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書番禺許君

書番禺許君
作者:龔自珍 清
本作品收錄於:《定庵續集

粵之東,維帝南服,而天下之雄也。其山怪,其土阻,其水大壑,其物產英詭,其人沈雄多大略。其大政三:曰榷鹽,曰舟師,曰互市;三者恒有聯,事相倚也。番禺許君,家受鹽,董全粵鹽,能靖民之悍然與士爭利者;既起家,顧不屑自封殖。曰:粵天下雄也,紓朝廷南顧,而下為裏柝憂,其海氛乎!吾當身任之。治海之道有二:曰得卒,曰得船。鄉勇之老於海者,視官兵其生熟相萬也;私船之法式,視戰船之造於官者,其狙鈍相萬也。尚書百文敏公,方銳茹群言,君進指畫緩急狀。文敏曰:具如君言。則退而自具舟,神機鬼式,百十其舸,疾於颶風,曰紅單船;龍首魚身燕尾,首尾自衛,曰燕尾船。又立募潮少年萬人為鄉軍,軍於珠光裏,而自將之,日散千金,自為守。其年,敗賊於大洋;明年,盜魁自縛獻百數。文敏爵輕車都尉,粵遂平,實嘉慶十五年某月也。粵大祲,君愾然曰:夫互市之耗中國久矣,獨來洋米,可以償所失。今法,洋米至,則稅以拒之,又空反以窘之,米益少,客益多,主客皆饑,是與外夷市,勇於招來淫巧,而怯於籌食也!宜蠲其稅之入,而許其貨之出。夷商大悅,則反害而為利。大吏僉曰:如君言。由是粵雖惡歲,米直平,許君之策也。厥後浙江饑,大吏召台灣米,由海入浙境,免其鈔,約略祖君策雲。子曰祥光,仕為戶部郎,以審龔自珍於京師,自珍南向稱曰:君有功於大計者三,非惟照耀其鄉,固世魁傑。宜乘安車,應清問,使公卿識奇士。又知君之不可招也,如祥光言,書一通,以姹升五嶺而望者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