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工部年譜

杜工部年譜

  吕汲公大防為杜詩年譜,其説以謂次第其出處之嵗月,畧見其為文之時,得以考其辭力,少而鋭壯,而肆老而嚴者如此。竊嘗深考其譜,以為甫生於睿宗先天元年壬子,而甫實生於開元元年癸丑。以為甫沒於大厯五年庚戌,而甫實沒於大厯六年辛亥。其推甫生沒所值紀年與夫紀年所值甲子,皆有一嵗之差,且多疎畧,今輙為訂正,而稍補其闕,俾觀者得以考焉。

  明皇開元元年癸丑

  按天寳十載,公年三十九,奏三大禮賦表云:“生陛下淳朴之俗,行四十載逆數之甫。”是年生。舊譜甫生先天癸丑,奏賦天寳十三載,十三載年四十三,十載亦年四十矣。

  開元三年乙夘

  《夔峽觀公孫弟子舞劔器詩》序云:“開元三年,余尚童稚,於郾城觀公孫氏舞劔器。”

  開元七年已未

  《壯遊詩》云:“七齡思即壯。”《進鵰賦表》云:“自七嵗所綴詩筆。”甫作詩起七嵗。

  開元九年辛酉

  《壯遊詩》云:“九齡書大字,有作成一囊。”

  開元十四年丙寅

  《壯遊詩》云:“往昔十四五。”

  開元十五年丁夘

  甫年十五,後有《百憂集行》云:“憶年十五心尚孩。”

  開元二十三年乙亥

  有《開元皇帝皇甫淑妃神道碑》云:“野老何知斯文見託。”甫時白衣。

  開元二十五年丁丑

  《壯遊詩》云:“忤下考功第。”唐初考功試進士。

  開元二十六年戊寅

  春,以考功輕徙禮部,以春官侍郎主之。甫下考功第,盖是年春也。

  開元二十八年庚辰

  按栁芳唐厯開元二十八年,天下雄富,西京米價不盈二百,絹亦如之。東由汴宋,西歴岐鳯,夾路列店,陳酒饌待客,行人萬里不持寸刄。《憶昔詩》云:“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廪皆豐實。九州道路無豺虎,逺行不勞吉日出。”乃其時也。

  開元二十九年辛巳

  是年甫有《祭杜預文》云:“十三葉孫甫謹以寒食之奠,昭告於先祖,晉鎮南大将軍當陽成侯預,葬龜洛偃師首陽山南,甫祭于洛之首陽。”

  天寳元年壬午

  《集》有天寳初南曹小司冦為山之作,時年三十。

  天寳三載甲申

  正月丙申朔,詔改年曰載。

  天寳六載丁亥

  詔天下有一藝詣轂下。時李林甫相國命尚書省試皆下之,遂賀野無遺賢于庭。其年甫、元結皆應詔而退。

  天寳九載庚寅

  秋七月置廣文館於國子監,以鄭虔為博士,贈鄭虔《醉時歌》云:“廣文先生官獨冷。”是年秋後所作也。

  天寳十載辛夘

  《明皇紀》:“天寳十載春正月,朝見太清宫,朝饗太廟及有事於南郊。”甫上三大禮賦,授河西尉改右衛率府胄。曹史謂甫天寳十三載獻賦,而考《明皇紀》,十三載至自華清朝獻太清宫,未嘗郊廟行三大禮,當以《明皇紀》為證。

  天寳十一載壬辰

  《除夕曲江族弟杜位宅守嵗》云:“守嵗阿戎家。”云云,甫年四十,獻嵗年四十一,位弟字戎,甫從弟,李林甫壻,宅近曲江。《浣花寄位》云:“玉壘題詩心緒亂,何時更得曲江遊。”

  天寳十三載甲午

  《上韋左相詩》:“鳯厯軒轅紀,龍飛四十春。”玄宗即位四十二載,故云。玄宗西岳太華碑曰:“天寳十二載癸巳,甫進封嶽表,杜陵諸生年過四十。”丞相國忠《今春二月丁丑陟司空賦》曰:“維岳克生,司空則賦。”當在是載,甫是年四十二,故曰年過四十。

  天寳十四載乙未

  是年十一月初,自京赴奉先,有奉先縣《詠懐詩》,是月有祿山之亂。

  至徳元載丙申

  是年肅宗即位,改至徳元載。夏五月,甫避冦左馮翊,逆旅鄜畤有《白水髙齋三川觀漲詩》。六月祿山入潼闗,明皇西幸,七月肅宗即位靈武,甫自鄜挺身赴朝廷,漸北至彭衙行,遂陷賊中、冬有《悲陳陶悲青坂哀王孫詩》。

  至徳二載丁酉

  其春猶陷賊,作《曲江行》:“春望憶幼子。”賊退,竄歸鳯翔,拜左拾遺。房琯敗陳陶,甫上疏救之,有薦岑參謝口勅放推問状,八月墨制放往鄜州,有别賈嚴二閣老,北征徒步歸行羌村詩。

  乾元元年戊戌

  夏六月出為華州司功,其秋有試進士策,代華牧郭使君論,殘冦狀、時有《留花門洗兵馬詩》。

  乾元二年已亥

  元年九月九,節度兵討慶緒於鄴城,遂潰。三月官軍敗滏水,甫有《新安吏》《石壕吏》《新婚别》《垂老别》《無家别》,甫時華州司功叅軍,闗輔飢棄官西去,度隴客,《秦亭立秋後詩》云:“惆悵年半百。”甫年四十七,冬十月發秦州,初至赤谷南,至鐵堂峽,遂踐同谷城積草嶺鳯皇臺。

  上元元年庚子

  《成都西郭草堂詩》云:“經營上元始。”即其時也,有《浣花卜居》《狂夫有客南鄰謾》《與王侍御掄》《邀髙蜀州適》詩。

  上元二年辛丑

  是年在蜀郡,有《百憂集行》云:“即今倐忽巳五十。”按是年年四十九,有《杜鵑行》《石犀行》《古柏行》《病柏》《病橘》《枯椶》《枯柟》詩,《代宗紀》:“上元二年九月壬寅,詔剔上元號,獨曰元年月以斗建命之,以建子起嵗。”草堂即事荒村建子月,又《戱贈友詩》:“元年建巳月,郎有焦校書。元年建巳月,官有王司直。”其年太子少保鄴國公崔光逺為成都尹,劍南節度會東川叚子璋殺其節度李奐,走成都,光逺命花驚定平之,甫有《贈花卿歌》,光逺死,其月廷命嚴武。

  寳應元年壬寅

  嚴武是春開府成都,甫有《嚴中丞枉駕浣花草堂》《仲夏嚴中丞見過》之作,《草堂詩》云:“斷手寳應年。”即其時也,甫與嚴武巴西相别。其冬甫游射洪陳拾遺草堂,南至通泉縣,還梓州。

  代宗廣徳元年癸夘

  其春甫有《登梓州城樓》,又西北游涪城,夏還。有《梓城南樓陪趙侍御詩》,九月有《祭房相公文》,其秋入閬中,其冬有《放船江上詩》,甫巴西聞收京闕,有《送班司馬入京詩》。其年,代宗幸陜,有《憶昔詩》云:“得不哀痛塵再蒙。”自天寳十四載至此九年,玄宗幸蜀,代宗又幸陜,故曰塵再蒙,甫年五十一。

  廣徳二年甲辰

  嚴武再鎮蜀,甫贈詩云:“殊方又喜故人來。”除京兆功曺不赴。武辟劍南叅謀檢校工部員外郎,閬塗中贈武詩:“得歸茅屋赴成都,直為文翁再剖符。”其夏至蜀,有《公堂揚旗和嚴武早秋詩》,《揚旗詩》云:“二州陷犬戎。”一本作三州,《代宗紀》:“吐蕃陷松維二州,栁芳厯粮運絶,西川節度髙適不能軍,吐蕃陷松維保三州。”甫年五十二。

  永泰元年乙巳

  其春飲鄭公堂,四月嚴武死,有《哭嚴僕射歸櫬詩》。

  大厯元年丙午

  二月,杜鴻漸鎮蜀,甫厭蜀思吳,成都亂遂南游東川,至夔峽浮家戎江,渝州候嚴六侍御,題忠州龍興寺詩。

  大厯二年丁未

  有《雲安立春詩》放船下峽,初宅瀼西,有《赤甲鹽東屯白帝詩》,其年十月十九,有《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詩》云:“五十年間似反掌。”自開元三載相去五十三年,甫年五十五。

  大厯三年戊申

  正月旦有《太嵗日詩》,正月甲子放船下峽,留峽州之上牢,下牢過荆州之松滋,有《荆南秋日詩》:“九鑽巴噀火,三蟄楚祠雷。”自庚子卜築劍外巴道及丙午逆旅雲安,雲安楚地,移居公安,歴石首劉郎浦,其冬至湘潭,有《岳陽樓》《嵗晏行》。

  大厯四年已酉

  有《岳陽洞庭湖》《青草湖湘夫人祠》《喬口道林岳麓二寺》詩。

  大厯五年庚戌

  髙適乾元中刺蜀州,永泰元年卒,至大厯五年實六年矣。是年庚戌,甫年五十八,正月追酬髙蜀州人日寄漢中王瑀敬昭州超先。二月,湖南屯将臧玠犯長沙,甫發潭州,泝湘宿鑿石浦,過津口,次空靈岸宿石花戍,過衡山囬棹至衡東南邑曰耒陽。有《呈聶令詩》,或謂甫絶筆耒陽之夏,然耒陽古體之後,律詩尚盡一秋,《晚秋長沙送李十二》曰:“與子避地西康州,洞庭相逢十二秋。”類此者多。

  大厯六年辛亥

  甫其冬北征棄魄巴陵,元稹誌劔南兩川節度,嚴武狀公工部員外叅謀軍事,旋棄去,扁舟下荆楚間,竟以寓卒,旅殯岳陽,享年五十九。或謂遊耒陽江上宿酒家,是夕江水泛漲,為水漂漲,聶令堆空土為墳,或謂聶令饋白酒牛■〈炙,肉代火〉,脹飫而死,皆不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