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斷/卷中

我唐四聖、高祖神堯皇帝、太宗文武聖皇帝、高宗天王大聖皇帝,宏猷大業,列乎冊書,多才能事,俯同人境,翰墨之妙,資以神功,開草隸之規模,變張王之今古,盡善盡美,無得而稱。今天子神武聰明,制同造化,筆精墨妙,思極天人,或頌德銘勳,函耀金石;或恩崇惠縟,載錫侯王。赫矣光華,懸諸日月,然猶進而不已。惟奧惟玄,非區區小臣,所敢揚述。

神品二十五人

大篆一人。史籀
籀文一人。史籀
小篆一人。李斯
八分一人。蔡邕
隸書三人。鍾繇 王羲之 王獻之
行書四人。王羲之 鍾繇 王獻之
章草八人。張芝 杜度 崔瑗 索靖 衛瓘 王羲之 王獻之 皇象
飛白三人。蔡邕 王羲之 王獻之
草書三人。張芝 王羲之 王獻之

妙品九十八人

古文四人。杜林 衛宏 邯鄲淳 衛恆
大篆四人。李斯 趙高 蔡邕 邯鄲淳
小篆五人。曹喜 蔡邕 邯鄲淳 崔瑗 衛瓘
八分九人。張昶 皇象 邯鄲淳 韋誕 鍾繇 師宜官 梁鵠 索靖 王羲之
隸書二十五人。張芝 鍾會 蔡邕 邯鄲淳 衛瓘 韋誕 荀輿 謝安 羊欣 王洽 王珉 薄紹之 蕭子雲 宋文帝 衛夫人 胡昭 曹喜 謝靈運 王僧虔 孔琳之 陸柬之 褚遂良 虞世南 釋智永 歐陽詢
行書十六人。劉德昇 衛瓘 王珉 謝安 王僧虔 胡昭 鍾會 孔琳之 虞世南 阮研 王洽 羊欣 薄紹之 歐陽詢 陸柬之 褚遂良 章草八人。張昶 鍾會 韋誕 衛恆 郗愔 張華 衛武帝 釋智永
飛白五人。蕭子雲 張弘 韋誕 歐陽詢 王廙
草書二十二人。索靖 衛瓘 嵇康 張昶 鍾繇 羊欣 薄紹之 鍾會 衛恆 荀輿 桓玄 謝安 孔琳之 王珉 王洽 謝靈運 張融 阮研 王僧虔 歐陽詢 虞世南 釋智永

能品一百七人

古文四人。張敞 衛覲 衛瓘 韋昶
大篆九人。胡昭 嚴延年 韋昶 班固 歐陽詢
小篆十二人。衛覲 班固 皇象 張弘 許慎 韋誕 傅玄 蕭子雲 劉紹 張弘 范曄 歐陽詢
八分三人。毛弘 左伯 王獻之
隸書二十三人。衛恆 張昶 王廙 庾翼 郗愔 王濛 衛覲 張彭祖 阮研 陶弘景 王修 王褒 王恬 李式 傅玄 楊肇 王承烈 庾肩吾 薛稷 孫過庭 高正臣 釋智果 盧藏用
行書十八人。宋文第 司馬攸 釋智永 蕭子雲 蕭思話 齊高帝 陶弘景 漢王元昌 王導 王承烈 孫過庭 高正臣 裴行儉 王智敏 王修 盧藏用 薛稷 釋智果
章草十五人。羅暉 趙襲 徐幹 庾翼 張超 王濛 衛覲 崔寔 蕭子雲 杜預 陸柬之 歐陽詢 王承烈 王知敬 裴行儉 飛白一人。劉劭
草書。王導 何曾 楊肇 郗愔 庾翼 司馬攸 李式 宋文帝 蕭子雲 陸柬之 宋令文 齊高帝 謝朓 庾肩吾 蕭思話 范曄 孫過庭 梁武帝 王知敬 裴行儉 釋智果 盧藏用 高正臣 王廙 王愔

右包羅古今,不越三品,工拙倫次,迨至數百,且妙之企神,非徒步驟,能之仰妙,又甚規隨。每一書之中,優劣為次,一品之內,復有兼併。至如神品,則李斯、杜度、崔瑗、皇象、衛瓘、索靖,各惟得其一,史籀、蔡邕、鍾繇得其二,張芝得其三,逸少、子敬並各得其五。考多之類少,妙之況神,又上下差降,昭然可悉也。他皆倣此,後所列傳,則當品之內,時代次之,或有紀名而不評跡者,蓋古有其傳,今絕其書,粗為斟酌,列於品第,但備其本傳,無別商榷。然十書之外,乃有龜、蛇、虎、雲、龍、蟲、鳥之書,既非世要,悉所不取也。

神品编辑

周史籀。宣王時為史官,善書,師模倉頡古文。夫倉頡者,獨蘊聖心,啟冥演幽,稽諸天意,功侔造化,德被生靈,可與三光齊懸,四序終始,何敢抑居品列。始籀,以為聖跡湮滅,失其真本,今所傳者,才髣髴而已,故損益而廣之,或同或異,謂之為篆,亦曰史書。加之銛力鉤殺,自然機發,信為篆文之權輿,非至精孰能與於此。窮物合數,變類相召,因而以化成天下也,故稱其謂無方,亦難得而備舉。今妙跡雖絕於世,考其遺法,肅若神明,故可特居神品,又作籀文,其狀邪正體,則石鼓文存焉。乃開闔古文,暢其戚銳,但折直勁迅,有如鏤鐵,而端姿旁逸,又婉潤焉。若取於詩人,則雅頌之作也,亦所謂楷隸曾高,字書淵藪,始放小學者,漁獵其中,籀大篆、籀文入神。

秦李斯,楚上蔡人,少從孫卿學帝王術,西入秦,位至丞相。胡亥立,趙高譖之,要斬,夷三族。斯妙大篆,始省改之以為小篆。著倉頡七篇,雖帝王質文,世有損益,終以文代質,漸就澆漓。則三皇結繩,五帝畫象,三王肉刑,斯可況也。古文可為上古,大篆為中古,小篆為下古。三古為實,草隸為華,妙極於華者羲、獻,精窮於實者籀、斯,始皇以和氏之璧,琢而為璽,令斯書其文。今泰山、嶧山、秦望等碑。並其遺跡,亦謂傳國之偉寶,百代之法式,斯小篆入神,大篆入妙也。

後漢杜度,字伯度,京兆杜陵人。御史大夫延年曾孫,章帝時為齊相,善章草。雖史游始草,書傳不紀其能,又絕其跡,創其神妙,其唯杜公。韋誕云:杜氏傑有骨力,而字畫微瘦。崔氏法之,書體甚濃,結字工巧,時有不及。張芝喜而學焉,轉其精巧,可謂草聖,超前絕後,獨步無雙。張芝自謂上比崔度不足,下方羅趙有餘。誠則尊師之辭,亦其心肺間語。伯英損益伯度章草,亦猶逸少增減元常真書,雖潤色精於斷割,意則美矣。至若高深之處,質素之風,俱不及其師也,然各為今古之獨步。蕭子良云:本名操,為衛武帝諱改為度。非也。案蔡邕《勸學篇》云:齊相杜度,美守名篇。漢中郎不應預為武帝諱也。崔瑗宋子玉,安平人,曾祖蒙,父駰,子玉官至濟北相。文章蓋世,善章草,師於杜度,點畫之間,莫不調暢,伯英祖述之,其骨力精熟過之也。索靖乃越制特立,風神凜然。其雄勇過之也,以此有謝於張、索(一本云:師於杜度,媚趣過之,點化精微,神變無礙。利金百鍊,美玉天姿,可謂冰寒於水也)。袁昂云:如危峰阻日,孤松一枝。王隱謂之草賢。晉平苻堅,得摹子玉書。王子敬云:張伯英極似之。其遺跡絕少,又妙小篆。今有張子平碑,以順帝漢安二年卒,年六十六。子玉章草入神,小篆入妙。

張芝字伯英,敦煌人,父煥為太常,徙居弘農華陰。伯英名臣之子,幼而高操,勤學好古,經明行修。朝廷以有道徵,不就,故時稱張有道,實避世潔白之士也。好書,凡家之衣帛,皆書而後練,尤善章草書,出諸杜度。崔瑗云:龍驤豹變,青出於藍。又創為今草,天縱尤異,率意超曠,無惜是非,若輕澗長源,流而無限,縈迴崖谷,任於造化。至於蛟龍駭獸,奔騰拏獲之勢,心手隨變,窈冥而不知其所如,是謂達節也已。精熟神妙,冠絕古今,則百世不易之法式,不可以智識,不可以勤求。若達士遊玩乎沉默之鄉,鸞鳳翔乎大荒之野,韋仲將謂之草聖,豈徒言哉。遺跡絕少,故褚遂良云:鍾繇、張芝之跡,不盈片素。韋誕云:崔氏之肉,張氏之骨。其章草金人銘,可謂精熟至極,其草書急就章,皆一筆而成,合於自然,可謂變化至極。羊欣云:張芝、皇象、鍾繇、索靖,時並號書聖。然張勁骨豐肌,德冠諸賢之首,斯為當矣,其行書則二王之亞也。又善隸書,以獻帝初平中卒。伯英章草、草、行入神,隸書入妙。

蔡邕字伯喈,陳留圉人。父稜徐州刺史,有清行,諡貞定。伯喈官至左中郎將,封高陽侯,儀容奇偉,篤孝,博學能畫,又善音律,明天文數術災變,卒見問,無不對。工書絕世,尤得八分之精微。體法百變,窮靈精妙,獨步今古,又創造飛白,妙有絕倫,動合神功,真異能之士也。董卓用天下奇士,而邕一日七遷,光照榮顯,顧寵彰著。王允誅卓,收伯喈付廷尉,以獻帝初平三年死於獄中,年六十一。搢紳諸儒,莫不流涕。伯喈八分、飛白入神,大篆、小篆、隸書入妙。 女琰,甚賢明,亦工書。

魏鍾繇,字元常,穎川長社人。祖皓,至德高世;父迪,黨錮不仕。元常才思通敏,舉孝廉尚書郎,累遷上書僕射東武亭侯。魏國建,遷相國。明帝及位,遷太傅。繇善書,師曹喜、蔡邕、劉德昇,真書絕世,剛柔備焉,點畫之間,多有異趣,可謂幽深無濟,古雅有餘。秦漢以來,一人而已。雖古之善政遺愛,結于人心,未足多也。尚德哉若人,其行書則羲之、獻之之亞,草書則衛索之下,八分則有魏受禪碑,稱此為最。太和四年薨,八十矣。元常隸、行入神,八分入妙。

吳皇象,字休明,廣陵江都人也。工章草,師於杜度,先是有張子,並於時有陳良輔,並稱能書。然陳恨瘦,張恨峻,休明斟酌其間,甚得其妙,與嚴武等稱八絕,世謂沉著痛快。抱朴云:書聖者皇象。懷瓘以為右軍隸書,已一形而眾相,萬字皆別。休明章草,雖相眾而形一,萬字皆同,各造其極,擇實而不樸,文而不華。其寫春秋,最為絕妙。八分雄才逸力,乃相亞於蔡邕,而妖冶不逮,通議傷於多肉矣。休明章草入神,八分入妙,小篆入能。

晉衛瓘,字伯玉,河東安邑人。父覲,魏侍郎。瓘弱冠仕魏為尚書郎,入晉為尚書令。善諸書,引索靖為尚書郎,號一臺二妙。時議放手流便過索,而法則不如之。常云:我得伯英之筋,恒得其骨,靖得其肉。伯玉采張芝法,取父書參之,遂至神妙。天姿特秀,若鴻雁奮六翮,飄飄乎清風之上,率情運用,不以為難。後為侍中司空,楚王瑋矯詔書害之,元康元年卒,七十二。章草入神,小篆、隸、行、草入妙。

索靖,字幼安,敦煌龍勒人,張伯英之離孫。父湛,北地太守。幼安善章草書,出於韋誕,峻險過之,有若山形中裂,水勢懸流,雪嶺孤松,冰河危石,其堅勁則古今不逮。或云:楷法則過於衛瓘,然窮兵極勢,揚威耀武,觀其雄勇,欲陵於張,但何於衛。王隱云:靖草書絕世,學者如雲,是知趣者皆然,勸不用賞。時人云:精熟至極,索不及張,妙有餘姿,張不及索。蕭子良云:其形甚異。又善八分,韋鍾之亞,毋丘輿碑是其遺跡也。大安二年卒,年六十,贈太常。章草入神,草入妙。

王羲之,字逸少,瑯琊臨沂人。祖正,尚書郎,父曠,淮南太守。逸少骨鯁高爽,不顧常流,與王承、王沉為王氏三少,起家秘書郎,累遷右軍將軍會稽內史。初度浙江,便有終焉之志。昇平五年卒,年五十九,贈金紫光祿大夫加常侍。尤善書,草隸、八分、飛白、章、行,備精諸體。自成一家法,千變萬化,得之神功。非造化發靈,豈能登峰造極?然割析張公之草,而濃纖折衷,乃愧其精熟,損益鍾君之隸。雖運用增華,而古雅不逮,至研精體勢,則無所不工,亦猶鐘鼓云乎,雅頌得所。觀夫開襟應務,若養由之術,百發百中,飛名蓋世,獨映將來,其後風靡雲從,世所不易,可謂冥通合聖者也。隸、行、草書、章草、飛白俱入神,八分入妙。妻郗氏,甚工書。有七子,獻之最知名。玄之、凝之、徽之、操之並工草隸。凝之妻謝道韞有才華,亦善書,甚為舅所重。

王獻之,字子敬,逸少第七子。累遷中書令,卒。初娶郄曇女,離婚後,尚新安愍公主。無子,有一女,後立為安僖皇后,后亦善書,以后父追贈侍中特進光祿大夫太宰,尤善草隸。幼學于父,次習于張,後改變制度,別創其法.率爾師心,冥合天矩,觀其逸志,莫之與京。至於行草興合,如孤峰四絕,迥出天外,其峭峻不可量也。爾其雄武神靈,靈姿秀出,臧武仲之智,卞莊子之勇,或大鵬搏風,長鯨噴浪,懸崖墜石,驚電遺光,察其所由,則意逸乎筆,未見其止,蓋欲奪龍蛇之飛動,掩鍾張之神氣,惜其陽秋尚富,縱逸不羈,天骨未全,有時而瑣。人有求善,罕能得者,雖權貴所逼,了不介懷,偶其興會,則觸遇造筆,皆發於衷,不從于外。亦由或默或語,即銅鞮伯華之行也。初謝安為長史,太康中,新起太極殿,安欲使子敬題榜,以為萬世寶,而難言之,乃說韋仲將題凌雲臺事,子敬知其指,乃正色曰:仲將魏之大臣,寧有此事,使其若此,知魏德之不長,安歲之不逼。子敬五六歲學書,右軍從後潛掣其筆,不脱,乃歎曰:此兒當有大名。遂書樂毅論與之,學竟,能極小真書。可謂窮微入聖,筋骨緊密,不減於父。如大則尤直而少態,豈可同年。唯行、草之間,逸氣過也,及論諸體,多劣于右軍,總而言之,季孟差耳。子敬隸、行、草、章草、飛白,五體俱入神,八分入能。或謂小王為小令,非也,子敬為中書令。太康十一年卒於官,年四十三,族弟珉代居之,至十三年而卒,年三十八。時謂子敬為大令,琰為小令。

妙品编辑

秦胡母敬,本櫟陽獄吏,為太史令,博識古今文字,亦與程邈、李斯省改大篆,著博學篇七章,覃思舊章,博采眾訓。時趙高為中車府令,善史書,教始皇少子胡亥書及獄律法令。亥私幸之,作《爰歷篇》六章。漢興,總和為《倉頡篇》。

後漢杜林,字北山,扶風茂林人,涼州刺史鄴之子。位至司空,尤工古文,過漁鄴也,故世言小學由杜公。嘗於西河得漆書古文尚書一卷,寶玩不已。每困厄,自以為不能濟於亂世,常抱經嘆曰:古文之學,將絕於此。初衛宏方造林,未見,則暗然而服。及會面,林以漆書示洪曰:常以此道將絕,何意東海衛君復能傳之,是道不墜於地矣。子曰:德不孤,必有鄰。豈虛也哉。光武建平中卒,靈帝時,劉陶刪定古文、今文尚書,號中文尚書,以北山本為主。陶亦工古文,是謂就有道而正焉。

衛宏,字次仲,東海人,官至給侍中。修古學,善屬文,作尚書訓指,師於杜林。後之學者,古文皆祖杜林、衛宏也。

曹喜,字仲則,扶風平陵人,明帝建初中為秘書郎。篆、隸之工,收名天下,蔡邕云:扶風曹喜,建初稱善。衛恆云:喜善篆,小異於李斯,邯鄲淳師焉。略究其妙,韋誕師淳而不及也。善懸針、垂露之法,後世行之。仲則小篆、隸書入妙,雖賀彥先沉潛,乃青雲之士也。

劉德昇,字君嗣,穎川人。桓靈之時,以造行書擅名。雖以草創,亦豐妍美,風流婉約,獨步當時。胡昭、鍾繇並師其法,世謂鍾繇善行押書是也。而胡書體肥,鍾書體瘦,亦各有君嗣之美。

師宜官,南陽人。靈帝好書,徴天下工書於鴻都門,至數百人。八分稱宜官爲最。大則一字徑丈,小乃方寸千言,甚矜其能。性嗜酒,或時空至酒家,書其壁以售之,觀者雲集,酤酒多售,則鏟去之。後爲袁術將命。巨鹿、耿球碑,術所立,是宜官書也。

梁鵠,字孟皇,安定烏氏人。少好書,受法於師宜官,以善八分書知名。舉孝廉為郎,靈帝重之。亦在鴻都門下,遷幽州刺史。魏武甚愛其書,常懸帳中。又以釘壁,以爲勝宜官也。時邯鄲淳亦得次仲法,淳宜為小字,鵠宜為大字,不如鵠之用筆盡勢也。

張昶,字文舒,伯英季弟,為黄門侍郎。尤善章草,家風不墜,奕葉清華,書類伯英,時人謂之亞聖。至如筋骨天姿,實所未逮。若華實兼美,可以繼之。衛恆云:姜孟穎、梁孔達、田彥和及韋仲將之徒,皆張之弟子,各有名於世,並不及文舒。又急工八分,況之蔡公,長幼差耳。華岳廟前一碑,建安石年刊刻也,祠堂杯,昶造並書,後鍾繇鎮關中,題此碑後云:漢故給事黃門侍郎華陰府君諱昶,字文舒,造此文。又題碑頭云:時司隸校尉侍中東武亭侯潁川鍾繇字元常書。又善隸,以建安十一年卒。文舒章草入妙,隸入能。

魏武帝姓曹氏,諱操,字孟德,沛國譙人。尤工章草,雄逸絕倫,年六十六薨。張華云:漢安平崔瑗子寔,弘農張芝弟昶並善書,而魏武亞焉。子植、字子建,亦工書。

邯鄲淳,字子淑,潁川人,志行清潔,才學通敏。初為臨淄王傅,累遷給事中。書則八體悉工,師於曹喜,尤精古文、大篆、八分、隸書,字杜林、衛宏以來,古文泯絕,由淳復著。衛恆云:魏初傳古文者,出於邯鄲淳。蔡邕採斯、喜之法,為古今雛形,然精密閑理,不如淳也。梁鵠云:淳得次仲法,韋誕師淳而不及也。袁昂云:應規入矩,方圓乃成。張華云:邯鄲淳善隸焉。子淑古文、小篆、八分、隸書並入妙。

胡昭自孔明,潁川人。少而博學,不概榮利,有夷皓之節,甚能史書,真行又妙。衛恆云:昭與鍾繇,並師於劉德昇,俱善草行,而胡肥鍾瘦,書牘之迹也,動見模楷。羊欣云:胡昭得其骨,索靖得其肉,韋誕得其筋。張華云:胡昭善隸書,茂先與荀勗共整理記籍,立書博士,置弟子教習。以鍾、胡為法。嘉平二年公車徵,會卒,年八十九。孔明隸、行入妙,大篆入能。

韋誕,字仲將,京兆人。太樸端之子,官至侍中。服膺於張芝,兼邯鄲淳之法,諸書並善,尤精題署。明帝時凌雲臺初成,令誕題榜,高下異好,宜就加點正,因至危懼,頭鬢皆白。既以下,戒子孫無為大自楷法。袁昂云:仲將書如龍拏虎踞,劍拔弩張。張華云:京兆韋誕、子熊、潁川鍾繇、子會,並善隸書,出青龍中,洛陽許鄴三都宮觀始成,詔令仲將大為題署,以為永制。給御筆墨,皆不任用,因曰:蔡邕自衿能書,兼斯、喜之法,非流紈體素,不妄下筆。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若用張芝筆、左伯紙、及臣墨,兼此三具,又得臣手,然後可以建勁丈之勢,方寸千言。然草迹之妙,亞乎索靖也。嘉平五年卒,年七十五。八分、隸、章、飛白入妙,小篆入能。兄康,字元將,亦工書。子熊,字少季,亦善書。時人云:名父之子,不有二事,世所美焉。

嵇康,字叔夜,譙國銍人,官至中散大夫。奇才不群,身長七尺八寸,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飾,未嘗見其疾聲朱顔,人以為龍章鳯姿,天質自然,恬靜寡欲,學不師受,博覽該通,以為君子無私,心不惜乎是非,而行不違乎道。叔夜善書,妙於草製,觀其體勢,得之自然,意不在乎筆墨,若高逸之士,雖在布衣,有傲然之色,故知臨不測之水,使人神清,登萬仞之巖,自然意遠。鍾會譖康,就刑,年四十四。太學生三千人請為師,不許。

鍾會,字士季,元常少子,官至司徒。咸熙元年,衛瓘誅之,年四十。書有父風,稍備筋骨,美兼行草,尤工隸書,遂逸致飄然,有凌雲之志,亦所謂劍則干將莫耶焉。會嘗詐為荀勗書,就勗母鍾夫人取寶劍。會兄弟以千萬造宅,未移居,勗乃潛畫元常形像,會兄弟入見,便大感慟。勗畫亦會之類也。會隸、行、草、章草入妙。

吳處士張弘,字敬禮,吳郡人。篤學不仕,恆著烏巾,時號張烏巾。并善篆隸,其飛白妙絕當時,飄若雲遊,激如驚電,飛仙舞鶴之態,有類焉。自作飛白序勢,備說其美也。歐陽詢曰:飛白張烏巾冠世,其後逸少、子敬,亦稱妙絶。敬禮飛白入妙、小篆入能。

晉張華,字茂先,范陽人。父平,後漢漁陽太守。茂先官至司空壯武公,博涉群書,盈萬餘卷,高才達識,天文數術,無所不精。善章草書,體勢尤古,度德比義,嵇叔夜之倫也。

衛恆,字巨山,瓘之仲子,官至黄門侍郎。瓘嘗云,我得伯英之筋,恆得其骨。巨山善古文,得汲冢古文,論楚事者最妙。恆嘗玩之,作四體書勢,并造散隸書。元康中,楚王瑋害之,年四十。古文、章草、草書入妙,隸入能。弟宣,善篆及草,名亞父兄。宣弟庭,亦工書。子仲寶、叔寶,俱有書名,四世家風不墜也。

衛夫人名鑠,字茂猗,廷尉展之女弟,恆之從女。汝陰太守李矩之妻也。隸書尤善規矩。鍾公云:碎玉壺之冰,爛瑤臺之月,婉然芳樹,穆若清風,右軍少常師之。永和五年卒,年七十八。子克,為中書郎,亦工書。先有扶風馬夫人,大司農皇甫規之妻也,有才學,工隸書。夫人寡,董卓聘以為妻,夫人不屈,卓殺之。

王廙,字世將,瑯琊臨沂人。祖覽,父正,尚書郎,導從父之弟也。官至平南將軍荆州刺史侍中,逸少之叔父。工於草、隸、飛白。祖述張、衛遺法。自過江,右軍之前,世將書與荀勗,畫為明帝師,其飛白志氣極古,垂雕鶚之翅羽,類旌旗之卷舒。時人云:王廙飛白,右軍之亞。永昌元年卒,年四十七。世將飛白入妙、隸入能。

郄愔,字方回,高平金鄉人。父鑒,太尉,草書卓絕,古而且勁。方回官至司空,善眾書,雖齊名庾翼,不可同年。其法遵於衛氏,尤長於章草,纖穠得中,意態無窮,筋骨亦勝。王僧虔云:郄愔章草,亞於右軍。太元六年卒,年七十二。方回章草入妙,草隸入能。妻傅氏,善書。子超字景興,小字嘉賓,亦善書。

王洽,字敬和,導第四子。理識明敏,拜駙馬都尉,累遷中書令。書兼諸法,於草尤工,落簡揮毫,有郢匠乘風之勢。雖卓然孤秀,未至運用無方。而右軍云:弟書遂不減吾,飾之過也。昇平三年卒,年四十四。敬和隸、行草入妙。妻荀氏,亦善書。

謝安,字安石,陳郡陽夏人。十八徵著作郎,辭疾,寓居會稽。與王逸少、許詢、桑門支遁等遊處十年,累遷尚書僕射。太元十年卒,贈太傅,謚文靖公,年六十六。人皆比之王導,謂文雅過之,學草正於右軍。右軍云:卿是解書者,然知解書者尤難。安石尤善行書,亦猶衛洗馬,風流名士,海内所瞻。王僧虔云:謝安得入能書品錄也。安石隸、行草入妙。兄尚,字仁祖,弟萬字萬石,並工書。

王珉,字季琰,洽之少子,官至中書令。工隸及行草,金劍霜斷,崎嶔歷落,時謂小王之亞也。自導至珉,三世善書,時人方之杜、衛二氏,嘗書四疋素,自朝操筆,至暮便竟,首尾如一,又無誤字。子敬戲云:弟書如騎騾駸駸,欲度驊騮前,斯可謂弓善矢良,兵利馬疾,突圍破的,難與爭鋒。隸、行入妙。妻汪氏,善書。兄珣,亦善書。

桓玄者,溫之子,為義興太守,簒晉伏誅。嘗慕小王,善於草法,譬之於馬,則肉翅已就,蘭筋初生,畜怒而馳,日可千里,洸洸赳赳,實亦武哉。非王之武臣,即世之刺客,列缺吐火,共工觸山,尤剛健倜儻。夫水火之性,各有所長。火能外光,不能内照;水能内照,不能外光。若包五行之性,則可謂通矣。嘗與顧愷之論書,至夜不倦。愷之,字長康,善書,小名虎頭。時人號為三絕,癡、書、畫也(彥遠案:長康三絕者,才絶、畫絕、癡絕。書非癡數也)。

宋文帝,姓劉,諱義隆,彭城人,武帝第三子。善隸書,次及行、草,規模大令,自謂不減於師。雖庶幾德音,引領長望,尚遼遠矣。然才位發揮,亦可謂倬彼雲漢,為章于天。時論以為天然勝羊欣,工夫恨少。是亦天然可尚,道心唯微,探索幽遠。若泠泠水行,有巖石間真聲。帝隸書入妙,行、草入能。

羊欣,字敬元,泰山南城人,官至中散大夫義興太守。師資大令,時亦眾矣,非無雲塵之遠,若親承妙旨,入於室者。唯獨此公,亦猶顔回與夫子,有步驟之近。摵若嚴霜之林,婉似流風之雪,驚禽走獸,絡繹飛馳,亦可謂王之藎臣,朝之元老。沈約云:敬元尤善於隸書,子敬之後,可以獨步。時人云:買王得羊,不失所望。今大令書中風神怯者,往往是羊也。元嘉十九年卒,年七十三。敬元隸、行草入妙。時有丘道護,親師於子敬,殊劣於羊欣。謝綜亦善書,不重敬元,亦憚之云:力少媚好。又有義興康昕與南州惠式道人,俱學二王,轉以已書貨之。世人或謬寶此迹,亦或謂為羊。歐陽通云:式道人右軍之甥,與王無别。

薄紹之,字敬叔,丹陽人,官至給事中。善書,憲章小王,風格秀異,若干將出匣,光芒射人,魏武臨戎,縱横制敵。其行草倜儻,時越羊欣,若用力取之,則真正懸隔。敬叔隸、行草入妙。

謝靈運,會稽人,祖玄,父煥。靈運官至秘書監侍中康樂侯。模憲小王,真、草俱美。石蘊千年之色,松低百尺之柯。雖不逮師,歙風吐雲,簸蕩川岳,其亦庶幾。虞和云:靈運子敬之甥,故能書,特多王法。王僧虔云:子敬上表多在中書雜事中。靈運竊寫,易其真本,相與不疑。元嘉初,帝就索,始進,親聞文皇說此。元嘉十年,年四十九,以罪棄廣州市。隸、草入妙。

孔琳之,字彥琳,會稽山陰人。父廞,彥琳官至祠部尚書。善草、行,師於小王。稍露筋骨,飛流懸勢,則呂梁之水焉。時稱曰:羊真孔草。又以縱快比於桓玄。王僧虔云:孔琳之放縱快利,筆迹流便,二王已後,略無其比。但工夫少,太自任,故當劣於羊欣。斯言俞矣。景平元年卒,年五十五。行、草入妙。妻謝氏,亦善書。

齊王僧虔,瑯琊臨沂人。曾祖洽,父曇首,官至司空。善書,宋文帝見其書素扇,嘆曰:非唯迹逾子敬,方當器雅過之。後孝武欲擅書名,僧虔不敢顯跡。大明之世,常用掘筆書,以此見容。虞龢云:僧虔尋得書術,雖不及古,不減郄家所制。然述小王尤尚古,宜有豐厚淳朴,稍乏妍華,若溪澗含水,岡巒被雪。雖甚清肅,而寡於風味。子曰:質勝文則野。是之謂乎。永明三年卒。僧虔隸、行入妙,草入能(一本云,隸行草入妙)。子慈,亦善隸書。謝超宗嘗問慈曰:卿書何當及尊公。慈曰:我之不得仰及,猶雞之不及鳯。時人以為名答。

張融,字思光,吳郡人。祖禕,父暢。思光官至司徒左長史,博涉經史,早標孝行,書兼諸體,於草尤工,而時有稽古之風,寛博有餘,嚴峻不足,可謂有文德而無武功。然齊、梁之際,殆無以過,或有鑑不至深,見其有古風,多誤寶之。以為張伯英書也,而榻本大行於世。

梁蕭子雲,字景喬,晉陵人。父嶷。景喬官至侍中。少善草、行、小篆,諸體兼備。而創造小篆飛白,意趣飄然。點畫之際,若有騫舉,姸妙至極,難與比肩,但少乏古風,抑居妙品。故歐陽詢云:張烏巾冠世,其後逸少、子敬又稱絶妙爾,飛而不白。蕭子雲輕濃得中,蟬翼掩素,遊霧崩雲,可得而語。其真、草少師子敬,晩學元常,及其暮年,筋骨亦備,名蓋當世,舉朝效之,其肥鈍無力者悉非也。今之謬賞,十室九焉。梁武帝擢與二王並迹,則若牝雞仰於鸞鳯,子貢賢於仲尼,雖絕唱於彼朝,未曰陽春白雪。以太清三年卒。景喬隸書、飛白入妙,小篆、行、草、章草入能。子特,字世達,亦善書,位至太子舍人。先景喬卒。

阮硏,字文幾,陳留人,官至交州刺史。善書,其行、草出於大王,甚精熟,若飛泉交注,奔競不息,時稱蕭、陶等各得右軍一體。而此公筋力最優,比之於勇,則被堅執銳,所向無前,喻之於談,則緩頰朶頤,離堅合異。有李信、王離之攻伐,無子貢、魯連之變通。其隸則習於鍾公,風神稍怯。庾肩吾云:阮居今觀古,窺眾妙之門,雖師王祖鍾,終成別搆一法矣。然遲速之對,可方於陸柬之。則意此公性急,亦猶枚臯文章敏疾,長卿製作淹遲,各一時之妙也。行、草入妙,隸書入能。

陳永興寺僧智永,會稽人,師遠祖逸少,歷記專精,攝齊升堂,真、草唯命,夷途良轡,大海安波。微尚有道之風,半得右軍之肉。兼能諸體,於草最優。氣調下於歐、虞,精熟過於羊、薄。智永章草、草書入妙,隸入能。兄智楷,亦工草。丁覘亦善隸書,時人云丁真楷草。

皇朝歐陽詢,長沙汨羅人,官至銀青光祿大夫率更令。八體盡能,筆力勁險,篆體尤精,高麗愛其書,遣使請焉。神堯嘆曰:不意詢之書名,遠播夷狄。彼觀其迹,固謂其形魁梧耶。飛白冠絕,峻於古人,有龍蛇戰鬬之象,雲霧輕濃之勢。風旋電激,掀舉若神。真、行之書,雖於大令,亦别成一體,森森焉若武庫矛戟,風神嚴於智永,潤色寡於虞世南。其草書迭蕩流通,視之二王,可為動色。然驚奇跳駿,不避危險,傷於清雅之致。自羊、薄以後,略無勍敵,唯永公特以訓兵精練,議欲旗鼔相當。歐以猛銳長驅,永乃閉壁固守,以貞觀十五年卒,年八十五。飛白、隸、行草入妙,大小篆、章草入能。子通,亦善書,痩怯於父。薛純陀亦效詢草,傷於肥純,乃通之亞也。

虞世南,字伯施,會稽餘姚人。祖儉,梁始興王諮議,父荔,陳太子中庶子。世南受業於吳郡顧野王門下,讀書十年。國朝拜銀青光祿大夫祕書監永興公。太宗詔曰:世南一人,有出世之才,遂兼五絕。一曰忠讜,二曰友悌,三曰博文,四曰詞藻,五曰書翰。有一於此,足為名臣,而世南兼之。其書得大令之宏規,含五方之正色,姿榮秀出,智勇在焉,秀嶺危峯,處處間起。行、草之際,尤所偏工。及其暮齒,加以遒逸,臭味羊、薄,不亦宜乎。是則東南之美,會稽之竹箭也。貞觀十二年卒,年八十一。伯施隸、行書入妙,然歐之與虞,可謂智均力敵,亦猶韓盧之追東郭兔也。論其眾體,則虞所不逮。歐若猛將深入,時或不利;虞若行人妙選,罕有失辭。虞則内含剛柔,歐則外露筋骨。君子藏器,以虞為優,族子纂,書有叔父體則,而風骨不繼。楊師道,上官儀,劉伯莊並立,師法虞公,過於纂矣。張志遜又纂之亞也。

褚遂良,河南陽翟人。父亮,銀青光祿大夫太常卿。遂良官至尚書左僕射河南公,博學通識,有王佐才,忠讜之臣也。善書,少則服膺虞監,長則祖述右軍。真書甚得其媚趣,若瑤臺青鏁,窅映春林,美人嬋娟,不任羅綺,增華綽約,歐虞謝之。其行、草之間,即居二公之後。顯慶四年卒,年六十四。遂良隸、行入妙,亦嘗師授史陵,然史有古直,傷於疏瘦也。

陸柬之,吳郡人,官至朝散大夫太子司議郎,虞世南之甥。少學舅氏,臨寫所合,亦猶張翼換羲之表奏。蔡邕為平子後身,而晚習二王,尤尚其古,中年之迹,猶有怯懦,總章已後,乃備筋骨。殊矜質朴,恥夫綺靡,故欲暴露疵,同乎馬不齊髦,人不櫛沐,雖為時所鄙,回也不愚,拙於自媒,有若通人君子,尤善運筆,或至興會,則窮理極趣矣。調雖古澀,亦猶文王嗜菖蒲葅。孔子蹙頞而嘗之,三年乃得其味,一覽未窮,沉硏始精。然工於效倣,劣於獨斷,以此為少也。隸、行入妙,章草書入能(一本云:隸、行、草、章草並入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