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巻二十七 景定建康志 巻二十八 巻二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景定建康志巻二十八  宋 周應合 撰
  儒學志一
  儒以道得民人不學不知道天地所以位萬物所以育皆儒學之功用也六朝豈無學搃明有觀集雅有館北郊崇儒西邸授經鹿苑書臺士林文室然皆無救於時何也學未得其本也我宋龍興聚奎發祥真儒輩出正學大明河南程子得濂溪周子之傳上續孔孟之緒則嘗仕于此南軒張子傳道五峯者也則嘗侍親于此西山真氏學宗濂洛者也則嘗持節于此先後儒宗壽脉斯文剖符持節奕奕相望所過者化遺風可挹橫經授業率多名勝故其士不止汲汲于科舉尤孳孳于講學固宜治教休明習俗淳厚一洗六朝之陋今廟學聿崇精舍偕闢興所教也學掾並設山長特命重所職也經籍富儲博所考也帑庾益增盛所養也先哲列祠起所慕也科目得人驗所用也故特書之作儒學志諸郡乗學校無特志唯判録有學志今倣之必儒學自為一志表所重也
  前代學校興廢
  晉建武元年十一月征南軍司戴邈上疏曰䘮亂以來庠序隳廢世道久䘮禮俗日弊今王業肇建萬物權輿謂宜篤道崇儒以勸風化元帝從之始立太學 江東大饑詔百官各上封事益州刺史應詹上疏曰元康以來賤經尚道以𤣥虚宏放為夷逹以儒術清儉為鄙俗宜崇奨儒官以新治化 太興三年皇太子釋奠于太學 咸康三年國子祭酒袁瓌太常馮懐以江左寖安請興學校帝從之立太學于秦淮水南廢丹陽郡城東南徴集生徒而士夫習尚老莊儒術終不振 太元十年尚書令謝石請復興國學于太廟之南 宋元嘉十五年立儒學于北郊命雷次宗居之明年又命丹陽尹何尚之立𤣥學著作郎何承天立史學司徒叅軍謝𤣥立文學 宫苑記儒學在鍾山之麓時人呼為北學今草堂是也𤣥學在雞籠山東今棲𤣥寺側史學文學並在耆闍寺側 二十年三月皇太子劭釋奠于國學顔延年作釋奠詩見詩𩔖 二十七年罷國子學而其地猶名故學 齊竟陵王子良開西邸延才俊遂命為士林舘西邸在雞籠山 梁大同六年于臺城西立士林舘延集學者武帝初好儒術其後尊信佛法講譯内典而士林輕矣 南唐書跨有江淮鳩集典墳特置學官濵秦淮開國子監今鎮淮橋北御街東舊比較務即其地里俗呼為國子監巷
  本朝興崇府學
  雍熈中有文宣王廟在府西北三里冶城故基天聖七年丞相張公士遜出為太守奏徙廟于浮橋東北建府學給田十頃賜書一監景祐中陳公執中又徙于府治之東南即今學基建炎兵燬紹興九年葉公夢得更造學援西京例奏增置教官一員淳熈四年劉公拱重修慶元二年張公杓建閣以奉御書閣下為議道堂稍重釋奠禮儀儲典籍增既廪文風大振淳祐初年别公之傑增修學宇六年趙公以夫即命教堂更名明徳增造兩廊以安從祀十年呉公淵列祠先賢增學廪創義莊寳祐中馬公光祖興學校舉孝㢘築周漢以來名賢祠而贊之士氣興焉
  葉夢得作府學記先王以武定天下必以文終之江漢宣王南征之詩也言甲兵車馬之盛備矣末乃曰矢其文徳洽此四國治道豈不有本乎衛靈公問陳子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子豈以軍旅為不足學哉以為知所以為俎豆則軍旅無不可為雖曰我戰則克可也漢髙帝悉定楚地獨魯不下引天下兵欲屠之魯中諸儒尚講誦習禮絃歌之音不輟遂不敢加而待其服大道之行固有不期然而然者孰謂魯諸儒而能折髙帝推而上之舜舞干羽而有苗格謂之誕敷文徳盖理義之在人心莫不皆有茍未至於絶滅不幸䘮失雖至於犯上作亂徐返其本亦必悔而知變善為治者可待之以變而得所向不可期之以絶滅而終不返則文徳其可一日廢於天下乎學校固理義之所從出而斯文之所先也建康領江左八州之地於東南為大都㑹異時文獻甲于他方舊有學在州之巽隅更罹兵火城郭鞠為丘墟獨學宫巋然僅存頺垣敗壁毁厭相藉生徒奔散博士倚席不講紹興二年某始以安撫大使分鎮時自淮以北裂為盗區蜂屯豕突鼙鼓相聞盖欲葺而未暇後七年大駕還錢塘詔以建康為留都䝉恩復畀居守視事之明年輯寕荒殘流亡稍復民益安業於是喟然曰可以有事於學矣乃命其屬因舊址盡撤而新之起已未孟冬訖庚申仲春凡五月為屋百二十有五間南向以靣秦淮增斥講肄列置齊廬髙明爽塏固有加於前不侈不陋下及庖圊罔不畢具既又作小學於大門之東復命有司諏典禮簿正祭器作新冕黼皆中程式覈其田之在属邑募民耕者千九百十五畆嵗入其賦為米若豆與麥五百四十斛有竒坊之得自酤者三區嵗入其課為錢百八十萬有竒地之占府城得佃而居者八十有五所嵗入其租為錢六百七十五萬有竒各為圖籍以時輸之凡廪給之費無有欺匿乃以上丁釋奠於先聖前期率郡執事齋於兩序諸生無不從視滌省牲惟謹夙興籩豆在列史告時至以次就位正笏垂紳珮玉鏗鏘降登伏興卒事無違禮成受釐隮爵于阼觀者數百人無不太息感動退而揖所與祭者而告曰子衿之作鄭人所恥是不知在鄭何公然傳載然明欲毁鄉校子産不可則當子産時鄉校盖復存是鄭之學未嘗終廢有子産則能興之焉四方用兵踰十年學校之列于郡國者其亡與存我不敢知惟天子以仁孝勤儉治天下克復大業願與中外休息還之承平者盖終食不忘也上帝監觀亦既歸我河南之地兵革漸息惟宣王之徳于兹將興吾邦號陪都視定鼎郏鄏實為宗周是亦風化之首其復有學自今始肉食者其可不推子産之為鄭以求先聖眷眷俎豆之意相與先後輔成吾君之志布衣韋帶亦必有宏逹英偉之士㧞于草萊接踵繼起由此而出以共濟一世者子大夫尚勉之皆曰唯遂為記刻之石後來者其有攷焉
  大成殿在櫺星門北㦸門内從祀位在兩廊舊禮器漆繪竹木為之寳祐二年王公埜置新禮器尊罍勺爵簠簋坫豆皆造以錫定陳器實饌儀為二圖春秋上丁釋奠則舒于殿前以示執事
  御書閣在明徳堂後
  黙齋游公九言記有國有家者崇設學校將以教民興行也民之生也分則君臣親則父子兄弟配則夫婦責善則朋友是乃人心同然日用之常者而聖人嚴之城池之守甲兵禁令之防非可少緩而聖人弗恃何哉學校之事固不若威强制禦可以旦暮見效然三綱明則姦宄知畏五教修則良心日生詩書之澤䝉被生民而不知試使六經之言一日墜地名義廢而不存天下事可勝言乎帝王之治始於徽五典謹庠序民興行而朝廷尊秦燔六藝隳大倫而國隨之漢唐以降嚮道雖不及古若仁義起兵綿蕝制禮與夫投戈講藝銳情經典厥祚亦昌末世賤學雖不至秦然名存實亡格言弗用士氣傷而風節壊兆亂皆一轍耳學校重輕用以卜人之國真蓍蔡也歟我宋肇基務先文教慶厯初遂詔州縣皆建學而列聖訓告尤備紹興中又以石經嘉惠士子三代之後未有也建康學宫舊在西北隅景祐初元陳公執中徙今地建炎蕩於兵戎紹興九年資政殿學士葉公夢得復新之規模略備獨累朝御書緘藏夫子殿中嚴奉猶闕慶元乙卯寳文閣學士尚書廣漢張公來鎮扶善翦姦禮延多士教授王益祥陳與行因有請焉大旨謂學校風化之源尊君人倫之首不有所表為政者得無闕典建康江淮都㑹曽弗如偏障支壘猶能寳儲列聖奎畫願有所尊以明示州人俾知國家崇儒也諸生洪□裴叔度朱舜庸朱夢龍郭致一等從其後尚書悚然改容顧嵗饑方講荒政明年遂命安撫司幹辦公事游九言恊兩教授經始其事充其司者使臣李榮董役徒陳欽核金穀吏羅演宋繼先俞友仁行文書魏輔李鑑録出納計工程者軍典王永譏門者嚴惠卒九人典用物馮亮尉辛韓鄭耿三旺也分役事薛進雷興斌旺二李也匠五等魏安正䋲墨精巧規制合度觀者賛焉朱義副之棟梁既具梯雲行空運機牙而屋之者戴義也瓦甃邵立也織葦折竹汪徳也刻欄雕枅制木之小者王士寕也起七月丙午畢季冬望閣左右舊挟洿池慮其久而淫潤頹吾址焉最後齋諭嚴康時請躬視役夫運甓覆簣以實之用人之力積二萬八千有竒訖事不鞭一人盖揭通衢示其直以招之非下諸邑逮追也用緡錢八千碩米七百皆有竒焉閣髙六丈三尺縱廣五丈四尺橫廣視閣髙之數加其三竒其尺如之下為議道堂以待師生間燕游泳而講諭也役無半朞費弗盈萬擇人而使之小大恊心也教官復告於府黌舍久且弊益祥與行之來也撙節濫浮得蘆場羡錢八百緡米七十碩願附建閣葺之易命教堂腐撓四之一門廡之易者十二公厨撤而更造閣東隅創較藝謄録舍九楹復可支嵗月矣役甫罷尚書移鎮南昌欲求當世大官紀述又明年九言益祥與行俱廹代去諸生謂記文未立來者無攷先生其書之王廣文以九言終始涖役属筆焉九言曰較期㑹稽用度職也對揚上賜所弗敢及俟記言之嘗觀孟子論無恒産而有恒心者士也夫學也者雖以明人倫而倫之所以明實自人心始國家設置師儒弗以吏道相臨異時士子充貢論官又非止養其身榮其家也學者亦知所以養其心乎人之心清明純粹初本至善無纎毫之私也若養于厥初安有過失惟其稍長而交於事物則誘而雜之愛欲之招忿戾之摇利害之奪心始不得其正焉心萌而事随其害豈勝既耶是以明友之義㕘於五者之倫正欲閑其邪以存其心日用致察而知已私之所從起此心既正達而行之則本忠孝崇事業以光明于時居而未出則雍容令徳履蹈規矩以表勵于鄉黨國人豈非士君子之學歟是知士君子者實為四民風俗之倡而學校者又為一郡士子風俗之倡諸君久被教育必自知之九言賤且細足跡幾徧江南每愛金陵土風質厚尚氣前年攝行倅事日受訴牒不過百餘較劇郡纔十一爾故為吏為兵者頗知自愛少健狡之風工商負販亦罕聞巧偽二年三被州牒走村墟賑饑省旱澇視城郛加樸魯焉若教化素明豈不易治慨念老矣行歸山林因是役也相與周旋數月能無拳拳敢併書於後當使金陵質厚之俗得所視傚以無負國家崇儒之意是九言有望于此邦學士大夫之心也三年丁巳季秋承直郎建安㳺九言題記
  講堂即明徳堂虚齋趙公以夫所更也
  議道堂在御書閣下
  正録位在明徳堂之左
  直學位在東廊之首
  諸職事位在明徳堂之右
  齋舍東序三齋曰守中曰進徳曰說禮西序三齋曰常徳曰育材曰興賢又一齋曰由義在職事位之後直舍二所在議道堂
  新祭器庫在大成殿前東廊之南
  舊祭器庫在御書閣之東偏
  客位在西側門裏
  公厨在東序後
  學廪在西序後
  義莊倉在議道堂後西偏
  射圃在義莊倉之西有亭名繹志
  修學記化民成俗之由學古矣而王制之興學乃在於無曠土游民食節事時樂事勸功尊君親上之後豈庶富而教三代之制度施置大略然耶人倫之不明聖人不能一日以為治則學豈緩事也哉凡王制之云云者皆所以為教必如是而後學可興教可成不得以陵節而施之也建康學故在府之西北隅景祐元年天章閣待制陳公執中重建兹地中厄兵燼紹興九年左丞葉公夢得實新之距今裁四十年而椽棟陊撓瓦飄壁摧殆無以尊聖祀宏教基者淳熈二年今觀文殿學士建安劉公珙來鎮兹土謁奠之始視學圮陋心拳拳焉時適以旱告公視飢由已惟荒政是力既民被實惠若更生則凡所以教民者次第修舉以春秋釋奠所以事先聖先師者率不終敬公已事益䖍必視徹乃退以明道先生實傳孔孟之統而仁民愛物之政著於為上元簿時乃祠之學宫以示尊尚民有與猶子訟至庭者公占辭自責剖晰天理民至感以泣争心兩絶由是家傳户誦閭閻興輯睦之風公一日詣學顧謂文學掾汝楫黼曰學宇之弊若此葺其時乎乃捐公帑三百萬命知上元縣薛裵董其役學亦傾積嵗所儲得錢百三十餘萬以佐費僦工市材易壁之圯腐而峻整之飾象之䵝晻而采章之堂廡齋廬廪廥庖湢弊者修壊者創計以堅久不為茍美寢處所須凡用嚴具以淳熈五年二月戊寅始事四月晦日訖工公臨觀延見諸生因講明為學之要而誨之以義利之説莫不感厲懐來絃誦相属乃卜日之吉躬率寮寀行釋菜禮且肅鄉老而燕饗焉耆艾嘆嗟睹禮知古請伐石以紀不朽汝楫等曰公為政三年于此而始修學豈諱勞惜費而後始為之哉是公不在修學修其教也土木之工易壊而金石之壽有紀國家敦崇學校過於漢唐所以壽斯文之脉者養士力也上不得不以科第取士士不當止以科第自期自士之溺意於進取而道學廢自進取不在郡學而鄉校衰凡公之所以留意於此邦拳拳焉而教之而新之而告之者既聞耳矣修其身以善於其鄉修於鄉以善其國人則其傳也視土木之工金石之壽寕有既耶若夫重違耆艾操筆紀事則汝楫等職也敢辭淳熈五年六月甲子廸功郎充建康府府學教授黃黼承議郎充建康府府學教授章汝楫記從事郎監建康府户部大軍庫門許及之書
  重修府學景定四年制使姚公希得差總管曹臻董其事將本學殿堂齋舍學門櫺星門倉屋等處并兩教官廨舍並行修葺一新兼置動用等物總費錢四萬二千一百八十餘緡米六十四石九斗有竒
  置教授
  天聖建學置教授一員紹興九年因左丞葉公奏照西京例增置一員分東西㕔東㕔在學之左西㕔在學之右其初東西題名合為一後析為二
  東西㕔總題名記學以明倫而建官以傳道而設厥任豈輕也哉建業巨麗視上都多秀民異時冠倫魁秉鈞樞者皆由是乎出分教于兹亦一時選舊止獨員至紹興初石林葉公居守纔建議增置列廨於學之東西其西惟舊莫詳所始其東則自葉創而以盛光祖始焉㕔故無記前政沈元肖與同僚孫才弱實講求之得三十有二人未暇刻而沈代汝楫乃後之與才翁一見而契喜二㕔可跬步日相從不虚有講習樂不知官之冷也於是欲刻之石才翁老於文學宜記乃以属汝楫辭不可遂書庶繼今相與盡心於斯道俾學者有所興起以追美於前聞人他日明秀隽偉出而為名公卿則將推其教之所自顧豈不預有榮耀是記豈特列名氏而已哉淳熈四年二月二十二日宣城章汝楫記晉陵孫鼒書開封趙善珏題
  劉亘    錢壽朋   孫适
  黃唐傑   葉萃    汪喬年
  陶去泰   盛光祖   丁婁明
  蔣汝功   郟次雲   李木
  胡靖    蔡珵    王賔
  祝公逹   李木    謝芷以上嵗月皆不可攷周必大修職郎紹興二十八年二月初二日到任三十年二月十四日除太學録戴逹先
  唐仲友從事郎紹興三十一年十月十三日到任隆興二年正月初七日任滿王信廸功郎隆興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到任
  黃石從事郎紹興二十九年四月初六日到任三十二年二月十四日任滿
  曹崈承議郎紹興三十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到任隆興二年四月二十七日任滿徐揚承議郎隆興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到任乾道二年四月二十七日任滿
  何作哲承議郎乾道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到任四年六月初二日任滿
  梅瑛廸功郎乾道四年六月初三日到任
  莫澄從事郎乾道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到任
  朱佾修職郎乾道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到任淳熈元年正月初二日任滿
  孫鼒廸功郎淳熈元年正月初三日到任四年三月初二日就任闗陞從事郎
  王椿文林郎淳熈十五年七月初三日到任紹熈元年四月遇覃恩循儒林郎二年八月二十
  九日任滿

  陳震之從政郎紹熈二年八月二十九日到任
  王益祥修職郎紹熈五年十月二十日到任慶元三年十一月三十日滿
  余禹疇從政郎慶元三年十一月三十日到任嘉泰元年正月二十八日滿
  陳憺從政郎嘉泰元年正月二十八日到任嘉泰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滿
  程珌從政郎嘉泰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到任
  黃雲翼廸功郎嘉定元年三月初九日到任於次年六月二十五日闗陞從政郎至嘉定四
  年四月初一日任滿

  蘇漢廸功郎嘉定四年四月初二日到任
  黃膚卿廸功郎慶元三年十月十三日到任慶元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滿
  范擇能從事郎慶元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到任嘉泰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滿田曉從事郎嘉泰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到任開禧三年四月二十日年滿離任黃勻開禧三年四月二十日到任
  馮特卿從事郎嘉定三年七月十四日到任六年七月十六日書滿
  黃民望廸功郎嘉定六年十一月初十日到任七年三月十四日除太社令
  朱方大文林郎嘉定七年十月十六日到任至十年十月十八日年滿離任
  繆師臯廸功郎嘉定七年五月初四日到任至當年八月十四日離任
  楊邁從政郎嘉定七年十二月十二日到任至十年二月初十日離任
  闕從政郎嘉定十一年二月十二日到任至嘉定十四年二月十四日任滿
  陳珏修職郎嘉定十四年正月四日到任十七年正月四日滿
  徐庭圭宣義郎乾道二年二月初十日到任
  李廷直廸功郎乾道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到任六年十二月任滿
  薛珪從事郎乾道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到任九年八月初十日任滿
  沈宗說從政郎乾道九年八月十一日到任淳熈三年十一月初十日就任改宣教郎章汝楫承議郎淳熈三年十一月十日到任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任滿
  胡絃廸功郎淳熈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到任六年十月八日闗陞從事郎八年四月二日用
  出疆賞循文林郎

  徐嘉言從事郎淳熈九年二月十二日到任十二年二月二十二日任滿
  林思聰廸功郎淳熈十二年四月初五日到任十五年七月初二日任滿
  黃黼廸功郎淳熈四年四月初一日到任七年四月二十三日任滿
  王誠之從政郎淳熈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到任
  鮑義叔從事郎淳熈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到任
  王萊從事郎淳熈八年十月初三日到任十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滿
  鮑士良廸功郎淳熈十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到任十五年二月二十五日任滿朱士挺從政郎淳熈十五年二月二十六日到任紹熈二年二月二十六日離任陳大應從政郎紹熈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到任
  陳與行廸功郎紹熈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到任慶元三年十月十三日滿
  歐陽偉從政郎嘉定十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到任至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任滿
  東㕔續題名記金陵號留都之府學宫設兩教之員自我髙宗六飛南渡則已然矣題名有碑具紀其實東西二㕔合為一記由紹興初迨今未及百年而累政之書充塞盈溢不容附麗於是得堅珉二分東西而兩之各為之記以續前志曩自盛光祖而下至歐陽偉凡屬於東者一十有八人今新碑之創始於嘉定之癸未而珏也適當其次輙首書以紀嵗月自為而自書之雖陋不辭嗣是列銜而累書則以待于後之人若夫締創之有端紀述之有人則已備見於前志無庸贅叙時嘉定十有七年正月既望修職郎充建康府府學教授三山陳珏記
  陳珏修職郎以嘉定十四年正月四日到任十七年正月四日滿
  蔣襃然承直郎嘉定十七年二月十六日到任寳慶三年二月滿
  潘忠恕廸功郎寳慶三年五月十日到任至紹定二年正月十二日解罷
  劉泳從政郎紹定二年八月十三日到任五年八月十三日滿
  歐陽方承直郎紹定六年十月初三日到任端平三年五月三十日離任
  孔聖義承直郎端平三年十二月二十日到任嘉熈三年五月三十日外改知銅陵縣沈煇嘉熈三年九月初九日到任
  方逢辰淳祐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到任淳祐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滿
  呉必逹淳祐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到任
  蔣熊淳祐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到任淳祐十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滿
  李杞淳祐十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到任寳祐元年十月初八日丁母憂
  葉維華承直郎寳祐二年正月初一日到任寳祐五年二月十八日任滿
  陳煥武寳祐五年二月到任
  趙與种開慶元年十一月十五日到任
  西㕔續題名記六經不作史法代興世謂漢辭類經唐辭類史然辭學之盛莫盛有唐攷之當代人自為家類皆㫪容嚴宻雄眎千古繼是而降世教寖舛口耳授受日談虗空以言語之録而為經以課試之辭而為史沉流沒溺莫能自脱往往理亂不聞臨事失據不止腸枯思涸筆膏不流而已也抑嘗觀諸銓筦尤有感焉縣令者百里之宅生也獄掾者千里之司命也博士者一郡之統學也勝任與否懵不熟問一吏倡呼如格即注今日以是取士他日以是教人由前而論則學者之敝由後而言則教者之責教明於上則人興於下故曰古之為師者由下而宗之後之為師者自上而擇之宗者以道擇者以官然守官則亦守道矣顧擇官易乎哉金陵陪京也典教重任也景温由廟朝推擇而來研精教事縫掖歸心其為教也求之經以浚其源貫之史以沃其膏則胸中汪洋渾灝用世有餘奚有於辭章乎變秦淮之地為鄒魯之鄉可必也顧予曏也嘗懷虚席之愧今亦一洗矣獨此邦之幸哉且登名之石已滿復更植之使來者有攷焉是又大易教思无窮之義也景温范氏名光鄞江人其元嘉定其歳壬午月無射日甲子中奉大夫權尚書吏部侍𭅺兼同修國史兼實録院同修撰兼權中書舍人程珌記
  范灮廸功郎嘉定十四年二月十六日到任至十七年二月十六日滿
  王漢章從政郎嘉定十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到任寳慶三年五月滿替
  許巨川文林郎寳慶四年十二月初九日到任紹定四年正月十一日滿
  顔儼承直郎紹定四年正月到任
  計明龜儒林郎紹定五年十月到任端平二年正月赴班
  陶熾文林郎端平二年三月二十一日到任嘉熈二年三月十二日滿
  莫子文從事郎嘉熈二年三月到任淳祐改元四月赴班
  趙若炳從事郎淳祐元年七月二十四日到任淳祐四年八月初四日滿替
  胡太初廸功郎淳祐四年八月初六日到任六年十月二十三日離任
  薛嶠廸功郎淳祐六年十二月初六日到任九年十二月初六日滿替
  宋自强從政郎淳祐九年十二月初六日到任寳祐元年三月十七日滿替赴班趙熄夫修職郎寳祐元年三月二十七日到任寳祐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滿替陳懋欽廸功郎寳祐四年四月到任
  劉應子儒林郎寳祐六年六月初六日到任
  置經籍
  天聖中賜監書紹興初賜石經今不復全近時師儒收拾經子史集亦多未為大備閫府方求國子監書以惠多士云
  增學計
  天聖七年始建學朝廷給田十頃其後續有增撥至靖康間增至三十八頃五十七畮房廊七十一間及酒坊三處嵗收錢一千八百二十四貫有竒至紹興二十八年以秦申王所送錢一萬貫續置到田一千八百九十畆其後本府又有增撥至於景定田地之所𨽻者具九千三百八十畆一角六十步坊場之所𨽻者三嵗入錢二萬四千餘貫銅井坊在江寕縣銀林坊鍾山坊皆在溧水縣蘆場之所𨽻者二嵗入錢四千三百餘貫白鷺洲一所計一十五頃三十八畆有竒水𤓰洲一所計六百畆有竒通而計之嵗入米三千八百八十餘石菽麥四百石錢四萬一千餘貫柴薪絲麻之入不與焉㑹計有籍記載有碑皆掌於學提督錢糧則通判東㕔之職也
  立義莊
  義莊創於淳祐辛亥退庵呉公守建康時也是年四月府有牒報學其略曰當使昨見四明府學有義莊一所每年收到租課凡簮纓之後及見在學行供破食職事生員遇有吉凶於内支給贍助心甚慕之建康府士子貧窶者多或遇吉凶多闕支用尤可憫念今用錢五十萬貫回買到制司後湖田七千二百七十八畆三角二十八步嵗收四千三百餘石市斗米麥相半發下本學置簿椿管如委的簮纓之後及見在學行供職事生員或有吉凶請具狀經學保明申上給米八石麥七石米每石折錢三十六貫麥每石折錢二十五貫本年發糶田上舊租米麥解到價錢一十二萬餘貫發下提督府學錢糧㕔照應拘收自五月為始照規支給仍將後湖莊田地畆步分明入籍自本年夏料為始徑自拘催將所催租課於廣濟倉寄放椿頓本學養士錢米不相干涉牒學照應施行仍示士子知悉府學回申八項一欲就本學空閑地叚置倉收樁米麥一欲就學庫旁令夾截一庫收樁錢㑹一欲専及土著不及游學之人一欲將到殿入學赴任人委係貧窶者照吉事例併與周給一欲立凶禮支助之例惟祖父母父母自身親兄弟妻子事故者當給不許以疎為親以無為有妄陳茍得一欲請教授同正録直學五員親到倉庫同收同支授又親書交領置簿登載嵗終有㑹一欲置租課總簿催銷季終有㑹一欲將田畆籍冊及義莊始末並刻於石以垂永久五月二十二日府牒並從申行至次年二月又牒勘㑹本府昨置立義莊如委係簮纓之後及見在學土著行供職事生員貧窶者或有吉凶從府學保明申府給米八石麥七石米每石折錢三十六貫麥每石折錢二十五貫則例雖已立定規模尚未為廣自今月二十六日為始如是他處游學士人見在本學行供或在本府寓居雖非土著如有吉凶併與一例支給兼照得人人申府亦恐煩瀆今専委西㕔通判提督如遇有陳乞之人即請本學契勘詣實保明具申提督㕔支給牒學遵照施行
  義莊記昔文正范公自為西帥迄登二府慨以禄賜所入置負郭膏腴千畆名曰義田以贍族黨錢君公輔髙其義而為之記嘗閱至此喟然歎曰夫義者充一念而萬年可繼周一方而四海具贍若濟以乗輿給以釜粟君子不謂義也世之卿大夫士躡華途美飲食日與族人相娯樂可也而光景自肥本枝皇䘏鮮有不屯其膏者念或到此則又力多乏絶况鄉里乎至若位極鼎軸歸榮錦晝日與鄉人接殷勤宜也而霄漢自尊胡越下視鮮有克貫其脉者枌陰梓里欲一望羽儀且不可况天下乎惟留帥資相呉公則不然公金陵人也以忠勤行六經以忠勤治天下建牙未幾鼎新鄉校豐廪粟增膳錢可謂急先務矣若猶未也每對僚属必于四明義莊口之弗置廼命攸司亟其經營以錢五十萬緡得後湖莊田地七千二百七十八畆有竒米麥嵗為斛四千三百餘碩歸之學宫度其地得議道堂左闢屋三十楹目曰義莊凡鄉邦簮纓之胄韋布者流嫁娶婚塟皆有給處而學若籍賢闗第太常者出而仕若驅行李抵戍𤓰者莫不與焉其闗世教不輕矣属文學掾洎前廊嚴其考核而時其出入嵗終則㑹之吉與凶例予以米若麥厥碩一十有五惠至渥也州人士讙然歌曰燕竇恤孤西門賑貧昔耳其名今身而親近舉而逺存有以飽我公一念之仁與而麥舟瘞而枯骨昔凶而家今幽而宅薄費而厚得有以銜我公至仁之徳是仁者義之推義者徳之著也噫以范公好施止於親之貧疎之賢者猶未暇他及今秦淮鍾阜大江南北四通八逹在在皆春比范公昔年義規益茂長而增之天下之䝉福未央也郡人若諸生踴躍批巖願有紀告來者自强濫巾璜泮職固宜矣服公厚義遂涉筆以書時淳祐十一年十一月既望從政郎差充建康府府學教授宋自强撰廸功郎差充建康府府學教授李杞書朝議大夫前主管成都府玉局觀沈先庚篆盖








  景定建康志巻二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