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類要 (四庫全書本)/卷1

朝野類要 卷一 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朝野類要卷一
  宋 趙升 撰
  班朝凡十二事
  御殿
  本朝殿名最多如常朝則文德殿五日一次起居則垂拱殿遇忌前假及祠祀日分則御後殿正旦冬至及聖節稱賀大禮奏請致齋則皆大慶殿賀祥瑞聖壽賜宴則紫宸殿宴對蕃使則長春殿試進士則崇政殿若賜宴則集英殿郊祀稱賀則端誠殿諸班直推垜子則射殿之類又有内殿如萬歲復古邇英蘃珠凝華福寧睿思殿今上皇帝建緝熈殿之類北宫後宫之殿又不一也
  朝儀
  趨朝之儀如出入不由端禮門不端簡朝堂行私禮交互幕次語笑諠譁殿門内聚談行立失序立班交語相揖無故離位拜舞不如儀穿班仗出之類皆謂失儀卽閤門彈奏有責
  常朝
  今之所謂常朝蓋正殿也又名垂拱殿大凡殿名遇禮例合御某殿則臨期設牌常朝則自九月中旬至來年五月中旬
  後殿
  常朝値雨則改御後殿
  六參
  又名望參謂一五日之常禮也在京大小職事及不釐務官趁赴望參不得連三次請假
  輪對
  自侍從以下五日輪一員上殿謂之輪當面對則必入時政或利便劄子若臺諫則謂之有本職公事若三衙大帥謂之執杖子奏事
  内引
  内殿引見則可以少延時刻亦或賜坐亦或免穿執也
  待漏
  宫内之前待漏院所以俟候宫門開及閤門呼報排班則穿執而入也又名待班閤子
  正謝
  凡宰執侍從命下之日即時赴新局當時便回却上辤免表奏之後朝命不允而已受方始正行朝謝
  舞蹈
  謂舞蹈有七拜大起居
  裹見
  有罪之人朝見如與免把見則仍舊穿執謂之裹見唯加武士簇擁也
  把見
  軍頭引見司等子驅擁有罪之人朝見也向來紹興末年四川宣撫司管押到招捉北界僞知虢州完顔守能知商州折可直嘗如此蓋唐以來朝見之儀有五此其一也今大禮赦及盛暑引疎决即亦用軍頭司擁見
  典禮凡二十事
  郊祀大禮
  京城之外大祭祀皆謂之郊祀如三歲南郊圜丘時北郊祀后土皇地祗明堂中謂之明堂大禮
  五使
  凡大典禮皆有之如郊祀明堂則有大禮使禮儀使儀仗使鹵簿使橋道頓逓使之類山陵亦有總䕶按行覆按修奉橋道頓逓使之類又有修奉都護皆大臣帥座為之
  鼓吹
  禮寺之太常樂也
  警場
  大禮等辦嚴也皆用上軍及街仗司爲之
  宿衞使
  駕出合經宿皆有宿衞使向來駕詣慈福宫等亦有之昔日親征則有御營宿衞使
  習儀
  凡有大典禮習儀如郊祀大禮習五輅肆赦聖節習上壽儀及臨安府敎樂之類
  冊寶
  奉上尊號冊寶亦有奉上冊寶使用太常儀仗鼓吹也凡玉冊則金寶所謂冊者條玉爲之紅線相聯可以卷舒字皆金塡之或謂玉以䃈石代之所謂寶者印章也並文思院供造
  親饗
  車駕朝饗太廟也其典禮類郊祀
  朝獻
  四孟之月駕詣景靈宫也自神廟朝建此如在恤制内則權止
  分獻
  凡三歲大禮有大臣亞獻終獻之外衆天神則在壇下分獻其餘神則差官往各處行禮
  奏告
  凡有典禮祈禱皆差官奏告天地宗廟社稷五嶽四海等處
  致齋
  行祀事之官預先於本局致齋請不治事以謹潔其身也
  受誓戒
  三歲大禮干預行事官皆質明赴尚書省受誓戒然後致齋
  恭謝
  大典禮之後車駕詣景靈太乙兩宫行恭謝之禮
  分詣
  四孟朝獻如値雨及有事故或第二日値雨皆命宰執分詣諸殿行事
  幸學
  車駕幸太學則有恩例蓋古之養老尊賢之故事
  釋奠
  二月上丁日也凡學官並祭官太常禮官郎官皆赴太學大成殿同諸生行禮亦分爲初中終三奠用太常樂八月同
  降香
  凡祈禱晴雨皆降御香乃内侍省掌其事差快行賫送重則差内侍供奉官
  避殿損膳
  昔時水旱祈禱未應并天變星象邊鄙未寧則聖上有避正殿減常膳之謙禮
  輟朝
  凡大臣等薨皆有禮例特輟視朝三日或五日
  故事凡三十三事
  八寳
  自秦得和氏之璧以爲傳國玉璽其文曰受天明命旣壽永昌後子嬰捧以降高祖於軹道者是也在漢則符璽令掌之增爲六璽至晉惠帝北征亡失六璽石季龍得之遂改其文曰天命石氏迨唐亦有符寶郎而五代唐末帝遭亂攜以自焚故郭周重造八寶而以天下傳本朝謂受命之寶鎭國神寶天子之寶皇帝之寶天子行寶皇帝御寶天子信寶皇帝信寶且各有所用如受命之寶惟封禪用之其他各朝增置殿寶不在此數
  大朝會
  本朝禮制有元日大朝會如古之諸侯述職也凡監司帥守悉赴正旦大宴鄉貢進士亦預焉諸道之進奏官亦預焉蓋進奏官乃唐之藩鎭質子畱司京都承發文字如今之機宜故謂之侯邸
  鎖院
  凡言鎖院者機密之謂也故試士撰麻皆如此試士則所差官預先入院議題有司排辦撰麻則全番或半番快行節次往學士宅第傳宣俟傳宣快行來足學士上馬朝服修帽隨簇入院造赦頭尾則亦然若別有直宿學士或直院則出避之當夜依宣撰述如不可行者繳奏之謂之封還詞頭若可行則撰畢進呈關報閤門宣詞令舎人令同閤門宣詞令舎人鎖宿且當晩御史臺閣門報明日宣麻則文武百寮赴文德殿聽之如不可行則又有執政不押麻之例卽臺諫得以執奏矣除拜大臣則上旬后妃中旬餘官下旬俗謂下旬剥麻非也或偶置之耳
  迎駕
  車駕出幸經由在京去處凡百司局務官吏僧道在百步之内並迎駕往回起居若免拜則秖奏聖躬萬福山呼若免起居則不排設彩亭香案也
  駕頭
  孔毅父談苑云駕頭者祖宗即位時所坐也皇朝類苑曰謂之正衙法座香木爲之加金飾四足墮其角其前小偃織藤冒之駕頭至則宣贊喝引迎駕者起居也又沈存中筆談謂是中貴官捧月樣杌子於馬上今係閤門宣贊舎人
  躬請
  車駕毎春天或節序躬請北宫遊幸回則從駕官多是戎裝而用御馬院動樂今主上寶慶間躬請恭聖仁烈太后宫中宴賞是也戎裝謂免穿執祗服衫帶若武臣則服色袍御馬院掌聖上所乗之馬也所謂騏騎院敎駿營所掌者乃常朝並從駕者馬匹也如唐之立仗馬
  敎坊
  自漢有琵琶篳篥之後中國雜用外域之聲六朝則又甚焉唐時併屬太常掌之明皇遂別置爲敎坊其女樂則爲棃園弟子也自有敎坊記所載本朝增爲東西兩敎坊又別有化成殿鈞容班中興以來亦有之紹興末臺臣王十朋上章省罷之後有名伶達伎皆畱充德壽宫使臣自餘多隸臨安府衙前樂今雖有敎坊之名隸屬修内司敎樂所然遇大宴等每差衙前樂權充之不足則又和雇市人近年衙前樂已無敎坊舊人多是市井岐路之輩欲責其知音曉樂恐難必也
  等子
  軍頭引見司等子舊是諸州解發强勇之人經由逓傳至京師今則只取殿前舊司捧日等指揮人兵揀爲之故令於等子年勞授諸州排軍受事人員之職出職之日舊皆詣都進奏院行謝蓋奏院轄逓鋪故也等子之上謂之忠佐軍頭皆由百司人兵親兵及隨龍人年勞陞爲之或幕士帶之
  金雞
  大禮畢車駕登樓有司於麗正門下肆赦即立金雞竿盤令兵士捧之在京係左右軍百戲人今乃瓦市百戲人爲之蓋天文有天雞星明則主人間有赦恩
  聞喜宴
  在京則賜及第進士宴於瓊林苑中興以後就於貢院
  曲宴
  有旨内苑畱臣下賜宴謂之曲宴與大宴不同之義也
  聖節
  國朝故事帝后生辰皆有聖節名後免之只名生辰惟帝有節名蓋自唐明皇千秋節始也
  進香
  北宫聖節及生辰必前十日車駕詣殿進香
  滿散
  滿散者終徹也每遇聖節生辰宰執赴明慶寺預先開啓祝壽道場至期滿散畢賜宴
  曝書
  每歲七月七日秘書省作曝書會係臨安府排辦應館閣并帶貼職官皆赴宴惟大禮年分及有事則免
  聖祖
  眞宗皇帝尊九天司命天尊爲聖祖天尊大帝蓋倣唐尊老君故事也其詳載於國史又秘書有聖祖天尊大帝降臨記
  諸節
  自唐以二月一日爲中和節國朝因之以正月三日爲天慶節景德五年正月三日天書降四日爲開基節顯德七年正月四日太祖皇帝登位四月一日爲天祺節大中祥符元年四月一日天書降六月六日爲天貺節大中祥符三年六月六日天書降七月一日爲先天節後唐天成元年七月一日聖祖軒轅黃帝降十月二十四日爲降聖節大中祥符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天書降是日禁屠宰行刑著爲令甲
  天慶觀
  諸州皆置建之所以奉聖祖天尊大帝
  報恩光孝寺觀
  高宗皇帝中興以來令諸州軍各建置報恩光孝寺觀一所追崇佑陵香火
  上貢
  諸州歲貢土產之物也即夏禹任土作貢之義
  宣賜
  俗謂經由閣門有司出給關照之物爲明宣賜不經由有司特旨賜之則曰暗宣賜
  擊門
  宰相動止謂陰有犦槊神衞之所以秦中歲時記言宰相儀仗有類牛頭形者即是也今之宰執出入其金吾先以物敲擊門臺謂報警犦槊神也
  免坐錢
  國朝向有除授遥郡某州刺史則亦有勅命下本州照應其州遇細銜公文則亦列其銜於後若本官他日經由本州則其知州合避㕔遜坐本義刺史即是正官也舊有除節度使者經由本鎮不欲入坐而本鎭迎送之外又有禮物俗名免坐錢今廢之
  收諸侯權
  唐以來藩鎭皆有質子畱京都而藝祖去襲封制知通資任以限之其餘節制兵權之類則中興制度也
  羈縻
  荆廣川峽溪洞諸蠻及部落蕃夷受本朝官封而時有進貢者本朝悉制爲羈縻州蓋如漢唐置都䕶之類也如今之安南國王每遇大禮則加封功臣字號而每歲差官押厯日賜之是也
  接送伴
  蕃使入朝差官待之來程有接伴使副回程則爲送伴
  館伴
  蕃使入國門則差館伴使副同在驛趨朝見辭遊宴
  伴射
  殿前馬步三司輪差借觀察承宣之官環衞四廂之職以伴蕃使射射於玉津御園勝則有金帶陞轉官資之賞
  私覿
  俗謂之打博蓋三節人從各以物貨互易也
  會食
  上庠有會食之禮諸百司亦有之凡同官輪日爲之唯陪蔬果盤飣之費
  上馬
  百司出局人從先報上馬者蓋舊禮只是乗騎自中興以來始乗肩輿也今從駕亦乗騎耳
  題名
  進士及第各集鄉人於佛寺作題名鄉會此起於唐之慈恩寺塔也若官司州縣㕔事各立題名碑者蓋脩遺忘爾
  春宴
  中興以來承平日久慶元間京尹趙師睪奏請從故事排辦春宴即唐曲江之遺意也即於行都西湖用舟船妓樂自寒食前排日宴會先宴使相兩府親王次即南班郡王嗣秀嗣濮王楊開府兩李太尉次請六曹尚書侍郎統兵官次宴節度承宣觀察使南班及都承知閣御帶環衞官次都司密屬官次宴卿監次宴六曹郎中郎官并是京尹館伴後京尹李澄遵故事奏請如前供辦後開禧以後兵興及追擾百色行鋪害及於民此宴不復舉矣


  朝野類要卷一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8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