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子建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卷第七 曹子建集 卷第八
魏 曹植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活字本
卷第九

曹子建集卷第八

      魏陳思王曹 植 撰

  改封陳王謝恩章

臣既弊陋守國無効自分出削以彰衆誠不

意天恩滂霈潤澤横流猥䝉加封茅土既優

爵賞必重非臣虛淺所宜奉受非臣灰 -- 灰 身所

能報荅

  封二子為公謝恩章

詔書封臣息男苗為髙陽鄉公志為穆鄉公

臣伏自惟文無升堂廟勝之功武無摧鋒接

刃之効天時運幸得生貴門遇以親戚少荷

光寵竊位列侯榮曜當世顧影慙形流汗反

側洪恩㒺極雲雨増加既榮本榦枝葉并䝉

苗志小竪既頑且稚猥荷列爵並佩金紫施

崇所加惠及父子

  初封安鄉侯表

臣抱罪即道憂惶恐怖不知刑罪當所限齊

陛下哀愍臣身不聽有司所執待之過厚即

日於延津受安鄉侯印綬奉詔之日且懼且

悲懼于不脩始違憲法悲於不慎速此貶退

上増陛下垂念下遺太后見憂臣自知罪深

責重受恩無量精魄飛散忘軀殞命云

  謝妻改封表

璽書今以東阿王妃為陳王妃并下印綬因

故上前所假印以其拜授書以即日到臣輙

奉詔其才質伍下謬同受私遇寵素餐臣為

其首陛下體乾坤育物之德東海含容之大

乃復隨例顯封大國光揚章灼非臣負薪之

才所宜克當穢釁所宜䝉獲夙夜憂歎念報

㒺極洪施遂隆既榮枝榦猥復正臣妃為陳

妃光耀宣朗非妾婦惷愚所當䝉被葵藿草

物猶感恩養况臣含氣銜珮𢎞惠殁而後已

誠非翰墨屢辭所能

  自試表

臣聞士之羨永生者非徒以甘食麗服宰割

萬物而已將有以補益群生尊主惠民使功

存於竹帛名光於後嗣今臣文不昭於俎豆

武不習於干戈而竊位藩王施禄東夏消損

天日無益聖朝淮南尚有山竄之賊吳㑹猶

潜江之虜使戰士未獲歸於農畒五兵未

得収於武庫蓋論者不恥謝善戰者不羞去

夫凌雲者泥蟠者也後申者先屈者也是以

神龍以為德尺蠖以求申昔湯事葛文王事

犬夷固仁者能以大事小若陛下明哲之使

繼能陸賈之蹤者使之江南發愷悌之詔張

日月之信開以降路權必奉承聖化斯不疑

  求自試表二首

臣植言臣聞士之生世入則事父出則事君

事父尚於榮親事君貴於興國故慈父不能

愛無益之子仁君不能畜無用之臣夫論德

而授官者成功之君也量能而授爵者畢命

之臣也故君無虚授臣無虗受虗授謂之謬

舉虛受謂之尸禄詩之素餐所由作也昔二

虢不辭兩國之任其德厚也旦奭不讓燕魯

之封其功大也今臣䝉國重恩三世于今矣

正值陛下升平之際沐浴聖澤潜潤德教可

謂厚幸矣而位竊東藩爵在上列身被輕煖

口厭百味目極華靡耳倦𢇁竹者爵重禄厚

之所致也退念古之受爵禄者有異于此皆

以功勤濟國輔主惠民今臣無德可述無功

可紀若此終年無益國朝將挂風人彼巳之

譏是以上慙𤣥冕俯愧朱紱方今天下一統

九州晏如顧西尚有違命之蜀東有不臣之

吳使邊境未得稅甲謀士未得髙枕者誠欲

混同宇内以致太和也故啓㓕有扈而夏功

昭成克商奄而周德著今陛下以聖明統世

將欲卒文武之功繼成康之隆簡良授能以

方叔邵虎之臣鎭衛四境為國爪牙者可謂

當矣然而髙鳥未挂於輕繳淵魚未懸於鈎

餌者恐釣射之術或未盡也昔耿弇不俟光

武亟擊張步言不以賊遺於君父也故車右

伏劔於明轂雍門刎首於齊境若此二子豈

惡生而尚死哉誠忿其慢主而凌君也夫君

之寵臣欲以除患興利臣之事君必殺身靜

亂以功報主也昔賈誼弱冠求試屬國請係

單于之頸而制其命終軍以妙年使越欲得

長纓占其王覊致北闕此二臣者豈好爲夸

主而曜世俗哉志或鬱結欲逞其才力輸能

於明君也昔漢武爲霍去病治第辭曰匈奴

未㓕臣無以家爲夫憂國忘家捐軀濟難忠

臣之志也今臣居外非不厚也而寢不安席

食不遑味者以二方未尅為念伏見先帝武

臣宿兵年𦒿即世者有聞矣雖賢不乏世宿

將舊卒由習戰也竊不自量志在授命庻立

毛髪之功以報所受之恩若使陛下出不世

之詔效臣錐刀之用使得西屬大將軍當一

校之隊若東屬大司馬統偏師之任必乗危

蹈險騁舟奮驪突刃觸鋒為士卒先雖未能

擒權馘亮庻將虜其雄率殱其醜類必效須

㬰之捷以㓕終身之愧使名掛史筆事列朝

榮雖身分蜀境首懸吳闕猶生之年也如微

才弗試没世無聞徒榮其軀而豐其體生無

益於事死無損於數虚荷上位而忝重禄禽

息鳥視終於白首此徒圈牢之養物非臣之

所志也流聞東軍失備師徒小衂輟食忘餐

奮袂攘袵撫劒東顧而心已馳於吳㑹矣臣

昔從先武皇帝南極赤岸東臨滄海西望玉

門北出𤣥塞伏見所以行師用兵之勢可謂

神妙也故兵者不可豫言臨難而制變者也

志欲自効於明時立功於聖世毎覽史籍觀

古忠臣義士出一朝之命以狥國家之身難

雖屠裂而功名著於景鍾名績垂於竹帛未

嘗不撫心而歎息也臣聞明主使臣不廢有

罪故奔北敗軍之將用而秦魯以成其功絶

纓盜馬之臣赦而楚趙以濟其難臣竊感先

帝早崩威王弃世臣獨何人以堪長久常恐

先朝露填溝壑墳土未乾而身名並㓕臣聞

騏驥長鳴伯樂昭其能盧狗悲號韓國知其

才是以効之齊楚之路以逞千里之任試之

狡兎之捷以驗搏噬之用今臣志狗馬之微

功竊自惟度終無伯樂韓國之舉是以於悒

而竊自痛者也夫臨博而企竦聞樂而竊抃

者或有賞音而識道也昔毛遂趙之陪隸猶

假錐囊之喻以寤主立功何况巍巍大魏多

士之朝而無慷慨死難之臣乎夫自衒自媒

者士女之醜行也干時求進者道家之明忌

也而臣敢陳聞於陛下者誠與國分形同氣

憂患共之者也冀以塵霧之㣲補益山海熒

燭末光増輝日月是以敢冒其醜而獻其忠

必知為朝士所咲聖主不以人廢言伏惟陛

下少垂神聽臣則幸矣

  又

五帝之世非皆智三季之末非皆愚用與不

用知與不知也夫相者文徳昭者也將者武

功烈者也文徳昭則可以匡國朝敘百揆稷

契夔龍是矣武功烈則可以征不庭廣邦

南仲方叔是也昔伊尹之為媵臣至賤也吕

尚之處漁釣至陋也及其見舉湯文誠合志

同豈復假近習之薦因左右之介哉發騏驥

於吴 可謂困矣及其伯樂相之孫子遇之

形體不勞而坐取千里伯樂善御馬明君善

御臣誠任賢使能之明效也昔叚干木脩徳

於閭閻師秦為之輟攻而文侯以安穰苴授

節於邦境燕晉為之退師而景公無患皆簡

徳尊賢之所致也願陛下垂髙宗傅嵓之明

以顯中興之功

  謝賜柰表

即夕殿中虎賁宣詔賜臣等冬柰一奩柰以

夏熟今則冬生物以非時為珍恩絶以口為

厚非臣等所宜荷之

  諫伐遼東表

臣伏以遼東負阻之國勢便形固帶以遼海

今輕車逺攻師疲力屈彼有其備所謂以逸

待勞以飽待飢者也以臣觀之誠未易攻也

若國家攻之而必克屠襄平之城懸公孫之

首得其地不足以償中國之費虜其民不足

以補三軍之失是我所獲不如所䘮也若其

不㧞曠日持久暴師於野然天時不測水濕

無常彼我之兵連於城下進則有髙城深池

無所施其功退則有歸途不通道路纎好東

有待釁之吴西有伺隙之蜀吳越東南荆楊

騷動蜀應西境則雍SKchar三分兵不解於外民

罷困于内促耕不解其飢疾蠶不救其寒夫

渇而後穿井飢而後殖種可以圖逺難以應

卒也臣以為當今之務在於省徭役薄賦歛

勤農桑三者既備然後令伊管之臣得施其

術孫呉之将得奮其力若此則太平之基可

立而待康哉之歌可坐而聞曽何憂於二敵

何懼於公孫乎今不息邦畿之内而勞神於

蠻貊之域竊為陛下不取也

  獻璧表

臣聞玉不隱瑕臣不隱情伏知所進非和氏

之璞萬國之弊璧爲充貢

  獻文帝馬表

臣於先武皇帝世得大宛紫騂一疋形法應

圖善持頭尾教令習拜今輙已能又能行與

皷節相應謹以表奉獻

  上牛表

臣聞物以洪珍細亦或貴故不見僬僥之微

不知泱漭之泰不見果下之乗不别龍馬之

大髙下相懸所以致觀也謹奉牛一頭不足

追遵大小之制形少有殊敢不獻上

  謝皷吹表

許以簫管之樂榮以田游之嬉陛下仁重有

虞恩過周旦濟世安宗寔在聖德

  求通親親表

臣植言臣聞天稱其髙者以無不覆地稱其

廣者以無不載日月稱其明者以無不照江

海稱其大者以無不容故孔子曰大哉堯之

為君惟天為大惟堯則之夫天德於萬物可

謂𢎞廣矣蓋堯之為教先親後踈自近及逺

其傳曰克明峻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

百姓及周之文王亦崇厥化其詩曰刑于寡

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是以雍雍穆穆風

人詠之昔周公弔管蔡之不咸廣封懿親以

藩屏王室傳曰周之宗⿱眀皿異姓為後誠骨肉

之恩爽而不離親親之義寔在敦固未有義

而後其君仁而遺其親者也伏惟陛下資帝

唐欽明之德體文王翼翼之仁惠洽椒房恩

昭九親群臣百僚番休遞上執政不廢於公

朝下情得展於私室親理之路通慶弔之情

展誠可謂恕已治人推惠施恩者矣至於臣

者人道絶緒禁固明時臣切自傷也不敢乃

望交氣類脩人事叙人倫近且婚媾不通兄

弟永絶吉㐫之問塞慶弔之禮廢恩紀之違

甚於路人隔閡之異殊於胡越今臣以一切

之制永無朝覲之望至於注心皇極結情紫

闥神明知之矣然天實為之謂之何哉退省

諸王常有戚戚具爾之心願陛下沛然垂詔

使諸國慶問四節得展以叙骨肉之歡恩全

怡怡之篤義妃妾之家膏沐之遺歳得再通

齊義於貴宗等惠於百司如此則古人之所

歎風雅之所詠復存於聖世矣臣伏自惟省

無錐刀之用及觀陛下之所㧞授若以臣為

異姓竊自料度不後於朝士矣若得辭遠遊

戴武弁解朱組佩青紱駙馬奉車趣得一號

安宅京室執鞭珥筆出從華蓋入侍輦轂承

荅聖問拾遺左右乃臣丹情之至願不離於

夢想者也遠慕鹿鳴君臣之宴中詠棠棣匪

他之誠下思伐木友生之義終懷蓼莪罔極

之哀毎四節之㑹塊然獨處左右唯僕隷所

對唯妻子髙談無所與陳發義無所與展未

嘗不聞樂而拊心臨觴而歎息也臣伏以為

犬馬之誠不能動人譬人之誠不能動天崩

城隕霜臣初信之以臣心況徒虛語耳若葵

藿之傾葉太陽雖不爲之廻光然終向之者

誠也臣竊自比葵藿若降天地之施垂三光

之明者寔在陛下臣聞文子曰不爲福始不

爲禍先今之否隔友于同憂而臣獨唱言者

何也竊不願於聖代使有不䝉施之物必有

慘毒之懷故栢舟有天只之怨谷風有弃予

之嘆伊尹恥其君不爲堯舜孟子曰不以舜

之所以事堯事其君者不敬其君者也臣之

愚蔽固非虞伊至於欲使陛下崇光被時雍

之羙宣緝熙章明之德者是臣慺慺之誠竊

所獨守寔懷鶴立企佇之心敢復陳聞者冀

陛下儻發天聦而垂神聽也

  慶文帝受禪章

陛下以聖德龍飛順天革命允荅神符誕作

民主乃祖先後積德累仁世濟其羙以暨於

先王勤恤民隱劬勞戮力以除其害經營四

方不遑起處是用隆茲福慶光啓于魏下承

統業贊戎前緒克廣德音綏靜内外紹先周

之舊跡襲文武之懿德保大定功海内為一

豈不休哉

  慶文帝受禪章

陛下以明聖之德受天顯命良辰即祚以臨

天下洪化宣流洋溢宇内是以普天率土莫

不承風欣慶執䞇奔走奉賀闕下况臣親體

至戚懷歡踊躍

  上卞太后誄表

大行太皇后資坤元之性體載物之仁齊羙

姜嫄等德任姒佐政内朝惠加四海草木荷

恩含氣受潤庻鍾元吉承育萬祚何圖一旦

早弃明朝背絶臣庻悲痛靡告臣聞名以述

德誄尚及哀是以冒越諒闇之禮作誄一篇

知不足讚揚名貴以展臣蓼莪之思憂荒情

散不足觀采晉左九嬪上元皇后誄表曰伏

惟聖善宣慈仁洽六宫含弘光大徳潤四海

竊聞之前志卑不誄尊少不誄長楊雄臣也

而誄漢后班固予也而誄其父皆以述楊景

行顯之竹帛豈所謂三代不同禮隨時而作

者乎

  黄初五年令

夫逺不可知者天也近不可知者人也傳曰

知人則哲堯猶病諸諺曰人心不同若其面

焉唯女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逺之

則有怨詩云憂心悄悄愠于群小自世間人

或受寵而背恩或無故而入叛違顧左右曠

然無信大嚼者咋斷其舌右手執斧左手執

鉞傷夷一身之中尚有不可信况於人乎唯

無深瑕潛釁隠過匿愆乃可以為人諺曰榖

千駑不如養一驢榖駑養虎大無益也知韓

昭侯之弊袴良有以也使臣有三品有可以

仁義化者有可以恩惠驅者不足以導之則

當以刑罰復不足以率之則明所以不畜故

唐堯至仁不能容無益之子湯武至聖不能

養無益之臣九折臂知為良醫吾知所以待

下矣諸吏各敬爾在位孤推一槩之平功之

宜賞於䟽必與罪之宜戮在親不赦此令之

行有若皎日於𭟼群臣其覽之哉又黄初六

年令曰身體於鴻毛而謗重於泰山頼䝉帝

王天地之仁違  之典議舍三千之首戾

反我舊居襲我初服雲雨之施焉有量哉孤

以何功而納斯貺富而不𠫤寵至不驕者則

周公其人也孤小人爾身更以榮為戚何者

將恐簡易之尤出於細微脱爾之愆一朝復

露也故欲修吾往業守吾初志欲使皇帝恩

在摩天使孤心常存 地將以全陛下厚徳

究孤犬馬之年此難能也然固欲行衆之難

詩曰德輶如毛鮮克舉之此之謂也

  上責躬詩表

臣植言臣自抱釁歸蕃刻肌刻骨追思罪戾

晝分而食夜分而寢誠以天網不可重罹聖

恩難可再恃切感相䑕之篇無禮遄死之義

形影相弔五情愧赧以罪弃生則爲古賢夕

改之勸忍垢苟全則犯詩人胡顔之譏伏惟

陛下徳象天地恩隆父母施暢春風澤如時

雨是以下别荆𣗥者慶雲之惠也七子均養

者鳲鳩之仁也舍罪責功者明君之舉也矝

愚愛能者慈父之恩也是以愚臣徘徊於恩

澤而不敢自弃者也前奉詔書臣等絶朝心

離志絶自分黄耇永無執圭之望不圖聖詔

猥垂齒召至止之日馳心輦轂僻處西館未

奉闕庭踊躍之懷瞻望反側不勝犬馬戀主

之情謹拜表并獻詩二首詞㫖淺末不足採

覽貴露下情冒顔以聞

  龍見表

臣聞鳯凰復見於鄴南黄龍雙出於清泉聖

徳至理以致嘉瑞將棲鳯於林囿  龍於

 池為百姓旦夕之所觀

  冬至獻襪頌表

伏見舊儀國家冬至獻履貢襪所以迎福踐

長先臣或為之頌臣既玩其嘉藻願述朝慶

千載昌期一陽嘉節四方交泰萬物昭蘇亞

歲迎祥履長納慶不勝感節情繫帷幄拜表

奉賀并獻紋履七量襪若干副上獻以聞謹

  上先帝賜鎧表

先帝賜臣鎧黑光明各一領兩當鎧一領今

代以平兵革無事乞悉以付鎧曹自理









曹子建集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