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書安南事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四

安南自黎利立國之後,世修職貢。正德十一年,安南王黎絺為其下陳暠所弑,國人立其兄子譓。陳暠逃據諒山,累年討平之。

嘉靖元年,莫登庸立譓弟釭,而專有其國。會天子新即位,詔賜外夷。使者至龍州界,移告諒山衛,無所答,知其國內亂,未達而返。其後登庸鴆殺黎釭,立己子登瀛,僭號改元。而黎譓死清源府,國人奉其子寧為世孫。

十五年,天子以皇子生,諭少傅言頒詔高麗、安南。時安南不賓貢者二十一年,兩廣大臣歲歲牒問,未得其要領。天子慨然欲發兵誅之,而雲南人亦奏安南人武嚴威犯邊。於是少傅言言:「天子繼天立極,君主華夷。安南負固為逆,久不來庭,無所逃於天討。太宗皇帝之兵,初分兩道而入。蓋安南地域,東起廣東之欽州,迤西歷廣西之左江,至臨安之元江為界。而廣西龍州所必由之道,憑祥州則其要害也。西則由臨安經蒙自縣河底之蓮花灘,至其東都四五日程耳。《大司馬九伐之法》,賊賢害民則罰,負固不服則侵,放弑其君則殘。蠢茲有苗,實負三罪,上干天討,自速滅亡。聲罪正名,可傳檄而定矣。」

明年,黎寧臣鄭惟僚潛走京師,奏言登庸逆亂之故,乞正天討。譯問惟僚,言往者憑祥州關隘梗阻,海東、長慶、高平、安平、歸化、安西沿邊州峒土官,以非安南故所往來,不為假道。惟僚挾宗圖奏章入商舶中,隨風飄至占城,餘二年,始得來見天子。

議者以朝廷方欲興師,而使者忽至,恐有詐,請遣人到邊牒驗之,而置惟僚錦衣衛密室中。惟僚奏:「去國日久,不知國內存亡。牒間恐泄事機,賊將生計,曠日彌月,是絕世孫之望,阻國人之心,而顯惟僚不為國之罪也。逆徒文書,多於憑祥、上下凍、龍州。昔惟僚帥師攻諒山,使黃公顯迎朱埴。朱埴者,故國王所遣告急使也,可問憑祥州人。」某年月,果有諒山衛官黃公顯將兵會上官李珠攻上琴,行廬社,以水牛、黃牛謝李珠,可驗。鄭惟僚,黎氏臣也。

天子於是再下廷臣議,決攻討之計。(少傅言,貴溪夏文湣公也。崑山刻本誤作「賢」。考當時無其人,今正之。)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