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義山詩集注/卷一上

  李義山詩集注
卷一上
 

錦瑟编辑

錦瑟無端五十絃。《周禮樂器圖》:「雅瑟二十三絃,頌瑟二十五絃,飾以寳玉者曰寳瑟。繪文如錦曰錦瑟。」《漢書·郊祀志》:「秦帝使素女鼔五十絃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為二十五絃。」或曰:《吕氏春秋》云:「朱襄氏作五絃瑟,以采陰氣,以定羣生。瞽叟乃拌五絃。爲十五絃之瑟,命之曰大章。舜立。乃益八絃以爲二十三絃之瑟。」此詩五十絃,當倒其文為十五絃,與下「思華年」相應。一云:「五十」疑作「廿五」,正用素女事。廿。人汁切,音入。古人書「二十」字。多併省爲「廿」。顔之推《稽聖賦》:「中山何夥,有子百廿。」但詩家罕用。

一絃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莊子》:「昔者莊周夢爲蝴蝶,栩栩然蝶也。」

望帝春心託杜鵑。《水經注》來敏本《蜀論》:望帝者,杜宇也,從天下。女子朱利自江源出。爲宇妻。遂王於蜀,號曰望帝。」《蜀王本紀》:「望帝使鼈靈治水,與其妻通,慚愧,且以徳薄,不及鼈靈,乃委國授之。望帝去時,子規方鳴。故蜀人悲子規鳴而思望帝。」《成都紀》:「望帝死,其魂化爲鳥,名曰杜鵑,亦曰子規。

滄海月明珠有淚。《文選》注:「月滿則珠全。月虧則珠闕。」郭憲《别國洞㝠記》:「味勒國在日南,其人乘象入海底取寳,宿於鮫人之宫,得淚珠,則鮫人所泣之珠也,亦曰泣珠。」《博物志》:「南海外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績織,其眼泣則能出珠。」

藍田日暖玉生烟。《長安志》:「藍田山在長安縣東南三十里,其山産玉,亦名玉山。」《困學紀聞》:「司空表聖云,戴容州叔倫謂詩之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間也。」李義山「玉生烟」之句。蓋本於此。」

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

按,義山《房中曲》:「歸來已不見,錦瑟長於人。」此詩寓意略同,是以錦瑟起興,非専賦錦瑟也。《緗素雜記》引東坡「適、怨、清、和」之說,吾謂不然。恐是僞託耳。《劉貢父詩話》云:「錦瑟。當時貴人愛姬之名。」或遂實以令狐楚青衣說,尤誣妄,當亟正之。

重過聖女祠水编辑

《水經注》:「武都秦岡山懸崖之側,列壁之上,有神像狀婦人之容,其形上赤下白,世名之曰聖女神。福應愆違,方俗是禱。」按,武都,今漢中府略陽縣地。

白石巖扉碧蘚滋。

上清淪謫得歸遲。《靈寳本元經》:「四人天外曰三清境:玉清、太清、上清。亦名三天。」《太真經》:「三清之間,各有正位:聖登玉清,真登上清,仙登太清。」釋道源注:「上清蘂珠宫,大道玉宸君居之。」

一春夢雨常飄瓦。夢雨,用巫山神女事。《九歌》:「東風飄兮神靈雨。」

盡日靈風不滿旗。陶貞白《真誥》:「英王夫人歌:『阿母延軒觀,朗肅躡靈風。』」道源注:「《雲笈七籖》:『靈風揚音,綠霞吐津。』」

蕚綠華來無定所。《真誥》:「萼綠華者,自云是南山人。女子,年可二十許上下,青衣,顔色絶整。以晉穆帝昇平三年十一月夜,降於羊權家。自此往來,一月之中輙六過其家,授權尸解藥,亦隠景化形而去。」

杜蘭香去未移時。《墉城仙錄》:「杜蘭香者,有漁父於湘江之岸見啼聲,四顧無人,惟一二歲女子,漁父憐而舉之。十餘歲,天姿奇偉,靈顔姝瑩。天人也。忽有青童自空下,集其家,携女去。臨升天,謂漁父曰:『我仙女也,有過,謫人間,今去矣。』其後降於洞庭包山張碩家。」《搜神記》:「漢時有杜蘭香者,自稱南康人氏。以建業四年春,數詣張碩,言本為君作妻,情無曠遠。以年命未合,其小乖,太嵗東方卯。當還求君。」

玉郎會此通仙籍。《真誥》:「北元中玄道君,太保玉郎李靈飛之小妺。」道源注:「《雲笈七籖》:『登命九天司命、侍仙玉郎,開紫陽玉笈、雲錦之囊,出《九天生神玉章》。』」

憶向天階問紫芝。《茅君内傳》:「句曲山有神芝五種,其三色紫,形如葵葉,光明洞徹。服之,拜為太清龍虎仙君。」

寄羅劭興编辑

一作「輿」。

棠棣黃花發。棠棣,疑即唐棣。《本草》不言花黃,候考。

忘憂碧葉齊。《博物志》:「合歡蠲忿。萱草忘憂。」

人閒微病酒。

燕重遠兼泥。

混沌何由鑿。《莊子》:「鑿七日而混沌死。」

青冥未有梯。《楚詞》:「據青冥而攄虹兮。」注:「青㝠,雲也。」謝朓詩:「共登青雲梯。」

高陽舊徒侶。《史記》:「酈生叱使者曰:『入言沛公。吾高陽酒徒也。』」

時復一相攜。

令狐舍人說昨夜西掖翫月因戲贈编辑

唐書。令狐綯。字子直。楚之子。大中三年拜中書舍人。襲封平陽男。初學記。中書省在右。因謂中書。為右曹又稱西掖。

昨夜玉輪明。一作門。誤。○李賀詩。玉輪軋露濕團光。

傳聞近太清。世說。會稽王道子齋中夜坐。於時天月明浄。都無纎翳。歎以為佳。謝景重曰。意謂不如㣲雲㸃綴。王因戲謝曰。卿居心不浄。乃復强欲滓穢太清耶。

凉波衝碧瓦。漢郊祀志。月穆穆以金波。劉騊駼詩。縹碧以為瓦。

曉暈落金莖。廣韻。暈。日月旁氣也。漢武故事。帝作金莖。擎玉杯。承雲表露。和玉屑服之。以求仙。西都賦。擢雙立之金莖。注。金莖。銅柱也。

露索秦宫井。廣韻。綆。井索。古樂府。桃生露井上。曹植述行賦。濯予身於秦井。

風絃漢殿筝。杜甫詩。風筝吹玉柱。丹鉛綠。古人殿閣。簷稜間有風琴。風筝皆因風動成音。自叶宫商。

幾時緜竹頌。

擬薦子虚名。漢書。緜竹縣屬廣漢郡。蔡夢弼杜注。綿竹,產漢州綿竹縣之紫岩山。揚雄甘泉賦序。孝成帝時。客有薦雄文似相如者。翰注。雄嘗作綿竹頌。成帝時。直宿郎楊莊誦此文。帝曰。似相如之文。莊曰。非也。此臣邑人揚子雲。帝即召見。拜黃門侍郎。按。子雲答劉歆書云。先作縣邸銘。王佴頌。階闥銘。及成都四隅銘。蜀人楊莊為郎誦之於成帝。帝以為似相如。後又作繡補靈節龍骨之銘。詩三章。成帝好之。遂得盡意。不及緜竹頌。翰注云云。不知何本。五臣注極為東坡所譏。然間有可采者。如此事。義山亦引用之矣。

崔處士编辑

真人塞其内。

夫子入於機。莊子。萬物出乎機。入乎。機

未肯投竿起。

惟歡負米歸。家語。昔者由也為親百里負米。

雪中東郭履。史記。東郭先生行雪中。履有上無下。足盡踐地。

堂上老萊衣。列士傳。老萊子行年七十。作嬰兒娯親。著五采斒斕衣。

讀遍先賢傳

如君事者稀

自喜编辑

自喜蝸牛舍。古今汪。蝸牛。陵螺也。野人為圓舍。如其殻。曰蝸舍。魏志。焦先自作一蝸牛廬。浄掃其中。

兼容燕子巢。

綠筠遺粉籜。韻會。筠竹。青皮。白居易詩。筠粉汙新衣。

紅藥綻香苞。謝朓詩。紅藥當階翻。

虎過遙知穽。

魚來且佐庖。

慢行成酩酊。

鄰壁有松醪。本草。松葉松節松膠。皆可為酒。能已疾。裴硎傳。奇酒名松醪春。

題僧壁编辑

捨生求道有前蹤。

乞腦剜身結願重。道源注。知玄三昩懴。捨頭目髓腦。如棄涕唾。報恩經。有婆羅門往乞其頭。王許之。婆羅門尋斷王頭。持還本國。又轉輪聖王為求佛法。有一婆羅門言。若能就王身上剜作千瘡。灌滿膏油。安施燈炷。然以供養者。我當為汝解說佛法。

大去便應欺粟顆。陳啟源曰佛偈一粒粟中藏世界即此句義

小來兼可隠針鋒。道源注。維摩經。如持一針鋒。舉一棗葉。而無所嬈。涅槃經。尖頭針鋒。受無量衆。

蚌胎未一作永。滿思新桂。吕氏春秋。月望則蚌蛤實。羣隂盈。月晦則蚌蛤虛。羣隂缺。吳都賦。蚌蛤珠胎。與月虧全。虞喜安天論俗傳。月中有仙人桂樹。今視其初生。見仙人之足。漸已成形。桂樹後生。李賀詩。新桂如蛾眉。

琥珀初成憶舊松。陳藏器本草。舊說松脂入地千年。化為琥珀。今燒之亦作松氣。○按新桂舊松。即未來過去之喻。

若信貝多真實語。酉陽雜俎。貝多出摩伽陀國。西土用以寫經。長六七丈。經冬不凋。齊民要術。嵩山記云嵩高寺中忽有思維樹。即貝多也。一年三花。翻譯名義集。貝多形如北方㯶櫚。直而且高。長八九十尺。花如黃米子。西域記云。南印建那補羅國北不遠有。多羅樹林三十餘里。其葉長廣。其色光潤。諸國書寫。無不採用。般若經。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

三生同聽一樓鐘。道源註。過未現為三生。

霜月编辑

初聞征雁已無蟬。

百尺樓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文苑英華作柰。冷。淮南子。秋三月。青女乃出。以降霜雪。高誘注。青女。青腰玉女。主霜雪也。謝莊月賦。集素娥於后庭。注。嫦娥竊藥奔月。月色白。故曰素娥。

月中霜裏鬬嬋娟。

異俗二首编辑

原注。時從事嶺南。○本傳。給事中鄭亞廉察桂州。請為觀察判官。檢校水部員外郎。

鬼瘧朝朝避。後漢書禮儀志注。顓頊氏有三子。生而亡去為疫鬼。一居江水。為瘧鬼。賓退綠。高力士流巫州。李輔國授謫制。力士方逃瘧功臣閣下。則避瘧之說。自唐已然。

春寒夜夜添。

未驚雷破柱。世說。夏侯太初嘗倚柱作書。時大雨霹靂。破柱。衣服焦燃。神色無變。

不報水齊簷。

虎箭侵膚毒。桂海虞衡志。蠻箭以毒藥濡箭鋒。中者立死。藥以蛇毒草為之。

魚鈎刺骨銛。嶺表志。鱷魚大如船。牙如鋸齒。尾有三鈎。極利。遇鹿豕即以尾㦸之。

鳥言成諜訴。一作詐。韓愈文。小吏十餘家。皆鳥言夷面。北山移文。牒訴倥偬裝其懐。注。牒。文牒也。訴。告也。

多是恨彤幨。一作襜。○周禮。巾車有容葢。鄭司農云。容。謂幨車。山東謂之裳幃。以幃障車旁如裳為容飾。其上有葢。四旁垂而下。謂之幨。職原皂葢分輝彤幨昭彩。

户盡懸秦網。地理志。桂林郡。本秦置。網罟之利開於秦。故曰秦網。

家多事越巫。漢郊祀志。命越巫立越祝祠。安臺無壇。亦祠天神。帝。百鬼而以雞卜。

未曾容獺祭。月令。孟春之月。獺祭魚。然後虞人入澤梁。

只是縱猪都。酉陽雜爼。伍相奴或擾人。許於伍相廟。多已。舊說。一姓姚二姓王。三姓汪。昔值洪水。食都樹皮。餓死。化為鳥都。皮骨為猪都。婦女為人都。在樹根居者。名猪都。在樹半可攀及者。名人都。在樹尾者。名鳥都。南中多食其巢。味如木芝。窠表可為履。屜治脚氣。

點對連鰲餌。列子。龍伯之國有大人。一釣而連六鰲。

搜求縛虎符。抱朴子。道士趙昞能禁虎。虎伏地。低頭閉目。便可執縛。真誥。道家有制虎豹符。南中多虎。故求符禁之。

賈生兼事鬼。漢賈誼傳。上方受釐。坐宣室。因感鬼神事。問以鬼神之本誼。具道所以然之故。

不信有洪爐。莊子。今一以天地為大爐。賈誼鵬鳥賦。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杜甫詩。汨沒聴洪爐。

歸墅编辑

按詩有踰南極之句。時必歸自桂林。

行李踰南極。

旬時到舊鄉。

楚芝應徧紫。十道志。商洛山在商州東南九十里。亦名楚山。高士傳。四皓避秦。入商洛山。作歌曰。煜煜紫芝。可以療饑。

鄧橘未全黃。唐書地理志。鄧州南陽郡。屬山南東道。王維詩。商山包楚鄧。張衡南都賦。穰橙鄧橘。

渠濁村舂急。杜甫詩。村舂雨外急。

旗高社酒香。廣韻。青帘。謂之酒旗。張載酒賦。擬酒旗於玄象。白居易詩。青旗沽酒趁梨花。

故山歸夢喜。

先入讀書堂。

商於编辑

唐書。商州。上洛郡。屬闗内道。即古商於地。

商於朝雨霽。

歸路有秋光。

背塢猿收果。

投巖麝退香。埤雅。麝絶愛其香。為人追逐。即自投高巖。舉爪剔出其香。

建瓴真得勢。漢書高帝紀。下兵於諸侯。譬猶居高屋之上建瓴水也。

横㦸豈能當。

割地張儀詐。史記張。儀說楚能閉闗絶齊。請獻商於之地六百里。楚果絶齊求地。儀與六里。

謀身綺季長。三輔舊事。漢惠帝為四皓立碑。一曰園公。二曰綺里季。三曰夏黃公。四曰甪里先生。

清渠州外月。

黃葉廟前霜。

今日看雲意。

依依入帝鄉。

和孫朴韋蟾孔雀詠编辑

唐詩紀事。韋蟾。字隠珪。下杜人。表微之子。大中七年進士。為徐商掌書記。咸通末。官尚書左丞。○按義山樊南乙集序云。大中二年。自桂府歸。為盩厔尉。與孫朴韋蟾同官。詩當作於是時。

此去三梁遠。三梁。在桂管。本集。為鄭亞桂州謝上表。三梁路阻。九嶠山遙。

今來萬里攜。

西施因網得。西谿叢語。吳越春秋云。呉亡。西子被殺。杜牧之詩。西子下姑蘇。一舸逐鴟夷。後人遂云。范蠡将西子去。嘗疑之。别無所據。楊慎曰。修文御覧引呉越春秋逸篇云。呉亡。後越浮西施於江。令隨鴟夷以終浮沈也。反言耳。隨鴟夷者。子胥譛死。盛以鴟夷。西施有功焉。今沈之江。所以報子胥之忠。○按西施沈江。事容有之。但此云。西施因網得。他詩又云。莫将越客千絲網。網得西施别贈人。皆言初得西施。非呉亡後事也。其故實未詳疑出小說家。今逸之耳。

秦客被花迷。秦客。未詳。集内贈人詩。豈知一夜秦樓客。偷看吳宫苑内花。疑即此秦客。

可在青鸚鵡。山海經。黃山有鳥焉。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鸚鵡。南方異物志。鸚鵡有三種。一種青。大如鳥鶹。一種白大如鴟鴞。一種五色。大於青者。交州巴南盡有之。

非闗碧野雞。漢郊祀志。秦文公獲若石於陳倉北坂城。祠之。其神從東方來。若雄雉。其聲殷殷云。野雞皆鳴。又云。宣帝時。或言金馬碧雞之神。可醮祭而致。於是遣王褒持節求焉。○言孔雀如青鸚鵡之可玩。非若碧野雞之形聲恍惚也。

約眉憐翠羽。登徒子好色賦。眉如翠羽。

刮目一作膜。想金箆。湼槃經。有肓人詣良醫。醫即以金鎞刮其眼膜。

瘴氣籠飛遠。

蠻花向坐低。續漢書。西南夷曰滇池出孔雀。是從蠻瘴中來也。稗雅。博物志。云孔雀尾多變色。有金翠。始春而生。三四月後復凋。與花蕚相榮衰。杜甫詩。翠尾金花不辭辱。

輕於趙皇后。西京雜記。趙后體輕腰弱。善行步進退。白帖。飛燕體輕。能為掌上舞。

貴極楚懸黎。戰國䇿。梁有懸黎。楚有和璞。

都䕶矜羅幕。杜氏通典。漢置西域都䕶。唐永徽中。始於邊方置安東安西安南安北四大都䕶府。

佳人炫繡袿。音圭。○釋名。婦人上服曰袿。廣雅。長襦也。沈約詩。先表繡袿香。

屏風臨燭釦。說文。釦。金飾器口。

捍撥倚香臍。樂府雜綠。琵琶以蛇皮為槽。厚二寸餘。鱗介亦具。以楸木為面。其捍撥以象牙為之。海綠碎事。金捍撥在琵琶面上。當絃或以金塗為飾。所以捍䕶其撥也。説文。麝如小麋臍有香。

舊思牽雲葉。陸機雲賦。金柯分。玉葉散。梁簡文帝詩。雲開瑪瑙葉。

新愁待雪泥。盧綸送張少府詩。判詞花落紙。擁吏雪成泥。

愛堪通夢寐。

畫得不端倪。

地錦排蒼雁。鄭嵎津陽門詩。錦鳬繡雁相追隨。注。温泉湯中。縫綴錦繡為鳬雁。

簾釘鏤白犀。李賀詩。玳瑁釘簾薄。東觀漢記。章帝元和元年。日南獻白雉白犀。廣志。犀角之好者。稱雞昩白。

曙霞星斗外。

凉月露盤西。三輔故事。武帝於建章宫立銅柱。高二十丈。上有仙人掌承露盤。

妬好休誇舞。紀聞。孔雀自喜其尾而甚妬。遇婦人童子好衣服。必逐而啄之。聞管絃笙歌。必舒張翅尾。盼睇而舞。

經寒且少啼。顧有孝曰。北地多寒。戒之以少啼。即子美花鴨詩。作意莫先鳴意也。

紅樓三十級。酉陽雜俎。長樂坊安國寺紅樓。睿宗在藩時舞榭也。李白詩。紫殿紅樓覺春好。王建宫詞。禁寺紅樓内裏通。

穏穏上丹梯。謝靈運詩。躧步凌丹梯。注。丹梯。陛階也。○後四語全是寓意。

人欲编辑

人欲天從竟不疑。

莫言圓蓋便無私。劉氏正歴。問黄帝為蓋天。以天象蓋。宋玉大言賦。方地為車。圓天為蓋。

秦中久已烏頭白。藝文類聚。燕丹子曰。秦止燕太子丹為質。曰烏頭白乃可歸。丹仰天嘆。烏即白頭。

却是君王未備知

華山題王母祠编辑

蓮華峯下鎖雕梁。華山記。山巔有池。生千葉蓮花。服之羽化。因名華山。

此去瑤池地共長。穆天子傳。天子觴王母於瑤池之上。

好為麻姑到東海。

勸栽黄竹莫栽桑。神仙傳。麻姑謂王方平曰。接侍以來。見東海三變為桑田。向到蓬萊。水淺於往時略半也。豈將復還為陸陵乎。方平笑曰。聖人皆言。海中行復揚塵也。穆天子傳天。子遊黄臺之丘。獵於苹澤。有隂雨。天子乃休。日中大寒。北風雨雪。有凍人。天子作詩三章以哀之。曰。我徂黄竹。員閟寒。

華清宫编辑

唐書。天寳六載。改驪山温泉宮曰華清宫。治湯為池。環山列宫殿。

華清恩幸古無倫。唐書。太真得幸。進冊貴妃。三姊皆美。帝呼為姨。帝幸華清。貴妃與三夫人皆從。遺簮墮舄。瑟瑟璣琲。狼籍於道。香聞數十里。

猶恐蛾眉不勝人。

未免被他褒女一作氏。笑。

只教天子暫䝉塵。言褒姒能滅周。而玄宗不久便歸國。是貴妃之傾城。猶在褒氏下也。二語深著色荒之戒。意最警䇿。

楚澤编辑

夕陽歸路後。

霜野物聲乾。

集鳥翻漁艇

殘虹一作紅。拂馬鞍。

劉楨元抱病。劉楨詩。余嬰沈痼疾。竄身清漳濱。

虞寄數辭官。南史。虞寄。字次安。性冲静。有栖遁志。大同中。閉門稱疾。惟以書籍自娯。陳寳應既擒文帝。敕章昭達。發遣還朝。衡陽王出閣。手敕用為掌書記。後除東中郎。建安王諮議加昭戎將軍。

寄辭以疾。王於是命長停公事。其有疑議。就以決之。

白袷經年卷。說文。袷。夾衣。無絮。亦作裌。真誥。許長史著葛帴單衣白袷。李賀詩。白袷王郎寄桃葉。

西來及一作又。早寒。

编辑

本以高難飽

徒勞恨費聲

五更疎欲斷

一樹碧無情。

薄宦梗猶汎。

故園蕪已平。

煩君最相警。

我亦舉家清。

江亭散席循柳路吟歸官舍编辑

春詠敢輕裁。

銜辭入半杯。

已遭江映柳。

更被雪藏梅。

寡和真徒爾。

殷憂動即來。

從詩得何報。

惟感一作看。二毛催。

潭州编辑

唐書。潭州。長沙郡。屬江南西道。元和郡國志。隋平陳。改湘州曰潭州。取昭潭為名。

潭州官舍暮樓空。

今古無端入望中。

湘淚淺深滋竹色。博物志。舜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淚揮竹。竹盡斑。

楚歌重疊怨蘭叢。楚詞九歌稱澧蘭秋蘭者不一。故曰。重疊怨蘭叢。

陶公戰艦空灘雨。晉陶侃傳。劉弘為荆州刺史。以侃為江夏太守。又加督䕶。使與諸軍。并力拒陳恢。侃乃以運船為戰艦。所向必破。後討杜弢。進克長沙。封長沙郡公。

賈傅承塵破廟風。西京雜記。賈誼在長沙。鵩鳥集其承塵。俗以鵬鳥至人家。主人死。誼作鵩鳥賦。釋名。承塵施於上。以承塵土也。寰宇記。賈誼廟在長沙縣南六十里。廟即誼宅。宅中有井。上圓下方。

目斷故園人不至。

松醪一醉與誰同。

贈劉司户编辑

蕡。○唐書。劉蕡。字去華。昌平人。太和二年䇿試賢良。蕡切論黄門太横。将危宗社。考官不敢留蕡在籍中。人讀其文。至有相對垂泣者。令狐楚在興元。牛僧孺在襄陽。皆辟為從事。中人嫉之。誣以罪。貶柳州司戸。

江風吹浪動雲根。張協詩。雲根臨八極。注。雲根。石也。雲觸石而生。故曰雲根。

重碇危檣白日昏。韻會。碇。鎮舟石。

已斷燕鴻初起勢。

更驚騷客後歸魂。

漢廷急詔一作召。誰先入。

楚路高歌自欲翻。 萬里相逢歡復泣。

鳳巢西隔九重門。帝王世紀。黄帝時。鳳凰止帝東園。或巢於阿閣。九辨。君之門兮九重。道源曰。東坡詩。九重新掃舊巢痕。本此。

哭劉司户二首编辑

蕡。卒於貶所。

離居星歲易。

失望死生分。

酒甕凝餘桂。楚詞。奠桂酒兮椒漿。

書籖冷舊芸。杜甫詩。書籖映夕曛魚豢。魏略。芸香。辟紙魚蠧。故藏書臺曰芸臺。

江風吹鴈急。

山木帶蟬曛。

一呌千迴首。

天高不為聞。

有美扶皇運。

無誰薦直言。

已為秦逐客。

復作楚冤魂。謂屈原。杜甫詩。應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

湓浦應分派。廬山記。江州有青盆山。故其城曰湓城。浦。曰湓浦。一統志。湓浦在今九江府城。西江賦。流九派乎潯陽。

荆江有會源。

并將添恨淚。

一灑問乾坤。

悼傷後赴東蜀辟至散關遇雪编辑

本傳。柳仲郢鎮東川。辟為節度判官檢校工部郎中。方輿勝覧。大散關在梁泉縣。為秦蜀要路。通志。在鳳翔府寳雞縣城南。通褒斜大路。屬漢中府。 劍外從軍遠。劍外劍閣之外也。杜甫詩。草木變衰行劍外。

無家與寄衣。

散關三尺雪。

回夢舊鴛機。

樂遊原编辑

兩京新記。漢宣帝樂遊廟。一名樂遊苑。亦名樂遊原。基地最高。四望寛敞。

向晩意不適。

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

只是近黄昏。

北齊二首编辑

一笑相傾國便亡。

何勞荆棘始堪一作悲。傷。吳越春秋。夫差聽讒。子胥垂涕曰。以曲為直。舍讒攻忠。将㓕吳國。城郭丘墟。殿生荆棘。

小憐玉體横陳夜。北齊書。後主馮淑妃。名小憐。大穆后從婢也。穆后愛衰。以五月五日進之。號曰續命。慧黠。能彈琵琶。工歌舞。後主惑之。願得生死一處。宋玉諷賦。主人之女為臣歌曰。内怵惕兮徂玉牀。横自陳兮君之旁。釋德洪楞嚴合論。引司馬相如好色賦曰。花容自獻。玉體横陳。今此賦不傳。或出假託。

已報周師入晉陽。北齊書。武平七年十二月。周武帝來救晉州。齊師大敗。帝棄軍先還。留安德王延宗等守晉陽。帝走入鄴。辛酉。延宗與周師戰。大敗。為周師所虜。

巧笑知堪敵萬幾。

傾城最在著戎衣。

晉陽已陷休回顧。

更請君王獵一圍。北齊書。周師取平陽。帝獵於二堆。晉州告急。帝将還。淑妃請更殺一圍。從之。

街西池館编辑

杜牧有街西詩。鼓吹注。長安領街西五十四坊及西市。多王公貴戚之家。

白閣他年别。通志。紫閣白閣黄閣。三峯俱在圭峯東。紫閣。旭日射之。爛然而紫。白閣。隂森。積雪不融。黄閣。不知所謂。三峯相去不甚遠。杜甫詩。錯磨終南翠。顛倒白閣影。

朱門此夜過。晉書麴游歌。南開朱門。北望青樓。

疎簾留月魄。

珍簟接煙波。

太守三刀夢。晉書。王濬夢懸三刀於梁上。須㬰又益一刀。李毅曰。三刀為州。又益者。明府其臨益州乎。果遷益州刺史。

將軍一箭歌。唐詩紀事。楊巨源詩。三刀夢益州。一箭取遼城。由是知名。此詩三刀一箭。即用巨源語。但下事未詳。

國租容客旅。

香熟玉山禾。張協七命。瓊山之禾。善曰。瓊山。即崑崙山。山海經。崑崙之上有木禾。長五尋。大五圍。鮑炤詩。遠食玉山禾。

南朝编辑

宋書。元嘉二十三年。築北隄。立玄武湖於樂遊苑北。建康實錄。吳開城北渠。引後河水流入新宫。又名練湖。徐爰釋文曰。本桑泊。晉大興三年始創北海。築長隄以壅北山之水。東自覆舟山。西至宣武城。六里餘。宋元嘉中。有黑龍見。因改玄武湖。張衡渾天制。以玉虬吐漏水。入兩壺。李蘭刻漏賦。以玉壺玉管流珠。馬上奔馳行漏。

雞鳴埭口繡襦迴。南史。齊武帝數幸琅琊城。宫人常從早發。至湖北埭。雞始鳴。故呼為雞鳴。埭。一統志。在晉溪西南潮溝之上。

誰言瓊樹朝朝見。陳書。後主製新曲。有玉樹後庭花。臨江樂等。其略云。璧月夜夜滿。瓊樹朝朝新。大抵美張貴妃孔貴嬪之容色。二句乃江總詞也。

不及金蓮步步來。齊書。東昏侯鑿金為蓮花。貼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蓮花也。

敵國軍營漂木柹。隋書。文帝将伐陳。命大作戰船。或請宻之。文帝使投柹於江。曰。若彼能改。吾又何求。

前朝神廟鎖烟煤。陳書。後主於郭内大皇佛寺。起七層塔。未畢。火從中起。飛至石頭。燒死者甚衆。

滿宫學士皆顔一作蓮。色。陳書。後主起臨春結綺望仙等閣。珠簾寳帳。服玩瑰麗。近古未有。上自居臨春。張貴妃居結綺。孔龔二貴嬪居望仙。複道往來。以宫人袁大捨等為女學士。

江令當年只費才。陳書。江總。字總持。後主授尚書令。總為宰輔。不親政務。侍宴後庭。謂之狎客與。諸嬪妃及女學士共賦詩。采其尤豔麗者。被以新聲。    

復京编辑

唐書徳宗建中四年十月。涇原卒擁朱泚叛。上如奉天。興元元年二月。如梁州。五月戊戌。李晟收復京城。七月壬子。上至自興元。

虜騎胡兵一戰摧。

萬靈回首賀軒臺。藝文類聚。山海經曰。西王母之山。有軒轅臺射者不敢西向。梁元帝臨終詩。寂寥千載後。誰畏軒轅臺。

天教李令心如日。唐書。興元元年六月。加李晟司徒。兼中書令。實封一千户。

可要昭陵石馬來。唐書。京兆府醴泉縣有九峻山。太宗昭陵在西北六十里。唐會要。上欲闡揚先帝徽烈。乃刻石。為嘗所乘破敵馬六匹於昭陵闕下。安禄山事蹟。潼關之戰。我軍既敗。賊将崔乾祐領白旗引左右馳突。又見黄旗軍數百隊。官軍潜謂。是賊。不敢逼之。須㬰。見與乾祐闘。黄旗軍不勝。退而又戰者不一。俄。不知所在。後昭陵奏。是日靈宫前石人馬汗流。

渾河中编辑

唐書。渾瑊。本鐵勒九姓之渾部也。與李晟同平朱泚。德宗還宫。以瑊為河中尹。晉絳節度使。河中同陜虢等州。及管内行營副元帥。封咸寧郡王。貞元十五年薨。

九廟無塵八馬回。八馬。八駿也。

奉天城壘長春苔。唐書。奉天縣屬京兆府。文明元年。分醴泉置。

咸陽原上英雄骨。

半向君家養馬來。漢書金。日磾以父不降見殺。與母閼氏。弟倫。俱沒入官。輸黄門養馬。後以討莽何羅功。封秺侯。按舊唐書。瑊忠勤謹慎。功髙不伐。時論方之金日磾。故末語云然。

鄠杜馬上念漢書编辑

一云五陵懐古。○漢書。宣帝尤樂鄠杜之間。注。杜屬京兆。鄠屬扶風。

世上蒼龍種。

人間武帝孫。

小來惟射獵。

興罷得乾坤。漢書。宣帝。武帝曾孫。戾太子孫也。高材好學。然亦喜游俠。鬬雞走狗。上下諸陵。周徧三輔。昌邑王廢。霍光與諸大臣迎。即皇帝位。

渭水天開苑。三輔黄圗。漢有三十六苑。羽獵賦序。武帝廣開上林。北繞黄山。濱渭而東。

咸陽地獻原。長安志。長安萬年二縣之外。有畢原。白鹿原。少陵原。高陽原。細柳原。吳融詩。咸陽一火便成原。

英靈殊未已。

丁傅漸華軒。漢書。哀帝時。帝舅丁明封陽安侯。皇后父傅晏封孔鄉侯。說文。軒。曲輈轓車也。

编辑

動春何限葉。

撼曉幾多枝。

解有相思苦。道源注。梁劉邈折楊柳詩。春來誰不思。相思君自知。

應無不舞時。

絮飛藏皓蝶。

帶弱露黄鸝。

傾國宜通體。北史柳昻傳。楊素嘗於朝堂見昻子調。因獨言曰。柳條通體弱。獨搖不須風。

誰來英華作家獨賞眉。梁元帝詩。柳葉生眉上。唐太宗柳詩。半翠幾眉開。

巴江柳编辑

三巴記。閬白二水南流自漢中經始寧城下入涪陵曲折三回如巴字曰巴江經峻峽中謂之巴峽

巴江可惜柳。

柳色綠侵江。

好向金鑾殿。兩京記。大明宫紫宸殿。北曰蓬萊殿。西龍首山支龎起平地。上有殿。名金鑾殿。殿旁坡名金鑾坡。五代會要。殿因金鑾坡以為名。與翰林院相對。

移隂入綺窗。

咸陽编辑

咸陽宫闕鬱嵯峨。

六國樓臺豔綺羅。史記。始皇每破諸侯寫放其宫室。作之咸陽北阪上。殿屋複道。周閣相通。所得美人鐘鼓。以充入之。

自是當時天一作秦非。帝醉。西京賦。昔者大帝悅秦繆公而覲之,饗以鈞天廣樂。帝有醉焉。乃為金䇿錫。用此土而翦諸鶉首。薛綜曰。大帝天也。虞喜志林。諺曰。天帝醉秦暴。金誤隕石墜。謂秦繆公夢天帝。奏鈞天樂時。有此諺。事詳史記。

不關秦一作天非地有山河言暴秦之兼并六國。實天帝畀之。非以其地有山河之固也。

同崔八詣藥山訪融编辑

禪師道源注。稽古略。藥山在澧州。惟儼禪師為初祖。太和六年入寂。融禪師或其後也。

共受征南不次恩。杜氏通典。征南将軍。漢光武建武二年置。以馮異為之。

報恩惟是有忘言。

巖花澗草西林路。高僧傳。沙門慧永居在西林。與慧遠同門遊好。遂邀同止。刺史桓伊以學徒日衆。更為遠建東林事。

未見高僧只見猿。

聞著明凶問哭寄飛卿编辑

舊唐書。温庭筠。字飛卿。大中初應進士。累年不第。徐商鎮襄陽。往依之。署為巡官。咸通初。遷隋縣令。卒。

昔歎讒銷骨。

今傷淚滿膺。

空餘雙玉劒。曹植七啓。步光之劍。錯以荆山之玉。盧思道詩。犀渠玉劍良家子。劍有雌雄。故言雙也。

無復一壺冰。鮑炤詩。清如玉壺冰。

江勢翻銀礫。一作漢。○說文。礫小石也。梁簡文帝雪詩。晩霰飛銀礫。

天文露玉繩。春秋元命苞。玉衡北兩星為玉繩。

何因攜庾信。

同去哭徐陵。

聽鼓编辑

城頭疊鼔聲。衛公兵法。鼓三百三十三槌為一通。鼔止角動。吹十二聲為一疊。

城下暮江清。

欲問漁陽摻。七勘切。

時無禰正平。後漢書。禰衡。字正平。善擊鼓。曹操召為鼓吏。著岑牟單絞之衣。為漁陽摻撾。容態有異。音節悲壯。徐鍇曰。摻。三撾鼓也。

送崔珏往西川编辑

唐書。藝文志。崔珏。字夢之。大中進士。有詩一卷。

年少因何有旅愁。

欲為東下更西遊。

一條雪浪吼巫峽。徐凝瀑布詩。一條界破青山色。

千里火雲燒益州。盧思道納凉賦。火雲赫而四舉。

卜肆至今多寂寞。高士傳。嚴君平賣卜成都市中。日閱數人。得百錢足自養則閉肆。下簾而講老子。

酒壚從古擅風流。史記。相如與文君俱之臨卭買酒舍。令文君當壚。

浣花牋紙桃花色。寰宇記。浣花溪在成都西郭外。屬犀浦縣地。名百花潭。大厯中。崔寧鎮蜀。其夫人任氏本浣花溪人。後薛濤家其旁。以潭水造紙。為十色牋。資暇錄。元和初。薛濤尚松花牋。而好製小詩。惜其幅大。乃命匠狹小為之。蜀中才子以為便。後減諸牋亦如是。特名曰薛濤牋。

好好題詩咏玉鈎。招魂。砥室翠翹。挂曲瓊些。王逸注。挂。懸也。曲瓊。玉鈎也。雕飾玉鈎以懸衣服。

代贈编辑

楊柳路盡處。

芙蓉湖上頭。

雖同錦步障。晉書。石崇與王愷奢靡相尚。愷作紫絲步障四十里。崇以錦步障五十里敵之。拾遺記。石虎為浴室。列鳳文錦步障縈蔽於浴所。

獨映一作應。鈿箜篌。風俗通。箜篌。一名坎侯。漢武帝令樂人侯調作坎侯。言其坎坎應節。侯。以姓冠章也。或曰。箜篌。取其空中。以鈿飾之。曰鈿箜篌。

鴛鴦可羨頭俱白。

飛去飛來煙雨秋。

桂林编辑

山海經。桂林八樹在賁隅東。注。八桂成林。言其大也。舊唐書。江源多桂。不生雜木。故秦時立為桂林郡。武徳四年。置桂州總管府。後置桂管經畧觀察使治桂州。

城窄山將壓。柳宗元記。桂州多靈山。發地峭竪。林立四野。

江寛地共浮。方輿勝覧。桂州冇湘灕二江。荔江。陽江。

東南通絶域。方輿勝覧。桂州東接諸溪。南浮瓊崖。

西北有高樓。桂海虞衡志。靈川興安之間。有嚴關。朔雪至此輙止。大盛則度關至桂州城下。不復南矣。北城舊有樓曰雪觀。所以夸南州也。

神䕶青楓岸。道源注。南方草木狀。五嶺之間多楓木。歲久則生瘤癭。一夕遇暴雷驟雨。其樹贅暗長三五尺。謂之楓人。越巫取之。作術。有通神之驗。取之不以法。則能飛去。述異記。南中有楓子鬼。楓木之老者。人形。亦呼為靈楓焉。

龍移白石湫。一統志。白石湫在桂林府城北七十里。俗名白石潭。

殊鄉竟何禱。

簫鼓不曾休。宋李彦弼八桂堂記。民俗篤信隂陽。多尚巫卜。病不求醫藥。

夜雨寄北编辑

君問歸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牕燭。

却話巴山夜雨時。

陳後宫编辑

茂苑城如畫。吳都賦。帶長洲之茂苑。虞世南詩。高臺臨茂苑。按。茂苑。非必吳地始可稱。南史。宋有樂遊苑。齊起新林芳樂等苑。皆在臺城内。所謂茂苑城如畫也。若吳地記之茂苑。其名立於貞觀中。有引此者。非是。

閶門瓦欲流。宋書。元嘉十二年。新作閶闔廣莫二門。

還依水光殿。

更起月華樓。陳書。後主盛修宫室。無時休止。稅江稅市。徵取百端。

侵夜鸞開鏡。范泰鸞鳥詩序。昔罽賓王結罝峻卯之山。獲一鸞鳥。王甚愛之。三年不鳴。其夫人曰。嘗聞鳥見其類而後鳴。何不懸鏡以映之。王從其言。鸞睹影悲鳴。冲霄一奮而絶。

迎冬雉獻裘。晉咸寧起居注。太醫司馬程據上雉頭裘一領。詔於殿前焚之。

從臣皆半醉。

天子正無愁。北齊書。後主好彈琵琶。自為無愁之曲。民間謂之無愁天子。

屬疾编辑

許靖猶覊宦。蜀志。許靖。字文休。避難。走交州。與相隨中外同其饑寒。後因劉璋招入。蜀先主即尊號以靖為司徒。

安仁復悼亡。潘岳集有悼亡詩二首。

兹辰聊屬疾。

何日免殊方。

秋蝶無端麗。

寒花只暫香。

多情真命薄。

容易即迴腸。

石橊编辑

橊枝婀娜榴實繁。

橊膜輕明橊子鮮。

可羡瑤池碧桃樹。道源注。尹喜内傳。喜從老子西遊。省太真王母。共食碧桃紫梨。

碧桃一作眉。紅頰一千年。

明日编辑

天上參旗過。史天官書。參為白虎。其西有句曲。九星一曰天旗。正義曰。參旗九星在參。西天旗也。過即所謂參橫。

人間燭燄銷。

誰言整雙履。

便是隔三橋三橋三渭橋也。三輔黃圗渭水貫都以象天漢橫橋南渡以法牽牛。史記索隠今渭橋有三所一在城西北咸陽路曰西渭橋一在東北高陵邑曰東渭橋其中渭橋在古城之北。唐書德宗至自興元李晟戎服謁見於三橋。

知處黄金鏁。鏁門鏁也。

碧綺寮。魏都賦。皎日籠光於綺寮。注寮窻也。

凭欄明日意。

池濶雨蕭蕭。

飲席戲贈同舍编辑

洞中屐響省分攜。長安志。蓮花洞在神禾原。鄭駙馬潜曜所居。子美有鄭駙馬宅宴洞中詩。

不是花迷客自迷。

珠樹重行音杭。憐翡翠。山海經。三珠樹在厭火國北。生赤水上。樹如栢葉皆為珠。爾雅。翠鷸也。說文。翡赤雀。翠青雀。

玉樓雙舞羡鵾雞。十洲記。崑崙山有天墉城。四方千里。城上安金臺五所。玉樓十二。楚詞注。鵾鷄似鶴。黃白色。杜甫詩。沙僻舞鵾雞。

蘭迴舊蘂縁屛緑。

椒綴新香和壁泥。西京雜記。温室以椒塗壁。世說。石崇以椒為泥塗室。

唱盡陽闗一作闗山。非。無限疊。東坡志林。舊傳陽闗三疊。然今世歌者每句再疊而巳。若通一首言之。又是四疊。皆非。是或毎句三唱以應三疊之說。則叢然無復節奏。余在密州。有文勛長官以事至。自云得古本陽闗。其聲宛轉淒斷。及在黃州。偶讀樂天對酒詩云。聴唱陽闗第四聲。自注云。第四聲。勸君更盡一杯酒。以此驗之若。一句再疊。則此句為第五聲。餘為第四聲。是首句不疊審矣。

半杯松葉凍頗黎。道源注本草松葉六十觔細剉㕮咀水四石煮取四斗九升以釀五斗米如常法煮松葉汁浸米并饙飯泥釀封頭七日發飲之得此酒力者甚衆韻㑹玻瓈寳玉名本草作頗黎云西國寳或云是水玉千嵗冰為之樂史太白集序白進清平調詞三章太真妃持頗黎七寳杯酌西涼蒲萄酒笑領歌意

西溪编辑

近郭西溪好。

誰堪共酒壺。

苦吟防柳惲。梁書栁惲字文畼河東解人少工篇什為詩曰亭臯木葉下隴首秋雲飛瑯琊王融書之齋壁入梁為祕書監終呉興太守

多淚怯楊朱。淮南子楊朱見岐路而哭之為其可以南可以北

野鶴隨君子。抱朴子周穆王南征一軍盡化君子為猿鶴小人為沙蟲

寒松揖大夫。漢官儀秦始皇上封泰山風雨暴至休於松下因封其樹為五大夫漢書注五大夫秦第九爵名

天涯常病意。

岑寂勝歡娛。

憶梅编辑

定定天涯。

依依向物華。

寒梅最堪恨。

常作去年花。

贈柳编辑

章臺從掩映。漢書。張敞為京兆尹時。罷朝㑹走馬章臺街。唐人詩有章臺柳。

郢路更參差。史記注。楚都於郢今江陵縣。北紀。南城是至平王更城。郢在江陵東北。故郢城是。世說。桓溫自江陵北征。經金城。見少為瑯琊時所種柳。皆巳十圍。慨然嘆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

見說風流極。南史劉悛之為益州刺史。獻蜀柳數株。枝條狀如絲縷。武帝植於靈和殿前。嘗賞玩咨嗟曰。此楊柳風流可愛。似張緒當年。

來當婀娜時。魏文帝柳賦。柔條婀娜而蛇伸。

橋迴行音杭。欲斷。

隄逺意相隨。

忍放花如雪。晉伍輯之柳賦。揚零花而雪飛。

青樓撲酒旗。《齊書》武帝興光樓上施青漆,謂之青樓。白居易《楊柳枝》詞:「紅板江橋青酒旗。」

謔柳编辑

巳帶黃金縷。劉禹錫楊栁枝詞。千條金縷萬條絲。

仍飛白玉花。

長時須拂馬。

密處少藏鴉。

眉細從他歛。柳眉注,見前。

腰輕莫自斜。杜甫詩。隔戶楊栁弱嫋嫋。恰似十五女兒腰。

玳梁誰道好?

偏擬映盧家。沈佺期古意。盧家少婦欝金堂。海燕雙棲玳瑁梁。

北禽编辑

為戀巴江好。

無辭瘴霧蒸。

縱能朝杜宇。

可得值治,去聲。蒼鷹。

石小虛填海。山海經。赤帝之女名女娃。遊於東海。溺而不返。化為精衛鳥。常取西山木石以填東海。

蘆銛未破矰。淮南子。雁銜蘆而飛。以避矰繳。

知來有乾鵲。埤雅。鵲取木杪枝。不取墮地枝。名乾鵲。淮南子。乾鵲知來而不知往。此修短之分也。

何不向雕陵。莊子。莊周遊雕陵之樊。睹一異鵲自南來。翼廣七尺。目大運寸。感周之顙而集於栗林。周執彈而留之。

初起编辑

想像咸池日欲光。淮南子。日出於暘谷。浴於咸池。

五更鐘後更迴腸。

三年苦霧巴江水。

不為離人照屋梁。神女賦。耀乎如白日。初出照屋梁。

楚宫编辑

風賦。楚襄王遊于蘭臺之宫。

複壁交青瑣。漢書注。青瑣戶邊刻為連瑣。文以青塗之。

重簾挂紫繩。

如何一柱觀。渚宫故事。宋臨川王義慶鎮江陵於羅公洲。立觀甚大而惟一柱。一統志。一柱觀在松滋縣東丘家湖中。

不礙九枝燈。西京雜記。漢高祖入咸陽。有青玉五枝燈。漢武內傳。七月七日王母至。帝掃除宫內。然九光之燈。王筠燈檠詩。百花曜九枝。

扇薄常規月。班婕妤怨歌行。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梁簡文帝詩。青山銜月規。

釵斜只鏤氷。鹽鐵論。如畫脂鏤冰。費日損功。道源注。刻水玉作釵。如鏤冰然。李賀詩。寒鬢釵斜玉燕光。

歌成猶未唱。

秦火入夷陵。史記。秦昭襄二十一年。白起伐楚拔郢燒夷陵。唐書。峽州夷陵郡。屬山南東道。

编辑

柳映江潭底有情。

望中頻遣客心驚。

巴雷隠隠千山外。

更作章臺走馬聲。

石城编辑

石城誇窈窕。樂府莫愁樂。莫愁在何處。莫愁石城西。唐書樂志。石城在竟陵。有女子名莫愁。善歌謠。

花縣更風流。白帖。潘岳為河陽令。遍樹桃李。庾信枯樹賦。若非金谷滿園樹。定是河陽一縣花。

簟氷卑病切。一作水。非。將飄枕。唐韋思謙傳。涕泗氷須氷謂涕著須而凝也。讀去聲。包佶詩。曉潄瓊漿氷齒寒。

簾烘不隠鈎。蕭詮詩。珠簾半上珊瑚鈎。

玉童收夜鑰。李白詩。雙鬟白玉童

金狄守更籌。陸倕新漏刻銘銅史司刻金徒抱箭注。張衡渾儀制。鑄金人居壺之左。金胥徒居壺之右。以左手把箭。右手指刻別天時早晩。西京賦。列坐金狄善。曰金狄金人也。道源注。籌即漏箭也。王褒洛都賦。挈壺司刻漏樽㵼流指日命分應則唱籌。

共笑鴛鴦綺。古詩。客從逺方來。遺我一端綺。文彩雙鴛鴦。裁為合歡被。

鴛鴦兩白頭。

韓碑编辑

元和天子神武姿。

彼何人哉軒與羲。

誓將上雪列聖恥。

坐法宮中朝四夷。

淮西有賊五十載。按史。肅宗寳應初以李忠臣鎮蔡州。大厯末為軍中所逐。歴李希烈陳仙奇吳少誠呉少陽元濟据有淮西。凡五十餘年。

封狼生貙音區。貙生羆。思𤣥賦。射嶓冡之封狼。註。封大也。說文。貙似狸。能捕獸。一云虎五指為貙。爾雅。羆如熊。黃白文。柳宗元羆說。鹿畏貙。貙畏虎。虎畏羆。

不據山河據平地。

長戈利矛日可麾。舊唐書呉少誠阻兵三十餘年王師未嘗及其城下嘗走韓全義敗于頔驕悍無所顧忌又恃陂浸阻迴故以天下兵環攻三年所得者一縣而已

帝得聖相相曰度。原注。晏子春秋。仲尼聖相也。○唐書。元和十年六月上召。裴度入對。拜中書侍郎同平章事。

賊斫不死神扶持。李師道遣客殺武元衡撃裴度傷首墮溝中度氊㡌厚得不死

腰懸相印作都統。元和十二年七月。度請自往督戰。上恱。以度充淮西宣慰招討處置使。

隂風慘澹天王旗。

愬武古通作牙爪。元和十一年十二月。李愬為唐鄧隋節度使。十年九月。韓𢎞為淮西都統。𢎞請使子公武以兵萬三千㑹蔡下。十一年。李道古為鄂岳觀察使。十年二月。李文通為夀州團練使。碑文。光顔重𦙍公。武合攻其北。道古攻其東南。文通戰其東。愬入其西。

儀曹外郎載筆隨。舊唐書。以司勛員外郎李正。封都官員外郎馮宿。禮部員外郎李宗閔。皆兼侍御從度出征。

行軍司馬智且勇。度奏右庶子韓愈。兼御史中丞。充彰義軍行軍司馬。

十四萬衆猶虎貔。

入蔡縛賊獻太廟。十二年十月己夘。李愬執呉元濟。送長安。帝御興安門受俘。以元濟獻廟社。徇於市斬之。

功無與讓恩不訾。度策勛進金紫光祿大夫上柱國。封晉國公戶三千。

帝曰汝度功第一。

汝從事愈宜為辭。舊書韓愈傳。淮蔡平十二月隨度還朝。以功授刑部侍郎。仍詔撰平淮西碑。

愈拜稽首蹈且舞。

金石刻畫臣能為。

古者世稱大手筆。

此事不繋於職司。

當仁自古有不讓。

言訖屢頷天子頤。

公退齋戒坐小閤。

濡染大筆何淋漓。

點竄堯典舜典字。

塗改清廟生民詩。

文成破體書在紙。道源注。破體。破當時為文之體。

清晨再拜鋪丹墀。

表曰臣愈昩死上。

詠神聖功書之碑。

碑高丈字如

負以靈鼇蟠以螭。

句奇語重喻者少。

讒之天子言其私。

長繩百尺拽碑倒。

麄砂大石相磨治。舊書韓愈傳。碑辭多敘裴度事。時入蔡擒呉元濟。李愬功第一。愬不平之。愬妻唐安公主女也。出入禁中。因訴碑辭不實。詔令磨去。愈文命翰林學士段文昌重撰文勒石。

公之斯文若元氣。

先時已入人肝脾。

湯盤孔鼎有述作。

今無其器存其辭。

嗚呼聖皇及聖相。

相與烜赫流淳熈。

公之斯文不示後。

曷與三五相攀追。

願書萬本誦萬遍。

口角流沫右手胝。

傳之七十有二代。史記。古者封太山禪梁父者。七十二家。

以為封禪玉檢明堂基。封禪儀。玉牒長一尺三寸。廣厚五寸。玉檢如之。厚減三寸。其印齒如璽。纚以金繩五周。

令狐八拾遺見招送裴十四歸華州编辑

唐書令狐綯傳。太和四年登進士第。開成初為左拾遺。地理志。華州。華隂郡。屬闗內道。

二十中郎未足希。一作稀○晉書。謝萬。弱冠辟撫軍從事中郎。世說。謝中郎萬是王藍田女壻。

驪駒先自有光輝。古樂府。何以識夫壻。白馬從驪駒。

蘭亭讌罷方回去。海録。山隂縣西南二十里有蘭渚。渚有亭曰蘭亭。羲之舊跡。何延之蘭亭記。永和九年三月三日。瑯琊王羲之與太原孫統孫綽廣漢王彬之陳郡謝安高平郄曇太原王藴釋支遁并其子凝之徽之操之等四十有二人。㑹於㑹稽山隂之蘭亭。修祓禊之禮。晉書。郄愔字方回。鍳之子。官㑹稽內史加鎮軍都督。

雪夜詩成道韞歸。晉書。王凝之妻謝氏。字道韞。安西將軍奕之女也。嘗內集。俄而雪驟下。叔父安曰。何所似也。安兄子朗曰。撒鹽空中差可擬。道韞曰。未若柳絮因風起。○按。郄愔不與蘭亭四十二人之數。晉書。王羲之娶郄鍳女愔。又羲之姊夫裴十四必令狐氏之壻。時攜內歸華州。故有此二語耳。

漢苑風烟吹客夢。

雲臺洞穴接郊扉。華山志。嶽東北有雲臺峰。其山兩峰峥嶸。四面懸絶。上冠景雲。下通地脉。嶷然獨秀。有若雲臺。下有穴。昔有人入此穴。出東方山行。云經黃河底。上聞流水聲。

嗟予久抱臨卭渇。西京雜記。相如素有消渴疾。

便欲因君問釣磯。

離思编辑

氣盡前溪舞。寰宇記。前溪在烏程縣南。東入太湖。謂之風渚夾溪。悉生箭箬。晉車騎將軍沈玩家於此。樂府有前溪曲玩所制。樂府解題前溪舞曲也。

心酸子夜歌。唐書樂志。子夜歌者。晉曲也。晉有女子名子夜。造此歌。聲過哀苦。樂府解題。後人更為四時行樂之詞。謂之子夜四時歌。又有大子夜歌。子夜警歌。子夜變歌。

峽雲尋不得。

溝水欲如何。文君白頭吟。今日斗酒㑹。明旦溝水頭。蹀躞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朔雁傳書絶。漢書蘇武傳。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繋帛書。言武等在某澤中。

湘篁染淚多。注見前。

無由見顔色。

還自託微波。洛神賦。托微波而通辭。

宿駱氏亭寄懐崔雍崔衮编辑

唐年補録。長慶元年二月。王庭湊使河陽。回及沇水。酒困寢於道。有濟源駱山人熟視之曰。貴當列土在今年。秋既歸。遇田𢎞正之難軍。士擁為畱。後訪駱山人。待以凾丈之禮。乃別搆一亭。去則懸榻。號駱氏亭。又唐語林駱浚者。度支司書手李吉甫擢用之。後典名郡有令名於春明門外。築臺榭食客。皆名人。盧申州題詩云。地甃如拳石。谿橫似葉舟。即駱氏。池館也。此詩駱氏亭。未知在何地。唐書。崔雍字順中。戎之子。由起居郎出為和州刺史。龎勛刼烏江。雍遣人持牛酒勞之。密表其狀。民不知。訴諸朝宰相路嵓。傅其罪賜死。衮字炳章。雍之弟。見集內安平公詩。

竹塢無塵水檻清。

相思迢遞隔重城。

秋隂不散霜飛晩。

留得枯荷聽雨聲。

風雨编辑

凄涼寳劒篇。唐書。武后索郭元振所為文章。上寳劒篇。

覊泊欲窮年。

黃葉仍風雨。

青樓自管絃。

新知遭薄俗。

舊好隔良縁。

心斷新豐酒。

銷愁斗幾千。王維詩。新豐美酒斗十千。

夢澤编辑

雲夢。楚二澤名。漢陽圗經。雲在江之北。夢在江之南。

夢澤悲風動白茅。

楚王葬盡滿城嬌。

未知歌舞能多少。

虚減宫㕑為細腰。墨子。楚靈王好細腰。其臣皆三飯為節。後漢馬廖傳。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

贈歌妓二首编辑

水精如意玉連環。拾遺記。吳孫和嘗於月下舞。水精如意誤傷鄧夫人頰。戰國䇿。始皇遺齊襄王后玉連環。后引椎破之。

下蔡城危莫破顔。登徒子好色賦。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注。陽城下蔡。二縣名。水經注。蔡城公自新蔡遷於州來。謂之下蔡。

紅綻櫻桃含白雪。

斷腸聲裏唱陽闗。


白日相思奈何。

嚴城清夜斷經過。

只知解道春來瘦。

不道春來獨自多。

謝書编辑

微意何曾有一毫。

空攜筆硯奉龍韜。太公六韜。一曰龍韜。

自䝉半夜傳衣後。李舟能大師傳。五祖𢎞忍告之曰。汝縁在南方。宜往教授。持此袈裟以為法信。一夕南逝。公滅度後。諸弟子求衣不獲。始相謂曰。此非盧行者所得耶。使人追之。巳去寳林。傳能大師傳法衣處在曹溪寳林寺。

不羡王祥得佩刀。晉書。呂䖍有佩刀。工相之曰。當為三公。䖍以贈別駕王祥。祥果為太傅。

寄令狐學士编辑

令狐綯傳。大中二年。召拜考功郎中。尋知制誥。充翰林學士。

秘殿崔嵬拂彩霓。

曹司今在殿東西。

賡歌太液翻黃鵠。西京雜記。始元元年。黃鵠下大液池。帝為歌曰。黃鵠飛兮下建章。

從獵陳倉獲碧鷄。唐書。鳳翔府寳雞縣本陳倉。至德二載更名。晉太康地志。秦文公時。陳倉人獵得獸如彘。不知名。牽以獻之。逢二童子。童子曰。此名為媦。常在地中食死人腦。即欲殺之。拍捶其首。媦亦語曰。二童名陳寳。得雄者王。得雌者霸。陳倉人乃逐之。化為雌雉。上陳倉北阪為石。秦祀之。水經注。昔秦文公感伯王之言。遊獵陳倉。遇之於此阪。得若石焉。其色如肝。歸而寳祠之。故曰陳寳。

曉飲豈知金掌迥。三輔舊事。仙人掌在甘泉宫。長安志。仙人掌大十圍。以銅為之。

夜吟應訝玉繩低。謝朓詩。玉繩低建章。

鈞天雖許人間聽。史記。趙簡子疾寤。語大夫曰。吾之帝所甚樂。與百神遊於鈞天廣樂。九奏萬舞。不類三代之樂。其聲動人心。

閶闔門多夢自迷。

酬令狐郎中見寄编辑

望郎臨古郡。魏書。孝文曰。吏部郎必使才望兼允者本集為鄭亞謝上表極望郎於南省。

佳句灑丹青。

應自丘遲宅。梁書。丘遲字希範。呉興人。丘靈鞠之子。八嵗能屬文。累官中書郎。遷司徒從事中郎。卒。 仍過柳惲汀。白居易記湖州。城東南二百步。抵霅溪。溪連汀洲。洲一名白蘋。梁呉興太守柳惲於此賦詩云。汀洲採白蘋。因以名洲也。○按。丘遲宅柳惲汀皆在苕霅間。此必令狐綯官湖洲時有詩寄義山。而以此酬之也。唐史。開成中。綯累遷庫部戶部員外郎。出為湖州刺史。封來江。

𣺌𣺌信去雨。

㝠㝠句曲聞。仙訣真誥勾曲洞天東通林屋北通岱宗西通峩嵋南通羅浮南史陶𢎞景止於句容之勾曲山此山下是第八洞宮名金陵華陽之天周迴一百五十里乃於山中立館自號華陽陶隠居徧遊名山訪求仙藥既得神符秘訣以為神丹可成而苦無藥物帝給黃金朱砂曽青雄黃等復合飛丹色如霜雪服之體輕

臨川得佛經。宋書謝靈運傳。帝不欲復使東歸。以為臨川內史。廬山記。靈運一見逺公。肅然心服。乃即寺翻湼槃經。名其臺曰翻經臺。

朝吟搘客枕。

夜讀潄僧瓶。

不見銜蘆雁。

空流腐草螢。月令。腐草化為螢。

土宜悲坎井。坎井。見易。

天怒識雷霆。呉武陵與孟簡書。霆砰電射。天怒也。不能終朝。

象卉分疆近。海録。鳥荒象卉。尋隔於皇風。

蛟涎浸岸腥。北夢瑣言。蛟形如馬蟥。涎沫腥粘。掉尾纒人而噬其血。

補羸貪紫桂。道源注拾遺記。闇河之北有紫桂成林。羣仙餌焉。韓終採藥詩。闇河之桂。實大如棗。得而食之。後天而老。

負氣託青萍。陳琳荅曹植牋。君侯秉青萍干將之器。注。青萍。劒名。

萬里懸離抱。

危於訟。鈴。鈴閣風搖。離緒如之。○句曲以下皆自序。時義山覊宦桂管。故有象卉蛟涎等句。

七月二十八日夜與王鄭二秀才聽雨夢後作编辑

初夢龍宮寳燄然。

瑞霞明麗滿晴天。

旋成醉倚蓬萊樹。

有箇仙人拍我肩。郭璞詩。右拍洪崖肩。

少頃逺聞吹細

聞聲不見隔飛烟。

逡巡又過瀟湘雨。

雨打都領切。又都歴切。湘靈五十絃。楚詞。使湘靈鼓瑟兮。

瞥見馮夷殊悵望。山海經。冰夷。人面。乘兩龍。注。氷夷。馮夷也。搜神記。馮夷。潼鄉隄首人。八月上庚日死。上帝署為河北。

鮫綃休賣海為田。博物志。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織績。時出人家賣綃。說文。銷。生絲。繒也。

亦逢毛女無憀音聊。極。列仙傳。毛女字玉姜。在華隂山中。形體生毛。自言始皇宮人也。秦亡入山。道士教食松葉。遂不饑。寒韻。㑹憀。悲恨也。按。唐人用無憀。皆與無聊同。通鑑注。無憀。無聊賴也。其義未詳。

龍伯擎將華嶽蓮。河圖玉版。昆崙以北九萬里。龍伯國人長三十丈。萬八千嵗。

恍惚無倪明又暗。

低迷不巳斷還連。

覺來正是平階雨。

背寒燈枕手眠。

寄令狐郎中编辑

嵩雲秦樹久離居。

雙鯉迢迢一紙書。古詩。客從逺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休問梁園舊賓客。

茂陵秋雨病相如。史記。司馬相如客遊梁。梁孝王令與諸生同舍。後為孝文園令。病免。家居茂陵。

漫成三首编辑

不妨何范盡詩家。《南史》:「何遜字仲言,八嵗能賦詩,弱冠舉秀才,范雲見其對䇿,大相稱賞,結為忘年友。」

未解當年重物華。

逺把龍山千里雪。鮑照詩:「胡風吹朔雪,千里度龍山。」注:龍山在雲中。

將來擬並洛陽花。《何遜集》:「范廣州《宅》聫句:『洛陽城東西,卻作今年別。昔去雪如花,今來花似雪。』」范廣州即雲也,雲嘗遷廣州刺史。


沈約憐何遜。《南史》沈約嘗謂遜曰:「吾毎讀卿詩,一日三復,猶不能巳。」

延年毀謝莊。《南史》謝莊字希逸,七嵗能屬文。孝武嘗問顔延之曰:「謝希逸《月賦》,何如?」答曰:「美則美矣,但莊始知『隔千里兮共明月』。」帝召莊,以延之語語之,莊應聲曰:「延之作《秋胡》詩,始知『生為久離別,沒為長不歸。』」帝撫掌竟日。

清新俱有得。

名譽底相傷。


霧夕詠芙蕖。

何郎得意初。《何遜集‧看伏郎新婚》詩:「霧夕蓮出水,霞朝日照梁。何如花燭夜,輕扇掩紅粧。」

此時誰最賞。

沈范兩尚書。沈約領中書令,遷尚書令。范雲領太子中庶子,遷尚書右僕射。杜甫詩:「沈、范早知何水部。」

無題编辑

白道縈迴入暮霞。李白詩:「日日采蘼蕪,上山成白道。」

斑騅嘶斷七香車。《斑騅注‧別見魏武帝與楊彪書》:「今贈足下畫輪四望,通幰七香車二乘。」《樂府》:「青牛白馬七香車。」

春風自共何人笑?

枉破陽城一作洛陽,非。十萬家。

槿花二首编辑

《說文》舜木,槿也,朝華暮落。《廣志》:「日及木槿也。」

燕體傷風力。

雞香積露文。雞香,雞舌香也。《夢溪筆談》按《齊民要術》云:「雞舌香,世以其似丁子,故一名丁子香,即今丁香是也。」○燕體比其條之輕,雞香比其色之豔。

烏閑切。鮮一相雜。《廣韻》殷,赤黒色。《羅浮山記》:「木槿,一名赤槿,花甚丹,四時敷榮。

啼笑兩難分。江摠《木槿賦》:「啼籹梁冀婦,紅籹蕩子家。若持花並笑,宜笑不勝花。」

月裏寧無姊。《春秋》感精符人君父天、母地、兄日、姊月。《宋均注》:「兄日於東郊,姊月於西郊。」

雲中亦有君。《九歌》有「雲中君」。

三清與仙島。《三清,注見前。仙島,蓬萊三山也。

何事亦離羣。言雲月之質,宜在三清仙島之間。何為亦離羣在此耶?


珠館薰燃久。《楚詞》:「紫貝闕兮珠宮。」或曰《江賦》:「鮫人搆館於懸流。」鮫人能泣珠,故曰珠館。

玉房梳掃餘。《漢郊祀歌》:「神之出,排玉房。」晉庾闡《遊仙詩》:「玉房石,㯓磊砢。」白居易詩:「蟬髩加意梳,蛾眉用心掃。」又《三夢記》:「唐末,宫中髻為鬧掃籹,猶盤鴉、墮馬之類。」唐人詩:「還梳鬧掃學宮籹。」

燒蘭才作燭。《招魂》:「蘭膏明燭。」逸曰:「以蘭香練膏也。」

襞錦不成書。《晉書》:「竇滔妻蘇若蘭,織錦為迴文《璇璣圖》詩以贈滔,辭甚淒惋。」

本以亭亭逺。

翻嫌脈脈疎。《爾雅》:「脈,相視也。」《古詩》:「脈脈不得語。」

迴頭問殘照。

殘照更空虛。

哭劉蕡编辑

上帝深閉九閽。

巫咸不下問銜寃。《初學記‧世本》曰:「巫,咸作筮。」○按:招魂帝告巫陽云云,乃下招曰王逸注:「巫陽受天帝之命,因下招屈原之魂。」此詩巫咸,恐當作巫陽。

廣陵別後春濤隔。

湓浦書來秋雨翻。

只有安仁能作誄。《潘岳傳》:「岳詞藻絶麗,尤善為哀誄之文,集有夏侯常侍及馮汧督諸誄。

何曽宋玉解招魂。《招魂注》宋玉憐屈原魂魄放佚,厥命將落,故作招魂。

平生風義兼師友。

不敢同君哭寢門。《檀弓》孔子曰:「師,吾哭諸寢;朋友,吾哭諸寢門之外。

杜司勳编辑

《舊唐書》:「杜牧字牧之,太和二年擢進士第,累官膳部比部員外郎,出牧黄池睦三郡,遷司勲員外郎,史館修撰,又授湖州刺史,遷中書舍人,卒。有集二十巻行於世。

高樓風雨感斯文。

短翼差池不及羣。

刻意傷春復傷別。

人間惟有杜司勲。杜牧《惜春詩》:「春半年巳除。其餘強為有。即此醉殘花,便同嘗臘酒。悵望送春杯,殷勤掃花帚。誰為駐東流,年年常在手。」又《贈別》詩二首:「娉娉裊裊十三餘,荳蔻梢頭二月初。春風十里揚州路,巻上珠簾總不如。多情卻似總無情,惟覺罇前笑不成。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泪到天明。

荆門西下编辑

盛𢎞之《荊州記》:「郡西泝江六十里,南岸有山曰荆門。」《水經注》:「荊門在南,上合下開,狀似門。」

一夕南風一葉危。

荊雲疑作門。迴望夏雲時。

人生豈得輕離別。

天意何曽忌嶮巇。

骨肉書題安絶徼。

蕙蘭蹊徑失佳期。

洞庭湖濶蛟龍惡。

卻羡陽朱泣路歧。

碧瓦编辑

碧瓦銜珠樹碧瓦珠樹注俱見前紅輪一作綸結綺寮按沈約詩畫扇迎初暑紅輪映早寒庾肩吾詩粉白映輪紅庾信詩紅輪帔角斜紅輪不知是何物楊用修云想是婦女所執如暖扇之類又唐太宗白日半西山詩紅輪不暫駐此則謂紅日也綺寮注見前無雙漢殿鬢太平御覧史記曰衛皇后字子夫與武帝傳衣得幸頭解上見其髮鬢恱之因立為后按今本史記無此語第一楚宮腰細腰注見前霧唾香難盡珠啼冷易銷歌從雍門學列子韓娥東之齊遺糧過雍門鬻歌假食而去餘響遶梁三日不絶雍門人至今善歌效娥之遺聲也酒是蜀城燒蕭子顯詩朝酤成都酒暮數河間錢唐國史補酒則劍南之燒春栁暗將翻巷荷欹正抱橋鈿轅開道入搜神記杜蘭香數詣張碩有婢子二人大者萱支小者松支鈿車青牛上飲食皆備白居易詩曲江碾草鈿車行金管隔隣調沈約詩金琯玉柱響洞房李白詩玉簫金管坐兩頭夢到飛魂急書成即席遙一作招河流衝柱一作樹轉書傳河水分流包山而過山見水中如柱然故曰砥柱海沫近槎飄博物志有人居海上年年八月見浮槎去來不失期吳市蟕一作蠀蠵一作跠海録作蠀蛦甲道源注嶺表録異蟕蠵俗謂之兹夷乃山龜之巨者潮循人採之取殻以貨要全其殻須以木楔出肉龜吼如牛聲響山谷廣州有巧匠取其甲黃明無日腳者煮而拍之陷黒玳瑁花以為梳箆盃器之屬狀甚明媚注甲上有散黒暈為日腳稗雅蠀蛦謂之蟦自闗而東謂之蝤螬舊曰蠐螬化為復肓轉而為蟬類呉女以蟬蛻和鳳仙搗之染指甲極紅媚可愛魚𤣥機詩偏憐愛數螆蛦掌每憶光抽玳瑁簮愚按蟕蠵大龜其甲即玳瑁之類故吳市有之作蠀蛦非是巴賨翡翠翹說文賨南蠻賦晉書食貨志巴人輸賨布戶一匹晉中興書巴人謂賦為賨因名巴賨招魂砥室翠翹絓曲瓊些注翠鳥名翹羽也炙轂子高髻名鳳髻上有珠翠翹他時未知意重疊贈嬌饒一作嬈蜨

葉葉復翻翻斜橋對側門蘆花惟有白栁絮一作葉可能溫西子尋遺殿昭君覔故村方輿勝覧歸州東北四十里有昭君村年年芳物盡來別敗蘭蓀

蠅蜨雞麝鸞鳳等成篇韓蜨翻羅幕彤管新編韓慿為宋康王舍人妻何氏美王欲之捕舍人築青陵臺何氏作烏鵲歌以見志遂自縊死韓亦死列異傳宋康王埋韓慿夫妻宿昔文梓生有鴛鴦雌雄各一恒棲樹上音聲感人或云化為蝴蝶曹蠅拂綺窓呉録曹不興畫屏誤筆㸃汚因就改為蠅孫權謂是真以手彈之鬬雞迴玉勒說文勒馬頭絡銜也有銜曰勒無銜曰羈融麝暖金釭博雅釭車軸中銕漢書趙昭儀居昭陽舍壁帶往往為黃金釭注壁帶壁之橫木露出如帶者以金為釭若車釭之形西都賦金釭銜壁是為列錢又說文俗謂燈為釭江淹賦冬釭凝兮夜何長李白夜坐吟金釭清凝照悲啼瑇玳同瑁明書閣琉璃冰去聲酒缸畫樓多有主鸞鳳各雙雙韓翃舍人即事唐書韓栩字君平南陽人侯希逸表佐淄青幕府李勉在宣武復辟之俄以駕部郎中知制誥終中書舍人萱草含丹粉荷花抱緑房魯靈光殿賦圓淵方井反植荷蕖緑房紫菂窋䆛垂珠銑曰緑房蓮子也鳥應悲蜀帝註見前蟬是怨齊王古今注牛亨問董仲舒曰蟬名齊女何也對曰昔齊王之后怨王而死屍變為蟬登庭樹嘒唳而鳴王悔恨之故名齊女通內藏珠府録異記江州南七里店有藏珠石梁四公記東海龍王第七女掌龍王珠藏應官解玉坊通志解玉溪在成都華陽縣大慈寺南唐韋臯所鑿用其砂解玉則易為功○言其通內則藏珠之府也應官則解玉之坊也因韓官中書舍人故云然未必用故實橋南荀令過十里送衣香習鑿齒襄陽記劉季和性愛香謂張坦曰荀令君至人家坐幙三日香氣不歇為我何如坦曰醜婦效顰見者必走也晉荀朂為尚書令故云令君公子

一盞新羅酒通典新羅國其先本辰韓種在百濟國東南五百餘里按五代唐時新羅國併於高麗通考云高麗土無秫以秔為酒新羅酒當即此也凌晨英華作霜恐易消歸應衝鼓半去不待笙調歌好惟愁和香濃英華作多豈惜飄春塲鋪艾帳鮑照雉朝飛專塲挾雌恃強力道源注艾帳雉翳也李賀艾如張艾葉緑花誰剪刻中藏禍機不可測下馬雉媒嬌射雉賦注媒者少養雉子長而狎人能招引野雞子初全溪作

全溪不可到況復盡餘醅漢苑生春水昆池換刼灰曹毘志怪漢武鑿昆明池極深悉見灰墨無復土以問東方朔朔曰試問西域胡至明帝時外國道人入𠗂時有憶朔言問之胡人曰經云天地大刼將盡則刼燒此刼燒之餘戰蒲知雁唼皺月覺魚來清興恭聞命言詩未敢迴

楊本勝說於長安見小男阿袞本集樊南乙集序大中七年十一月𢎞農楊本勝始來軍中懇索所有四六時義山在東川聞君來日下世說舉頭見日不見長安杜甫詩願托長安曰見我最嬌兒漸大啼應數長貧學恐遲寄人龍種瘦按崔珏哭義山詩云成紀星郎字義山可證義山乃隴西成紀李氏義山詩亦云我系本王孫此故稱龍種新書或云英國公世勣之後考英公孫敬業則天時起義事敗被誅復姓徐氏新史所云不足信也失母鳳雛癡語罷休邊角青燈兩髩絲

西溪编辑

悵望西溪水潺湲奈爾何不驚春物少只覺夕陽多色染妖韶一作嬈栁光含窈窕蘿人間從到海天上莫為河詩箋天河水氣也從到海以其有朝宗之義莫為河以其隔牛女之㑹合鳳女彈瑤瑟列仙傳弄玉隨鳳皇飛去故秦作鳳女祠於雍宫世有簫聲龍孫撼玉珂道源注龍孫龍駒也本草珂貝類皮黃黒而骨白可為馬飾生南海京華他夜夢好好寄雲波義山謝河東公和詩啟某前因假日出次西溪既惜斜陽聊裁短什葢以徘徊勝境顧慕佳辰為芳草以怨王孫借美人以喻君子思將玳瑁為逸少裝書願把珊瑚與徐陵架筆斐然而作曽無足觀不知誰何仰達尊重果煩屬和彌復兢惶所云和詩即和此詩也河東公者栁仲郢也義山為仲郢判官集內西溪詩頗多皆作於東川有引放翁筆記華州鄭縣之西溪亭者謬也栁下暗記

無柰巴南栁枯樹賦昔年楊栁依依漢南千條傍吹臺陳留風俗傳縣有倉頡師曠城上有列仙之吹臺梁王増築以為吹臺元和郡國志吹臺在開封縣東南六里更將黃映白擬作杏花媒

妓席编辑

樂府聞桃葉古今樂録桃葉歌晉王子敬所作也桃葉子敬妾縁於篤愛所以歌之樂府集桃葉王獻之妾妹曰桃根今秦淮口有桃葉渡人前道得無勸君書小字慎莫喚官奴海録右軍書樂毅論與子敬論後題云書賜官奴官奴子敬小字也按右軍有官奴帖少年

外戚平𦍑第一功生年二十有重封東觀漢記馬防援之子也兄弟三人各六千户防為穎陽侯特以前參醫藥勤勞綏定西羌以襄城羮亭一千二百戸増防防身帶三綬寵貴至盛直登宣室螭頭上漢書注宣室未央前殿正室又曰丹墀上之階曰螭頭唐㑹要唐左右二史分立殿下直第二螭首坳處號曰螭頭橫過甘泉豹尾中闗輔記甘泉宫一曰雲陽宫一曰林光宫在今池陽縣西甘泉山本秦造漢武建元中増廣之周十九里去長安三百里望見長安城揚雄傳每上甘泉常法從在屬車間豹尾中服䖍曰大駕八十一乘最後一乘懸豹尾別館覺來雲雨夢後門歸去蕙蘭叢㶚陵夜獵隨田竇漢書文帝𦵏㶚陵注在長安東南武安侯田蚡魏其侯竇嬰皆外戚不識寒郊自轉蓬無題

近知名阿侯樂府河中之水水東流洛陽女兒名莫愁十五嫁為盧家婦十六生兒字阿侯住處小江流腰細不勝舞眉長惟是愁後漢志元嘉中京都婦女作愁眉所謂愁眉者細而曲折古今注梁冀改驚翠為愁眉黃金堪作屋何不作重樓𤣥微先生

仙翁無定數時入一壺藏後漢方術傳費長房為市吏有賣藥老翁懸一壺於肆頭及市罷輙跳入壺中夜夜桂露濕村村桃水香醉中拋浩刼度人經惟有元始浩刼之家部制我界廣異記儒謂之世釋謂之刼道謂之塵宿處起神光漢禮樂志用事甘泉圜丘昏祠至明夜常有神光集於祠壇藥裹丹山鳳杜甫詩藥裹闗心詩總廢漢武內傳仙藥有䝉山白鳳之脯碁函白石郎道源注碁函碁筒也樂府白石郎曲積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豔獨絶世無其二李賀詩沙浦走魚白石郎愚按列仙傳白石生常煮白石為糧因號白石山居又述異記晉王質入山見二童子石室中圍碁坐觀之及起斧柯已爛矣此句似合用二事㺯河移砥柱西京雜記鞠道龍說淮南王方士能畫地為江河砥柱注見前吞日倚扶桑真誥欲得延年日出二丈正面向之口吐死氣鼻噏日精又曰太虛真人以月五日夜半時存日象在心中日從口入使照一心之內十洲記扶桑在碧海中樹長數千里一千餘圍兩兩同根更相依倚故曰扶桑龍竹裁輕䇿後漢方術傳壺公以竹杖與長房曰乘此任所之長房乘杖須㬰來歸投杖葛陂中視之則龍也王績詩鴨桃聞巳種龍竹未經騎鮫綃一作絲熨下裳鮫綃注見前韻㑹熨火展布南史何敬容衣裳不整伏床熨之樹栽嗤漢帝漢武故事王母以桃食帝帝留核欲種之王母笑曰此桃三千年一著子非下土所植也橋板笑秦王三齊略記始皇作石橋欲過海看日出處有神人驅石下海石去不速神輙鞭之石皆流血徑欲隨闗令龍沙萬里強列仙傳老子西遊闗令尹喜知真人當過物色而得之與老子俱至流沙之西服巨勝實莫知所終漢班超傳贊咫尺龍沙注龍沙沙漠也藥轉神仙傳藥之上者有九轉還丹太乙金液僧中寤詩爐燒九轉藥新成鬱金堂北畫樓東說文鬱金香草也魏略大秦國出鬰金樂府盧家蘭室桂為梁中有欎金蘇合香沈佺期詩盧家少婦欎金堂文昌雜録唐宫中每行幸即以欎金布地欎金堂或以欎金然於堂中也庾信詩云然香欎金屋換骨神方上藥通漢武內傳王母謂帝曰子但愛精握固閉氣吞液一年易氣二年易脈三年易精四年易肉五年易髓六年易筋七年易骨八年易髮九年易形杜甫詩相哀骨可換文選註養生經上藥養命五石練形六芝延年中藥養性合歡蠲忿萱草忘憂露氣暗連青桂苑嵇含南方草木狀桂出合浦生必以高山之巔冬夏長青林無雜樹洞㝠記西王母駕𤣥鸞之與至壇所四面列軟條青桂風至自拂堦上游塵風聲偏獵紫蘭叢楚詞秋蘭兮青青緑葉兮紫莖劉次莊樂府集今沅澧所生花在春則黃在秋則紫然春黃不如秋紫之芬馥長籌未必輸孫皓道源注長籌厠籌也法苑珠林呉時於建業後園平地獲金像一軀孫皓素未有信置於厠處令執厠籌至四月八日浴佛時遂尿頭上尋即通腫隂處尤劇痛楚號呌忍不可禁太史占曰犯大神聖所致宮內伎女有信佛者曰佛為大神陛下前穢之今急可請邪皓信之伏枕皈依懴謝尤懇有頃以香湯洗像慙悔殷勤隠痛漸愈香棗何勞問石崇道源注白帖石崇厠中嘗令婢數十人曳羅縠置漆箱中盛乾棗奉以塞鼻大將軍王敦至取箱棗食羣婢笑之愚按世說石崇厠嘗有十餘婢侍列皆麗服藻飾置甲煎粉沈香汁之屬又與新衣著令出客多羞不能如厠王敦往脫故衣著新衣神色傲然羣婢相謂曰此客必能作賊又曰王敦初尚舞陽公主如厠見漆箱盛乾棗本以塞鼻王謂厠上亦下果食遂至盡羣婢莫不掩口白帖合之為一義山詩亦如此用豈別有所據耶憶事懐人兼得句翠衾歸臥繡簾中

岳陽樓方輿勝覧岳陽樓在岳州郡治西南西面洞庭左顧君山欲為平生一散愁洞庭湖上岳陽樓可憐萬里堪乘興枉是蛟龍解覆舟

岳陽樓编辑

漢水方城帶百蠻四隣誰道亂周班如何一夢高唐雨高唐賦序昔者先王嘗遊高唐夢見一婦人曰妾巫山之女也旦為朝雲暮為行雨自此無心入武闗武闗秦刼楚懐王處漢書注武闗秦南關通咸陽一統志在商縣東一百八十里寄成都高苗二從事

家近紅蕖曲水濱全家羅襪起秋塵南都賦羅襪躡蹀而容與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莫將越客千絲網網得西施別贈人越燕二首酉陽雜爼紫胸輕小者是越燕胸斑黒聲大者是胡燕格物總論胡燕作巢喜長越燕作巢如椀

上國社方見文昌雜録燕以春社來秋社去謂之社燕此鄉秋不歸為矜皇后舞注見前猶著羽人衣拾遺記周昭王晝而假寐有人衣服皆羽毛因名羽人拂水斜紋亂銜花片影微盧家文杏好盧家注見前長門賦飾文杏以為梁試近莫愁飛容齋隨筆莫愁郢州石城人莫愁樂所云莫愁石城西是也梁武河中之水歌洛陽女兒名莫愁者洛陽人也近世周美成西湖一闋專詠金陵有莫愁艇子曾繋之語豈非誤指石頭城為石城乎梅鼎祚曰金陵莫愁湖以石城誤名耳非誤始周也○道源曰本朝袁海叟白燕詩似從此詩翻出將泥紅蓼岸說文蓼辛菜薔簴也爾雅翼蓼有紫赤青等種最大者名籠有花白居易詩水蓼冷花紅簇簇得草緑楊村命侶添新意安巢復舊痕去應逢阿母原注樂府詩東飛伯勞西飛燕黃姑阿母時相見按今本作黃姑織女來莫害王孫漢書成帝時童謠云燕飛來啄王孫記取丹山鳳山海經丹穴之山有鳥名曰鳳皇自歌自舞今為百鳥尊韋應物詩鳳皇五色百鳥尊杜一作辟非工部蜀中離席此擬杜工部體也人生何處不離羣世路干戈惜暫分雪嶺未歸天外使元和郡國志雪山在松州嘉城縣東八十里春夏常有積雪故名松州猶駐殿前軍唐書松州交川郡屬劍南道取界內甘松嶺為名又曰廣德元年魚朝恩以神策軍歸禁中永泰元年又以神策屯苑中自是勢居北軍右數出征伐有功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雲雜雨雲美酒成都堪送老當壚仍是卓文君唐語林蜀之士子莫不沽酒藜相如滌器之風陳㑹郎中家以當壚為業元和元年及第隋宫

紫泉宮殿鎖烟霞上林賦左蒼梧右西極丹水更其南紫淵徑其北文穎曰西河穀羅縣有紫澤長安為在北按唐人避高祖諱故淵作泉欲取蕪城作帝家鮑照蕪城賦注宋孝武時照為臨海王子瑱參軍隨至廣陵子瑱叛逆照見廣陵故城荒蕪乃漢呉王濞所都照以子瑱事同於濞遂為賦以諷之隋書大業元年發民十萬開䢴溝入江自長安至江都置離宮四十餘所玉璽不縁歸日角冊府元龜大宗為秦王於宫西造宅初成高祖送玉璽以至於帝所東觀漢記光武隆準日角鄭𤣥尚書中侯注日角謂庭中骨起狀如日舊唐書太宗年四嵗有書生相之曰龍鳳之姿天日之表錦帆應是到天涯開河記煬帝御龍舟幸江都軸轤相繼自大堤至淮口聫綿不絶錦帆過處香聞十里○言神器若不歸太宗則帝之佚遊應不止江都而巳于今腐草無螢火隋書大業末天下巳盜起帝于景華宮徵求螢火數斛夜出遊山放之光照山谷終古垂楊有暮鴉隋書煬帝自板渚引河作街道植以楊栁名曰隋隄一千三百里地下若逢陳後主豈宜重問後庭花隋遺録煬帝在江都昏湎滋深嘗遊呉公宅雞□恍愡與陳後主相遇尚喚帝為殿下後主舞女數十中一人迥美帝屢目之後主云即麗華也乃以海蠡酌紅粱新醖勸帝帝飲之甚歡因請麗華舞玉樹後庭花麗華徐起終一曲後主問帝蕭妃何如此人帝曰春蘭秋菊各一時之秀也二月二日

二月二日江上行東風日暖聞吹笙花鬚栁眼各無賴杜甫詩隨意數花鬚白居易楊栁枝花含濃露如啼眼紫蝶黃蜂俱有情萬里憶歸元亮井陶潛歸園田詩井竈有遺處桑竹殘朽株三年從事亞夫營漢書注長安有細栁聚周亞夫屯兵處張楫曰在昆明池南今栁市是也元和郡國志京師萬年縣東北三十里有細栁營新灘一作春莫悟一作訝遊人意更作風簷夜雨一作雨夜聲籌筆驛方輿勝覧籌筆驛在綿州綿谷縣北九十九里蜀諸葛武侯出師嘗駐軍籌畫於此杜牧詩永安宮受詔籌筆驛沈思畫地乾坤在濡毫勝負知猿一作魚鳥猶疑畏簡書風雲常為䕶儲胥長楊賦木擁槍纍以為儲胥注木擁柵其外又以竹槍纍為外儲○范元實詩眼簡書軍中約束儲胥軍中藩籬也徒令上將揮神筆終見降王走傳車蜀志鄧艾破蜀後主衘璧輿櫬降遂送洛陽管樂有才終不忝闗張無命欲一作復何如他年錦里經祠廟寰宇記諸葛武侯祠在先主廟西府城西有故宅梁文吟成恨有餘盛𢎞之荆州記鄧城西七里有獨樂山諸葛亮嘗登此作梁父吟屏風

六曲連環接翠帷唐書憲宗著書十四篇號前代君臣事跡書冩于六曲屏風李賀屏風曲團迴六曲抱膏蘭高樓半夜酒醒時掩燈遮霧密如此李尢屏風銘壅閼風邪霧露是抗雨落月明俱不知春日

欲入盧家白玉堂古樂府黃金為君門白玉為君堂新春催破舞衣裳蝶銜一作含紅蘂蜂銜粉共助青樓一日忙武侯廟古栢成都記武侯廟前有雙大柏古峭可愛人云諸葛手植杜甫詩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蜀相階前柏龍蛇捧閟宮杜甫古柏行先主武侯同閟宮隂成外江畔方輿勝覧水自渝上合州至綿州者謂之內江自渝上戎瀘至蜀者謂之外江老向惠陵東蜀志昭烈帝𦵏惠陵陸游筆記予在成都屢至昭烈惠陵此柏在陵旁廟中忠武侯室之南大樹思馮異甘棠憶召公葉凋湘燕雨湘中記零陵有石燕遇風雨則飛舞如燕止則為石枝拆一作坼海鵬風見莊子玉壘經綸逺蜀都賦注玉壘山名湔水出焉在成都西北寰宇記在茂州汶川縣北三里汶水所經金刀歴數終王莽傳劉之為字卯金刀也誰將出師表一為問昭融道源注昭融天也杜甫詩契合動昭融風

撩釵盤孔雀惱帶拂鴛鴦羅薦誰教近漢武內傳帝以紫羅薦地燔百和之香以待王母齋時鎖洞房即日

一嵗林花即日休江間一作門亭下悵淹留重吟細把真無奈已落猶開未放愁山色正來銜小苑春隂只欲傍髙樓金鞍忽散銀壺漏一作滴更醉誰家白玉鈎丁仙芝詩簾垂白玉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