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衛狀頃者內有警急羽林將軍敬偉不避危險斫門斬關誅鋤逆賊肅清宮禁元功盛勳合加旌賞(左右羽林衛二條)

本衛狀頃者內有警急羽林將軍敬偉不避危險斫門斬關誅鋤逆賊肅清宮禁元功盛勳合加旌賞(左右羽林衛二條)
作者:張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3

期門騎士,五營驍健之夫;羽林孤兒,六郡良家之子。既兼都尉,實號岩郎。甘延壽之武勇,傅介子之趫捷。如貔獷烈,莫與之爭;如鶡衝飛,死而無退。自非鄧彪貴胄竇固名家,豈可濫廁戎麾,叨居武禁?

頃者鴟梟反噬,蜂蠆成妖。釁發床褥之間,災生肘腋之下。虹穿白日,昨孛紫微。時驚觸瑟之虞,遽有獻圖之變。敬偉不承制敕,輒入宮闈;騎列青規,兵交黃屋。犯龍苑之禁,尚供嚴刑;斬鹿門之關,猶思幹紀。豈有白鷳飛閣,列闔長驅;元武仙樓,衝扉直進?侮弄兵器,震動乘輿,論功雖則可嘉,議罪便當不敬。以勤補拙,終過重而勞輕;以力酬愆,即罪大而功小。何者?經綸秘筭,不忤於密圖;君臣恒規,理存乎大體。故勃鞮斬袂,晉主納其忠;管仲射鉤,齊桓任為相。怒封雍齒,勸一誌於人臣;泣斬下公,懲兩端於軍將。鄢陵述命,竟守前榮;裏克施恩,便招後譴。春秋之明誡,今古之崇規,勞不足稱,罪宜先結。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