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文公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卷第十二 李文公集 卷第十三
唐 李翺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成化乙未刊本
卷第十四

李文巻第十三

 碑述三首

  平原郡王栢公碑  左僕射傳公碑

  陸歙州述

   唐故特進左領軍衛上将軍兼御史大夫

   平原郡王贈司空栢公神道碑

栢氏系自有周叔虞封晉其支子有受邑於伯爲

菜地者因 以爲姓後世生宗宗以直顯景公厲

公之時三郄𢙣宗共譛殺之其客畢陽以其子州

黎奔楚於是改伯爲栢及漢有鴻者由議郎爲魏

郡守子孫家焉故為魏郡也有季纂者入唐為工

部尚書生敬仁為蘄州長史生謇為河南永寧令

贈大理少卿生造為懐之獲嘉令即公之父也公

諱良噐字公亮生十二年安禄山陷東郡獲嘉守

縣印不去為賊将所害公既免䘮懐平志乃學撃

劔依父友王奐奐嘗曰汝額文似李臨淮面黒子

似顔平原其必立臨淮即太尉光弼也年十七得

汝州龍興尉王奐従事太尉府薦之太尉召與言

遂授以兵使平安越之盗累授左武衛中郎将以

𠩄将兵𨽻於浙西廣德嵗中盗陷江東十州公帥

𠩄将兵来婺州功多進左武衛将軍平方清於洞中

賜錢五百萬破張三霸海上改左金吾衛将軍為都

知兵馬使大暦初潘獰虎據小傷胡參據蒸里江東

大擾公将卒三千人騎五百人與戰皆破之斬首三

千級執俘一千人詔加撿挍光禄大夫兼蘇州别駕

又加左羽林大将軍試殿中監察御史李栖筠問公

年對曰二十有四戰陣幾何曰六十有二李公歎曰

相識甚近得公甚深勉哉公泣涕謝曰遭時䘮亂

父死家破誓棄性命以除㓂讐私志未立豈敢望

為眀公之所知哉建中初嘗至京師宰相楊炎召

之語公因言两河有事聀稅所辨者唯在江東李道

昌無政宜速得人以代之炎許諾其冬遂并宣越與

浙西以為一而以晉州刺史韓滉代道昌焉及德宗

如梁州李希烈陷汴州逐李勉遂僣帝號㓂陳州圍

宋寧陵滉使公将卒萬人救陳并寧陵是時劉𤣥佐

敗于白塔收其卒保宋州使将王彦昭守寧陵希烈

擁水灌其南築埇道親臨其北令軍中曰眀日日中

陷城公聞之厲所将兵成陣以進恐城陷不及使

弩手善㳺者五百人沿汴渠夜進去城数里沒於

水中遂得入及旦賊驅勇卒登城城中伏弩悉發

皆貫人斃其後希烈始知救兵得入殺守将因罷去

将昌集城中人哭曰向非浙西放至則此城已屠矣

遂㧞襄邑收漳口宋州由是獲全李希烈遂失汴州

奔於蔡詔封平原郡王食邑三千戸特進兼御史中

貞元二年淮西平詔曰休勲茂伐書于竹帛戎籍

乃爲禆将副非所以褒功寵徳也其以爲左神策軍

将軍知軍事兼官如故五年詔與太尉晟侍 中瑊

等三十六人圖形於凌煙閣上親御即其形而賛之

八年遷大将軍士卒之在市販者悉揮斥去募勇者

代之故爲所監者不悅眀年公之故人有犯禁宿於

望仙門者衛使奏言遂轉右領軍衛大将軍所監者

乃用其衙将魏循代為将軍自是軍中之政不復在

於将軍矣十五年兼英武将軍使十八年迁左領軍

兼御史大夫十九年閏十月以疾卒年六十一天子

為之廢朝贈陜州大都督眀年塟于万年畢原夫人

康氏先歿後始附塟有子曰元封為蔡州刺史曰耆

為諫議大夫曰元鳳為澄城主簿曰夔為襄州參軍

三女皆㓜以元封及耆累贈為司空夫人追封魏國

太夫人初公與王栖曜李長榮皆事韓晉公栖曜至

鄜坊長榮至河陽澤潞皆擁節有土公自少即戮力

破賊及壯解寧陵猗杖之圍希烈之所以兵不及于

宋而江東以全者實公之所為也功最髙位獨以不

副克生良子能大厥家大和元年翺自廬以諫議大

夫徴路出于蔡元封泣拜且曰先公之碑未樹教後

嗣其果有辭俟也公不可聽乃銘曰

公生十二未壯家毁誓殄父讐不恡勇死釋官就軍

焯有其勲擒兇盗平威眀顯聞人誰不貴孰勝其位

由卑至巨莫匪躬致宜疏土壃報未功當是生後人

紹慶不忘

   唐故横海軍節度齊棣滄景等州觀察處置

   等使金紫光禄大夫撿挍兵部尚書使持節

   齊州諸軍事兼齊州刺史御史大夫上柱國

   貝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戸贈左僕射傅公神

   道碑

傅為古姓介子誅楼籣王封義陽侯俊為二十八将功

髙称於两漢而毅以文章顯自漢以降世累有人曾

祖諫易州長史生大父定州司馬韶贈鄧州長史生

父榮贈刑部尚書公諱良弼字安道清河人也以善

弓矢顯仕于成德軍流軰稱其朴厚博野樂夀本𨽻

瀛州在范陽成德間為要害地毎相攻以取两城及

王武俊破走朱滔詔以慱野樂夀與成德軍其後以

公選為將而鎮於樂夀公善撫士卒與之同苦樂得

士卒死力長慶初幽州継亂范陽执其帥𢎞靖而扶

克融成徳殺其帥弘正将庭凑因盗有地公奮曰吾

豈可以為賊乎遂誓衆喻以逆順閉城拒賊潜疏以

聞詔以樂夀為神䇿行營命公以為都知兵馬使與

深州將牛元翼慱野李寰掎角相應賊屡攻之卒不

能克㑹詔下以克融庭湊皆為節度使公遂將樂夀

之師及其妻子㧞城以出賊轉𨷖且引遂遇官軍以

免於難以功迁沂州刺史未到⿺辶䖏以為左神策軍將

軍𢾗月拜鄭州刺史公本用武力進未嘗治人於是

痛自刻餙清已率下凡従公将卒本與公同立於樂

夀者皆禀惧不敢越條令以侵物故鄭州称理雖他

時文吏罕能過者眀年改為塩州刺史閔帝初以公

為夏銀綏宥等州節度使居河陽濡民不耕織党項

千餘落以畜牛羊馬代田業先時将帥多貪至有盗

其善馬者蕃落咸怨走以出他境及公之至蕃人来

見或献馬者公拒而不受蕃人喜傳以相告未踰月

而部落相勸皆歸蕃人之有罪者惧而来奔故事皆

使蕃人出馬以贖公曰吾将於此聀當禁其逃亡有

罪何俟於贖皆执之以付其蕃落蕃人益喜大和二

年九月以公為横海軍節度使撿挍兵部尚書俾治

齊州以啚滄景之寇知兵者咸以為命将之當必且

有成矣旌旗及於陜而得疾疾愈即路以十月晦薨

於硤石驛春秋五十有六天子悼痛為之廢朝贈尚

書左僕射以明年七月葬河南府洛陽縣伯樂里夫

人南陽張氏柔立善断公之以樂夀拒賊暨轉戰以

出夫人麤衣糲食與兵士妻女均好悪用助公事𠕅封

南陽郡夫人三子守常守中守章等皆孝謹寡過公

方将立大功以報於國不以男子之仕為念故官甚

卑有未官者銘曰

大夫致身不賴前業遭変竭忠竒節曄曄乃作刺史

乃作将軍乃統邊兵事績昭聞㢘以檢已嚴以督下

藩落完安馬牛在野大革前事自我為初尔後之来

視此勿渝

   陸歙州述

吳郡陸傪公佐生于世五十有七年明于仁義之道

可以化人倫厚風俗者餘三十年連事觀察使觀察

使不能知退居于田者六七年由侍御史入為祠部

員外郎二年出刺歙州卒于道貞元十八年四月二

十八日也凡人之所不能窮者必推之於天天之注

膏雨也人之心以爲生旱苖然也雨與苗運相違或

雨于海或雨于山旱苗不得仰其澤唯人也亦然天

之生俊賢也人之心以爲拯顦顇之人然也賢者與

顦顇之人時不合或死于野或得其位而道不能行

顦顇之人不得被其惠膏雨之降也適然賢者之生

于時也亦然運相合旱苗仰其澤顦顇之人頼其力

傅說甘𥂟尹吉甫𬋩夷吾之類也時弗合膏雨降雖

終日賢哲生雖比肩旱苖之不救百姓之弗賴顔子

子思孟軻董仲舒之類也故賢哲之生自有時百姓

之賴其力天也不賴其力亦天也嗚呼公佐之官雖

升于朝雖刺于州其出入始二年道之不行與居于

田時弗差也公佐之賢雖曰聞已其徳行未必昭昭

然聞于天子公佐是以不得其聀出刺一州又短命

道病死天下之未䝉其德固宜矣然則天之生君也

授之以救人之道不授之以救人之位如膏雨之或

雨于海或雨于山旱苗之不沐其澤者均也故君子

不得其位以行其道者命也其亦有不足于心者𫆀

得其道者窮居于野非所謂屈冠冕而相天下非所

謂伸其何有不足于心者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