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魏鄭公傳後

書魏鄭公傳後
作者:曾鞏
被收錄於《古文辭類纂


  予觀太宗常屈己以從群臣之議,而魏鄭公之徒,喜遭其時,感知己之遇,事之大小,無不諫諍,雖其忠誠自至,亦得君而然也。則思唐之所以治,太宗之所以稱賢主,而前世之君不及者,其淵源皆出於此也。能知其有此者,以其書存也。及觀鄭公以諫諍事付史官,而太宗怒之,薄其恩禮,失終始之義,則未嘗不反覆嗟惜,恨其不思,而益知鄭公之賢焉。

  夫伊尹、周公何如人也?伊尹、周公之切諫其君,其言至深,而其事至迫。存之於書,未嘗掩焉。至今稱太甲、成王為賢君,而伊尹、周公為良相者,以其書可見也。令當時削而棄之,成區區之小讓,則後是何所劇依而諫,又何以之其賢且良與?桀、紂、幽、厲、始皇之亡,則其臣之諫詞無見焉。非其史之遺,乃天下不敢言而然也。則諫諍之無傳,乃此數君之所以益暴其惡於後世而已矣。

  或曰《春秋》之法,為尊親者諱。與此戾矣。夫《春秋》之所以諱者,惡也。那諫豈惡乎?然則焚者非歟?曰:焚者誰歟?非伊尹、周公為之也,近世取區區之小亮者為之耳。其事又未是也,何則?以焚其為掩君之過,而使後世傳之,則是使後世不見之是非,而必其過常在於君,美常在於己也,豈愛其君之謂歟?孔光之去其所言,其在正邪,未可知也。而焚之而惑後世,庸詎之非謀己之奸計乎?或曰:造闢而言,詭辭而出,異乎此。曰:此非聖人之所曾言也。令萬一有是理,亦謂君臣之間,議論之際,不欲漏其言於一時之人耳,其杜其告萬世也?

  噫!已誠信待己而事其君,而不欺乎萬世者,鄭公也。益知其賢雲。豈非然哉!豈非然哉!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