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

卷第六十九 曝書亭集 卷第七十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七十一

曝書亭集卷第七十

           秀水 朱𢑴尊 錫鬯

   中奉大夫分守嶺北道江西右布政使賀公祠堂碑

公姓賀氏諱萬祚字孝延浙江秀水人萬曆三十八年進士

除南京刑部江西司主事改禮部儀制司主事持父喪歸服

除補兵部武𨕖司主事歷郎中出爲山東按察司僉事提督

學政遷福建按察司副使分巡建南道徙廣西布政司參政

分守左江道轉江西布政司右布政使分守嶺北道年六十

三以沒公之在山東也妖賊徐鴻儒倡白蓮花敎逺近煽惑

公佐巡撫指畫卒以決勝其在廣西土寇胡扶記爲亂官兵

敗績路將蔡人龍戰殁詔集大師征討會監軍參政潘應龍

知潯州府事張嵩相繼卒于師環兩江州縣咸震驚公疾馳

上官以方略獲扶記父子兄弟皆就戮招降莫敬龍所部千

人置之内地別部帥黎扶三以兵出掠敬龍生擒以獻公斬

之於市羣蠻懾伏境内盜賊𢘤平鎭安土司岑繼祥與歸順

土司岑大倫爲仇力不勝潛通安南莫敬寛密以騎象掩殺

大倫劫官男州印去當事者欲徼功謀討安南公曰鎭安土

司世受冠帶一旦甘爲禍首舍此不問問安南非計也宜治

鎭安以漢法詰責安南聽其服罪當事者從公言敬寛果輸

服送還官男州印其在江西流賊方肆焚劫圍定安破安逺

公至相視羊角石背諸營堡賊聞有備引去嗚呼士大夫當

承平日久人不知兵洎夫啓禎之際一夫搆患監司長吏輒

束手無策羣盜四起天子赫怒命宰輔督師無不立見摧敗

卒之蠭屯烏合長驅入居庸之𨵿蓋自陜及京師僅五旬爾

向使若公等十數人落落然分置要害地則寇燄何難撲滅

惜乎試之窮山絶徼雖事功屢奏無補天下之大勢而公則

盡瘁死矣公所著有禮曹條議兵曹疏略大業齋文集其平

生未嘗談兵所至輒以兵事顯卒之後無子以兄子侃修嗣

侃修中崇禎六年舉人未幾亦卒無後彞尊之再從父弟𢑴

政於公爲外孫懼公名姓不得書於國史久而湮㓕乃具狀

請處士俞汝言表公之墓又葺其丙舍爲祠藏主以祀屬予

記公行事於石并作詩以頌焉辭曰

公之考祖鹽官是處後遷於府居城東兮旣舉於郷遂揚于

庭其文有章譽斯崇兮爲郎勅法克正五罰不爽苗髮刑德

雙兮禮樂攸司章服是宜昭德甄微宣國容兮爰佐司馬九

邊之野洞若觀火贊戎功兮誕出掄文去疵而醇歸夫義根

發滯𫎇兮閩甌寧地有嚴無比失貴人意違此邦兮度嶺而

南桂水之潯蠻獠𠩄侵屢奮庸兮踰嶺而北寇賊未息以戰

則克保陴墉兮世盡愉愉公也饑劬恒集於枯命之窮兮轅

攀輪拒公去不顧死於道路衆𠩄恫兮有崇者丘左右泉流

植以松楸馬鬛封兮公雖無祀女子有子狀公行事其可徵

兮有覺其楹丙舍未傾祠我先正方瞽宗兮

   提督浙江學政翰林院檢討顔君清德碑

翰林院檢討曲阜顔君光斆學山爲復聖顔子六十七丗孫

康熙二十七年進士改庶吉士除今官三十二年秋典浙

江郷試還

天子命提督浙江學政近例學院以翰苑兼坊局銜者充之

君以史官

特簡異數也士三年大比浙東西就試者至万餘人主司之

不公士且攅譏竦誚有裂牓紙而以瓦礫擊其後者矣君來

牓旣放雖見抑者無怨及聞君再至交以手加額君亦杜絶

千請惟眞才拔擢克循祖父忠孝之門風入稟太夫人之訓

焚膏㸃筆靡間晨暮席門甕牗韋帶紃履之士𢘤甄綜無

遺才飯糲茹藿甘之如飴士皆鼓舞自奮而君斯瘁矣今年

春君當復

命全浙之士惜君之去而不能留也乃謀述君之德于貞石

以傳諸不朽而嘉興爲君駐節之地礱石居先焉碑當勒文

僉以請于予予惟君之試士去勦說明正學拔寒微百千人

譽之不以喜百千人毁之不爲動是豈藉碑之辭以爲重哉

雖然碑以述德抒情其來古矣尤莫盛于東漢之丗當時諸

生服義處士好學門生門童弟子故吏故民議民及門下佐

往往率私錢共表其德善功烈若楊震陳球劉寛馮緄度尚

孔伷之徒史傳所未具詳者毎賴碑存用補史氏之闕焉君

年方壯又遭遇

聖主入且論思爰立將來國史所紀特書其大者則于視學

本末或反略焉不詳此碑之不可以已也昔者復聖躬克已

復禮之學至于拳拳服膺欲罷不能而徵其所得則存乎簞

瓢陋巷不改其樂是公之潔以自持誠以造士正復聖之所

得者然周子曰志伊尹之志學顔子之學程叔子曰學孔子

者學顔子而已君之學即顔子之學諸生旣得顔子而師之

言顔子之言行顔子之行是公去而服其教者長存雖百丗

可矣

   太保孟忠毅公神道碑銘

太保孟忠毅公薨歸葬於京西蔡公莊之東歲在庚午其子

熊弼請予𢰅碑立石於神道於是公薨三十有七年矣公之

德善功烈紀諸史冊無俟碑銘後顯乃予讀公奏疏竊恐史

氏未載其詳而訏謨偉略不盡傳于天下不可以不銘也公

諱喬芳字心亭永平人誥授光禄大夫緫督陜西三邊四川

軍務少保兼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丗

襲阿思哈宜哈番加贈太保諡忠毅其先丗某徐州人以靖

難立功丗襲東勝衞指揮同知祖某考某皆贈如公官祖妣

張氏劉氏王氏妣馬氏馮氏杜氏皆贈一品夫人公幼負

志不羈偉岸善騎射能以一矢墮雙雁

太宗文皇帝兵入𨵿公杖策謁軍門

太宗壯其貌與語奇之引置左右官刑部承政兼梅勒章京

管牛录事使定律例從征大淩河錦州松山寧逺朝鮮屢著

戰功順治元年李自成自山海𨵿戰敗西遁

丗祖章皇帝定鼎燕京命公帥師追之由畿南下河北踰太

行定汾潞拔太原遂渡河入𨵿下延安略定慶陽平涼所至

秋毫無犯

丗祖嘉其績命以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緫督

三邊軍務當是時自成棄𨵿中走張獻忠尚據蜀民情未定

妖賊胡守龍自号聖公稱元淸光謀爲變叛寇賀珍連兵十

萬攻西安李鷂子陷同州武大定踞固原孫守法嘯聚興安

劉二虎出沒漢中胡向宸負固黒水峪𨵿以西羣盜塞路馬

德賀弘器李明義米國軫折自明諸賊叛服不常各擁衆數

萬爲害公廣招徠布恩信散奸黨峙糗糧簡將帥分道出奇

掩擊梟守龍於市追珍及於永夀蹴之漢中擊走二虎大定

誅向宸於板橋南山斬守法於藥箭砦戮德於河兒平降自

明於靑觜砦擒弘器於安家川俘明義縛國軫前後百餘戰

斬馘無算降者一十七萬餘人又陜西多𤞑種河西尤甚五

年夏四月羣𤞑煽惑米喇印丁國棟聚衆反陷甘肅破涼州

莊浪蘭岷臨洮所至響應𨵿中大震而鞏昌𤞑攻城未克公

疾馳救援賊敗走乗勝遣張勇復臨洮馬寧由上路趨内官

營破之趙光瑞由南路至梅川賊迎敵奔潰而梅川去岷州

五里左山右河道險隘賊據守堅甚光瑞誘之出戰大破之

遂復岷州張勇由中路一敗之官堡再敗之馬韓山三敗之

二崖洞於是喇印國棟合兵守蘭州公督滿漢精銳徑薄蘭

州俾協勦戸部侍郎額色曁張勇爲前鋒賊出大戰良久公

令勇襲破其城賊大敗焚浮橋遁而王𦙍久馬寧亦破賊金

縣會兵蘭州時朝議大出師會𠞰公上奏曰叛𤞑爲徒雖繁

然烏合易散臣已大破之臨鞏城堡盡復其伎已窮進取河

西甘鎭計日可復且秦民力已竭大兵復臨供應難復支

又西寧祁廷諫李天俞莊浪魯典皆未肯爲賊下今廷諫子

興周赴臣軍已令其糾各族協捕乗破竹之勢鼓行而西必

能奏績若曠延時日以俟六軍不惟坐縻糧芻且使賊得合

餘燼自備而廷諫等亦懈失機長寇非計也 朝廷乃止遂

督兵渡河遊擊張三耀斬喇印於古城窊逐北至甘州時夜

二鼓公曰賊必出襲我乃設伏以待而張燈彈琵琶酣飲歌

聲徹柵外賊果出遇伏悉擒之遂圍城月餘平之丁國棟竄

肅州立土倫太爲王哈密纒頭畏兀紅帽哈喇五番附之據

城固守而山西大同降將姜瓖反逺近震懾其黨虞印韓昭

宣陷平陽号二十八萬此六年秋七月也

丗祖遣兵進攻大同命公引兵赴援公留馬寧圍肅馳赴潼

𨵿賊兵拒河守公佯置巨艦於上流伐鼓揚旗作欲渡狀而

夜率師從下流徑渡急擊之賊勢披靡戰且走四十餘里比

明抵蒲州賊出城迎敵公督將士力戰殺賊七千餘人賊棄

城遁遣將復臨晉滎河猗氏解州共斬首二萬有奇乃合兵

圍運城城破賊黨殱焉遂定平陽而馬寧以十一月破肅州

殺土倫太國棟就擒河西亦平七年進兵部尚書八年定河

南何柴山之亂又擒延慶巨盜劉宏才於是全陜盜賊叛孽

俱盡陜西自罹寇禍戸口消耗荆棘彌望乃荒田之糧盡責

之未亡之戸百姓苦之公力陳其害請蠲久之始聽蠲其絶

戸而有主荒田仍自七年起徵公復奏曰𠩄云有主者皆貧

氓耳傭作餬口以延旦夕欲其開納賦斷不能也且未有

六年不能七年即能者若欲藉此爲兵餉責有司追呼煢

㷀孑遺力不能支必至相率逃徙誠恐有主之田轉爲無主

將來餉缺愈多矣時有司考成急催科公又請以戸之増減

田之荒闢爲殿最使知愛養撫綏其惓惓民瘼如此先是二

年公至秦即以奇兵入龍安爲圖張獻忠取蜀之計後 朝

廷以重兵屯漢中秦民轉輸艱苦九年取成都即請屯田而

廷議退兵漢中乃力請駐保寧為漢中籓籬屯田廣元昭化

間戰可制勝守可固圉兵食有賴不苦轉輸則規取全蜀無

従之於是秦運始抒而蜀地以次就平旣又上疏曰秦省

自眀季寇變以來田𠭇荒蕪今雖屢詔開而雁戸未集耕

耨無人餉仰給於大農非久逺計也惟屯田可足食强兵而

弭盜安民亦於是乎在

上嘉納之因舉白士麟郭之培領其事而以髙應𨕖等八人

分理於是兵屯民屯並興歲得穀數萬斛十年復蕩平紫陽

孫守金自此民漸復業而𨵿中宴然矣公爲人精敏沉毅善

料敵諸將稟方略輒致勝又知人善用爽豁無嫌猜人人樂

爲之効死其章疏皆剴切條貫千里外如面陳故有請必從

當蜀未定上言曰四川一日未復臣心一日未安

丗祖喜曰若封疆大臣盡皆如此朕復何慮蓋君臣交孚若

是是以所向奏功初公累疏入朝 優詔不允九年復請許

之陛見慰勞備至 賜內廄馬二命従馳道出以寵異之又

賜帽鞾弓刀加太子太保 命還秦旣又 命兼督四川而

公以積勞成疾乞休慰留不許疾篤復乞骸骨乃加少保馳

驛還未至而公薨十一年正月元日子時也

丗祖聞之震悼柩至遣大臣酹酒 諭祭三壇存問其妻子

賜第一區白金千兩公生于眀萬曆乙未二月五日年六十

配卜氏艾氏王氏贈封一品夫人子三熊臣知汀州府事熊

飛監察御史熊弼襲丗職阿思哈尼哈番予吿光禄大夫孫

九人曽孫五人嗚呼公督秦十年外詰戎兵内定經制撫循

百姓廣收名將爲腹心以二十餘年盜賊充斥荒殘流莩之

郷復使昇平樂業屹然爲中原保障 朝廷無西頋憂人皆

知公之功在秦不知河東之亂非公不能定取蜀之策非公

不能有成然則公不徒出秦民於湯火而已晉與蜀咸受其

賜焉公之功顧不偉歟銘曰

神龍之奮雲則從之誕作霖雨以蒸有黎桓桓孟公萬夫之

特早事

太宗宣勞肇域

丗祖受命師入隃𨵿公躡殘寇渡河而西

帝哀秦民仳離疾苦俾公建牙節制文武𠒋渠在蜀倡亂孔

多潛狙乳獸爭磨其牙公遇將士披豁心曲昧者必攻降者

弗戮如帶斯結解之以觿如髮斯逋理之用箆盪寇河東有

戰必克蒲坂旣收解梁乃服曩者秦俗壤地荒蕪吏患追呼

民困轉輸征徭克緩屯務畢舉有畎有溝有禾有黍旣策王

功載懋民庸君子來朝謁

帝于宫何以予之衣裳在笥又何予之弓刀是佩天馬旣秣

帝曰汝騎出從馳道異數則希我作此辭紀公之實片石旣

刊百丗有述

  誥封朝議大夫國子監祭酒新城王公墓碑

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講學士新城王先生士禛其在

太學敎胄子會雲南平推

恩封其父爲朝議大夫國子監祭酒祭酒公殁先生哀慕不

已旣井椁矣謀伐石表諸墓古之葬令曰五品以上立碑降

五品立碣祭酒秩四品得立碑螭首龜蚨崇九尺乃屬秀水

朱𢑴尊爲之辭公諱與敕字欽文別字匡廬自其始祖貴從

諸城徙新城曽祖考重光貴州布政司參議贈太僕寺少卿

再贈少師兼太子太師兵部尚書祖考之垣戸部左侍郎贈

戸部尚書再贈少師兼太子太師兵部尚書考象晉浙江布

政使司右布政使妣張淑人公事親孝從兄敬合族人以睦

訓子以嚴其爲學博而有要其爲文駢而麗其爲詩取自寫

懷抱而已有作未嘗編録曰吾詩如絃之有音絃停音斯寂

矣留此何爲故其詩流傳蓋寡王氏之先丗植槐于門夢神

人以冠簪笏嚢分布枝上其後族繁以大公之祖父丗父叔

父仲兄曁族晜弟子姓舉郷㑹試者數十人皆有名位公少

有文譽獨屢試不遇僅貢入太學未謁𨕖人而歸然平生不

有坎坷之歎怨尤天人之言及敎其四子三成進士公里居

益退然自下歲修曽祖王父忠勤祠主祀事惟謹命工繪厥

𠥾生事蹟爲圖二十有四并作家誡以示諸孫勗以儉勤

爲夲旣喪耦室無侍妾暇同隱君子徐夜游見者目爲老經

生不知其封秩大夫也公卒時子吏部考功清吏司貟外郎

士禄進士士祜已先殁惟仲子貢生士禧及詹事先生存女

四人壻劉倬張璽畢盛肩趙作肅孫男女各一十二人曽孫

男七人女一十一人元孫二人公之葬也在新城縣某郷某原

系之詩曰

孔氏之門有顔子淵子曰庶乎胥附日親在漢黃憲隤然處

順道周性全見者交讚公生海右二賢同科言論風旨傳不

在多觀其事親孝乎惟孝則友其兄郷黨是傚凡今之人門

内嘻嘻公之治家肅且有儀貴則易交賤不我覯惟公譚讌

勿遺故舊若考作室而子以堂若考敷菑子乃坻倉旣揚其

名終顯其秩養不爲儉年不爲嗇徹帷于室卜葬于原無有

近悔無有後艱有栝有松有枌有檟銘藏諸幽碑示觀者

   通議大夫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徐公神道碑

康熙二十六年冬十二月

孝莊文皇后崩公卿在籍者同軌畢赴於時通議大夫都察

院左副都御史徐公見星而奔眀年二月哭臨 宮門之外

旋寢疾三月日卒于邸舍年六十

天子謂公盡瘁可憫許馳驛送歸 遣江南布政司官 諭

祭及葬是年十有一月卜幽宅于滆湖之濆旣葬公子永寧

永宣以碑文爲請𢑴尊曩與公同 朝知公德善行義不敢

以不文辭公江南人先丗自江陰徙武進曽祖某不仕祖秉

忠同知夔州事贈通議大夫通政司左通政考暘充郷飲酒

大賔封通議大夫通政使司左通政妣白太淑人公諱元珙

字輯五荆山其別字也年二十補學官弟子以眀經貢入太

順治十一年舉順天郷試眀年㑹試中式 賜進士出身

除刑部主事歷貟外郎郎中庶獄眀允典廣西郷試士服其

識照還以福建按察司僉事分巡建寧際閩海未靖土人或

依山爲砦反側不安公偵得其寔誅凶渠盡釋餘黨衆乃散

尋移山西布政司參議分守潞安丁母憂服除以原官分守

口北道時宣鎭未立府縣止同知府事一人治事兵民一相

鬨則戴甲而譁公至和調將士嚴斥𡎇増亭障葺城垣修學

舍邊境晏然㑹雲貴變起 王師討不庭軍中需馬急公出

家所有田租錢首買馬資騎戰

天子嘉奬命從優議敘踰年擢光禄寺少卿牲牷粢盛讌享

犒勞躬視滌濯勾稽惟謹遷太僕寺少卿馬政畢修進通政

使出納惟允轉太常寺卿遇大饗祀奉香執帛行步中規矩

升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夙夜在公振綱肅紀祀典岳瀆之祭

北海廣澤王望瘞之禮唐于洺州宋于孟州公上言東西南

北當以天子建都之地爲準北海之祀宜于山海𨵿迤北近

海之地疏入報可尋念親老陳情乞歸歸而父先卒居喪盡

哀毁且瘠蓋公性至孝愛慕父母不異孺子友同産兄弟通

家財治喪紀敎子姓有家法里居遇懿親鄰比謙恭和易未

嘗以貴驕人檢束傔僕不與戸外事而能分人之憂爲善日

不足服官三十餘年不喜躐進以勤愼自勵故始終結

主知凡 覃恩者三加級者五侍 讌乾清宫從游 西苑

拜白金文綺之 賜而又祭葬以禮可謂生榮死哀也已公

娶白氏太保康敏公六丗孫贈淑人繼娶潘氏封淑人子永

康熙二十年舉人候補中行評博永定國子監生永宣歳

貢生永定早卒永寧永宣均好學有文女五俱嫁士族嗚呼

御史臺於古爲副相三獨坐百寮之師闕然後補之否然後

眀之不專以言責爲務也後丗居是官者往往藉繩糾之權

以報恩怨黨其同焉者而伐其異私以爲公訐以爲直又SKchar

伺君相之愛憎附之以毁譽諍臣若是豈社稷之福哉公於

廷議侃侃無隱及條奏輒焚其草庶幾合乎小雅所云靖共

爾位者與是難能也迺作詩曰

徐望十門業髙楚蘭陵産譽髦舉南宫領西曹內逥翔外敭

歷屏甌閩翰潞澤藩上谷無震仄卿士月洊升華主禄勲牧

馬驘作納言允柔嘉陟奉常典三禮副副相長柱史秉吉直

肅綱紀惟北海百谷王濟同祀神何饗公建議徙冀方進有循

退以義孝于親友晜弟用推仁及戚懿公之度其有容責人

薄少詆攻持大體異小忠公之才洵卓犖消亂萌人罔覺澂

其淸激者濁公而在吾得朋公也逝孰典型御靈輀歸林坰

滆湖濆筮得宅望鵝墩表鶴石宜子孫逺泉脈樹松柏榆梓

枌百丗下碑長存思公德視此文

   光禄大夫工部左侍郎顧公神道碑銘

康熙三十有八年冬

天子念河淮未乂歲漕後期旣任都御史緫其務又分命廷

臣往鳩厥工於是工部左侍郎長洲顧公出視髙家堰時河

流日淤淮泗水無𠩄趨洪澤汎濫堰易潰公相度悁勞不避

寒暑風雨疏陳事宜未厎績而病矣旋奉 詔還京師猶力

疾治事

天子班朝見公羸弱不支 天語垂問公對以實退乃請假

且言臣早孤惟母是依敎臣力學甫通籍母故窀穸卑濕骨

SKchar未安伏請放還遷葬

天子許焉歸改卜宅兆于官山塢祖墓之旁疾發卒于里第

天子聞公逝 命禮臣給卹典 諭祭一壇 予治葬銀兩

朝野歎息以公克全臣子始終之義可謂忠且孝矣公諱藻

字懿樸号觀廬先丗自無錫遷縣之翰涇曽祖某不仕祖某

考某皆學官弟子三丗以公貴 誥贈光禄大夫妣一品太

夫人宋氏公自康熙十四年舉于郷明年會試中式 賜進

士出身改庶吉士聞母喪囬籍二十一年服除授翰林院編

修會試充同考官二十六年任 日講官知起居注二十八

年以右春坊右贊善兼翰林院檢討洊陞侍講眀年秋出典

江西郷試冬提督順天等處學政尋遷兵部督捕右理事官

再擢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郞仍提督學政三十六年 勅使

陜西祭吿軒轅陵眀年冬陞工部右侍郎尋轉左侍郞累加

三級 覃恩進階光禄大夫公於 朝守厥職必誠必敬纂

修 兩朝聖訓 玉牒領方略館副緫裁充 殿試収卷讀

卷官 皇太子大㛰冊封使人咸遜其勤敏及司 記注譯

國書尤詳且確先是儒臣提督學政設公𪠘於京師歲時得

與 朝會其後人皆自便一出按部多留畿輔公試士有間

亟還邸第

上有召立至 闕下備 顧問以是

主眷日隆 禁中語雖家人不得聞在内閣參預機務者六

年奏對進退不失尺寸嘗侍 保和殿 御試經史論賦應

制詩又嘗 召入 瀛臺試理學眞僞論豐澤園賦悉稱

上旨公書法尤精在米芾趙孟頫間嘗奉 命書 御屏金

牋又書泉林碑

福陵

昭陵神功聖德碑

上覽公書輒稱善 寶章宸翰上尊珍果宫花之賜便蕃優

渥公當之愈謙抑一言一事必曰如何如何曽未揚揚自得

也視學政大要端士習修黌序正文體杜請托表節烈維風

俗故每試甄綜得人理部務相視南北河恤徒夫審勾股節

浮羨覈支銷令不煩而商民以不病遇 大廷會議公未出

辭先和其氣有未便不顯立異同徐以微言喻之導之以正

議定公未嘗居其功蓋公律已甚嚴無𠩄依倚與人接和平

樂易僉以此交愛公卑尊長幼末有毁之者公於家孝且友

撫兄弟子皆有恩姻䣊有急難傾囊應之不惜平生無貨財

聲色之嗜博弈之娛以是門無雜賔從游著録者力爲游譽

約束傔僕惟謹鄰里郷䣊安之及公卒巷無歌者舂爲罷相

公生于順治三年月日考終于康熙四十年月日享年五十

有六夫人宋氏太子太傅吏部尚書文華殿大學士諡文恪

公諱德宜長女 誥封一品夫人有賢行公無子以弟之子

某爲嗣宋夫人撫之如已出也彞尊入史館於公爲後進公

僚友相遇不以前輩自矜旣與公比屋居宣北坊海波寺街

譚讌尤數故知公獨詳及葬因某之請銘公之藏其辭曰

地有土藪吳越具區演爲長洲淑氣𠩄儲克生顧公才與德

俱爲玉爲穀如金如瑜旣舉于郷墨牓斯薦其惟吉士摛文

翰院班以蛾眉簪筆朶殿鶴籞螭坳恒陪密宴南宮校士西

江持衡網海珊瑚采山豫章

聖有謨訓大烈孔揚 宗有寶牒䕻于星潢公之于文不雕

而琢務去陳言兼屏僞學公之于詩寄情髙邈譬錦辭機蜀

江是濯公之于書迥與俗殊豐者不媚瘦者不枯三眞六草

惟意所如羣工交讓

帝心是愉公之誨人先以制行士風克淳民志乃定率之以

躬周誠程敬廓矣皇圖人文雅正

天子有召立造于 朝雖在歸沐曽不逍遥拜 賜于宫夙

駕于郊德隅愈下協恭羣僚爰職論思

帝尤注意旋舍文書入贊機事

帝曰咨汝不懈于位迺擢司空尚書之次公佩蒼玉班于六

卿相彼琴瑟必張而更誕釐積𡚁允眀且清爲法可久絀者

使盈

帝曰往哉憫兹淮浦髙堰未固汝其安堵公度原隰堰工修

帝曰歸哉仍掌邦土仕者之進間有附援公也不阿以愼屢

遷惟口出好SKchar失則諐公也勤密省樹不言盈廷論議是非

噂沓衆人嘵嘵公也訥訥徐規以道非由捭闔大猷是經古

訓是合公雖盡瘁不敢引還

天子心惻訝其清孱舍彼旅月返于家山君親大義庶幾克

完弟子猶子爲公之嗣卜筮旣偕斧屋攸閟樹之豐碑枌榆

梧梓我銘不誣昭諸後丗


曝書亭集卷第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