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文公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 李文公集 (四部叢刊本)
卷第十四 李文公集 卷第十五
唐 李翺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成化乙未刊本
卷第十六

李文巻第十五

 墓誌六首

  兵部武侍郎墓誌  馬少監墓誌

  歙州李長史墓誌  慮司禄墓誌

  懷州武録事妻傅氏墓誌

  韓書記夫人墓誌

   兵部侍郎贈工部尚書武公墓誌

公諱儒衡字庭碩年二十四得進士第歴四門助

教故相鄭公餘慶尹河南奏授伊闕尉充水陸運

判官及鄭公守東都又請自佐得監察御史轉殿

中御史臺奏其材詔即以為真歴侍御史司封員

外郎戸部郎中迁諫議大夫三月以本官知制誥

嵗滿轉中書舎人二年迁礼部入謝賜三品衣魚

數月丁尊夫人憂𠕅朞服除權知兵部侍郎月餘

母夫人暴卒公一號絶氣久而乃息遂得重疾不

能見親友既祥益病長慶四年四月壬辰竟薨年

五十六公氣和貌嚴望之若神言不妄發與人有

誠府其相信不用約結每以時安危生民之病為

己務従父兄元衡𠕅為丞相以重厚名終始公實

潜有補助其為諫議舎人每遇事不當必奏疏盡

言皇甫鎛為相剥下以媚天子給邊兵衣食以不

可用物兵士或以火燔之其帥大哭将自刄者边

幾亂公累以疏言憲宗召問大悅踰月鎛竟罷度

支及大行皇帝即位鎛遂斥死崖州其為兵部纔

數十日凢議論者潜曰武兵部必相矣盖上擇日

将相之而公以䘮免有文集二十五巻制集二十

巻曾大父載德頴川郡王左羽林将軍大父平一

懲后族之禍逃官于崧山中宗初徴拜起居舎人

考功員外郎有文章傳于當時父登常州江陰縣

令贈礼部侍郎夫人隴西李氏先公卒嗣子曰籌

年十五次子年十三女二人長女許嫁盧立立良士為興元節

度司空晉公従事次女嫁前進士崔搏搏有學行

其従父子渾以五月丙子奉公之䘮歸祔河南緱

氏礼部先公之墓次公之先薨召其友礼部郎中

李翺執臂以别且曰我将死凢家事細大皆有條

畫在文字矣平生志業於此窮矣公於我厚我死

公其銘吾墓以傳焉既十二日而公果歿君子以

為知命及薨朋友之在位者皆請告泣哭以相吊

其不識者亦望風以歎天子罷朝一日贈工部尚

書籌尚㓜哭泣㡬絶親戚不忍聞其聲其能奉遺

命以終訖公意銘曰

武宗出周聖發之苗厥孫聘魯乃列春秋秦漢之

交曰臣王趙實大其家亭侯以紹厥支十七晉陽

乃封子孫因家以及于唐神堯順天鄼侯翼扶武

烈諫酷五木成盧考公逃貴于嵩之下江陰絜白

世嗣其雅德藴位細慶叢于公唯公之興罔不自

躬言不苟出與人有誠名譽四延震蕩厥聲𠕅罹

大苦不堪以病先期告終恬以順命毅毅武公是

維碩人我哀刻識俾或可傳

   故歙州長史隴西李府君墓誌銘

府君諱則字某凉武昭王十三世孫大父献眉州

别駕時宰相有請婚者力不可止因去官居家弟

遇病暴卒别駕燒一指以禱於神既而弟復生自

說方就縶上帝有命以兄燒指宜復其生别駕生

令一侍中源乾曜以子求婚府君拒之固以詞抵

之貶黔州彭水尉遂以夀終府君始十餘嵗先夫

人以之従䘮歸殯汝州由是依于舅族少好老子

荘周之言與羣童㳺盡能記他童之所習先夫人

學左氏春秋博該百家之書故府君以經史浸潤

力田供養由是少不肎求仕善屮SKchar2書弓矢博奕

皆得其妙既冠得濠州定逺尉假令他縣令嚴而

行吏急民寛富豪并貧民産而不稅者盡以法治

之貧民用安罷聀復返其初従事嶺南得試左武

衛兵曹於福建得試太子通事舎人大理司直授

歙州長史宣歙觀察使請為判官奏未下以疾卒

年七十四夫人河南元氏夀州刺史従之女年六

十八先府君而終生子某子某皆未仕女子五人

長女壻禮部員外鄭錫次女壻桂州觀察使杜式

方次女壻京兆韋放次女壻榮陽鄭循礼小女壻

宻縣尉鄭公瑜㓜子克㳟少讀書學文以兄舉進

士家事自飭弗克求名故年四十有六始奏授睦

州司兵累迁試大理司直兼殿中侍御史充塩鉄

推官寳厯三年三月克恭奉府君夫人之䘮歸塟

于鄭州某縣岡原翺知克恭之材十三年矣故克

恭以府君之葬来請且曰将以六月庚申窆知克

恭者若吾季叔又安可以辝銘曰

徳不称禄鬼神之責才優以賤古人不戚非道不

求曷計人爵慶藴而傳後必有積其葬為誰孝子

卜之蓍蔡僉吉嘉原乃擇合骨于兹終永其託何以

識之有封有栢

   故河南府司録㕘軍盧君墓誌銘

君諱士瓊字德卿范陽人家世為甲姓祠部郎中

融之長子眀經及第歴寧陵華陰二縣主簿知泗州

院事得協律郎鄭少師之留守東都奏為推官得

大理評事韓尚書代為留守請君如初尚書莭将

陳許奏充觀察判官得監察御史府罷嵗餘除河

南府戸曹以疾免河南尹重其能奏為司録㕘軍

八月癸酉發疾而卒年六十九君少好著文精曉

吏事少㳺故丞相楊炎張延賞之門楊美其文辭

張每嘆其吏材過人嘗聀同州當徴官稅錢時民

兢出粟易錢以歸官斗至十八九君白刺史言狀

請倍估納粟下以澤民上可以與官取利刺史詰

狀君辨其所以必然刺史行之民用得饒未一日

果被有司牒和收官粟斗級六十後刺史到欲盡

入其羡于官君既去聀猶止之曰聖澤本以利民

民戸知之不可以獨享刺史乃懸牓曉民使請餘

價因以絹布髙給之民亦歡受州獲羡錢六百萬

其為戸曹决断精速曹不擁事及為司録始就官

承符吏請曰前例某人等一十五人合錢二千僦人與

司録養馬敢請命因出狀君訶曰汝試我耶使拽

  之将加杖承符吏衆進仰曰前司録皆然故敢請

  君告曰司録豈不自有手力錢也用此贓何為因

  叱出之召主饌吏約之曰司録判官文學㕘軍皆

  同官環處以食精麤之當一不合别無踵舊犯吾

  不恕及月終㕑吏率其餘而分之文學㕘軍得司

  録居三之一君曉之曰俸錢聀田手力数既别官

  品矣此食錢之餘不當計位髙下従此後自司録

  至㕘軍平分之舊事掾曹之下各請家僮一人食

  錢助本司府吏㕑附食司録家僮或三人或四人

  就公堂餘食侵撓㕑吏弊日益長君使請家僮二

  人食錢於司録府吏厨附食家僮終不入官厨召

  諸縣府望吏告曰某居此嵗久官吏清濁侵病人

  者每聞之司録聀當舉非法往各白汝長宜慎守

  㢘靖以渑池令為戒其𠩄改易皆克己便人堪為

  故事及君卒士君子相吊哭咸以為能髙而位卑

  不副有子三人孺方嗣宗嗣業號慕祇守不失家

  法女二人前娶清河崔敏女無子後娶榮陽鄭虬

  之女有子故皆祔葬於祠部塋東北孺方叩頭泣

  曰丈人嘗與先子同官而㳺宅居南北鄰敢請紀

  石翺不得辝乃據𠩄見聞者鎸其實可推類以知

  凢𠩄従事之賢銘曰

  嗟盧君性直而用優約己以利人宜夀宜貴以極

  時𠩄艱其緘而不伸以䘮厥神豈奪恵於東民悲

  夫

     故懐州録事㕘軍武氏妻傅氏墓誌

  年月日故懐州録事㕘軍武氏妻傅氏卒于其兄

  弟之家越月日權葬于汴州某縣某鄉前此者武

  居官而卒傅氏有子曰俱児俱児奔父之䘮未及

  返傅氏又卒俱児奔父之䘮孝道也傅氏卒于兄

  弟之家恋母也傅氏恋母其教施于子傅氏之歿

  不為杇矣

     故朔方節度掌書記殿中侍御史昌黎韓

     君夫人京兆韋氏墓誌銘

  夫人姓京兆韋氏尚舎奉御說之次女也年十三

  執媍道于昌黎韓氏府君諱弇自後魏尚書令安

  定桓王六世生礼部郎中雲卿礼部實生府君進

  士及第朔方節度請掌書記得秘書省校書郎累

  迁殿中侍御史貞元三年吐蕃乞盟詔朔方節度

  使即塞上與之盟賔客皆従其五月吐蕃不肎盟

  殿中君於是遇害時年三十有五夫人始年十有

七矣有女子一人其生七月而孤夫人之母前既

不幸矣夫人以其女子歸于其父弗数年其父又

不幸夫人泣血食貧養其子有道自慎於嫌節行

愈髙雖烈丈夫之志不如也猶有董氏伯姊繼衣

食仁之焉不数年董氏姊又不幸夫人於是天下

無所歸託矣殿中君従父弟愈孝友慈祥貞元十

六年以其女子歸于隴西李翺夫人従其女子依

于李氏焉降年短命三十有二貞元十八年八月

甲辰卒于汴州開封新里鄊之某村其眀年正月

辛酉隴西李氏以其䘮葬之於陳留縣安豐郷岡

原殿中君之先葬于河陽惟君之沒不得其䘮夫

人是以不克葬于河陽而獨墳于陳留弗克祔于

殿中君之族而依于女子氏之黨以従女子之懐

權道也且将有待也殿中君文行甚修位甚卑沒

於王事初礼部君好立節義有大功於昭陵其文

章出於時而官不甚髙殿中君又無嗣嘗聞諸君

子曰位不称德者有後礼部君曷為然哉於是敘

其孤女之悲以識於墓門銘曰

女子之生𠔃七月而孤𠩄恃者母𠔃夫何辜天蒼

蒼𠔃不廽生幾時𠔃終日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