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饒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卷第十八 李文饒文集 卷第十九
唐 李德裕 撰 景常熟瞿氏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

李文饒文集卷第十九     㑹昌一品制集

 謝恩故事宰相狀並是舍人或敕使節或以抵莫夜湏自敘意者即軍狀

  謝宣示盟𣳚斯等冠帶訖圖狀

  謝恩賜王元逵與臣賛皇縣圖及三祖碑狀

  謝恩令所進異域歸忠傳兩箞序中改元奉敕

    撰狀

  謝宣示所進𭶑戞斯朝貢圖深惬于懷狀

  謝恩贈故蕃維州城副使悉怛謀官狀

  謝恩所進㙐橘賦宣副使史舘狀

  謝恩讓官批荅狀

  謝恩不許讓官狀

  謝恩改封魏國公狀

  謝恩加特進階狀

  謝恩不許讓官狀連宣

  謝賜錦綵銀噐狀

  謝問疾狀連宣二狀

   謝宣示盟斯等冠帶訖圖狀

伏以漢宣帝時呼韓單于來朝京邑然待以客禮未

備漢儀至後漢建武二十六年單于慕先人之義歸

心中國光武修祖宗之業柔服北邊因其稱藩始知

冠帶厥後綿歴五代僅及千年惟聞征伐之勤莫覩

來廷之盛伏惟陛下功高漢后威服窮荒不勞七月

之師坐俟七旬之格故得盟没斯誓心向闕稽𩠐歸

忠自獻刑馬之書仍酌留挈之酒永勵臣節以保塞

垣今則榮以彯纓解其衣毳簪笏就列威儀可觀推

勁捍之心豈勞戴鶡服禮義之化寧比冠雞鑒于丹

青益表神化臣等謬參樞近獲覩成功歡抃之心陪

萬常品

   謝恩賜王元逵與臣贊皇縣圖及三祖碑文

   狀

高品楊文端至奉宣聖㫖賜臣前件圖等伏以桑梓

雖存乆隔兵戈之地松楸浸逺已絶霜露之思運屬

承朙時逢開泰戎臣効順寰海大同故國山河因丹

青而盡見祖宗基搆尋碑坂而可知祗戴天慈載深

感泣不任荷恩榮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至

   謝恩賜進異域歸忠傳兩巻序中改奉勅撰

奉宣卿所進異域歸忠傳兩巻宜寫賜盟没斯序中

仍云奉勅撰者臣才識淺近學藝空虛輕瀆宸嚴方

懐兢惕豈望聖慈弘貸時假寵光頒賜歸國之臣仍

榮奉勅之字草木乗雨露之澤皆被鮮輝煙霞照日

月之光盡成綵繢顧臣璅陋獲奉殊恩竹帛垂榮傳

于不朽不任荷恩感戴之至今既奉敕撰序與臣自

進不同序中巳改兩處訖謹同封進上如允聖意伏

望宣付中書門下

   謝宣示進黠戞斯朝貢圖深愜于懐狀

今日欵義行深至奉宣聖㫖卿所進圖傳深愜于懐

者伏以陛下大化神朙百蠻震疊故逺夷慕義萬里

來朝誠宜圖以丹青録於編簡傳之千古以煇威靈

臣學術空虛文藝淺薄輒為傳序莫究聖功陛下延

納微誠特賜宣示寵渥所及縉紳為榮不任荷恩感

戴之至

   謝贈故蕃維州城副使悉怛謀官狀

伏以逺夷率服大國綏懐一失良圖千古不復悉怛

謀仰天歸命空壁求降據其款誠巳絶羗戎之望執

之爲戮實傷義士之心受降之時臣與其盟詛力不

能捄心實懐慙運屬聖明合申幽枉輒敢論奏豈望

聴從陛下用周文之心巳同葬骨念汧城之枉仍賜

䇿書臣忝補鈞衡甞居戎帥仰感𤣥造陪百羣情臣

不任云云

   謝恩所進瑞橘賦宣付史舘狀

高品劉傳奉宣聖㫖賜臣批示以臣所請宣示史舘

特賜允從者伏以橘性不遷楚詞所載聖情封植禁

籞結根此六合同風九州共貫之應也𤣥宗朝種柑

結實亦是乗太平之休氣道德之仁風事協祖宗實

光簡册臣目觀佳瑞慙無潤色之工心感𤣥猷莫盡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美豈謂天慈曲被特允微衷擊壤庸音獲知

於皇鑒雕蟲薄伎謬列於青編千古光榮百生何幸

不任感恩踴躍之至謹奉狀陳謝以聞

   謝賜讓官批答狀

高品馮至珣至奉宣聖㫖并賜臣批答以臣昨所陳

請未賜允從者蜉蝣淺命未報君恩犬馬微誠敢忘

臣節迫以服藥瞑眩抱疾沉羸心力衰殘形氣減耗

承訏俞之命或慮𨵗遺忽奉宻之機實SKchar不逮輒陳

誠款兾或聴從陛下特降綸言再加褒飾德音撫慰

自合忘生睿奬至深豈敢言病謹當䇿勵疲蹇上副

天慈竭盡肺肝以修官業不任荷恩感戴之至

   謝恩不許讓官表狀

今日行深紹宗奉宣聖㫖卿大尉官自朕意與不是

他門僥求而不得要更引故事辭讓者臣跪受聖㫖

惶灼無地臣昨者以位高疾仆器滿忌傾實懐瞰室

之憂敢喜在閭之賀輒陳微懇退積慙惶陛下察臣

孤立事君寵拔皆由於睿監一心守道進取不近於

囘邪勉以至公絶其辭讓臣敢不秪奉明詔克勵貞

䂓慕孔父益恭之誠遵叔敖愈卑之志豈比罪無所

禱孫賈黜於聖人久不自安崔烈詢於厥子仰思睠

宸倍積光榮不任荷恩感激之至謹奉狀陳謝以聞

   謝恩不許讓官表狀兵罷後上表

行深紹宗奉宣聖㫖豈政理有失風俗有乖何⿺辶處退

辭一二年分憂不用進表者伏以自古臣得其君最

為難遇非龍顔英王良平無以効其謀非日角聖姿

冠鄧莫能申其志則知致理不由於臣力成功皆系

於上心伏以陛下明過高光德侔天地常制勝於千

里之外動合機先不取材於三傑之臣皆躋慮表故

能征伐必克擒蹤無遺臣謬忝鈞衡親稟神筭竟微

獲兔之効内展指蹤又無汗馬之勞外施武力每奉

聖詔屢奬丹誠夙夜自思氷炭交集況今四表無事

六氣斯和蕭芍可致於治平文𮜿盡同於𤣥化時雨

既降浸灌何施鴻明照臨爝火宜息昨者輒陳誠懇

上黷宸嚴所兾守介石之誠或能囘日寧敢慕揮金

之樂取適當年陛下至德矜愚深慈宥過寛其罪戾

重降恩私唯願盡螻蟻之生勉自陳力豈復顧蜉蝣

之命更徇微衷上戴皇明尤増靦懼臣不任云云

   謝恩加特進階改封衛國公狀

奉今月二十七日敕臣封衛公者仰戴天慈獲遂私

懇以感以泣榮惕載深伏以支庶嗣候雖存故事𤣥

成以兄有譴乃紹扶陽之封耿覇以父屬愛遂繼牟

平之爵開元中蘇頲特封許國公亦無襲字然地居

嫡長受則無嫌伏思亡父先臣開國全趙亡兄巳經

繼襲未傳臣每念貽謀豈宜不正若苟安殊寵實存

幽明輒罄愚衷果䝉聴察況衞國之疆畛密邇叢臺

先祖之所成名由兹光大微孫得以啓上實謂至榮

祗奉寵章益慚非㨿臣不任云云

   謝恩加特進階狀

伏奉今月十二日制書授臣散官特進者伏以漢氏

之制勛望優隆則位加特進服以文冕列侍清祠榮

亞三台品居第二自非學深張禹功重竇融則何以

膺是寵章允兹瞻望臣器本凡薄才在下幸遭逢聖

明謬忝樞務近者展采清廟祗事圓丘獲親日月之

光巳驚殊寵又沐雲霄之澤更荷新恩雖臣殞身豈

能上報惟兾飲氷効節介石存誠居若對於神明動

罔僣於風雨保其一志少答鴻私臣不任荷恩惕懼

之至

   㑹昌五年十二月三日宰相對後就宅宣示

   謝恩不許讓官表狀連宣

  卿所讓夷等奉欲遂頥養辭位閑休今者社稷

  安謀系在良平況北虜殘孽未殄西戎國内不

  安除冦靖邊藉卿調𪔂遽兹陳退所不忍聞縱

  累陳情終不允遂

今日奉宣縱累陳情終不允遂者臣荏苒六年徒竭

丹款竟無一善稍補皇猷⿰靣⾒冐難居屢祈退免靣請

則每慮煩瀆口陳則莫盡肺肝頻以懇誠託於同列

因臣不對得爲上聞豈意天慈矜愚聖德念舊尚取

涓塵之効未徵尸素之尤累降近日再宣慈㫖實恐

罄蜉蝣之命無以報天所兾盡犬馬之心唯知戀主

仰戴皇澤倍切微衷臣不任云云

   謝賜錦綵銀器狀

中使田獻鍔至奉宣聖㫖臣前件錦綵銀器等臣伏

聞虞舜舞干而苗人來革周穆徂征而荒服不至即

知王者之功莫大於耀德戢兵安人柔逺伏以陛下

聖德廣運神武照臨息雷霆之威而蠻夷自服𢎞天

地之德而邊鄙乂安臣願以鴻猷播於蕃師因綴古

今之事庶堅忠義之心豈意慈容厚加寵錫班行聳

聴里閈生光非止闔門之榮實増後代之價仰慚恩

覆倍積兢惶

   謝恩賜錦綵銀器狀

高品劉行宣奉宣聖㫖以臣撰真容贊特賜前件錦

綵銀器等臣學非稽古文不逮人徒以運遇聖明職

叨宰弼宸心向屬榮寵薦加得以淺漏之詞上述鴻

明之德敘帝堯之竒表非可强名讚軒后之英威空

慙竭思豈謂皇慈曲被厚錫俄霑錦綵燿華麗之文

器物呈彫鎪之妙跪受榮感報効無階臣不任

   㑹昌二年六月二十九日就宅宣并謝恩問

   疾狀

  卿昨日所上表陳情縁多疾病請退守周行朕

  巳省覽終不允所奏卿實有疾為復别有故如

  要■有備陳宜盡肺肝便進狀來況北虜未歸

  朝廷事切每有料度皆藉規模且三五年間終

  未令卿離中書忽有奏章實難允遂如實有疾

  但將息候痊日須强扶持對來仍㫁來章

高品駱遂泰至奉宣聖㫖者臣承命兢皇不知所處

臣縁抱疾嵗乆服藥過多形體虛羸筋力不逮實恐

妨廢機務轉積𠎝尤所以輒献懇誠願辭繁劇每於

延英奏事陛下常假慈顔心肺肝懐無所不盡更無

他故須有上陳只以衰羸自憂顛仆況臣四海之内

孤獨一身唯將赤誠仰戴明主豈敢輒懐願望上負

天慈伏望更許兩日將息即兾朝謁臣不任云云

   謝恩問疾狀

高品王克諫至奉宣聖㫖卿小有違𥙿昨日於延英

面奏乞假將息實疚予懐且善頥養當就痊平所要

内庫食物及藥物無致嫌疑但具數奏來即令宣賜

者臣縁常服冷藥十五餘年屬蒲桺年侵衰憊日甚

風毒脚氣往往上衝頃刻之間心腹悶痛飯食至少

筋力漸羸所以冒昩上陳請三數日在家將息陛下

恩深覆育軫父母惟疾之憂德過生成念犬馬至微

之命恤問稠疊沉痼頃痊臣食物未得更無所𨵗天

慈下降感極涕零臣不任云云




李文饒文集卷第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