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卷第六 景德傳燈錄 卷第七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八

景德傳燈録卷第七

  懷讓禪師第二丗四十五人馬祖法嗣一十八人見録

潭州三角山緫印禪師   池州魯祖山寶雲禪師

洪州泐潭常興禪師    虔州西堂智藏禪師

京兆章敬寺懷惲禪師  定州栢巖明哲禪師

信州鵝湖大義禪師    伏牛山自在禪師

幽州盤山寶積禪師   毗陵芙蓉山太毓禪師

蒲州麻谷山寶徹禪師   杭州鹽官齊安禪師

婺州五洩山靈黙禪師   明州大梅山法常禪師

京兆興善惟寛禪師    湖南如㑹禪師

鄂州無等禪師      廬山歸宗寺智常禪師

    韶州渚涇山淸賀禪師 紫隂山惟建禪師封山洪濬禪師 練山神翫禪師 崛山道圎禪

    師 玉臺惟然禪師 池州灰山曇覬禪師荊州新寺寶積禪師 河中府法藏禪師 漢南

    慈悲寺良津禪師 京兆府崇禪師 南嶽智周禪師 白虎法宣禪師 金窟惟直禪師 台州

    栢巖常徹禪師 乾元暉禪師 齊州道巖禪師襄州常堅禪師 荆南寶貞禪師 雲水靖宗禪

    師 荆州永泰寺靈湍禪師 潭州龍牙山圓暢禪師 洪州雙嶺道方禪師 羅浮山修廣禪師

    峴山定慶禪師 越州洞泉惟獻禪師 光明普滿禪師巳上二十七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懷讓禪師第二丗法嗣

潭州三角山緫印禪師僧問如何是三寶師曰禾麥豆曰

學人不㑹師曰大衆欣然奉持 師上堂曰若論此事眨上

眉毛早巳蹉過也麻谷便問眨上眉毛即不問如何是此事

師曰蹉過也麻谷乃掀禪牀師打之麻谷無語長慶代云悄然

池州魯祖山寶雲禪師問如何是諸佛師師云頭上有寶

冠者不是僧云如何即是師云頭上無寶冠 洞山來參禮

拜後侍立少頃而岀却再入來師云只恁麽只恁麽所以如

此洞山云大有人不肯師云作麽取汝口辦洞山乃侍奉數

月僧問如何是言不言師云汝口在什麽處僧云無口師

云將什麽喫飯僧無對洞山代云他不饑喫什麽飯 師 㝷常見僧來便

靣壁南泉聞云我㝷常向僧道向佛未岀丗時㑹取尚不得

一箇半箇他恁麽地驢年去玄覺云爲復唱和語不肯語保福問長慶只如魯祖節文在

什麽處𬒳南泉恁麽道長慶云退巳讓於人萬中無一箇羅山云陳老師當時若見背上與五火抄何故如比爲伊解

放不解收 玄沙云我當時若見也與五火抄 雲居錫云羅山玄沙緫恁麽道爲復一般别有道理若擇得出許上坐

佛法有去處 玄覺云且道玄沙五火抄打伊著不著

洪州泐潭常興禪師僧問如何是曹谿門下客師云南來

鷰僧云學人不㑹師云養羽𠉀秋風 僧問如何是宗乗極

則事師云秋雨草離披又南泉躬至見師面壁乃拊師背問

汝是阿誰曰普願師曰如何曰也㝷常師曰汝何多事

䖍州西堂智藏禪師者䖍化人也姓廖氏八歳從師二十五

具戒有相者覩其殊表謂之曰師骨氣非凡當爲法王之輔

佐也師遂往佛迹巖參禮大寂與百丈海禪師同爲入室皆

承印記一日大寂遣師詣長安奉書于忠國師國師問曰汝

師說什麽法師從東過西而立國師曰只遮箇更别有師却

過東邊立國師曰遮箇是馬師㡳仁者作麽生師曰早箇呈

似和尚了㝷又送書往徑山與國一禪師語在國一章屬連帥路

嗣恭延請大寂居府應期盛化師廻郡得大寂付受納袈裟

令學者親近 僧問馬祖請和尚離四句絶百非直指某甲

西來意祖云我今日無心情汝去問取智藏其僧乃來問師

師云汝何不問和尚僧云和尚令某甲來問上坐師以手摩

頭云今日頭疼汝去問海師兄其僧又去問海百丈和尚海云我

到遮裏却不㑹僧乃舉似馬祖祖云藏頭白海頭黒馬祖一

日問師云子何不看經師云經豈異邪祖云然雖如此汝向

後爲人也須得曰智藏病思自養敢言爲人祖云子未年必

興於丗也馬祖滅後師唐貞元七年衆請開堂李尚書翶

甞問僧馬大師有什麽言敎僧云大師或說即心即佛或說

非心非佛李云揔過遮邊李却問師馬大師有什麽言敎師

呼李翶翺應諾師云鼓角動也 制空禪師謂師曰日岀太

早生師曰正是時師住西堂後有一俗士問有天堂地獄否

師曰有曰有佛法僧寶否師曰有更有多問盡荅言有曰和

尚恁麽道莫錯否師曰汝曽見尊宿來邪曰某甲曽叄徑山

和尚來師曰徑山向汝作麽生道曰他道一切揔無師曰汝

有妻否曰有師曰徑山和尚有妻否曰無師曰徑山和尚道

無即得俗士禮謝而去師元和九年四月八日歸寂壽八十

臘五十五憲宗謚大宣敎禪師塔曰元和證眞至穆宗重謚

大覺禪師

京兆府章敬寺懐惲禪師泉州同安人也姓謝氏受大寂心

印初住定州栢巖次止中條山唐元和𥘉憲宗詔居上寺玄

學者奔湊師上堂示徒曰至理亡言時人不悉強習他事

以爲功能不知自性元非塵境是箇微妙大解脫門所有鑒

覺不染不礙如是光明未曽休廢曩劫至今固無變易猶如

日輪逺近斯照雖及衆色不與一切和合靈燭妙明非假鍜

鍊爲不了故取於物𧰼但如SKchar目妄起空華徒自疲勞枉經

劫數若能返照無第二人舉措施爲不虧實相 僧問心

法雙亡指歸何所師曰郢人無汚徒勞運斤曰請師不返之

言師曰即無返句後人舉之於洞山洞山云道即甚道罕遇作家 百 丈和尚令一

僧來伺𠋫師上堂次展坐具禮拜了起來拈師一隻靸鞋以

衫袖拂却塵了倒覆向下師曰老僧罪過或問祖師傳心

地法門爲是眞如心妄想心非眞非妄心爲是三乗敎外别

立心師曰汝見目前虚空麽曰信知常在目前人自不見師

曰汝莫認影像曰和尚作麽生師以手撥空三下曰作麽生

即是師曰汝向後㑹去在 有一僧來遶師三匝振錫而立

師曰是是長慶代云和尚佛法身心何在其僧又到南泉亦遶南泉三匝振

錫而立南泉云不是不是此是風力所轉始終成壞僧云章

敬道是和尚爲什麽道不是南泉云章敬即是是汝不是

代云和尚是什麽心行 雲居錫云章敬未必道是南泉未必道不是又云遮僧當𥘉伹持錫出去恰好

師有小師行腳廻師問曰汝離此閒多少年邪曰離和尚左

右將及八年師曰辦得箇什麽小師於地畫一圎相師曰只

遮箇更别有小師乃畫破圎相後禮拜僧問四大五蕰身

中阿那箇是本來佛性師乃呼僧名僧應諾師良久曰汝無

佛性唐元和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示滅建塔于灞水勑

謚大覺禪師大寶相之塔

定州栢巖明哲禪師甞見藥山和尚看經因語之曰和尚莫

猱人好藥山置經云日頭早晚也師云正當午也藥山云猶

有文采在師云某甲亦無藥山云老兄好聦明師云某甲只

恁麽和尚作麽生藥山云跛跛挈挈百醜千拙且恁麽過時

信州鵝湖大義禪師者衢州須江人也姓徐氏李翺甞問師

大悲用千手眼作麽師云今上用公作麽有一僧乞置塔李

尚書問云敎中不許將屍塔下過又作麽生無對僧却來問

師師云他得大闡提 唐憲宗甞詔入内於麟德殿論議有

一法師問如何是四諦師云聖上一帝三帝何在又問欲界

無禪禪居色界此土憑何而立禪師云法師只知欲界無禪

不知禪界無欲法師云如何是禪師以手㸃空法師無對帝

云法師講無窮經論只遮一㸃尚不柰何師却問諸碩德曰

行住坐卧畢竟以何爲道有對曰知者是道師曰不可以智

知不可以識識安得知者是道乎有對無分别是道師曰善

能分别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安得無分别是道乎有對

四禪八定是道師曰佛身無爲不墮諸數安在四禪八定邪

衆皆杜口師又舉順宗問尸利禪師大地衆生如何得見性

成佛尸利云佛性猶如水中月可見不可取因謂帝曰佛性

非見必見水中月如何攫取帝乃問何者是佛性師對曰不

離陛下所問帝黙契眞宗益加欽重師於元和十三年正月

七日歸寂壽七十四勑謚慧覺禪師見性之塔

伊闕伏牛山自在禪師者呉興人也姓李氏初依徑山國一

禪師受具後於南康見大寂發明心地因爲大寂送書於忠

國師國師問曰馬大師以何示徒對曰即心即佛國師曰是

什麽語話良久又問曰此外更有什麽言敎師曰非心非佛

或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國師曰猶較些子師曰馬大師

即恁麽未審和尚此閒如何國師曰三㸃如流水曲似刈禾

䥥師後隱于伏牛山一日謂衆曰即心即佛是無病求病

句非心非佛是藥病對治句僧問如何是脫灑㡳句師曰伏

牛山下古今傳師後於隨州開元寺示滅夀八十一

幽州盤山寶積禪師僧問如何是道師曰岀僧曰學人未

領旨在師曰去 師上堂示衆曰心若無事萬象不生意絶

玄機纎塵何立道本無體因道而立名道本無名因名而得

號若言即心即佛今時未入玄微若言非心非佛猶是指蹤

之極則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學者勞形如猿捉影夫大道無

中復誰先後長空絶際何用稱量空旣如斯道復何說夫心

孤圎光吞萬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亡復是何物

禪德譬如擲劒揮空莫論及之不及斯乃空輪無迹劒刄無

虧若能如是心心無知全心即佛全佛即人人佛無異始爲

道矣禪德可中學道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王不

知玉之無瑕若如此者是名出家故導師云法本不相礙三

際亦復然無爲無事人猶是金鎻難所以靈源獨耀道絶無

生大智非明眞空無迹眞如凡聖皆是夢言佛及涅槃並爲

増語禪德且須自看無人替代三界無法何處求心四大本

空佛依何住璿機不動寂尔無言覿面相呈更無餘事珍重

師將順丗告衆曰有人邈得吾眞否衆皆將寫得眞呈師師

皆打之弟子普化出曰某甲邈得師曰何不呈似老僧普化

乃打筋斗而出師曰遮漢向後如風狂接人去在師旣奄化

勑謚疑寂大師眞際之塔

毗陵芙蓉山太毓禪師者金陵人也姓范氏年十二禮牛頭

山第六丗忠禪師落髮二十三於京兆安國寺受具後遇大

寂密傳祖意唐元和十三年止毗陵義興芙蓉山一日因行

食與龐居士居士接食次師云生心受施淨名早訶去此一

機居士還甘否居士云當時善現豈不作家師云非𨵿他事

居士云食到口邊被他奪却師乃下食居士云不消一句居

士又問師馬大師著實爲人處還分付吾師否師云某甲尚

未見他作麽知他著實處居士云只此見知也無討處師云

居士也不得一向言說居士云一向言說師又失宗若作兩

向三向師還開得口否師云直似開口不得可謂實也居士

撫掌而出寶曆中歸齊雲入滅壽八十臘五十八大和二年

追謚大寶禪師楞伽之塔

蒲州麻谷山寶禪師一日隨馬祖行次問如何是大涅槃祖

云急師云急箇什麽祖云看水師與丹霞遊山次見水中魚

以手指之丹霞云天然天然師至來日又問丹霞昨日意作

麽生丹霞乃放身作卧勢師云蒼天又與丹霞行至麻谷山

師云某甲向遮裏住也丹霞云住即且從還有那箇也無師

云珍重 有僧問云十二分敎某甲不疑如何是祖師西來

意師乃起立以杖繞身一轉翹一足云㑹麽僧無對師打之

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黙然其僧又問石霜此意如何石霜云主人勤拳帶累梨拖

𭰖涉 耽 源問十二面觀音是凡是聖師云是聖耽源乃打

師一摑師云知汝不到遮箇境界

杭州鹽官鎭國海昌院齊安禪師者海門郡人也姓李氏生

時神光照室復有異僧謂之曰建無勝幢使佛日廻照者豈

非汝乎遂依本郡雲琮禪師落髮受具後聞大寂行化於龔

公山乃振錫而造焉師有竒相大寂一見深器異之乃命入

室密示正法 僧問如何是本身盧舎那佛師云與我將那

箇銅缾來僧即取淨缾來師云却送本處安置其僧送缾本

處了却來再徴前語師云古佛也過去久矣 有講僧來參

師問云坐主蕰何事業對云講華嚴經師云有幾種法界對

云廣說則重重無盡略說有四種法界師竪起拂子云遮箇

是第幾種法界坐主沈吟徐思其對師云思而知慮而解是

鬼家活計日下孤燈果然失照保福聞云若禮拜即喫和尚棒 禾山代云某甲不煩和

尚莫怪 法眼代拊掌三下僧問大梅如何是西來意大梅云西來無意

師聞乃云一箇棺材兩箇死屍玄沙云鹽官是作家 師 喚侍者云將

犀牛扇子來侍者云破也師云扇子破還我犀牛來侍者無

𭠘子代云不辭將去恐頭角不全 資福代作圓相心中書牛字 石霜代云(⿱艹石)還和尚即無也保福云和尚年尊

别請人好 師 一日謂衆曰虚空爲鼔須彌爲椎什麽人打得衆

無對有人舉似南泉南泉云王老師不打遮破鼓 法眼别云王老師不打 有 法空禪師到

請問經中諸義師一一荅了却云自禪師到來貧道揔未得

作主人法空云請和尚便作主人師云今日夜也且歸本位

安置明日却來法空下去至明旦師令沙彌屈法空禪師法

空至師顧沙彌曰咄遮沙彌不了事敎屈法空禪師却屈得

箇守堂家人來法空無語 法昕院主來參師問汝是誰對

云法昕師云我不識汝昕無語師後不疾宴坐示滅勑謚悟

空禪師

婺州五洩山靈黙禪師者毗陵人也姓宣氏初謁豫章馬大

師馬接之因披剃受具後謁石頭遷和尚先自約曰若一言

相契我即住不然便去石頭知是法器即垂開示師不領其

旨告辭而去至門石頭呼之云闍梨師廻顧石頭云從生至

老只是遮箇漢更莫别求師言下大悟乃蹋折柱杖而棲止

洞山云當時(⿱艹石)不是五洩先師大難承當然雖如此猶渉在途 長慶云險玄覺云那箇是渉在途處有僧云爲伊

三寸途中薦得所以在途 𤣥覺云爲復薦得自已爲復薦得三寸(⿱艹石)是自巳爲什麽成三寸(⿱艹石)是三寸爲什麽悟去且

道洞山意旨作麽生莫乱說子細看唐貞元初入天台山住白沙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復居五

洩僧問何物大於天地師云無人識得伊僧云還可雕𤥨

也無師云汝試下手看僧問此箇門中始終事如何師云

汝道目前㡳成來得多少時也僧云學人不㑹師云我此閒

無汝問㡳僧云豈無和尚接人處師云待汝求接我即接僧

云便請和尚接師云汝欠少箇什麽 問如何得無心師云

傾山覆海晏然靜地動安眠豈采伊師元和十三年三月二

十三日沐浴焚香端坐告衆云法身圎寂示有去來千聖同

源萬靈歸一吾今漚散胡假興哀無自勞神須存正念若遵

此命眞報吾恩儻固違言非吾之子時有僧問和尚向什麽

處去師曰無處去曰某甲何不見師曰非眼所覩洞山云作家

畢奄然順化壽七十有二臘四十一

明州大梅山法常禪師者襄陽人也姓鄭氏幼歳從師於荆

州玉泉寺初參大寂問如何是佛大寂云即心是佛師即大

悟唐貞元中居於天台山餘姚南七十里梅子眞舊隠時塩

官㑹下一僧入山采拄杖迷路至庵所問曰和尚在此山來

多少時也師曰只見四山青又黃又問出山路向什麽處去

師曰隨流去僧歸說似鹽官鹽官曰我在江西時曽見一僧

自後不知消息莫是此僧否遂令僧去請岀師師有偈曰摧

殘枯木𠋣寒林幾度逢春不變心樵客遇之猶不顧郢人那

得苦追㝷大寂聞師住山乃令一僧到問云和尚見馬師得

箇什麽便住此山師云馬師向我道即心是佛我便向遮裏

住僧云馬師近日佛法又别師云作麽生别僧云近日又道

非心非佛師云遮老漢惑亂人未有了日任汝非心非佛我

只管即心即佛其僧廻舉似馬祖祖云大衆梅子熟也僧問禾山

大梅恁麽道意作麽生禾山云眞師子兒自此學者漸臻師道彌著師上堂示

衆曰汝等諸人各自廻心達本莫逐其末但得其本其末自

至若欲識本唯了自心此心元是一切丗閒出丗閒法根本

故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心且不附一切善惡而生

萬法本自如如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云蒲花栁絮竹針

麻線夾山與定山同行言話次定山云生死中無佛即非

生死夾山云生死中有佛即不迷生死二人上山參禮夾山

便舉問師未審二人見處那箇較親師云一親一踈夾山云

那箇親師云且去明日來夾山明日再上問師師云親者不

問問者不親夾山住後自云當時失一隻眼忽一日謂其徒曰來莫可抑徃

莫可追從容閒復聞鼯䑕聲師云即此物非他物汝等諸人

善護持之吾今逝矣言訖示滅壽八十八臘六十有九智覺

禪師延壽讃曰師初得道即心是彿最後示徒物非他物窮

萬法源徹千聖骨眞化不移何妨岀𣳚

京兆興善寺惟寛禪師者衢州信安人也姓祝氏年十三見

殺生者䀌然不忍食乃求出家初習毗尼修止觀後參大寂

乃得心要唐貞元六年始行化於呉越閒八年至鄱陽山神求

受八戒十三年止嵩山少林寺 僧問如何是道師云大好

山僧云學人問道師何言好山師云汝只識好山何曽達道

問狗子還有佛性否師云有僧云和尚還有否師云我無僧

云一切衆生皆有佛性和尚因何獨無師云我非一切衆生

僧云旣非衆生是佛否師云不是佛僧云究竟是何物師云

亦不是物僧云可見可思否師云思之不及議之不得故云

不可思議元和四年憲宗詔至闕下白居易甞詣師問曰

旣曰禪師何以說法師曰無上菩提者被於身爲律說於口

爲法行於心爲禪應用者三其致一也譬如江湖淮漢在處

立名名雖不一水性無二律即是法法不離禪云何於中妄

起分别又問旣無分别何以修心師云心本無捐 --捐傷云何要

修理無論垢與淨一切勿起念又問垢即不可念淨無念可

乎師曰如人眼睛上一物不可住金屑雖珍寶在眼亦爲病

又問無修無念又何異凡夫邪師曰凡夫無明二乗執著離

此二病是曰眞修眞修者不得勤不得忘勤即近執著忘即

落無明此爲心要云爾 有僧問道在何處師曰只在目前

曰我何不見師曰汝有我故所以不見曰我有我故即不見

和尚見否師曰有汝有我展轉不見曰無我無汝還見否師

曰無汝無我阿誰求見元和十二年二月晦日升堂說法訖

就化壽六十三臘三十九歸葬于㶚陵西原勑謚大徹禪師

元和正眞之塔

湖南東寺如㑹禪師者始興曲江人也初謁徑山後參大寂

學徒旣衆僧堂内牀榻爲之䧟折時稱折牀㑹也自大寂去

丗師常患門徒以即心即佛之譚誦憶不巳且謂佛於何住

而曰即心心如𦘕師而云即佛遂示衆曰心不是佛智不是

道劒去逺矣爾方刻舟時號東寺爲禪窟焉相國崔公羣

出爲湖南觀察使見師問曰師以何得師曰見性得師方病

眼公譏曰旣云見性其奈眼何師曰見性非眼眼病何害公

稽首謝之法眼别云是相公眼 師 問南泉近離什麽處來云江西師

云將得馬師眞來否泉云只遮是師云背後㡳你無對長慶代云

大似不知 保福云幾不到和尚此閒 雲居錫云此二尊者盡扶背後只如南泉休去爲當扶面前扶背後

崔相公入寺見鳥雀於佛頭上放糞乃問師曰鳥雀還有佛

性也無師云有崔云爲什麽向佛頭上放糞師云是伊爲什

麽不向鷂子頭上放 仰山來參師云巳相見了更不用上

來仰山云恁麽相見莫不當否歸方丈閉却問仰山歸舉似潙

山潙山云寂子是什麽心行仰山云(⿱艹石)不恁麽爭識得他

復有人問師曰某甲擬請和尚開堂得否師曰待將物裹石

頭煖即得彼無語藥山代云石頭煖也唐長慶癸夘歳八月十九日歸

寂壽八十勑謚傳明大師塔曰永際

鄂州無等禪師者尉氏人也姓李氏初出家於龔公山參禮

馬大師密受心要後住隨州土門甞謁州牧王常侍者師退

將出門王後呼之云和尚師廻顧王敲柱三下師以手作圓

相復三撥之便行師後住武昌大寂寺 一日大衆晚參師

見人人上來師前道不審乃謂衆曰大衆適來聲向什麽處

去也有一僧竪起指頭師云珍重其僧至來朝上參次師乃

轉身面壁而卧佯作呻吟聲云老僧三兩日來不多安樂大

德身邊有什麽藥物與老僧些小僧以手拍淨缾云遮箇淨

缾什麽處得來師云遮箇是老僧㡳大德㡳在什麽處僧云

亦是和尚㡳亦是某甲㡳唐大和四年十月示滅壽八十二

廬山歸宗寺智常禪師上堂云從上古德不是無知解他

髙尚之士不同常流今時不能自成自立虚度時光諸子莫

錯用心無人替汝亦無汝用心處莫就他覔從前只是依他

解發言皆滯光不透脫只爲目前有物 僧問如何是玄旨

師云無人能㑹僧云向者如何師云有向即乖僧云不向者

如何師云誰求玄旨又云去無汝用心處僧云豈無方便門

令學人得入師云觀音妙智力能救丗閒苦僧云如何是觀

音妙智力師敲鼎蓋三下云子還聞否僧云聞師云我何不

聞僧無語師以棒趂下 師甞與南泉同行後忽一日相别

煎茶次南泉問云從前與師兄商量語句彼此巳知此後或

有人問畢竟事作麽生師云遮一片地大好卓庵泉云卓庵

且置畢竟事作麽生師乃打却茶銚便起泉云師兄喫茶了

普願未曽喫茶師云作遮箇語話滴水也銷不得僧問此

事久逺如何用心師云牛皮靸露柱露柱啾啾叫凡耳聽不

聞諸聖呵呵𥬇 師因俗官來乃拈起㡌子兩帶云還㑹麽

俗官云不㑹師云莫怪老僧頭風不缷㡌子 師入園取菜

次師畫圎相圍却一株語衆云輒不得動著遮箇衆不敢動

少頃師復來見菜猶在便以棒趂衆僧云遮一隊漢無一箇

有智慧㡳師問新到僧什麽處來僧云鳳翔來師云還將

得那箇來否僧云將得來師云在什麽處僧以手從頂擎捧

呈之師即舉手作接勢抛向背後僧無語師云遮野狐兒

師剗草次有講僧來參忽有一蛇過師以鋤斷之僧云久嚮

歸宗元來是箇麤行沙門師云坐主歸茶堂内喫茶去

雲巖來參師作挽弓勢巖良久作拔劒勢師云來太遟生

有僧辭去師喚近前來吾爲汝說佛法僧近前師云汝諸人

盡有事在汝異時却來遮裏無人識汝時寒途中善爲去

師上堂云吾今欲說禪諸子揔近前大衆進前師云汝聽觀

音行善應諸方所僧問如何是觀音行師乃彈指云諸人還

聞否僧曰聞師云一隊漢向遮裏覔什麽以棒趂出大𥬇歸

方丈 僧問初心如何得箇入處師𫾣鼎蓋三下云還聞否

僧云聞師云我何不聞師又𫾣三下問還聞否僧云不聞師

云我何以聞僧無語師云觀音妙智力能救丗閒苦江州

刺史李渤問師曰敎中所言須彌納芥子渤即不疑芥子納

須彌莫是妄譚否師曰人傳使君讀萬卷書籍還是否李曰

然師曰磨頂至踵如㭨子大萬卷書向何處著李俛首而巳

李異日又問云大藏敎明得箇什麽邊事師舉拳示之云還

㑹麽李云不㑹師云遮箇措大拳頭也不識李云請師指示

師云遇人即途中授與不遇即丗諦流布 師以目有重瞳

遂將藥手按摩以致目眥俱赤丗號赤眼歸宗焉後示滅勑

謚至眞禪師

景德傳燈録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