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囊/16

目錄 智囊
◀上一卷 第十六卷 靈變 下一卷▶

捷智部總序编辑

  馮子曰:大事者,爭百年,不爭一息。然而一息固百年之始也。夫事變之會,如火如風。愚者犯焉,稍覺,則去而違之,賀不害斯已也。今有道於此,能返風而滅火,則雖拔木燎原,適足以試其伎而不驚。嘗試譬之足力,一里之程,必有先至,所爭逾刻耳。累之而十里百里,則其為刻彌多矣;又況乎智之遲疾,相去不啻千萬里者乎!軍志有之,「兵聞拙速,未聞巧之久。」夫速而無巧者,必久而愈拙者也。今有徑尺之樽,置諸通衢,先至者得醉,繼至者得嘗,最後至則乾唇而返矣。葉葉而摘之,窮日不能髡一樹;秋風下霜,一夕零落:此言造化之捷也,人若是其捷也,其靈萬變,而不窮於應卒,此唯敏悟者庶幾焉。嗚呼!事變之不能停而俟我也審矣,天下亦烏有智而不捷,不捷而智者哉!

  一日百戰,成敗如絲。三年造車,覆於臨時。去凶即吉,匪夷所思。集「靈變」。

鮑叔牙编辑

  公子糾走魯,公子小白奔莒。既而國殺無知,未有君。公子糾與公子小白皆歸,俱至,爭先入。管仲扞弓射公子小白,中鉤;鮑叔御,公子小白僵,管仲以為小白死,告公子糾曰:「安之,公子小白已死矣!」鮑叔因疾驅先入,故公子小白得以為君。鮑叔之智,應射而令公子僵也,其智若鏃矢也。

〔述評〕编辑

  王守仁以疏救戴銑,廷杖,謫龍場驛。守仁微服疾驅,過江,作《弔屈原文》見志,尋為《投江絕命詞》,佯若已死者。詞傳至京師,時逆瑾怒猶未息,擬遣客間道往殺之,聞已死。乃止,智與鮑叔同。

管仲编辑

  齊桓公因鮑叔之薦,使人請管仲於魯,施伯曰:「是固將用之也。夷吾用於齊,則魯危矣!不如殺而以屍授之。」〔邊批:智士。〕魯君欲殺仲,使人曰:「寡君欲親以為戮,如得屍,猶未得也!」〔邊批:亦會話。〕乃束縛而檻之,使役人載而送之齊。管子恐魯之追而殺之也,欲速至齊,因謂役人曰:「我為汝唱,汝為我和。」其所唱適宜走,役人不倦,而取道甚速。

  呂不韋曰:「役人得其所欲,管子亦得其所欲。」

  陳明卿曰:「使桓公亦得其所欲。」

延安老校頭编辑

  寶元元年,党項圍延安七日,鄰於危者數矣。范侍御雍為帥,憂形於色。有老軍校出,自言曰:「某邊人,遭圍城者數次,〔邊批:言之有據,其勢有近於今日者。〕虜人不善攻,卒不能拔,今日萬萬無虞。某可以保任,若有不可,某甘斬首。」范嘉其言壯人心,亦為之小安。事平,此校大蒙賞拔,言知兵。善料敵者,首稱之,或謂之曰:「汝敢肆妄言,萬一不驗,須伏法。」校曰:「若未之思也,若城果陷,誰暇殺我耶,聊欲安眾心耳。」

吳漢编辑

  吳漢亡命漁陽,聞光武長者欲歸,乃說太守彭寵,使合二郡精銳,附劉公擊邯鄲王郎,寵以為然。官屬皆欲附王郎,寵不能奪。漢乃辭出,止外亭,念所以譎眾,未知所出。望見道中有一人似儒生者,使人召之,為具食,問以所聞,生言:「劉公所過,為郡縣所歸,邯鄲舉尊號者實非劉氏。」漢大喜,即詐為光武書移檄漁陽,〔邊批:來得快。〕使生齎以詣寵,令具以所聞說之,漢隨後入。寵遂決計焉。

漢高祖编辑

  楚、漢久相持未決,項羽謂漢王曰:「天下洶洶,徒以我兩人。願與王挑戰決雌雄,毋徒罷天下父子為也。」漢王笑謝曰:「吾寧鬥智,不能鬥力。」項王乃與漢王相與臨廣武間而語,漢王數羽罪十,項王大怒,伏弩射中漢王,漢王傷胸,乃捫足曰:「虜中吾指。」漢王病創臥,張良強起行勞軍,以安士卒,毋令楚乘勝下漢。漢王出行軍,病甚,因馳入成臯。

〔評〕编辑

  小白不僵而僵,漢王傷而不傷。一時之計,俱造百世之業!

晉明帝编辑

  王敦將舉兵內向,明帝密知之,乃乘巴賩駿馬微行,至於湖,陰察敦營壘而出。有軍人疑明帝非常人,又敦正晝寢,夢日環其城,驚起曰:「此必黃鬚鮮卑奴來也!」〔帝母荀氏,燕代人,帝狀外氏,須黃,故云。〕於是使五騎物色追帝。帝亦馳去,見逆旅賣食嫗,以七寶鞭與之,曰:「後有騎來,可以此示。」俄爾追者至,問嫗,嫗曰:「去已遠矣。」因以鞭示之,五騎傳玩,稽留良久,帝遂免。

爾朱敞编辑

  齊神武韓陵之捷,盡誅爾朱氏。榮族子敞〔字乾羅,彥伯子。〕小隨母養於宮中,及年十二,自竇而走,至大街,見群兒戲,敞解所著綺羅金翠之服,易衣而遁。追騎尋至,便執綺衣兒,比究問,非是。會日暮,遂得免。

韋孝寬编辑

  尉遲迥先為相州總管。詔韋孝寬代之,又以小司徒叱列長文為相州刺史,先令赴鄴,孝寬續進。至朝歌,迥遣其大都督賀蘭貴齎書候孝寬。孝寬留貴與語以察之,疑其有變,遂稱疾徐行。又使人至相州求醫藥,密以伺之。既到湯陰,逢長文奔還。孝寬密知其狀,乃馳還,所經橋道,皆令毀撤,驛馬悉擁以自隨。又勒驛將曰:「蜀公將至,可多備肴酒及芻粟以待之。」迥果遣儀同梁子康將數百騎追孝寬,驛司供設豐厚,所經之處皆輒停留,由是不及。

宗典 李穆 曇永编辑

  晉元帝叔父東安王繇,為成都王穎所害,懼禍及,潛出奔。至河陽,為津吏所止,從者宗典後至,以馬鞭拂之,謂曰:「舍長,官禁貴人,而汝亦被拘耶?」因大笑,由是得釋。

  宇文泰與侯景戰,泰馬中流矢,驚逸,泰墜地。東魏兵及之,左右皆散。李穆下馬,以策擊泰背,罵之曰:「籠凍軍士,爾曹主何在.而獨留此?」追者不疑是貴人,因舍而過。穆以馬授泰,與之俱逸。

  王廞之敗,沙門曇永匿其幼子華,使提衣襆自隨,津邏疑之,曇永呵華曰:「奴子何不速行?」捶之數十,由是得免。

王羲之编辑

  王右軍幼時,大將軍甚愛之,恒置帳中眠。大將軍嘗先起,須臾,錢鳳入,屏人論逆節事,都忘右軍在帳中,右軍覺,既聞所論,知無活理,乃剔吐污頭面被褥,詐熟眠,敦論事半,方悟右軍未起,相與大驚曰:「不得不除之。」及開帳,乃見吐唾縱橫,信其實熟眠,由是得全。

吳郡卒编辑

  蘇峻亂,諸庾逃散。庾冰時為吳郡,單身奔亡。吏民皆去,唯郡卒獨以小船載冰出錢塘口,以蘧蒢覆之。時峻賞募覓冰屬,所在搜括甚急,卒泊船市渚,因飲酒醉還,舞棹向船曰:「何處覓吳郡?此中便是!」冰大驚怖,然不敢動,監司見船小裝狹,謂卒狂醉,都不復疑。自送過浙江,寄山陰魏家,得免。後事平,冰欲報卒,問其所願,卒曰:「出自廁下,不願名器,少苦執鞭,恒患不得快飲酒,使酒足餘年,畢矣。」無所復須。冰為起大舍,市奴婢,使門內有百斛酒終其身。時謂此卒非唯有智,且亦達生。

元伯顏编辑

  有告乃顏反者,詔伯顏窺覘之。乃多載衣裘,入其境,輒以與驛人。既至,乃顏為設宴,謀執之。伯顏覺,與其從者趨出,分三道逸去。驛人以得衣裘故,爭獻健馬,遂得脫。

徐敬業编辑

  徐敬業十餘歲,好彈射。英公每曰:「此兒相不善,將赤吾族。」嘗因獵,命敬業入林趁獸,因乘風縱火,意欲殺之。敬業知無所避,遂屠馬腹伏其中。火過,浴血而立,英公大奇之。

〔述評〕编辑

  凡子弟負跅鍮之奇者,恃才不檢,往往為家門之禍。如敬業破轅之兆,見於童年。英公明知其為族祟,而竟不能除之,豈終惜其才智乎?抑英公勸立武氏,殺唐子孫殆盡,天故以敬業酬之也!

  諸葛恪有異才,其父瑾歎曰:「此子不大昌吾宗,將赤吾族!」其後果以逆誅。

  隋楊智積文帝姪。有五男,止教讀《論語》、《孝經》,不令通賓客。或問故,答曰:「多讀書,廣交遊,才由是益。有才亦能產禍。」人服其識。

  弘正間,胡世寧〔字永清,仁和人。有將略〕按察江西時,江西盜起。方議剿,軍官來謁,適世寧他出,乃見其幼子繼。繼曰:「兵素不習,豈能見我父哉?」〔邊批:語便奇。〕軍官跪請教,繼乃指示進退離合之勢,甚詳。凡三日,而世寧歸,閱兵,大異之,顧軍官不辨此,誰教若者。以實對。繼初不善讀書,父以愚棄之,至是歎曰:「吾有子自不知乎?」自此每擊賊,必從繼方略。世寧十不失三,繼十不失一也。世寧上疏,乞以禮法裁制寧王。繼跪曰:「疏入,必重禍。」不聽,果下獄。繼因念父,病死。世寧母獨不哭,曰:「此子在,當作賊,胡氏滅矣。」此母亦大有見識。

陳平编辑

  陳平間行,仗劍亡,渡河。船人見其美丈夫獨行,疑其亡將,腰中當有金寶,數目之。平恐,乃解衣,裸而佐刺船。船人知其無有,乃止。

〔述評〕编辑

  平事漢,凡六出奇計:請捐金行反間,一也;以惡草具進楚使,離間亞父,二也;夜出女子二千人,解滎陽圍,三也;躡足請封齊王信,四也;請偽游雲夢縛信,五也;使畫工圖美女,間遣人遺閼氏說之,解白登之圍,六也。六計中,唯躡足封信最妙。若偽游雲夢,大錯!夫雲夢可游,何必曰偽?且謂信必迎謁,因而擒之。既度其必迎謁矣,而猶謂之反乎?察之可,遽擒之則不可。擒一信而三大功臣相繼疑懼,駢首滅族,平之貽禍烈甚矣!

  有人舟行,出石杯飲酒,舟人疑為真金,頻矚之。此人乃就水洗杯,故墮之水中。舟人駭惜,因曉之曰:「此石杯,非真金,不足惜也。」

  又,丘琥嘗過丹陽,有附舟者,屢窺寢所。琥心知其盜也,佯落簪舟底,而盡出其衣篋,鋪陳求之,又自解其衣以示無物。明日其人去,未幾,劫人於城中,被縛,語人曰:「吾幾誤殺丘公。」此二事與曲逆解衣刺船之智相似。

劉備编辑

  曹公素忌先主。公嘗從容謂先主曰:「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數也!」先主方食,失匕箸。適雷震,因謂公曰:「聖人云,訊雷風烈必變。良有以也。一震之威,乃至於此,」

〔述評〕编辑

  相傳曹公以酒後畏雷,閒時灌圃輕先主,卒免於難。然則先主好結髦,焉知非灌圃故智?

崔巨倫编辑

  北魏崔巨倫〔字孝宗〕嘗任殷州別將。州為賊陷,葛榮聞其才名,欲用之。巨倫規自脫。適五月五日,會集百僚,命巨倫賦詩。巨倫詩曰:「五月五日時,天氣已大熱,狗便呀欲死,牛復吐出舌。」聞者哄然發噱,以此自晦獲免。已潛結死士數人,乘夜南走。遇邏騎,眾危之。巨倫曰:「寧南死一寸,豈北生一尺。」遽紿賊曰:「吾受敕行。」賊方爇火觀敕,巨倫輒拔劍斬賊帥,餘眾驚走,因得脫還。

〔述評〕编辑

  嘉靖中,倭亂江南,崑山夏生為倭所獲,自稱能詩。倭將以竹輿乘之,令從行,日與唱和,竟免禍。久之,夏乞歸,厚贈而返。此又以不自晦獲全者也。夏稱倭將亦能詩,其《詠文菊》詩云:「五尺闌干遮不盡,還留一半與人看。」

布商吳生编辑

  婁門二布商舟行,有北僧來附舟,欲至崑山,舟子不可,二商以佛弟子容之。至河,胡僧拔刀插幾上,曰:「汝要好死要惡死?」二子愕曰:「何也?」僧曰:「我本非良士,欲得汝財耳!速躍入湖中,庶可全屍。」二子泣下曰:「師容我飽餐,就死無恨。」笑曰:「容汝作一飽鬼。」舟子為煮肉,多沃以汁,乃以巨缽盛之,呼二子肉已熟,二子應諾,舟子出僧不意,急舉肉汁蓋其頂,熱甚,僧方兩手推缽,二子即拔幾上刀斬之,擲屍於湖,滌舟而去。

  吳有書生假借僧舍,見僧每出,必鎖其房,甚謹。一夕忘鎖,生縱步入焉,房甚曲折,幾上有小石磬,生戲擊之,旁小門忽啟,有少婦出,見生,驚而去,生亦倉惶外走。僧適挈酒一壺自外入,見門未鑰,愕然,問生適何所見,答曰:「無有。」僧怒,掣刀擬生曰:「可就死,不可令吾事敗死他人手。」生泣曰:「容我醉後,公斷吾頭,庶懵然無覺也。」僧許之,生佯舉杯告曰:「庖中鹽菜乞一莖。」僧乃持刀入廚,生急脫布衫塞其壺口,酒不泄,重十許斤,潛立門背,伺僧至,連擊其首數十下,僧悶絕而死。問少婦,乃謀殺其夫而奪得者,分僧橐而遣之。

張佳胤编辑

  張佳胤令滑。巨盜任敬,高章偽稱錦衣使來謁,直入堂階,北向立。公心怪之,判案如故。敬厲聲曰:「此何時,大尹猶倨見使臣乎?」公稍動容,避席迓之。敬曰:「身奉旨,不得揖也。」公曰:「旨逮我乎?」命設香案。敬附耳曰:「非逮公,欲沒耿主事家耳。」時有滑人耿隨朝任戶曹,坐草場火繫獄。

  公意頗疑,遂延入後堂。敬扣公左手,章擁背,同入室坐炕上。敬掀髯笑曰:「公不知我耶?我壩上來,聞公帑有萬金,願以相借。」遂與章共出匕首,置公頸。公不為動,從容語曰:「爾所圖非報仇也,我即愚,奈何以財故輕吾生?即不匕首,吾書生孱夫能奈爾何,〔邊批:緩一著。〕且爾既稱朝使,奈何自露本相?使人窺之,非爾利也。」賊以為然,遂袖匕首。公曰:「滑小邑,安得多金?」敬出札記如數,公不復辯,但請勿多取以累吾官。〔邊批:又緩一著。〕後覆開諭。久之,曰:「吾黨五人,當予五千金。」公謝曰:「幸甚,但爾兩人橐中能裝此耶?抑何策出此官舍也?」賊曰:「公慮良是。〔邊批:餂盡其計。〕當為我具大車一乘,載金其上,仍械公如詔逮故事,不許一人從,從即先刺公。俟吾黨躍馬去,乃釋公身。」公曰:「逮我晝行,邑人必困爾,即刺我何益?不若夜行便。」〔邊批:語忠告,又緩他一著。〕二賊相顧稱善。公又曰:「帑金易辨識,亦非爾利,邑中多富民,願如數貸之。既不累吾官,爾亦安枕。」二賊益善公計。公屬章傳語召吏劉相來。相者,心計人也。相至。公謬語曰:「吾不幸遭意外事。若逮去。死無日矣,今錦衣公有大氣力。能免我,心甚德之。吾欲具五千金為壽。」相吐舌曰:「安得辦此?」公躡相足曰:「每見此邑人富而好義。吾令汝為貸。」遂取紙筆書某上戶若干、某中戶若干,共九人,符五千金數。九人,素善捕盜者,公又語相曰:「天使在,九人者宜盛服謁見,〔邊批:諷使改裝。〕勿以貸故作窶人狀。」相會意而出,公取酒食酬酢,而先飲啖以示不疑。且戒二賊勿多飲,賊益信之。酒半,曩所招九人各鮮衣為富客,以紙裹鐵器,手捧之,陸續門外,謬云:「貸金已至,但貧不能如數。」作哀祈狀,二賊聞金至,且睹來者豪狀,不復致疑。公呼天平來,又嫌幾小,索庫中長幾,橫之後堂,二僚亦至,公與敬隔幾為賓主,而章不離公左右,公乃持砝碼語章曰:「〔邊批:步步精細。〕汝不肯代官長校視輕重耶?」章稍稍就幾,而九人者捧其所裹鐵器競前,公乘間脫走,大呼擒賊。敬起撲公不及,自剄樹下;生縛章,考訊又得王保等三賊主名,亟捕之,已亡命入京矣。為上狀,緹帥陸炳盡捕誅之。

〔祁爾光曰〕编辑

  「當命懸呼吸間,而神閒氣定,款語揖讓,從眉指目語外,另構空中籌畫,殲厥劇盜,如制小兒。經濟權略,真獨步一時矣。」

羅巡撫编辑

  羅某初出使川中,泊舟河邊,川中有一處,男女俱浴於河,即嬉笑舟邊。羅遣人禁之,〔邊批:多事。〕男女鼓噪大罵,人多,卒不可治。反拋石舟中而去,乃訴之縣,稍鞭數人,既而羅公巡撫蜀中,縣民大駭。羅公心計之,是日又泊舟舊處,大言之曰:「此處民前被我懲創一番,今乃大變矣。」嗟歎良久,川民前猜遂解。

〔評〕编辑

  不但釋其猜,且可誘之於善,妙哉!

沈括编辑

  沈括知延州時,種諤次五原,值大雪,糧餉不繼。殿值劉歸仁率眾南奔,士卒三萬人皆潰入塞,居民怖駭。括出東郊餞河東歸師,得奔者數千,問曰:「副都總管遣汝歸取糧,〔邊批:謬言以安其心。〕主者為何人?」曰:「在後。」即諭令各歸屯,未旬日,潰卒盡還。括出按兵,歸仁至,括曰:「汝歸取糧,何以不持兵符?」因斬以徇,〔邊批:眾既安,則歸仁一匹夫耳。〕

〔述評〕编辑

  括在鎮,悉以別賜錢為酒,命廛市良家子馳射角勝。有軼群之能者,自起酌酒勞之。邊人歡激,執弓傅矢,皆恐不得進。越歲,得徹札超乘者千餘,皆補中軍義從,威聲雄他府。真有用之才也!

程頤编辑

  河清卒於法不他役。時中人程昉為外都水丞,怙勢蔑視州郡,欲盡取諸埽兵治二股河。程顥以法拒之。昉請於朝,命以八百人與之。天方大寒,昉肆其虐,眾逃而歸。州官晨集城門,吏報河清兵潰歸,將入城。眾官相視,畏昉,欲弗納。顥言:「弗納,必為亂。昉有言,某自當之。」既親往,開門撫納,諭歸休三日復役。眾歡呼而入。具以事上聞,得不復遣。後昉奏事過州,見顥,言甘而氣懾。既而揚言於眾曰:「澶卒之潰,乃程中允誘之,吾必訴於上。」同列以告。顥笑曰:「彼方憚我,何能爾也!」果不敢言。

〔評〕编辑

  此等事,伊川必不能辦。縱能撫潰卒,必與昉詰訟於朝,安能令之心憚而不敢為仇耶!

呂頤浩编辑

  建炎之役,及水濱,而衛士懷家流言。呂相頤浩以大義諭解,且怵以利曰:「先及舟者,遷五秩,署名而以堂印志之。」其不遜倡率者,皆側用印記。事平,悉別而誅賞之。

〔述評〕编辑

  六合之戰,周士卒有不致力者。宋祖陽為督戰,以劍斲其皮笠。明日遍閱皮笠有劍跡者數十人,悉斬之。由是部兵莫不盡死。此與呂相事異而智同。

段秀實编辑

  段秀實為司農卿,會朱泚反。時源休教泚追逼天子,遣將韓旻領銳師三千疾馳奉天。秀實以為此係危逼之時,遣人諭大吏岐靈岳竊取姚令言印,不獲,乃倒用司農印,追其兵。旻至駱谷驛,得符而還。

〔按〕编辑

  《抱樸子》云:「古人入山,皆佩黃神白章之印,行見新虎跡,以順印印之,虎即去;以逆印印之,虎即還。」

  今人追捕逃亡文書,但倒用印,賊可必得。段公倒印,亦或用此法。

黃震编辑

  宋嘗給兩川軍士緡錢。詔至西川,而東川獨不及。軍士謀為變,黃震白主者曰:「朝廷豈忘東川耶?殆詔書稽留耳!」即開州帑給錢如西川,眾乃定。

趙葵编辑

  趙方,寧宗時為荊湖制置使,一日方賞將士。恩不償勞,軍欲為變。子葵時年十二三,覺之,亟呼曰:「此朝廷賜也,本司別有賞賚。」軍心一言而定。

〔按〕编辑

  趙葵,字南仲,每聞警報,與諸將偕出,遇敵輒深入死戰。諸將唯恐失制置子,盡死救之,屢以此獲捷。

周金编辑

  周襄敏公〔名金,字子庚,武進人。〕撫宣府,總督馮侍郎以苟刻失眾心。會諸軍詣侍郎請糧,不從,且欲鞭之,眾遂憤,轟然面罵,因圍帥府,公時以病告,諸屬奔竄,泣告公,公曰:「吾在也,勿恐。」即便服出坐院門,召諸把總官陽罵曰:「是若輩剝削之過,不然,諸軍豈不自愛而至此!」欲痛鞭之,軍士聞公不委罪若也,氣已平。乃擁跪而前,為諸把總請曰:「非若輩罪,乃總制者罔利不恤我眾耳!」公從容為陳利害,眾囂曰:「公生我。」始解散去。

徐文貞编辑

  留都振武軍邀賞投帖,詞甚不遜,眾憂之。徐文貞面諭操江都御史:「出居龍江關,整理江操之兵。萬一有事,即據京城調江兵,杜其入孝陵之路。」且曰:「事不須密,正欲其聞吾意,戒令各自為計。」變遂寢。

王守仁编辑

  王公守仁至蒼梧時,諸蠻聞公先聲,皆股栗聽命。而公顧益韜晦,以明年七月至南寧,使人約降蘇受。受陽諾而陰持兩端,擁眾二萬人投降,實來觀釁。公遣門客龍光往諭意,受眾露刃如雪,環之數十里,呼聲震天,光坐胡牀,引蠻跪前,宣朝廷威德與軍門寬厚不殺之意,辭懇聲厲,意態閒暇,光貌清古,鼻多髭,頗類王公。受故嘗物色公貌,竊疑公潛來,咸俯首獻款,誓不敢負。議遂定,然猶以精兵二千自衛,至南寧,投見有日矣。而公所愛指揮王佐、門客岑伯高雅知公無殺蘇受意,使人言蘇受,須納萬金丐命,蘇受大悔,恚言:「督府誑我。且倉卒安得萬金?有反而已。」守仁有侍兒,年十四矣,知佐等謀,夜入帳中告公,〔邊批:強將手下不畜弱兵。〕公大驚,達旦不寐,使人告蘇、受:「毋信讒言,我必不殺若等。」受疑懼未決,言「來見時必陳兵衛。」公許之,受復言:「軍門左右祗候,須盡易以田州人,不易即不見。」公不得已,又許之。蘇、受入軍門,兵衛充斥,郡人大恐,公數之,論杖一百,蘇、受不免甲而杖,杖人又田州人也,由是安然受杖而出,諸蠻咸帖。

〔按〕编辑

  龍光,字沖虛,吉水人,以縣丞致仕。王公督軍虔南日,辟為參謀。宸濠之變,公易舟南趨吉安,光實贊之,一切籌畫,多出自光。後九年,田州之役,公復檄光以從,卒定諸蠻,亦異人也。陳眉公惜其功賞廢閣,為之立傳。

顧蚧 耿定力编辑

  顧蚧為儋耳郡守,文昌海面當五月有大風飄至船隻,不知何國人,內載有金絲鸚鵡,墨女,金條等件,地方分金坑女,止將鸚鵡送縣,申呈鎮巡衙門。公文駁行鎮守府,仍差人督責,原地方畏避,相率欲飄海,主其事者莫之為謀。蚧適抵郡,咸來問計,蚧隨請原文讀之,將「飄來船」作「覆來船」改申,遂止。

  益民喬蠢,小眚累累大辟。耿恭簡公〔定力〕為守,多所平反。有男子婦死而論抵者,牘曰:「婦詈夫獸畜。」庭訊之,則曰:「詈儂為獸畜所生耳。」遂援續二字於牘,而投筆出之,蓋婦詈姑嫜,律故應死也。

〔評〕编辑

  只換一字,便省許多事;只添兩字,便活一性命。是故有一字之貧,亦有一字之師。

胡興编辑

  祁門胡進士興令三河。文皇封趙王,擇輔以為長史。漢庶人將反,密使至,趙王大驚,將執奏之。興曰:「彼舉事有日矣,何暇奏乎?萬一事泄,是趣之叛。」〔邊批:大是。〕一日盡殲之。漢平,趙王讓還護衛兵。宣廟聞斬使事,曰:「吾叔非二心者!」趙遂得免。

張濬编辑

  建炎初,駕幸錢塘,而留張忠獻於平江為後鎮。時湯東野〔字德廣,丹陽人。〕適為守將,一日聞有赦令當至,心疑之,走白張公。公曰:「亟遣吏屬解事者往視,緩驛騎而先取以歸。」湯遣官發視,乃偽詔也,度不可宣,而事已彰灼。卒徒急於望賜,懼有變,復謀之張公,公曰:「今便發庫錢,示行賞之意。」乃屏偽詔,而陰取故府所藏登極赦書置輿中,迎登譙門,讀而張之,即去其階,禁,無敢輒登者。而散給金帛如郊賚時,於是人情略定,乃決大計。

張詠 徐達编辑

  張乖崖守成都,兵火之餘,人懷反側。一日大閱,始出,眾遂嵩呼者三。乖崖亦下馬,東北望而三呼,復攬轡而行。眾不敢嘩,〔邊批:石敬塘斬三十餘人猶不止,詠乃不勞而定。〕

  上嘗召徐中山王飲,迨夜,強之醉。,醉甚,命內侍送舊內宿焉。舊內,上為吳王時所居也。中夜,王酒醒,問宿何地,內侍曰:「舊內也。」即起,趨丹陛下,北面再拜,三叩頭乃出。上聞之,大說。

〔評〕编辑

  乖崖三呼,而軍嘩頓息;中山三叩頭,而主信益堅。倉卒間乃有許大主張,非特恪謹而已!

顏真卿 李揆编辑

  安祿山反,破東都,遣段子光傳李忄癸,盧奕,蔣清首,以徇河北。真卿紿諸將曰:「吾素識忄癸等,其首皆非是。」乃斬子光而藏三首。

  李尚書揆素為盧杞所惡,用為入蕃會盟使。揆辭老,恐死道路,不能達命。帝惻然,杞曰:「和戎當擇練朝事者,非揆不可,揆行,則年少於揆者,後無所避矣。」邊批:佞口似是,揆不敢辭,揆至蕃。酋長曰:「聞唐有第一人李揆,公是否?」揆畏留,因紿之曰:「彼李揆安肯來耶?」

顧琛编辑

  宋文帝遣到彥之經略河南,大敗,悉委棄兵甲,武庫為之空虛。帝宴會,有歸化人在座,帝問庫部郎顧琛:「庫中仗有幾許?」琛詭辭答:「有十萬人仗。舊庫仗秘,不知多少。」帝既發問,追悔失言,得琛此對,甚喜。

李迪编辑

  真宗不豫,李迪與宰執以祈禳宿內殿。時仁宗幼衝,八大王元儼素有威名,以問疾留禁中,累日不出。執政患之,無以為計,偶翰林司以金盂貯熟水,曰:「王所需也。」迪取案上墨筆攪水中盡黑,令持去,王見之,大驚。意其毒也,即上馬馳去。

曹瑋 張濬编辑

  曹武穆瑋知渭州,號令明肅,西人憚之。一日方召諸將飲,會有叛卒數千亡奔賊境,候騎報至,諸將相視失色。公言笑如平時,徐謂騎曰:「吾命也,汝勿顯言。」西人聞,以為襲己,盡殺之。

  統制酈瓊縛呂祉,叛歸劉豫。張魏公方宴,僚佐報至,滿座失色,公色不變,樂飲至夜,乃為蠟書,遣死士持遣瓊,言「事可成,成之;不可成,速全軍以歸。」虜得書,疑瓊,分隸其眾困苦之,邊賴以安。

〔述評〕编辑

  此即馮睢殺宮他之智。西周宮他亡之東周,盡以國情輸之。西周君大怒,馮睢曰:「臣能殺他。」君予金三十斤,睢使人操金與書問遺宮他云云。東周君殺宮他。

太史慈编辑

  太史慈在郡。會郡與州有隙,曲直未分,以先聞者為善。時州章已去,郡守恐後之,求可使者。慈以選行,晨夜取道到洛陽,詣公車門,則州吏才至,方求通。慈問曰:「君欲通章耶?」吏曰:「然。」「章安在?題署得無誤耶?」因假章看,便裂敗之,吏大呼持慈,慈與語曰:「君不以相與,吾亦無因得敗,禍福等耳,吾不獨受罪,豈若默然俱去?」因與遁還,郡章竟得直。

楊四编辑

  天順中,承天門災,閣臣岳正以草詔得罪,降廣東欽州同知。道漷,以母老留閱月,尚書陳汝言素憾正,至是嗾邏者以私事中,逮係詔獄,拷掠備至,謫戍肅州鎮夷所。至涿州,夜宿傳舍,手梏急,氣奔欲死,涿人楊四者素聞正名,為之祈哀,解人不肯,因醉以醇酒,伺其熟睡,謂正曰:「梏有封印,奈何?」正曰:「可燒鏊令熱,以酒噴封紙,就炙之,紙得燥,自然昂起。」楊乃如其言,去釘脫梏,刳其中,復釘而封之。其人既醒,覺有異,楊乃告曰:「業已然,可如何?今奉銀數十兩為壽,不如納之。」正以此得至戍所。

李文達编辑

  天順初,德、秀等王皆當出閣,英廟諭李文達公賢慎選講讀官,文達以親王四位,用官八員,翰林幾去半矣,乃請於新進士內選人物俊偉、語言正當、學問優長者,授以檢討之職,分任講讀。遂為定例。

周忱编辑

  己巳之難,也先將犯京城,聲言欲據通州倉。舉朝倉皇無措,議者欲遣人舉火燒倉,恐敵之因糧於我也。時周文襄公〔忱〕適在京,因建議,令各衛軍預支半年糧,令其往取。於是肩負者踵接,不數日,京師頓實,而通州倉為之一空。

〔述評〕编辑

  一云,己已之變,議者請燒通州倉以絕虜望。於肅愍曰:「國之命脈,民之膏脂,奈何不惜?」傳示城中有力者恣取之,數日粟盡入城。

  酈生以楚拔滎陽不堅守為失策,勸沛公急取敖倉。

  又李密據黎陽倉,開倉恣民就食,浹旬得兵三十餘萬。徐洪客獻策謂:「大眾久聚,恐米盡人散,難以成功,宜乘銳進取。」密不從而敗。

  劉子羽守仙人關,預徙梁、洋公私之積。金人深入,餽餉不繼,乃去。

  自古攻守之策,未有不以食為本者,要在敵未至而預圖耳。若搬運不及,則焚棄亦是一策,古名將亦往往有之,決不可齎盜糧也。

韓雍编辑

  韓雍弱冠為御史,出按江西。時有詔下鎮守中官,而都御史誤啟其封,懼以咨雍,雍請宴中官而身為解之,明日偽為封識,而藏舊封於懷,俟會間,使郵卒持以付己,佯不知而啟之,稍讀一二語,即驚曰:「此非吾所當聞。」遽令吏還中官,則已潛易舊封矣,雍起謝罪,復欲與郵卒杖,中官以為誠,反為救解,歡飲而罷。

〔述評〕编辑

  此即王韶欺郭逵之計,做得更無痕跡。

  郭逵為西帥,王韶初以措置西事至邊。逵知其必生邊患,因備邊財賦連及商賈,移牒取問。韶讀之,怒形顏色,擲牒於地者久之,乃徐取納懷中,入而復出,對使者碎之。逵奏其事,上以問韶,韶以原牒進,無一字損壞也。上不悟韶計,不直逵言,自是凡逵論,詔皆不報,而韶遂得志矣。

  韓襄毅在蠻中,有一郡守治酒具進,用盒納妓於內,徑入幕府,公知必有隱物,召郡守入,開盒,令妓奉酒畢,仍納於盒中,隨太守出。

〔評〕编辑

  此必蠻守欲假此以窺公耳,公不拂其意,而處之若無事然,此豈死講道理人所知,

耿定力编辑

  耿司馬公〔定力〕知成都府。益俗不喪而冠素,亟禁之。適兩台撥捕蝗,公寢未發。道逢三素冠,皆豪子弟也,數之曰:「法不汝貰,能掠蝗自雪乎?」

  其人擊顙,遍募人掠之。蝗盡,民無擾者。

〔評〕编辑

  本欲掠蝗,借素冠以濟。一舉兩得,靈心妙用,可以類推。

某教諭编辑

  有御史罪其縣令。縣令密使嬖兒侍御史,御史昵之,遂乘機竊其篋中篆去。御史顧篆篋空,心疑縣令所為而不敢發,因稱疾不視事。嘗聞某教諭有奇才,因其問疾,召至牀頭訴之。教諭教御史夜半於廚中發火,火光燭天,郡縣俱赴救。御史持篆篋授縣令,他官各有所護。及火滅,縣令上篆篋,則篆在矣。

  或云此教諭乃海瑞也,未詳。

〔評〕编辑

  山盡水窮處,忽睹天台、雁蕩、洞庭、彭蠡,想胸中有走盤珠萬斛在。

王安编辑

  神廟雖定儲,而鄭貴妃權譎有寵,東宮不無危疑,侍衛單微,資用多匱,彌縫補救,司禮監王安力為多。福邸出藩,貴妃傾宮畀之。或迎附東宮,勒止最後十箱,舁至宮門。安知之,諫曰:「此非太子之道也。」或曰:「業已舁至,奈何?」安曰:「即舁還之。」更簡箱之類此者十枚,實以器幣而贈之。乃謂妃曰:「適止箱於宮門,欲以仿箱制也。」上及貴妃皆大喜。

樸恒编辑

  嘗有覓親屍於戰場,潰腐不可物色者。高麗臣樸恒父母歿於蒙古之兵,恒從積屍中得相似者輒收瘞,凡三百餘人。此亦一法。

〔述評〕编辑

  元祐間有大臣某,父貶死珠崖,寓柩不歸。既貴,自過海迎取。歲久,無能識者。僧房中有數柩枯骨,無款記。不獲已,挈一棺歸,與其母合葬。後竟傳誤取亡僧骨者,方知樸恒有見。

◀上一卷 下一卷▶
智囊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