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龍井院訥齋記

杭州龍井院訥齋記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潁濱文鈔/19》和《欒城集/23

錢塘有大法師曰辯才,初住上天竺山,以天台法化吳越。吳越人歸之如佛出世,事之如養父母,金帛之施不求而至。居天竺十四年,有利其富者,迫而逐之,師忻然舍去,不以為恨。吳越之人,涕泣而從之者如歸市,天竺之眾分散四去。事聞於朝,明年,俾復其舊。師黽勉而還,如不得已,吳越之人爭出其力以成就廢缺,眾復大集。

無幾何,師告其眾曰:「吾雖未嘗爭也,不幸而立於爭地。久居而不去,使人以己是非彼,非沙門也。天竺之南山,山深而木茂,泉甘而石峻。汝舍我,我將老於是。」言已,策杖而往,以茅竹自覆,聲動吳越。人復致其所有,镵險堙圮,築室而奉之。不期年,而荒榛岩石之間,臺觀飛湧,丹堊炳煥,如天帝釋宮。師自是謝事,不復出入。高郵秦觀太虛,名其所居曰「訥齋」。道潛師參寥告予為記。

予聞之,師始以法教人,叩之必鳴,如千石鐘,來不失時,如滄海潮,故人以「辯」名之。及其退居此山,閉門燕坐,寂嘿終日。葉落根榮,如冬枯木,風止波定,如古澗水,故人以「訥」名之。雖然,此非師之大全也。彼其全者,不大不小,不長不短,不垢不淨,不辯不訥,而又何以名之?雖然,樂其出而高其退,喜其辯而貴其訥,此眾人意也,則其以名齋也亦宜。係之以詞曰:

以辯見我,既非見我。以訥見我,亦幾於妄。有叩而應,時止而止。非辯非訥,如如不動。諸佛既然,我亦如是。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