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書白樂天集後二首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潁濱文鈔/20

元符二年夏六月,予自海康再謫龍川,冒大暑,水陸行數千里,至羅浮。水益小,舟益庳,惕然有瘴暍之慮。乃留家於山下,獨與幼子遠葛衫布被乘葉舟,秋八月而至。既至,廬於城東聖壽僧舍,閉門索然,無以終日。欲借書於居人,而民家無畜書者。獨西鄰黃氏世為儒,粗有簡冊,乃得樂天文集閱之。樂天少年知讀佛書,習禪定,既涉世履憂患,胸中了然,照諸幻之空也。故其還朝為從官,小不合,即舍去,分司東洛,優遊終老。蓋唐世士大夫,達者如樂天寡矣。予方流轉風浪,未知所止息,觀其遺文,中甚愧之。然樂天處世,不幸在牛李黨中,觀其平生,端而不倚,非有所附麗者也。蓋勢有所至,而不能已耳。會昌之初,李文饒用事,樂天適已七十,遂求致仕,不一二年而沒。嗟夫!文饒尚不能置一樂天於分司中耶?然樂天每閑冷衰病,發於詠歎,輒以公卿投荒、僇死不獲其終者自解。予亦鄙之。至其聞文饒謫朱崖三絕句,刻核尤甚。樂天雖陋,蓋不致此也。且樂天死於會昌之初,而文饒之竄在會昌末年,此決非樂天之詩。豈樂天之徒淺陋不學者附益之耶?樂天之賢,當為之辨。

《圓覺經》云:「動念息念,皆歸迷悶。」世間諸修行人,不墮動念中,即墮息念中矣。欲兩不墮,必先辨真妄,使真不滅,則妄不起。妄不起,而六根之源湛如止水,則未嘗息念而念自靜矣;如此乃為真定。真定既立,則真慧自生。定慧圓滿,而眾善自至,此諸佛心要也。《金剛經》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既不住六塵,亦不住靜六塵。日夜遊於六根,而兩不相染。此樂天所謂「六根之源湛如止水」也。六祖嘗告大弟子:假使坐而不動,除得妄起心。此法同無情,即能障道。道須流通,何以卻住心?心不住即流通,住即被縛。故五祖告牛頭亦云:「妄念既不起,真心任遍知。」皆所謂應無住而生其心者也。佛祖舊說,符合如此。而樂天八漸偈,亦似見此事。故書其後,寄予瞻兄。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