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二

卷第六十一 曝書亭集 卷第六十二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六十三

曝書亭集卷第六十二

           秀水 朱𢑴尊 錫鬯

 傳

   汪克寛傳

汪克寛字仲裕一字德輔徽州祁門人幼而知禮晨必省父

母長者在侍立不敢坐就塾曉行者過之書帷燭未滅也長

從學胡炳文吳仲迃泰定三年秋舉江浙郷試出鄧文原之

門眀年下第歎曰道不行曷著書立言以詒後世乃與金華

許謙鄱陽朱公遷建康彭炳講論道學弟子著錄者日盛所

居山谷環繞學者稱之曰環谷先生陳友諒聞其名欲迎之

遂由黟山避地太平之絃歌鎭洪武元年有薦于朝者辭不

就二年正月以幣聘入史局史成不願仕賚金帛賜歸五年

冬以疾卒克寛䆳于經學易有傳義音考詩有集傳音義會

通禮有周官𩔖要經禮補逸春秋有纂疏提要左傳分紀諸

書惟春秋禮刊行其後永樂中胡廣等奉勅編纂大全攘纂

疏以爲官書罔上而不之察也

   貝瓊傳

貝瓊一名闕字仲琚一字廷琚一字廷臣崇德人年四十八

始領郷薦張士誠據吳累徵不就洪武三年召修元史六年

除國子監助敎先是宋濂爲司業主建安熊氏之說謂伏羲

爲道統之宗神農黃帝堯舜禹湯文武咸宜秩祀于天子之

學議雖不行士大夫多有疑其說者瓊乃作釋奠解曰或欲

祀三皇于學以孔子配之可乎曰不可按周禮有道有德者

使敎焉死則以爲樂祖祭于瞽宗故文王世子篇曰凡學春

官釋奠于其先師秋冬亦如之若禮有髙堂生樂有制氏詩

有毛公書有伏生皆先師也又凡始立學者釋奠于先聖先

師釋者曰先聖若周公孔子下云釋奠者必有合也有國故

則否蓋謂國無先聖先師則所釋奠者當與鄰國合若唐虞

有䕫伯益周有周公魯有孔子則各奠之不同也是唐虞與

周所主先聖先師固無定名未有及于三皇也載稽之史漢

魏之主取舍各異周孔迭爲先聖孔顔互爲先師若周公制

禮作樂冝享王者之祀於是罷周公升孔子配以顔子唐永

徽中復武德舊制顯慶二年以長孫無忌言正孔子爲先聖

仍以周公配武王歷宋迄今釋奠孔子定爲不易之典是唐

所主先聖先師已有定名未有及于三皇也夫三皇宜祀而

不得祀之于學也學始無孔子廟惟魯有廟然其敎被于天

下非一國所得專者故天下通祀之學之有廟由孔子而建

則宜以孔子爲先聖顔子爲先師而三皇不預也今欲崇三

皇爲先聖使居孔子之上不足以襃其功降孔子爲先師使

混于髙堂生之列適所以貶其德故吾的然以爲不可也或

曰古者祀舜于虞庠祀禹于夏學祀湯于殷學祀文王于東

膠舜禹湯文並得祀于學何獨於三皇之祀非之曰周立四

代之學故祀舜禹湯文今祀三皇將於何學與雖然三皇之

功及於人者逺矣而領之於醫特主神農嘗藥之一事理固

有未盡者宜定其制設官主之以豐其祀可也識者服其持

論之正瓊又慨古樂不作徒有成均之名爲大韶賦見志九

年改中都國子監助敎勲臣子弟交憚之十一年九月致仕

眀年卒瓊與餘姚宋禧皆從學楊維楨之門瓊之論曰立言

不在嶄絶刻峭而平衍爲可觀不在荒唐險怪而豐SKchar爲可

樂蓋學于維楨而不汙所好者也禧初名元禧字無逸元至

正十年郷貢除繁昌敎諭之官一十九日即棄歸遭亂授徒

自給⿰氵𠔏武二年徵修元史分𢰅外國傳事畢還

   王彛傳

王彞字常宗其先蜀人本姓陳氏父事元爲崑山州儒學敎

授遂遷嘉定⿰氵𠔏武三年以布衣召修元史書成賜金幣遣還

又薦入翰林以母老乞歸築歸養堂自号嬀蜼子閒居考求

古制製冠巾衫裳帶屨以服或謂之曰今人而不服今之服

是得罪有司也天子嘗賜之織幣而不製爲服是隱君之賜

也荅曰彛初未入仕布衣也而服斯服將以入麋鹿之羣焉

君之賜其可䙝乎𢑴蓋以自便也然古之意則存焉爾矣以

今之人而服之其可不自古其人與彞嘗游天台從學于孟

夢恂故其文特醇雅時楊維楨以文雄于東南從游者甚衆

彞作文妖一篇詆之辭曰天下所謂妖者狐而已矣然而文

有妖焉殆有過于狐者夫狐也俄而爲女婦世之男子不幸

而惑焉者莫不謂爲女婦則固見其黛緑朱白柔曼傾衍之

容所以妖者無乎不至故謂之眞女婦也雖然以爲人也則

非人以爲女婦也則非女婦由其狡獪幻化爲之此狐之所

以妖也文者道之所在曷爲而妖哉浙之東西言文者必曰

楊先生予觀其文以淫辭譎語裂仁義反名實濁亂先聖之

道顧乃柔曼傾衍黛緑朱白狡獪幻化奄焉以自媚是狐而

女婦者也宜乎世之男子之惑之也予故曰會稽楊維楨之文

狐也文妖也噫狐之妖止於殺人之身若文之妖往往使後

生小子羣趨而競習焉其足以爲斯文禍匪淺小也文而可

妖哉然妖固非文也世蓋有男子而弗惑者何憂焉魏觀知

蘇州府事修孔子廟學作南門歲行郷飲酒禮必請彞爲文

觀誅彞與髙啓俱伏法彞之被召續修元史也郷人杜寅張

簡與之俱寅字彦正青城人僑居吳縣洪武八年爲岐寧衞

知事與經歷熊鼎並賜狐裘官至兵部侍郎簡字仲簡吳縣

人初師張雨爲道士元季兵亂以母老歸養遂返巾服臨川

饒介分守吳中自号醉樵延諸文士作歌簡詩擅塲居首坐

其次髙啓其次楊基介贈簡黃金一餅啓白金三斤基一鎰

簡自稱白羊山樵

   趙壎傳

趙壎字伯友新喻人元至正中貢于郷官上猶敎諭人目爲

南郭先生⿰氵𠔏武元年帝旣平定朔方冬十一月詔發祕府所

藏元十三朝實録以宋濂王褘充緫裁官徵山林遺逸之士

纂修元史凡一十六人汪克寛胡翰宋禧陶凱陳基趙汸張

文海徐尊生黃篪傅恕王錡傅著謝徽髙啓曽魯壎與焉眀

年二月開局天界寺秋八月史成爲本紀三十有七卷志五

十有三卷表六卷傳六十有三卷中書左丞相兼太子少師

宣國公李善長奉表以進人賜白金文綺而順帝三十六年

事無實録可考於是翰林學士宋濂禮部尚書崔亮主事黃

肅發凡舉例奏遣使吕復歐陽佑黃盅等一十二人徧行天

下凡涉史事者悉送上官復至北平遣儒生危於等分行燕

南北開局于故國子監凡詔令章疏拜罷奏請以及野史碑

碣靡不采訪有涉蒙古書者譯而成文舁至行中書請官印

封識達京師三年二月仍命宋濂王禕充緫裁官續成元史

纂修一十五人朱右貝瓊朱世㢘王廉王彞張孟兼髙遜志

李懋李汶張宣張簡杜寅俞寅殷弼壎仍與焉秋七月史成

進上以卷計之紀十志五表二傳三十有六其前書未備者

補完之有詔刊行仍人賜白金文綺張宣等得授官壎還田

里六年秋九月詔編大眀日曆以詹同宋濂充緫裁官樂韶

鳳充催纂官纂修凡七人吳伯宗朱右朱廉徐一SKchar孫作徐

尊生壎復與其列十二月授翰林院編修七年夏五月朔日

曆成旣而帝以韻書比𩔖失倫命儒臣十一人重加刊定翰

林院侍講學士樂韶鳳宋濂待制王僎修𢰅李叔允編修朱

右朱㢘典簿瞿莊鄒孟達典籍孫蕡答禄與權壎又與焉八

年九月遷靖江王府長史壎以宿學自布衣歷史官朝廷凡

有𢰅述輒與𨕖嘗進甘露頌爲太祖所稱髙麗使臣來朝賜

之燕樂作使臣以下國有喪辭壎曰小國之喪不廢大國之

禮帝是之及爲長史俾與宋濂等議定王國禮樂王游中都

講武事有詔令壎從繼因詣闕奏事行中左門監察御史吉

昌劾其非人臣禮宜下法司治罪帝特宥之

   陳基傳

陳基字敬初臨海人從學黃溍游京師授經筵檢討旣而歸

里奉其母入吳敎授諸生起行樞密府都事張士信鎭淮安

基以江浙左右司貟外郎參其軍事改參張士誠軍士誠稱

王基諫止不從士誠欲殺之旣而超授内史遷學士院學士

⿰氵𠔏武二年召入預修元史還卒于嘗熟縣河陽里基有文譽

最爲戴良所稱謂元之能文者虞揭黃柳繼之則莆田陳旅

新安程文臨川危素其後則基而已

   髙啓傳

髙啓字季迪長洲人張士誠據平江承制以淮南行省參政

饒介爲諮議參軍事介見啓詩驚異延爲上客啓謝去隱于

吳淞江之青丘自号青丘子洪武元年冬詔修元史啓與里

人謝徽傅著同被召徽字𤣥懿著字則眀旣至分科修纂史

成著還啓徽皆以布衣入内府敎胄子時太子賔客梁貞兼

祭酒事三年正月啓夢偕徽晨𠉀午門貞在焉有揖之者曰

二子當遷矣又顧貞曰諸生盡以屬公啓曰得無逺調乎曰

煩傅開平王爾旣寤以告徽越三日率諸生立右順門俄而

梁貞至傳帝命曰勅諸生出受業國子監隨悉引去眀旦將

朝中使宣啓徽甚急曰有詔命開平王二子侍東宫學俾爾

二人授之經果如所夢逾月徽夢啓同被召至帝所帝持吿

身一紙竊視之其文有翰林院三字以授徽徽受之忘拜繼

授啓啓拜而受之及寤亦以吿啓越六日帝御奉天門中書

右丞汪廣洋侍命中使召啓升帝曰諸儒在學久以布衣遊

吾門可乎顧廣洋曰汝亟以翰林職處之因趨謝而徽以他

事岀不得拜明日唘徽皆除翰林編修又如𠩄夢是年秋徽母

吳夢中使舁二櫝以授徽以其一授啓發之各有白金徽又

以吿啓旣而帝御闕樓命中使召二人旣至擢啓戸部侍郎

徽遷吏部郎中啓以年少未習握算辭徽亦辭帝允之各賜

帑金命左丞相李善長給牒放還啓乃與徽連船歸于吳夢

復驗方啓在史館最爲國史院侍講學士魏觀所知會觀出

知蘇州府爲啓徙居城中夏侯里交接甚密觀改修府治啓

爲作上梁文觀得罪誅啓連坐腰斬于市年三十有九徽復

起國子監助敎卒于官著歸爲嘗熟敎諭魏觀行郷飲酒禮

長洲敎諭周敏侍其父南老著侍其父玉皆降而北面立觀

禮者以爲盛事歷仕山西潞安知州最後獨存啓善文尤工

于詩徽稱其清逺縟麗縱横百岀若八駿追風而馳於時蜀

人楊基徐賁潯陽張羽皆流寓于吳與啓齊名号吳中四傑

   傅恕傳

傅恕字如心鄞縣人⿰氵𠔏武二年以布衣詣闕陳治平十二策

其一請罷榷鹽茶曰煮海爲鹽采茶于山窮民以救凍餒非

有所損于人而後世急功利之臣導其主設重典禁之罪乃

與盜賊埒非先王之政也帝覽之喜命入史館同修元史史

成出知博野縣事恕少日善飲及壯以三爵自限且爲文以

戒曰小人哉傅恕也爾負學者之名何爲乎沉湎于酒顚覆

厥德上有垂白之親下有孩提之子疢中乃身雖悔曷及惟

于古人是傚是則限以三爵罔敢少益歷觀載籍飲酒之失

君嗜之而喪邦臣耽之而溺職而今而後縱鼎鑊在前刀鋸

在側毋踰此限戒之必力庶幾不爲狂藥所移而甘入小人

之域博野兵革甫定恕爲立學宫廣儲蓄招徠離析以勞卒

于官旣斂惟遺殘書數卷貧不能歸葬百姓哀之斂錢瘞之

于縣城之北

   朱右傳

朱右字伯賢臨海人元至正末司敎蕭山遂徙居上虞之五

大夫市問學該洽尤長書禮春秋其文深醇精確簡而有度

嘗曰學文不本諸經其猶翫培塿者忽嵩華之髙矣乎故其

所作一以經爲本劉仁本駐師餘姚州作雩詠亭于龍泉左

麓集名士四十有二人修禊賦詩右與焉⿰氵𠔏武三年以宋濂

薦召修元史史成乞還田里六年召修日曆除翰林院編修

七年與修⿰氵𠔏武正韻八年擢晉相府長史尋奉命同宋濂定

議王國禮樂晉王隨太子游中都講武事右實從九年以疾

卒葬蘭風郷右嘗編性理本原揭河圖洛書于首次太極圖

說次西東銘附以通書以正蒙爲未純不録其嚴于論學若

是又以深衣之制丗代沿革襲以成俗無復古意乃援禮經

及先儒之說求合古制使宜于今作深衣考學者稱焉

   王廉傳

王廉字希陽青田人僑居上虞⿰氵𠔏武二年用學士危素薦授

翰林編修眀年與修元史又眀年偕典簿牛諒使安南還改

工部貟外郎固辭出爲澠池縣丞十四年擢陜西左布政使

廉窮研經史所著迂論多闡先儒所未發其論金縢曰金縢

非古書也使周公而然非周公也夫公旣面卻二公穆卜以

爲未可戚我先王乃私吿三王自以爲功此憸人佞子之所

爲也死生有命乃欲以身代武王之死則爲不知命且人子

有事于先王而可以圭璧要之乎則非達孝至于卜冊之書

旣曰公別爲壇墠則不于宗廟之中眀矣不于宗廟乃私吿

也周公人臣也何得以私吿之冊而藏于宗廟又私啓之即

使金縢在廟武王疾瘳四年而崩周公居東二年乃復凡六

年之久周人尚卜惡有朝廷六年無事而不啓金縢者即此

五端反復詳究頗疑金縢非古書也其論大夫士立廟略曰

天子諸侯宗廟之制中庸或問詳矣惟大夫士之制則不能

無疑焉王制曰大夫三廟適士二廟官師一廟官師升適士

適士𦫵大夫以次増立其廟因其理也適若先大夫旣立三

廟矣其子孫乃無爲大夫者而爲適士爲官師不當祭其廟

將毁其主乎抑存之乎毁之非禮也存之其誰宜哉存之而

主于宗子與禮支子不祭故支子之爲大夫者有事于廟以

上牲祭于宗子之家祝曰孝子某爲介子某薦其常事然則

支子之爲大夫者不得立廟矣宗子爲大夫支子之大夫則

固可因其三廟而祭設宗子爲適士爲官師或一廟或二廟

所當祭者不過祖與禰也支子之大夫所當祭之曽祖宗子

旣不當祭支子之大夫又不敢祭將闕之乎將遂以支子之

大夫所當祭而祭之乎闕之非禮也祭之又非適士官師之

宗子所宜祭也禮大夫欲祭髙祖則省于君謂之干祫今欲

祭于曽亦將請于君與又宗子爲大夫其支子與之同行者

亦爲大夫因之而祭三廟則固宜也苟宗子與支子其行不

同等所祭之曽祖禰亦不同等則如之何竊意各隨見爲大

夫者所宜祭之三廟而祭之宗子但爲之主祭耳主祭者惟

宗子初不論其行之不同等也君子謂之善言禮㢘無子卒

葬杭州之西山

   朱㢘傳

朱㢘一名世濂字伯清義烏人父同善學于許衡㢘學于黃

溍李文忠鎭嚴州薦授釣臺書院山長⿰氵𠔏武三年以續修元

史召史成與徐尊生趙壎朱右乞還田里六年與修日曆授

翰林院編修八年秋擢楚相府長史從楚王講武事于中都

繼因奏事行中左門監察御史吉昌劾之詔勿問十一年三

月以耳聵賜致仕廉嘗扈從至鳳陽中塗作紀行詩以獻帝

覽之嘉歎遂和其詩徐尊生字大年淳安人先廉召議禮與

修元史日曆授以官辭⿰氵𠔏武十年復以秀才舉宋濂將歸帝

問曰卿歸孰可代卿者濂以尊生對遂授翰林應奉


曝書亭集卷第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