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考功明河篇编辑

宋考功天后朝求爲北門學士,不許,作明河篇以見其意,末云「明河可望不可親,願得乘槎一問津。更將織女支機石,還訪成都賣卜人。」則天見其詩,謂崔融曰:「吾非不知之問有才調,但以其有口過。」蓋以之問患齒疾,口常臭故也。之問終身慚憤。

呉武陵題路左佛堂詩编辑

呉武陵雖有才華,而強悍激訐,爲人所畏。嘗爲容州部內史,贓罪狼籍,敕令廣州幕吏鞠之。吏少年科第,殊不假貸,持之甚急。武陵不勝其憤,題詩路左佛堂曰:「雀兒來逐颺風髙,下視鷹鸇意氣豪。自謂能生千里翼,黃昏依舊入蓬蒿。」

李適之编辑

開元末,宰相李適之疏直坦夷,時譽甚美。李林甫惡之,排誣罷免。朝客來,雖知無罪,謁問甚稀。適之意憤,日飲醇酣,且爲詩曰:「避賢初罷相,樂聖且銜杯。爲問門前客,今朝幾個來?」李林甫愈怒,終遂不免。

張曲江海燕编辑

張曲江李林甫同列,玄宗以文學精識深器之。林甫嫉之若讐,曲江度其巧譎,慮終不免,爲海燕詩以致意曰:「海燕何微眇,乘春亦暫來。世知泥滓濺,只見玉堂開。繡戸時雙入,華軒日幾回。無心與物競,鷹隼莫相猜。」亦終退斥。

賈島題興化園亭编辑

賈島興化鑿池種竹,起臺榭。時方下第,或謂執政惡之,故不在選。怨憤尤極,遂於庭內題詩曰:「破卻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種薔薇。薔薇花落秋風後,荊棘滿庭君始知。」由是人皆惡其侮慢不遜,故卒不得第,抱憾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