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訒庵先生墓誌銘

李訒庵先生墓誌銘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李君棠治上元七年,循聲倓然大行。今年秋,將葬先人北歸,而以其狀來曰:「吾父雖未從政,無所繩美。然觥觥束脩,百行純懿,懼泯焉以重棠罪,君曷碣而掩諸幽!」枚年家子也,其敢以不文辭?

謹按:先生諱大章,字訒庵,河間人。生七年而孤。治經有法,為文能勃?為理窟。甫冠,補弟子員。秋試不售,遂不復試。鄉人王仲穎以學行聞,先生奉所咫聞,跬步必規。鄉黨高此兩人,稱君子者,必曰王、李。長子棠,以進士知句容、上元,舉最,遷邳州牧,未行,先生卒。

今夫有司之於民,父也。然則有司之父,民之大父也。人但知恩其父而不知推恩之所自出者,非也。昔雋不疑尹京兆,其母必問平反幾何,以秩膳加減,引兒於仁。婦人且然,而況於趨庭者乎?李君之賢也,其奉教於先生者之效也。先生之教李君曰:「事君者,承意;事父者,儀志。汝父之志,居句如矩,辭隆就窳。兒其志之!」以故君粥粥然大讓如慢。自同僚至大府,皆曰:「李君真長者。」囚當笞,移舍決之,懼先生聞而戚也。然先生極知政體。二十一年,句邑災,莠民壅糴於鄉。棠欲窮竟,懼事生,意不能無難。先生曰:「《周官》荒政以安富為先。富之不安,獄必繁。兒宜威以法。」如其言,民情始安。

初,先生孤露時,有從父興祖者扶先生。先生感焉,終其身嚴事之。有所作,負牆啟白,俟頷首乃退。其篤行如此。子六人。孫三人,棠之子名燧者,尤穎異,才勝衣,通經吟詩,人以為盛德應云。壽六十六,以某年月日葬某。銘曰:

以道行,不以道鳴;卒以子孫亨。嗚呼,此其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