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八 書苑菁華 卷十九 卷二十

  欽定四庫全書
  書苑菁華卷十九
  宋 陳思 撰
  書訣
  蔡邕九勢八訣
  夫書肇於自然自然既立隂陽生焉隂陽既立形勢盡矣藏頭䕶尾力在字終下筆用力肌膚之麗故曰勢來不可立勢去不可遏惟學軟則奇怪生焉凡落筆結字上皆覆下下以承上使其形勢逓相映帶無使字背自轉筆宜左右囬顧無使節目孤露
  藏鋒㸃畫出入之迹欲左先右至囬左亦爾
  藏頭圖筆屬紙合筆心常在㸃畫中行
  䕶尾㸃畫勢盡力收
  疾勢出於啄磔之中又在豎筆𦂳趯之内
  掠筆在䟎鋒峻趯用之
  澁勢在於𦂳駃戰行之
  横鱗豎勒之規此名九勢得之雖無師授亦能妙合古人須翰墨功多即造妙境耳
  八字訣曰輕為屈折子知之乎曰豈不為鈎筆轉角折鋒輕過之謂乎
  巧為布置子知之乎曰豈不為欲書先預想字形布置令氣勢異巧之謂乎
  鋒為末子知之乎曰豈不為己成畫使其鋒健之謂乎力為體子知之乎曰豈不為趯筆則畫㸃皆有力即骨體自能雄媚之謂乎
  均為間子知之乎曰豈不為築鋒下筆皆須宛成無令其踈之謂乎
  稱為大小子知之乎曰豈不為大字促之令小小字展之令大須令茂宻之謂乎
  損為有餘子知之乎曰豈不為趣長短筆㸃畫不足而常使意勢有餘之謂乎
  益為不足子知之乎曰豈不為畫㸃或有失趣者即以傍㸃救之之謂乎
  白雲先生書訣
  天台紫真謂予曰子雖至矣而未善也書之氣必達乎道同混元之理七寳齊貴萬古能名陽氣明則華壁立隂氣大則風神生把筆扺鋒肇乎本壯力圓則潤勢疾則渾堅則刼逸則峻内貴盈外貴虚起不孤伏不寡廽迎非近背接非逺望之惟逸發之惟靖敬兹法也書妙盡矣言訖真逸子遂籍多以為陳續維永和九年三月六日右軍將軍王羲之記
  變通異訣
  㸃不變謂之布棊畫不變謂之布筭方不變謂之斗圓不變謂之環此則書之大病學者切宜慎之
  唐太宗筆法訣
  夫欲攻書之時當收視反聽絶慮凝神心正氣和則契於𤣥妙心神不正字則欹斜志氣不和書必顛覆同魯廟之器虚則欹滿則覆中則正正者冲和之謂也大抵鋭豎則鋒正鋒正則四面勢全次實指指實則節力均平次虚掌掌虚則運用便易
  為㸃必收貴堅而重
  為畫必勒貴澁而遲
  為擊必勍掠貴險而勁
  為豎必努貴戰而雄
  為戈必潤貴遲凝而不顧
  為環必郁貴戚鋒而摠轉
  為波必磔貴三折而遣毫
  側不得平其筆
  勒不得卧其筆須筆鋒先行
  努不宜直直則失力
  趯須存其筆鋒得而出
  䇿須仰策而收
  掠須筆鋒左出而利
  啄須卧筆而疾掩
  磔須戰筆外發得意徐乃出之
  大㸃要作稜用忌於圓平貴於通變合筆處䇿羊字是也
  合勒處勒士字是也
  凡横畫並仰上覆收士字是也
  三須解磔上中下仰不覆春主字是也凡畫宜變通者悉用之
  合掠印掠户乎是也
  彡乃形影字右邉不可一向為之須背下撇之
  父須上磔衂鋒下磔放出不可雙出
  多是四擊一縮二三亦縮四須出鋒
  巧在乎躪磔則古秀而意深拙在乎輕浮則薄俗而直致以採摭菁英芟薙蕪穢庶近乎翰墨脱専執自賢闕于師授則衆病鋒起衡鑑徒懸于闇矣
  唐范陽盧雋臨妙訣
  吳郡張旭言自智永襌師過江楷法隨渡永襌師乃羲獻之孫得其家法以授虞世南虞傳陸東之陸𫝊子彦逺彦逺僕之堂舅以授余不然何以知古人之詞云耳雋按永禪師從姪纂及孫渙皆善書能繼世張懐瓘書斷稱上官儀師法虞公過於纂矣張志遜又纂之亞是則非獨専於陸也王叔明書後吕又云虞禇同師於史陵陵葢隋人也旭之𫝊法葢多其人若韓太傅滉徐吏部浩顔魯公真卿魏仲庠又𫝊蔣陸及從姪野奴二人予所知者又𫝊清河崔邈邈𫝊禇長文韓方明徐吏部𫝊之皇甫閱閱以栁宗元員外為入室劉尚書禹錫為及門者言栁公常  五栁𫝊方少卿直温近代賀
  拔式    馬璋李中丞戎子方皆得名者葢書非口𫝊手授而云能知未之見也小子𫎇昧常有心焉而良師不遇歳月久矣天機懵然因取翰林隱術右軍筆勢論徐吏部論書竇臮字格永字八法勢論刪繁選要以為其篇繫辭言智者觀其彖辭思過半矣倘學者殫思於此鍾繇羲獻誠可見其心乎
  第一用紙筆
  第二認勢
  第三裹束
  第四真如立
  第五草如走
  第六上稀
  第七中勻
  第八下齊
  用筆之法拓大指擫中指歛第二指拒名指令掌心虚如握印此大要也
  凡用筆以大指節外置筆令動轉自在然後奔頭微拒奔中中鈎筆拒亦勿令太𦂳名指拒中指小指拒名指此大要也皆不過雙苞自然虚掌實指永字論云以大指拓頭指鈎中指此葢言單苞者當然必須氣脉均勻拳心須虚則轉側圓順腕須健起粘紙則輕重失准把筆淺深在去紙逺近逺則浮泛虚薄近則揾鋒體重用水墨之法水散而墨在迹浮而稜斂事若自然紙剛則用軟筆䇿掠按拂制在一鋒紙柔用硬筆充努鈎磔順成在紙純剛如以錐畫石純柔如以泥洗泥既不圓暢神格亡矣畫石及壁同紙剛例蓋其相得也
  書意
  梁武帝觀鍾繇書法十二意
  平謂横也  直謂縱也  均謂間也宻謂際也  鋒謂端也  力謂體也輕謂屈也  决謂牽制也 補謂不足也損謂有餘也 巧謂布置也 稱謂大小也
  字外之奇文所不書世之學者宗二王元常逸迹曽不睥睨羲之有過人之論後生遂爾雷同元常謂之古肥子敬謂之今痩今古既殊肥痩頗反如自省覽有異衆説張芝鍾繇巧趣精細殆同機神肥痩古今豈易致意其迹雖少可得而推逸少至學鍾書勢巧形宻及其獨運意疎字緩譬猶楚音習夏不能無楚過言不悒未為篤論夫子敬之不迨逸少猶逸少之不迨元常學子敬者如畫虎也學元常者如畫龍也余雖不習偶見其理不習而言心慕之效與𦕅復自計以補其闕非欲明解强以示物也儻有巧思思盈半矣
  唐顔真卿述張長史筆法十二意
  余罷秩醴泉特詣東洛訪金吾長史張公旭請師筆法長史於時在裴儆宅憩止已一年矣衆有師張公求筆法或有得者皆曰神妙僕頃在長安師事張公竟不𫎇𫝊授使知是道也人或問筆法者張皆大笑而對之使草書或三紙或五紙皆乘興而散竟不復有得其言者余自再逰洛下相見眷然不替僕因問裴儆足下師敬長史有何所得曰但得書絹素屏數本亦嘗論諸筆法惟言倍加工學臨則書法當自悟爾僕自停裴儆宅月餘因與裴儆從長史言話散却囘向長史請曰僕既承几丈奬誘日月滋深夙夜工勤耽溺翰墨雖四逺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自未穏洽得聞筆法要訣則終為師學以冀至於能妙豈任感戴之誠也長史良久不言乃左右盻視拂然而起僕乃從行歸東竹林院小堂張公乃當堂踞牀坐命僕居乎小榻乃曰筆法𤣥微難妄𫝊授非志士髙人詎可言其要妙也書之求能且攻真草今以授子可須思妙乃曰夫平謂横子知之乎僕思以對曰嘗聞長史九丈每令為一平畫皆須縱横有象此豈非其謂乎長史乃笑曰然又曰夫直謂縱子知之乎曰豈不謂直者必縱之不令邪屈之謂乎長史曰然又曰宻為際子知之乎曰豈不謂築鋒下筆皆令宛成不令其疎之謂乎長史曰然又曰均為間子知之乎曰嘗𫎇示以間不容光之謂乎長史曰然又曰鋒為末子知之乎曰豈不謂末以成畫使其鋒健之謂乎長史曰然又曰力為骨體子知之乎曰豈不謂趯筆則㸃畫皆有筋骨字體自然雄媚之謂乎長史曰然又曰輕為曲折子知之乎曰豈不謂鈎筆轉角折鋒輕過亦謂轉角為闇過之謂乎又曰決為牽制子知之乎曰豈不謂牽掣為撆决意挫鋒使不怯滯令險峻而成以謂之決乎長史曰然又曰補謂不足子知之乎曰嘗聞於長史豈不謂結搆㸃畫或有失趣者則以别㸃畫旁救之謂乎長史曰然又曰損謂有餘子知之乎曰嘗𫎇所授豈不謂趨長短筆長使意氣有餘畫若不足之謂乎曰然又曰巧為布置子知之乎曰豈不謂欲書先預想字形布置令其平穏或意外字體令有異勢是謂之巧乎曰然又曰稱謂大小子知之乎曰嘗聞教授豈不謂大字促之令小小字展之使大兼令茂宻所以為稱乎長史曰然子言頗皆近之矣夫書道之妙煥乎其有㫖焉字外奇妙凡庸不能辨言所不能盡世之學者皆宗二王元常頗存逸迹曽不睥睨筆法之妙遂爾雷同元常謂之古肥子敬謂之今痩古今既殊肥痩頗反如自省覽有異衆説張芝鍾繇功趣精細殆同神機肥痩古今豈異致意真迹雖少可得而推逸少至於學鍾勢巧形宻及其獨運意疎字緩譬楚音習夏不能無楚過言不悒未為篤論又子敬之不逮逸少猶逸少之不逮元常學子敬者畫虎也學元常者畫龍也余雖不習久得其道不習而言心慕之效倘著巧思思過半矣子其勉之工若精勤悉自當為妙筆真卿前請曰幸𫎇長史九丈𫝊授用筆之法敢問攻書之妙何如得齊於古人張公曰妙在執筆令其圓暢勿使拘攣其次識法謂口𫝊手授之訣勿使無度所謂筆法也其次在於布置不慢不越巧使合宜其次紙筆精佳其次變法適懐縱拾掣奪咸有規矩五者備矣然後能齊於古人曰敢問長史神用筆勢之理可得聞乎長史曰予𫝊授筆法得之於老舅念逺曰吾昔日學書雖功深奈何迹不至殊妙後聞於禇河南曰用筆當須如印印泥思久不悟後於江島遇見沙地平浄令人意悦欲書乃偶以利鋒畫而書之其勁嶮之狀明利媚好自兹乃悟用筆如錐畫沙使其藏鋒畫乃沉着當其用筆常欲使其透過紙背此功成之極矣真草用筆悉如畫沙㸃畫净媚則其道至矣如此則其迹可久自然齊於古人但恐此理以専想功用故其㸃畫不得安動子其書紳予遂銘謝逡巡再拜而退自此得攻書之妙於兹五年真草自知可成矣
  字書優劣體意
  古今書體不一有古文黄帝史倉頡觀鳥迹制字號曰古文古文别十三若龜書科斗之類有籀書周宣王時史籀所作謂之大篆篆之别十二若殳書鳥書之類有小篆李斯刪古文復及篆之籕書為之小篆之别也如垂露倒薤之類有𨽻書程邈作秦朝用篆奏事繁多即令𨽻人佐書謂之𨽻書之别則今龍爪虎爪書之類其後有八分秦上谷王次仲作有飛白漢蔡邕作有行書漢劉徳昇作有草書漢史㳺作號急就其别有四如章草書一筆書草書之類然較其優劣篆籀八分失之太難行書草書失之太易可為萬世行者惟𨽻書自漢晉以來工於𨽻體未有如鍾索衛之筆法也雖然周之保氏教國予以六書象形㑹意指事諧聲轉注假借既教之小學使辯其為書之形必教之大學使通其書之意是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作纂訓許慎作説文皆所以發明保氏之法至禇遂良之工楷𨽻虞世南之為世秘桞公權之聚媚顔真卿之遒婉王羲之之𨽻書徐浩之草𨽻雖其筆法之工而性命之理道德之義蔑然無聞若夫因止戈為武以知武之非已功如楚子因反正為乏以知酆舒之必可伐如晉伯宗因三蟲食皿為蠱如毉和知晉侯之疾因亥有二首六身史趙知絳老人所生日數之積皆因字通其意不然魯魚相承無有正訛君子奚取為
  書志
  宋王愔古今文字志目
  唐張彦逺云未見此書惟見其目今具録其目
  上卷古書三十六種
  古文篆  大篆   象形   科斗篆
  小篆   刻符篆  摹篆   蟲書
  𨽻書   署書   殳書   繆書
  鳥書   尚文大篆 鳯書   魚書
  龍書   麒麟書  龜書   蛇書
  仙人書  雲書   芝英書  金鎖書
  十二時書 懸針書  垂露篆  倒薤書
  偃波書  蚊脚書  草書   行書
  楷書   藁書   填書   飛白書
  古今小學三十七家一百四十七人 書勢五家
  中卷秦漢五十九人
  李斯   程邈   胡敬叔  趙髙
  司馬相如 張敞   嚴延年  漢元帝
  史㳺   劉向   孔光   爰禮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   陳遵   杜林   劉睦
  衛宏   劉當   曹喜   杜度
  王次仲  班固   徐幹   賈逵
  賈魴   尤姬   許慎   崔瑗
  唐宗   曹夀   崔寔   尹珍
  羅暉   趙襲   張超   皇甫規妻李巡   蔡邕   張芝   蘓班
  劉徳昇  師宜官  姜羽   梁宣
  張昶   梁鵠   張   毛𢎞
  左伯   魏武帝  邯鄲淳  衛覬
  鍾繇   張昭   蘇林   張楫
  胡昭   杜恕   諸葛融
  下卷魏晉五十八人
  韋誕   張緝   郭伯通  韋熊
  來畋   鍾㑹   諸葛瞻  皇象
  何曾   傅𤣥   韋𢎞   辛曠
  魏徴   陳暢   楊肇   岑泉
  張𢎞   朱育   江偉   司馬攸
  孫皓   杜預   滿爽   楊經
  吕忱   衛恒   衛宣   裴興
  索靖   牽秀   李韞   向泰
  裴邈   張炳   張越   羊忱
  荀輿   王𢋸   李式   羊固
  辟閭訓  王導   庾翼   王濛
  衛夫人  李廞   王怡   劉劭
  王脩   王洽   王羲之  張彭祖
  謝安   郄愔   任静   王獻之
  王珉   桓𤣥
  唐舒元輿玉筯篆志
  秦丞相李斯變蒼頡籀文為玉筯篆體尚太古謂古若無人當時議書者皆輸伏之故㧞乎能成一家法式歴兩漢三國至隋氏更八姓無出右者嗚呼天意謂篆之道不可以終絶故受之以趙郡李氏子陽氷陽氷生皇唐開元天子時不聞外奬躬入篆室獨能融一千年而與秦斯相見可謂能不孤天意矣當時得議書者亦皆輸伏之且謂之其格峻其力猛其功偹光大於秦斯百倍矣此直見上天以字寳瑞吾唐矣不然何綿更姓氏而寂寞無人予道不攻篆而識其㸃畫常有意求秦丞相真蹟㑹秦丞相去久聞其有八字刻在荆玉其洪碑樹在嶧山巔今荆璧為璽飛上天矣固不可得而見也洪碑者留在人間徃徃有好事者躋顛得見予亦嘗聞得去嶧山道路異日將裹足觀之未去間行長安㑹同里客有得陽氷真蹟遺在六副素上者遂請歸客堂張之見蟲蝕鳥歩痕蹟若屈鎪石陷入室壁霜畫照著疑龍蛇駭解鱗甲活動皆欲飛去齊目視之分明見文字之根植吾堂中然後知向之議陽氷也謂同於斯吾雖未登嶧山觀此可以信其為深於篆者言之也試以手拂拭其烟顔塵容侵暴日乆攝披折裂玉筯欲折予以䙝慢讓其主主曰此易致耳豈當其如是愛耶予曰今世人以重秦斯之蹟非能盡辯别之以其秦古以斯邈矣向使秦斯與子比肩子能賞之乎曩吾尚欲苦辛登嶧山之巔縮在予掌握中今且獨不為子貴子不過生於唐而得與氷同為唐人吾知氷殁二三十年其蹤蹟流於人間固不甚少得為子目數見故易之若此使氷生於秦時子又安得造次而見遺塵也是子賤目也世人皆然吁嗟氷既即世是字寳入地矣後人思之孜孜求之今且遭不知者忽易想生筆下日有新蹟固為門户見覩之物矣氷雖欲求沽售不獨棄為糞土必遭其詬怒也主人聞之其愧色見於顔眉間欲卷而退知其退也必因循而不信强止留之引筆書其行下志之以保明其為字寳也不謬詞曰斯去千年氷生唐時氷復去矣後來者誰後千年有人誰能待之後千年無人篆止於斯嗚呼主人為吾寳之








  書苑菁華卷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