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 古今詩(九) 曝書亭集
卷十一 古今詩(十)
卷十二 古今詩(十一) 

卷十一 古今詩(十)编辑

重光作噩编辑

【送陸參議光旭督儲江北兼訊龔方伯佳育金司臬鎮田學使雯】编辑

春盤細菜散觥籌,暇許招尋醉肯留。遲日最難花下別,輕塵恰向雨餘收。熟知官閣三山近,預想燈船五月遊。驂竹黃童應笑語,石城嶽牧總風流。

【題李檢討澄中《濯足圖》】编辑

我昔左海遊,曾為東武客。夕陽一騎人不知,馬耳晴峰照金碧。夢想青蓮五朵開,雩泉百折流瀠洄。當時濯足若逢爾,筍鞋桐帽忘歸來,攜手日上超然台。

【夏日瀛台侍直紀事六首】编辑

暗水三橋出,明星萬戶開。玉堂鈴索動,宣喚入瀛台。

宿葦多於薺,涼沙白似冰。朧朧深樹裏,忽露九枝燈。

麗草雲根潤,風花舄下香。蓬萊今始到,真在水中央。

太液新蓮菂,金盤曲宴初。君恩念蠲渴,先賜馬相如。

螭首濡毫罷,蛾眉散直歸。爐煙香未歇,荷氣復侵衣。

紫籞千花露,金塘萬柳條。牽罾容左史,徐度赤闌橋。

【五月丙子侍宴保和殿恭紀二十四韻】编辑

柱下隨周史,琴邊聽舜歌。廟謨神策勝,荒服遠人過。蔥嶺車書接,條支部落多。郵簽幾重譯,貢使百明駝。黃帕開封速,花磚視日趖。九賓齊脫劍,一士許鳴珂。乍橐螭頭筆,還衣鳳尾羅。逶迤緣幔閣,踧踖步鑾坡。天半聞清蹕,塵中隔絳河。班聯小侯近,禮異叔孫苛。粔籹官庖出,葡萄塞馬馱。壺冰淘紫苣,山葉裹瓊禾。割肉容臣朔,傾心到尉佗。上雲留麗曲,深雍舞蠻靴。喜溢龍顏甚,衰慚鶴髮何。見知真特達,矢報尚蹉跎。懷核披香案,分酮太液波。自然蠲暍暑,直覺去沉屙。煙淨高城柳,風傳別殿荷。景猶長北至,序正秩南訛。帝治原無外,皇居信有那。萬方皆屬國,六詔敢橫戈。洱海兵將洗,苴蘭石可磨。宣功宜作頌,聖德邁元和。

【題王舍人嗣槐西山遊記三首】编辑

三年索米住長安,咫尺雲峰欲上難。讀罷高文但西笑,開簾試隔女牆看。

盧師說法已千霜,石上松猶四尺強。我亦曾尋二龍子,夕陰點筆在莓牆。

上方絕磴最嶄岩,花藥春叢靜不芟。六聘山中三日住,輸君秉燭入空嵌。

【臨淮口號】编辑

鮮鯽臨淮美,傳聞尺半強。只供津吏索,不放老夫嚐。

【秋杪同周掞王翬李符龔翔麟邵晙舍弟彝玠從子建子遊攝山是夕包銘曹彥樞適至際曉周覽山曲信宿乃還翬圖為行看子各紀以詩予得四首】编辑

一峰立如傘,眾峰韜陰霞。有時眾峰露,一一青蓮花。我來秋已深,白露零蒼葭。同調五六人,誌在窮幽遐。出郭屏傔從,取徑入含岈。高墳何王墓,但有麟辟邪。犬吠疏籬根,鳥棲枯樹椏。每因青溪曲,遂使略彴斜。山僧遠迎客,拄杖披袈裟。坐我青豆房,汲泉烹紫茶。

槭槭霜葉鳴,皎皎霜月白。豈期深山中,乃有不速客。將無御風行,吹落大小翮。手持竹如意,並坐萬古石。舉杯斟酌之,酒戶笑連擘。東林鍾魚聲,相答永今夕。

淩晨取微徑,栗杖叩精廬。病葉脫鴨腳,斜門束林箊。秋盡澗泉涸,<厂合>窟徙潛狙。溪橋凡屢渡,徑草多未除。西上天開岩,縱觀石壁書。大江流舄下,日午風舒舒。急槳撶盧舟,有若逆水魚。不知躋絕頂,蒼茫復何如。

山遊逾信宿,未能極深窈。我僕迎路隅,揭步出叢筿。比丘指雙松,紀年千歲少。何人植此樹,毋乃明僧紹。摩挲舍宅碑,風跡尚未杳。王郎妙山水,能事擅江表。試畫偕遊朋,煙液信昏曉。經營殫意匠,改月庶能了。

【晚登燕子磯同周布衣掞柯舍人崇樸各賦三韻】编辑

舞燕寒不出,危磯淨無塵。夕陽射亭柱,遠渚移釣侖。應從長蘆畔,指點登高人。

【魯太守超席上賦】编辑

海內詞流幾派分,盡誇皇甫士安文。正愁縞帶交期晚,蚤有瑤華驛使聞。歸路亭皋飛木葉,放船薛澱冷湖雲。十年夢寐西堂燭,今日題襟得共君。

【贈徐丈】编辑

石帆先生海嶽姿,盛年解組棲山茨。耕漁軒竹長千個,上下崦梅開幾枝。有客問年書亥字,閉門轟飲過申時。只今介雅多新句,好續金蘭舊日詩。

玄黓閹茂编辑

【送徐中允秉義假還昆山六首】编辑

紫陌春晴匹馬歸,清江南下一帆飛。人生半百且適意,未見朝衫勝芰衣。

經義紛綸致異同,誰能閉戶軟塵中。著書終讓名山好,輸與周南太史公。

舊侶荊高對酒頻,香螺畫榼五冬春。獨醒客去無堅坐,臥甕憑誰捉醉人。

石湖居士范成大,金粟山人顧阿瑛。歸向東吳無個事,留賓題遍草堂名。

爛漫廚煙煮野蔬,菘根秋末韭春初。到家一事差堪惜,不食松江巨口魚。

淥波碧草望中遙,劉井柯亭轉寂寥。他日歸帆下吳苑,先攜竹杖訪平橋。

【送張劭之平遙】编辑

彼汾沮洳吾舊遊,送爾匹馬逾徐溝。人行芳草碧於水,日出杏花紅滿樓。榼中酒味苦桑落,簾外鳥聲黃栗留。客居適意遠亦得,搖筆賦詩何所求。

【送孫編修卓使安南】编辑

詞臣銜命自螭坳,親捧天書出漢郊。萬里驂鸞經北戶,百夫騎象迓南交。蕉花紅壓桄榔杖,蘭葉青連翡翠巢。知有清文冰雪並,能令瘴雨洗黃茅。

【李檢討澄中紺園雜詠六首】编辑

【荷陂】编辑

風過蓮葉香,日出釣船去。不聞雞犬聲,但有颻寔語。

【柳浪】编辑

斷岸綠楊齊,濃陰覆水低。東風吹太急,扶起過橋西。

【綠水軒】编辑

軒中獨木幾,檻外獨木橋。際夜沙月明,蘆荻風蕭蕭。

【會心亭】编辑

雜卉秋尚開,淺莎晴可坐。於此獨寤言,浮榮等糠莝。

【鏡香樓】编辑

吾里鏡香亭,君家鏡香樓。滿池鴛鴦浴,四面芙蓉秋。

【松風台】编辑

山月無片雲,夜半松風起。欲寫入瑤琴,風聲吹不已。

【上巳萬柳堂宴集同諸君和相國馮夫子韻二首】编辑

不到閒園已隔年,綠楊高映女牆連。無妨並馬橫橋渡,更許深杯曲水傳。徑仄易侵蘋葉小,日晴況有杏花妍。舞雩幸忝從遊列,澹沱春光過禁煙。

小徑升堂步屟偕,堤沙遙築避塵霾。歌翻驟雨新荷好,地比崇山峻嶺佳。露井有華滋藥甲,春衣無桁掛松釵。永和會後斯遊最,禊飲蓬池未許儕。

【送陳四處士晉明再入楚二首】编辑

燕山雪後送君行,茸帽駝裘馬上輕。一片晴川萬楊柳,春風重入武昌城。

官清幕府足棲遲,漢上題襟定有詩。鑿井便為王粲宅,行歌隨處葛疆池。

【沈詹尹荃崔少詹蔚林招同湯侍讀斌施侍講閏章潘檢討耒飲限燈字】编辑

九月秋陽氣尚蒸,晚來欲雨薄寒增。黃花插帽經三宿,白苧裁衣試幾層。小鳥飛翻簷外樹,微風升降酒邊燈。相期偶值趨朝暇,起問冬冬鼓未曾。

【同作(時重陽後三日潘耒)】编辑

西峰鎮日翠崚嶒,儤直無因得共登。九陌年華銀箭水,千秋心事玉壺冰。

惟因綠酒親元亮,莫遣黃花笑季鷹。卻憶升平多故事,醉騎官馬簇紅燈。

【送查上舍昇之湖口】编辑

爾去彭湖口,香爐對客窗。潮痕灌嬰井,果否應潯江。

【除日保和殿侍宴】编辑

佩結緋魚後,樽開白獸先。呈能勾樂隊,密坐潤爐煙。紫路頻除夕,青燈異往年。誰當頌椒會,猶侍聖人前。

昭陽大淵獻编辑

【元日賜宴太和門】编辑

垂衣逢盛際,輯玉盡來庭。白醞三光酒,青歸一葉蓂。新年恩較渥,昨日醉初醒。九奏鈞天曲,風飄次第聽。

【十三日乾清宮賜宴】编辑

詔許宮門入,人隨陛戟移。江梅低壓帽,火樹密交枝。既醉盈觴酒,無疆萬壽詩。夢遊真不到,今夕奉恩私。

【是夜賜內抃表二裏一】编辑

元老傳天語,殊恩及侍臣。禮優加束紡,價重抵雙銀。笑答妻孥問,爭尋剪尺頻。光風今歲早,春服最宜人。

【十五日保和殿侍食】编辑

露草詩歌雅,雲天易象需。不圖大酺樂,獨許小臣俱。注碗茶膏滑,堆盤菜甲殊。歲除曾幾日,四度飫堯廚。

【是日再入保和殿侍宴】编辑

乍賜晨餐出,仍容午宴陪。一夫馳秉翟,七校下傳杯。妙舞娑盤歇,華鍾取次催。分明衣上月,攜自九霄回。

【二十日召入南書房供奉】编辑

本作漁樵侶,翻聯侍從臣。迂疏人事減,出入主恩頻。短袂紅塵少,晴窗綠字勻。願為溫室樹,相映上林春。

【恩賜禁中騎馬】编辑

魚鑰千門啟,龍樓一道通。趨翔人不易,行步馬偏工。鞭拂宮鴉影,衣香苑柳風。薄遊思賤日,足繭萬山中。

【三十日上自南苑回賜所射兔】编辑

壹發歌文囿,三驅入漢郊。乍肥淺草窟,宜入早春庖。賜向燈前出,歸從馬後捎。食經繙未得,方法試燔炰。

【二月初二日賜居禁垣】编辑

講直華光殿,居移履道坊。經營倚將作,宛轉繞宮牆。對酒非無月,攤書亦有床。承恩還自哂,報國只文章。

【駕幸五台山恭紀三首】编辑

圖經曾識五台名,想見雲從帳殿生。節物乍分春恰半,登臨最好雪初晴。林香紫鴿翻風上,月黑金蓮照地明。定有山靈呼萬歲,不徒龍象下方迎。

花宮高下繞台懷,鐵鎖層層雁齒階。代郡雲山連朔郡,北街星斗劃南街。千夫試轉清涼石,二月如燔泰岱祡。望秩百王曾不到,天教宸藻首磨崖。

紫府仙居嶽鎮同,削成大古想神功。地傳竺法蘭棲處,山入勾龍爽畫中。曲磴溪流頻度馬,晴雲舄下數歸鴻。省方豈為尋沙界,特采天花壽兩宮。

【駕自五台回賜金蓮花】编辑

紫府蕃神草,金花近御床。獻非緣鹿女,恩許載牙箱。一束叨殊數,千金補禁方。丁寧須什襲,或恐夜生光。

【銀盤菇】编辑

細菌多無算,銀盤大一圍。未殊榆肉脆,更較樹雞肥。御墨題猶濕,嘉蔬物豈微。流傳文館記,盛事景龍稀。

【賜抃紀事】编辑

上闌初日映簾犀,天語聽傳紫閣西。織自珠宮加熨貼,擎來黃紙驗封題。折枝花訝臨風並,掉尾鯨看戲水齊。端綺入春恩再洽,稱詩彌愧在梁鵜。

【賜御衣帽恭紀】编辑

鶴紋初啟尚衣封,藤帽朱絲自九重。日角乍辭宮樣穩,冰紈不散御香濃。玉堂掌故傳他日,清鏡衰顏話舊蹤。回憶滄江六年事,筍皮荷葉釣船縫。

===【醍醐飯】

===絕品醍醐飯,人間總不知。素餐臣節愧,推食主心慈。九長腰米,兼金六寸匙。青精徒自滑,較此駐顏遲。

【賜鰣魚】编辑

京口鰣魚尺半肥,黃梅小雨水平磯。無煩越網千絲結,早見燕山一騎飛。翠釜鳴薑才敕進,玉河穿柳旋攜歸。鄉園縱與長干近,四月吳船販尚稀。

【憎蠅】编辑

曉夢晨光裏,群飛戶尚扃。慣能移白黑,非止慕膻腥。曲幾思投筆,輕巾屢拂屏。北窗眠未穩,孤坐憶江亭。

【憎鼠】编辑

尺二田間鼠,何來廣廈中。須看縛筆易,聲比數錢工。未肯腸三易,須知技五窮。銜蟬如可聘,滅燭臥宵終。

【送杜少宰臻視海閩粵二首】编辑

漢將樓船遠受降,重臣疆理到南邦。山程伐嶺復見嶺,水驛下瀧還上瀧。榕葉清陰交露輞,梅花疏影入吟窗。不知五色羅浮雀,玉節前頭日幾雙。暫輟山公啟事書,周巡閩海自扶胥。廿年已失魚鹽利,百戰猶存蕩析餘。雁戶沙邊尋舊宅,鮫人渡口趁新墟。恩言卻似平淮後,相度來宣走傳車。

【早秋西華潭】编辑

殘暑秋逾熾,涼風午乍催。微波蓮葉卷,新雨豆花開。宛轉通橋影,清泠傍水隈。夕陽山更好,金碧湧樓台。

【夜起】编辑

銀浦懸宮月,金風動井榦。魚雲吹不去,虯箭滴初殘。木落南樓早,山連北口寒。秋來無別夢,夜夜望回鑾。

【送宋僉事犖之官通潞四首】编辑

十里鶯花露輞前,慶豐閘水得漁船。莫嫌一出春明遠,猶是城東尺五天。

中盤曾聽佛樓鍾,按部重登紫蓋峰。料得使君吟興發,塞門百道走紅龍。

漁陽松傘寶坻魚,浭酒吳船味不如。更憶昔年移柳在,濃陰輸爾晝簾餘。

白馬銀鞍紫絡纓,引弓曾傍屬車行。為郎未老單車出,射虎重過右北平。

【次韻贈沈上舍】编辑

沈郎詩格珊瑚鉤,曾題八詠之高樓。著書應過習鑿齒,論事不數賈長頭。橋門鼓篋又三載,社酒治聾須幾秋。愛子齋居花滿眼,疏簾清簟坐銷愁。

【題高侍讀《江村圖》二首】编辑

菊澗疏寮舊跡存,畫圖仿佛見江村。雙橋盡許通舟楫,他日柳陰來叩門。

杜甫南鄰有朱老,吾將徙宅問東家。水邊沙際閑田闊,添種鴨桃千樹花。

【題畫羅漢】编辑

梅生小十六羅漢,筆力遠勝盧楞伽。我題此幅更奇絕,人影瘦於枯木查。

【題《雪中垂釣圖》】编辑

九十九澱畿南水,五三六點塞北鴻。雪花溟濛濕柳絮,人影瑟縮枯蓮蓬。易酒淶酒村甕白,東家西家爐火紅。此時堅坐不歸去,一笑無乃天隨翁。

【為王祭酒士稹題畫冊二首】编辑

滸山濼口水模糊,稚柳夭桃何處無。他日雪堂留客徑,不難疏鑿擬西湖。

寒江窠石早梅舒,此地仙居也不如。但恐瀑泉侵案濕,小窗催徙讀殘書。

【法酒】编辑

敕自宮門下,香從內庫來。綠瓷雙甕滿,黃紙一封開。燈火將除夜,屠蘇最後杯。沉吟主恩重,入手且先催。

【官羊】编辑

考牧傳周雅,炰羔憶楚騷。肥應速諸父,瘦敢讓聯曹。家祭占丁巳,毛床鉸圈牢。賜生臣必畜,詎忍授屠刀。

【鹿尾】编辑

東丹王子畫,移剌楚材詩。居截漿尤美,肴蒸味最奇。須停射工脯,不數果園狸。燒尾聞唐日,今朝宴亦宜。

【梭魚】编辑

雉兔關東最,梭魚味更良。刺方青鯽少,鱠比玉鱸香。賜出春初早,攜歸尺半長。罟師題字在,寧分小臣嚐。

【除日侍宴 乾清宮夜歸賦】编辑

千門除日已春融,兩度椒盤侍禁中。坐聽鈞天仙樂後,起看珠斗上闌東。歸鞍笑逐三鬃馬,守歲歡迎五尺童。不是雲漿浮鑿落,衰顏那傍燭花紅。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