吏部遵守施行𠉀指揮照得嚴婺州兩易絹米事昨降指揮已自平允今户部以兩郡析申不已區畫悠久之說来上理亦可行須議指揮十月二十二日奉聖㫖依戸部所申事理令各處遵守施行仍令各部正任通判任責催𤼵不許違戾婺果守信嚴亦何不利之有第婺為反覆終不如行兩易之為愈也







  景定嚴州續志巻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